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你緊張的,你比你大姑丈還要緊張。」席桂花滿眼溢著溫柔,笑道。

「大姑丈這也是關心你,你呢,好好聽話。」

「醫生說我可能會在這兩天生,到時你們要是有空的話,就多留一段時間吧!」

「會的。」

席錦琛帶著俊哥兒,席建立帶著小檸檬,大家一塊說說笑笑,郭老爺子看到這麼快的娃娃,慈目又忍不住往席桂花大肚子掃了一眼,非常期待席桂花生出來的孩子,也跟小檸檬和俊哥兒一樣可愛。

唐小芯掃了一眼,沒見著郭彩雲。

隨口就問了席桂花。

「她呀,就說要出去幫我打水,到現在還沒回來。」

「那我找去她。」

「麻煩你了!」 緋聞老婆玩夠沒 席桂花說。

「這沒什麼。」

到了打開水處。

郭彩雲就杵在那,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她都站在郭彩雲面前老半天了,她也還沒發現。

唐小芯只能好喊了她一聲。

聽到熟悉的聲音,郭彩雲抬頭,一看是她,「表嫂你回來了!」

「你怎麼啦?」 郭彩雲又低著頭,不吱聲。

唐小芯目光蓄滿了耐心與溫柔,摸了摸她腦袋,「你是不是覺得大姑媽懷孕了,就把你給忽視了?」

「……」

其實她都已經聽甘淑英說了,這一陣子大家也其實也圍席桂花轉,可都是因為席桂花年紀大,又要生孩子,而郭洪亮又是頭一次當爸爸,郭家又剩下郭洪亮一個孫子,郭老爺子也是緊張。

席桂花自然也是想著平平安安生下孩子,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要是忽略了郭彩雲,這也是難免的事。

「其實大家都還是一如既往地疼愛你的,只是你現在長大了,你也懂事了,大家的注意力就要放在,大姑媽肚子里的孩子身上,當然,最小的孩子,往往都是備受父母關愛多一些,但在心裡,你們都是一樣,不分彼此。」

「我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郭彩雲眼眶裡湧現了閃爍璀璨的淚光,無助地望著她。

「沒錯,你不是姑丈的親生女兒,可姑丈待你,就跟親生女兒無疑了,這些我不用去細細說給你聽,你自己也是感覺到的,不是嗎?」

「……」她不出聲,也知道自己剛才說錯了話。

如果剛才的話,要是讓爸爸聽見了,不知道有多傷心了。

「等大姑媽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我相信姑丈對你更好。」

「真的?」

「嗯!」唐小芯觸及她一雙沉默信任的眸子,她便對郭彩雲很肯定地點了點頭,「你信表嫂嗎?」

「信!」郭彩雲毫不猶豫地回答。

「你呢,也長大了,都快十五六歲了,你自己呢,已經是一個大姑娘家了,再過過幾年,你也是要嫁人了,你現在呢,還跟小孩子一樣,也不怕人笑話你!」

「表嫂……」一時之間,郭彩雲忘記了心裡的愁意與苦澀,轉而臉上浮現了害羞的神色。

「你是大姐姐,你要大度一點,你換一個角度去想,你小的時候,那麼多人疼你,現在你大了,弟弟或妹妹還這麼小,你是不是覺得該與你小的時候一樣,有那麼多人疼弟弟或妹妹呢?如果要是沒人疼弟弟或妹妹,那不是很可憐了嗎?你想看到你媽媽辛辛苦苦,為你生下與你血脈相連的親人,就這麼不受人疼愛?」

「我沒有這麼想。」她說的話,自己也有設身處地去想了。

她做不到對一個這麼小的孩子這樣。

渺渺煙雨任平生 而且捨不得,也心疼。

「你沒這麼想,表嫂最高興了,」唐小芯還說:「我也知道現在心裡一時之間接受不了,以後慢慢地,你就會適應了,說不定你以後還會跟你爸爸媽媽,一起寵溺你弟弟或妹妹呢!」

「……」是這樣嗎?

看著她疑惑的雙眸,唐小芯莞爾一笑。

在會病房時,唐小芯也是見她心情好了些后,她才問郭彩云:「你之前不是特別高興你媽媽懷孕,也能接受孩子,你怎麼就突然變了?是不是你身邊的朋友或同事,跟你說什麼?」

「我……」郭彩雲臉上出現了猶豫。

「不可以說給我聽嗎?」

「也不是。」

唐小芯靜靜地看著她。

「是嬸嬸說的。」

「嬸嬸?哪個嬸嬸?」她要是知道對方是誰,她非要把對方喊喊罵一頓。

「就是張家的嬸嬸。」

「她無緣無故跟你說這些幹嘛?」聞言,唐小芯面色一沉,眉梢間透著薄涼。

當初她把彩雲和大姑媽的戶口遷出張家,費了很大的勁,現在張家的人倒好了,還敢來招惹他們。

是不是皮痒痒了?

要是這樣,她倒是不介意去抽幾大嘴巴子。

「我……我也不知道。」其實她何嘗不知道呢,就是張家嬸嬸知道她媽媽懷孕了,就想著現在的爸爸還會冷落她,張家嬸嬸還想讓她回張家去。

「彩雲!」唐小芯突然步伐一頓,眉眼間透著一絲嚴厲看著她:「有些人心地就是不好,一旦看見別人過得幸福了,他們就會恨不得去攪局,巴不得別人過得跟他們一樣不幸福,他們才會覺得心裡平衡。」

「當初你和你媽媽在張家,過的都是什麼日子,你現在還記得吧!」

「記得。」郭彩雲低著頭,小聲答了她。

「你再想想你自己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兩者相比較之下,你覺得在哪家過得舒心?」

「當是在郭家,爸爸爺爺對我都很好。」

「那你現在知道,他們張家是什麼居心了吧!」

郭彩雲還是低著頭,不吱聲。

「他們就想著把你從你媽媽身邊搶走,然後呢,就是用你來要挾你媽媽,從此以後,你媽媽就會為了他們一家子奔波,不會再有什麼幸福小日子可言了。」唐小芯又接著:「表嫂不是在嚇唬你,更不是危言聳聽,我是為了你好,你以後,要遠離他們張家,不要聽他們胡說八道。」

「我知道了。」這次她也知道錯了。

「你千萬不能讓你媽媽傷心,你還記得當初大姑媽嫁給姑丈時,很久都還沒生孩子,害怕你不能接受,現在她年紀也大了,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她不僅僅是為了姑丈,為了郭家,她還是為了你,她也是想著以後老了,走了,你還有一個親人陪著你,還有一個家在等著你,想著你以後在婆家受了委屈,還有一個親人為你出頭,為你出氣,你明白嗎?」

「我明白了!」說著,郭彩雲忍不住哭出聲。

見狀,唐小芯溫柔抹去她面頰的淚珠,「乖,不哭了,等一下回去,大姑媽和姑丈要是看見你眼睛紅紅的樣子,肯定又會心疼你了。」

「嗯!」郭彩雲雖然是點頭答應了她,眼淚還是持續掉落。

唐小芯陪著她,老是站在走廊上也不好,她就拉著郭彩雲坐到走廊的木椅子上。

直到了十多分鐘后,郭彩雲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后,她第一句話就是跟唐小芯道歉。

「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你也不用對大姑媽他們說,你只需要在往後的日子裡,對弟弟或妹妹好一些,你還要記得,與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才是最值得你付出的。」 等唐小芯與郭彩雲回到病房,由於唐小芯去的時間也有點長,所以在她們一踏入病房,所有人的目光一致都看著她們。

郭洪亮是第一個發現郭彩雲有點異樣,仔細觀察后,發現郭彩雲的眼珠子是泛紅的。

忙不迭問:「彩雲你這是怎麼啦?是不是誰欺負你了?你跟爸說,爸去給你討回公道。」

「爸,我沒事,我剛才就是……」郭彩雲想到了唐小芯勸自己的話,她不知道該怎麼對跟郭洪亮說,自己又不能對郭洪亮撒謊,她無措朝唐小芯看去。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姑丈,彩雲沒事,她就是想到弟弟或妹妹,很快就出來跟她見面,她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姐姐能不能當得好,她就是擔心。」

聞言,郭洪亮信了,無所謂地唉了一聲,「這沒什麼。」他安慰地摸了摸郭彩雲的腦袋,「這種事情以後慢慢學就行了。」

「嗯!」望著郭洪亮眼中的溫柔與寵愛。

不自覺中,她想到了自己之前惦記著的問題,顯得自己特別愚蠢。

也幸好表嫂開導了自己。

到了晚上,唐小芯就在自己原先住的房間住下了。

兩個小傢伙也玩得很嗨,吃了晚飯後,馬上就困了,各種鬧騰,最後兩個人揉了揉眼睛,悻悻地賴在唐小芯的懷裡,誰抱都不要。

把孩子哄睡著了。

她收拾了下自己,見席錦琛與席建立在院子里談話。

她便就過去,掉頭回去睡覺。

第二天,唐小芯一醒來,自己身邊的人,一身的酒氣,唉了一聲,揉了揉額頭,她爬了起來。

小檸檬和俊哥兒準時醒了,嗷嗷待哺。

餵飽他們后,唐小芯把孩子都交給了甘淑英,她就給席錦琛泡了一杯白糖水。

喊他醒來喝了后。

再讓他繼續睡。

到了外頭,甘淑英與她說起,席建立和席錦琛、以及她家的張大鵬,三人喝了不少酒。

接著,甘淑英偷偷地問她:「小芯,席秋怡的男人是不是出事坐牢了?」

「你家大鵬跟你說了?」

「沒有,就是他們喝酒的時候,席老爺子說了,我就剛好聽見。」

「嗯,是坐牢了。」

甘淑英驚異不已,「我之前大概聽桂花姐提了一句,說情況不定,沒想到,宋多金真坐牢了,席秋怡怎麼辦? 撩愛成癮:帝少寵妻夜夜忙 她現在還在城裡吧!她那脾氣和性格,會不會想著跟宋多金離了?」

聞言,唐小芯忍俊不禁,甘淑英還真是了解席秋怡的性格啊!

為了滿足甘淑英的好奇心,她只有將事情的大概告訴了甘淑英。

甘淑英聽了之後,難以置信,「我覺得席秋怡性格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肯定是改不了的。」

「不管她能不能改,要是犯錯,我可不會留她。」唐小芯還說:「不過我覺得她呢,還是知道眼前的狀況,會收斂自己的性格,這也夠了!只要她的事,不麻煩到了爺爺,一切都好說。」

「你知道你家那個為什麼喝這麼多酒嗎?」

唐小芯沉思了下,語氣盡量在控制,讓別人聽起來很平靜,「估計是我爺爺哭了吧!」

甘淑英詫異看著她,「小芯你還真是料事如神,可不是你家老爺子哭了,錦琛心裡也不好受就喝多了。」

「沒事,過兩天就會好了。」

到了中午,席錦琛醒了。

聞著自己一身的酒氣,連小檸檬和俊哥兒都不要讓他抱。

等他整理好出來。

唐小芯就在沖涼房門口等他,目光柔和,笑容溫柔。

席錦琛把自己擦頭髮的毛巾遞給她。

唐小芯接了,轉放一旁。

席錦琛默默地回了房間。

唐小芯跟著。

她剛踏入房門口,他就說:「爺爺是心裡發苦,也覺得我們辛苦了。」

「爺爺心裡發苦,是覺得宋多金坐牢嗎?」

「一半一半,老人家就算是再不喜歡秋怡,可畢竟還是席家的人,他也是想著家裡人平平安安,而且……」席錦琛猶豫了下,「媽也在他面前哭了幾回了,還指責爺爺,說狠心,不願意救人,爸也在旁邊,就這麼看著。」

「他們兩個也太過分了吧!」唐小芯不悅說道。

「是很過分。」

唐小芯想了下,「看來我回去之後,非要讓秋怡出面說說你媽不可。」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個老人家能辦得到,偏偏杜美華就喜歡為難人。

好啊,你喜歡為難我在乎的人,那她就為難杜美華在乎的人。

這很公平!

席錦琛看她一眼,他就已經知道她在想什麼,「唉,這件事我媽還是拎不清楚狀況,你也別跟她計較了,秋怡最近也懂事了。」

她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你放心,我不會很為難她,我只會讓她自己去說說你媽而已。」

杜美華就只疼席秋怡這個女兒,要是席秋怡說了杜美華,杜美華還不得心疼死了。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夠給爺爺出氣了。

「不用了吧!這件事我親自跟媽說一聲吧!」

「你是動手抓宋多金的人,你覺得你媽會聽你說嗎?她根本就不怕你。」唐小芯沒好氣說他。「我知道你現在是心疼秋怡,覺得她懂事了,可是對付你媽,就得要用她,而且她一說你媽,你保管會安分一段時間。」

「好,聽你的吧!」他覺得還是讓她來,以免她到最後她親自出馬。

永和鎮,離家裡不遠。

不到一個小時,唐小芯她給城裡打電話,附近打電話地方是與她店子不遠處。

席秋怡一聽完唐小芯說的話,她就說了,這件事馬上就辦。

過不了多久,杜美華就在那頭被女兒訓斥,都感覺兩個人的身份顛倒了一樣,杜美華最後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席秋怡把人說了一通,回頭又給唐小芯電話,讓她再有什麼事再給自己打電話。

唐小芯高興了不到一個小時,席桂花就要生了。

他們急忙忙地趕到醫院時,郭洪亮驚慌失措在走廊里來來回回。郭彩雲站在角落裡,惶恐的紅著眼。郭老爺子像個無助的老人,干坐著。

「怎麼樣?」

郭洪亮一聽到熟悉的聲音,抬眼看著他們,「小芯,醫生說,孩子頭太大了,桂花的年紀也大,要剖腹產,我都不知道這個會不會有危險,我害怕,我……」到了最後,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姑丈你不用害怕,剖腹產就剖腹產,大姑媽和孩子都會沒事的。」唐小芯哄著郭洪亮先去把做手術室書給簽了,早點簽了,席桂花就多了一分安全。

「真的嗎?」

「真的。」

「好,我……這就去簽了。」

席建立看著唐小芯的眼神,蓄滿了焦急與擔心。

他與郭老爺子做到了一起。

席錦琛負責照顧兩個孩子。

唐小芯一看郭彩雲面頰布滿了淚痕,她上前抱了郭彩雲,給她力量,「沒事的,都會沒事的。」

「嗯!」郭彩雲雙手緊揪住了她的衣角,頭埋在了唐小芯的肩上。

郭洪亮簽了字,大家都在外面足足等了快三個小時。

小檸檬和俊哥兒兩個人又開始鬧了,要睡覺。

無奈之下,唐小芯就先讓席錦琛帶著兩個孩子回去。

自己留在這邊幫忙。

席錦琛前腳剛一走,後腳給席桂花動手術的醫生出來了。

「母子平安,孩子八斤八,意頭很好,就是辛苦了媽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