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先生,你放心好了,我們不會讓你們的人受傷。

那麼,這位祭司小姐,為我們引路吧。」

殤笑了,他對老者點點頭,同時也伸手示意菌走在隊伍前列。

就這樣,一行四人就出發了,他們離開了小鎮,前往那處兇險之地。

一路上,塔可都跟在菌身旁,和菌聊著天,試圖平復菌緊張的心情。

而殤和輝則走在後面,相互彙報著彼此知道的情況。

「輝,對於那巨蟒,你有什麼看法呢?」

「說實話,我不知道。」

對於殤的問題,輝只是搖搖頭,他並沒有特別的看法。

「真的不知道嗎,我看你剛才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還以為你有獨到的見解呢。」

殤吐槽了輝一句,他並沒有繼續問輝,而是警惕起四周來。

不過,輝在沉默了有幾秒后,開口吸引了殤的注意力。

「殤,你說,我現在做的事情真的有意義嗎?」

「怎麼了,輝,難道你想念以前舒適而平和的生活了嗎?

那樣的話,你那時就不應該給那個異類開門,也不應該接受突然出現於你身體的力量。」

殤看著輝困惑的樣子,他笑了,對輝說出了這番話語。

「我不後悔,我只是覺得,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偏離了我最初的信念。

我不知道,我心裡是不是早已動搖了那份信念。」

「輝,你早就動搖了信念吧,我認為現在的你正處於迷茫期。

對於這樣的你,我還是那句話,你必須找回自己的信念,不然你可就撐不了多久了。

不過,輝,你知道嗎,即便你找回了信念,你依舊會感到迷茫。

追隨信念的過程必將是枯燥的,但有了信念,你就能夠撐到最後。」

殤說著,他突然間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殺氣,這讓他結束了和輝的談話,同時也警惕起來,握緊了拳頭。

「輝,你感覺到了嗎?這是,危險的氣息。」 「輝,你感覺到了嗎?這是,死亡的氣息。」

殤察覺到了周圍的異樣,他立刻停了下來,繃緊神經警惕著周圍。

而輝在聽了殤的提示后,立馬就注意到了空氣中瀰漫著的肅殺之氣。

這種危險的氣息,就好像有人把利刃架在自己脖頸處一般。

「塔可,菌,麻煩自動找上門了,一定要小心。」

輝見走在前面的塔可兩人似乎沒有意識到身邊的危險,於是就這麼叮囑了她們一句。

「輝,現在這股殺意直衝我而來,你最好趁著這個機會帶著塔可她們去往安全之地。」

「如果你沒有把握戰勝這個怪物,那即便我們先跑了,我們也會被怪物追上。

所以,我不會走的,我也要和這個怪物戰鬥。」

菌一口回絕了殤的好意,她並不願意撤出戰場。

「那好,既然你想戰鬥,我也就不再阻攔你了。」

菌的發言讓殤笑了,他轉向看了眼塔可,想聽聽塔可現在是怎麼想的。

「那我也不走了…既然你們都選擇戰鬥,那我也不能獨自選擇逃避。

雖然我現在很弱,但我會盡量不拖你們後腿的。」

塔可表態了,她也沒有選擇撤出戰場。

只不過,現在的塔可有些遺憾的撫摸了一下脖頸處的緞帶。

塔可在想,如果自己能夠使用火焰的話,那一定能幫上大忙了。

「塔可,不要做傻事,我不希望再看到暴走之後的你。

不要因為一時逞能,而拋棄了心中的信念。」

輝察覺到了塔可的小動作,於是他就提醒了塔可一句,讓塔可不要亂來。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這一點啦,我就是感到很不甘心而已。

那麼,輝,就拜託你保護無法使用火焰的我啦。」

塔可點點頭,她把手從緞帶上移下,然後對輝苦笑了一下。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從樹上躥出,直朝殤衝來。

沒有錯,這黑影正是老者之前所說的巨蟒。

此時巨蟒正張著血盆大口,似乎想要一口就將殤吞下。

巨蟒的攻擊速度很快,如果巨蟒的攻擊對象是輝的話,輝可能就要被巨蟒吞入口中了。

但巨蟒選擇的攻擊對像是殤,而殤的身體機能已經被磨練到了極致。

雖然巨蟒的速度很快,可殤還是看清了巨蟒的一舉一動。

殤輕易的閃了過去,讓巨蟒撲了個空。

而由於慣性,來不及轉向的巨蟒就一頭撞在了地上。

不過,這巨蟒的體型實在是太大了,這種程度的衝撞對它來說猶如撓癢一般。

下一秒,巨蟒就在地上完成了轉向,再次朝殤發起了攻擊。

「為什麼要把我當成目標?那邊幾個傢伙的肉,難道不比我的嫩嗎?」

殤一邊躲閃著巨蟒的攻擊,一邊發表著無意義的吐槽。

殤知道那巨蟒皮糙肉厚,無法輕易用拳腳解決,所以他暫時先就採取了躲避策略,等待著那巨蟒露出弱點。

「殤,需要支援嗎?」

「你覺得呢?你認為這個怪物是赤手空拳就能對付的嗎?」

「抱歉,我看著怪物並沒有攻擊我的意思,所以我也就懈怠了那麼一小會。」

輝吐槽了殤幾句,然後他也就上前去幫助殤了。

至於塔可和菌,則兩臉茫然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究竟能做什麼。

「塔可…我覺得…我們根本插手不了這種程度的戰鬥…

我今天總算明白了…以前派去清繳怪物的隊伍沒有一個人回來的原因…

你說…我們今天真的還能活著離開嗎…?」

「剛才還不是菌你要逞強留下來的。放心啦,輝他們很強,他們會消滅這個怪物的。」

塔可見菌有些緊張,於是就這麼安慰了菌幾句,並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而與此同時,輝也施展出了白炎,用白炎痛擊著那恐怖的巨蟒。

也是因為如此,被白炎打痛的巨蟒也把首要的攻擊目標轉移到了輝身上。

「輝,你的白炎奏效了。果然啊,突破肉體極限就是能帶來許多好處呢。」

「不要再閑聊了,殤,我快擋不住這個怪物的攻擊了。」

輝用白炎在自己身前設下了一道天然屏障,這才勉強擋住了巨蟒的攻擊。

可輝知道,自己不能用這種方法撐太久,因為這種方法太消耗體力了。

「那你就試著取消屏障,正面迎接那個怪物的攻擊。

你之前經歷了那麼多訓練,現在多少也能派上一點用場吧。」

殤這麼回應著輝,他試圖接近巨蟒的薄弱部位。

不過,那巨蟒也很聰明,它見殤過來了,於是就揮動尾巴朝殤掃去。

「輝,你應該知道,想要擊敗這個怪物,就必須要用利刃。

而現在也只有你擁有利刃,我需要你放棄防禦,揮動利刃劈開這怪物!」

殤閃身躲開了巨蟒的攻擊,他同時也對輝傳達了一個能夠擊敗怪物的訊息。

輝很快就明白了殤的意思,他知道殤口中的利刃究竟指代著什麼。

「這哪是利刃啊,這不還是我的白炎嗎?

只不過,這份白炎,可比劍刃還要鋒利!」

輝如此念叨著,他同時也收起了面前用白炎製成的屏障。

而那巨蟒見屏障消失了,接著就兇狠的朝輝撲來。

但輝卻並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他身上的白炎甚至也暫時熄滅了。

輝知道自己的速度是短板,如果自己現在就亮出白炎製成的利刃,那自己的攻擊很有可能被這巨蟒躲過。

也是因為如此,輝才打算等巨蟒更接近一些來不及掉頭躲閃時,再亮出自己的武器。

一切正如輝預料的那樣,那巨蟒果然毫無防備的沖了過來,眼看就要吞併輝了。

直到這時,輝才抬起了手臂,讓白炎從自己的緊握著的拳頭上衝天而起,並凝聚成利刃狀,瞬間就將那怪物的身體切成了兩半。

那怪物雖然恐怖,可到底也只是個怪物而已,並不能脫離死亡的束縛。

被切開之後的怪物,就這樣轟然倒地,失去了生命體征。

至於輝,他全身都被怪物的鮮血浸染,宛如一隻從地獄中爬上來的惡鬼。

「幹得不錯,輝,這一擊很漂亮,刷新了我對你能力的認識。

接下來有必要繼續進行特訓了,我一定要搞清楚你突破肉體極限的方法。」

殤看著輝,笑了,他這麼吐槽著,同時也走到輝身邊,拍了拍輝的肩膀。

「饒了我吧,殤,我覺得,我使用白炎過度了。」 “尼瑪啊……這特麼什麼進度,從十尾出來到最後決鬥,這特麼都過了一年多了,怎麼boss出了一個又一個,可是坑爹的到現在爲止都沒有完結,面具男竟然是帶土、宇智波斑力量強了又弱,弱了再強,到現在竟然成了終極boss,貌似與神樹合體了!佐助開了左眼的九勾玉輪迴眼,能力初現,而鳴人的仙人之體嶄露頭角,這可是巔峯的對決啊,但是卡卡西不給力啊,竟然被搶走了寫輪眼。”

單調的液晶電腦前,陳列着雜七雜八的物品,滿是麪包碎屑的包裝袋、啃了一半的火腿腸、空蕩蕩的牛奶瓶,還有一包只剩湯水的方便麪,一個臉帶滄桑之色的青年鬍子拉碴,不修邊幅的扣着腳丫,唉聲嘆氣的翻完了第四遍火影最新的漫畫,還是覺得有些不爽,又從頭重新翻了一遍動畫的進程,最終看無可看,這才仰天長嘆。

“真不知道岸本大大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完結,果然不愧是坑爹流的創作水準,到現在爲止網上瘋傳的各種版本的結局全都一一被打臉,叫囂最猖狂的水軍大帝也被批判的體無完膚,也不知道最終會是什麼結局,原本以爲的超級boss帶土竟然也被鳴人的嘴遁征服了,我都感覺此生不會再愛了。”這名二十四歲的青年摸着密密的鬍子茬,有些唏噓的說道。

現在正式介紹一下,秦守,名字起得很悲劇,聽起來實在是太像禽.獸了,所以每每一有女孩子叫他的名字,回頭率都會非常的高,今年二十四歲,上個月剛剛從二流大學的母校的懷抱中掙脫出來,踏上了殘酷的就業途中,可惜艱難坎坷,無商不奸的商家提出的要求一個比一個苛刻,尼瑪招聘個清潔工工資那麼低也就算了,竟然還不管飯,這個世道簡直不讓人活了,秦守也非常乾脆,擺弄着自己的一臺小電腦,專門發一些技術流的帖子,偶爾當當網絡推手,或者某網購網站的刷信譽度的幕後操作,一個月下來也僅僅只能滿足溫飽而已,好在精神支柱還在,每週三固定更新的火影漫畫成了他的最愛,劇情裏的每一個人物、每一個情節、每一個忍術都讓人着迷,秦守馬上就成了鐵桿的火迷粉絲,一舉成爲某論壇的震帖大帝。

秦守扣完腳丫之後,順便也把剛剛寫完的技術帖子有關劇情的推測全都寫了下來,隨後打算從屁股兜後面的口袋裏掏出最後一根菸,但很顯然,一變掏煙,一邊摳腳丫不是一般宅男能做出的高難度動作,一向沒有失過手的秦守這次算是徹底栽了,華麗麗的一翻身,腦袋撞在了菸灰缸上,吃痛一聲,下意識的一翻身,成功的撲到了地上,一下子摔得五臟移位,疼的都快說不出話來了。

“主神火影系統正式認主,進程1%……5%…………88%……98%……100%認主成功,寄宿者秦守。”

秦守隱約感覺到腦海裏有聲音嗡嗡作響,但是根本來不及反應,慘嚎一聲摔在地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地上爬起來,尼瑪啊,這下子摔得不清,正當秦守呲牙咧嘴打算撐起身體的時候,忽然又有一個沉重的物體砸了下來,秦守繼續慘嚎一聲,被當成了肉墊墊在最下面,造成了二次傷害。

“我@#¥%……誰這麼缺德,壓在我身上!”秦守眼前發黑,但是職業的**和宅男屬性加成讓他還沒等看清眼前的一切,國罵就迫不及待的脫口而出。

咦?等等……好像有個人壓在我身上,這是什麼東西,捏起來軟軟的,秦守本着科學嚴謹的求知精神探手抓了下去,感覺入手滑膩膩,軟麻麻的,觸感十足,簡直讓人慾罷不能,再繼續往上,竟然是一把掌捏不過來的小型山峯,手掌心傳來的是驚人的彈性和柔軟,其上還有鮮豔的櫻桃俏皮的摩挲着手心,癢癢的觸感幾乎讓秦守因爲自己的充.氣娃娃借屍還魂回來報答自己了。

是個女的,身材很不錯,秦守鑑定完畢。

“喵嗚~~對、對不起……是喵喵不好,秦大哥,喵喵真沒用,走路都不看好,竟然、竟然壓在了你身上。”怯生生的女聲在秦守耳畔響起,秦守眼睛恢復了清明之後,卻看到自己的面前半蹲着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俏臉通紅,眼圈紅紅的,怯生生的看着自己,少女皮膚白裏透紅,俏生生的模樣是個八十分以上的蘿莉mm,大眼睛水汪汪的,瞳孔竟然是粉紅色的,一身杏黃色的可愛女僕裝,烏黑的髮髻上還長着兩個毛茸茸的貓耳朵,挺翹的小屁屁後面也有毛茸茸的黃色、粉紅相間的尾巴,看上去萌得爆表,也不知道是不是玩cosplay的mm,秦守看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口水差點兒流了一地。

“小妹妹,你是不是迷路了?怎麼會突然來我家裏呢?要知道,這裏有很多壞人的,沒準一不小心會被人拐走。”秦守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怪蜀黍的表情,接下來考慮要不要跟這個貓娘小蘿莉說一下關於看金魚的浪漫事宜。

奇怪,難道昨天感冒了?怎麼感覺聲音不太對勁,有些太稚嫩了。

“喵嗚~~秦大哥,我、我聽不明白你說什麼呀……我、我來是要傳達主人的吩咐的。”貓娘喵喵弱弱的看着秦守,對秦守臉上不明所以的邪惡笑容有些害怕,有些結巴的說道:“主主主人說,明天要你你你你們去主人那裏展示各自的家族祕術,如果主人感興趣的話,可、可能會有獎勵。“

說完,這害羞的貓娘mm抱着紅彤彤的臉蛋就跑開了,隱約可以看到毛茸茸的尾巴在挺翹的小屁屁後面微微盪漾。

秦守忽然回過神來,奇怪,這裏到底是哪裏?似乎不是我家裏啊!

四面是簡陋的木屋小房,電腦和牀板都不見了,壁紙、海報還有老婆(充.氣娃娃)全都不見了,秦守頓時大吃一驚,還不等有任何的反應,忽然腦袋如同撕裂似的痛苦的扭曲起來,一段完全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涌上腦海,隨後秦守明白了,自己趕上了穿越大軍,成功的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是一個屬於劍與魔法的世界,異世大陸,名爲滄南大陸,地域廣闊,其中萬族林立,幾乎網絡小說裏的種族都在,精靈族、比蒙、人族、魔獸、矮人族等等……比比皆是,而這具身體的主人今年才十三歲,此時的身份竟然是奴隸!秦守有一種想要哭的衝動,他不是沒有想過穿越,但是yy的幻想無不是穿越成了王公貴族,要不就是皇子王爺,最差的也是個二世祖,尼瑪的沒想到竟然成了奴隸,手無縛雞之力的奴隸。

關於少年的生平,簡單的很,竟然只是北境的一名普通的平民家庭,後來被魔族戰亂造成了流離失所,父母雙亡,最後成了一名奴隸,連一點兒家世基礎都沒有,真不是一般的慘。

至於剛纔的那名貓娘,竟然是獸族和人族的後代,屬於半獸人,保持了最基本的人類形態,一般這種半獸人都是獸人帝國和慕蘭帝國戰亂中,被俘虜的人類女子被獸人糟蹋之後的產物,他們生下來就遭到了白眼和歧視,被認爲是不詳和詛咒的代名詞,下場也不怎麼好,男的全都是奴隸,女的長相好看的,就屬於貴族手中的玩物,醜的連垃圾都不算,喵喵屬於前者,現在和秦守一個主人,正是蒼嵐商盟的二小姐,格恩.夏娜。

“這到底算什麼回事啊?!竟然穿越了,尼瑪穿越成什麼不好,偏偏是奴隸。”秦守感覺非常的悲劇,不過對於穿越前腐朽無聊,生無可戀的生活早就已經厭倦了,穿越到這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秦守並沒有像其他yy小說中的那樣矯情哀嘆,然後被迫成爲救世主那樣,而是選擇了坦蕩的接受,不是有句話說的好麼,人生就像一場ooxx,既然無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挺起胸.脯挺起臀,要以風.騷動世人。

很快秦守就找到了之前怪異的聲音源頭,竟然是腦海裏的系統,這差不多就是傳說中的金手指了吧?秦守心神一動,一個好像電腦屏幕似的虛擬屏幕頓時彈了出來,一個氣質很冷的小蘿莉板着一張清純的俏臉,用機械化的語言開口:“歡迎編號9526使用者,秦守成爲火影系統的主人,請問您需要兌換什麼?”

“火影系統?這東西倒是很吸引人,能不能告訴我你這個系統什麼來歷?”秦守問道。

“你可以稱呼我爲小米,主神系統之一,不過不同於無限系統,而是主神無聊的時候開創的輔助系統,被淘汰出無限系統,流浪於各個平行空間和小世界中,尋找最合適的宿主,期間經過三百二十七次的整改程序,最後一次以動漫《火影》爲模板,可以提供一切火影世界的能力和物質,包括寫輪眼、仙人之體、各種忍術……以供使用者挑選。”系統小米小蘿莉面無表情的用機械化的語言解釋道。

秦守頓時眼睛一亮,尼瑪,好東西啊,金手指真是夠贊!這麼說自己可以擁有寫輪眼,仙人之體,還有各種忍術,尼瑪,那不是成爲斑爺的節奏麼!哈哈哈……真是太棒了!有了這麼強大的力量,可以縱橫整片大陸,逍遙一生啊有木有!

“真的是什麼東西都能兌換出來?”秦守滿懷期待的問道。

“沒錯,完全正確,只要有足夠的信仰力。”小米淡淡的說道。

“那信仰力怎麼獲取?”秦守激動的問道。

“很簡單,信仰力與功德點、業力點等同爲念力的一種,來源於靈魂最爲高貴的信仰,擁有開天闢地的能力,不論使用者用什麼方法,只要讓其他的生靈信服你、崇拜你、歸順你,念你的名字,哪怕是屈服於你,都可以此生靈的生命力強大與否進行增值,理論上只要越強大,信仰力就會越高。”小米蘿莉解釋道。

“就這麼簡單?”秦守頓時眉開眼笑,這玩意太容易獲得了,似乎沒什麼壓力。

“請使用者不要太高興,本系統每隔一段時間,會進行支線任務的考察,若是順利過關,就能獲得豐厚的獎勵,一旦沒能過關,會有更嚴重的處罰,最嚴重予以抹殺,批註:抹殺,平行生理意義和宇宙社會意義的雙重抹殺,不留一點兒痕跡。”小米的聲音發冷的說道。

“我去你仙人啊,不是都說了這是主神系統的淘汰品了麼?都不是傳說中的無限流,竟然還這麼兇殘的帶着抹殺的威脅!”聽到抹殺兩個字,看過無限恐怖的秦守頓時感覺菊花一緊,壓力撲面而來。

“現在開始登陸兌換商鋪界面……”小米所在的虛擬屏幕頓時一花,隨後浮現出了許許多多的類似淘寶網站似的商品圖片,和註釋的價格,看的人眼花繚亂,物品和能力兌換點都高的嚇人。

“查克拉基本入門手冊,標價:10點信仰力。”

“查克拉屬性檢測紙。標價:一點信仰力/五張。”

“忍術三身術,標價:20點信仰力。”

“超a級忍術螺旋丸,標價:1w信仰力。”

“三勾玉寫輪眼,標價:1w信仰力。”

“仙人之體,標價:30w信仰力。”

“影分身之術,標價:1000點信仰力。”

…………

秦守看的眼花繚亂,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尼瑪啊,都是寶貝啊!一想到有機會馬上能得到這些夢寐以求,以前只能在夢中yy的火影能力,秦守激動的都快跳起來了,但是越好的東西標價就越多,不能購買的全都是灰色的,能購買的纔是彩色的。

【使用者現在基礎信仰力爲0,初次系統饋贈信仰力爲100點,是否領取?】

當然了,不要白不要啊!

“是!”

叮~~響了一聲之後,秦守就看到自己的小金庫裏多了100點金燦燦的信仰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