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先生,您是否還要繼續叫價?」

會場內,氣氛彷彿凝滯。

坐在第一排的李旭陽,看著神情緊繃的二號賓客,有些得意。

看來,他的老闆,是不會同意繼續喊價了!

萌妻送上門:BOSS,請簽收 十七億五千萬,的確是個不小的數字,但是對於他李家而言,還能承受。

「李少爺,看來,這小子是不敢再跟您叫價了!」

「切,中海內,除了四大家族外,誰有資格跟李少您扳手腕兒?真是不自量力……」

……

就在李旭陽得意之際,那名二號賓客,直接伸出兩根手指。

「還要加價?」

陳雅玲也有些疑惑,這位先生,您是要繼續加價兩千萬嗎?

二號賓客輕微搖頭。

「那您這是什麼意思?」

「二十億!」

話音落下,會場內立刻如海浪般翻騰起來。

二十億!這也就意味著,這位神秘二號賓客,直接一口氣加價二點五億。

這只是一場拍賣會!

天之痕固然珍奇無雙,可這二十億,也未免太高了吧!

李旭陽喉嚨一緊,額頭驚出一層冷汗。

看對方的氣勢,這是要直接把自己喊死。

李家確是資產幾百億,但如果讓李家老爺子知道,自己拿出二十多億,就買了條項鏈,非得抽死自己。

李旭陽已經失去了繼續喊價的勇氣。

「這,這位二賓客,到底是哪個名門世家?居然這麼闊綽?」

「不知道,能有如此大手筆的人,恐怕絕不是簡單世家。」

……

李旭陽臉色鐵青,手都有些顫抖。

這些年,李家在中海雖不及四大家族,可也風生水起,但凡他李旭陽想要拿下的東西,還從未失手,這次算是碰到硬釘子了。

實力擺在那兒,他李旭陽不得不服軟,繼續喊價,李家老爺子非抽死自己不可。

「算你狠!」

李旭陽拳頭緊握,心有不甘。

而那名神秘二號賓客,面帶微笑,只是朝著李旭陽,投來一絲不屑目光,在他眼裡,似乎根本沒有將李旭陽放在眼裡。

他很自信,在場的,沒人知道他的底細,一個區區李家,沒資格跟他幕後的主子斗。

在所有人看來,這場競拍,勝負已分。

李家,敗!

此刻,包廂內,陸傾城神情驚愕,即便作為盛康集團的總裁,對二十億這個數字,還是有些驚嘆。

「這是誰?這麼敗家!」陸傾城戲謔言道。

紀凌風笑道:「嫂子,掙錢不就是用來花的嗎?千金散盡還復來嘛!」

「看來這天之痕,非這位神秘的二號賓客莫屬了……」

「我看未必。」

陸傾城柳眉微皺,看向紀凌風,語氣詫異。

「李家都慫了,誰還會出手?」

「哈哈……嫂子,我瞎猜的,別這麼認真。」

紀凌風一笑,沒再多言,否則再說下去,壞了秦穆然的好事兒,自己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而此刻拍賣場上,彷彿勝敗已成定居。

天之痕!

神秘二號賓客,志在必得,已成了不爭的事實。

「二十億,一次!」

「二十億,兩次!」

……

呵呵?李家就這麼敗了嗎?

拍賣錘尚未定音,一聲沉悶嘹亮的聲音才,從不起眼的人群中傳出。

「二十一億。」

在四周一片驚嘆聲中,秦穆然,終於出手了。 “爲什麼我想要保護的人保護不了?爲什麼我救不了身邊的人?爲什麼你們所有人要逼我?”

趙小川被紫色的雷霆擊中後,從天空中墜落下來。

他看着越來越接近的地面,腦中漸漸回想起當初在那奇異空間中見到柯雲泣的場景!

那種不能掌控自己命運的無奈,那種不能看着身邊人一個個受苦卻無法拯救的無力瞬間如同潮水一般漫上他的心頭,讓他感到窒息!

“想知道爲什麼麼?”

一直紅色巨爪浮現在他的眼前,掌心中的眼眸緊緊地盯着他,上面的大嘴露出一絲嘲諷,是柯雲泣的分身!

“因爲你太弱了!弱到就連當我的試驗品都不夠資格!所以你不能隨心所欲,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原本快要閉上眼睛的趙小川聽到這個聲音後,渾身一震,猛然睜開眼睛。

“啊!柯雲泣,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我是弱,但是弱就是錯嗎?”

趙小川感到心地深處充滿了怒火,衝着對方大聲吼道,同時眼中佈滿了一層紅芒!

“弱,不是錯!但是對於你來說,卻是種錯!你本不平凡,卻甘於平凡,這是你的選擇,但卻不是你的命!”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柯雲泣譏諷道:“認不清自己命的人就要付出代價!”

趙小川胸口起伏着,感覺到一股寒冷從心房遍佈全身各處,因爲閃電劈中漸漸麻痹的身體慢慢恢復。

極品淘妻限量版 但是趙小川並沒有理會這一切,而是憤憤地看着眼前的柯雲泣。

“什麼是命?”他大聲吼道,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我就是命,你的命!”柯雲泣回道。

趙小川一愣,隨即看到紅色巨爪上的眼中光芒一閃,一幅幅畫面浮現在自己的眼前。

一個嬰兒呱呱墜地!

一個孩童和父母一起嬉戲玩耍!

一個少年拿到一份黑色通知書!

無數的屍海骨山中一個男子仰天咆哮着若曦的名字!

然後披頭散髮的男子仰天咆哮着‘什麼是命’!

“這就是命,你的命!你註定要成爲我的器皿,助我解開輪迴的奧祕!”柯雲泣繼續笑道:“你逃不了,避不開,因爲我已經預見你的命!”

趙小川呆呆地看着柯雲泣,那嬰兒,那孩童,那少年,那男子他很熟悉,因爲那就是他自己!

只是當他看到那男子咆哮着‘什麼是命’時,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這是命?”

“沒錯!這就是命,你的命!”

“我不信!”

趙小川大吼一身,眼中的鬼瞳不斷的轉動起來,鬼臉圖案出現在鬼瞳之中,渾身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同時一股股紅色血氣如同飄帶一般漂浮在他的身體周圍,天空中的那些血色漩渦倏然消失,然後出現在他的身後。

“我的命,不應該這樣!我的親人虛幻,我的朋友不是你所安排,我所愛之人我也不會讓她就這麼死去!”

趙小川狀若瘋狂,大聲叫喊道,身上的血氣越來越濃厚,逐漸幻化成一個個熟悉的人影。

父親、母親、郝大寶、蔣舟舟、劉子豪、李若溪、葉楓、牧童等人慢慢通過紅色血氣顯現出來,站立在他的身邊,冷冷地很那眼前紅色巨爪的眼瞳對視着。

他身後的六個血色漩渦不斷的加速,加速,在加速,慢慢的連接在一起。

“如果這是命,那我改變它!”

“命由天定,你變不了!”

“那就打破這天!”

趙小川迴應着對方,然後狠狠地向前砸出一拳。

那紅色巨爪的眼瞳閃過一絲驚恐,但隨即被趙小川的拳頭砸中,瞬間在空中化作無數的碎片。

趙小川看到眼瞳被打碎,心中頓時感到一陣通暢,不由仰天狂笑起來。

“我趙小川不信我是這樣的命,如果是! 星際全面宇宙幻想 那我就逆天改命!如果還不夠,那就讓這天和我一起陪葬吧!”

隨着趙小川的狂笑聲向着四周傳去,周圍的空間劇烈的震顫起來,周圍的一切頓時化爲虛無,而在他身後的六個巨大的血色漩渦也終於連成了一片,化爲一片血色的血海!

然而當着這一切發生時,在衆人的眼中的情景卻又是這樣的……

聽到郝大寶的警告聲後,衆人便看到地面黑色雷霆海嘯和天空中的銀蛇閃電向着趙小川衝去,並且將趙小川完全包圍在其中。

這是光明與黑暗的交合,毀滅與死亡的協奏曲!

所有人捂着耳朵震驚的看着眼前黑色雷霆和銀色閃電不斷的纏繞在一起,身體不斷的顫慄着,感到一種來自靈魂的顫慄。

還有不少人更是癱軟再地,或禱告,或哭泣,或呆滯,或戰戰兢兢的跪倒在地不斷的磕着頭表達着對這來自天地的敬畏之心!

“這就是天威!天威不可測啊!”蘭天收回震驚的目光,悠悠的嘆息道。

身旁的幾位聽到蘭天的話語,深有同感的點點頭,敬畏的看着這片天地。

他們都明白這力量與其說是來自於郝大寶,倒不如說是郝大寶藉助住了這片天地的力量,將天地之威展示在衆人面前。

“六道崩潰,鬼道橫行!傳說中這是天災,也是機緣!這一世將會出現傳說中的仙!”諸葛第一幽幽的說道:“想必真正的仙才有這樣的威勢吧!”

幾人聽到後,幽幽的嘆了口氣,都沉默了下來!

關於仙的傳聞,在高階御鬼士中流傳已廣,所以他們並不感到好奇。

只是人羣中的星兒眼眸一閃,望着身旁抱着自己胳膊,一臉害怕表情的小寶,摸了摸他的腦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等等,你們看!那是什麼?”

正當衆人感慨萬千時,一直不說話的歐陽琪琪驚呼一聲。

衆人愣了一下,想起來融合了天眼石的歐陽琪琪可能看到了一些他們看不見的東西,連忙向着雷霆海中望去。

然而他們注視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不由齊齊轉頭看相歐陽琪琪。

歐陽見狀,以爲衆人要責怪歐陽琪琪,連忙擋在她的身前。

然而歐陽琪琪卻焦急道:“你們沒有看到麼?趙小川控制的六個血色漩渦已經連接在了一起,而且其中有一道鬼臉大門慢慢浮現出來……糟糕!大寶哥哥有危險!”

歐陽琪琪話音剛落,一陣淒厲的龍吟聲響徹天際!

衆人大驚失色,連忙轉頭望去,立刻看到之前郝大寶控制的黑龍雷霆海中狼狽地飛出來,而它的身軀只剩下一半。

原本在天空中不斷翻滾的雷霆海瞬間靜止了下來,並且發出一陣轟隆隆的響聲,慢慢的消散在空中。 秦穆然話音落下,會場內甚至有人尖叫起來。

「哇靠!二十一億?我沒聽錯吧?」

「這場拍賣會,太特.么刺激了!」

……

無數目光,看向秦穆然,而坐在包廂內的陸傾城,此刻,卻只能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

為了不被看穿,秦穆然故意偽裝了聲音,將聲音壓的很低沉,所以陸傾城並沒有聽出來。

「這位先生,您不是開玩笑吧?」

陳雅玲已經有些難以置信,一條項鏈,已經被足足抬高了六個億,今晚過後,她將成為業界最為有名的拍賣師之一。

秦穆然輕拉風衣連帽,將自己遮擋嚴實。

「難道,我的話像是在開玩笑嗎?」

秦穆然反問道。

「實在抱歉先生。」陳雅玲感覺自己的話有些失禮。

這種場合,誰敢開這種玩笑?

之前的那位神秘二號賓客,眉頭一皺,看向秦穆然,目光中流露出几絲厭惡。

本來已經勝券在握,想不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秦穆然的出現,讓四周一片議論紛紜,百般猜測。

「你們覺得,這天之痕項鏈,究竟會鹿死誰手?」

「很難說,但我更看好二號,他的闊綽,咱們可是有目共睹的……」

這時候,會場大門,走進來幾個金髮碧眼,捲毛白膚的西方人。

之前的神秘二號賓客,立刻起身,鞠躬言道:「BOSS,您怎麼來了。」

「這位是?」陳雅玲驚疑道。

「這位是我們布朗家族的巴爾特先生。」

秦穆然打量一眼,這幾個西方人,就是坐在他斜面包廂的客人。

不難看出,這人應該就是二號客人的幕後老闆,而他身後跟著的幾人,一看便是高手,實力都在宗師之上。

陳雅玲微微一笑,以示禮貌。

「巴爾特先生,您好,歡迎來到夏國,更歡迎您能參加我們的拍賣會,請坐。」

二十一個億的叫價,這可不是一筆小生意,如果成交,利潤難以估量。

陳雅玲作為拍賣師,在她眼裡,不管西方人還是東方人,只要有錢競拍她的東西,那就是她的貴人。

巴爾特坐下,幾個隨從,環繞身後。

腹黑首席二手妻 「美麗的小姐,剛才那位先生,喊價是多少?」

「巴爾特先生,那位先生出價,二十一個億。」

巴爾特紳士般微笑,扭頭看向秦穆然,碧藍色的眼瞳,目光沒有絲毫波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