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合作成功后,我們還有沒有機會在一起。」白瑜本能問了一句。

三島百千衣愣了一下,嬌媚的看著白瑜,笑著問道:「我們以什麼關係在一起?」

「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只會雙贏,如果你不介意我······」

三島百千衣搖搖頭,她早聞鳳凰寺白瑜風流放·盪,這一次結合真正目的是為了給妹妹報仇,她如果真的想要找道侶,也只找肯對他一心一意的道侶。

····································

隨著白瑜和三島百千衣隱匿氣息躲在荊棘之下,周圍又一次回復了平靜,沒有了任何聲息.一天時間就這樣過去,三島百千衣說的霧谷沒有一個人影過來,就算是妖獸也沒有從這裡經過的.

第二天,第三天時間過去,白瑜倒是並不著急.不要說躲三天,就算是躲三十天,他也無所謂.三島百千衣卻有些忍不住了,按理說第二天就會有人過來,現在都過去三四天了,會不會他們來晚了,小泉純一郎幾人早就走了?

三島百千衣剛剛要傳音給白瑜時,白瑜對她做了一個手勢,三島百千衣趕緊停下了傳音,將氣息隱匿起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外面再次多了一層隱匿氣息.她立即就知道,這是白瑜不相信她的隱匿術,幫她加了一層隱匿氣息.

白瑜確實是不相信三島百千衣的隱匿功法,這裡距離霧谷很近,三島百千衣的氣息有些外溢,他可不想和四個大羅金仙境仙人大戰.

數秒之後,兩道人影落在了霧谷入口處.這兩道人影落下后,神識瞬間就掃了出來.

感受到強大的神識,白瑜心裡暗道好險,幸好他幫三島百千衣加了一層隱匿.此時他沒有去觀察這兩個仙人的樣子和修為,儘管他相信自己的神識不會被發現,他也不想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在對方注意力集中時候去觀察,萬一被發現了,那就是功虧一簣.

這兩道神識顯然並沒有多在意,從白瑜和三島百千衣所在的大片荊棘上掃過,很快就收了回去.這兩人並沒有等多久,又是一道人影過來.三人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過了幾分鐘后,第四道人影才落了下來.

四人聚攏后,僅僅商量了幾句話,就瞬間進入了霧谷.

白瑜沒有立即跟上去,而是傳音給三島百千衣道:”等會你跟在我身後不要超出十步範圍,同時你不要用神識跟蹤前面四個人,跟蹤的事情交給我.”

其實白瑜很想讓三島百千衣現在就走,他一個人跟蹤,不過他也知道三島百千衣不會走的.人家還沒有那麼相信他.

“好,我知道.”三島百千衣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她心裡暗自慶幸找白瑜來幫忙了.她還是高看了自己的隱匿術和修為,如果沒有白瑜照顧,就算是她躲在這裡沒有被發現,也無法跟蹤前面四個人.

白瑜的神識極為小心,他雖然才太乙金仙境大圓滿修為,他的神識比起一般大羅金仙境大圓滿仙人絲毫不差.不但如此,因為乾坤九轉神功的緣故,他的神識同樣可以做到無形無相.跟蹤四個大羅金仙境仙人,只要小心一些,就不會有問題.

讓白瑜驚異的是,這四個人有一個人他認識,是一個美婦,巫女宮的桔梗.這個桔梗據說是巫女宮七宮主,還去兩天一流劍派幫他說過親,讓羅將神水姬嫁給她的那個女人.

另外三人一名中年長髯仙人,三天大羅金仙境修為.一名矮小瘦弱的男子,二天大羅金仙境修為.第四人是最吸引白瑜注意的,這是一名手中拿著一個羅盤的紅臉仙人,二天大羅金仙境修為.白瑜從此人的手勢,還有不斷丟出陣旗的動作看,猜測他肯定就是大和仙陸第一仙陣宗師小泉純一郎。 小泉純一郎四人之間似乎一直保持著一個特定的距離,而且讓白瑜疑惑的是,這四人的神識很少會關注周圍的情況。

白瑜很快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桔梗三人都在用神識幫小泉純一郎的忙,這三人雖然不是仙陣師,小泉純一郎卻需要他們的神識輔助。靠小泉純一郎一個人的神識,還無法撲捉到仙靈脈的位置。

知道其餘三人也必須要用神識輔助小泉純一郎,白瑜的膽子稍微大了一些,他不但用神識跟蹤小泉純一郎四人,還不時的用神識觀察小泉純一郎的手勢和丟出的陣旗。

隨著時間推移,白瑜對小泉純一郎越來越欽佩。這個傢伙無論是布置陣旗的手段,還是對尋靈仙陣的理解,都遠遠勝於他。而且小泉純一郎手中的那個羅盤也不簡單,配合他的仙陣,可以撲捉被隱匿仙靈脈的主方向。

白瑜一心沉浸在了小泉純一郎的布陣手段中,他竟然有些忘我。這種尋靈大陣,簡直比護山大陣還要複雜和浩大。

就在這個時候,三島百千衣忽然抓住了他,白瑜心裡一驚,立即停了下來。好在他反應很快,知道三島百千衣沒有殺意,這才沒有動手。

三島百千衣沒有敢傳音,也沒有任何語言,只是用焦急的眼神示意白瑜。

白瑜已經從三島百千衣的眼神中讀出了她的意思,那就是自己跟蹤的太近了。可是白瑜卻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心驚肉跳,這絕對不是跟蹤太近了的緣故。

白瑜沒有繼續跟蹤下去,前面布置仙陣的四人距離白瑜也越來越遠。足足過了一個小時后,白瑜才示意三島百千衣小心的跟著他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他已經擅長藏匿和跟蹤的劍奴跟過去,相比自己,劍奴更加簡單,他只要跟蹤就好,保持距離根本不會被發現。

白瑜當初測試過,劍奴在距離羅韻超過一百米距離,羅韻也無法發現他,白瑜不相信這幾個傢伙能夠比羅韻還厲害。

他剛才沉迷在小泉純一郎的布陣手法中竟然忘記了自己來幹什麼的。後來在三島百千衣的示意下,他才豁然醒悟過來。小泉純一郎一個仙陣宗師,自己處在他的仙陣中,哪怕是跟蹤,繼續下去也會被發現。而且他感覺到心驚肉跳,是因為小泉純一郎在尋靈仙陣中加了一個隱匿的偵查仙陣。

如果他繼續留在後面觀察小泉純一郎布陣,只要等小泉純一郎的偵查仙陣完成,他第一時間就會被小泉純一郎發現。

「沒事。我只是感覺我們跟蹤的太近了。」三島百千衣沒有看出來偵查仙陣。

「你運氣很好,不是因為太近的問題,而是小泉純一郎這個傢伙很是無恥,在尋靈仙陣中還布置了一個偵查仙陣。一旦他的偵查仙陣合攏,我們就肯定會被發現。

三島百千衣臉色一變,好一會才后怕的說道:「幸好我找你來幫忙了,否則我死了還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用擔心,既然他的偵查仙陣被我察覺了,想要讓我上當。那就絕對不可能。」白瑜冷笑道。

小泉純一郎的仙陣水平確實是比他要高出許多,不過他有他的優勢。他不需要布陣,而是避過小泉純一郎的仙陣繼續跟蹤就可以了。

·······································

「王伯當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

散修公會內,與黃芳站在一起的王伯當,好似察覺到王伯當的不對勁。

王伯當猛然驚醒,不知所措的看向黃芳。

「芳師姐我發現一個巨大的問題!」

黃芳微微皺起眉頭,疑惑的問道。

「我們散修公會沒有直屬機關和仙人部隊,連最簡單的執行部隊和護衛部隊都沒有,全部依靠白師兄的手下,一旦他們離開,我們·······」

王伯當的話不敢說完,黃芳也明白他的意思,散修公會越發強大起來,從白瑜以兩天一流劍派發布任務,越來越多的二三流門派也藉助兩天一流劍派發布任務。

雖然每個門派來發布的任務,都是宗門弟子不願意接,或者難以完成的任務,但是對於散修來說,卻是難得的好任務,對於大多數散修來,他們從來不嫌棄。

只是前段時間,一個陌生勢力來發布任務,獎賞非常豐富,但是難度看起來並不高,也吸引了很多散修接任務,可是隨之而來,因為這個任務死亡的散修越來越多,讓王伯當察覺到不對勁。

暗中調查下,他發現一個任務根本就是釣魚任務,吸引散修過去,然後圍殺奪取他們的財富與貢獻點。

可是知道又能怎麼樣,他們散修公會沒有足夠的力量討伐那個發布任務的勢力,再加上沒有證據,他們一直都在按兵不動。

王伯當剛剛之所以忽然失神,就是因為他想到,如果有散修死裡逃生,向散修公會求援或者討公道,他們有該怎麼辦?

救援!該怎麼救援,散修公會除了十天劍奴外,就是他們跟花月末修為最高,太乙金仙境修為,可是王伯當初步估計,那個神秘勢力最少也有大羅金仙境仙人坐鎮。

偏偏十天劍奴他們調動不了。

討公道!他們有該如何賠償,或者撤銷任務欄上的任務,不管從那裡來說,這件事都會對散修公會造成巨大的名譽損失,而且以後也有更多人會藉助散修公會的任務大廳為非作歹。

「我先去跟花會長報告一下,上次花會長不是同意你召集一些散修建立護衛隊,你準備得怎麼樣?必須儘快了,避免接下里事態失控。」黃芳不愧是仙人軍中當任過大尉的人,很快下達判斷。

·······································

這已經是白瑜、三島百千衣兩人跟蹤小泉純一郎四人的第十一天了,哪怕是白瑜神識強大,也感覺到了一絲疲憊。而前面的小泉純一郎就好像不知疲倦的,依然在不斷灑出陣旗。

白瑜的跟蹤和別人的跟蹤不同,他精通仙陣,而且還是一個七級仙陣宗師。他不僅僅是跟蹤,還可以根據小泉純一郎的尋靈陣覺察出來任何靈息痕迹。

哪怕是任何一點點靈息在仙陣中出現,都會被白瑜撲捉到。

而現在白瑜就撲捉到了一絲突兀而來的靈息,這絕對不是仙玉的所散發出來氣息,僅僅是若有若無的一絲,白瑜就知道這必定是仙靈脈氣息。

他立即就停了下來,心裡怦怦亂跳。他沒有想到小泉純一郎有這麼大的本事,還真的找到了仙靈脈,不但找到了,速度還這麼快。

三島百千衣看見白瑜停下,跟著就停了下來。

白瑜沒有動,仙靈脈是隱藏在地底的,通過這尋靈陣找到的一絲靈息,小泉純一郎絕對可以沿著這一點點氣息進入地下,找到仙靈脈的具體位置。這個時候不要說小泉純一郎,就算是他這個跟蹤者,也可以根據這一絲被撲捉到的靈息找到仙靈脈位置。

白瑜本來在等著小泉純一郎動手尋找仙靈脈,卻發現小泉純一郎就好像沒有發現一般,依然在不斷的往前探尋。桔梗三人顯然不精通仙陣,並沒有從尋靈陣中找到這一絲靈息。小泉純一郎向前,他們三個也跟在一起向前。

這是怎麼回事?白瑜頓時就愣住了。這個仙陣是小泉純一郎布置的,他都找到了仙靈脈氣息,小泉純一郎沒有理由不知道這件事,為什麼還要做無用功?

這個念頭在白瑜的腦海中僅僅轉了一圈,白瑜就豁然明白過來.小泉純一郎要獨吞仙靈脈,他找到了仙靈脈位置后,不但不停下來,還繼續帶領其餘幾人前進,這表明了他根本就沒有打算和其餘幾人平分仙靈脈.

“怎麼了?”三島百千衣小心的傳音問道.

“那個小泉純一郎找到仙靈脈氣息了,這傢伙還是假裝沒有發現.這樣最好不過,等他們走遠了,我們搶了就走……”白瑜沒有隱瞞三島百千衣.黑吃黑要看什麼時候,他和三島百千衣合作,雙方也沒有什麼間隙,白瑜不打算坑三島百千衣,他還打算跟三島百千衣再續一段露水情緣.

但是白瑜的話並沒有說完,他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聽到一個許久沒有聽到的聲音。

「你們被發現了,進入別人的陣法都不知道,真是一個蠢貨。」

「肉師叔,好久不見!這是弟子孝敬您的。」白瑜尷尬一笑,神識進入乾坤玉佩,連忙將事先準備好的幾個乾坤袋的肉食全部奉上。

「這還差不多!你那兩個葯奴已經好了,修為也突破一個小境界,肉體強度也堪比沒有化龍的神龍一族仙人,快把他們帶走吧,影響我食慾。」

白瑜聽到肉師叔這話,頓時一喜,同時想要問問為什麼肉師叔說他們進入別人的陣法之中而渾然不知。

肉師叔好似看穿白瑜的心思:「仙陣一道只能靠領悟,什麼都要我說,我教,仙陣一道你別想走遠,去研究去。」

說完,白瑜的神識就被趕出乾坤秘境。 「你們去後門堵住出口,記住用最快的速度把龐天雷那兩個兒子找出來!」

出手解決掉最外圍的護衛,林寒偏頭朝著蕭冷和小雷囑咐了一聲,借著長劍揮動,沖著龐家莊園的前廳出衝殺而去。

「朋友好大的膽子,竟敢……是你!」

林寒快步衝進龐家大廳,一劍揮出十幾顆衝天而起的頭顱,長劍飽飲鮮血,發出歡暢的嗡鳴,就在這個時候,內堂中卻突然衝出了一道渾身包裹在煞氣中的人影,手中倒拖著一柄短刀,口中發出暴怒的呵斥,然而林寒一回頭,對方原本囂張的氣焰頓時蔫了下去。

「龐堅長老,別來無恙?」

林寒洒然一笑,神態瀟洒地朝著對方緩緩靠近,臉上時刻保持著淡然如水的和醺笑容,只是配合著他腳下流淌了一地的鮮血,看起來十分可怖。

「你……臭小子,就為這麼點事,你就要滅龐家滿門,未免也……」

林寒每往前走一步,身上的殺戮氣勢便顯得強盛一分,直至來臨到龐堅面前的時候,後者幾乎已經連大聲呵斥的力氣都沒有了,眼帘微垂,目光中浮現出一絲閃躲,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微弱。

「呵呵,只准龐家仗勢欺人,就不允許別人來找麻煩嗎?」

林寒冷冷一笑,睥子中透射出森寒,隱雪劍在手掌中微微跳動,釋放出嗜血的煞氣。

「龐家可是紫陽宗的外門勢力,你這麼對我們,難道就不怕會被紫陽宗報復嗎,小子,就算你再厲害,在紫陽宗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也不過是螻蟻!」

龐堅往後退了一步,硬著頭皮抬起頭來,聲色厲茬地朝著林寒威脅道。

「紫陽宗,又算什麼東西?」

林寒的眼神中充斥著漠然,長劍中玄金色光芒怒漲,隔空一劃,帶動一大片尖銳嘯音,斬向了龐堅的胸口。

「欺人太甚!」

瞧見林寒做出來的架勢,龐堅情知此刻想要和談,已經無異於是痴心妄想,他在幾天前曾經和林寒戰鬥過,也知道憑藉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絕非少年對手,偏偏族長清晨又離開了龐家,只好一邊躲開林寒的劍光,一面將腦袋轉向莊園內部的某個方向,嘶聲大喊道,

「鬼狂,快出來,這小子是個硬點子!」

「不急,一個一個來,你們今天全都逃不掉!」

林寒的嘴角泛起了一絲獰笑,手中徒然亮起一抹璀璨的金光,瞬間貼近了龐堅的額頭,一劍出,風雷涌動,絢爛到了極致的劍光攜帶著絞殺一切的殺伐與厚重,龐堅下意識一偏頭,感覺劍鋒貼著自己的頭皮劃過,腦門上一片冰涼,急忙伸手一抓,頭頂只剩下光禿禿的一片,居然未夠著一根頭髮。

砰!

就在此時,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撞破窗戶,徑直朝著林寒所在的方向暴掠而來,身至中途,拳頭上突然浮現出一雙銀色手套,泛著刺眼的金屬光澤,一拳轟出,雷鳴響動,連空氣都在這一拳之下陷入了扭曲,形成一團壓縮性的遠弧光團。

「龐家之內,果然還有其他氣境強者,不過很可惜,就憑這兩個人,還沒有辦法阻止我!」

林寒口中冷笑,身形扭轉,左拳中凝聚出一道螺旋型的拳勁光團,在與空氣的摩擦中璀然放射出赤紅色的星火,宛如長蛇破空,火龍捲地,在空氣中穿梭出一條真空似的通道,滾滾火浪席捲,與暴沖而至的拳影硬撼在了一起,

「火龍氣錐!」

雷鳴匯聚,火海翻騰,林寒話音落下的那一秒,自兩道光影碰撞的中心處,頓時傳來了滾滾轟鳴的勁氣炸響巨音,一道身影從中十分狼狽地倒掠飛回,腳掌擦著地面,往後倒退了十幾丈遠,抬起頭,用一種極致驚駭的目光掃視著隨手一擊,便轟飛了自己的少年身影。

「龐家的氣境強者,還有誰,全都一起出來吧,省得讓我一個個去找!」

林寒絲毫沒有理會此人充滿了驚懼意味的目光,星目橫掃,環顧了一圈左右,語氣中充斥著蔑視與不屑。

「究竟是誰,在我龐家撒野!」

一道蘊含著澎湃勁氣的怒吼聲傳來,好似驚濤駭浪般席捲了整個大廳,隨後,一道精赤著上身的中年漢子往前快步跨了出來,胳膊上的肌肉配合著腳下的動作,宛如磐龍般扭動,一舉一動,都伴隨著極強的視覺衝擊感。

「大長老!」

此人名叫龐天德,剛一出現,龐堅和鬼狂頓時朝著他出現的方向行了一禮。

林寒目光凝視著周邊這三道氣息波動顯得極為強橫的身影,輕輕點點,看來這幾個傢伙,便是整個龐家排除掉龐天雷之外的最頂尖戰鬥力了,只要解決掉這三個傢伙,剩下一幫蝦兵蟹將,自然可以迎刃而解。

「小子,你他娘的到底是誰,光著屁股就敢來我龐家孤身犯險,這麼多年以來,想你這麼猖狂的人物,老子還真是頭一次遇見!」

龐天德口中發出怒喝,目光緊緊逼視著林寒,臉上的表情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從龐堅和那個叫做鬼狂的氣境強者看待他的目光來推斷,林寒估計此人應該是除了龐天雷之外的第二號人物,實力大約處在氣境二重初期的層次,算得上是比較難纏的對手,當然,這也只是針對其他人而言,對於此刻林寒來說,氣境三重之下的強者,已經不再具備能夠令他正視的資格。

「你們沒有必要知道我是誰,只需要記住龐家今天之所以會遭受橫禍,一切都只能怪龐天雷那個老廢物,先解決掉你們,再將龐家的所有族人都聚集起來,每隔一柱香的時間,小爺就會宰掉龐家的一個族人,直到殺得你們雞犬不留,或者那老混蛋親自帶人出現在我面前為止。」

林寒的話,顯露出了絕對的張狂與霸道,彷彿眼前充斥著整個龐家的各路強者,在他眼中也不過就是一幫土雞瓦狗而已。

聽到林寒的話,場中三位龐家的氣境強者臉色頓時變得陰沉了下去,龐天德更是臉色陰霾地寒聲說道,

「不管你是誰,來到我龐家的地盤,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也得給我趴著,是哪家大人的褲腰帶沒繫緊,把你這樣一個傢伙給露了出來?哼哼,小子,別以為你本事夠大,就可以在北域這片地方撒野,我龐家背後可站著整個紫陽宗,對於宗主而言,滅掉你,不過只是伸出一根手指頭的事情!」

這壯漢脾氣火爆,神色中浮現出一抹極端狠辣的戾氣,並不將林寒先前的表現放在眼裡,反而口出惡言,語氣極盡刻薄。

面對他的威脅,林寒眼帘低垂,毫不猶豫地揚起了隱雪劍,劍鋒斜指,冷聲說道,

「我來到這裡的目的,並非只是為了隨便放出幾句狠話,紫陽宗不過是一個三品的宗門勢力,想用他來唬住我,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另外,我勸你們也別對紫陽宗抱有太大期望,從來沒有哪個主人,會為了自己手下的一條狗,去招惹另一個自己未必能夠惹得起的勢力!」

此言一出,林寒渾身頓時便有一股蓬勃的血氣往外燃燒,本就強橫的氣勢在此刻猶如坐電梯一樣地截截攀漲,很快逼近了氣境二重層次的關口,與此同時,一對淡金色的翅膀也在緩緩自後背伸出,翼展超過三丈,猛烈扇動,場中頓時颳起了一場颶風。

「娘的,這是什麼鬼東西?」

「這小子居然掌握著可以提升實力的密法!」

血蝠扇動羽翼,林寒的身體緩緩懸浮在了半空中,餘光一瞟遠處,在距離龐家莊園數千丈元的地方,似乎瞧見了一道正著急沖著急趕來的小黑點,少年嘴唇輕動,沒有去考慮那傢伙究竟是不是去而復返的龐天雷,反而收好了隱雪劍,將手掌緩緩交疊在了一起,口中傳來一道低沉的喝聲,

「解決掉你們三個,只需要一招,四相掌印,凝!」

吼!

伴隨著林寒話音一落,在血蝠身後的空間內,三道充斥著濃郁殺伐氣息的龐大虛影驟然浮現而出,仰天發出咆哮,在天際中穿梭往返,各自佔據著一個方位,渾身釋放出令人感到心悸的強橫氣場。

林寒十指飛旋,每一個印記結出,都會短暫地停滯一會兒,當白虎、玄武和朱雀三印都已經順利凝聚出來之後,他的臉色徒然變得無比肅穆,十指微微顫動,額頭上燃燒著血汗,彷彿正醞釀著某種極端恐怖的手段一般,緊接著,一層青輝色的熒光灑落,林寒身後隨即傳來清躍長鳴,光影扭曲中,一道通體密布著青色鱗片的長蟲身影緩緩浮現,

「青龍印,四印疊加!」

口中傳來暴吼,林寒飛速旋轉的十指陷入了停頓,下一刻,四道渾身蘊含著恐怖波動的獸影齊聲呼嘯,宛如四道擎天的光柱,在天空中遙遙相合,組成一道龐大的法陣幻影,法陣之內,四聖獸的形象同時浮現。

嗡!

一聲嗡鳴徹響,法陣中突然照射出一抹龐大的光柱,彷彿足以碾壓一切,光柱邊緣,連空間都在此刻微微顫抖著,最終,朝著下方的龐家族人籠罩而來。 在三島百千衣驚喜不已,正想說話,忽然聽到白瑜傳音道:”三島師姐,我感覺到不對.如果我是他的話,我在發現仙靈脈氣息后,就算是想要獨佔……”

白瑜的話語忽然頓住,隨即他肯定的說道:”三島師姐,小泉純一郎是九級仙陣宗師,修為也遠勝於我,他發現仙靈脈氣息后,不但沒有檢查周圍的情況,神識連神識也沒有掃出來,這不正常,咦……”

“怎麼回事?”三島百千衣顫聲問道,她也感覺這事情太過順利了一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