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雖然您看重盛大小姐,但是也不能太過盲目啊!」齊家的其他嫡親也紛紛勸道。

胡神醫冷笑道:「好,既然病人選了醫生,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告辭!」

「胡神醫,請留步!」齊州長追了上去,「我會再勸勸家父,您先不要走,家父受病痛折磨多年,實在需要良方治病啊!」

胡神醫非常清高地說:「胡某行醫,講的就是一個緣字,既然老先生不相信胡某,胡某再留下來,又有什麼意義?」

盛羽西微微一笑,站出來打圓場說道:「我看不如這樣,胡神醫難得來一次,不如由我盡一下地主之誼,請胡神醫下榻到御尊酒店休息。」

齊州長有些感激地看了盛羽西一眼,「這樣甚好,那就請胡神醫先去休息。」

胡神醫冷哼一聲,語氣倨傲地說道:「我就住在御尊酒店了,齊州長還是早點勸好病人,免得耽誤了最好的治療時機。」

盛羽西帶著胡神醫離開,臨走之前,眼神惡毒地瞪了盛雪落一眼。

這個草包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居然敢誇下海口說要給齊老治病?就憑她的草包腦子?

呵呵!

等到她治不好了,齊州長肯定會再來求自己。

到時候,齊州長肯定會感念自己的恩情。

這樣想著,盛羽西腳步輕盈地走了。

她得趕緊回家,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讓父親知道盛雪落給家裡惹了多大的禍事!

齊州長面色有些難看地看著盛雪落,「盛大小姐,請問你有幾分把握?如果沒有把握,還是不要胡來的好。」

盛雪落卻是看向齊木蘭,說了要準備什麼東西,齊木蘭全都一一記下,馬上吩咐人去準備。

齊州長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這也太胡鬧了,說是要行針,居然連針都沒有,還叫他們去準備。

這個盛大小姐如此胡來,父親竟然也任由她胡鬧?

很快,齊木蘭就讓人準備好了一應物件。

盛雪落閉起了眼睛,輕輕呼了口氣。

腦中一片清明,一副清晰的穴點陣圖,在腦海中慢慢浮現。

天機石:順序給你標註好了,下針吧!

盛雪落:我一定可以做到!我一定可以做到!我一定可以做到!

天機石:為什麼要講三遍?

盛雪落:不是我念力越強,你的電力就越足嗎?我怕你半路掉鏈子,所以先自我催眠。

天機石:╮(╯▽╰)╭

盛雪落:卧槽,你還會顏文字?

天機石:

盛雪落:服氣!

睜開眼睛,盛雪落手快如電,迅速下針。

天機石這套針法,叫做九陰九陽大周天針。

顧名思義,就是走九遍的針,是極其消耗體力的事情。

盛雪落最近每天在霧影的監督下鍛煉身體,又有了天機石這個外掛。

下針的時候,一開始動作還很生疏,後來動作越來越熟練。

但就算是這樣,一套針法下來,她也是累得額頭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好了!」盛雪落收了針,又開了一張藥方給齊木蘭,「按照這個方子配置藥丸,每日早晚用子時的露水服用,三天之後,必定痊癒。」

齊州長臉色很難看,覺得盛雪落說話像是小孩子在說胡話。

就算是國手名醫,也不敢說三天就能好。

奈何齊老偏偏就信了這個小姑娘,讓他無可奈何。



話說胡神醫去了御尊酒店,直接開了總統套房,點了各種東西,各種高消費。

盛羽西簽單的時候,半信半疑地問:「胡神醫,你說齊老那個病能治好嗎?」

胡神醫斜眼看她,「盛二小姐這是信不過我?」

盛羽西扯了下嘴角,「不是,就是怕齊家人被人蒙蔽了。」

「哼!說來齊家還真是荒唐,居然相信一個黃毛丫頭!你看著吧,他們明天肯定會來求我的!」胡神醫抖著鬍子說道。

盛羽西聽他這麼說,心裡有了幾分底氣,大方的簽了單,還說:「胡神醫你儘管在這裡消費,不用客氣,只要你能治好齊老的病,診金不會少你的。」

「還是盛二小姐明智!」胡神醫舉起了大拇指。

盛羽西心中得意,她現在就要回家,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

她急匆匆趕回盛家,把事情跟盛永年說了,還添油加醋地說:「姐姐她為了出風頭,連我們盛家全家人的死活都不顧了!她要是治死了齊老,我們全家人還有活路嗎?」

舒曼麗也在旁邊陰陽怪氣地說:「我看她就是在怪我們把她送給孟少爺,所以想著辦法要害我們,這招也太損人不利己了,她是恨不得和我們同歸於盡呢!」

盛永年氣得臉色鐵青。

他真是沒想到,盛雪落竟然會跑去齊家給齊老看病!

這丫頭有幾斤幾兩,他還不知道嗎?

齊家那是什麼人物?他們哪裡得罪得起?

要是齊老真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全家人都得給齊老陪葬!

「這個死丫頭,是要害死我嗎??」盛永年大怒,「她要是回來,我非得打斷她的腿不可!」

盛羽西委曲求全地說:「我一直在勸姐姐不要逞強,她偏偏不聽我的,還罵我多管閑事。不過還好,我說盡了好話才把胡神醫留下來,估計明天齊家就會去請胡神醫了。」 盛永年聽了,連連讚賞道:「還是羽西聰明能幹!好好款待胡神醫,錢儘管的花,可千萬不要怠慢了他。」

盛雪落是由齊木蘭親自給送出齊家的。

齊木蘭為人直爽,覺得盛雪落很對她的胃口。

盛雪落也很欣賞齊木蘭,她前世因為盛羽西到處散播她是情婦的傳聞,導致她的名聲很壞,身邊連一個可以說話的朋友都沒有。

「雪落,所以你現在是休學了?」齊木蘭微微有些驚訝地問。

盛雪落苦笑,她剛上大一,便遇到了孟星寒,被他強取豪奪,連學業也沒有辦法繼續,只能暫時休學。

齊木蘭豪氣地說:「這不算什麼事,你要是想繼續讀書,我回頭讓我爸爸去打個招呼就行了。」

她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睛亮晶晶的,「要不你也到聯合大學來讀書吧,我現在就在聯合大學讀大一,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盛雪落有些心動,她前世就是因為只有個高中學歷,而在人前抬不起頭來。

這一世,她必須要讀大學!

盛雪落感動:「好,那到時候還需要你幫忙了。」

齊木蘭擺擺手:「你跟我客氣什麼,你要是治好了我爺爺,我們全家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呢!」

盛雪落婉拒了齊木蘭派司機送她,她很快就找到了她來時坐的車。

上了車,不一會兒竟然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

雨幕落在車窗上,氤氳起一層薄霧,盛雪落坐在後排看著前面來回掃動的雨刮器,她閉上了眼睛打盹兒,不一會兒竟然就睡著了。

她給齊老施針,耗費了不少力氣。

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聞到了一股清冽的味道,那是深深印刻在她靈魂深處的味道。

盛雪落一個激靈,下意識就要坐起來,腦袋卻不小心撞到了車頂上,疼得她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一隻修長的大手輕輕揉著她的腦袋,盛雪落抬起頭,觸及到一雙淡墨色的眼眸,一張帥得天怒人怨的俊臉出現在她眼前。

盛雪落下意識驚呼,腦袋又沖著車頂撞去,被孟星寒按住她的肩頭,「小心點,別又撞到了。」

他的語氣有些無奈,大手護住她的頭頂。

盛雪落定睛一看,才發現這是孟星寒的專屬座駕,自己坐在孟星寒的車上。

孟星寒專程來齊家接她,她居然在車上睡著了。

他輕手輕腳的把她抱下車,她居然也沒醒,還在他懷裡拱了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繼續呼呼大睡。

孟星寒一向無情的薄唇微微勾起,將她抱在懷裡。

她睡了半個小時,他就看了她半個小時。

盛雪落氣得馬上衝進腦海,和天機石溝通,「你搞毛,孟星寒來了你居然不叫我?」

天機石一臉懵逼:「我叫你幹嘛?」

盛雪落咬牙:「萬一來的不是孟星寒,是壞人,把我砍死了,你也不叫我?」

天機石攤手:「你要是那麼蠢,我又有什麼辦法?」

盛雪落吸氣,再吸氣!

算了,她幹嘛和一塊平淡無奇的石頭計較?

天機石瞬間炸毛:你才平淡無奇!你全家都平淡無奇!

額頭被人給敲了一下,盛雪落回過神來。

孟星寒深邃的眼神炙熱地盯著她,「你求我半天,跑到這裡來,把自己弄成這樣?」

盛雪落一個激靈,想起來自己出門前可是保證了好幾遍,說絕對會吃好玩好,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什麼事的。

可眼下,她居然累得在車上睡著了,還被孟星寒給抓個正著……

盛雪落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轉個不停,腦子一抽,張嘴就說:「還不是怪你!讓人家昨晚累得腰酸背痛,這才不小心睡著了嗎??」

前面開車的司機,手裡一個激靈,差點把方向盤給甩出去。

孟星寒淡淡地從後視鏡里掃了被嚇哭的司機一眼。

司機內心淚流滿面:我去去去去,我也沒想到雪落小姐這麼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副駕駛位置上的霧影面無表情地按了個開關,一道擋板緩緩升起,把後排給隔開了。

盛雪落伸出爾康手:等等!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這回還真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她其實是想說,昨晚她為了能讓孟星寒同意自己今天來齊家,陪著孟星寒下了半宿的棋,才會搞得她腰酸背痛!!

你們不要自己腦補太多好不好!

等等,這忽然安靜下來的氣氛是什麼鬼?

盛雪落脖子僵硬地緩緩轉頭,就看到孟星寒眼神一瞬不瞬的望著她,那深不見底的黑眸就像是兩簇跳動的烈火,隨時都會把她給燒得粉身碎骨。

盛雪落弱弱地說:「呃~寶寶,要不要解釋一下?」

孟星寒非常傲嬌地瞟了她一眼,「解釋什麼?」

盛雪落扶額,「這樣人家會誤會的。」

孟星寒的俊臉瞬間就沉了下來,眼眸中有寒意繾綣。

還把她給推開,看向窗外,氣氛冷凝。

盛雪落有點小怕怕,不知道該怎麼辦,也沒有人能商量,只好跑去問腦海里的天機石。

盛雪落:完了,他好像生氣了,我該怎麼辦?

狗頭軍師天機石蔑視臉:你沒事吧?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搞不定?

盛雪落一臉茫然:呃?

狗頭軍師天機石:要抓住一個男人,首先就要抓住他的胃,你給他做頓好吃的,他馬上就不會生氣了啊!

盛雪落恍然大悟:你真是太棒了!

天機石傲嬌臉:哼哼~我天機石足智多謀,機智如妖,神機妙算……你給我站住,我還沒說完呢!

盛雪落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孟星寒精壯的腰。

孟星寒沒反應。

盛雪落又戳了戳。

再戳了戳。

孟星寒:「幹嘛?」

盛雪落:「嘻嘻,寶寶,你肚子餓不餓?」

孟星寒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俊眉不著痕迹地挑了挑,一臉的「我早就知道會如此」的表情。

然後非常胸有成竹地拿出了一個精緻漂亮的小紙盒,用一種高高在上,還略帶嫌棄地語氣吐出兩個字:「拿去!」

盛雪落:喵喵喵??

她迅速打開了小紙盒,然後嘴角快速上翹,擴大成滿臉的笑意。 盛雪落驚喜道:「嗷嗷嗷!居然是黑天鵝蛋糕屋的芝士蛋糕!」

盛雪落覺得幸福得快要飛起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