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怪了,搞不懂他是怎麼想的!」

…….周圍各種議論,都是想不明白一個一流高手為什麼會選擇幫助孫家。

二流家族開的價格不香嗎?

而且以目前中山裝男子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他這種身手的,即便是一流家族之中有會被人爭搶。

真不知道這個孫家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我孫振威還從來沒有怕過誰!老牌的一流高手有什麼用,不還是寸步難行嗎?」

原來,中山裝男子的本名叫做孫振威,當他看到陳宇航輕視的目光以後,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是升起了濃烈的戰意。

「是嗎?那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陳宇航被孫振威的言語激怒,目光一寒,直接朝著孫振威沖了過去。

「碰!」

孫振威一手前擋,將陳宇航的拳頭格擋了下來,同時,他的手猶如靈活的蟒蛇一般,纏繞著陳宇航的手臂向著他的肩膀打了過去。

「什麼?」

陳宇航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孫振威的招式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尤其是那手,就真的好似蟒蛇一般靈活,很難牽扯下來,想要掙脫,但是卻也沒有什麼辦法。

「蛇形纏繞!」

孫振威一聲怒吼,手掌卻是詭異地朝著陳宇航的身上打了過去。

「嘭!」

一擊落下,陳宇航只感覺自己的身體遭受到了重創,如同被一輛疾馳的轎車撞倒了一般。

「嘭!」

又是一陣巨響,卻是整個擂台都在震動。

陳宇航這樣的老牌高手,竟然是承受不住孫振威的一掌,就這樣敗下陣來。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大眼瞪小眼地盯著擂台的中央。

他們想過有可能會有一場激烈的戰鬥,有想過會打成平手,但是沒有想到陳宇航會這樣輕而易舉地就被孫振威給擊敗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當然,不光是圍著擂台在觀看的眾人覺得驚訝,就算是在包廂之中看戰況的四大家族和三大地下勢力也都驚呆了。

秦穆然坐在椅子上,淡淡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別人看不出來,但是已經實力到了化勁之境的秦穆然卻是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這個孫振威,不光修鍊了武術,同樣的,他還是一個異能者!

剛剛那一掌看起來像是純粹的武術攻擊,但是秦穆然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其中摻雜著的異能!

若不是他之前跟異能者接觸,交手過不少次,還就真的很難發現。

都說了,今年的五年大比的擂台賽會有不少的小魚兒跳出來,這才剛剛開始,孫家就主動冒頭了。

不過這樣也好,中海的各大家族太多了,正好趁著這一次的機會將這些渾水摸魚的人全部都拎出來!

「嘯哥,通知下去,讓人關注一下這個孫家!」

秦穆然看著身旁坐著的劉嘯,說道。

「啊?然哥,這個孫家怎麼了?」

劉嘯沒明白秦穆然這個是個什麼意思,愣了愣問道。

「我感覺孫家有點問題,你讓蘇青竹派龍爪過去好好查一查!如果真的有問題,不要打草驚蛇,將消息先告訴我!」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是!」

劉嘯點點頭,說著便是拿出手機,開始出去撥打電話。

擂台上,孫振威這匹黑馬一下子就進入到了大家的視線之中,而孫家則是在剎那成為了熱門!

三流家族直接躍居成為了二流家族!

這也太快了吧!

而且看孫家這個架勢,難不成,他還想要成為一流家族?

不少的人心中都有了這樣的猜測,如果實力強大,從三流家族一夜之間晉陞為一流家族有不是不可以!

「孫家,孫振威勝!」

錢程率先緩過神來,拿著話筒宣佈道。

「下面,我代表孫家,想要挑戰一流家族!有哪個家族敢應戰!」

這時候,孫振威不咸不淡地看了一圈,緩緩地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安靜的連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都能夠輕易都聽清。

原本他們都在猜想,可是誰知道孫振威連謙虛的話都不說,甚至連掩飾都懶得掩飾,直接明目張胆地挑釁了起來。

「這…..然哥,還就真的被你說中了!」

劉嘯打完電話,沒過多久,手機上便是收到了蘇青竹率領的龍爪查到的信息。

這孫家,果然背後有一個勢力在支持!

難怪敢在這次的地下擂台上如此猖狂,看來是有恃無恐啊!

「嘯哥,跟小風說,讓他們紀家派一個一流家族試試他們的底!」

秦穆然盯著擂台上不可一世的孫振威,說道。

「好!」

劉嘯點點頭,這件事,目前還不能聲張,不過以紀凌風和秦穆然的關係,也不怕他會說漏嘴。

紀凌風自然是信的過的,而且與龍鱗也是堅定的盟友關係。

當然,劉嘯知道,這裡面都是紀凌風看在秦穆然的面子上面。

「我來!」

紀凌風接到信息以後,當即便是派了一個紀家扶持上來的一流家族曹家上場。

曹家派出手的則是一名一流高手巔峰,觸碰到宗師之境門檻的高手。

孫振威看著曹家的這名高手,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有些忌憚。

雖然他還沒有出手,但是光從對方身上不由自主散發出來的氣勢來看,絕對不是一個弱者!

甚至可以說,比他還要強! “若曦,你是我的信仰!”

趙小川看着身後李若曦顯現出來的身影,喃喃自語道。

那虛影衝着趙小川微微一笑,似乎在迴應着他,隨即眼睛轉向痛苦的李若曦,伸手向前一指。

一道藍色的光線射到李若曦的眉心,原本正在慘叫的李若曦聲音漸漸小了下來,臉上的猙獰也消失不見。

“信仰境,嘎嘎,第十世現在你已經到達了信仰境,快點來救我!”

骷髏大聲喊道,頭頂上已經被被烈火燒出了幾條裂縫,眼中的鬼火也黯淡不少,彷彿隨時會熄滅了一般。

趙小川並沒有動作,而是握了握拳頭,自語道:“這就是信仰境?這就是我的力量麼?”

說完,他眼中光芒一閃,額頭的天眼被打開,鬼璽浮現在他的身前,背脊處出現一條發光的龍骨脊柱。

同時黑煙滾滾,一道道玄奧的花紋從天眼處蔓延開來,不一會兒遍佈了他的全身各處。

“如此強大的輪迴之力?不愧是第十世!不過你身上另一股力量又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感到一股厭惡的氣息呢?”骷髏驚歎道。

骷髏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幽幽的傳來。

“這是詛咒之力,是我這個時代的產物!”牧童笑道:“感謝你的協助!”

骷髏看着原地孤芳自賞的趙小川和微笑的牧童,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直到他注意到葉楓的慘叫聲停止,渾身包裹着一層火焰顯現在他的面前時,他立刻反應了過來。

這是一個陰謀,一個葉楓、牧童,還有趙小川三人一起聯手製造的陰謀,目的就是爲了讓骷髏主動幫助趙小川成爲信仰境的強者。

“啊!第九世,你又和當年一樣算計我?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家有間萬事屋 骷髏憤怒的叫道。

不過牧童冷哼一聲後,骷髏憤怒的吼叫聲立刻又變成了慘叫。

“放心吧!系出同源,我是不會傷害你的!況且之後的輪迴大計若是少了你,我們也根本就行不下去!”牧童看着慘叫的骷髏,淡淡說道。

“騙子,騙子!啊!第九世,你這個大騙子!你,不,你們!我詛咒你們會遭到報應的!”

骷髏顯得十分的氣憤,不僅咒罵着牧童,還將趙小川和葉楓帶了進來。

牧童微微皺眉,但隨即舒展眉頭,似乎並不在意,但三昧真火的顏色已經完全轉變成了深紫色。

葉楓嘆口氣,自語道:“詛咒?這個貴族學校本身就是個詛咒,這個世界也是個大詛咒!已經沒有什麼詛咒可以讓我更加絕望了!”

趙小川看着懷中的李若曦,撫摸着她的臉龐,輕語道:“爲了若曦,詛咒又算得了什麼呢?”

骷髏看到三人的表情,怒不可遏,所謂的‘詛咒’若是他沒有被困住,自然可以施展出來,但現在的他也不過是打打嘴炮罷了,而牧童也正是清楚這一點,所以才表現出不在乎的天態度。

然而當骷髏的話語說完兩三秒後,陡變突生。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八聲連續的爆炸聲從他們的頭頂響起,幾人擡頭,驚訝的發現之前懸浮在自己頭頂的光圈向着四周擴散開來,漸漸地消失不見。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有人已經打開了輪迴封印的通道,已經到達本源輪迴碎片的中心麼?”牧童驚訝地喊道。

“臥槽,居然真的應驗了!莫非我的力量沒有消失掉?”骷髏也被天空的異象嚇了一跳,驚呼一聲,但隨即狂笑道:“哈哈,第九世,第十世,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力量,你們都給我永遠墮入絕望的深淵吧!”

“聒噪!”牧童大喝一聲,伸手在空中發出一個奇異的字符。

字符快速地飛到骷髏的額頭,狠狠地印在了上面,骷髏聲音一頓,閉上了嘴巴,然後隨着三昧真火的消失也隨之消失不見。

“他去了什麼地方?”趙小川插嘴問道,他有些在意骷髏,更好奇骷髏的真實身份。

因爲剛纔牧童傳音告訴他計劃時,只說了‘有辦法’卻根本沒有提‘骷髏’任何信息。

“我把他封印起來了!”牧童眼睛望着天空,快速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等這裏的事情結束了!我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的!”

趙小川愣了下,微微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快看!那是什麼?”

正當此時,葉楓忽然驚叫道,語氣中充滿了震驚。

趙小川回頭望去,驚訝的發現在之前光圈存在的地方竟然出現了八口巨大的黑洞,相互在天空中不斷地轉頭着,而隨着時間的過去,一幅幅畫面出現在三人面前。

“快看!那是蘭天,他和萬副院長在一起?真是奇怪,據說兩人一直不合,怎麼現在有似乎關係不錯,難道說兩人之間達成了某種協議?”

葉楓看到一個黑洞中形成了畫面,皺眉說道,眉宇間充滿了凝重。

“諸葛第一?這個女人居然還活着?恩?她居然和軒轅家的人在一起了?而且李文淵和安希俊也在她的身旁?這下子糟糕了?”牧童的眼睛瞥了一眼趙小川,心中暗道。

八個黑洞,八幅畫面,凡是在輪迴之地的御鬼士們都顯現在三人的空中。

葉楓和牧童越看越心驚,而趙小川則目光鎖定在兩幅圖上,準確的來說是兩幅圖中的人物上面。

“大寶?舟舟?他們果然也進來了!”趙小川自語道,眉宇間充滿了憂愁。

他有些擔心!

他知道本源輪迴碎片對於御鬼士或者各方勢力來說是多麼的重要,所以他清楚之後搶奪過程中必定是十分慘烈的。

在這種局勢下,他單單是自保都成了問題,想要保護大寶和蔣舟舟都成了問題,而且最關鍵的一點是兩人現在根本都不信任自己。

“大寶不用說了,對我充滿了誤解,認爲是我奪走了他的龍骨!而舟舟那邊也比較糟糕,自身被黃大師附身,想要讓他清醒過來有難度啊!”

正當趙小川思考着,如何不讓兩人受到傷害時,天空中再次發生了變化。

只見天空中的八副圖案相互間慢慢地連接在了一起,構成了一副更加龐大的畫面,而畫面中的衆人似乎也相互間看到了彼此,臉上充滿了震驚、警惕之色。

只不過當圖畫蔓延開來後,一團黑色光圈依然懸掛着空中,畫面的最中心處,靜靜地懸浮着。 曹家的高手名叫曹正淳,他看著眼前的孫振威,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凶戾。

就在剛才,紀家的大少紀凌風告訴他,讓他來測一測孫振威的底子。

懷疑他的身份有些可疑,想要他出手。

曹正淳走上擂台,接二連三勝利的孫振威已經是底氣十足。

雖然眼前的曹正淳在他看來實力有些強大,但是孫振威覺得與曹正淳還是可以一戰的。

一流高手巔峰又如何?又不是不能一戰!

他形意拳從來不懼任何戰鬥。

「沒想到你竟然有膽量挑戰我們曹家!」

曹正淳看著孫振威,淡淡地笑道。

清宮嬌蠻:皇上,請放開手 「曹家又不是不能夠挑戰!再說了,遊戲規則在這裡,有能者得之!」

孫振威說的一幅理所當然的樣子。

曹正淳看著孫振威這個樣子,目光越發的寒冷。

「雙發那叫一個激烈,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火藥味十足了!至於孫家能不能再這一次的擂台賽中創造出一個奇迹呢?我們拭目以待!」

「比賽,現在開始!」

錢程用手拉響了鈴鐺,鈴鐺聲響傳向四周。

「那我就來討教下一流高手巔峰的實力。」

孫振威戰意十足地看著曹正淳,道。

「大可過來。」

曹正淳淡淡一語,但是目光之中卻沒有任何的小覷。

別看孫振威只有一流宗師的實力,但是他的戰力,即便是曹正淳有不敢粗心大意。

尤其是這個時候,還是為了家族的利益而戰,曹正淳定當會拿出百分之百的戰力來。

「形意,龍行步!」

孫振威率先出售,一步踏出,如游龍出海,三下五除二,便是來到了曹正淳的面前。

曹正淳眼睛微眯,目光始終都盯著孫振威,在竭盡全力地看清孫振威的路線。

「虎鶴雙形!」

孫振威來到曹正淳的身前,迅速變換,一記虎鶴雙形卻是朝著曹正淳打了過去。

曹正淳站在原地,不為所動,甚至連反抗的心思都沒有。

「天罡功!」

曹正淳一步踏出,立為馬步狀,全身的氣勢在剎那間爆發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