「玉家主,你的人可要留心了,不過誰得到秘方,那可就是誰的,哈哈哈!」夏侯芸輕挪玉步,已經走向頂樓的房間當中。

而隨著夏侯芸的離開,玉道通的臉色又一次變了起來,望著身後的水老,冷冷說道:「老七被廢掉了,這個人沒有用了,我們玉家不留廢物。」

「是,家主說的是,只是那個人真的能夠治療好嗎?」水老沉聲看著玉道通,而此時的玉道通卻一拳砸在桌面之上。

「這些年,他都能夠安然無恙,他背後的勢力,你們查到了嗎,到底是誰一直暗中保護他?」

「正在查,藍先生要來了!」水老躬身說著,而此時對面玉道通頓時驚喜起來,笑道:「藍先生來了,他怎麼要來D市?」

「雪絕死在長白山,藍先生估計有了線索,不過這時候出現在這裡,藍先生能夠出手,也能夠鎮壓楊柏。」

「哼,記住了,夏侯家先出手,然後我們在出手。楊柏要留給我們,就讓夏侯芸這個陰險的女人,好好玩吧,哈哈!」

「家主英明!」水老又一次躬身施禮,慢慢退出房間當中。

「楊柏,你死定了!」

夜色逐漸降臨,明月當空,眾女都已經離開。楊柏一個人坐在炕上,目光慢慢的沉了下去,同時楊柏朝著葯田走去。

「夏侯芸發現葯田,這件事就麻煩了,我的確是一個人,不過我卻有朋友!」楊柏望著這些葯田,突然慢慢的拿出葯鏟,把所有的靈草都採摘下去。

如今的葯田當中,還有三十多株人蔘,二十多株何首烏,而靈芝和其他的藥材,楊柏也不管了全部都摘了下去。

「夏侯芸一定還回來,這些藥材我煉化一部分,剩下的給石靈兒他們!」楊柏抱起這些藥材,直接就拿回屋子。

滿炕都是藥材,而此時楊柏懷內的龍紋令又一次綻放光芒。楊柏撫摸的龍紋令,看著上面的避塵珠,楊柏慢慢的一揮手。

房間內的灰塵逐漸消散,而此時的楊柏,突然就愣住了。就在剛才,楊柏吸收的藥材的靈氣,慢慢的運轉《龍元道》。

《龍元道》只是殘卷,還晦澀難懂,就憑著楊柏的學歷,也無法參悟。 新白蛇問仙 不過就在剛才運轉功法的時候,龍紋令之上的兩枚晶石,猛的綻放光芒。

晶石的綻放光芒,《龍元道》上面的晦澀字元,慢慢消散,居然組合成另一道篆字,而隨著這些篆字,楊柏居然心領神會,丹田內的半片蓮花,逐漸變為金色。

「原來是這樣,先天化雲,雲轉蓮花。蓮花化丹,丹氣升天!」一道道新的口訣,楊柏慢慢的參悟過來。

「這不是武道功法?」楊柏搖了搖頭,楊柏已經把龍紋令放在眉心。隨著兩道珠子光芒的融入,楊柏體內的力量越來越雄渾。

先天之力慢慢的薄了起來,散發層層霧狀。而此時那些吸收的靈氣,剛融入蓮花一些,就看到金丹轟鳴。

「搶食?」楊柏有點鬱悶,跟金丹比起來,半片蓮花也太弱了。幾株人蔘給化掉,大部分靈氣統統都被金丹給吞了。

「這沒法修鍊了!」楊柏揚天長嘆,按照這個速度,蓮花徹底凝聚,那需要太多的靈氣。

「算了,誰讓金丹是大爺!」楊柏也不管了,藏起幾株靈草,就把剩下的全部煉化。煉化后的靈液,統統都放入旁邊的玻璃瓶當中。

「明天,讓他們都過來,我也要開宗立派,哈哈哈!」 「不去,你離我遠點。」楊寧一抬頭,又看見了楊清風那張無辜的俊臉,湯倩和網路噴子的那些煩心事湧上心頭,愈發讓她不待見起眼前的人來。

顯然她忘記了,自己和他熟起來,是因為她自己。

片刻后,兩人還是僵持不下,小東在一旁又完全插不進話,楊清風見自己不管怎麼勸都沒用,索性不理她了,免得楊寧尾巴還翹到天上了。

不知過了多久,楊清風突然離開了后場的休息室,小東碰了楊寧一下,用下巴指了指楊清風消失的地方:「走了。」

楊寧伸長脖子,從房間內看了一眼楊清風消失的方向,心中鬆了口氣。

其實,剛才她的氣生到一半就消了,後來都是她硬裝的,畢竟,她實在不想跟楊清風走的太近,一個湯倩就夠她受了

「走了就好,估計等會兒宣傳會就開始了,弄完了我們馬上就開溜。」楊寧站起來神情緊張的囑咐小東,看著就像等會兒是要去做賊似的。

「好,我會跟著你狂奔的!」站在一旁的小東連連點頭,十分認真的應了下來。

又過了許久,休息室中的人漸漸來齊了,等到最後一個人時,差不多也到了宣傳會的時間。

楊寧還記得候導向她保證過現場不會再有些奇怪的事情,她雖然仍然不安,但心中的警惕便放鬆了一點。

下午五點,《風華絕代》的最終宣傳終於開始了,楊寧和眾多主演向記者們打完招呼后,咔咔的聲音便差點掏穿了她的耳膜,其中被拍的最多的肯定是楊清風和楊寧,畢竟這兩人自帶緋聞。

宣傳會開始后,在場的眾人在主持人的帶領下過了前面幾個環節,大約半小時后,最後的——提問環節終於來到了。

說實話,楊寧實在不想和這些人多講,然而作為每次記者會的慣例,不會因為她的心情而改變。

「好,第三排穿黃衣服的那位起來提問。」

主持人隨機點了一位記者,那人站起來后,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楊寧,明顯是要找她問問題了。

「安小姐,我想請問你一下,第一次和楊先生共同共事的感覺如何?」

這個問題把楊寧問的堵的慌,台上這麼多人,他就偏偏要問個唱歌的。

「實在抱歉,楊先生和我的職責不同,我們也不算共事過。」三言兩語的敷衍過去,楊寧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最近遇到的糟心事太多,她的耐心已經越來越差了。

主持人心知不對,連忙抬眼,一瞬間便看見了楊寧煩躁的白眼,他心下有了主意,連忙讓他坐了下去,重新點了個人起來提問。

然而,這一個起來的人,一看也不是善茬,他的問題不沖著楊寧去了,眼睛盯上了楊清風。

「楊先生,我想請問你,這首歌的詞曲主調很像劇中的反派公主,那你在唱這首歌的時候,會向安小姐請教嗎?」

在場的人聽見這個問題都不由得沉默了起來,這是個很聰明的問法,看似是在問電視劇,實際上是在挖消息。

但是,這種抖機靈的行為極有可能被經紀公司永久拉黑,也就是說,這輩子都不會再請他來本公司投資的節目做採訪。

被點名的記者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件事一樣,見楊清風沒有回答的意思,還準備重複一遍問題,然而這時,眾主演后的幕布突然被拉開了,一個低沉而冰冷的聲音驟然在大廳響起,如驚雷一般震懾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話,不如直接來問我。」

安天翔挺拔的身姿立於發布台上,眾人的目光不自覺得匯聚於他,室內的氣氛愈發壓抑起來。

「安總……」剛才的記者明顯也認識安天翔,他神色游移,吞吞吐吐的想說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安天翔目光沉悶,輕掃了一眼楊寧所在的位置,神情莫測,背對著他而坐的楊寧,明顯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自背脊而來的酥麻感,讓她手腳發麻。

似乎很樂於看見楊寧的緊張,安天翔單手插著口袋,緊抿著唇,悄無聲息地站在了她的背後,另一隻寬大的手掌自然的落在了她的肩膀上,這一舉動配上安天翔面無表情的臉,在別人眼裡看來像是在警告她一樣。

然而,楊寧卻沒有這樣認為,反而被安天翔手心傳來的溫熱激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讓她內心狂跳。

她什麼時候和安天翔這麼熟了?且不說自己心中對他還尚有防備,他這樣熱絡的態度,就可以令她反覆猜疑。

「楊寧和楊清風,都是我們投資方的演員,各位也是專業的記者,在發布會上,別像只狗一樣,打聽一些不必要知道的事情。」

安天翔透過楊寧薄薄的衣料,感受到了她緊繃的身體,方才心中不知為何而存在的一些不悅,終於消散了些,他收回自己的手,目光冷漠地環視著在場的記者,已經發出了最後的警告。

此刻,坐在宣傳會舞台上的楊寧才終於知道,候導說的會有人處理的,指的便是安天翔,她心中的情緒突然有些複雜,想必能讓候導給自己打電話的,也是他。

難道就因為自己編的那些故事,就讓他這樣對自己上心了嗎?

「專心點。」一旁的林可可瞧見了她的的心不在焉,輕輕推了她一下,楊寧再抬起頭時,發現安天翔已經不在這裡了。

「他走了?」楊寧自動忽略台下那些記者,小聲地問詢著林可可。

「說完就走了,像他那種大老闆肯定很忙的吧,呆不久。」林可可平靜的攤了攤手,用下巴指了指場下的記者,輕聲勸著:「別想太多了,下面還有那麼多記者,先開會吧。」

一聽說他已經走了,楊寧心情瞬間放鬆了許多,她點點頭,長吁一口氣,終於能專註起一場沒有八卦的宣傳會來。

半個小時后,宣傳會終於結束了,楊寧身心俱疲的走到後台,和林可可閑聊了幾句,便被小東拖著一路狂奔。 楊柏一早就起來,把好幾桶靈液統統都扔進車裡。反正葯田裡面都沒有,也不用擔心夏侯芸過來。

「這幾天,你愛上哪霍霍,上哪霍霍,別在家等著被人迷暈!」楊柏臨走踢了大黃一腳,惹得大黃鬱悶的吼叫。

如今的大黃,通體金黃,在塘子村當中已經成為霸王。就算那些偷狗的都不敢招惹大黃,要不是遇到夏侯芸,一般人進入楊柏家,根本就不好使。

楊柏低頭掃了幾眼大黃,總覺得大黃越來越通靈,看來最近靈霧沒少偷摸喝。

楊柏也不用擔心大黃,沒有楊柏在身邊,大黃活的更滋潤。塘子村所有村民,誰不認識楊柏家的大黃,就憑著如今楊柏小神農的地位,大黃上小吃部吃飯,都不帶花錢的。

「聽說城裡養狗也賺錢,要不我以後也養點狗?」楊柏情不自禁想到什麼,不過立馬卻搖了搖頭。如今金鯉農場和生態園的每月流水都是幾百萬,楊柏早就成為千萬富豪。

如果加上楊柏手中的藥材,億萬資金都有,楊柏早就不缺錢了。

「你怎麼來這麼早?」生態園當中的楊芹正交班呢,結果卻看到楊柏偷摸的把一大桶液體,搬到前院別墅。

「你給侯三打個電話,讓他把李剛烈叫過來!」楊柏把靈液都放進別墅當中,然後對著楊芹神秘一笑。

楊芹老實的點了點頭,只是望著楊柏的目光逐漸低迷。如今的楊柏已經太高不可攀,楊芹畢竟以前跟過別人,在楊柏的面前,楊芹越來越自卑。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伯母還好嗎?」楊柏疑惑的看向楊芹,對於這些身邊的女人,楊柏可不敢用讀心術。

「沒事,我去忙了,你多注意休息!」楊芹柔美一笑,雖然眼神幽怨,不過還是躬身離去。

楊柏來到別墅,霍海早就出來了。老師玉道元也醒的很早,臉色逐漸紅潤起來,看到楊柏都相當高興。

楊柏也不廢話,返回屋中,依舊碎裂玉道元一處經脈,慢慢的重新生長,融入新的丹田所在。

玉道元依舊陷入昏迷,楊柏也不在乎,看到門口的霍海,輕聲說道:「一會你也去我那,有好東西給你!」

楊柏神秘一笑,而霍海就是一愣,不過霍海相當敬畏楊柏,楊柏說什麼就是什麼。

楊柏住進別墅,眼看著到了九點,李剛烈和侯三才趕了過來,霍海和石靈兒也走進楊柏的別墅當中。

「你到底要幹嘛?能不能讓我睡個懶覺!」石靈兒懶散的打著哈氣,好不容易能夠休息幾天,住在生態園,石靈兒也有了安全感。

楊柏居中而坐,大氣磅礴,沖著石靈兒揮了揮手,得意笑道:「好事,你如果想休息,好事可就沒有了?」

「什麼好事?」石靈兒疑惑的看向霍海等人,霍海也都搖了搖頭。而此時的李剛烈也稀里糊塗,只有侯三興奮無比的看著楊柏。

「老大,發獎金?這半天就發,你對我太好了!」自從跟了楊柏,侯三每個月工資都上萬,整天跟著一名服務員眉目傳情,越來越喜歡在村裡混了。

「師傅,真的發獎金,你對我太好了!」李剛烈這個紈絝,早就被李圖戶給扔給楊柏了,聽到要發錢,頓時朝著楊柏撲去。

「滾,誰說發錢了,你們就認識錢,難道我給你霍海和石靈兒也發錢?」楊柏那個鬱悶,一腳就把李剛烈踢開。

「不發錢?」侯三有點傻眼,處對象了,花銷也大。而這時候,石靈兒也實在忍不住,直接就做在楊柏身邊。

「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就直說吧?」石靈兒懶散的靠在沙發之上,一點沒有女警的颯爽。

「楊師,到底有什麼好事情?」霍海正襟危坐,軍人素質凸顯。

「你看看人家霍海,同樣是一個系統的,差距怎麼這麼大?」楊柏翻了翻白眼,結果卻聽到石靈兒冷酷的笑聲。

「你還好意思說我?餃子吃夠了嗎?」

「咳咳,別跟我提餃子!」楊柏尷尬一笑,又一次被石靈兒瞪了一眼。而此時的楊柏看著前方弱弱的李剛烈,低沉而誘惑問道。

「李剛烈,你也算武者,想不想成為武林高手,跟你霍海大哥一樣?」

「誰不想,不想那是孫子,師傅,誰能夠跟你們一樣,你知道修鍊內力,那是多大的機緣,我只是練了幾天柔道,都無法跟侯三比!」

「是,老大,我也想,可是我們沒有武道天賦!」侯三失望的搖了搖頭,兩人的確對於武道沒有天賦。

「可你們有我,只要入了我的門,我就讓你們成為內力高手,保護我們金鯉農場和生態園,好不好?」 至尊邪帝:廢柴小姐萬萬歲 楊柏豪言而出。

「什麼?老大,你讓我們擁有內力?」李剛烈和侯三興奮的看著楊柏,別人如果這麼說,兩人肯定覺得忽悠。

可是楊柏是什麼人?對於他們就是神仙一樣的存在,李剛烈呼吸都加重了,跟野豬一樣,興奮的都要嚎叫。

「師傅,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李剛烈剛說完,石靈兒一腳就踹了過去。

「噁心,死胖子,你是不是故意的?」石靈兒這個女修羅一瞪眼,除了楊柏,誰不怕。

「那什麼,我就這麼說說,警察也不能打人啊!」李剛烈也不敢嘚瑟,而此時的楊柏卻沖著霍海說道。

「想不想成為後天強者?」楊柏一句話,霍海傻眼,石靈兒猶如瘋魔一樣,沖著楊柏就撲了個過去。

「你說什麼?能夠讓我們成為後天強者?」石靈兒秀麗的打眼已經瞪圓了,也興奮無比的看著楊柏。

「我說什麼你沒有聽見嗎?給哥笑一個,不然不給你!」楊柏哈哈一笑,擺出一個大爺的姿勢,就這麼看著石靈兒。

「你,你真的可以?」石靈兒起初還瞪眼,可是看著楊柏那神秘的笑,立馬就垮了下來,堂堂的石家大小姐,D市女修羅頓時化為柔美小女子,朝著楊柏就靠去。

「美人計對我沒有用,你當你是夏侯芸?」楊柏更是笑的詭異,石靈兒那個氣,虎牙都開始磨了起來。

「你先來!」楊柏趕緊朝著李剛烈指去,嚇得李剛烈一跳。看著楊柏的灼人的目光,胖乎乎的手臂,擋在胸前。

「老師,這裡還有女人,不好吧?」

「滾蛋,你想什麼呢?也不用你脫衣服。」楊柏一拍手,沙發後面的一壺靈液拿了出來。一股葯香都刺鼻,房間內所有人都被這桶靈液給吸引了。

巔峰是條狗 大清隱龍 「把靈液喝下,然後我教你…」楊柏沉默了,修鍊內力得有功法。楊柏的內功寸崩勁,那可是葛家的,不能夠瞎傳。

「侯三,你們盜門有什麼功法?你回頭教給李剛烈!」楊柏是相當的不負責,只能夠推給侯三。

「我的是輕功,好使嗎?」侯三也傻眼,而此時的楊柏卻不管那些,從桌上拿起一個杯子,倒上靈液遞給李剛烈。

「以後金鯉農場的保護,就靠你了,喝了這個東西,你就是我的人,呸,我的徒弟!」楊柏也興奮,頭一次開始籠絡人才。

「啊?就這麼喝?」李剛烈有點迷茫,雖然這裡頭的靈液看著有點誘人,聞著渾身都舒服。

「別廢話,快點!」楊柏一瞪眼,李剛烈捏著鼻子就喝了下去。而隨著靈液入體,李剛烈突然大吼一聲,渾身都是熱汗滾滾。

「給我開!」楊柏早就激發了金瞳,一枚枚銀針橫掃而出,點在李剛烈的體內。這股熱流在李剛烈的體內運轉起來,然後在丹田當中,形成一道渦旋。

「轟!」李剛烈就感覺渾身炙熱無比,一股股汗臭味,形成粘液,身體上都是黑色的污水。楊柏在旁邊都要捂著鼻子。

「怎麼這麼臭!」楊柏也知道這是洗滌肉身,李剛烈的肉身雜質太多了。而此時李剛烈的身體好像都消瘦不少,一道氣流在李剛烈的手臂之上躍躍欲出。

「內力,真的出現了?」侯三已經傻眼,李剛烈不會功法,內力無法運行,只能夠瞎放。可是侯三看的明明白白,李剛烈這樣的體質人,都能夠修鍊出內力,成為武道強者。

「老大,你太神了!」侯三特別的激動,練武之人,誰不想成為內力高手,那才是武者。

「該你了,別廢話!」楊柏又一次拿出杯子,同樣的動作,不同的時間。此時侯三也渾身都是汗水,一股股熱流揮灑,一道道氣流在侯三的身上竄出。

侯三長嘯一聲,忽然身形連續的轉動,猶如燕子一樣,在房間內四處的閃現。

「哈哈,我真的有內力了,太好了!」侯三能不激動嗎?一輩子的夢想,原先的盜門都沒有一個內力高手,而如今侯三卻成為了。

「該你了,霍海,我會讓你成為後天強者,甚至未來的先天!」楊柏火熱的看著霍海,而此時的霍海雙目赤紅起來,望著楊柏突然扭身跪倒。

「拜見楊師,以後楊師的話,就是令!」本來楊柏就對霍海有恩,如今傳道授業,霍海真的把楊柏當成師傅。 霍海不同侯三等人,霍海本身武道修為強悍,內力雄渾。霍海的體魄也比兩人要強,剩下的一多半靈液,楊柏都遞給霍海。

「楊師,你確定?」霍海深吸一口氣,能夠成為後天強者,津門霍家拳一定會重新崛起。

「當然,晉陞之後,這幾天你就留在生態園,好好保護他們!」楊柏深知夏侯芸和玉道通不會這麼算了,一旦兩家聯合起來,楊柏一個人的確有點分身乏術。

「楊師放心,就算我死,我也保護好生態園!」霍海用力的點了點頭,而此時侯三和李剛烈正興奮的擺著各種姿勢,一道道內力轟然而出,房間內響起轟鳴聲。

「好了,趕緊去洗澡去!」石靈兒實在忍受不住這怪味,瞪了這兩個人一眼。李剛烈和侯三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沖著楊柏施禮,扭身就跑出別墅。

「你準備吧!」楊柏沖著霍海點了點頭,金瞳依舊激發,楊柏的手速更加快,就在靈霧衝擊霍海經脈的時候,楊柏連續的拍出。

「轟隆隆!」霍海的體內彷彿出現波濤的聲音,霍海的丹田無比的炙熱,一股濃郁的能量,都要把霍海毀掉。

「堅持住!」楊柏瞳孔一縮,銀針連續的點在任督之脈,同時楊柏的一抬手,一縷先天之氣轟然融入進丹田所在。

「楊師!」霍海徹底激動起來,楊柏這是為了激發霍海的丹田,先天種子,楊柏幫助霍海要凝練出先天種子。

「閉嘴!」楊柏深吸一口氣,知道霍海激動。旁邊的石靈兒也看的目不轉睛,而此時霍海眼中已經熱淚滾滾,感受到體內澎湃氣流,霍海身上也流出一道道雜質。

「霍海,出拳!」最後一針從霍海的身上拔出,而就在此時,霍海雙手幻化,一道殘影當中,青芒的罡風轟然斬了出去。

霍家迷蹤拳,本就如風一樣,青芒而出,光影閃現,一拳化為十多拳,轟在對面的牆壁之上。

「轟!」牆壁沒有碎裂,卻留下十多個拳印,拳印很深,外面的陽光都揮灑下去。

「誰讓你打牆了?」楊柏鬱悶的看著霍海,此時霍海猶如小孩一樣,凌空翻著跟頭,極度的興奮。

「算了,回頭從你貨款扣!」楊柏搖了搖頭,也知道霍海比較激動。而此時的霍海感受到體內的後天之力,更是欣喜無比。

「霍海,你出去,該我了!」石靈兒已經急不可耐,霍海都成為後天了,石靈兒當然也想。

「呵呵,好的,楊師,你們慢慢的!」霍海突然沖著楊柏神秘一笑,身形一晃,就消失在房間當中。

「楊柏,我上樓等你!」石靈兒臉色突然羞澀起來,低著頭就朝著別墅二樓而去。

「你上二樓幹嘛?那是我的卧室!」楊柏有點口乾起來,狐疑的看向石靈兒,怎麼感覺到房間內充滿曖昧之氣。

「就在樓下,他們都走了!」楊柏還要解釋,可是石靈兒卻低著頭,指了指五個窟窿,鬱悶說道:「我,我是女的,你就不能夠照顧我點!」

「原來是這樣,你早說!」楊柏傻笑一下,拿著剩下的靈液,朝著二樓而去。

「你,你先等會!」未等楊柏進門,石靈兒卻死死的扣住房門,不讓楊柏進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