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虞是朕的人,你記好了,今日你當感謝這個侍衛。」他輕輕地抬手,指了尚且還跪著的江海一下。

「否則花虞出了事,朕定拿你陪葬!」

褚凌宸這話一出,這邊所有的人,包括了花虞在內,紛紛轉過了頭來,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花虞自己也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沒想到褚凌宸的態度這麼的強硬,且是毫不猶豫地就站在了她的這邊。

就連面對顧南安這樣棘手的人,也一點猶豫都沒有。

她眼眸晃動了一下,竟是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才是合適的。

「臣知罪。」顧南安回過了神來,到底也沒說些什麼,他此時若是還要跟褚凌宸硬來的話,褚凌宸就能夠立馬處置了他。

所以他只頓了一瞬,便轉變了態度。 阿才一臉無奈,他覺得顧南滄沒有被急死,倒是涼一一先被急死了。

看著她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焦急得來來回迴轉圈。

看著夜已經深了,涼一一懇求道:「爹地,我還不能去見老闆嗎?

「你這丫頭,真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才好,今晚你不能出面,要讓他著急。

你夜不歸宿他會很在意,越是在意就越是著急,這樣你的存在感才高。

你想想如果是你們過去的相處模式,他會有危機感和壓力嗎?

男女朋友也好,夫妻也罷,都是需要一些危機感的。

你別看我和你媽咪這麼大年紀了,我可是時時刻刻都防止有任何或許會撬牆角的人。」

阿才又和涼一一講了不少他年輕時候的事情,涼一一那顆躁動不已的心這才平靜下來。

顧南滄就沒有她這麼幸運了,看著夜幕降臨,涼一一還是沒有回來。

都這麼晚了,她和什麼人出去的?

這個點經年已經睡下,顧南滄只能在房間里轉來轉去,時不時關注著涼一一的動態看看有沒有更新什麼。

要是她更新還沒問題,偏偏就在於她什麼都沒更新,顧南滄反而心緒不寧。

涼一一被阿才安撫好了,「爹地,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去找他。」

「這才乖。」

「今晚你得好好睡一覺,至於他,就讓他干著急吧。」

「爹地,我突然覺得你挺壞的。」涼一一由衷的佩服,原來她父親才是厲害的人物。

「我的手段不足先生的十分之一。」

「要是誰惹惱了穆先生,一定會死得很慘吧。」

阿才搖了搖頭,「這些事你還是不要知道得好。」

穆先生的恐怖之處是她一個溫室的花朵想象不到的。

涼一一送走了阿才,看著自己多了不少私信,就是之前那個陌生的小號發的。

如果之前還不知道他是誰,那麼現在涼一一就能確定了。

「還沒有回家?」

「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天黑還不回家?」

「在哪?我來接你。」

「回我信息!」

「涼一一,我是顧南滄。」

最後一條他直接表明了身份,涼一一看著那些內容,想象著他在發這些內容的表情。

先前不覺得,現在怎麼覺得他像個糟老頭子一樣古板中又帶著一些可愛。

涼一一再想要裝死也沒辦法了,手機在鍵盤上飛舞著。

「老闆,好久不見,怎麼跑我私信來裝神弄鬼了?」

她輕佻的口氣讓顧南滄的心情變得複雜起來,一面是涼一一終於回了他的信息,讓他覺得鬆了一口氣,另外一面是這丫頭竟然用這樣的口氣和他說話。

「你在哪?我來你的城市了,我現在就要見你。」

原來那個儒雅的男人也有這麼霸道的一面,果然爹地媽咪沒說錯,男人就是這樣。

「抱歉啊老闆,我很忙,我今晚要加班呢。」

顧南滄一聽涼一一竟然對他撒謊,這下更加生氣,「涼一一,你騙我!」

「沒有啊老闆,我真的在加班,不信你看。」

涼一一故意找了一張似是而非的圖片,要是顧南滄細心就可以看到裡面有另外一人的手,且是個男人。

這下他真的有危機感了,顧南滄將那張圖片放大了數倍。

「你和誰在一起?」

「我一個人。」涼一一現在才明白自己這麼做的樂趣所在。

隔著手機都能感覺到他著急的樣子,想著從前哪怕是天塌下來他都是一臉淡定的模樣,這是不是證明他的心裡也有些在意自己了呢?

涼一一再編輯了幾句,「好吧,我騙了你,我和朋友在外面玩,我朋友的生日。」

「我來接你。」

「不太方便。」 點道爲止 四個字直接拒絕。

雖然涼一一開心得要起飛,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破功。

她又安撫了幾句關機,顧南滄一夜未睡,等著她回來。

涼一一倒是和以前不同,終於睡了一個好覺。

天快亮的時候,她特地化了一個濃妝,叫來了自己的死黨。

顧南滄看著天黑到天亮,涼一一才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身上穿著一件極為單薄的小裙子,至少她從未在他面前穿過這樣的衣服。

這也就罷了,送她回來的並不是照片上的任意一人,涼一一果然和很多人接觸。

許久未見顧南滄,涼一一竭力遏制著想要朝著他奔去的衝動。

「你還知道回來。」 末世之衝破黑暗 他說話的口吻就像是面對紅杏出牆的妻子。

涼一一按捺住自己激動的心情,「顧先生,你怎麼在我家?」

「顧先生?」

在顧南滄聽來,這傢伙就是在刻意疏遠兩人的身份。

「是啊,好久不見了,顧先生。」

「他是誰?」顧南滄冷冷問道。

重生之公主尊貴 「顧先生,那一晚你就表示得很清楚,你對我沒興趣,我也早就不在你公司工作,不知道你這個時候來質問我又有什麼意思?

你我非親非故,我並沒有向你交代我行蹤的自由,不是么?」

此刻阿才和經年正躲在暗處靜靜旁觀著一出好戲,兩人生怕自己那不爭氣的女兒見到顧南餐就走不動道。

事實證明涼一一不僅克制住了自己,甚至還學會了舉一反三,打得顧南滄措手不及。

「你說什麼!」

從和涼一一認識的那天,涼一一就不曾用這樣的口吻和他說話。

涼一一心裡還是有點虛的,畢竟從未見過他這麼生氣的樣子。

不過戲都已經演到了這裡,她也沒有了回頭路,

「我,我說我的事情和你無關。」

顧南滄朝著涼一一走來,涼一一認慫的躲到好友身後。

這個動作更加惹惱了顧南滄,約翰直接擺擺手,「我,我突然想起我家火沒關,我,我先走一步了。」

「喂,你別走啊!」

「這就是你看中的男人?」顧南滄嗤之以鼻。

他哪裡知道約翰喜歡的是男人啊!平時見到小蟲子比自己跑得還快,早知道就不叫他來了。

「那,那也和你沒有關係。」

顧南滄一步一步朝著她靠近,涼一一捂住了臉,「我警告你啊,打人不打臉。」

她說完這句話就愣了,她也沒做錯什麼啊!為什麼要被打? 「朕看你腦子尚且不清楚。」褚凌宸面上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他將花虞拉起來了之後,就再也沒有放開過花虞的手。

花虞有心想要將自己的手給抽回來。

卻敵不過他的力氣。

努力了幾下,瞧著實在是拿不出來,便只能夠悻悻地放棄了。

「接待使臣之事,便交給白玉恆吧,自今日起,罰你禁朝五日,清醒點了,再來見朕!」

褚凌宸扯唇冷笑了一下,說罷,也不等那顧南安反應過來,拉著花虞的手,抬腳便離開了這邊。

花虞突然被拽著胳膊走,還有些反應不及,唯獨來得及做得事情,就是沖著那江海使了一個眼神。

江海了悟,自發起了身,跟在了他們的身後,隨同他們二人一併離開。

江海是她的老部下了,又是她的心腹,在她身邊這麼多年,留著江海在這邊,花虞不放心,且她如今也不願意在這個顧南安面前暴露身份。

原本想著這個事情若是實在瞞不下去,那便是暴露了身份也沒什麼。

可事到如今,尤其是出現了今日的這個事情之後,花虞是一點暴露身份的心思都沒有了。

她險些死在了顧南安的手上。

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她怎麼能夠容忍自己這麼的蠢和狼狽?

顧南安還能夠對著一個跳了她的舞的人,說出這樣的話來。

呵!

越是這樣,她就越要將自己的身份隱藏得好好的,等到事情得到了解決的一天,再去看看這個顧南安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

花虞想到了這裡,面上便出現了一抹冷酷的表情。

可今日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加上又見到了顧南安,還險些被顧南安再次給害死。

花虞有些個精神恍惚。

被褚凌宸扯上了馬車時,也是低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完全沒有看見褚凌宸那越來越陰沉的面色。

平日里,花虞單獨和他待在一起的時候,就算是不說話,注意力也是在他的身上的。

而今日的花虞,很明顯就是在走神。

這是之前從未出現過的事情,再加上她和顧南安之間詭異的氣氛……

讓褚凌宸這心頭的火氣,不斷地往上冒。

眼瞧著就要到了臨界點的時候,馬車停了下來。

他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怒意,率先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花虞緊緊地跟在了他的身後,可卻還是那一副神魂落魄的樣子,褚凌宸看在了眼裡,臉色越加的難看。

一路從皇宮門口,走到了宸心殿當中。

他都是肅著一張臉的。

這讓宸心殿所有伺候的人,都是心驚膽戰的。

一路上一點兒聲音都沒有,靜悄悄的有些嚇人。

劉衡跟在了他們的身後,有心想要提醒花虞一句,可卻也知道此時自己開口說話不合適,只怕會讓褚凌宸更加的憤怒。

無可奈何的同時,只能夠盼望著花虞趕緊清醒過來,可別再這麼繼續下去了,這氣氛沉悶得劉衡都快要昏厥過去了。

今日褚凌宸對於顧南安的處置很重,而且劉衡實在是不明白,這接待使臣的事情。

為何交給白玉恆? 對於褚凌宸所下的決定,其實劉衡都是深信不疑的。

甭管褚凌宸做什麼,在劉衡的眼裡那都是對的,是正確的。

可是這個事情,花虞作為褚凌宸身邊伺候著的人,怎麼也該關心一句。

她倒好,從頭到尾就好像是得了失語症一般,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從顧府出來之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

劉衡無奈,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褚凌宸的表情,是越來越陰沉了,還沒有任何的法子!

「拿膏藥來!」那邊,花虞還在思慮著顧南安的事情,卻冷不丁聽見了這麼一句話,她打了一個激靈,猛地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跟著褚凌宸,回到了宸心殿當中。

此時的宸心殿內很是安靜,褚凌宸本來就不輕易讓人進來伺候,眼下殿內只有她、劉衡和褚凌宸三個人。

而這一句話,褚凌宸很明顯是吩咐給劉衡的。

「是。」劉衡飛快地應了,看到那終於回過了神來,卻一臉不明所以的花虞,搖了搖頭。

這都什麼事情啊?

花虞還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拿什麼膏藥?

是褚凌宸受傷了嗎?還是他哪裡不舒服?

這麼一想著,她便忍不住抬眼看了一下褚凌宸。

卻見褚凌宸那一張俊美到了極點的臉色,滿是陰沉,一副瀕臨爆發的樣子。

那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看著,瞧見她回過了神來,看向了自己,他還冷冷地勾了勾唇。

這表情……

實在是有夠可怕的!

花虞猛地打了一個哆嗦,終於是清醒了。

「皇、皇上,您哪裡不舒服嗎?」她揣著小心,湊上了前去,沖著那褚凌宸陪著笑臉說道。

褚凌宸皮笑肉不笑地掃了她一眼,目光下移,落在了她的脖子之上。

被他這麼看著,花虞只覺得自己的脖子上頭一涼。

她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被顧南安這麼掐了幾下,就她那個脆弱的肌膚,現在的模樣,鐵定極為恐怖。

不過因著江海來得及時,她沒有傷到根本,傷處除了有些隱隱發疼,還有看起來很是恐怖之外,問題倒是不大。

還讓褚凌宸關註上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