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做主好了,小子這次還要多謝了,否則也沒有那麼順利。」林楠道謝一聲,自然也包括陳聽雨,他對自己的幫助也不可謂不小,雖然接觸不多,但絕對是一個值得交往的人。

「呵呵,小友你這就客氣了,別忘記老頭子我的命都是你給的!」 獨孤伽羅不孤獨 夏金斗笑道,隨即夏振華上前,將一張銀行卡遞了上來,其中赫然有著一億的巨額資金,是陳家賠償的,林楠當即也不客氣,把自己打個半死,權當是療養費了。

「大晚上的,大家也都忙了大半夜,我就請大家吃點夜宵好東西吧。」林楠笑著說道,大半夜的大家忙碌了那麼久,感謝一些還是要的。

「算了吧,你還是老老實實的休息吧,一身的傷呢。」一聽林楠還要起來請大家吃東西,夏冰當即開口阻攔道,擔心林楠的傷勢。

而實際上林楠自己的身體他自然清楚,現如今完全沒有問題,從受傷到現在也有著五六個小時,身上的傷勢早已好的七七八八了,主要是之前夏冰不相信,覺得重傷之軀,不讓林楠亂動而已。

「你可想清楚,我請你們吃的,肯定是你們以前沒吃過的,沒喝過的,可是真正有錢都買不到的,而且我身體你可以放心,康復了!」林楠一邊笑著開口,一邊直接下床,還真是沒有什麼問題了,咋一看整個人精神比其他人還要好,哪裡有半點受傷的跡象。

這一幕,看的讓一群人噴噴稱奇,林楠之前的重傷之軀眾人看的清楚,畢竟是一名修士動手,可想而知,否則林楠也不會大半夜的找陳聽雨求助了。

「好,那我可就不客氣了,你這龍精活虎的,我們確實忙乎了大半夜了,你也該請我們這些為你擔心的人吃點好的,我可是知道你好東西不少!」陳聽雨笑著說道,論對林楠的了解,他可能是最多的一個。

其他人一聽,頓時也都笑了起來,不知道林楠怎麼給大家準備夜宵,畢竟這大半夜的,除去夏家廚房內的東西,他還能整出什麼?

「這大半夜的,你拿什麼夜宵給我們?」夏冰見林楠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道。

林楠神秘一笑。

「差點忘記告訴你們了,其實我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師,只要我願意,隨時可以變出想要的東西!」林楠笑著說道,結果引來夏冰的一陣不屑的笑容,其他人也都樂得看看林楠怎麼做到。

畢竟,這群人基本上也都熟悉林楠,知道這不是一個說空話的人。

「好啊,那你倒是給我變一份夜宵吧,只能你能變出來,我就承認你的魔法師身份!」夏冰開口說道,注視著林楠,她並不相信林楠的話,心中猜測著林楠八成是準備點一些外賣之類的,再不濟就是自己準備去廚房動手做一些。

然而就在她這句話剛剛落下,接下來還有一句話準備道出的時候,只見林楠神秘一笑,隨即一個轉身,緊接著陡然間一陣迷人的香味散發而出,大半夜的在房間內顯得格外的特殊,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視。

再等到林楠轉身的時候,眾人一個個眼睛瞪的老大,只見林楠手中已然端著一份特殊的小菜,房間內的香味,赫然都是從這盤菜上傳來!

「這?」這一刻,莫說是夏冰傻眼,哪怕是夏金斗等人也都傻眼了,他們絲毫沒有看到來林楠是如何變出來的,狗屁的魔法師,他們根本不相信。

而且即便是這個世界所謂的魔術師,也都是提前有著道具才能變出來,而林楠這是從哪準備的道具?要知道先前來的時候,他連身上的衣服都換了一身,根本不能藏著這種東西!

「真的變出來了?」夏冰楠楠開口,怎麼都覺得不可思議!

「嘿嘿,這下服了吧,先讓你嘗嘗,然後你幫個忙,我給你準備材料,你去幫忙燒幾個小菜唄?保證好東西!」林楠看著夏冰笑著說道。 夏家大別墅餐廳內,大半夜的但卻燈火通明,不需要其他下人的伺候,就林楠他們幾人,林楠提供材料,剩下的就交給夏冰了,讓夏冰對林楠忍不住翻來好幾個白眼!

說好的自己請夜宵,結果讓她去親自下廚,夏冰很想開口嬌斥一句,不過看看眼前的這幾人,除去陳聽雨之外,都是自己最親近之人,自然也就沒有再多說了,老老實實不情不願的進入廚房忙乎了。

餐廳內,林楠陪著夏金斗三人邊喝邊聊著,一部分交給夏冰去準備了,還有一部分則是現成的,林楠也不吝嗇,一口氣在通天店鋪內購買了四份靈食,當真是有錢都吃不到的好東西。

同時,還給大家準備了一瓶醉玲瓏,好幾瓶的果酒!

這個陣容,堪稱豪華,再加上給夏冰提供的材料,足夠擺上這麼一桌了。

看到林楠當真如同一個魔法師一般的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變出了這些東西,這群人當真是服了……夏冰甚至之前忍不住直接在林楠身上翻了起來,想看看他的這些東西都是怎麼藏的,即便是陳聽雨等人也是如此,不過怎麼看林楠這都不像是能夠藏東西的地方。

神秘,再一度的給予幾人不小的震撼,單單這一手段,就讓人佩服不已,根本不理解林楠是如此變出來的……

林楠始終一副神秘之色,對於眾人的疑惑也不管,直接將醉玲瓏打開,同時也請幾人先品嘗一下桌上的東西,然後幾人便再沒有什麼疑惑的。

因為,比起這些搞不懂的疑惑,眼前的美食美酒才是最重要的,他們這幾人,山珍海味什麼沒有吃過,但對於林楠這些東西,他們服了,尤其是醉玲瓏這東西,連陳聽雨都忍不住,若非林楠及時提醒了,不敢讓他們多喝,只怕兩杯下肚也肯定都要倒下。

不多時,夏冰的幾個小炒也出來了,同樣充滿了誘惑之意。

如此,大半夜的幾人反倒是更沒有困意了,喝著美酒,吃著這些美味,連夏冰都讚不絕口,對林楠現在可謂是佩服不已。

「你這人,這麼多好東西不拿出來,要不給我留點,多少錢我也願意買點。」夏冰這個時候看不到女警的英姿颯爽,只有吃貨精神,哪怕是吃的飽飽的,喝的小臉蛋也紅通通的,依舊不捨得,還要繼續,並且直接找林楠索要這些好東西,也許是喝酒多了一些,整個顯然有些微醉了,整個人都有些依偎在林楠身上。

那模樣,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二人有什麼關係似的,夏金斗幾人見狀,索性裝著看不到。

不過對於林楠這些好東西,他們確實也是想搞一些。

見狀,林楠連忙開口。

「大小姐,你可知道咱這一頓飯吃了大概多少錢?」林楠無奈開口詢問。

「而且這玩意可不是有錢就能買的……」

幾人聽到這麼說,更是有了興趣,真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先前吃的時候林楠也沒有具體說,這種味道實在是太好了,還有這酒水,夏金斗和陳聽雨都是高手,能感覺到其中蘊含的特殊味道來,對他們這種人而言,非常有用!

「林小友,你倒是說說看,這東西怎麼才能弄到?」夏金斗這位老爺子都親自開口了。

見狀,林楠更是無奈。

「這麼說吧,這東西暫時只有我自己有……額……大家還是都把它當成祖傳的吧,這麼豪華大餐我自己都沒有吃過,也就是感謝諸位才捨得這麼奢侈一回,若是都換成人民幣的話,這幾個小菜估計兩千萬不止……」

聞此言,哪怕是夏金斗幾人臉上也露出驚容。

雖然他們夏家不差錢,但兩千萬就這麼幾個小菜,還是難以置信的!

當然,論味道的話,只要能買到,他們還是願意購買的,實在是非常不錯,讓人回味無窮。

不過林楠這話他們也就明白了,尤其是陳聽雨,深知林楠這個祖傳的意思,雖然不知道林楠到底是怎麼變出來的,但顯然應該和他的那些好東西一樣,想要得到這些東西應該需要一些特殊的代價,而這個代價是金錢無法換來的。

幾人都明白,也就沒有多說了。

不知不覺中,天都要微微亮了,這才各自回去休息,諾大的夏家莊園,自然不缺少房間,林楠也眯著眼小睡了一會,事情都解決了,也就不用那麼擔心了。

這一夜,幾人喝的倒是很爽快,而陳家那邊可謂是一片愁雲慘淡,親手打斷陳洪輝的雙腿,可想而知陳華順的心情如何,心中都在滴血。

但是他也明白,這是在救他,否則他惹的這個麻煩,坐牢什麼的都算是小時,嚴重的是要送命的,他們陳家也會因此而得到毀滅,犧牲了陳洪輝的雙腿,甚至賠出一億賠款,在他看來也是值得。

只不過這一切,依舊讓他非常的不舒服,畢竟那是他的兒子,心底始終有著一絲怨念埋藏!

安排人將陳洪輝治傷,陳華順還要安排其他的事情,林楠和大仙農公司的問題還沒有解決,還需要他連夜安排,明天一大早就要給予一個合理的解決之法,否則夏家、國安局的怒火也不是那麼容易消退的。

第二天一大早,當林楠醒來已然九點多了,早晨五六點鐘才躺下休息,一醒來便看到手機上有著不少未接電話,昨天調整到靜音,一直沒有改回來。

這些電話,主要是楊瑾楊胖子等人,還有父母的,顯然他們也是擔心,林楠一晚上沒有半點音訊,還是有些不放心,而且一大早又發生了不少事情,楊瑾等人也要趕緊告訴下林楠,沒想到打了一通電話問人接聽。

自然而然,不少人開心擔心了,他們知道林楠是來報仇的,這一晚不見人影也沒有消息,引的他們擔心不已,楊瑾等人都準備直接報警找人了。

就在林楠正準備回過去的時候,電話再度打了過來,是林母打來的,也是牽挂兒子,剛一接通電話聽到林楠的聲音,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大罵起來……

「臭小子你死哪去了,一直不接聽電話,不知道家人的擔心嗎?」林母這一刻突然間變得有些嚴厲的教訓道,對林楠而言,很久沒有這麼的一幕了,心中暖暖的。 過了新年,所有的事情也慢慢的淡了下來,該說的都說了,談合作的也都談了,易陽再一次推出了大眾視野,當然,他利用了自己的小號重新出現了。

三月二十五日,知道沒有什麼特殊寓意的日子,易陽和媳婦兒徒弟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桂林,桂林山水甲天下,這是兩個世界都有的名句,從這句話不難看出來,這個地方就是以山水風光為主,易陽遠地方也是有這個考量,真要讓他去沙漠演出,他還真怕自己堅持不住。

「風景真是美啊。」

坐在遊船上,易陽感慨著祖國的大好河山,其實很多人喜歡國外的景色,大部分原因是覺得脫離了自己熟悉的環境,並不是因為覺得國外的景色有多美,其實如果真要說,國內的景色比國外強的地方有太多了。

「這魚不錯,你吃啊。」

易陽吃的特別香,別看年齡大了,牙齒什麼的還保持著中年人的狀態,不過周子怡是吃不下去,她現在都不敢看手機,孩子們的電話一個接一個。

「你說就好好出來不就成了嗎?還非要偷跑出來,你說你是不是有病?」

周子怡也真是覺得自己太容易受騙了,明明說出去玩一天,沒想到直接到機場飛桂林來了,現在孩子們都說她就是同謀,要不然爸爸絕對不會走,她可真是冤枉,這麼大年齡了,還被人冤枉,氣的她差點兒沒把桌子劈了。

「這叫樂趣,沒聽過一句話嗎,老不正經,咱們都老了,也要做一點兒不正經的事情,要不然會讓別人有壓力的。」

易陽的歪理邪說對周子怡沒有任何作用,不過看著他們吃的那麼香,到底是拿起來筷子,只不過不像吃飯,倒像是再咬易陽。

「你們看,船上那個人是不是流浪老頭?」

「哎,好像是,可惜過不去。」

「過不去我們喊啊。」

這辦法一出,岸邊的幾個人就開始喊,易陽也聽到了,他頭髮這幾個月又長了也變白了,鬍子也留出來了,所以大家一看他就是流浪老頭的形象。

「你們好。」

別說,易陽還真是中氣十足,這一喊,岸邊的人都聽的很真切,得到了回應大家喊得更歡了,幾個女粉絲嗓子都快啞了,後面有不知道什麼情況的,現在知道了也一起喊,一個傳一個,到最後喊得連成了片,還真有點兒要對山歌的意思。

船終究是走的快,沒等易陽一展歌喉,已經看不到人了,不過流浪老頭到達桂林的消息還是被現場的人傳到了網上,大家開始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找桂林能夠唱歌的夜市,雖然不能百分百肯定對方會去唱,但是萬一呢,起碼能先弄個地方,有的粉絲甚至在夜市租了攤位,就為了等著流浪老頭,只可惜,他們註定是無緣了,易陽在桂林看景色就走了,根本就沒留在桂林唱,直接就去下一個城市了,至於租攤位的粉絲,只能是當幾天臨時老闆了。

下一站是海南,這個季節去海南正合適,天氣比較舒服,其實易陽這個路線設計主要就一條,隨心所欲,有的時候可能兩個地方就挨著,這次不去非要等下次去,結果就是繞路,就好像你從帝都出發去杭州,非要坐飛機回帝都然後再飛去上海,瞎耽誤功夫。

「是這個酒店吧?」

王卓拿出來手機,查了一下訂單,確定了,沒問題。

倒不是這個酒店有多好,是易陽讓王卓提前聯繫的,能在酒店裡面唱歌兒,而且還有場地,有人維護秩序,酒店聽說是流浪老頭那是百分百歡迎啊,直接安排了房間,全部免費,還要給他們買機票,只不過被易陽拒絕了,他有不是奔著佔便宜來的。

易陽進入酒店的照片也被人拍到了,很快網上又有消息了,知道易陽去了海南,而且哪家酒店都很清楚,還有酒店搭的舞台,據說專門為了流浪老頭弄的,有些還在桂林擺地攤的,得到這個消息欲哭無淚。

「襪子多少錢?」

「一千八。」

「多少錢?」

「不買走。」

在別人罵著瘋子的話語中,這些人還沉浸在自己的愚蠢當中,當然,這些不是真粉絲,真粉絲早就轉場了,誰能知道這些人是高價租的攤位,就是為了賭流浪老頭來演出,他們趁機賺錢,現在錢沒賺到,攤位費也虧了,要不怎麼說,人別總想著佔便宜,要是真的有便宜,哪能輪得到你來占。

「幸虧我還鍛煉,你看泳池那個老頭,估計也就是六十多歲,看著身體太嚇人了。」

易陽都不敢想象,自己一身皮的樣子,滿臉皺紋就算了,身上皮鬆的都能做鞋墊了,想想都嚇人,還好,這幾年他堅持運動,加上身體狀態還算年輕,所以保養的還成,至於周子怡,自己的女人,不比,比就是受傷。

到達酒店的第二天,酒店正式貼出了宣傳海報條幅等一些列東西,上面內容也很簡單,第一就是確實流浪老頭住在本酒店,第二確實有演出,這兩個確定了就是怎麼進門的問題了,這次不是大街上,誰想看就看,在酒店內廣場肯定是要管控的。

首先是住酒店的肯定是有位置,其次就是每天搶名額,搶到的免費入場,而且實名制,還有驗證,為了防止有人把買來的票賣出去。

因為酒店內廣場容量有限,也就五六百人,為了不打起來,易陽讓一天弄三場,每場四十分鐘到一個小時,這樣進來的就將近兩千人,酒店裡面的客人一天只能看一場,當然了,你要是在自己陽台上看誰也管不著,酒店之前也和房客交代了,這幾天會有演出,如果覺得不能接受,那就安排到別的酒店,不過大家本身出來就是為了玩的,有熱鬧搶著看還來不及呢,到後來,出了兩個老夫妻退了,其他人都留下了,剛開始他們也不知道是流浪老頭,後來知道了,更是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 從夏家出來,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聽著母親劈頭蓋臉的教訓了一大頓,有聽了楊胖子等人的抱怨,林楠的手機之前都差點被他們打爆了,是一群擔心自己的人,而今給一群人都報了個平安,這才算是讓大家鬆了一口氣。

而同時,他們也帶來了好消息。

就在一大早,縣城乃至各個鄉鎮大街上的那些店鋪全部關門大吉,並且張貼了認罪公告,赫然來自一位名叫陳偉霆的人,老老實實的交代了這件事的始末,徹底給大仙農公司正名。

不僅如此,連帶著縣工商局、縣公安局等也非常迅速的直接發布通知,甚至是破格召開新聞發布會,對這件事進行了說明。

一個簡單的聲明或許大家還心存疑慮,但當政府都這麼說的時候,甚至他們自己都主動承認了犯罪事實的時候,頓時真相大白。

原本那些大罵林楠和大仙農公司的人傻眼了,一些原本還覺得冤枉的,頓時來了底氣,大聲斥責那些造謠生事,不分青紅皂白的人。

不少人之前受到蠱惑,大罵不休,覺得林楠和大仙農公司太黑了,甚至還做出了不少出格的事情,而今真相擺在面前,一時間非常的尷尬。

尤其是,當現在大家反應過來之後發現,大仙農旗艦店關門之後,他們吃不到這種東西了!

這對於那些習慣了大仙農公司產品的人而言,那是非常不爽的。

一時間,矛頭突然間改變了,原本大罵林楠和大仙農公司的,還有之前一直沉默的人這一刻突然間都爆發了,齊齊將槍口對上了這個陳偉霆,也對上了誠實農貿精品店。

「狗屁的誠實,就是一個大騙子!」不少人大罵,甚至直接在這些店鋪前塗上了塗鴉,比之前對大仙農公司旗艦店還要嚴重,若非有民警及時制止,憤怒的群眾只怕都要直接把門給拆了!

當得知這些后,林楠笑的頗為高興,算是又過了一劫。

「老闆,我們幾個商量一下,決定要先暫停這些旗艦店的生意幾天,這次的事情究其原因還是大家對咱們的不信任,既然如此索性就供應給省城好了,飢餓銷售之法也可以適當採用一下,只有失去的才知道是最珍貴的!」楊瑾沉聲說道。

這次雖然沒有人受傷,但基本上都被罵的不輕,心中還是有些怨念的,既然如此,乾脆就讓那些大罵的人都等幾天好了。

聞此言,林楠也沒什麼意見,交給他們處理好了,反正省城那邊他們一直渴望著加量,這幾天的出產先集中供養好了,權當是給鬧事之人一點調味品,不能太慣著。

不久后,大仙農公司一隻公告發出,告知了昨天到現在大仙農公司的損失,不僅僅是銷售上的,更是工作人員精神上的,為此各大門店停供各種產品。

一時間,不少人等待著趕緊購買產品的人傻眼了,一時間很是糾結,不知道該如何了。

「看看你們這些吃飽了撐的人乾的好事,幾天吃不到也都怪你們!」一些人甚至將矛頭對準了先前那些鬧事之人,否則怎麼會如此,導致大仙農旗艦店關閉。

且不管這些人如何,事情圓滿解決也算是不錯,好在這次發現的及時,處理的也很及時,並沒有造成什麼大的影響,而今各個聲明公告,連帶著新聞都給播放了出來,除了給大仙農公司正名之外,順帶自然也等若是給林楠的大仙農公司打了一個響亮的公告。

自然,這是陳華順的安排,以他的身份,這些人事情輕而易舉,至於那個陳偉霆完全是他們找到的一個頂包的人,陳洪輝的懲罰他已經做了,再去坐牢的話,估計也經不起折騰。

這種商業惡性競爭的犯罪,正常而言也沒什麼大罪,夏家和安全局也就沒有在意,林楠倒也不想再理會,估計這次再給陳洪輝十個膽子也不敢搗亂了,如此也就夠了。

回到家,正趕上午飯,爹娘都在等待著,昨晚他們都被楊胖子安排到劉桂蘭家住,好在都沒什麼問題,林楠縣城的遭遇自然也不敢對他們說,否則又要擔心的不行。

小院內,林楠的香瓜和甘蔗還在擺放著,昨天採摘回來還沒有來得及和父母多說就被這件事忙乎的有頭轉向,而今才有機會研究一下。

將兩者推薦給爹娘,二人都品嘗了一下,之後都給了極高的評價,林楠倒騰出來的這些東西,在他們看來都是好東西,林楠坐下來也又吃了一個大香瓜,味道非常不錯,林楠估計這東西發給小飛仙他們品嘗應該也不錯。

甘蔗說實話倒也不錯,不過就是稍微麻煩一些,看起來和棒槌一樣,不知道天國那邊的人是否好這口。

吃過飯,林楠再度跑到試驗大棚內,採摘了十幾個香瓜和十幾根甘蔗直接給一群老客戶發了過去,請他們品嘗,當然也少不了求好評,眼下自己升級的靈氣值是準備好了,唯獨這個好評還差一百左右,這個白送求好評的機會林楠自然不會錯過。

兩者的賣相香瓜倒是還不錯,黃橙橙的,有特殊的香甜傳出,聞起來也不錯,就是甘蔗這東西,不少人收到之後都發來一個大大的問好,很是奇怪這東西。

「這是人吃的東西嗎?」就連以前那位少爺愛吃瓜的老客戶也冒了出來,很是懷疑這東西。

成人手腕粗細,平均丈許高,而且是一身的棕紅色的皮,這東西若是拿在手中,絕對認為是什麼利器,裝B什麼的感激很好用,吃的話一開始還真讓人不容易接受!

「放心,這叫甘蔗,是地球二十一世紀特產,直接去皮吃,關鍵時刻還能成為武器,可以先試試!」林楠耐心的給一眾疑惑的客戶解釋著,很多人都問出了這個問題。

怎麼看這東西都不像是人吃的……

最後,一群人在林楠的信誓旦旦下才勉為其難的給林楠留個好評,然後開始嘗試這種新產品,總覺得怪怪的。 不多時,一個個反饋都過來了,不得不說這群吃貨看起來蠻有時間的,尤其是小飛仙,一聽到有新的好吃的,立馬就來了精神,很是熱切的,也基本上第一個反應情況。

結果出人意料的,她竟然對甘蔗情有獨鍾,大讚不已,並且隨後給林楠發來一張圖,赫然是一位美少女的背影外加一根又粗又長的大甘蔗……

「威武吧,以後小仙就要一桿甘蔗走天下,看誰不順眼直接拿甘蔗敲打,打累了可以吃一會再接著打!」 無限升級系統 小飛仙自信滿滿的對林楠說道,自我感覺超級良好,咋一看還真有一種超級美少女戰士之感,但看看手中的東西,林楠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

這也行?

「還行吧……」林楠也只能這麼說了,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飛仙顯然沒有意識到什麼問題,依舊自我陶醉的給林楠發來幾個自怕酷照,只可惜林楠看不到具體面容,不過能感覺到,這應該是一個小蘿莉!

一個美少女戰士的小蘿莉!

「那香瓜也不錯,味道比上次的好不少,我估計很多人都會喜歡,不過我最愛的還是這甘蔗,你還有沒有,趕緊給我發一些過來,我準備送給我閨蜜們嘗嘗,打架吃東西兩不誤啊!」小飛仙顯得對這東西很滿意,直接催促道。

東西自然還有,堵是林楠的試驗品,暫時沒有上架,也就沒辦法交易了,林楠簡單的告訴了一聲小飛仙,並且表示可以送一些,反正也是自己種植的,成本也不高,送就送了,老客戶林楠還送的起。

復仇將軍霸道妻 不過很快,小飛仙那邊便有了動靜,直接發了個截圖,看樣子是催促著幾個閨蜜好友趕緊下單的意思。

還未等林楠細細查看,緊接著通天店鋪提醒到了,有著五六單突然間出現,並且發來了信息,告訴是小飛仙介紹的,一次性下單一千靈氣值,然後讓林楠贈送甘蔗和香瓜。

看到這裡,林楠當即大為滿意,這小飛仙還真不是蓋的,非常的夠意思,這個推薦不錯,一次性讓林楠掙了五六千的靈氣值,送點東西算什麼。

「謝謝您的支持,馬上給您安排發貨,求個好評謝謝,升級後有更多產品提供給大家!」林楠統一回復,並且很是直接的求了個好評。

現在只要在這裡有人聊天或者是下單,林楠必然會求一求。

當即,林楠直接處理這些訂單,親自動手採摘香瓜和這些甘蔗,也幸好當初試種不少,否則還真不夠,看著眼下的這些其他試驗品,林楠充滿了期待,估計同樣會讓這些人滿意。

對小飛仙再度道謝一聲,林楠告訴她這兩日其他新品也會陸續上市,讓她品嘗,自然是讓這個小蘿莉很滿意。

退出通天店鋪,林楠在大棚內轉悠了一下,蘋果樹、梨樹、葡萄樹長勢都很好,哈密瓜很快也能成熟,估計也會有著不少的好評。

不一會,估計其他人也都品嘗過了,各自給出了自己的評價,讓林楠還算是滿意,相比於之前的蘋果和梨子,這次的評價明顯高不少。

香瓜得到的好評最多,這一點和林楠的預期一樣,大部分都很滿意香瓜的味道,賣相也不錯,至於甘蔗就差了不少,對一些人而言太甜了,除去小飛仙給予好評之外,另外只有一個表示還不錯,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差評……

如此,林楠也就算是勉強確定了自己將要種植的東西,這個香瓜倒是可以,畢竟評價蠻高的,很多人都喜歡這種味道。

除了大棚,林楠又琢磨著另外一種水果。

香蕉!

這東西也算是地球最受歡迎的水果,老少皆宜,味道自然是不用多說,都是經得起無數年的考驗的,林楠覺得這個產品倒也可以試試,說不得也不錯。

有了主意,當即林楠開始研究香蕉樹的問題,這東西他們這裡可沒有,正常而言都是南方才有,距離雙石村這裡少說也有三千里左右。

大老遠的,林楠也懶得跑,直接在網上一搜,一大堆出現了,各種品種的都有,林楠選擇了一個最好的,一千五百塊一株香蕉樹,外加物流費三百塊,就這麼給愉快的搞定了,只要不要太差,在自己的進化液作用下估計不會差。

接下來的兩天,林楠依舊在地里忙乎著,因為之前的事情,鄉鎮和縣城的旗艦店全部暫停營業,正好也給其他人都放個小假,辦公小樓林楠也不用跑了,就在地里琢磨著自己的試驗,所以出產的產品都直接拉到省城,供給各大餐廳酒吧等,倒也不愁賣。

試驗大棚內,林楠這兩日的省影基本上都在這裡,在琢磨著大棚里其他產品的生長情況,同時也總算是等到哈密瓜的成熟,林楠自然是第一個品嘗,讓他大讚不已,然後如法炮製,找到十名老客戶進行了免費試吃,自然這其中也要包括小飛仙在內。

結果,讓林楠笑了,非常滿意,又是一個成功的產品,深的不少人的喜愛,小飛仙又發話了,讓她那些小閨蜜們紛紛下單,和之前一樣,林楠挨個送一個大大的哈密瓜,讓她們大為滿意。

如此,林楠這裡基本上也就算是有了兩個容易被接受的產品了,哈密瓜和香瓜,果然還是瓜類更受那邊的人喜歡,論果子類的,林楠估計確實是和人家天國差距太大,根本沒有可比性,也就這些瓜人家沒有,反倒是更容易被他們接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