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他們給出了我無法拒絕的東西,我只有跟你說聲對不起了!」

聽到這完顏洪烈笑了「「利」無非價碼多少,他們開什麼價,我加倍給你!」

聽到這完顏洪勵急了,正待說些什麼,羽扇文士淡淡制止,就像火燒博望坡后的諸葛亮已經贏得了關羽等人的尊敬,這麼多事以來文士也獲得了洪勵的認可,見此也沒多說,見事態發展。

「他們把趙王府上上下下都賞給了我,你做的到嗎?」「趙王府無非是個宅院,先生喜歡我再送你十個八個就是!」

「趙王府裡面的東西也是我的,包括令郎的《如來神掌》!」「先生相必知道,江湖之中從來沒有人聽過有《如來神掌》一說,前不久隨著康兒的使出而名聞江湖,此武功應該為我兒自創,有沒有秘籍都是兩說,我在此對天發誓,你想學我找到康兒后讓他教你,你覺得如何?」

聽到這歐陽鋒動搖了,羽扇文士只是微微一笑「歐陽先生可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中「如來」完顏康說過的一句話「你們罵我咒我都可以,但如果誰侮辱我爹娘,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會讓他生不如死!」」

「歐陽先生覺得你如今的所作所為,完顏康會如何?」看著淡淡微笑的羽扇文士,他心裡一涼。

「歐陽先生,我答應你絕不追究此事,康兒自小就最聽我話!」看著又有些動搖的歐陽鋒,羽扇文士又是微微一笑「像歐陽先生這般武功出神入化者,是拿自己說過的話當放屁還是在爹娘面前做個乖寶寶?」

聽到這歐陽鋒精光一閃,不再猶豫,雖然孝道也是他認可的天地大倫,但對父母言聽計從的話他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自私的人總愛推己及人,自己如此他人豈能例外?

看著歐陽鋒的神色,見過了人事滄桑的他已經明白了他的決定「敢問先生名諱?」

羽扇文士莊重的行了一禮「六皇子雖敗但也是不世梟雄,更顯我主功德無雙,我叫諸葛智!」初聽前半句,洪勵不喜,後半句一出,洪勵笑逐顏開,「談笑間強擄飛灰湮滅」不外如是! 「啪!」完顏洪勵重重的打了完顏洪烈一巴掌「腰裡揣了只死耗子,冒充打獵的,你唬我啊!」

原來完顏洪烈所說的三萬北軍不過是他私下製造的幾架破城弩製造的假象。

終究完顏洪烈什麼也沒有說,成王敗寇,不外如是。

「康兒,照顧好自己和你娘,還有,不要替我報仇!」只是遠在千里之外桃花島睡的正香的江嫿縱然有「他心通」也無法聽到此時他的心裡話了。

「咦,這大殿為何還燈火通明?」走到大殿門口的完顏洪勵疑惑不已,只是沒過多久他就看到了一身龍袍端坐在龍椅上的完顏璟。

「沒想到卻是你贏了!」他的語氣里透露著幾許意外,正待說什麼的完顏洪勵卻見諸葛智對著完顏璟就是納頭就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臣等救駕來遲險些讓亂臣賊子害了陛下性命,我等之過也!」

聽著諸葛智的話完顏洪勵則是一臉懵逼,那眼神分明在說「都這時候了,有必要跟這老皇帝虛與委蛇,我是來政變的,不是來護駕的!」但看到諸葛智的示意終究什麼想說的話沒有說出口,也是納頭就拜「兒臣救駕來遲,讓父皇受驚了,請父皇恕罪!」

年輕時文職武功斐然的金章宗怎麼不會明白其中的彎彎繞繞,只是一聲長嘆「原來洪烈不是輸給守家之犬的老大,而是輸給了你,你很不錯,叫什麼?」

聽到完顏璟的話最為勝利者的洪勵自然非常不喜,但已對諸葛智信服的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如果說他還有什麼才能,那麼對一個有才能的人以最高的信任就是他最大的才能。

「草民諸葛智!」「好名字!」說著他眼中精光一閃,氣勢逼人,看著完顏璟的神情,完顏洪勵不自覺的想起活在他陰影里的小時候,身體沒來由的一陣哆嗦。

「完顏洪勵!」「兒臣……兒臣在……」

「答應我,金國不能在你手中亡了!」他愣愣的看著已經年邁的老父親,不知何時意氣風發欲席捲天下的父親已經早生華髮,他已經老了,一時之間竟百感交集「我答應你!」

「諸葛智,我會配合你順利完成交接的,只希望你能像今天一樣輔佐我兒強盛我大金!」

「草民自當肝腦塗地!」

一場主要人物都不流血的政變自此已經宣告終結,只需半年,熟悉的帝國日程的完顏洪勵就可以接過身體每況日下,直至隱居幕後調養的完顏璟名義上所有的權利。

…………

「靖兒,你可找到段天德,見到你楊家弟弟了?」說話的是一個在蒙古包里坐在羊皮墊子上的中年婦女。「娘,已經見到康弟了,只是……」

「只是如何?」話音剛落,母子兩人的視線就被走進蒙古包的人吸引「郭家大嫂,好久不見了!」

「你是,你是鐵心!」他重重的點點頭,一時之間百感交集,兩人坐著不遠交談起這十八年來的種種過往。

「不想你也這般多苦多難,這就是念慈吧,真是長的很他娘一樣美麗可人。」原來穆念慈已經變成了楊念慈,原著里穆念慈之所以不願意改姓,心存楊康自然是最重要的原因,但現在楊鐵心未死,在孝道為百善之首的年代卻是由不得她拒絕。

「我這次來,見郭家大嫂之餘也想全了我們當年的約定,將念慈許配給靖兒。」

「這……唉,實不相瞞,大汗已經把華箏公主許配給了靖兒,以前聽丘道長來信說楊家孩子是個男孩就沒拒絕大汗的好意……」

楊鐵心自然是全江南七怪嘴裡了解過這些的,之所以再提也只是抱著一線希望,既然不可改變也沒有強求「馬上就是月圓中秋佳節,郭家大哥的祭日了,大嫂一起回去拜祭么?」

聽到這她再也忍不住淚水,良久「靖兒,你去跟大汗說我們回江南一趟,回來你就跟華箏完婚,早點給郭家留個后。」

郭靖點點頭,只見他呼吸沉穩有力,一身功力竟然已經達到後天大圓滿的五絕層次,失去了黃蓉也就意味著失去了原著里的種種奇遇的他半年時間從不過後天中期到後天大圓滿,當真是不可思議。

原來,嘉興比武之約不了了之後,楊鐵心因為急切找尋消失的妻子和孩子也就沒在意七怪說的郭靖已經與人有了婚約之事,和穆念慈繼續流浪江湖四處尋找。而完顏洪烈被關在天牢,郭靖自然完不成大汗交給他的任務於是一心尋找自己的殺父仇人段天德,不想一次意外來到了劍谷,遇到了神鵰。

於是天命之子的奇遇開始了,有波斯曲蛇增加功力,還得到了楊過都不曾得到的獨孤九劍的秘籍,獨孤九劍的核心就在於一個「悟」字,郭靖的悟性低嗎?能說出「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樣話的人悟性怎麼可能低,他是大智慧而不是像黃蓉一樣的小聰明,別把老實人當傻子就是他最好的詮釋,君不見原著里十八歲的郭靖一學會降龍十八掌就打敗了西毒親傳已經是三十多歲的歐陽克,而跟楊過幾乎同齡的大武作為郭靖的嫡傳弟子在武功大成的楊過出山混了個神鵰俠的稱號后依舊跟龍套一樣。

於是在天道,蛇膽的幫助下,天命之子的功力就跟坐火箭一樣成為了射鵰大boss,而他的佩劍也是在天道誘導之下奇遇到的孤獨求敗棄之深谷的紫薇軟劍。為什麼是紫薇軟劍?眾所周知,孤獨九劍是很容易讓人達到「無招」境界的武功,但兩個無招境界的人比武會怎麼樣?答案顯而易見「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軟劍自然是比硬劍要輕盈的多,也許天道是想讓郭靖用快到江嫿來不及反應的方法打敗江嫿,維護他射鵰男一號的尊嚴吧,畢竟比武爭鬥時不可抑制流露出的殺伐之心天道可以幫他遮蔽,但如果比剛猛射鵰里還真沒什麼資源可以讓郭靖正面對決中打敗如來神掌。

畢竟射鵰兩主角對決是非常重要的劇情,只是好像暫時兩人沒有打起來的理由啊! 不多時郭靖就來到了成吉思汗的金帳,只是還沒等經過侍衛只聽見鐵木真的聲音從帳內傳來「宋朝的宰相怎麼說?」

功力低微的他們自然是聽不到帳內的聲音的,雖然疑惑郭靖怎麼站在帳前不走了,但他是大漢的金刀駙馬,想什麼也不勞自己操心。

「那宰相貪財的很,送了幾箱無用的金銀珠寶就笑容滿面的答應我們聯合朋黨勸說朝廷上下圍攻金國。」

「哈哈哈,好!金國殘暴,失道寡助並不意外,我料想那宋朝皇帝也是鼠目寸光的主,等一起滅了金國就南下滅宋,讓天中下的土地都成為我們蒙古人的牧場!」聽到這郭靖全身一震,他剛想邁步進帳勸阻鐵木真放棄這個可怕的想法,托雷的聲音及時響起。

「我怕到時郭靖安答……」「哼!成為了我鐵木真的金刀駙馬哪還由的他犯傻。」

雖剛入秋,天氣還很溫暖,但郭靖卻感到了涼意,他表情木訥的進入金帳,跟大汗提起了母親要他說的事,好像剛才在門口的他只是在發獃組織語言,什麼也沒聽到。

「靖兒,大汗怎麼說?」「大汗賞了百兩黃金,讓我們早去早回,還說等我回來要給我和華箏舉辦個全蒙古最盛大的婚禮,只是……」

「只是什麼?」他慢慢的把偷聽到的話說了出來。

楊鐵心憤怒的一掌拍地「狼子野心啊狼子野心!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靖兒,忠孝乃天地大倫……」

李萍只是輕輕一嘆「靖兒,你忘了華箏吧!」她以為從小一起長大的他會非常迷戀那個愛他的女孩,卻不想那只是她的錯覺。

臨別那天,豪爽的華箏難得的露出了些羞澀「靖哥哥,聽爹爹說你回來后我們就完婚,你要早點回來……」

這次的告別無論是李萍還是郭靖都很自然的表現出依依不捨,畢竟一住十八年的地方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他們的真情流露也讓聽到衛兵彙報過郭靖在帳前奇怪舉動的大汗沒了疑惑「小夥子捨不得小媳婦,人之常情嘛。」

不提一行人路過上京時,一副新君即將登記的熱鬧與喜慶,只是稍作停留就繼續往牛家村趕去。

「不想大汗千方百計想置之於死地的完顏洪烈,最後竟然被自家人關了起來,命不由幾。」

聽到郭靖的感慨,楊鐵心更是失落「康兒曾經說過的話我依舊記憶猶新,現如今他所認得父親在天牢受苦他卻了無音訊……」

「郭家大哥放寬心,路上聽靖兒講康兒武功已是天下之最,也許是他幡然悔悟了所以沒有去理會完顏洪烈,又找不到你所以才了無音訊。」

李萍的安慰話倒是讓楊鐵心寬心不少,也許他本身也是如此心懷希望。

沒有了顧慮,兩家的長輩都在,沒有意外也容不得反對的郭靖跟楊念慈成婚了,成婚那天李萍喜極而泣「嘯天,靖兒長大了,他娶了楊家閨女,你在天之靈安息吧!」

…………

「蓉兒,媽媽前段時間聽鐵心叔叔住在牛牛家村不是挺開心的么,怎麼最近又悶悶不樂的?」江嫿小心翼翼的給螞蟻搭窩裝作不經意的問道。

黃蓉摸了摸已經微微鼓起的肚子,沒有溫柔的安慰,只是平靜的說:「收到上京城探子的情報,完顏洪烈將於6天後正午新皇登基之時,斬首祭天。」

原來3個月前,江嫿見母親悶悶不樂,挑了5次機會使用了「他心通」窺探終於明白了癥結所在,於是裝作不經意的讓黃蓉幫忙探查楊鐵心的消息給包惜弱。也是這次冰雪聰明的黃蓉明白了他在裝傻,但也不點破,也許女人天生都帶有母愛光環,喜歡照顧別人尤其是喜歡照顧帥的一塌糊塗的人,帥氣的外表加上故意裝傻賣萌的江嫿對她的殺傷力簡直爆表。

回想起自己扮作乞丐時他那麼真心待自己,為人又那麼孝順,有那麼多優點的江嫿最終黃蓉以為楊家留後為由跟包惜弱表明了心跡,剛開始心地善良的包惜弱是拒絕的,她不想讓兒子拖累別人。

但想要丈夫,想到楊家,想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作為一個合格的妻子,她答應了。

而江嫿就這麼稀里糊塗又理所當然的結婚了,這也是他在諸天萬界的唯一一次婚姻,就像笑話說的那樣「初戀是一個人,熱戀是另一個人,而結婚又是另一個人。」

金玲的模樣他早已記不清了,走火入魔不僅摧毀了他的武功,也埋葬了他本就模糊的許多記憶,偶爾他也會臉紅不已的想起洞房花燭夜那天他不是裝傻而是真傻的問話「蓉兒,你胸怎麼比我大?」還有「他心通」花掉的600功德點。

他不笑了,放下手中的泥巴,價值5000功德點的「我還會回來丹」直接在江嫿心臟處化開,隨著血液流動到全身,發揮出120%的藥力。

手一震,全身上下在地上摸爬滾打的污漬消失的無影無蹤「你知道?」

看到此情此景的黃蓉哪能不明白他不僅不願再裝傻還已經功力盡復,撲在他懷裡哭的梨花帶雨「你這個壞人,這麼心安理得的騙蓉兒這麼久!讓我既要照顧小寶寶,又要照顧你這大寶寶。」

他抱緊了她,千言萬語最終化作了一句「對不起!」

「恭喜宿主!「我還會回來丹」直接讓宿主功力提升一層,現在已經是後天大圓滿。」

「魔鏡,你說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世界不就是這個樣子的么,還能什麼樣子?」

「是啊!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生命那麼脆弱,人隨時都可能會死,自己的世界尚且過不圓滿,又何必理會他人的世界。」說著他眼中精光一閃,現出一片血紅。

看到此情此景魔鏡興奮的顫抖「哈哈哈!好好好!洪七公功德無雙啊,他幾十年的自閉使得他唯我意境根深蒂固,旁人只能影響卻無法改變他的想法,現在讓洪七公一鬧,誤入正道,居然成就了史無前例的唯我仁者殺境,殺即是仁,這不是殺,這是度你早生極樂啊!乾的漂亮!」 「大金國六皇子完顏洪烈窮奢極欲,橫徵暴斂,終於惹得天怒人願,降下災異,使得民不聊生,先皇仁慈,感念父子之情,召其回京,不想其狼子野心,買通邊軍大將,圍攻皇城,行那禍起蕭牆之事,本該車裂以儆效尤,但朕深感手足之情,不願其五馬分屍,今作為祭品獻祭上天,以全天道倫常,吾等依大金服章,法始祖規制,以祀昊天。祈國家昌盛,萬民安康,社會和諧,天下大同。望我大金之人文榮光,揚於萬邦!」

隨著祭天鑄文的朗讀現場的氣氛愈加莊重,只見完顏洪烈和作為祭品的五牲放在一起,祭品的腳下有無數材火,只待及時一到就能奉獻給上天。

完顏洪烈始終挺立著,雖然他已經雙腳發麻,雖然他被折磨的混混欲睡,但驕傲不允許他閉著眼睛倒下,環顧四周「這就是我大金的赫赫兵威,這錦繡河山本該是我的,一子錯滿盤皆輸!」看著拱立在祭天大典周圍的精兵強將他有著說不出的自豪和感慨。

「吉時已到,祭!」

話音剛落,身著女真傳統服飾的儀仗隊手拿火把出現在了祭品前也不做作就是一扔,然後念誦鑄文。只是就在火把將要落地的時候一根軟鞭從圍觀的人群中射出,擊飛了所有的火把。

只見從圍觀的人群中飛出一個美麗的倩影,輾轉騰挪間就到了祭品前「是你!」完顏洪勵說不出的驚訝。

原來這人不是別人,而是王府的掃地女僕梅超風,她雖有心救人,但眼睛已瞎根本看不到完顏洪烈在哪,好在新皇的話語指明了方向,千軍一發之際救下完顏洪烈。

「還有餘孽,殺!」

隨著完顏洪勵的話音落下,守護在他盤邊的御前4大護衛就飛到了將完顏洪烈從祭品中拉出解綁的梅超風面前,只見他們或拳、或掌、或腿、或劍,攻守合一,每人都有後天頂峰的修為,不過短短几招梅超風就被擒下。

「稟告陛下,反賊餘孽已被擒拿!」「好好好!不愧是世代守護我大金的保龍一族,點上穴道一同祭天!」

火把再次落下,只是讓眾人疑惑的是火把沒有按照預定的路線落在祭品上,而是從哪來回哪去,瞬間整個儀仗隊就著了。

人群中飛出兩個身影,一個如果出水芙蓉般嬌美,一個眼圈泛紅,面無表情,說不出的冷冽和瀟洒。

「那就是克兒說過的匪夷所思的武功?」

完顏洪勵對著四大護衛示意「來得好!」江嫿大笑一身就上前迎敵,只見他眼中紅光一閃,4大侍衛本該合作無間的配合瞬間變得破綻百出。

「我要殺!」殺意瞬間擊潰了四人的理智,一個再兇猛的野獸也抵不過有智慧有工具的人類,更何況是人形凶獸?

不過片刻,四人就被生擒「念你們對皇室忠心耿耿,饒你們一命,從此你們的命歸完顏洪烈了!」

看著保龍一族被生擒,洪勵有點驚慌,但強自鎮定「神弓隊,射!」

須臾之間,箭矢漫天,沒有意外,箭矢從哪來以更快的速度回哪去,瞬間哀鴻遍野。

一時之間眾人膽寒,不過是八月中旬,但完顏洪勵卻有種從靈魂深處發來的寒冷,他愣愣的看著江嫿,語氣飄忽不定「這就是「中如來」完顏康?」

諸葛智也一陣頭大,從他那無敵的戰力上看,根本不是傳統的人海戰術能拖死的,怎麼辦,他環視一周看到了身穿白衣的歐陽鋒眼前一亮「歐陽先生,現在是你建不世之功的時候了!」

「嗯?」「「中如來」武功詭異,但大丈夫從來不是爭血氣之勇,棋盤上的勝負也不是非要在棋盤上解決,聽說歐陽先生綽號「西毒」,不知這一毒之威?」

看著表情陰晴不定的歐陽鋒,諸葛智揮動羽扇「白駝山雖威震一方但終究只是威震一方,事成之後我皇願借先生一萬精兵行那王圖霸業!」

聽到這他眼前一亮,不再猶豫。

已經悄然從蛇杖里取出他最強之毒的歐陽鋒來到江嫿面前,沒待歐陽鋒說話,江嫿只是不屑的看著他「你找死?」

紅光一閃,歐陽鋒瞬間覺得一股殺意湧上心頭,武功已臻化境的他自然可以壓下同等級的江嫿對他使出的意境特效,但高手相爭只差一線,分心壓下不理智的殺意已經輸了一籌,加上那詭異的武功。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此刻他慾望與恐懼交織,江嫿可沒空理會他的天人交戰,對著他就是一掌萬佛朝宗,意境就是以精神干涉物質,修到極處的意境更是能以精神創造物質。

雖然意境是唯我仁者殺境,但那只是他以為的仁,卻不是真的仁,他已經失去了佛心,這一掌萬佛朝宗威力跟當初一掌打敗洪七公的相必更不可同日而語,但卻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古龍說真正的知己不是朋友而是敵人,他與洪七公鬥了幾十年,他都敗在這一掌之下,他沒有勇氣去接這一掌,他還有牽挂,於是他跑了。

其實真正的生死決鬥江嫿還打不過歐陽鋒,只要歐陽鋒不跟他正面交戰,而是迂迴用毒耗光江嫿購買解毒劑的功德點笑道最後的就是他,但這世間很多事沒有如果。

眼看歐陽鋒逃之夭夭不知所蹤,完顏洪勵再也按捺不住恐懼,轉身就跑,臨跑之際大叫「鐵浮屠給我沖!」

「佛光普照!」只見天空中出現無數「卍」字射入騎士胸口的同時江嫿一掌拍地,隔山打牛之力竟直接震碎了所有衝鋒的騎士和馬的心肺。無數馬屁、騎士在無聲無息中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這一幕震撼著所有人的神經。

本來「佛光普照」是沒那麼變態的,鐵浮屠的騎士更全是四五流的高手組成,但融合了江嫿獨創的如來神掌第十式「回頭是岸」的「佛光普照」,先是封印了眾騎士的功力,讓眾騎士穿著鎧甲都費勁了,再來一擊不死才怪。

但躲在遠處還在找機會的歐陽鋒不知道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啊!他還真以為江嫿的「如來神掌」擦著就死,碰著就傷,威力駭人聽聞,這次真的嚇得跑了! 完顏洪烈很適時的舉起了右手,大喝道:「降者不殺!」

頓時在本就傾向於完顏洪烈的一些人員的高呼「我等願降!」的帶領下,從者雲集。不得不說,完顏洪勵也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祭天大典的半數士兵都是之前跟著完顏洪烈謀反的人,他本意是想讓他們看著完顏洪烈死從而徹底歸順自己,畢竟大金國現在內憂外患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諸葛丞相,你是降還是?」

諸葛智倒很光棍,直接納頭就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完顏洪烈一腳踩著完顏洪勵的腦袋「你可曾想到今天!」

「悔不當初聽了丞相的話,多留你半年性命,早該把你車裂了事!」

「哈哈哈……哈哈哈!我烏古論氏的寶劍企是你能染指的。」說著拔出了系在完顏洪勵腰上的「鳳血劍」結束了他的一生。

正統是個很神奇的身份,正統之間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當結果出來之後很容易就獲得舉國上下的擁戴,但非正統的人即便裹挾百官擁他為帝,也會遭到全國上下的反對,很顯然,完顏洪烈就是絕對的正統。

「祭天大典繼續!」雖然遍地屍體,雖然他的腳已經發麻的走幾步都費勁,但他卻感覺充滿了力量。

「吉時已到,呈祭上蒼,福佑黎民,請新皇登基!」「請新皇登基!」「請新皇登基!」

完顏洪烈就這麼一步一步的伴隨著山呼聲,走到了封禪台的頂端,披上了龍袍,戴上了皇冠。

這一刻,除了江嫿、黃蓉、梅超風還有放心不下懷孕的女兒,經不住親家的請求,送包惜弱回牛家村見到楊鐵心后趕來上京躲在一旁的黃藥師所有人跪伏在地山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傳旨,封完顏康為大金國皇太子,在朕不在上京時替朕監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