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底下的行政部門不是準備好了么?」顧小野蹙眉道。

這很顯然,是覃北要留她下來繼續工作的借口,可這大好時光,她可不願意就這樣呆在公司里度過!

她『切』的一聲,橫了覃北一眼,道:「怎麼,大周末的借口讓我練車,其實是想讓我做免費勞動力啊?要免費勞動力你直說啊!這麼拐彎抹角的,一點兒也不坦蕩!一點兒也不man!」

這邊,覃北本來已經坐到位子上,準備打開柜子拿禮物的,冷不丁卻被她一句話說的失去了興緻,挑眉看她,問道:「我怎麼不坦蕩了?我的秘書,我想用,什麼時候都可以用,你是不是根本不知道工作職責?自己打電話找人事部要一份,背下來!」

「切!你嚇唬誰呀?!」顧小野甩了個白眼給覃北,根本就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我只知道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你要用我,得給加班費!一點五倍!」

「給你兩倍!以後你周末都來上班!」覃北冷哼一聲,沉著臉將視線轉到了電腦屏幕上。

最近是淡季,公司的訂單少了很多,根本不至於周末來加班,覃北讓她開車來,不過是覺得最近顧小野對孩子的關注太高,卻一點兒也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想給她個下馬威,可誰知道,這下馬威,倒是她給他的!

顧小野回神來,望著黑臉的覃北,心裡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惹的他,只想著趕緊出去把剛才的事情做完,然後開溜……

沒走兩步,就被覃北叫住,「站住!去哪兒啊?」

「工作啊!」顧小野無奈地朝他聳聳肩,一臉無辜地問:「您還有事兒嗎?」

「就在這裡工作。」覃北朝著他的電腦屏幕努努嘴,淡淡說道。

顧小野驚得嘴巴都能放下一顆大肉丸了,臉上的表情怪異又搞笑,說道:「我的辦公室,在隔壁耶~」

「節約資源。」覃北說的義正言辭,不知道的,還以為錦豐是即將倒閉的企業呢!

顧小野再一次瞠目結舌,呆愣了近半分鐘,才轉過身對覃北笑笑,說:「我怕用不習慣您的電腦。而且您電腦上機關重重,我怕再給您弄壞了!」

覃北顯然不信顧小野的解釋,不過既然她不願意,他也沒強求,輕笑一聲,說道:「你去吧,一會兒下班一起吃飯。」

「一起吃飯?!」顧小野眉頭皺得更深了!

這老闆……是不是剛剛坐車過來還暈乎著腦子不好使呢?這會兒要出去一起吃飯,那不是被人一碰一個準兒嗎?萬一再有好事者爆出個什麼新聞,她還能在錦豐混嘛?!

可覃北卻不在乎那麼多,揮揮手道:「快去,東西弄完發我看看。」

「哦……」顧小野一臉無奈,拖著疲乏的身軀,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她剛推開辦公室的門,忽然就覺得好像有點不對,進門后,回頭一看,就瞧見了會客沙發上行政部的經理,他正笑嘻嘻地望著剛剛進門的顧小野,打招呼:「嗨~」

顧小野覺得有點尷尬,也回以一笑,疑惑地問道:「找我有事兒?」

話音剛落,那行政經理便從沙發上起來,走到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毛絨絨的盒子,放到桌面上。 那盒子是粉色的,上面的毛看起來軟軟的細細的,正是一般女孩子喜歡的款式。

顧小野更疑惑了,問:「這……是幹嘛?」

行政經理一拍大腿,苦惱道:「還能幹嘛啊!不是跟您說了,我今天要和靜嘉求婚么?您幫我看看這個款式,靜嘉會不會喜歡,如果不喜歡我還可以……」

去換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顧小野打斷了,「現在雖然不是下班時間,但好歹也在公司,你這樣,成何體統?被人看見了又該嚼舌根了!」

「還說我呢,你自己不也是在覃總的辦公室呆了那麼久,難道是在談公事?」那經理不滿地嘀咕道。

顧小野無奈地癟癟嘴,四下看看,覺得這個時間不大有可能有人上來,便對那行政經理說:「哎呀,算了,你等一等,我看一下。」

那經理聞言,臉色這才好了些。

打開盒子,入目的是一顆炫目多彩的鑽石戒指,做工精緻漂亮,是六瓣花的形狀,寓意著最美好的愛情。

那戒指確實漂亮,顧小野看了第一眼,接著又連看了好幾眼,最後都要從戒指盒裡拿出來仔細瞧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忽然開了!

覃北從門外走進來,正好看到顧小野滿心歡喜地接過戒指盒正要拿戒指的樣子,心臟猛地抽了一下,快步上前,搶了戒指盒,沉聲道:「你們在幹嘛!」

他怒氣沖沖地瞪著那行政經理,臉色黑得嚇人,「事情都做好了是嗎?有空上來談情說愛了?!」

那行政經理哪兒見過這架勢啊,尤其是總裁現在還在發火!他何德何能,能惹得總裁發火啊?!

他嚇得夠嗆,連聲答道:「沒……沒……我這就下去,這就下去……」

他倉促地跑走,甚至都沒敢去拿覃北手裡的戒指,卻不知道,恰恰是這戒指,留下了話柄……

顧小野怔怔地在一旁看著,等行政經理衝出了門,這才回過神來招手沖門口喊道:「誒誒……你的戒指還沒拿走呢!」可外頭哪裡還有人?那行政經理害怕總裁一時反應過來又來找自己麻煩,連電梯都不敢做,直接奔著安全通道而去,下樓梯了!

覃北見顧小野一副要追出去的架勢,心下不爽,將手裡的戒指盒往地上一擲,上前去將她攔住,厲聲道:「怎麼,還想追上去投懷送抱啊!恩?」

顧小野微微一愣,望著覃北憤怒的臉,顯然,覃北是誤會了他們。

然而,她卻不打算解釋,不怒反笑道:「對啊!人家可比你man,比你帥,比你年輕多了!我投懷送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哪裡正常了!」覃北狠狠剜她一眼,冷哼道。

「哪裡都正常!我一個適婚年紀的大齡女青年,投懷送抱給適齡男青年,有什麼不正常了!我告訴你,就算我今天答應別人的求婚,都正常!」顧小野嗆人的功力一流,尤其是對著剛剛還心存怨念的覃北。

覃北哪裡知道她是故意針對自己,瞥了一眼桌上那個小小的盒子,冷笑道:「你憑什麼接受別人的求婚?你都是一個孩子的媽了,哦,對了,人家知不知道你有孩子的事情啊?要不要改天我登報說明一下?」

他的眼神冰冷狡黠,在顧小野的臉上流連著,掃視著,似乎等著她的下一句反擊,又似乎在等著她繳械投降。

然而,顧小野卻什麼也沒做,默不作聲地將桌上的戒指盒拿到手裡,裝進口袋,徑直朝外面走去……

這是張恆要和靜嘉求婚的戒指,時間緊迫,可不能因為她就落空了,要真是因為她出什麼岔子,那她該是個多大的罪人啊!

哪知道,覃北是鐵了心的不讓她去,她沒走兩步,還沒從覃北身邊走過,就被覃北扯住了手腕,不由分說地將她拉回來,用腳就將門關上了!

「你放開……唔……」她被強吻了!

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極力地掙扎,可奈何她力氣再大也只是個女人,遠遠不是覃北的對手,沒反抗兩下,雙手就被覃北反剪著按到了腰間,他另外一隻手也沒閑著,一下就滑進了顧小野的衣兜里,將那戒指盒摸出來,裝進了自己的褲兜里。

他的唇緊緊覆在她的唇上,趁著她掙扎的間隙,靈巧的舌頭早在她口腔里打轉,舔的她的上顎酥酥麻麻,腿都軟了幾分,整個人都掛在覃北的身上,若不是覃北的扶持,她早就滑到地上了!

但就是這個時候,她還是保持著自己的理智,趁著覃北再次發動攻勢的時候,她一張嘴就咬下來,痛得覃北一縮,狠狠地將她推了開去,她腳下一個不穩,就跌到了會客沙發上,後背撞到了扶手,疼得她齜牙咧嘴的,覃北見了,眸子一緊,上前就想查看她有沒有受傷,可剛靠近,就被顧小野推開去!

「你走開!」顧小野沖他大吼道,再仔細一看,她眼眶都紅了,正滿眼憎惡地望著他。

覃北要扶她的手就頓在了半空中……

要是放在往常,覃北可能就直接走了,可今天不一樣,今天都有人跟她求婚了,他再不下手,可能就晚了!

於是,覃北想也沒想,就將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打了個電話出去,短短的幾句話,電話就被他掛斷了。

剩下的,是長長的沉默。

時間滴答滴答地緩緩走過,覃北不走,顧小野卻再也沒看他一眼,埋頭在電腦前繼續工作著,但其實,這時候她也工作不下去了,只是雙眼空空蕩蕩地盯著電腦屏幕,好讓自己的腦子裡放空,不再有覃北的影子。可奈何覃北就坐在她的對面,角度稍稍一偏她就能看到他本人,她是著實惱得很哪!

敲門聲響起的時候,覃北正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顧小野起身去開門,門一開,就是一個滿臉笑容的快遞小哥懷裡抱著一捧大大的玫瑰花,問:「請問是顧小姐嗎?」

顧小野怔了一下,回頭看一眼覃北,輕聲答道:「恩,我是。」

「這是您的花。」 「我的?沒搞錯吧?」鑒於剛才覃北因為一枚誤會的結婚戒指就張牙舞爪的憤怒樣兒,這回,顧小野不敢輕易伸手去接。

那快遞員被她問得愣了下,核對了一下手裡的卡片,禮貌地確認道:「錦豐集團總裁秘書顧小野小姐,是您嗎?」

送個花,這麼詳細?!顧小野懵了一瞬,答應道:「啊,是我啊!」

「那就對了!」快遞員露出標準微笑,將手裡的訂單遞給她,說:「麻煩您幫我簽收一下,謝謝。」

「哦,好。」顧小野心懷忐忑地瞥了眼單子,上面,寄件人竟然是覃北!!

她再一次冷汗直冒,在快遞員的催促下籤了字,把單子還回去的時候,快遞員將花遞到了她懷裡,「您拿好,有點沉。」

她一接到手裡,嘿,還真有點沉!這大概,有一百多朵玫瑰花吧?!紅紅的玫瑰映在她的眼裡,並沒有什麼喜悅之情,相反,她迫不及待地想送走快遞員,轉身去問問覃北,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快遞員一走,顧小野還沒轉身,就感覺身後一陣冷風,扭頭一看,覃北已經過來了。

「你……你……你幹嘛?」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臉上一熱,垂下頭去。

「收到花還不開心?」

顧小野白眼一翻,腹誹道,剛剛吵完突然收到花,有什麼可開心的?

不過她還不願意理覃北,橫她一眼,轉個方向朝著辦公桌走去。

她走了幾步,忽然又覺得不對,頓住腳步,望著覃北淡淡一笑,走過去,將花遞到覃北面前,覃北下意識伸手,花就落到了他的懷中……

伴隨而來的是顧小野輕輕的聲音:「你的東西。」

「這是我送給你的。」

「我不要,所以,還是你的東西。」說罷,她轉頭走了。

她自認為自己的表現很好,淡定從容,根本沒有任何的破綻。

卻不想,剛坐下,覃北就走上前將花重重的放到她的辦公桌上,氣鼓鼓地望著她,說:「我送東西你不要,別人送東西你為什麼要?我沒戒指嗎?你看看那花上的盒子!你還看不上么?!」

聞言,顧小野眉頭微微一蹙,疑惑地望著覃北,問了聲:「什麼盒子?」

「……」合著她根本沒看到!覃北閉了閉眼,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陰著臉指著那盒子,「喏!」

果然,大捧鮮花的中央,正放著一個藍色銀邊的方形盒子,相較於粉色的稚嫩,顧小野更喜歡這種低調奢華有質感的東西,一看到,便被吸引了注意力。

她好奇地想打開,但拿到手裡端詳了一會兒后,她又放了下去,而後,重新坐在座位上,陷入了沉默之中。

光是覃北的態度和那盒子的樣式,不用打開,顧小野都知道那是一個自己不能拿的貴重禮物。

覃北見她興緻勃勃地看了半天,最後卻把東西放下來了,還以為出了什麼問題,湊上來問:「怎麼不打開?不喜歡?」

他說著,手下的動作將盒子朝她推了推,說:「打開看看啊!」

只見顧小野搖搖頭,說:「不用了,我受不起。」

「你都不知道是什麼,怎麼就受不起了?」覃北奇怪地看著她,心裡鬱悶不已,一條項鏈而已,有什麼受不起的?

但女孩子的心思,他還真是不明白,心裡猜測這她是不是不喜歡這樣子的東西,便給了個台階道:「你先打開看看,不喜歡我可以換。」

「我說,不用了!你煩不煩?」顧小野瞪他一眼,將東西狠狠一推,直推到了桌面邊緣,再多一份力氣,可能那錦盒就落到地上了。

覃北見狀,眉頭一皺,什麼話也沒說,轉身摔門出去了。

一整個下午,顧小野在辦公室里忙得暈頭轉向,把該做的不該做的,現在能做的,全都做了,可目光還是時不時就晃到那停在桌面邊緣的盒子上。

她其實很想拿東西將那盒子頂下去,但想想又覺得算了,反正放在那裡,只佔了一角,也不礙事,放著就放著唄。

就這樣,在糾結中,她熬到了下班。

她忙了一下午,手上實在是沒事情可做了,這才打算收拾東西下班,忽然想到,那行政經理的求婚戒指還在覃北手上,而且,是她開車帶覃北來的公司,司機沒有跟來,說不定覃北還要坐她開的車再回家。

她的思想左右搖擺了許久,最終選擇硬著頭皮去找覃北,沒想到,覃北的辦公室里卻沒有人!

他會去哪兒呢?東西呢?東西他不會帶在身上了吧?!

顧小野不由得開始擔心得冷汗往下流,她頓了一頓,從包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覃北,工作的電話沒有人接,繼續,打私人的電話……還是沒有人接……

正拿著手機發愁呢,好死不死的,行政經理的電話打來了!

「喂……」顧小野接的膽戰心驚的,一點兒也不硬氣。

都怪覃北! 冷少,請剋制 要不是他突然闖進她的辦公室里打斷他們之間的談話,這事情根本就不會這麼複雜!

沒意外,那行政經理打來電話就是詢問戒指下落的,她暗暗捏了一把汗,硬著頭皮,嘴硬道:「你的戒指盒子好看,戒指也好看,覃總正在看,一會兒我拿下來給你。」

「啊?」行政經理大吃一驚,暗暗納悶,那麼便宜的一款戒指,怎麼可能入得了覃總的眼呢?而且,就算入了他的眼,也不至於欣賞了一個下午還欣賞不夠啊!他立刻意識到,這裡面有鬼!

「小野,你說實話,那戒指……是不是被覃總扔了?我看他當時看到戒指的時候,好像臉色很不好的樣子。」

「沒……沒有啊!你開什麼玩笑呢!覃總怎麼可能看到你的戒指心情不好!」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現在顧小野已經不止是臉上冒冷汗了,後背全身都是!

她陪著尷尬的笑,邊敷衍邊安慰著那經理,「你別擔心,真的在覃總手裡,他看完就會還給你的,你放心!」

「可我剛剛……」

完了完了,他要提求婚的事情了!這老闆可真會搞事情!現在搗什麼亂呢! 她聽都不敢聽完,立刻說:「哎,我有電話進來,等等,我一會兒打給你,等我電話啊!」說完,摁了掛斷。

一掛完電話,她馬上又給覃北打了個電話,這回沒等幾聲,電話就被人接了起來,只是,電話那頭的人沒做聲。

她壓住心裡的火,好聲好氣地笑著問好:「覃總,您在哪兒呢?」

「我在那裡還要給你報備嗎?你是誰?」覃北語氣不善,透著濃濃的火藥味。

顧小野被噎了一下,本打算反擊的,但轉念立馬想到戒指的事情,便暫時不跟他一般見識了。

「覃總您誤會了!我給您打電話,是想問問您,馬上要下班了,您需不需要我開車送您回家?」話剛說完,顧小野就後悔了!瞧瞧她在說什麼話啊!她明明,明明該問他戒指的事情啊!

「不用。」覃北冷冷地回答道。

電話那頭又沒聲音了。

「額……」顧小野無話可說了,只能斗著膽說:「覃總,是這樣的,下午的那戒指,您能不能……先還給我?」

「我不在公司。」坐在車上的覃北唇角微微勾起,似乎有得逞之後的快感,不過幾秒,他就開始覺得,自己的這種快感其實是可恥的。

不在公司?!該不是出去辦事了吧?這戒指等著明天要用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拿到手,還要送給行政經理!

顧小野急得想跳腳:「那您在哪兒呢?」

「去機場的路上。這次出差,方經理陪我一起去。」

「哦!」顧小野下意識地應道,很快瞳孔一驚,「什麼!出差?!」

不得了不得了!她這個秘書,竟然忘記明天覃北要做什麼了!他是要接待A市的大領導去視察A市的大工廠,所以不能接待Dennis,不然,公司上上下下也不必這麼擔驚受怕,生怕招待不周了!

她怔愣了一秒,隨即問:「您幾點的飛機,可以等等我嗎?」顧小野邊說邊往電梯走,相繼摁了兩個電梯之後,她選擇了總裁專梯,直達樓下。

覃北答應了在機場等她,當然,他答應的初衷可不是為了讓她來拿戒指的,而是因為,她主動關心了他的行程,說要為他送點東西過來。

飛機在兩個小時之後起飛,時間其實並不算太充裕,顧小野本想打車,但電梯直達停車場,在看到早上開來的那輛車之後,她立刻打消了去攔車的念頭,上車,打火,淡定地操縱著車上的一系列東西,終於將車平穩地開到了機場高速上……

車外飛馳而過的景色只在她的余光中化為一抹淡淡的暗影,一閃而過,什麼也沒留下,她卻無比的熟悉。

她覺得這場景好像在哪裡出現過,肯定不是在夢裡……

不過,此時此刻的顧小野顧不得這麼多,只管開車,一定要追上覃北,一定要趕在飛機起飛之前,咬著牙,再加了一腳油門,心想著,一定要將東西拿到手裡!

好在天公作美,剛剛烏雲的天氣,現在已經放晴了,眼前的高速上並沒有太多的車,她將車速飆到一百,風在半開的窗子上刷刷刷的刮出一道道刺耳的聲音,她也無暇顧及。

趕到機場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不過好在覃北的飛機還沒開始登機,靠著良好的方向感,她成功地找到了覃北所說的東南方向。

不知道方航是不是有點事,她走到覃北面前的時候,並沒有看到方航,四處張望了下,這才看向覃北,只聽見覃北說:「方航去辦座位升級了,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