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見就見見……」鄭凱教授微微一笑。

「那就你去吧……我們都去的話,徐老怪會認為我們是去踢場子的!」李蝶教授笑著說道。

「我不去!還是讓老王去吧。」鄭愷教授搖搖頭。

一旁的王潔壽教授愣了一下,不過他也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那就我去吧……也不知道今晚徐老怪在不在,不在的話我就直接去他家!」他說道。

一群人就此散去。

王潔壽教授換了一件衣服,來到了醫院的中醫部,中醫部晚上一般是沒有醫生的,最多就是有個助理醫生在值班,因為中醫講究的望聞問切最好的診病時間是在上午,所以中醫部的上午是最忙的。

「咦?王主任?您怎麼過來了?有什麼吩咐嗎?」

小助理看到鼎鼎大名的王潔壽教授出現在中醫部,他嚇了一跳,這可是醫院的幾位扛把子的頂級醫學教授!

「老徐呢?」王潔壽教授詢問。

「徐老不在啊……」助理回答。

「知道他的電話嗎?」王潔壽問道。

「知道知道,我給您找找……」助理急忙點頭。

他在辦公桌裡面翻出了一個號碼本,仔細地看了看之後遞給了王潔壽。

「王主任……這就是徐老的電話。」

王潔壽看了看,記了下來。

「好了,沒事了……年輕人很不錯,多看看書對自己有好處。」他還是勉勵了幾句。

小助理連連點頭。

離開了中醫部,王潔壽馬上撥通了電話。

「喂?」電話里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個聲音中氣十足,隔著電話都有點震耳朵。

「老徐啊,我是王潔壽……你現在有沒有時間?」王潔壽客氣地問道。

「你想幹嘛?」

電話內的聲音明顯對王潔壽不太感興趣。

「我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我可提前和你說了……真正的好事,我就在醫院旁邊的醉仙鴨等著你!我只等十分鐘,不來的話……過時不候!」王潔壽快速的說完之後就掛上了電話。

他微微一笑。

對於這個徐老怪,他了解得很,這個人自視極高,不過人家是真有本事……

如果自己按照正常程序找他出來,這個徐老怪一定不會出來,都是一個醫院的,有什麼事不能明天上班再說?

所以他就用了一個激將法。

信步游庭的來到了醉仙鴨,這是一個規模不小的酒店,裡面的環境非常的清幽,是一個比較有特色的地方。 醉仙鴨酒樓裡面的服務員看到王潔壽就馬上迎了上去。

「王主任……您今晚怎麼一個人來了?」他認識這位可以救命的大人物。

「哦,一會和老徐談點事情,給我們找個好位置。」王潔壽笑著說道。

「好嘞!最西面的荷花間怎麼樣?旁邊就是荷花池……風景很不錯。」服務生說道。

「可以可以。」

王潔壽點點頭。

這裡他經常來,知道哪個包間是最好的。

他去等人了,時間不長一個頭髮亂糟糟看起來像是剛剛洗過頭的老頭跑了進來,說是老頭好像也不是太準確,因為一個老頭怎麼會用這麼高的速度奔跑?

「王潔壽那個老混蛋在哪?」他一進來就問道。

服務生愣了一下,看了看這個人。

「徐主任啊……王主任在荷花包間等您!」他急忙說道。

這個老頭轉身就去了荷花包間。

一把推開門,就看到裡面坐著板板正正的王潔壽。

「你個老王八……你今天要是涮我!你看我不收拾你……」他惡狠狠的說道。

王潔壽放下手裡的茶杯,看了看這個老頭,這傢伙怎麼頭髮還濕淋淋的?

「你這是怎麼了?」他奇怪地問道。

「你說我怎麼了?我家離醫院是近,可是老子在洗澡你不知道嗎?一身的泡沫你不知道嗎?」徐老怪氣呼呼地說道。

「行了行了,你和我墨跡啥……我給你看一個東西。」王潔壽拿出一個小本。

這個小本上面記錄的就是樂包回答的那幾個問題。

徐老怪拿過來看了看,他挑了挑眉。

「什麼意思?」他問。

「你就說……以你的水平,看這上面的回答,你覺得這個回答的人是個什麼水平?」王潔壽看著徐老怪。

這個老東西剛剛氣勢洶洶的質問自己,可把他嚇了一跳,自己可打不過他。

徐老怪仔細地看了看。

「嘶……思維新穎,有點見解!不過方法有些怪異……」他嘟囔著說道。

「這個枯葉草是什麼東西?」王潔壽問道。

「一種幾乎無用的草……藥店里是買不到的,這種草從它發芽開始,就是一種枯萎的狀態,非常奇怪!不過並不算太少見,一般的大山裡都有。」徐老怪回答。

王潔壽點了點頭,原來那小子不是胡說八道的啊。

「那……這個牛糞草是什麼?」他又問。

「牛糞草……這是一些鄉下人的叫法,這是一種寬葉的植物,它有一種奇怪的味道,牛一類的動物聞到這種味道就喜歡在上面排泄!」徐老怪回答。

「不是薄荷草?」王潔壽一愣。

「當然不是!這個牛糞草的味道比薄荷還要大,不過味道嘛……是臭的!」徐老怪回答。

王潔壽吸了口氣,那個小包子……看來真的不是在胡說八道啊,這個徐老怪……難道要撿到寶了?

「這個東西……只能說更偏向於一種偏方!不過根據我的估計,應該是有效的……這個人對於一些偏門的藥草這麼了解?難道是一個中醫聖手?」徐老怪奇怪的看著王潔壽。

他拿起面前的茶壺想給自己倒杯水。

「中醫聖手個屁……是一個小屁孩,今年五歲!」王潔壽說道。

「嘩啦……」

茶壺直接掉到了地上,摔得稀碎……

「你和我開玩笑?五歲?」徐老怪瞪著眼珠子。

「你覺得我會和你開玩笑?我和你的關係很好嗎?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都是同事的份上,我才懶得告訴你呢。」王潔壽哼了一聲。

徐老怪看了看地上的茶壺,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那個小本。

五歲的孩子懂這麼生僻的東西,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那個孩子還和我說了一種奇怪的斷手之後的臨時救治的辦法!也在上面你自己看看。」王潔壽說道。

徐老怪急忙往後翻了翻,他的臉色怪異。

「這個小子的姐姐是一個智商超過二百的絕世天才,是我們幾個老傢伙的入門弟子……我在今晚進行視頻教學的時候,發現了這個小子,這個小子的邏輯思維簡直是恐怖,我們幾個老東西在他的眼裡完全變成了傻子……」王潔壽實話實說。

徐老怪的兩隻眼睛都放光了……

他的中醫水平怎麼樣?這個不需要他自己說,只需要看看每天等著他號脈接診的人有多少就知道了。

同樣!

因為性格古怪,所以他對自己的徒弟的要求也非常高,一般的中醫大學畢業的學生,他是完全看不上的……

「我要馬上見到這個孩子……」他看著王潔壽。

「咳咳……以後見到我是不是應該喊一聲王哥啊?」王潔壽清了清嗓子。

徐老怪瞪著王潔壽。

「你今年多大?」他問。

「六十二!」王潔壽說道。

「王哥……」徐老怪喊了一聲。

王潔壽驚訝的看著徐老怪,他沒想到這個傢伙會真的喊。

「你今年多大?」他問道。

「六十一!」徐老怪回答。

王潔壽點了點頭,這傢伙是一點虧也沒吃啊……

「這小子在山海市,過幾天我們都要過去和山海市的醫院進行技術交流,兩家醫院也馬上要確立附屬關係……你去不去?去就給你算一個名額。」他說道。

「去!」

徐老怪幾乎沒有任何猶豫。

「記住了啊,如果這小子對你的胃口,以後看到我都要喊王哥!」王潔壽哈哈一笑。

他站起身就離開了。

徐老怪又拿起桌子上的小本看了看,居然是個五歲的小子……有點意思!

他拿著小本走出來。

「徐主任……」前台的服務生喊道。

「嗯?」

徐老怪扭頭看了看。

「您一共消費了四百八十六元,其中四百塊是王主任點了一盤大閘蟹帶走……六十八元是茶壺的錢!」服務生說道。

徐老怪愣住了,他看了看門口,王潔壽早就沒影了。

「這個老王八……」他無奈的罵了一句。

付了錢,他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另一邊的樂天和蘇紫萱正坐在酒吧裡面喝酒呢,上次那個賣給樂天極樂天堂的啤酒妹看到樂天就急忙湊了上來。

「你那些垃圾貨就不要拿出來了!」樂天哼了一聲。

啤酒妹陪笑著坐在一旁,對於蘇紫萱……她完全採取了忽視的態度。 在路上我們才知道,市中心的房子是楊樂父母的,他的爺爺一直住在老家。也就是我們之前去的那裏。自從養了父母失蹤之後。楊老爺子就把楊樂也接過去一起住。

“楊樂,恭喜你啊,你父母終於正常了。怎麼樣跟父母在一起的感覺?”聽說羊駝子父母恢復之後。我更加的開心。這種和父母多年不見面的感覺,我可是最有體會的。

不過沒想到我這句話問出來之後。卻讓羊駝子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

我們都看出來了他的尷尬,並沒有繼續問下去,而是把話題轉移到了別處去。在車上沫寒把我在老家遇見的囧事兒。全部都拿出來說,尤其是我和小洛那一段兒說的最爲起勁兒。

對於小洛,羊駝子並不熟悉。潘曉瑩也不知情。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聽故事的心情。

當說到藉口同性的事兒來騙我爸媽的時候,沫寒竟然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這還是她出的餿主意。

幸虧火車站離市中心並不遠,不然的話,我還真不知道她會說出什麼更爲尷尬的事兒。

到了羊駝子家剛開門,就看到楊老爺子站在門口笑眯眯的說道:“葉子。總算把你給盼來了。你們倆丫頭也來了。看上去氣色不錯,應該是完全恢復了。”

說道這兩個丫頭的事兒,還得虧楊老爺子和那個瑤族的老爺子,不然的話,這倆能不能有命站在這兒都不一定呢。

正在這個時候,羊駝子的父母也到了門口。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他們,之前那一次只是匆匆一瞥,看上去氣色要比那個時候好太多了。兩個人很是熱情,熱情的讓我都有些接受不了。

進門之後,羊駝子的媽媽就開始張羅晚飯,我們幾個人坐在客廳裏面聊天。

“葉子,看你樣子是不是已經找到辦法了?”楊老爺子看了我很長時間,纔有些不太確定的朝着我問道。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直接把手臂遞給了楊老爺子。

看到我這個動作之後,楊老爺子也不客氣,直接抓住我的手腕。好一會兒之後,楊老爺子臉色一變,衣服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我驚訝的說道:“葉子,你竟然全好了,這簡直太神奇了?是不是上邊的人做?”

之前楊老爺子也是見過樑老和十三老頭他們的,所以他推斷我這事兒,很有可能會是十三老頭他們所爲。畢竟當時,十三老頭他們也見過我的狀況,還提出過讓我跟他們一起回去的。

我搖了搖頭,把事情全部都告訴了楊老爺子。在楊老爺子的面前,我並不需要有所隱瞞,而且旁邊的潘曉瑩和沫寒她們,也並不是第一次接觸這個。

當聽說那個老人生命快要到盡頭的時候,楊老爺子也是有些感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只可惜做這一行都會折壽,甚至死於非命。不過聽說那個老人被十三老頭他們帶走之後,還是多少保留了一些希望的。

晚上吃過飯之後,楊老爺子和羊駝子他們四個在客廳打牌,羊駝子的媽媽在廚房收拾,我被羊駝子的爸爸拉到了書房裏面,說有些事情要向我請教。

“楊叔叔,你想問些什麼?”我見着羊駝子的爸爸,疑惑的問道。

“葉子,你跟楊樂很熟嗎,能不能跟我詳細的說說。”羊駝子的爸爸眼神抱着歉意的朝着我說道,“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把他拋下了,現在想想還真的有些過意不去……我跟你阿姨,本來想繼續做那方面的研究的,後來聽我爸說,那孩子小時候受了不少苦。最後,我們才放棄了繼續的。”

“你知道嗎,當時我和你阿姨都覺得,我們是不會放棄的,放棄之後肯定會特別後悔。但是現在放棄之後,卻感覺到鬆了一口氣,比過去更加輕鬆了。我也不記得,我們已經多長時間沒有看到太陽,沒有看到四季變化了。”

羊駝子的爸爸說了很多話,這些話他不能對羊駝子說也沒有辦法對楊老爺子說,平日裏也只有他們夫妻兩個人說說話。但是夫妻兩人太默契了,幾乎一個眼神都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雖然我是晚輩,但是他對我說並不怕丟人,他只不過是需要個傾訴的對象罷了。

對於羊駝子小時候的事情,我雖然知道一些,但是楊老爺子肯定給他們仔細的講過。所以,我就直接把我和羊駝子相遇到認識之後的這些事情,都給他說了一遍。他聽的十分認真,甚至表示對楊老爺子的做法完全贊成。

他們也不希望羊駝子走那條路,他們就是因爲懂得多了,纔會陷入進去。

在書房裏聊了好半天時間,我終於想起來有件事兒得問問,於是直接開口說道:“楊叔叔,當時你們在那實驗室裏做了很多實驗,有沒有關於時間或者空間裂縫的?”

“葉子,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吧,我又不是外人。”他看出來了我的緊張,直接開口說道。

“楊叔叔,你們也是組織那邊的,有沒有研究過一趟能夠始終循環的火車呢?”我也沒有兜圈子,直接問了出來。

“是研究過,不過研究失敗了,後來就沒有研究這個,你問這個做什麼?”

當我把小洛和那個火車的事情全部告訴他之後,沒想到讓他整個人都變得很驚訝。他說當年自己一再強調,實驗失敗之後,就應該直接拿去銷燬,沒想到組織那邊並沒有遵循他的意見,還是把那個失敗的實驗拿去用了。

聽到這裏我心裏一喜,原來那輛火車是他們整出來的:“那麼有沒有辦法,能夠讓那輛火車停下來呢?”

方大師他們說過,火車上的人很有可能還活着,甚至小洛也有可能借那輛火車重新活過來。

在我期待的眼神中,他搖了搖頭嘆氣說道:“如果有辦法停下來的話,那麼實驗也就不會失敗了。我們當時用來做的是按照等比例縮放的模型,根本停不下來,到最後不得不毀滅模型。”

剛纔升起的那點希望,瞬間便蕩然無存了。

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從羊駝子家出來的,只記得一句,讓我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去找他。出來之後我才發現,羊駝子竟然也跟着我們一起出來了,看樣子想要跟我們一起走。

“楊樂,你不在家裏住?”我疑惑的問道。

“葉子,我找你有事兒說,今晚我去你那裏住。”

晚上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沫寒和潘曉瑩也沒有回學校,跟着羊駝子一起到了我租的房子那邊。方大師他們提前來過,所以房間裏面都很乾淨,只不過鬼婆他們那邊好像有事兒需要幫忙,所以當我們到這邊的時候,方大師和冷叔已經趕過去了。

“到底什麼事兒啊,神神祕祕的?”我看着沙發上坐着的羊駝子,有些驚奇的問道。

之前吃飯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兒了,羊駝子和他的父母,基本上很少有交流和溝通,只顧着和我們說話,和他爺爺的交流倒是更加的自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