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還有其餘的人?你在這裡這麼久,那麼你還見過別人來到這裡嗎?」墨九狸看著血靈珠問道。

「主人,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血靈珠有些不懂的問道。

「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你又是從那裡滾進這個怪物的嘴裡的?」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嗯……這裡是一個移動的空間,當初我在醒來時,在神界的……」血靈珠想了想開始說道。

原來血靈珠是在神界的第九域蘇醒神識的,蘇醒后沒多久就遇到了這個獸王秘境的移動空間,它一時好奇就滾了進來,結果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十分的荒涼……

它是感受到這裡的氣息,有血的氣息,便一直滾到了這裡,然後就落到了魔獸血海裡面,但是魔獸血海的味道它很嫌棄,於是它就想要離開,結果滾啊滾的,就滾到了這裡……

起初,它也不知道這裡是怪物的肚子裡面,直到後來怪物蘇醒,它才知道自己滾到了人家的肚子裡面,在試了很多次都出不去后,就一直待在這裡面了……

後來,怪物醒了后,它就試著跟怪物商量,能不能放它出去,結果可想而知,差點把自己折騰吐了,也沒出去……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那你知道自己在這裡待了多久了嗎?」墨九狸問道。

「不知道,反正我沉睡一次都好久,怪物睡一次也好久,我和它都醒過幾次的,應該好久好久了吧!」血靈珠想了想說道。

「那你醒來的時候,或者是從怪物的口中,可曾見過或者聽說,有別的人類進來過這裡?」墨九狸問道。

「主人,我沒有見過,不過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問這個大怪物,它是這個空間的主宰,雖然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是我記得它曾經這樣說過……」血靈珠看著墨九狸說道。

「這個空間的主宰?」墨九狸有些驚訝的問道。

「是的,當時我還說它吹牛,被它折騰的不輕!」血靈珠記憶猶新的說道。

「主人,難道你是進來找人的啊?」血靈珠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是進來找人,而是因為知道死了很多人,我才進來的,這個空間在外面被稱作獸王秘境,不知道從什麼開始,就一直是馴獸師的墳墓, 聽到我的話之後,王姨一家人的表情都是十分震撼,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其實這也是正常的啊,這種事情一般人是絕對難以遇到的,但是對於我們來說,倒不是什麼難事。新·匕匕·奇·中·文·網·首·發ШШШ.

開始的時候我也曾跟祖宗問詢過,這位什麼有的人死後都已經去投胎了,但有的人會一直呆在自己的墳裏啊,祖宗說的是,這輪迴的名額太多,這給惡人的輪迴還是比較簡單的,但是對於好人來說的話,這還是需要排隊等待的,這陰陽時間差距較大,所以這有的鬼民會在自己的墳裏等着輪迴。

所以這事情很幸運的就是,這豆豆的爺爺便是這好人投胎待安排之鬼民,所以這纔會在自己忌日的那天親手救下自己的小孫子,所以看來這豆豆本就是個福大命大之人。

這個時候,王姨看着豆豆的爺爺淚眼婆娑的樣子,但是想起豆豆點事情就哭着說道:“都是你啊,死老頭子你可嚇死我了啊,你把豆豆帶走你倒是言語一聲啊,你倒是給我拖個夢也算啊,你這不聲不響的,你知不知道差點嚇死我們啊,你給死老頭子。”

聽見王姨的話,這老爺子也是說道:“哎,其實我也想啊,我要是早知道你們請來這崔大人的後人的話,那我不早就回來了嗎,那天啊,我不是過忌日啊,按照咱們這裏的風俗,這家裏先人過忌日都得是晚上啊,所以白天的時候,我這不久盛裝打扮了一下,但是因爲準備的太早了,所以這忙活完了距離天黑還有不少時間啊,所以我就去咱們地頭轉悠轉悠。

你也知道我都是種了一輩子地了,這死後也沒機會,所以我就想着去咱家地頭看看,誰知道我去了地裏的時候,大老遠的就看見翠花帶着豆豆在地頭。你也知道,我則不是鬼嗎,身上的陰氣太重,我怕我距離豆豆太近距離的話,這豆豆的身體受不了我這陰氣,所以我就沒過去,就是隔着老大遠看着豆豆在田邊玩。可是,我剛剛看了不一會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了,我看見一個鬼,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爲是路過的尋常鬼,所以我也就沒有當回事。

因爲這遇到忌日啥的之類的重要日子,這攥在墳頭的鬼都是可以出門溜溜的,所以我就沒覺得有什麼,心想這傢伙可能只是路過的而已。可是,這傢伙靠近豆豆之後竟然停下來了。

我想着估計是這鬼看見咱們家豆豆很髒的可愛,只是過去看看,但是我還是怕出現事情,所以就慢慢的向着豆豆走過去。因爲我開始的時候,並不是很着急。因爲豆豆身上有咱遇到的那個盲人道長給的青玉劍墜,所以這一般的鬼事不能靠近豆豆的身體的。

可是,這事情真是無巧不成書啊,就在這個鬼跟着豆豆不久的時候,這豆豆跌倒在天地便的土坑裏,結果這神器的青玉劍墜子就丟失了,看到這裏的時候,我心想這下子壞了,這豆豆要是沒有這個青石劍墜的話,那個鬼很容易就會傷害到豆豆的身體。

我也是死了之後,才慢慢懂得這豆豆的身體是典型的純陰之體,這尋常的鬼民如果佔據了豆豆的命魂已經純陰之體的話,那麼這些鬼民是可以藉助豆豆的身體復活的。

所以當時我就很着急啊,生怕這個鬼本來就是衝着豆豆來的。誰知道,真是不想什麼偏偏來什麼啊,這個鬼還真的就是衝着豆豆來的啊。我一看這鬼直接就朝着豆豆撲過去,我當時就急忙了啊,我跑啊,我撒開鴨子跑啊,但是我這不是因爲要過忌日啊,所以那天的是你們在我去世的時候準備的壽衣啊。

這壽衣啊不太方便,雖然看起來倒是不錯,這之地也好,但是這真的要是泡泡起來的話,實在是速度不行啊,我這也是因爲太着急了,所以不小心絆倒了一把,就把這衣服撤掉了一塊。

但是還好,我還是在這鬼剛剛接觸到豆豆的時候我就衝了過去,我這過去以後,發現是個想要搶咱家豆豆命魂的鬼啊,那我哪裏能繞過他啊。我記得以前有人跟我說過,這過忌日的鬼是很厲害的,因爲我也沒機會嘗試所以也不清楚。

但是這事關咱家豆豆的命啊,所以我也顧不得這傢伙比我年輕很多了不是,我撒開了就上去撓他啊,還別說,我也不知道是因爲這事情是關於咱家豆豆我太着急所以導致了超水平發揮,還是這忌日之鬼真的就厲害很多,我就感覺這個傢伙不是對手啊。

我車主這鬼的時候,這個鬼跟我說,他叫錢多多,說了啥子自己很有錢,家裏很有錢之類的,說是我不要跟他搶,我要多少錢他都給我。你說我能要嗎?這可是我自己得親孫子啊,這小子這不是要我賣我自己親孫子的命啊?所以我當時就急眼了。

我根本不管這個錢多多個那我說點什麼,我只是撒開了揍他啊,我都不知道揍了這傢伙多久,反正是看見躺在地上不動彈了的時候,我就趕緊帶走豆豆的命魂,因爲這青玉劍墜子已經不在了,我要是把豆豆的命魂丟在這裏的話,這豆豆怕是還是會遇到危險。

大傢伙豆知道這純陰之體的是萬人難遇的,所以這覬覦豆豆的鬼還是很多的,我實在是不放心,所以就強抱着豆豆的命魂跑,這命魂離開身體只要在三天之內的話,是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危害的。

所以我當時想的就是先吧豆豆的命魂帶回來,然後第二天天的時候,在把豆豆送回去,可是誰知道啊,我剛剛帶着豆豆跑到我的墳哪裏的時候,我便聽到了風聲,說是我暴揍的那個鬼,花錢找了許多的鬼,四處尋我。這些都是住在我隔壁的牛麻子在墳地裏跟我說的。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就不敢帶着豆豆在我那墳裏帶着了,這個不安全,因爲的忌日之鬼的能力之這麼一天,所以我也撐不了多久,但是我要是把豆豆的分明混放回去的話,這錢多多找了這麼多的鬼,這豆豆的命魂也是肯定保不住的。

所以我思來想去之後,便決定先將豆豆的命魂帶進咱們家族的祠堂裏啊,咱們好歹也是個大家族,祠堂裏拄着咱們家族的很多老人,所以至少能夠保證豆豆的命魂暫時安全。

但是後來這錢多多找來的鬼確實越來越多了,過了忌日之後,我這戰鬥力估計也就對不服不了這麼多的鬼了,可是我也不能吧豆豆放回去,那是更加危險的,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我的忌日能力沒有了,這一羣鬼要是想帶走的豆豆的命魂那就太簡單了。

我知道報下豆豆的時間也只有三天,所以我也是很着急啊,好在咱們有家族祖傳的赦鬼天燈,所以才能夠讓這個錢多多暫時找不到我們,但是就算我們藏的再好,這時間確實有限的,我也不能一直靠着赦鬼天燈保證豆豆的安全。

所以我就趁着空隙,暫時的關閉了赦鬼天燈,想要跟老婆提託夢啊,可是誰知道啊,這兩天因爲豆豆的事情,這老婆子根本就沒有合過眼,所以我這是乾着急卻也聯繫不上啊,但是老婆子跟我燒香的時候,我倒是聽說了來了幾個不錯的年輕人。

所以我就想着等到今天天亮的時候,用這赦鬼天燈帶着豆豆的命魂去找你們,那樣子的話,因爲在白天,這錢多多一夥的鬼是不能靠近我們的,所以也不擔心。但是誰成想,這天還沒亮,這錢多多一夥子就來找豆豆的命魂了。 凡是進來的馴獸師,不是死了就是失蹤了,所以我才會進來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馴獸師?主人,你確定你說的是馴獸師?」血靈珠聞言驚訝的問道。

「沒錯,確實是馴獸師,據說數千年來,已經有無數的馴獸師,進入這裡以後,隕落和失蹤了!」墨九狸說道。

「主人,那就對了!你知道這個怪物為什麼這麼強大的,能屏蔽一切的神識包括契約關係嗎?你猜它最喜歡吃的什麼?」 重生九零:錦鯉小辣妻 血靈珠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知道,難道是?」墨九狸忽然想到什麼的問道。

「主人你猜到了對吧,沒錯,這個怪物最喜歡吃的就是靈魂,不管是人還是獸的靈魂,而且,它還很挑食,一般人的靈魂它根本不吃,它最喜歡吃的是那些精神力強大的靈魂!而所有的馴獸師,都必須擁有強大的精神力,所以這個怪物最喜歡吃的就是馴獸師的靈魂……」血靈珠解釋道。

「可是你不說它在沉睡嗎?可是跟我一起來的馴獸師,卻都死掉了,確切的說是他們的靈魂都失蹤了!」墨九狸皺眉道。

「主人,這個到底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怪物每次醒來,都有無數的靈魂可以吃,至於是誰給它準備的,我出不去也不知道!但是,好幾次它醒來的時候,都會說這次的人類靈魂很美味,或者是嫌棄這次的靈魂等級低的話,有一次我就是聽到它說這一次的靈魂等級低,我故意說人類本來就都是弱者,靈魂等級能高到那裡去,它說那可不一定,上一次的馴獸師天賦很好,靈魂十分的美味,所以我才知道原來它吃掉的那些人類靈魂,都是馴獸師的靈魂……」血靈珠回想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眼神微微一暗,終於知道那麼多馴獸師,為何都失去靈魂了,原來都被這個怪物吃了!這麼多年按照血靈珠說的,它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馴獸師的靈魂了!馴獸師的精神力本來就比一般的修鍊者強大,也難怪她在這裡,什麼都感知不到,連契約關係都被屏蔽了……

看起來,自己想要出去,還是要費點時間的!但是,無論如何,她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

「你可知道它多久醒來一次?」墨九狸問道。

「主人,我也不知道!有時候我醒了它就醒了,有時候我醒了它也沒醒!」血靈珠無奈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再說話,而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血靈珠在墨九狸的身邊,好奇的看著墨九狸,不知道墨九狸想做什麼,其實它也很好奇,墨九狸能不能出去,心裡一邊覺得墨九狸出不去,一邊又覺得墨九狸一定能出去,讓它現在十分的糾結……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墨九狸一直沉默不說話,血靈珠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似乎有什麼事情在等著自己一樣,但是具體是什麼,它又說不清楚, 這種不安的感覺,讓它整顆珠子都有些不安了起來……

而墨九狸則在想紫夜說的話,在她穿過魔獸血海之前,紫夜說裡面的東西,能幫自己離開這裡……

說的應該就是幫自己離開這個怪物的肚子吧!紫夜還說裡面的東西,能幫自己提升實力,可她已經跟血靈珠契約了,卻並沒有提升什麼實力,而且她跟這血靈珠契約之後,她也沒有得到任何有關的信息,到現在她都不知道這血靈珠是什麼東西,又有什麼用!這種情況,也只有紫夜一個,別的契約獸跟自己契約后,自己的識海都會多出關於他們的信息……

墨九狸低頭看著身邊的血靈珠,心裡想著難道要煉化它?可是對方已經有神智,讓她煉化一隻活的,還是自己的契約獸,她還真是有些下不去手!但是,不管血靈珠究竟有什麼用,她現在要出去是最重要的事情……

既然這裡是怪物的肚子裡面,那麼她現在想出去的話,似乎也只能讓血靈珠來開路了!畢竟它是圓的,畢竟它走路是用滾的……

想到這裡,墨九狸抬起頭看著血靈珠問道:「小傢伙兒,你想不想出去?」

「當然想了,主人,你有辦法出去嗎?」血靈珠聞言興奮的問道。

「有,但是需要你的幫忙!」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總裁大人,請放手 「主人,你想做什麼?為什麼笑的這麼邪惡?」血靈珠看到墨九狸的笑容,往後退了退警惕的問道。

「邪惡?我哪有,你分明是錯覺,主人我知道因為想到怎麼出去而開心才笑的啦!」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是嗎?為什麼我覺得不是!」血靈珠還是不信的說道,它分明感覺到墨九狸的笑容很恐怖行么。

「沒有,是你感覺錯了!來,我們走吧……」墨九狸笑眯眯的說道。

「哦,好的!」血靈珠看了看墨九狸說道。

「嗯,你先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我們應該往那邊走……」墨九狸說道。

「好。」血靈珠聞言說道。

然後墨九狸打出一簇火苗在頭頂,選擇一個方向,一邊走一邊仔細觀察著周圍,過了一會兒墨九狸回來,對著血靈珠說道:「走吧,我們往前走……」

「主人,你怎麼知道怪物的嘴巴在這邊哦?」血靈珠看著墨九狸問道。

聞言,墨九狸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自己真是白痴,剛才直接問這個小傢伙兒不就可以了,還自己跑去看看這怪物的頭尾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呵呵……我猜的,走吧!」墨九狸乾笑幾聲的說道。

於是一人一珠,開始向著怪物嘴巴的方向走去,饒是墨九狸已經猜到這怪物很大,走起來也是微微震驚了一翻,她大概計算了下時間,自己跟血靈珠幾乎走了兩天的時間,才終於走到了怪物的嘴巴附近……

而且,這個怪物的巨大,也讓墨九狸徹底開眼了,屬於怪物器官中的粘稠液體啊,都掛著高高的…… 這羣傢伙趁着我關掉赦鬼天燈的時候,竟然查到了我和豆豆的藏身之處,天快亮堂的時候就帶着一羣鬼來找我們了,當時我就向着怎麼樣子才能跟你們去的聯繫。

但是這傢伙逼的太緊,直接就包圍了祠堂,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就向着就算是豁出去我這條老命的話,我也要保護豆豆的安全,加上家族的老人們都要保護我們家的獨苗子。

所以我們就打算跟這錢多多決一死戰了,就算豁出去我們這羣老鬼的輪迴,哪怕是魂飛魄散也要保護豆豆的命魂,只要我們能夠拖到天亮的話,我們就算勝利了。

對於對付錢多多保護豆豆到天亮,其實我還是感覺比較有勝算的,畢竟我這也是幹農活幹了一輩子的,雖然我們都老了,但是還不至於弱不禁風。就在我們開門準備跟那個錢多多戰鬥的時候,我就看見這個小夥子了。”

聽見老爺子的話,鐵衣笑着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這個時候老爺子也是很感激的看了鐵衣一眼接着說道:“其實這小夥子不錯啊,看着眉清目秀的一臉正氣,其實啥子都不用說,我就能感覺到這孩子跟那個錢多多不是一夥的。

但是因爲這個時候事關豆豆的命啊,我也不敢掉以輕心,所以我們還是準備對這個小夥子動手,可是誰知道我們幾個剛剛讓他進門,這小夥子還沒說話,我們就動手的時候,這小夥子身手是在是太好了,只用了一下,直接把我們幾個全定住了。

當時我就急眼了,難道這個小子是錢多多古來的高手,那樣子的話我們可就麻煩了,我本想着憑着我們老骨頭,就算打不過這錢多多,但是這至少也能夠撐到天亮吧,這城到天亮之後,我們就算是贏得了啊。只要這天一亮,這錢多多一夥是肯定不能留在這裏的。

加上我們有赦鬼天燈,只要天亮之後,我們帶着豆豆的命魂找到你們,這豆豆就算是抱住了,可是我完全沒想到這個叫鐵衣的孩子竟然這麼厲害啊。”

聽到老爺子的話,我直接笑起來說道:“老爺子,您還不知道啊,你知道這個鐵衣是誰嗎,我告訴您吧,鐵衣是咱們地府鬼捕總教頭鐵凝家的後人,在地府鍛鍊過,十八重地獄都去過,您老幾位被這傢伙止住了,不丟人啊,就算是這再來幾倍的鬼,都不在話下啊!”

聽見我的話鐵衣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老爺子恍然大悟都說:“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說這鐵衣怎麼這麼厲害啊,這一下子就把我們撈幾個全拿下了,不過要是鐵大人的後人的話,那我們全是是不丟人啊,這就算年年輕力壯的厲鬼這在面對鐵大人的時候,這也都是白給啊。

我們剛剛被鐵衣止住的時候,我就怕了,我害怕這鐵衣真是起那錢多多一夥的啊,可是這孩子的長相來看,怎麼都不像是個壞人啊,一看就是那種外冷內熱的年輕人啊。

就在我想着興許我們說點好話求饒的話,說不定還能夠留住我家豆豆的一條命啊。可是我們剛剛要求饒的時候,這鐵衣直接在自己身上拍了一下,我就感覺這孩子不是個鬼啊,這是用工夫把自己的陽氣封住了啊。

想到這裏,這孩子可能真的不是錢多多一夥的,興許我家豆豆真的會沒事啊。這個時候鐵衣就跟我說,他是老婆子找來幫忙救下豆豆的人,讓我們配合他,來哦個理應外合,一把拿下錢多多。

聽到這裏,我激動啊,看來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豆豆這一次看來是真的悠久了啊,知道這裏,我也就不害怕了,直接就答應鐵衣羣案例配合他了。

這不,鐵衣出去之後,跟着崔少爺一下子就把錢多多拿下了啊,這錢多多現在還在這祠堂裏管着啊。”

聽見老爺子的話,這栓子哥也是怒火中商,非要去廚房拿着菜刀生生劈了那錢多多,我估計是聽見自己的孩子受到這麼大的委屈,都是這錢多多搞出來的,所以這是要去報仇的節奏啊。

聽見栓子哥的話,我說道:“栓子哥,你冷靜一點,現在豆豆已經沒事了,這一切都是最好的結果,你現在去是傷害不了那錢多多的啊,你聽過有人用菜能活劈了鬼的嗎?

聽我的話,你是航海不到那個錢多多的,現在這錢多多已經被我們控制起來了,我跟你說過我是陽世陰差,所以我肯定會給你,給老爺子,給豆豆一個公道的,這如何處置錢多多的事情,我還需要想想,你們就不用管了交給我好了。”

聽見我的話,這栓子哥才作罷,看着老爺子淚流滿面的說道:“爹,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對不住您啊,要不是我疏忽的話,這豆豆不會有事情的啊,你打我吧爹!”

老爺子看着栓子哥說道:“栓子啊,這事情不管你的事情,你起來吧,爹活了一輩子動過你一個手指頭嗎,咱們家是不打人的,有啥說哈,這事情可能就是命中註定這孩子有此一劫啊。

你不還記得說,哪個盲人道長不是跟你們說過,這孩子在今年會有疑難,而且會有高人香燭,你們看着不去全應驗了啊,所以這孩子生下的路就會平坦很多了啊。李道長不是也說一句給豆豆洗命了嗎,以後好好看好豆豆,這樣我就瞑目了。”

這個時候,老爺子突然想起什麼似得,看着王姨說道:“我說老婆子啊,你不是每年都間諜給我燒紙啊,可是這一次我明明是忌日啊,你讓崔少爺鐵少爺還有李道長,找了全村的忌日之鬼,你怎麼沒有找我啊,你想想啊,你要是早點想起來,我就是那個忌日之鬼的話,咱這事情不久容易多了啊。

那我直接就能被這李道長帶回家來,那這事情可就沒閒着這麼糟心了啊。”

聽見老爺子的話,這王姨也不樂意了,看着老爺子說道:“你還好意思說我啊,誰能想到這豆豆的命魂是被自己的爺爺帶走的啊,你帶走就帶走的吧,你爲啥子也不傳遞個消息啊。

岑少的枕上甜妻 你知道我們找豆豆找的多辛苦嗎?你知道我想逗逗想的多難受啊,我們剛剛知道這豆豆的消息的時候,我差點就死了啊,還好這崔老爺讓少爺們還有李道長回來幫忙啊,不然的話,這豆豆這一次可就真的出大事情了啊。

王姨繼續說着:“你想啊,我遇到這麼大的事情,你又不在我身邊,我一個女人家又沒有精力過這麼大的事情,我囊裏能都記得住啊,都是你不幫我,你還怪我。”聽着王姨和老爺子的對話,我也看得出,雖然這表面上是爭吵,這實際上其實是兩個人交流的一種方式。

這有的人交流平生驚奇,含情脈脈,這有的交流則是是看起來雖然是有點劍拔弩張的感覺,但是這實際上其實是逼到彼此的關心,這老夫妻兩個,幾年沒見,人鬼殊途,這見面雖然表面上是在掐架,其實只是在表達彼此的思念。這個時候,王姨突然失聲痛哭起來,看到這裏,老爺子頓時着急了,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直愣愣的站在王姨旁邊,不知道怎麼辦啊,不住的說着,栓子翠花快勸勸你娘啊,我就是隨便說說啊,生個啥子氣啊!

“老婆子你要是不樂意聽的話,我不說了成不成啊,這事情不怪你,都怪我成不成啊,都是我不好啊,都是我不對,你大熱我能不急小人過,不要生氣了行不行啊,你這一生氣我就緊張啊。” 幾乎碰不到他們的身上,只是看著也恐怖,卻碰不到,感覺自己行走在怪物的體內,包括走到它的食道的時候,都像是在走一個超級長的隧道一般……

真的是讓墨九狸徹底的震撼了一把,感覺這個大傢伙要是在前世的話,她會有興趣給對方解剖了,看看到底是什麼細胞組織長成這樣的變態的……

此刻,看著前面一片的漆黑,血靈珠看著墨九狸說道:「主人,這裡就是怪物的嘴巴了!這裡我們根本出不去,我曾經試過無數次了……」

「難道它醒來說話時,你也出不去?」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出不去,還沒等出去就被它一口氣吸回來了,而且被它吸回來的感覺,極其的可怕!」血靈珠想想都有些膽顫的說道。

「是嗎?」墨九狸皺眉說道。

「主人,我沒有騙你,別說現在它沒開口,我們根本出不去,就是它開口說話,我們沒等出去,就又被它吸回來了,就是我都感覺要散架了似的,如果是你的話,估計會屍骨無存吧!」血靈珠有些擔憂的說道。

「雖然你說的可能是真的,但是我們還是要出去的,不管怎麼樣,都要試試看的,所以,小傢伙兒你準備好了嗎?」墨九狸看著血靈珠問道。

「主人,你什麼意思啊?」 大月謠 血靈珠有些懵懂的看著墨九狸問道。為什麼感覺墨九狸的話,它都有些聽不懂啊。

「嗯,字面上的意思,現在主人我呢,需要你帶我出去,所以你可要加油的往外沖哦!」墨九狸對著血靈珠微微一笑的說道。

「啊……」

「啊……好熱啊,主人,快點拿走啦,好燙啊啊啊啊……」血靈珠剛想問為什麼,就看到墨九狸手一揮,一大片的火海把它淹沒,瞬間它就從一顆血靈珠,變成了一顆大火球。

燙的它驚恐的大聲喊著……

「放心好了,不會把你燒死的!沒有溫度,你是無法忘記一切往外沖的,只有這樣你才能往外沖哦,小傢伙兒想不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衝出去……」墨九狸滿意的看著身邊的大火球說道。

「主人……啊啊啊啊……」

血靈珠想說不行,出不去,誰知道身上的熱度猛然暴漲,讓它根本沒機會再跟墨九狸說話,腦海中只剩下墨九狸那一句,想不熱就衝出去……

於是血靈珠也顧不得其他了,直接向著前面就沖了過去,而墨九狸看著血靈珠所化的大火球,似乎覺得速度和力度根本不夠,再次控制著火焰增加了溫度……

這下血靈珠的理智徹底被燒沒了,對著前面一片漆黑的地方就滾了過去,那速度堪稱光速啊……

墨九狸見狀緊隨其後跟在大火球的後面……

而原本正在沉睡的怪物,一般的情況根本不可能被外界打擾醒來的,不然血靈珠在它體內這麼多年,也不會對它絲毫影響都沒有了……

可是小金的火焰,即便小金此刻不在,那也不是一般的神火啊…… 看着這一人一鬼在鬥嘴,我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其實我此刻更多的情愫是感動,一輩子的愛情,經過生死的愛情本就是這世界上最感人至深的東西。 這便是相濡以沫的一生和愛情。

就在這氣氛各種糾結的時候,這胖子一嗓子吼了起來:“起鍋了,開飯了啊。”隨着這胖子的話,這空氣中頓時便瀰漫起一股子飯菜的濃郁香味,雖然這都是些許最普通的食材但是你這講過胖子的這一烹飪之後,這味道頓時顯得十分的高端大氣上檔次。

本來我是一點飢餓的意思都沒有的,但是聞到這胖子的手藝之後我也果斷的餓了。加上這些食材都是自產自足的,所以也是十分新鮮,且不說這實際吃起來的味道如何,但是但是這氣味來說已經感覺比許多星級酒店的菜品還要牛掰了,可見這胖子這廚道雙馨的綽號還真的不是浪費虛名啊。

這胖子看着我們陸陸續續的進入廚房之後,這胖子說道:“老爺子啊,本來我就是想隨便發揮一下的,但是我聽說這前兒個是您的忌日,但是因爲豆豆的事情,您這忌日也基本相當於沒有過啊,所以我就好好的整了一桌子菜,雖然這菜式都沒有什麼特殊,但是我相信這味道絕壁是吊炸天的啊,因爲這大廚師是我啊,廚道雙馨的李振。”

聽完這胖子的話,這老爺子的臉上都可樂開花了,但是老爺子繞着這一桌子轉悠了半天之後,便頓時有種無可奈的感覺了,其實這老爺子想什麼,不用說我們都知道啊。

這老爺子此刻本就是等待着輪迴的鬼民,這人間的美味就算是在美味,這也始終是人間的東西,這老爺子目前依舊隸屬於陰間,所以這想吃基本是不可能的,這個道理就相當於我一樣,雖然我每個月都會領導地府派發的工資也就是冥幣,但是這些錢在陽間的話,對於我來說完全就是一張白紙,什麼都不能用,不能花啊,所以這滿身是錢不能花,這面對美味不能吃的感覺,肯定是愚蒙非常的了啊。

想到這裏,我對着胖子說道:“我說胖子啊,你說老爺子能吃這些東西嗎?你小子是故意眼饞老爺子的吧。”聽見我的話,這胖子用鄙夷的眼神說道:“怎麼說話啊,老爺子這麼好,這麼偉大,你覺得我能幹出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嗎?告訴你吧,我都想好了。”

說完這胖子便在那飯桌上架設了一個空小碗,然後在裏面都裝滿了小米,然後點燃了一珠黑香,這不說我都忘記了這胖子還有黑香,據說這黑香可以讓鬼有這食物感,所以這就沒啥子問題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