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以為我會留一個危險的人在姑姑身邊?」熠兒反問道,君聖彥又問:「你確定他沒問題?」「有問題,很大的問題,但不會對姑姑不利!」「為何?」

「一個身上有帝王之氣的奴隸品性差不到哪兒去!」熠兒語出驚人,君聖彥聽后震驚地看著他:「你說什麼,帝王之氣?一個奴隸身上竟然……」「而且竟然和父皇尤為相似,這也是我奇怪的的地方,我想他的身份一定不簡單,怎麼可能只是一個奴隸?」

「多觀察幾天,若是有威脅,直接動手!」君聖彥此刻的眼神極其危險,是平常不一樣的眼神,是狠戾!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君聖煜正被龍案上一堆奏摺弄得頭疼,突然聽見了外面靈雪的聲音,緊皺的眉頭瞬間舒展開,笑容滿面!

「這丫頭還知道回來!」他笑著說,旁邊的鄧斌頓時鬆了口氣,心想:還是公主本事大啊!

「皇帝哥哥,皇帝哥哥我回來了!」

「什麼時候改稱呼了?」君聖煜一把接住撲過來的小妹,寵溺地摸摸她的頭,柔聲問道,靈雪笑著說:「叫皇帝哥哥容易辨認,彥哥哥和你都是皇兄,那我叫皇兄的時候,你們知道我叫的是哪位皇兄嗎?」「倒也對!」靈雪說著鬆開他,接過喜鵲手裡的食盒,把裡面的點心端出來,說:「這是我給皇帝哥哥做的,你嘗嘗!」

君聖煜有些驚喜地夾了一塊芙蓉糕,邊吃邊打趣她:「還知道給朕做點心,今天怎麼這麼乖?是有事求朕了?」「皇帝哥哥怎麼能這麼說你可愛的妹妹呢?」靈雪嗔怪道,「不過,我還真有一丟丟……」「朕就知道!」「呵呵呵……」

君聖煜想到前幾天趙越輕薄她又對她鞭打的事,擔心的問道:「身上的傷怎麼樣了,那個趙越沒有把……」「沒事,我故意激怒他,他還真的上當了,不過就是沒想到左相會……」

「放心,這筆賬朕記下了!」

這時,有宮人來報:「啟稟皇上,淑妃娘娘歸寧回宮,現下正在外候著,皇上是否……」君聖煜突然注意到靈雪的表情,便明白了怎麼回事!「小妹是不是和淑妃……」「皇兄你知道了?這可不怪我啊,是她挑釁在先的,皇兄我不管,我可是你親妹妹,你得給我做主!」眼看著御書房的門打開了,還不等君聖煜答應,靈雪立馬坐到君聖煜的腿上,雙臂抱著他的脖子,親密地靠在他懷裡!

「小妹你……」君聖煜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抱滿懷,他下意識地扶著靈雪的腰,生怕她滑下去,無奈道,奈何靈雪今天不依不饒!「皇兄你抱好我,我要是摔了,母后回來我立馬去請安!」靈雪帶了小小的威脅,這更讓君聖煜無奈,只得配合她演戲!

淑妃滿是歡喜地進來,沒想到就看到這樣一副場景,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皇帝哥哥,剛才你的妃子說我不遵守宮中規矩,還縱容她的婢女打了我的婢女!皇帝哥哥我不管,我不依我不依,你可要給我做主!」靈雪委屈的說著將頭埋在他的頸窩,有一下沒一下地抽泣著,君聖煜聽了她的哭訴,才知曉是怎麼回事,雖然知道她在演戲,但聽到她受了委屈,還是有些心疼,他輕輕地拍著她的背,溫柔地安慰道:「靈兒不哭了,朕一定給你做主,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聽了這話,靈雪突然抬起頭,淚眼朦朧地看著她的親哥,君聖煜有些無奈,抬手耐心的給她擦眼淚,靈雪見他明白了,立刻展露笑顏!「不哭了,你看,跟小花貓一樣!」君聖煜寵溺地說著,震驚了剛進來的淑妃,看呆了旁邊的鄧斌!

「咳咳……臣妾給皇上請安!」淑妃下跪請安,禮數不能廢,哪知君聖煜懷裡的靈雪突然指著淑妃喊道:「皇帝哥哥,就是她,就是她剛才在宮門口阻攔我,還恐嚇我,說皇帝哥哥會治我罪,還說皇帝哥哥不會喜歡我了,嗚嗚嗚……」

瞎編亂造!靈雪扮演了可憐小白花的角色,可是淑妃沒想到君聖煜還就吃她這一套!

「淑妃,可有此事?」君聖煜眼神凌厲地射向淑妃,但淑妃怎可能認?「皇上,臣妾並未說那些話,更沒有恐嚇過這位……妹妹,臣妾只是出於善意提醒她,不可亂了宮中規矩而已!」

「你就有!皇帝哥哥,依我看就應該廢了她的妃位,把她關進小黑屋,不然……我就太可憐了,嗚嗚嗚……」靈雪說得有些重了,徹底激怒了淑妃,淑妃依舊跪著,但是卻高傲地抬起頭,說:「皇上,您不能只聽她的一面之辭,而且臣妾是您親封的淑妃,怎可說廢就廢?更何況她現如今還沒有入宮為妃就如此囂張跋扈恃寵生嬌,若是將來宮中人人效仿,那後宮豈不是亂了!」

呦,囂張跋扈,恃寵生嬌!還真敢說啊!

靈雪這時從君聖煜腿上起來,不再是剛才那樣不講理的樣子,她走到淑妃面前,俯視著她,淑妃很明顯有了壓迫感,但高傲依舊讓她抬起了頭,靈雪看著她的樣子,不禁笑了,轉身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像是嘲諷一般說:「本公主一向如此,淑妃娘娘不知道嗎?還以為皇嫂會是個溫婉賢淑的大家閨秀,沒想到……」說著還一副失望的樣子,搖著頭喝了口茶!

淑妃在聽到「本公主」的稱呼時已經懵了,難以置信地看著靈雪:這個女人竟然就是宣和公主,她就是宣和公主!

「好了靈兒,別鬧了!」「淑妃娘娘,不好意思,是靈兒的錯,不該隱瞞身份,更不該拿你撒氣,你也知道前幾天您的表弟趙越……左相又……」

弄了半天,淑妃就是個出氣筒,靈雪完全是在戲弄她,全憑心情唄,這個啞巴虧,淑妃不吃不行,還不能朝靈雪發火!

「淑妃,靈雪這幾日心情不太好,她小孩子心性,別跟她計較!」君聖煜走上前將她扶起,充當了這個和事佬,他都發話了,淑妃還能說什麼,只能忍著了!

「皇上說笑了,臣妾怎麼會和公主殿下計較,說來也是臣妾的不是,不問清楚就……公主殿下,本宮在這裡給你賠不是了!」「沒事,只要你約束好你們相府的人就行了!」這句話明顯的計較了,淑妃雖有氣,但當著皇上的面,只能裝大度了!

「好了,淑妃,你剛回宮,先去整頓,朕晚些時候再去看你!」「臣妾遵旨,臣妾告退!」「鄧斌,送淑妃回去!」「是,皇上!」退出去后還斜了一眼靈雪,靈雪但是看到了,給她個眼神自己體會去!

淑妃走後,君聖煜看著靈雪的樣子,不禁笑道:「這下開心了吧?」「嗯,皇帝哥哥你最好了!」靈雪起身跳到君聖煜身邊挽著他的胳膊笑道,毛茸茸的小腦袋在他的懷裡蹭了蹭,君聖煜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他喜歡他的妹妹跟他撒嬌,喜歡她的無理取鬧,也許是上一世曦和在他身邊太壓抑的緣故,這一世他想要格外縱容溺愛她,無論她什麼樣子,都是他最疼愛的妹妹!

之後的一段時間,靈雪就在御書房待著了,他在那兒批奏摺,她便安靜地坐在一旁看書玩耍,兄妹倆相處融洽,有時候君聖煜會放下奏摺,陪靈雪說說話,練練字,在鄧斌回來時,就看到了震驚的一幕,靈雪背靠在君聖煜的身上,和君聖煜一樣手裡拿著奏摺看,也會在奏摺上添上幾筆,但這之前都要詢問一下君聖煜的意見,君聖煜很耐心的跟她說該怎麼寫,還時不時地拿起桌上的櫻桃餵給靈雪吃!

鄧斌一直知曉皇上對這位公主的疼愛,可不曾想疼愛到這樣的地步,甚至是讓她批閱奏摺,他悄悄的走到旁邊站定,無意間瞥了一眼靈雪手裡的奏摺,當看到奏摺上的那些注批時,大為震驚:公主的字跡竟然和皇上的字跡一模一樣,簡直找不出任何的破綻!

他心裡更加肯定這位公主在雲國皇室中的地位……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君明的婚事沒有幾天就定下來了,君聖煜親自下旨賜婚,而且就在五天後,時間比較趕,因為他們要趕在各國使節來訪之前就完婚,要不然還得等好久。大婚那天,會有很多賓客,朝中大臣極其家眷,還有皇室子弟,這就意味著靈雪也要到場,君聖煜早已吩咐尚宮局給靈雪備好行裝,今日就會拿到未央宮!

「喜鵲,不用戴這麼多的髮飾吧,又不是我成親,這樣不會搶了新娘子的風頭嗎?」靈雪坐在鏡前,無語地看著喜鵲和紅袖不停地在她頭上擺弄,她已經重得撐不住了!哪知喜鵲說:「一點兒也不多,公主出宮,妝容當然不能輸給別人了!」「就是,公主殿下,您可別小看明小王爺的婚禮,依禮女眷是不能同前廳男子同桌的,都是由昊王妃在後廳負責,其中不乏有那些名門淑女,她們可都是會盛裝出席的,公主可不能輸給她們!」紅袖說。

「昊王妃?哼!」靈雪冷笑一聲,坐在不遠處悠閑的吃著蘋果看著書的某位男扮女裝的人,突然覺得周圍溫度降低了不少,他從書本中抬起頭,朝靈雪那邊望去,被靈雪的妝容驚艷了,但又看到靈雪一臉的不開心,突然想起來她在南國時的裝扮,每天都是一身素色衣服,頭上也只是綰了個簡單的髮髻,一支玉簪即可顯示出不一樣的魅力,哪像如今這樣美艷絕倫,魅惑人心!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高呼:「皇上,太子殿下,彥王爺到!」

「皇帝哥哥!」靈雪一聽見他們來了,也不管有沒有弄好,直接提起裙擺朝外面跑去,沒想到快要出去時,不小心踩了裙擺,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前倒,幸虧後面的鳳傾反應快,及時上去攔腰扶住了她!

「怎的這樣不小心?」鳳傾皺著眉擔心的看著懷裡的人問。「不小心而已,妖孽,謝謝啊!」靈雪笑著說,她這樣的語氣還有笑容逗笑了鳳傾,他也笑了,而這一幕就被剛到門口的三人看見了,公主被一個長相妖孽身材魁梧的宮女抱在懷裡,皇上和彥王的臉上寫滿了疑惑,倒是太子,一臉陰鬱地看著面前的一幕,有些控制不住了,徑自邁著他那小短腿跑過去用力拉開他們兩,將靈雪護在身後,一臉防備的瞪著鳳傾!

你想幹嘛?

她摔倒了,扶一下而已,不用這樣吧?

哼,你不可信!

「怎樣,有沒有事?」君聖煜和君聖彥急忙上前查看,在看到靈雪頭上的……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了!「沒事皇帝哥哥,彥哥哥!」靈雪笑著答道,他們兩個妹控還是不放心,小心的扶著靈雪到裡面坐下來!

「兩位皇兄今天來有事嗎?」「哦,就是來看看你,還有就是關於五天後君明的大婚……」君聖彥還沒說完,眼神就被鳳傾給吸引了,「皇妹,未央宮何時多了一位美人啊?」君聖彥看得眼珠都快出來了,他的話也讓君聖煜注意到了鳳傾,原本只是匆匆一眼,但就這一眼讓君聖煜鎖定了他,皺著眉不斷打量著鳳傾!

「彥哥哥,這可是我從你府上帶回來的婢女,你不會忘了吧?」靈雪笑著說,但君聖彥可是一臉懵逼,他可不記得自己府上有這樣一位婢女,看著鳳傾的臉,突然想起來幾天前靈雪帶回來的那個男人,然後就是不可思議地指著他,又指著靈雪,哪知靈雪一臉笑容地握住他的手,說:「彥哥哥可是想起來了,我覺得她不錯,就帶回宮了!」然後面向皇上,「皇帝哥哥不會介意吧!」

「你開心就好!」君聖煜臉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便是無奈地搖搖頭,不知他在想些什麼!他看著靈雪如此繁重的髮飾,拉著她的手坐到梳妝鏡前,親自將她頭上的發簪卸下來,說:「五天後去昊王府,不用穿宮裝,穿便服就好!」「為何?皇兄不是說……」

「情況有變!」君聖彥說著摒退左右,只留下了他們三人,承熠也被帶出去了!

「皇兄,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靈雪看著映在鏡中的君聖煜問,君聖煜拿起梳子,梳著靈雪的三千青絲,溫潤的聲音說出口:「靈兒你不喜歡不是嗎,嗯?」看著君聖煜寵溺她的樣子,她心中一暖,說:「那天,皇兄會去吧?」「嗯,一起去!」君聖煜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又過了一會兒,靈雪的頭髮梳好了,君聖煜給她戴上玉蘭簪,「梳好了!」「沒想到皇兄梳的這樣漂亮!」

「小妹,那天你……待在宮裡別去了!」此話一出,靈雪疑惑了,轉過身子看著他問:「為何?我還想著去昊王府見見堂哥呢,我回來這麼久了,還沒有去過那兒,皇叔也沒見過?」

「這……」君聖煜猶豫了,但君聖彥還是說了:「小妹,當年你之所以流落在外,是因為撫遠大將軍造反,當時大軍直逼雲宮,父皇母後為了保住你,才將你秘密送出宮,也怪當年皇兄的一念之差,留下了撫遠大將軍的後嗣,前幾年他們一直很安靜,但這幾年卻活動頻繁,探子來報,他們可能會趁著君明的這次大婚做些什麼……」

「就這個?」靈雪無所謂的說。「什麼叫就這個?小妹,很危險的好嗎?我們商量一下,那天別亂跑了好不好?」君聖彥有些乞求的語氣,但靈雪怎麼會怕他們!她看向一旁沉默的君聖煜,問道:「皇帝哥哥也是這樣想的?」君聖煜無奈地看著她,知曉她想的是什麼!「小妹,你剛回來,還是謹慎些為好!」

「皇兄,你們也太小瞧我了!」靈雪轉身對著鏡子整理著妝容,很輕鬆的說著,「我會沒事的,那些人還不值得我放在眼裡,所以皇兄,那天該去還得去,不能缺席!」

「小妹你想好了?」君聖彥問,靈雪起身坐到他們旁邊,手撐著下巴,說:「當然,不過我同意皇兄說的,著便裝吧,我要是穿那個宮裝,再梳那樣的頭髮,可能回到宮裡就累得不成樣子了!」

三人的談話最終結論,他們拗不過靈雪,就按照靈雪說得來了,著便裝去昊王府,不必大張旗鼓,讓禁軍隨行保護,他們已經商量好了,到了那天,人很多,場面肯定會很亂,歐陽恪和沈琛就一直跟在靈雪身邊保護她,至於他們自有暗衛隨行,但君承熠被留在了宮裡!

……

很快便到了君明大婚的這一天……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君聖煜正被龍案上一堆奏摺弄得頭疼,突然聽見了外面靈雪的聲音,緊皺的眉頭瞬間舒展開,笑容滿面!

「這丫頭還知道回來!」他笑著說,旁邊的鄧斌頓時鬆了口氣,心想:還是公主本事大啊!

二度婚寵 「皇帝哥哥,皇帝哥哥我回來了!」

「什麼時候改稱呼了?」君聖煜一把接住撲過來的小妹,寵溺地摸摸她的頭,柔聲問道,靈雪笑著說:「叫皇帝哥哥容易辨認,彥哥哥和你都是皇兄,那我叫皇兄的時候,你們知道我叫的是哪位皇兄嗎?」「倒也對!」靈雪說著鬆開他,接過喜鵲手裡的食盒,把裡面的點心端出來,說:「這是我給皇帝哥哥做的,你嘗嘗!」

君聖煜有些驚喜地夾了一塊芙蓉糕,邊吃邊打趣她:「還知道給朕做點心,今天怎麼這麼乖?是有事求朕了?」「皇帝哥哥怎麼能這麼說你可愛的妹妹呢?」靈雪嗔怪道,「不過,我還真有一丟丟……」「朕就知道!」「呵呵呵……」

君聖煜想到前幾天趙越輕薄她又對她鞭打的事,擔心的問道:「身上的傷怎麼樣了,那個趙越沒有把……」「沒事,我故意激怒他,他還真的上當了,不過就是沒想到左相會……」

「放心,這筆賬朕記下了!」

這時,有宮人來報:「啟稟皇上,淑妃娘娘歸寧回宮,現下正在外候著,皇上是否……」君聖煜突然注意到靈雪的表情,便明白了怎麼回事!「小妹是不是和淑妃……」「皇兄你知道了?這可不怪我啊,是她挑釁在先的,皇兄我不管,我可是你親妹妹,你得給我做主!」眼看著御書房的門打開了,還不等君聖煜答應,靈雪立馬坐到君聖煜的腿上,雙臂抱著他的脖子,親密地靠在他懷裡!

「小妹你……」君聖煜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抱滿懷,他下意識地扶著靈雪的腰,生怕她滑下去,無奈道,奈何靈雪今天不依不饒!「皇兄你抱好我,我要是摔了,母后回來我立馬去請安!」靈雪帶了小小的威脅,這更讓君聖煜無奈,只得配合她演戲!

淑妃滿是歡喜地進來,沒想到就看到這樣一副場景,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皇帝哥哥,剛才你的妃子說我不遵守宮中規矩,還縱容她的婢女打了我的婢女!皇帝哥哥我不管,我不依我不依,你可要給我做主!」靈雪委屈的說著將頭埋在他的頸窩,有一下沒一下地抽泣著,君聖煜聽了她的哭訴,才知曉是怎麼回事,雖然知道她在演戲,但聽到她受了委屈,還是有些心疼,他輕輕地拍著她的背,溫柔地安慰道:「靈兒不哭了,朕一定給你做主,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聽了這話,靈雪突然抬起頭,淚眼朦朧地看著她的親哥,君聖煜有些無奈,抬手耐心的給她擦眼淚,靈雪見他明白了,立刻展露笑顏!「不哭了,你看,跟小花貓一樣!」君聖煜寵溺地說著,震驚了剛進來的淑妃,看呆了旁邊的鄧斌!

「咳咳……臣妾給皇上請安!」淑妃下跪請安,禮數不能廢,哪知君聖煜懷裡的靈雪突然指著淑妃喊道:「皇帝哥哥,就是她,就是她剛才在宮門口阻攔我,還恐嚇我,說皇帝哥哥會治我罪,還說皇帝哥哥不會喜歡我了,嗚嗚嗚……」

瞎編亂造! 耐色法神 靈雪扮演了可憐小白花的角色,可是淑妃沒想到君聖煜還就吃她這一套!

「淑妃,可有此事?」君聖煜眼神凌厲地射向淑妃,但淑妃怎可能認? 超級醫生在都市 「皇上,臣妾並未說那些話,更沒有恐嚇過這位……妹妹,臣妾只是出於善意提醒她,不可亂了宮中規矩而已!」

「你就有!皇帝哥哥,依我看就應該廢了她的妃位,把她關進小黑屋,不然……我就太可憐了,嗚嗚嗚……」靈雪說得有些重了,徹底激怒了淑妃,淑妃依舊跪著,但是卻高傲地抬起頭,說:「皇上,您不能只聽她的一面之辭,而且臣妾是您親封的淑妃,怎可說廢就廢?更何況她現如今還沒有入宮為妃就如此囂張跋扈恃寵生嬌,若是將來宮中人人效仿,那後宮豈不是亂了!」

呦,囂張跋扈,恃寵生嬌!還真敢說啊!

靈雪這時從君聖煜腿上起來,不再是剛才那樣不講理的樣子,她走到淑妃面前,俯視著她,淑妃很明顯有了壓迫感,但高傲依舊讓她抬起了頭,靈雪看著她的樣子,不禁笑了,轉身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像是嘲諷一般說:「本公主一向如此,淑妃娘娘不知道嗎?還以為皇嫂會是個溫婉賢淑的大家閨秀,沒想到……」說著還一副失望的樣子,搖著頭喝了口茶!

淑妃在聽到「本公主」的稱呼時已經懵了,難以置信地看著靈雪:這個女人竟然就是宣和公主,她就是宣和公主!

「好了靈兒,別鬧了!」「淑妃娘娘,不好意思,是靈兒的錯,不該隱瞞身份,更不該拿你撒氣,你也知道前幾天您的表弟趙越……左相又……」

弄了半天,淑妃就是個出氣筒,靈雪完全是在戲弄她,全憑心情唄,這個啞巴虧,淑妃不吃不行,還不能朝靈雪發火!

「淑妃,靈雪這幾日心情不太好,她小孩子心性,別跟她計較!」君聖煜走上前將她扶起,充當了這個和事佬,他都發話了,淑妃還能說什麼,只能忍著了!

「皇上說笑了,臣妾怎麼會和公主殿下計較,說來也是臣妾的不是,不問清楚就……公主殿下,本宮在這裡給你賠不是了!」「沒事,只要你約束好你們相府的人就行了!」這句話明顯的計較了,淑妃雖有氣,但當著皇上的面,只能裝大度了!

「好了,淑妃,你剛回宮,先去整頓,朕晚些時候再去看你!」「臣妾遵旨,臣妾告退!」「鄧斌,送淑妃回去!」「是,皇上!」退出去后還斜了一眼靈雪,靈雪但是看到了,給她個眼神自己體會去!

淑妃走後,君聖煜看著靈雪的樣子,不禁笑道:「這下開心了吧?」「嗯,皇帝哥哥你最好了!」靈雪起身跳到君聖煜身邊挽著他的胳膊笑道,毛茸茸的小腦袋在他的懷裡蹭了蹭,君聖煜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他喜歡他的妹妹跟他撒嬌,喜歡她的無理取鬧,也許是上一世曦和在他身邊太壓抑的緣故,這一世他想要格外縱容溺愛她,無論她什麼樣子,都是他最疼愛的妹妹!

之後的一段時間,靈雪就在御書房待著了,他在那兒批奏摺,她便安靜地坐在一旁看書玩耍,兄妹倆相處融洽,有時候君聖煜會放下奏摺,陪靈雪說說話,練練字,在鄧斌回來時,就看到了震驚的一幕,靈雪背靠在君聖煜的身上,和君聖煜一樣手裡拿著奏摺看,也會在奏摺上添上幾筆,但這之前都要詢問一下君聖煜的意見,君聖煜很耐心的跟她說該怎麼寫,還時不時地拿起桌上的櫻桃餵給靈雪吃!

鄧斌一直知曉皇上對這位公主的疼愛,可不曾想疼愛到這樣的地步,甚至是讓她批閱奏摺,他悄悄的走到旁邊站定,無意間瞥了一眼靈雪手裡的奏摺,當看到奏摺上的那些注批時,大為震驚:公主的字跡竟然和皇上的字跡一模一樣,簡直找不出任何的破綻!

他心裡更加肯定這位公主在雲國皇室中的地位……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君聖煜想得出神,半晌思緒才回來,默默的聽著他們的談話!

「不過我是真沒想到,那個妖孽竟然是鳳國七王,唉,本王還以為真是個奴隸呢!」君聖彥說著,一想起三天前君聖煜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鳳傾城的身份他就一陣惡寒,好嚇人,原本只聽聞鳳國七王長相妖孽,男生女相,骨子裡總透著一絲陰柔,不知為何真的見到他時,就覺得他不簡單,他也不明白,明明是一個吃喝玩樂整日不務正業的王爺,為何他會給自己不凡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和他的皇兄,也就是君聖煜給他的感覺一樣,雖然兩人還是有些差距,但這已經足夠讓君聖彥震驚了!

「可能是遭遇了什麼,不然怎麼會被當成奴隸押解回京?」夏贏澈平淡的說,他無意間看向一旁的君聖煜,見他似乎若有所思。沈琛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說:「其實在南國,七王和公主的關係不錯,雖然總見他們打打鬧鬧,但……他會不會喚起公主的記憶?」沈琛的話讓君聖煜喝茶的手一頓,其他人也是一愣,唯有君聖彥的思路和他們不在一個頻道,竟然起了興趣!

「沈琛,你說他們關係不錯,怎麼個不錯法,跟本王講講他們怎麼認識的!」沈琛聽了他的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真是無語!突然,君聖煜重重的放下杯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臉震驚,也嚇到了其餘四人!

「皇兄你怎麼了?」

「皇上,可是臣說錯了什麼?」沈琛看著他問!

「皇上……」歐陽恪也試圖去問他,但君聖煜只是一臉的震驚不平靜,夏贏澈倒是很平靜!

她,真的失憶了嗎?失憶了怎麼會救下鳳傾城,失憶了怎麼會……帝璽!難道是帝璽出了問題?

就在這時,他們身後的房間里傳來了一陣驚呼:「啊!」

「小妹!」

「公主!」

五人一同衝進了房間,然後就見靈雪驚魂不定地坐在床上,眼裡算是驚恐,一身冷汗!他們急忙上前去看,君聖煜坐在她身後攬著她靠在自己的懷中,柔聲道:「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沒事,哥哥在呢!」他一下一下地輕輕拍著靈雪,給她安慰,靈雪雙眼獃滯地靠在他懷裡,也不說話,只是聽到君聖煜的話后,淚水就像決堤的江河一般流淌,君聖彥坐在她面前,看著她的淚水心疼地給她擦乾,而眾人突然聽到靈雪一句令人震驚的話:「你是誰啊?」

「小妹你……」君聖彥的手停在半空,驚訝地看著她!

「公主……」歐陽恪和沈琛也是奇怪,難道又失憶了!

「大哥,封霽,他們是誰啊?」靈雪奇怪地問,君聖彥歐陽恪和沈琛都蒙了,叫大哥知道是叫君聖煜,但封霽是誰?雖然他們不知道,但君聖煜可是一清二楚,當聽到封霽的名字時,君聖煜就知道了,只是他沒有想到,封霽竟然是……沈琛,天界十二將之首封霽,是天界第一神將,與手下的十一將並稱十二將,他們一直守衛著鳳凰神殿,守衛著曦和殿下!也是因為曦和在天界有著不凡的地位和天帝的寵愛,所以在她向天帝提出要他們守護時,天帝才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把十二將派到鳳凰神殿!

「封霽?小妹你在喊誰啊?」君聖彥一臉懵,可就在這時靈雪突然暈了過去!「小妹小妹……」這一暈倒嚇壞了他們,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她,君聖煜差點把太醫喊來,可他剛要開口,靈雪竟然又奇迹般地醒了,只是雙手揉著腦袋,在看到他們奇怪的眼神后,便問:「我……臉上有東西嗎?」「沒……沒有!」君聖彥有些結巴了,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他們還沒有問清是怎麼回事,外面就傳來手下人的聲音:「啟稟皇上,吉時已到,王爺讓奴才來告知您一聲!」「知道了,去告訴皇叔,朕隨後就到!」「是,奴才告退!」外面沒了聲響,他們便知道那人走了,君聖彥看似還有什麼話要說,但君聖煜率先出口:「小妹,不是要看你君明哥哥成親嗎?我們走吧!」靈雪一聽這個,瞬間來了興趣,在君聖煜的照顧下下床穿鞋,開心的拉著君聖煜就往外走!

「皇帝哥哥快走,要不然就趕不上了!」「你慢點!」君聖煜寵溺地看著她說,隨後看向君聖彥他們,「走吧,吉時已經到了,讓所有人等著不好!」「可是皇兄,小妹她……」君聖彥還想說什麼,就被君聖煜一個眼神給鎮住了,立刻閉了嘴,不再言語,他只是有點擔心靈雪,因為沈琛曾經說過,靈雪從小便患有頭痛症,時常頭痛得暈過去,原本以為沒什麼事的,只是今天見到她這個癥狀,才知道有些嚴重,嚴重起來好像有些神志不清!

大堂上已經賓客滿座,新娘已經在媒人的攙扶下進了門,君聖煜他們出來的時候正好趕上!

「參見皇上,彥王,公主殿下!」

「都平身吧,今日是明王爺大婚,諸位不必拘禮!」

「謝皇上!」眾人起身,然後就聽見一個童真的聲音!「君明哥哥今天好漂亮!」眾人抬頭都在尋找那個聲音的主人,然後就看到皇上的身邊站著一位傾城絕色的美麗女孩,她的笑容好像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那樣明媚燦爛的笑容,心情都會好吧!都在猜測著:這位就是剛回國不久的小公主吧!

「小公主好可愛啊!」不知是誰忍不住發出一聲讚歎!

「聽說皇帝陛下很寵愛小公主,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本公子若是有這樣一位可愛的小妹,也會忍不住多寵愛她一些!」

……

君聖煜聽著周圍的聲音,有些不爽,他後悔帶她來了,他的妹妹這樣出塵脫俗,怎麼能讓這些凡夫俗子接觸,君聖彥何嘗不這樣想,他那表情比起君聖煜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比君聖煜還臭!

君聖煜雙手搭著靈雪的雙肩,極其溫柔的聲音讓所有人震驚:「小妹,今天是你君明哥哥的大婚之日,你等會兒要乖乖待在皇帝哥哥身邊,不許亂跑知道嗎?」「嗯!」靈雪笑著乖巧地點點頭,君聖煜又忍不住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腦袋,隨後拉著她入座,君聖彥看到靈雪這樣乖,忍不住上去捏捏她的小臉:「小妹你好可愛啊!」

「不要捏我的臉!」靈雪有些炸毛了,但在君聖彥眼中她是那樣的可愛,不和她計較!旁邊的君明看到后,忍不住失笑出聲,心想:還是和以前一樣!

所有人對這位小公主都是很喜歡,但有些人就不是了!

當華雙看到靈雪時,先是憤怒,聽到了靈雪的身份后,又是震驚,接下來就是滿腔的恨意,就在這時,從後堂出來一位面容姣好的妙齡少女,南風珊,哦不,現在應該叫君珊了,昊王唯一的女兒這個身份還有父王的寵愛,讓她在王府里地位可觀,不可一世,可是當她看到靈雪時,笑容僵在臉上,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她,指著靈雪出口就是不堪的言語!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昊王府門前早已布置好,大紅綢緞掛滿,送禮的人來往不絕,都是雲都的達官顯貴,每人一份請柬方可進入!

「吏部尚書姚大人送綾羅綢緞十匹,珍珠翡翠一盒,外加深海夜明珠一顆!」

「兵部侍郎裴大人送紅珊瑚一株,錦緞十匹!」

……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

「同喜同喜,照顧不周,裡面請裡面請……」

「昊王爺剛回雲國,小王爺就娶妻,可謂雙喜臨門哪!」

「哪裡哪裡,展大人裡面請!」君昊滿臉笑容地迎賓,華雙這位昊王妃也裝扮整齊站在他的身邊,氣質上盡顯王府當家主母的風範!

這時門口高呼:

「夏侯爺,夏世子到!」君昊一聽,親自出門迎接!「夏侯大駕光臨,本王這王府可是蓬蓽生輝啊!」「昊王爺這一回來就把小王爺的婚事辦了,本侯可是傷心了,本侯還想著言沁這丫頭給本侯當兒媳婦,如今倒是被你這兒子捷足先登了,唉……」夏侯一臉的惋惜和生氣,夏贏澈倒是說:「爹,言沁心裡只有君明哥,再說了,我可不想那麼早成親!」

他這話引得眾人啼笑皆非,夏侯爺一臉的恨鐵不成鋼,昊王爺笑著說:「澈兒大了,你也別太擔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就由著他們吧!」「唉!」

華雙笑著拉著夏侯夫人的手,說:「妹妹也來了,一別數年,如今可好啊?」「勞姐姐掛心,一切都好,倒是姐姐和王爺,在外多年,辛苦了!」

兩人看著他們的夫人相處融洽,都是很欣慰的,唯有夏贏澈,看著他這位繼母的臉就不高興,若是當年母親沒有出意外,這侯爺夫人的位子能輪到她一個妾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