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相信你。」星老嚴肅的傳訊給天道神君:「如果柳老出了什麼事,我不會讓你好過,別以為我是星使,就沒有私心。」

「我明白的,你放心就好了。」天道神君不再說話,非常淡定。 「秦雲,你小子是殺不了我的,別浪費神力了。」說著,柳老緩緩站了起來,冷視著秦雲。

「柳老,你如果要逃跑,我自然是殺不了你,但你要是跑了,刑天這傢伙就死定了。」說罷,秦雲扭頭看了一眼刑天,只見刑天被秦風一拳砸飛。

「柳老,你太小看我們了。」秦雲冷笑道:「我們兄弟三人的實力,早已有了突破,以前能以三對五,現在更能以三對四。」

「你別高興得太早。」柳老哈哈一笑:「就算你們三兄弟打敗了我們又如何?你們可別忘了,極幻界並不只有我們在場的幾位真神,等會,肯定還會有很多的真神趕來,到時候,我看你們如何面對。」

「我們如何面對,就不用你操心了,而且你也沒機會看到了。」話落,秦雲的表情突然冷了下來。

「準備迎接我的第二招吧!」秦雲手中手中突然出現一柄大刀,自通道:「第二招,斷你雙腿,讓你受盡折磨和痛苦。」

「痴人說夢。」柳老微微一笑,並沒有相信秦雲的話,他覺得,秦雲只是在嚇唬他,想讓他亂了方寸,他如果真的害怕了,那就是中了秦雲的奸計,他人老成精,自然明白這一點。

秦雲死死地頂著柳老,突然大喝一聲,瞬間出現在柳老面前,並抽刀向柳老的雙腿橫砍而去。對比,柳老並不驚慌,他早已做好了準備,可是,就在秦雲快砍中柳老雙腿時,他的大刀突然消失了。

「嗯?」柳老不禁疑惑,但他很快又反應了過來,這秦雲,明顯是想聲東擊西。可是,柳老的反應還是慢了半拍,胸口又被秦雲一拳砸中。

「轟」的一聲,柳老直接飛出百米開外。

「咳咳……」

秦雲的攻擊力太過強大,柳老順勢倒地,咳嗽了幾聲,噴出兩口瘀血,喘著粗氣,顯然是傷得不輕。但,柳老憑著他堅韌的意志,努力的爬了起來,並冷視著秦雲,似乎在說:「老子還活著。」

「柳老,怎麼樣?」秦雲非常得意,看了看四周,又道:「要我說,你們這些傢伙都老了,既然老了,就得認老,別總是裝作一副清高自許、道貌岸然的姿態,你們要明白,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你們的世界了。」

說罷,秦雲大笑起來,不過柳老並不擔心,從他的表情即可看出,因為此時的柳老,很是淡定,而且還閉著眼睛,根本沒把秦雲放在眼裡。對此,秦雲不禁感到有些疑惑,心想:「都這個時候了,柳老怎麼可能擔心自己的性命?難道他還有底牌?」

看著秦雲在猶豫,並沒有動手秦風馬上對秦雲催促道:「大哥,快動手,柳老堅持不住了,他肯定是想嚇唬你,別中了他的計。」

「你小子倒是挺理智,既然如此,那我就相信你一次,畢竟,咋們是兄弟。」說罷,秦雲手中的大刀發出一股狂暴的氣勢,氣勢震天,周圍的空氣似乎已經沸騰。

「秦雲,我不管你有何依仗,只要你接了我這一招,不死也得殘。」秦雲說得非常自信,說罷,他以迅雷之勢沖向秦雲,可就在他快衝到秦雲身前時,秦雲身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此人正是天道神君。

只見天道神君隨手一揮,一股巨大的能量突然席捲向秦雲,此時的秦雲一頭霧水,根本沒想到事態會如此轉變,但他也不可能收手,而且他也不敢收手,只好全力斬向天道神君揮出的能量。

「轟…………」

天道神君現在原地,安然自若,氣定神閑,而秦雲卻飛了出去。為了不讓秦雲有逃跑的機會,天道神君馬上向他追出去,又是隨手一會,八道神力襲向秦雲,直接封鎖了他的退路。

「你是何人?」秦雲匆匆的問了一句,可就在這時,天道神君的八道神力到了他面前,他立即震身,身上圍繞著一股厚實的神力罩。

「轟轟轟……」

接連響了八聲,證明秦雲被攻擊了八下,不過,秦雲的神力罩倒也強恆,並沒有被擊碎,但,他卻被擊倒在地,口吐鮮血,狀態極差。

「你到底是何人?」秦雲突然皺起了眉頭。

「我是是何人並不重要。」天道神君淡淡一笑:「重要的是,我出道時,你爺爺的爺爺都還沒出生,你今天栽了,你可明白?」

「我會栽了?笑話!」秦雲冷哼一聲:「你再怎麼厲害,也只有一個人,只要我們兄弟三人想逃,你未必能追上。

「那你快逃吧!不過我想告訴你,你未必能逃脫。」天道神君微笑著,不等秦雲動身,他就出現在了秦雲面前,並向他的腦袋拍出一道神力。

面對天道神君的突然攻擊,秦雲並不驚慌,他運轉全身的神力到頭頂,擋住了天道神君的攻擊,不過,他也被打翻在地,只是沒有傷及要害。

「唰……」秦雲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瞬間飛退出三丈開外,大聲道:「二弟,三弟,你們認不認識這傢伙?」

對於秦雲的提問,秦雨和秦風只是搖了搖頭,並沒多說什麼。

「兄弟,報上名來吧!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趴在我腳下!」秦雲目光死死地頂著天道神君,眼中含著強烈的戰意,同時也夾雜著怒意。

「以後?」天道神君冷笑一聲:「你已經沒有以後了,又何必跟我談以後?」

「狂妄!」秦雲淡淡一笑,瞬間消失了,可就在他消失后的下一秒,他又現出了真身。

「秦雲,你已經無力再逃了。」星老閃現在秦雲身前,淡淡的看著他,臉色漸漸露出一絲冷笑。

「星老,怎麼會是你?你是從哪裡出來的?」秦雲表情震驚,也有些害怕,因為他現在已經消耗了太多的神力,就算讓他和星老一戰,他也毫無把握,更何況,天道神君的實力比他全盛時期還要強很多。


「大哥,我們似乎中計了。」秦雨馬上退到秦雲身邊,秦風也退了過來。

這時,柳老和天道神君等人馬上將秦家三煞團團圍住,封鎖特他們的去路。

「你們是一夥的?」秦雲表情陰冷,眼中滿是不甘和怒意。

「如你所說,我們確實是一夥的。」刑天開口道:「秦家三煞,我們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加入我們,至於第二嘛,你們心裡清楚。」

「加入你們?」秦雨開口問道:「我們為何要加入你們?加入你們做什麼?」

「老二,莫非你真想答應他們?」秦風扭頭,嚴肅的看著秦雨。

「不答應他們,我們會死。」秦雨淡淡一笑:「大哥,三弟,難道你們還沒看出來嗎?星老他們是想讓我們和他們一起對付五行神尊。說實話,我也很想去會會那個五行神尊。」

「難道我們就這樣答應他們了?」秦雲冷哼一聲:「此等屈辱,我可不想受,否則,以後,我們的臉該往哪擱?我們的名氣就得毀了。」

「你們,有名氣嗎?」刑天冷笑道:「你們三人本就臭名遠揚,這次對付五行神尊,是你們挽回名聲的好機會,你們可得抓住啊!」

「你這話,說得讓人非常動心。」秦雲呵呵一笑,又道:「但,我現在沒有絕對的把握,是不可能去面對五行神尊的,因為他太危險了。」

「那你們就死吧!」說罷,星老冷笑起來。

這時,秦家三煞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秦雲最先開口道:「你們怕什麼?不就是需要付出點代價嗎?想逃還不容易?」

「那你們就逃逃看,看看能不能逃掉。」天道神君非常自信,說罷,他冷笑一聲,不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等待秦家三煞的回復。

「大哥,我覺得,我們應該答應星老他們。」秦雨嚴肅的看著秦雲,又道:「大哥,你別糊塗啊!我們就算能逃走,說不定也已經廢了。」

「你們只有一分鐘的時間可以考慮。」刑天面無表情,讓秦家三煞感覺他說得非常堅定,非常決絕。

「大哥,二哥說得對啊!我們真的不能逃走,否則,我們的名聲會變得更加臭,到時候,也許整個世界都會排斥我們。」秦風皺著眉頭,祈求的看著秦雲。

「你們,居然都這麼認為?」秦雲表情嚴肅,又掃視了星老他們一圈,突然談了口氣。

「我可以答應你們,但,我們不可能和五行神尊生死相拼,這點,你們要明白。」秦雲表情嚴肅,似乎想和星老他們妥協。

「只要你們答應去對看五行神尊,我管你們用不用全力?」星老冷笑一聲,只差另一句話沒說出口,那句話就是:「你們如果不出全力,必死無疑。」

對於這一點,也許秦家三煞也明白,只是他們心存僥倖,或者是,他們想找個台階下,所以才這麼說。

「那行,我們答應你們。」秦雲說這話時,是咬著牙說的,這足以說明,他並不情願。

「既然如此,你們發個血誓吧!」星老嘿嘿一笑:「否則,我們不可能相信你的話。」 「這個血誓,怎麼發?」秦雲但也爽快,但他說得非常牽強,從他那無奈的眼神中即可看出。

「據說,你們三人是三胞胎,所以,這個血誓,還得以你們的關係入手。」星老笑呵呵的說道:「你們就說,如果你們違背誓言,從此以後,三兄弟永遠決裂,水火不容,老死不相往來,就這麼簡單。」

「算你狠!」秦雲銀牙暗咬,卻又無能為力,他扭頭看了看秦雨和秦風,道:「答應他們,我先發誓。」

「好。」秦雨和秦風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時,秦雲馬上開口發誓,他說:「我秦雲,在此發誓,我三兄弟從零起去,要跟著星老他們去對抗五行神尊,若是違背誓言,就讓我們三兄弟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來。」

「你的誓言,讓人覺得很敷衍。」星老冷笑一聲,又道:「不過,也無所謂了,我相信你們,你們如果違背誓言,我也不會關心,只要你們過得去心裡那一關就行了。」

「哼!」秦雲對星老冷哼一聲,轉身不再說話。

「輪到你們發誓了。」星老嚴肅的看著秦雨和秦風,讓秦雨和秦風感到了一是寒意。

無奈,秦雨和秦風也只好發誓,他們的誓言和秦雲的誓言差不多,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

「好了,你們也發過誓了,現在,就隨我們一起等著吧!」星老淡淡一笑:「現在,我們有了九位真神,這樣的實力,已經很不錯了,要是還有真神敢過來,那麼,他們也必將被我們拉過來。」

對於星老的話,秦家三煞不予理會,而星老卻走到他們身後,淡淡的說道:「你們既然已經加入我們,那麼,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們那麼見外幹嘛?說句實話,這個世界,也沒幾個人願意和你們交朋友,而我星老就不一樣,只要你們願意,以後就是我星老的朋友。」

「哼!」

秦雲依然冷哼,眼中滿是不屑,而秦雨和秦風更加不待見星老,他們直接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高傲無邊的姿態。對此,星老也無所謂,他淡淡一笑,轉身就走了。

當星老走後,刑天來到了秦家三煞面前,面帶微笑。

「刑天,你也是被星老他們逼進來的吧!?」秦風不屑的看著刑天,顯然是不將他放在眼裡。

對於秦風的鄙視,刑天果然笑臉相對,並說道:「我不是被逼進來的,而是自願和星老他們一起聯手,這麼說,你們明白嗎?」


「我不需要明白。」秦雲冷笑一聲,威嚴的看著刑天,厲聲道:「立即從我們面前消失,否則,我會讓你後悔。」

「秦雲,你現在也是強弩之末了吧!」刑天冷笑道:「要真的動起手來,你也不一定是我的對手,在此,我只想對問你們問句,你們到底還有沒有一點良心?五行神尊都快崛起了,你們居然還那麼自私。」

「我們有沒有良心,與你何關?」秦雲冷笑道:「這個世界本就是殘酷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殘酷,我們自私,只是道德問題,你有什麼資格來評價我們?」

「我是沒資格評價你們,但嘴巴長在我身上,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你又能把我怎麼樣?」刑天沒好氣的說道:「說句實話吧!我替你們感到悲哀。」

「刑天,你到底想說什麼?」秦雲神色一凜,一身神力翻湧起來,如同一頭髮怒的雄獅。


「你別用氣勢來嚇我,我不吃這一套。」刑天冷冷的說道:「我來找你們,只是想告訴你們,你們的觀念有問題,但我也不會奢求你們能改,我只希望你們以後別再干那些你們自認為是好事的壞事了。」

「你說的話,我聽不懂。」秦雲冷笑道:「我們三兄弟雖然沒做過什麼好事,但,我自問我們也從未乾過那些你們所說的壞事。如果有,請你指出,趁星老在此,大家就來說道說道。」

特警為後︰誤惹妖孽七皇子 你們干過的壞事那麼多,還要我一一指出嗎?」刑天冷笑道:「你們是否干過見不得人的事,你們心裡最清楚,我是沒有證據,否則,你們早就被整個神幻界追殺了。」


「沒有證據,那你還說個屁啊!?」秦風怒聲道:「刑天是吧!行!很好,我兄弟三人記住你了,等解決了五行神尊的事,我們就送你去長眠。」

「既然如此,那就走著瞧,別以為你們有三兄弟,我刑天就怕你們。」刑天冷哼一聲,轉身走到一旁坐著。

過了一會,天道神君站了起來,對眾人說道:「大家都打起精神,現在,又有一道真神的氣息進入了我的探查範圍之內,我並不知道來人是誰,不過,他的實力不錯,應該比秦雲強一些。」

「既然比秦雲強一些,這足以說明,他並不簡單,這樣的人,不好對付啊!」柳老皺眉想了想,又道:「我們有六個人,而他只有一人,如果我是他,肯定不會過來,你們說呢?」

「我覺得他會過來。」刑天淡淡一笑:「之前,我發現了你們三人,不也照樣過來了嗎?」


「你會過來,那是因為你傻。」星老撇了刑天一眼,又道:「來極幻界的真神,都不是簡單之輩,我們得想個辦法將他引過來才行。」

「想引他過來,並非難事。」天道神君淡淡一笑:「我們有很多辦法,比如說,現在就開始戰鬥。」

「又是戰鬥。」秦雲冷笑道:「你覺得,那人會來看我們戰鬥嗎?」

「不一定會。」天道神君突然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又道:「所以,我還得使出絕招。」

「你又……」柳老對天道神君的話說到一半,卻沒有再說話去。

這時,天道神君隨手一抓,《刺客法則》又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刺客法則……」秦家三煞紛紛露出了渴望的眼神,可當他們看到《刺客法則》在天道神君手上時,都皺起了眉頭,秦雲嘆了口氣,道:「原來,《刺客法則》在你手中,星老和清風都把我們給騙了。」

「騙了就騙了唄,你們還想怎樣?」天道神君呵呵一笑,馬上收起《刺客法則》,又道:「如果你們膽敢將此事說出去,你們會後悔的,別懷疑我的話,也別心存僥倖,因為你們的生命只有一次。」

「你還在威脅我們,可真夠自信啊!」秦雲冷視著天道神君:「現在,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你到底是什麼人?現在,能告訴我了嗎?」

「我說了,你沒必要知道我是什麼人,你也沒必要看透我,否則,你會絕望的。」天道神君傲慢的將頭微微抬起,不再理會秦雲。

對於天道神君的不屑,秦雲也沒辦法,他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也只好坐到一旁調息身體。

…………

酷熱的陽光下,一個老者站在高高的沙丘上,對於沙漠里的高溫,他並不在意,氣定神閑。

感受著北方傳來的氣息,看著嘴裡喃喃道:「前方有九個真神,而且有一個還比我強,我到底該不該過去呢?為了一本刺客法則而冒險,這值得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