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嘛.做不到.」雷千拼盡全力.將雷神領域發揮到極致.

「為什麼.如果是以前的你.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答應的.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把你的妹妹交出來.你們兩個都會死.如果交出來.至少你還可以活著.」小雪對於雷千的答案感到大惑不解.

「即使如此.我的答案依然是做不到.」雷千的語氣十分堅定.「因為我已經答應過伊莉斯.要一直保護她.因為她是我的妹妹.」

伊莉斯哭的更凶了.緊緊的摟住雷千.雷千隻感覺后腰上被硬木板硌的生疼.然而這是幸福的硬度.雷千坦然接受了.

「唉.」小雪嘆了一口氣.「千哥.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我果然還是想做你的妹妹.既然你執意不肯把你現在的妹妹交出來.那麼你們兩個就都去死吧.」

小雪也加大了雷神領域的強度.在雷神領域的暴風之中甚至還有黑色的火焰.

這傢伙開掛的吧.簡直強的變態.


雷千已經頂不住了.暴風掛起的石子已經掛到了雷千的臉邊.劃破了他的臉頰.

「一組隊員.去西看台察看情況.二組去聯絡救護車.三組尋找倖存者.」利落有序的發令聲從場地的外面傳來.

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了一個最不能來的人.


你可千萬不要進來啊.雷千在心中發出了吶喊.

然而為時已晚.莫小雨已經走進了觀眾席.接著她就看到了莫小雪和雷千正在暴風電場中進行搏命的廝殺. 絕對不能夠出現的人.現在卻站在了觀眾席上.

警衛隊一隊隊長莫小雨.在接到武嵐總中的武鬥賽決賽會場發生了事件之後.馬上帶隊來到場地調查情況.

然而在觀眾席上小雨看到的.是小雪正在和雷千搏命廝殺.

小雨完全呆立當場.面對與雷千對峙的這個似曾相識的少女.小雨的頭好似裂開一樣疼痛.

小雨捂著腦袋.痛苦的蹲在地上.

十年前.被花舞娘抽出的記憶難道要再一次復甦了嗎.不.這是不可能的.花舞娘抽出的記憶是絕對不可能恢復的.雷千也是知道了這一點才讓花舞娘施放的能力.

然而現在為什麼小雨還是淚流滿面.痛苦的癱倒在地上呢.

大概也是發現了小雨來到了現場.小雪在猛的加強了雷神領域的強度之後.將雷千逼退刮飛到了上層的看台.接著將目光投射向小雨.

一個是記憶被剝奪.在十年間樣貌發生了巨變的姐姐莫小雨;另一個是與十年前樣貌完全沒有變化的妹妹莫小雪.

小雪懸浮在空中.小雨癱倒在地上.姐妹兩人互相對視著.然而誰也不認識誰.

但是究竟是姐妹情深.小雪好像終於認出了自己的姐姐.

「你是……小雨姐姐.是小雨姐姐沒錯吧.原來你都當上警衛隊的隊長了啊.」小雪高興的拍著手.

「你是…….」小雨拼盡全力的在腦海中思索.然而少女的名字就在嘴邊.小雨卻完全想不起來是什麼.

「我是小雪啊.是你的妹妹.莫小雪啊.」


「小雪.小雪是誰啊.我沒有妹妹.我只有弟弟.我的弟弟叫雷千.小千千.你沒事吧.」小雨說著就向摔倒在一堆碎石之中的雷千跑去.

「什麼.你說你沒有妹妹.那我是誰.我是莫小雪啊.」小雪悵然若失.好似丟了魂一樣的捂住頭.那幼小的身體被黑色的暴風盤繞.小雪整個人也似黑化一般.她的身周散發出無數的戾氣.

「小雨姐.這裡很危險.你快帶著伊莉斯逃跑吧.」雷千說著就把伊莉斯往小雨身上一推.

「小千千.那你怎麼辦.」小雨擔憂的問道.

「我嗎.總會有辦法.等我擺脫了面前的危機.就會去找你們的.所以現在你們快跑.」掩護女人和孩子撤退.這是男人的責任.

小雨的眼神里充滿了感動和崇拜的目光.雷千不禁覺得有點兒小得意.

至於伊莉斯.眼睛里只有不能一起去吃蛋糕的遺憾.

「你們誰都別想走.」已經徹底黑暗化的小雪.突然將一團包裹著閃電與疾風的黑色火焰向雷千三人射來.

「小千千.不要怕.有姐姐在.」小雨開動了自己「身體強化」的能力.閃身擋在雷千的身前.向著黑色火焰揮出一拳.這一拳所帶出來的拳風虎虎.瞬間將黑色火焰前進的方向改為豎直向上.成直角騰起的黑色火焰就像是火柱一樣衝天而起.消失於天際.

連倒在小雨身後的雷千.也能感覺到黑色火焰的熱浪襲來.那麼小雨肯定承受了更多的熱量.

「小千千.不止你一個人變強哦.姐姐為了追上你也是拼了命的在刻苦訓練哦.怎麼樣.姐姐厲害吧.」小雨回過頭來向雷千拋出一個媚眼兒.「姐姐也是可以保護自己的家人的.」

還說什麼厲害.你臉上已經全都是黑灰了好不好.而且頭髮也被烤焦了.還要勉強做pose.看起來實在是傻到極點了啊.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雷千隻感覺心裡一股暖流流過.他的眼角好似也有暖流流過.

「小千千.你怎麼了.」看著雷千抹了抹眼淚.小雨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灰吹到眼睛里而已.」雷千不願意承認自己感動流淚的事實.

「那可糟糕了.不趕緊處理.很有可能會瞎掉哦.姐姐來幫你處理一下吧.」小雨說著.就捧起了雷千的腦袋.接著對著雷千的眼睛吹去.

好近.小雨的臉近到雷千都可以聞到她臉上混合著煙灰味兒的少女體香.

「伊莉斯也來幫忙.哥哥不要亂動.伊莉斯給你魔法藥水.噗噗.」

喂.伊莉斯同學.你只是單純的在往我臉上吐口水而已吧.

「怎麼樣.好點兒了嗎.哥哥.」伊莉斯眨著一對大眼睛.天真的問道.

「好.好多了.多謝了.」雷千也不好意思擦掉臉上的「魔法藥水」.雷千真是自己給自己挖了給坑.

「擦掉也沒關係哦.因為只是口水而已.」伊莉斯氣死人不償命似的說道.

說好的「魔法藥水」呢.雷千也不知道伊莉斯是天真呢還是添亂呢.

「姐姐.哥哥.家人.」小雪像是囈語一樣自言自語的好似瘋癲一般.「原來如此.你們是一家人.你們的家人里沒有我.那麼我是誰.我是莫小雪啊.莫小雪又是誰.不行了.完全想不出來啊.哈哈哈.」

小雪像是壞掉了一樣瘋狂的大笑.在她身周包裹的黑色火焰也在不規則的舞動著.小雪的內心和身體在進行著劇烈的掙扎.然後突然.火焰平息.小雪像是終於恢復了平靜.然後..

「我要吃薯片.」小雪一臉天真無邪的笑容.

「啥.你又不是那個蘿莉校長.」雷千不注意就吐槽出來.等等.小雪現在的表情.幾乎和那個蘿莉校長一模一樣.

「如果不把面前這群人全部殺死.就沒有薯片吃.」小雪扶了扶自己的鼻樑.那感覺就像是在扶架空的眼鏡一樣.

這次又變成了那個秘書.只不過說出來的話充滿了惡意.

「你們這些咀蟲.竟然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要怎麼賠償我啊.啊.」小雪像是要吃人一樣.插著腰大叫道.

雷千記得咀蟲是韋魯斯的口頭禪.而對時間如此嚴苛的人是西風校長.

難道說.小雪這像是在唱獨角戲一樣的「表演」.是因為靈魂交換過多.而導致的自身人格的崩壞嗎.

要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小雪也太過可悲了吧.

「哥哥.那個人怎麼了.」伊莉斯指著小雪的方向.似乎被小雪的古怪模樣嚇到了.

雷千也想知道小雪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雷千想要回過頭來.安慰一下伊莉斯的時候.小雨突然發出了驚恐的叫聲.

當雷千再把頭轉回來的瞬間.小雪已經從剛剛在空中的位置上消失了.接著雷千就聽到背後伊莉斯發出了「哥哥」的呼喚聲.

真是的.到底要看哪裡啊.雷千真希望自己腦袋後面能長出眼睛來.

然而不回頭看還好.一回頭看簡直嚇雷千一跳.

小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繞到了雷千的背後.並且整張臉已經變形了.就好像變成了一張女王的臉.酷似蕾蒂.

「千哥哥.我好想見你啊.來.快過來.到我的懷裡來.」小雪的聲音好像是複數個聲道共同發出.既有女王一般的高亢.又有**發出來的童音.

不行了.小雪的精神已經徹底崩潰了.在她的腦子裡已經不知道是哪個靈魂在支配了.這樣下去.將會相當危險.

小雪所處的位置.正好把雷千和伊莉斯隔開.

雷千一邊做著安撫小雪的手勢.一邊慢慢的招呼伊莉斯爬到自己背後來.

小雪的注意力全都被雷千所吸引.小雨已經做好了隨時帶著伊莉斯逃跑的準備.這樣很好.伊莉斯現在就靠你了.只要你爬過來.我們就開溜.

「哎.哥哥你在幹什麼呢.是準備要跳舞嗎.」伊莉斯突然在小雪的背後開了腔.小雪的注意力馬上就被吸引過去了.

伊莉斯.你這傢伙是笨蛋嗎.啊.好像就是笨蛋.

「哥哥.對了.就是你這傢伙破壞了我和千哥哥之間的感情.要是沒有你.要是沒有你……」小雪把滿腔的怨氣.全都移嫁給了伊莉斯.

「不好.」雷千大叫一聲.想要不顧一切的去抓住小雪身後的伊莉斯.然而卻晚了一步.

小雪施展起「神速」的能力.揪住伊莉斯的衣領.瞬間消失不見了.

「伊莉斯……」看著伊莉斯被帶走之後.空空蕩蕩的看台.雷千隻覺得..

這個笨蛋.又被人抓走了.到底要被抓走幾次才能長記性啊.

「搭檔.你沒事吧.」一聲清脆的呼喊聲將雷千的視線.拽回到了武鬥賽賽場的門口.

方芳攙扶著蘿莉校長走進了場地中.在她的身後是扛著畢克和韋魯斯的莉莉.駕著蕾蒂的菱華和夏洛特.以及背著秘書的菲爾婁校長和拒絕了別人攙扶而搖搖晃晃走著的西風校長.


這夥人看起來已經從倒塌的辦公樓之中逃了出來.

但是讓這幫灰頭土臉.渾身是傷的人去追擊小雪和伊莉斯.顯然是不現實的.而且這群人之中.並沒有能夠掌握小雪方位的能力者.唯一具有念力能力的秘書.看起來已是能力用盡.精疲力竭了.

「小千千.我已經通知了附近的警員.一旦發現小雪和伊莉斯的蹤跡.馬上就會向我聯絡的.」小雨收起對講機試圖讓雷千放下心來.

不過雷千也知道.單靠警員.是絕對無法找到擁有「神速」能力的小雪的.就算找到了.沒等雷千他們過去.小雪也肯定早就轉移了.

現在就缺一個可以隨時掌握到小雪行蹤的人.

「人情.」短短的兩個字.從已經被毀的廣播室後面傳來.接著伊娃就從那堆廢墟的後面現出了身形. 「千哥.是我一個人的.」

已經恢復正常的莫小雪.將伊莉斯丟在了一個廢棄大樓的頂層上.威脅一般的說道.

「哦.」伊莉斯坐在地上.一臉的白痴相.冷風在沒有格擋的水泥柱子間肆意的穿梭.伊莉斯的小臉兒被凍的紅撲撲的.

「你難道不感到害怕嗎.這裡可是頂層啊.如果我把你扔下去.你可是會粉身碎骨.摔到連渣都不剩一個的程度啊.」小雪指了指外面的天空.外面是這秋天裡難得一見的藍天和白雲.

「不害怕哦.為什麼要害怕呢.」還是那副白痴的表情.

小雪不明白為什麼雷千會讓這個白痴一樣的孩子.當自己的妹妹.

應該是長得更漂亮.能力更強的小雪成為雷千的妹妹才對.不.更近一步的關係小雪也不是沒有想過.

「為什麼要害怕.那當然是因為也許你會死在這裡也說不定.」

「不會啊.」

「為什麼不會.」

「因為哥哥答應過伊莉斯.他要陪伊莉斯一起吃蛋糕的.所以他一定會過來接我的.」伊莉斯滿臉都是自信的表情.

小雪現在有點兒明白過來.為什麼雷千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做妹妹看待過了.

小雪從來都沒有像伊莉斯一樣依賴過雷千.甚至當十年前的那顆子彈射穿她的身體的時候.她腦子裡也未曾有過一瞬間.出現雷千的身影.


只是當雷千現身的時候.她才突然意識到.「噢.是千哥來救我了.」

沒有特別的感動.沒有特別的感激.只是覺得事情就應該這樣發生.

在心愛的人懷裡死去.也許是當時的小雪最大的願望.而將自己「守護之力」植入到雷千體內.也似乎只是順勢而為而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