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逸.我、我願意臣服你.」冰峰學院院長.全都哆嗦.長劍咣當一聲.掉落在地.雙膝一軟.在所有人面前.第一個跪了下來.

PS:欠五章.記個數.補更會標明 冰峰學院院長一跪.一股絕望的心情.頓時如同瘟疫一樣.蔓延開來.

一個個宗門宗主.面色慘白.瑟瑟發抖.

平時都是別人跪他們.現在他們為了活命.卻要去跪秦逸.

這種心理落差.簡直要讓他們崩潰.讓他們發瘋.

「秦逸.只要你不殺我.我願意做牛做馬.做你的奴隸.」冰峰學院院長.絲毫沒有之前咄咄逼人.囂張跋扈氣勢.整個人滿臉諂媚.

但是他的心裡.現在卻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恨.

強烈的恨意.從他心底.不斷升騰出來.


噗.

噗.

一連串的聲音.又有六七個宗門宗主.跪了下來.垂著頭.都不敢朝秦逸望上一眼.

鳳家女 .全身魔氣森森.殺氣滾盪.讓在場這些人.牙齒撞擊.打顫.

「秦逸.我就不信.你敢把我們全部殺光.」五蘊府府主.猛一咬牙.鼓足勇氣.站了起來.「你要我們歸順你.我可以答應這麼做.但是你要我向他們那樣跪下來.想都別想.」

五蘊府府主瞪著眼睛.怒火熊熊.死死盯著秦逸.

面前空氣.風雲變幻.發出烈烈響聲.

「剛剛太乙道宗主.驚龍學院院長的下場.你都看到了.卻還敢在我面前叫囂.」秦逸目光一凝.殺機大盛.「那就如你所願.死吧.」

秦逸一拳打出.就是絕殺.

五蘊府府主甚至沒有來得及抵擋.就被無數重拳轟中.全身布滿觸目驚心的裂紋.一塊塊肉塊.隨著鮮血.從身體上打得分裂出去.

眨眼功夫.五蘊府府主.全身皮肉大筋.全部被打得飛到千丈遠的地方.撒了一片.只剩下一副骨架.還站在原來的地方.

片刻之後.一陣轟鳴.骨架崩塌粉碎.無數真氣.傾瀉而出.震得地面都碎裂開來.

巨響聲.如同催命鼓點.讓在場其他宗主.再沒有一絲反抗的念頭.

他們此刻.暴血狂神丹的藥效.也都全部過去.身體虛弱無比.體內殘存的真氣.只能勉強維持他們行動.就算一擁而上.在秦逸面前.也都只是一團團任意揉捏的麵糰.

「我願意臣服.」

「我也願意臣服.」

「我絕對不會反抗你.只求你能饒我們一命.」

一個個宗門的宗主.跪了下來.朝秦逸低下他們高貴的頭顱.

這個場面.就算是皇無極看到.恐怕也會無不驚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御風大陸上.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能讓這麼多宗門的宗主.俯首稱臣.

「秦逸.求求你.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雖然我們之前利欲熏心.但是我們現在見識到了你的力量.明白了我們原本的想法.是多麼愚蠢.求你了.只要你能饒了我.我就是你最謙卑的僕人.你要我做什麼.我就會去做什麼.」冰峰學院院長.連連磕頭.額頭上一片血肉模糊.每一下.都在地上砸出一個深深血印.

其他宗門宗主.雖然心中不甘.但是之前五蘊府府主這些人.都已經標明了.一旦不願意臣服秦逸.會是怎樣慘烈的下場.

於是他們也一個個.用力磕頭.砰砰作響.

秦逸居高臨下.望著他們.心中明白.這些宗主.平日高高在上.誰都不服.現在只不過是形勢比人強.他們為了活命.能夠苟延殘喘.這才向自己屈服.

但是他們心中.此刻一定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秦逸原本的想法.是將這些貪心卑鄙的小人.全部殺光.但是現在.他改變了想法.

這個大陸上.或許也只有這樣的卑鄙陰險小人.才能夠治理、管理好一個有千萬人.甚至數億人的宗門.

他們心思活絡.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又玩得格外熟練.

這種人.是一柄雙刃劍.用得好了.秦逸能夠省下許多心思.但一旦用不好.就會傷到自己.

秦逸沉吟片刻.就做下了決定.

這個過程.雖然只有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但是在這些宗主看來.簡直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他們不停磕頭.面前地面.都被砸爛了.糊了厚厚一層鮮血.

「我可以不殺你們.但是你們今後.要真心實意臣服我.成為我的奴隸.只要你們忠心.做出成績.我還會給你們獎賞.」

秦逸見到有人眼中.閃過一抹懷疑的神色.於是冷笑一聲.手掌一翻.

轟.

一座仙靈礦石堆積而成的山丘.狠狠鎮壓下來.震得地面.都塌陷下去.滾盪靈氣.如汪丨洋大海.

「是仙靈礦石.」冰峰學院院長一聲尖叫.整個人都哆嗦起來.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中蹦出去.「我、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多、多的仙靈礦石.」

「竟然是仙靈礦石.」


「天啊.竟然如此多的礦石.」

「這怎麼可能.御風大陸上.這種礦石.幾乎絕跡.也只有少數幾個宗門.在外域星球.擁有少量礦脈.但是就算所有礦脈開採出來的礦石.綜合起來.恐怕都沒有這裡的十分之一.」

「仙靈礦石可是高等位面.才可以大量開採的.難道秦逸已經溝通了高等位面.」

在場眾人望向秦逸的目光.瞬間就由一開始的懷疑.變成了無比敬畏.

「哼.你們現在看到的.只不過是我目前擁有礦石的十分之一.這些還不過是一品礦石.很快我就會擁有二品礦石.甚至三品礦石.

我擁有的礦石.只會源源不斷增多.並且比你們想象得還要多.

我不妨告訴你們.我們天聖學院.現在哪怕就是雜役弟子.只要做出貢獻.都有可能獲得仙靈礦石的賞賜.」


秦逸滿意地看到.這些宗主眼中.湧出驚駭無比的神色.

要知道.他們在場這些人在.真正享受過仙靈礦石的.絕不超過三個人.並且也就區區幾塊礦石而已.還都是最下等的一品礦石.

要將這些宗主徹底服氣.秦逸明白.不僅要狠狠敲打他們.還要給他們希望.讓他們明白自己恐怖的實力.無上的潛力.

只有這樣.他們才會心悅臣服.變得比狗還要聽話.

「你們看好.這些丹藥.都是現在天聖學院.最基礎的配備.而這些丹藥.都只有我才能夠煉製.你們看來珍貴無比的太乙元丹.在我們天聖學院.扔到地上.都不會有人去撿.」

秦逸伸手一抓.整個天空.頓時被五彩斑斕的丹藥.密密麻麻鋪滿了. 一條條真氣鋪就的彩帶.五顏六色.色彩斑斕.叫人嘆為觀止.

滾滾葯香.滔滔靈氣.讓這些宗主.瘋狂呼吸著.

「這些藥力.可是比我們宗門靈氣最濃郁的洞天福地.還要濃郁一百倍.不.一千倍.」

「這是什麼.」冰峰學院院長.伸手一撈.瞠目結舌.結結巴巴.「萬、萬靈朝聖丹.」

他的喉結.拚命鼓動著.艱難地咽下一口口水.

抬頭再看一眼.漫天丹藥中.萬靈朝聖丹.不知道有多少萬.

並且這些萬靈朝聖丹的純度.比他見過的.要高出太多.

「混元萬壽丹!」

「天倫如意丹.」

「這、這怎麼可能.這些丹藥.我們御風大陸上.就連出現.都不可能啊.」

「不.不僅是御風大陸.在四獸大陸.都不可能一下子出現這麼多啊.」

「秦逸……你、你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你是高等位面下來的絕世強者.」一個宗門的宗主.又敬又怕.望著秦逸.

聽他這麼一說.其他宗主.也一下子安靜下來.目光齊齊匯聚到秦逸身上.

「挑釁皇無極.擊殺宗門弟子.再殺長老.現在再殺宗主.無法無天.囂張跋扈.御風大陸上.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狂人……」

「而且據我所知.你修行才一年多.就從先天境界初期.一下子躍升到現在炎師境界巔峰.整個御風大陸.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天才.」

「是啊.皇無極看上去雖然年輕.天賦異稟.實力驚人. 命運塔羅葬 .」

眾人越說越覺得不可思議.原來他們不知不覺中.漏掉了這麼多的信息.

秦逸要不是擁有遠超常人的大氣運.擁有無人能夠比擬的大背景.可能修鍊如此神速.無視一切規則.

他們竟然還不知天高地厚.來屢次挑釁秦逸.甚至要將他斬殺.簡直就是不知死活到了極點.


想到這裡.這些宗主.一個個背後冷汗涔涔.寒暑不侵的他們.汗水都浸濕了衣衫.

眼看已經在這些宗主面前.展現了自己擁有的丹藥.這些宗主.一個個也都從心底.生出敬畏之感.秦逸伸手一壓.所有丹藥.轟的一聲.全都收了回去.

不過就算如此.散逸在空氣里的藥力.還是讓這些宗主.得到了極大的好處.一個個全身舒暢.精神抖擻.

他們此刻.再也不敢小瞧秦逸了.

擁有無與倫比的煉製丹藥的能力.還擁有高等位面才有的仙靈礦石.並且修鍊速度.遠超常人.

這些宗主.都是成了人精的人物.心中一番比較.幾乎剎那之間.就權衡出來了利弊.

秦逸雖然現在不如皇無極.但是潛力巨大.如此下去.幾個月後.說不定真的就能殺了皇無極.

現在不臣服他.會被殺死.臣服他.只要聽話.還可以得到過去從未得到的巨大好處.

「秦逸.我心甘情願臣服你.」冰峰學院院長.再一次帶頭表態.

其他那些宗門宗主.也都紛紛立下毒誓.表示願意臣服秦逸.

秦逸猛地眼芒一掃.如寒冰.如萬刀.驟然之間.壓迫到這些宗主的喉嚨上.

他們張著嘴.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嘴巴張開.卻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並且甚至有一種.生命脆弱如雞蛋.完全由秦逸掌握的絕望感覺.

「你們這些牆頭草.一看到有利可圖.就倒向我這邊.」秦逸冷笑連連.「都給我跪下.誰讓你們站起來的.」


噗通.

秦逸話音剛落.這些宗主.膝蓋不由一軟.齊刷刷跪了一地.一個個剛放下來的心.又高高懸了起來.生怕秦逸會出手.將他們全部斬殺.

「我對你們.不會這麼信任.因為你們之前做過的事情.實在是讓我不得不防備你們.不過你們的確對我有用.殺了你們.未免可惜.

你們現在臣服我.無非就是有利可圖.要是哪天.我不能提供給你們利益.你們就會毫不猶豫反戈相向.

不過當然.那樣的事情.不會發生.

我只會變得越來越強.皇無極我會在所有人面前.將他斬殺.

如果你們現在想要活命.為我效力.以後成就更高境界.甚至跟隨我.踏破炎魂大境界.步入更高的仙人境.你們就必須把你們的生命、靈魂.完完全全.全部交給我.」

「仙人境.」這些宗主.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邊的渴求和震驚.

仙人境.意味著更強大的力量.更悠遠的生命.

相比之下.天國神族的鮮血.增加的壽命.根本不足一提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