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哭誰笑,即將揭曉!」

「沒想到有這麼多跟我一樣無聊的。」

「GKD,墨跡必輸,不知道嗎!」

「……」

……

終於。

千呼萬喚始出來,蒙利公司的新品酸奶,以及與之配套的廣告歌曲、廣告MV和代言人,全部公佈了。

但這一刻,沒人看酸奶,全去看廣告MV了。

嗯?

【《酸酸甜甜就是我》——

演唱:秦詩玥

作詞:姜戈

作曲:姜戈

編曲:姜戈】

當看到歌曲信息的時,網友們的眼睛發出了光,精彩的光。

有趣起來了。

這首《酸酸甜甜就是我》是姜戈寫的。

他最近風頭正盛,一首《那些花兒》和一首《追夢赤子心》驚艷整個華語歌壇,且不說在網上的風評如何,起碼創作能力是得到了肯定的。

姜戈VS方武水,非常有看頭!

而且。

對上的都是熟人,汪城、何娜、唐穎正是從華風傳媒出走加入企鵝娛樂的。

「哈哈,這不巧了嗎這不是!」

「原來蒙利的底牌是華風。」

「有懸念了啊。」

「看似蒙利和伊牛的戰爭,實則是娛樂圈中新人老人、新東家老東家之間的戰爭!」

「熱搜不給安排一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怎麼樣?」顧筠夜看着黎夏問道。

黎夏搖搖頭,「感受不到藍蝴蝶的精神波動了。」

不知道是距離太遠感受不到,還是因為精神力被阻隔了。

顧筠夜聞言,眸色沉了沉。

黎宸之前說,黎夏需要渡劫。

他一直沒有問出來,黎夏到底什麼時候渡劫。

莫不是,就是這一次?

「我下去……」看看二字未說完,手就被黎夏抓住了。

後面的話也被黎夏打斷了,「一起。」

顧筠夜聞言,微微愣了一下,繼而輕笑一聲,「好,一起。」

黎夏聽了,嘴角微微彎了彎,「走吧。」

顧筠夜點了點頭,伸手,環住黎夏的腰,然後縱身一跳,兩人一起落入井中。

井挺深的,光是往下落的時間,就花了大概三四秒的樣子。

一落地,周身就襲來一陣陰風,黎夏微微蹙了蹙眉。

這井下,還通風?

顧筠夜牽着黎夏的手,並排著,一起往前走。

越是往前走,光線越暗。

黎夏手腕輕輕翻了翻,手心裏聚出一團火焰,火焰在黎夏手中跳躍着,也照亮了周圍的一方小空間。

兩人一邊查看着石壁,一邊繼續往前走。

井下其實並不寬敞,只是有一條狹窄的通道,一直延伸到看不見的石壁處。

通道比顧筠夜高出一個頭,寬度的話,大概可以三個人並排過。

黎夏和顧筠夜並排過去,有時候也會碰到石壁,所以,兩人一前一後,順着通道一直往前。

黎夏手心裏舉着火焰走在前面,顧筠夜就跟在黎夏身後。

忽然,黎夏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顧筠夜見黎夏停下,立馬開口問道。

「感受到藍蝴蝶的位置了。」黎夏說着,牽着顧筠夜,繼續往前走。

通道很長,兩人已經走了大概有兩百米的樣子,依舊還沒看到盡頭。

「應該快了。」黎夏一邊感受着藍蝴蝶的方向,繼續順着通道往前走。

藍蝴蝶就是順着這通道過去的。

畢竟,沒其他路了。

兩人又繼續往前走了大概一百米,就發現,眼前出現了分岔路口。

「藍蝴蝶往哪邊去了?」顧筠夜看着黎夏問道。

「不止一隻藍蝴蝶,應該是兩邊都有。」黎夏對着顧筠夜道,然後閉上眼,細細感受藍蝴蝶周身的情景。

往左的藍蝴蝶還沒到盡頭,往右的藍蝴蝶已經到盡頭了。

好像有好多石壁,凹凸不平,地面有好多大石塊。

最上方,好像有光線透下。

還有,水,是滴水的聲音。

黎夏收回精神力,側頭看着顧筠夜,指著左邊的路口,「能在這邊布一個陣嗎?」

「什麼陣?」顧筠夜問道。

「能困住人的陣。」不確定裏面有沒有人,以防萬一,布個陣,這樣,就跑不掉了。

顧筠夜點了點頭,然後開始佈陣。

五分鐘后,顧筠夜對着黎夏道,「好了,若是有人入陣,我能第一時間知道。」

黎夏聞言,眨了眨眼,「那我們先去這邊。」

然後牽着顧筠夜往右邊的分岔路走去。

又往前走了大概二十米,又出現了一個分岔路。

顧筠夜在另一個洞口布好陣,兩人選擇了靠右的路。

沒多久,又有分岔路,顧筠夜繼續佈陣。

。說完這話,獨緗秀頭也不回的快速離開了這裏。

看着獨緗秀的背影匆匆的消失在了眼前,影晨汐嘴角勾起一抹妖嬈的笑容,心中淡淡道,「真是有意思啊,本來以為進來王宮打探梵傾天的事情會很…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四百三十八章、你有什麼遺言 何玉米有些愣,女兒離婚的事她早就想開了,但還是挺介意有人議論的,而且這人還是從不問村裡八卦的謝醫生。

「你問這個有什麼事?」何玉米的嘴癟起來,誰說建英她都不能容忍。

「沒什麼事?我,我,我」謝醫生的臉漲得通紅,半天說不出什麼來。

蘇瀅腦中靈光一閃,道:「謝醫生,我姑姑已經離婚了,千真萬確。」

「謝謝。」謝醫生裂嘴一笑,轉身跑了。

「謝醫生今天是怎麼了?神神叨叨的。」何玉米看了看年輕人的背影,也沒太在意,招呼著蘇瀅他們進屋。

秦建國一家早到了,秦建軍夫婦也在,女人在廚房忙活,男人坐堂屋裡吹牛,老屋是從未有過的熱鬧。

「建英你餵過孩子沒有?」何玉米一進家就喊,「沒喂就快點去喂,待會我們吃上孩子沒吃,哇哇哭起來大家都吃不好。」

秦建英只得放下手上活計去喂孩子,這邊何玉米問,「迎春啊,怎麼董老師還沒來?」

田迎春正掐著芹菜,笑道:「董老師說,上次在我大嫂家就叨擾過一回,不能天天跑學生家吃飯,情他領了,飯就不來吃了,學校里還有事呢,我就沒說什麼了。」

「你怎麼不說?我不是囑咐過你,一定要把董老師請來嗎?唉。」何玉米有些懊惱。

田迎春忙道:「媽,你有什麼事要找董老師嗎?」

蘇瀅就見何玉米伸著脖子朝姑姑的房間看了一眼,回頭神秘道:「你妹子這樣單著不是一回事,還得找個男人依靠。這次不能找遠了,就在村附近找。」

「建英好歹嫁過城裡人,眼光只怕會高些,肯定還是要找有工作的,那麼就只能找醫生或者找老師了,所以我才叫你請董老師來,他們學校那麼多男老師,他是校長好說合。」

田迎春「哦」了一聲不禁問:「媽你怎麼不考慮謝醫生?謝醫生多好啊。」

何玉米「唉」了一聲,道:「好是好,但我怕他那方面有問題。」

蘇瀅耳朵豎直,謝醫生那方面有問題?

田迎春也奇怪問:「媽你怎麼知道謝醫生那方面有問題?」

何玉米又壓低了些聲音,其實聲音還是老大:「你難道沒聽見?謝醫生的爹媽給他介紹了多多帶少的對象,我聽著個個條件都不錯,謝醫生一個都不同意。」

「後面還躲出去連面都不見,那方面沒問題他個年輕人會不同意?」

高彩霞「呵」了一聲,湊過來說:「謝醫生幫看過二弟妹,那些天又幫建英送米糕,你還一天說人家,謝醫生肯定沒問題,當年他還來向建英求過親呢。」

謝醫生從前還來向姑姑求過親?蘇瀅心裡越發有譜了。

何玉米忙道:「我沒在外面說過,我就只是今天跟你們說說,謝醫生以前來給建英求過婚,那都是哪年的陳穀子爛芝麻事了?」

「當年村裡的好後生,哪個沒來向我家建英求過婚?都怪死老頭子,偏要讓建英嫁常家那王八蛋!」 動物的毛髮能做什麼呢?

難道要……做衣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