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加鍛煉。」

弄的易陽差點兒沒把病號服扔他身上,前面說的挺好,後面加這句幹嘛。

回家也就是兩天的時間,易陽和周子怡就進組了,這次他們屬於純配角,配出去八百來番的那種,易陽主要是看看林冰怎麼拍攝的,三人行必有我師,孔老師說的話你敢不聽。

「劉元,我覺得你吃醋的感覺不太夠,喜歡的人和別人去約會,你這個年齡不應該表現出來隱忍的吃醋,而是那種大大方方的吃醋,你嘗試一下。」

一般時候易陽不講話,他講的時候拍出來就會很舒服,這也是林冰佩服他的原因,對於老闆在自己的劇組指手畫腳,他沒有任何怨言,說白了,這部戲成功與否,都和易陽脫不了干係。

劇本是他寫的,主角他定的,導演他找的,現場他是指揮,真拍出來個爛片,他自己臉上也無光。

易陽也沒什麼戲,就是客串個老師,戲份特別少,周子怡也是一樣,這部戲的後期他不一定有時間跟,所以在拍攝的時候盡量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也是省著以後麻煩。

「譚允這小姑娘太努力了,你看還在那兒看劇本呢。」

周子怡順著看過去,可不是這姑娘一個人在那兒念念有詞。

「我當初要是有她這麼努力,估計沒遇到你之前我都演好幾個主角了。」

別看電影學院,戲劇學院這些地兒明星多,但是真正意義上被大家認可的也沒多少,很多人覺得自己臉不錯,又進了學校的大門,就屬於演藝圈的一份子了。

因為這樣的心裡,會讓他們以後知道社會的現實,除了一些爛片以外,有幾個導演願意用花瓶的,真正的大導演看的都是演技。

有的明星從草根也能走到金字塔的上面,就是因為自己比別人付出的更多,沒有那些努力,哪來那麼多的一夜成名。

「你就別想了,現在回去重新上學是不可能了,沒事兒你去和她聊聊,我怕這孩子太急,心態出了問題就不好了。」

周子怡答應了,這事兒她去合適,總不能讓易陽一個男人去和她談心吧,沒結婚也就算了,結婚的導演和女演員熱聊,想一想都知道記者能編出來什麼。

劇組呆了幾天易陽又走了,他真是越來越忙,而且是自己找的那種忙,明明可以悠閑的養老,偏偏要努力的賺錢,沒辦法,誰讓他是有媳婦的人呢。

「老闆,今年的流行歌曲大賞發了邀請函,入圍了最佳創作人,去參加嗎?」

做為導演和演員的易陽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個入圍獎項竟然是音樂方面的,而且他也沒有參加,在這之前他連這個獎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誰報的名?」

「網友票選的,當你老了高票當選,舉辦方的意思是獲獎沒什麼問題。」

易陽想了想,還是去吧,得不得獎不重要,重在參與,再說他和周子怡雖然有一定的人氣,但是要說得到了娛樂圈的認可好像也沒有。

現在兩個人就像是隱士一樣,又在圈裡,又不在圈裡。

流行歌曲大賞不光是歌手,也有演員導演參加,電視的主題曲和插曲什麼的也會入圍,不過真正的大導演基本不會出現,演員倒是不一定,畢竟很多電視劇的歌曲就是演員唱的。

歌曲大賞在周六,中間的幾天易陽也沒幹別的,就是和許帥溝通這部新電影,看看怎麼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這部電影是為了阻擊上的,如果達不到效果,那不是啪啪打臉嗎。

通過和許帥的相處,易陽非常滿意,林冰果然靠譜,介紹的人能力很強,通過許帥的業務能看出來,這幾年應該是沒把學習扔下。

有些設備都更新了,但是他使用起來都沒問題,而且對很多東西也有很好的想法,手下的能人越來越多,距離易陽的夢想生活又近了一步。

「不穿這麼正式行嗎?」

易陽被領帶勒得上不來氣,周子怡還用力拽呢,他就不明白了,說好的音樂是有態度的呢?為什麼還要穿衣服打領帶,拖鞋大褲衩不挺好的嗎。

看著自己精心挑選的衣服被pass了,易陽嘆了一口氣,吾道太孤。

流行音樂大賞舉辦到現在已經有十五年了,也就是第十五屆,舉辦地點在帝都,這也是為什麼易陽輕易答應的原因,不用來回坐飛機折騰,這挺好。

受邀請的人裡面有當紅流量,還有一些老牌歌王,各地天後,可以說在國內音樂獎項這一塊兒很有權威性。

當你老了這首歌也不是走後門進去的,確實是網友投票最多,而且好評爆表,第一次聽的人都會被感動到,現在的易陽還不至於讓人為了討好他,弄什麼黑幕。

「這人好多啊,媳婦你之前參加過嗎?」

易陽兩輩子都沒參加過,上次走紅毯還是迎新晚會呢,那時候大家一起走的。

「我上高中主持過一次升旗儀式,有紅毯,算嗎?」

兩個人對視一下,得,弄半天兩個都是小白。 鳳凰牌黃瓜西紅柿這段時間的發展不可謂不快,先是在雙流鄉,再然後是周圍方圓數十里方圓,幾乎成了家喻戶曉的好產品,口碑極好,哪怕是價格貴一點,也讓人願意購買。

一直到如今,在縣城也直接一炮而紅,自然引得不少有心人的注意,稍微算算便能明白這其中的利益,讓人眼饞。

最開始,一些街上惡霸想要打林楠的主意,甚至重傷了楊老二,直接在衛生院對林楠動手,所幸關悅及時帶著派出所的民警趕來,當場抓走這麼一批惡霸。

然後是一個農業公司的人找上門來,開出高價尋求合作,被林楠拒絕。

再之後,還有著夏秋成,還真讓林楠有些心動,差點中了他的圈套,這一切的一切,自然是看到了鳳凰牌產品的價值和利潤,都想據為己有。

雖然這段時間林楠公司成立,一切也看起來順風順水,但暗地裡,打他主意的人並沒有少,反而是更多。

雙流鄉豪華別墅區,一棟大別墅內,夏秋成一席白色西裝,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對面還有一名中年男子,二人此刻暗自商量的,正是林楠的鳳凰牌產品的事情。

夏秋成的身份,不用多言,來自縣城夏家,在這雙流鄉而言,絕對少有人敢惹,夏家的威懾力太大太大,而眼前這中年男子身份也不一般,算是這雙流鄉遠近百里範圍內頗為有些名氣的主,有著一個規模不小的農業公司,正是先前找過林楠的那個福祥農貿公司,資產數千萬,在這雙流鄉也算是富甲一方。

與此同時他還有一個身份,是雙流鄉副鄉長的大哥,在縣城裡更是有著一些特殊的關係,自然而然生意也就越做越大,越做越順,而且同樣的手段也夠黑。

資產上千萬的大老闆,再加上還有些特殊的背景,特殊的手段,更是讓他金大中在這雙流鄉可謂是如魚得水,很是逍遙自在。

不過最近因為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的事情讓他很不高興,從事農產品貿易,金大中對這種產品的價值很清楚,第一時間就想要洽談合作,甚至是收購,不過派去的人和林楠溝通,一點作用都沒有,甚至到最後林楠等人根本不聞不問,完全沒有一點合作的可能,金大中當即就有些怒意,若非查到林楠和新任鄉長有些認識,只怕早就動用特殊的手段來對付林楠了。

夏秋成同樣不高興,原本對這一塊可謂是勝券在握,眼看著林楠都有些意動了,不曾想到手的鴨子又飛走了,這件事自然讓他非常的不爽。

之後他又試圖和林楠聯繫過,不過也同樣給予了直接的拒絕,沒有半點的希望。

自然,這讓他不爽,眼看著林楠的公司成立,生意已然擴展到了縣城,當真是日進萬金,他非常的眼饞,暗自琢磨一番后就找上了金大中,這兩人實則也是合作關係,狼狽為奸。

「老金,你說說吧,該怎麼辦,這可是個大肥羊,一旦搞定,我可以肯定,利潤將超乎你的想象!」二人暗自談了很多,但夏秋成很聰明,有些事情他喜歡隱在幕後,不願意冒頭,而且林楠有著這關悅做後盾,他不願意輕易招惹,關悅的背景,他隱約知道一些。

夏秋成的意思,金大中自然明白,這幾年他也習慣了,反正他在前面衝刺,夏秋成則動用關係擺平,一個小小的林楠,哪怕是和關悅相識,他也不怕,在這一畝三分地上,他的手段很多。

「明天我親自會會這小子,真若是不識好歹,我自然有辦法整好他!」金大中冷笑,他倒不是不相信一個絲毫沒有背景的小子能如何。

聽到金大中的話,夏秋成很滿意的點點頭。

「這小子可能軟硬不吃,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主,你要做好完全的準備,實在不行的話要準備其它的手段,務必要乾淨利索!」

「放心,這件事沾不到你身上!」金大中笑道,眼中帶著冷意,心底已然開始籌劃著。

第二天,幹活的村民比林楠預料的還要早,原本說的是五點鐘,但實則根本不到五點,一個個的都到了,天色還沒有亮起來,不過村民們倒是自覺,一個個都準備了手電筒之類的,哪怕是天色昏暗,也絲毫不影響採摘工作,看著地里一道道燈光,還有那熱鬧的場景,林楠注意到了村中的路。

雖然路是修好了,但卻還少了一樣,沒有路燈!

和城裡不一樣,一到晚上,農村完全是漆黑一片,哪怕是到現在,依舊視線很不好,林楠還真擔心路上出個什麼問題,尋思著是不是要修建路燈之類的。

還有這地里,雖然手電筒很不錯,但也不是長久之法,還是需要更亮的燈光來輔助才行。

一大早,地里剛剛忙碌好,林楠就找到了林長福,討論著安裝路燈的事情,需要他這位村長安排。

這對村裡而言,同樣是大好事,林長福沒有理由反對,反正是林楠自己出資,這點林楠說的很明白,當即林長福便給林楠商議了一下,村裡乾脆也都裝上,沿全部費用在一起,估計要十幾萬。

雖然又是一大筆開支,但林楠也沒有遲疑,真若是出事就麻煩了,而且這件事利國利民,還利自己,沒理由不做,當即讓林長福幫忙安排這件事,需要向鄉政府彙報。

忙完這件事,林楠又要忙碌魚塘的事情,這幾日地里種植的事情林楠一直在關注著,反倒是這件事給落下了,不過好在張富貴還算是靠譜,前幾日林楠簽下租賃合同之後,一切就交給他處理了,劉長福偶爾也幫幫忙,現在已經在修建引水渠,原本林楠計劃的是兩公里左右,但現在並沒有走直線,避開了田地,而是沿著路邊進行。

雖然路遠了一些,但更加方便操作,現在已經進行了不少,一切都很順利。

林楠這位老闆親自來查崗,張富貴自然很是熱情的彙報著這件事,眼看著引水渠就要修建好,讓他特別激動,一旦這道引水渠建好,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將魚塘管理好,不辜負林楠期望。 紅毯秀是一個挺累的事兒……這就是第一次走紅毯的感想,所有人依次在那兒排著隊,然後累到想哭的時候輪到你了,快速的整理好妝容,嘴角扯出一個完美的弧度,緩緩走上紅毯。

「媳婦兒,這種事兒下次換別人吧,紅毯兩分鐘,等待四小時啊。」

易陽上場之前是這樣說的。

然後隨著攝像機的追逐,粉絲的吶喊,易陽是這樣說的:

「媳婦兒,下回咱們在來穿的一定要有風格,秒殺全場。」

果然,人都逃不過真香定律。

易陽不算是大火的明星,而且用歌手的角度來說也不是很靠前,理所當然的紅毯採訪環節是略過的,易陽他們也不在意,這種東西該有的時候自然會有。

「老公快看,是范哲,那個小鮮肉,還有那個,國民偶像,天啊,街舞小王子也來了。」

易陽看著自己媳婦兒就好像猛虎看見了群羊,還是餓急了那種,一點兒都沒考慮到他會吃醋。

「老婆,你看那個女明星是不是……」

「哪個啊,你說的誰啊?」

說出來易陽就卡殼了,他又不怎麼關注哪知道是誰啊,根本就是隨手一指,氣勢上頓時矮了一節。

座位安排也是根據咖位來的,易陽第三排中間位置,還行,不是特別靠後,就算可以,他到了的時候已經有人坐了,進場的順序基本也是定好的。

「老師好。」

易陽他們坐下左右看了看,有人就問好,這幫人都是年輕的小孩,從十幾歲到二十一二的樣子,屬於那種新人狀態,基本都是各個公司弄來見世面的。

新人公司的要求就是別得罪人,見誰都要客氣點,所以這老師不是沖著易陽有多大成就,純屬商業吹噓。

「你們好,媳婦兒,這幫孩子都挺不錯啊,以後有機會也應該讓咱們那些人出來見見世面。」

周子怡要不是怕有攝像機,肯定給他一個白眼,自己家藝人什麼安排都不知道。

「往後看第五排,覺得眼熟嗎?」

「有熟人嗎?」

易陽挺納悶,還是往後面看去,就看見幾個人對上自己的目光,和自己鞠躬打招呼。

「媳婦兒,你快看,還有更客氣的,打招呼都鞠躬。」

周子怡實在沒忍住,偷著在下面拍了他一下。

「你自己家的藝人不知道嗎?公司新培養的NBOYS組合,已經開始推市場了,別告訴我你一點兒都沒關注。」

易陽被問的心虛,他上哪知道去,平常去公司就是說事情,說完就走,即使有人和他說過,他也是不會記得的。

「回頭我問問張明,肯定是這小子沒說。」

說完就切換下一話題,繼續看進來的明星大腕,不為別的,越說心越虛。

隨著入場的人越來越多,易陽也看到了熟面孔,電視上都見過,包括李青山這位大佬,他還看到了自己公司的林宇,這位竟然都混到第二排了。

看到易陽林宇也是一愣,他沒想到自己家老闆也在,還坐在自己後面,一時間還真是有點尷尬,人那麼多也沒辦法說什麼,只能點頭打了個招呼。

「媳婦兒,我好像有點酸。」

隨著人員粉絲都入場完畢,易陽終於見到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熟悉的人,鶴鳴老師,這位一看就是來主持的,很多晚會都是他,畢竟主持界的大佬之一,惹不起。

前面快速的進行了開場,然後就有了互動環節,鶴鳴自己的節目基本上所有明星都參加過,而且他為人很好,可以說交友廣闊,每個人都能聊上幾句。

「那位坐在我正對面第三排的朋友,對,就是你,不要懷疑,易陽。」

易陽有點兒困了,結果就被點名了。

「易陽我看你現在是個昏昏欲睡的狀態對嗎?」

早有負責這一排的工作人員遞上了話筒,易陽接過來,咳嗽了兩下。

「那個,我講兩句啊。」

這話一出好多人就笑了,沒辦法,太有村支書的代入感了,好像開會的開場白一樣。

「大家看到沒,這就是老闆,說話賊有氣質,那就歡迎這位來自村裡的朋友給我們講幾句好嗎?」

鶴鳴隨機應變的能力很強,這麼一說台下的人也很給面子鼓起了掌。

易陽這回是被架在了上面,想不說也不行了。

「那我就賦詩一首吧,不講不講我不講,講啥我要想一想,想來想去講點兒啥,啥也不講,謝謝大家。」

很多人知道易陽,也看過易陽排的片子,但是第一次見到易陽,感覺這人太逗了,說話好像看小品聽相聲一樣。

「好,呵呵呵,感謝什麼都不講的易陽表演的脫口秀,下面……」

很多歌手都知道易陽,但是沒見過本人,歌壇神級人物李青山都特意回頭看了下,和易陽點頭示意。

其實說起來,易陽和他就是那次買歌見了一次,之後就沒再見過。

不過易陽看過去,也是夠恰好碰到誰的目光,大家都會點頭示意,也算很給他面子。

大會正式開始,隨著歌手們上台領獎,易陽終於又認識了很多人,單方面認識那種。

不得不說,通過播放的歌曲來看,雖然易陽不熟悉,但是不可否認,這個世界的創作力一點兒都不比另一個世界差。

很多歌曲易陽聽了都感覺好,特別好,即使拿過去也肯定會大火,果然,哪裡都能出大才啊。

上面正演著呢,易陽就聽見有人在叫自己,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也沒在意。

「易陽,那邊喊你,好像是工作人員。」

周子怡耳朵好用,倒是挺清楚了,易陽也不知道什麼事兒,還是過去了。

「你是?」

「易老師,我是後台的,鶴鳴老師讓我來找您。」

聽說是鶴鳴,易陽就沒什麼問的了,跟了過去,後台一群人在那兒著急呢。

「怎麼了鶴老師,什麼情況?」

「易陽你來了,臨時出了點問題,本來定的表演嘉賓剛才摔了,已經去醫院了,你能不能幫忙頂一下?」

「鶴老師你是在開玩笑嗎……」 地里進展迅速,魚塘也在快速開工,預計一周后可以正式引水,到時候魚塘進行消毒處理之後,便可以正式養殖了,對於這養魚之事,林楠也是頗為期待,想看看這養殖靈魚的方式放在這魚塘內,到底能養殖出什麼樣的好貨來。

在現場看了一會,張富貴一直緊盯著進度,也不需要林楠幹什麼,只要提供資金支持就行,隨即便回村了,他想到了鳳凰山的那株野山參,這幾日忙碌的導致這件事給忘記了,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了。

其次,還有西瓜的問題,林楠到現在農家小店還只有三種產品,少一個沒有上架,這個位置預留的就是西瓜,不過眼下地里還沒有正式種植,林楠嘗試的西瓜還在小院里也沒有成熟,不過算算時間也應該差不多了。

正待林楠準備回家看看西瓜,也琢磨著什麼時候進入鳳凰山查看野山參的時候,楊瑾的電話打來,告訴林楠有人來公司,非要見林楠,詢問之下才知道是什麼富農農貿公司的人,這個公司林楠倒是有些印象,之前找過自己,不過被回絕了,沒想到再度上門。

「告訴他們暫時我沒有合作的意向,讓他們直接走人就行了。」林楠淡淡說道,眼下公司正展開的極為順利,林楠自然沒興趣合作,見面都沒有興趣。

「我說了,但對方就是不走,而且看樣子來者不善,這人叫金大中,在咱們這方圓數十里也是一個人物,不好輕易得罪。」楊瑾電話里壓低了聲音對林楠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