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

推門進來的項立升走到書桌前,「傅總來了。」

傅存?

「告訴他,我現在有事,讓他改日再約。」

「傅總說,他有要緊事找你。」

他並不想見傅存,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根基不穩,離不開傅存的支持,他更了解,他們是一個團體,而他負責的是代表的角色,沒了他,他們什麼都不是,沒了他們,他也難以走下去,「讓他進來吧。」

項立升轉身出去請人。

「傅總,裡面請。」

「我跟梁先生說幾句話就出來,不用給我倒茶,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好。」其實,傅存這個人對人態度還是可以的,不會因為級別不同就瞧不起任何人。

傅存進去后,項立升把門關上,正好楊鵬過來了,說了幾句,知道傅存過來了楊鵬就去門口守著。

進來的傅存,將手上的幾本書遞給梁帥,「聽說,你最近對這方面的歷史書很有興趣。」

「傅總何須這麼客氣?」不管是一本書,或者是一杯茶,一句話,拿了,就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梁帥將傅存放在他面前的書拿起還給傅存,「謝謝,我已經有了。」說著從書桌旁邊堆放的書籍中挑了一本跟傅存帶來一樣的書遞給傅存。

接過書的傅存,還以為這本書是後面翻印的,沒想到……

「這是手稿本,你怎麼會有?」這可比出版本更有價值。

「紀家捐的,我借來看看。」他不想讓外面那些人知道這本書來源於半山別墅從而去找紀澌鈞的麻煩,紀澌鈞有麻煩,木兮也逃脫不了。

那條項鏈,再到這本書,看來紀家還是不容小看,畢竟是叫得上號的古老大家族,收藏些尋常人難以找到的東西,是很正常的事情。

傅存將書遞迴給梁帥,知道這本書的重要性,傅存動作輕緩,不敢摔了這本書。

見傅存動作如此小心翼翼,不像是裝出來的,梁帥心裡對這個傅存多了一絲的改觀,「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來,一是給你送書,二,是想跟你說,我已經解決了簡氏跟覃家聯婚的事情。」

覃家兄弟連夜離開景城的事情他知道,但是簡氏不止這條路,「沒了覃家,還有……」

傅存抿著一抹笑容,點了點頭。

「都解決了?」

「當然。」

見傅存如此自信,梁帥放下手中的筆,身體往後靠,眼神帶著諷刺,「簡氏的財務問題已經解決了,一切都回到起點了,這就是你們的辦事能力?」

傅存唇角帶笑,低頭推起袖口,看了下時間,手指輕輕點著表蓋,三秒后,抬頭遞了眼梁帥旁邊的屏幕,「看看消息。」

不知道傅存讓他看什麼消息,梁帥瞥了眼屏幕,只見右下角彈出一則消息。

簡氏集團今天早上出售度假村和酒店的消息都被張貼出來了,受到影響,股價已經開始出現浮動。

見梁帥眼神懷疑看著他,傅存解釋一句,「他簡言之能否呼吸,掌控權從來都在我們預算之內,從計劃開始的時候,就有人在私下收購簡氏的股權。」

「這塊窗紗紙,你們捂得真是夠緊的。」

前面做了那麼多,無非是想用車輪戰讓簡言之精疲力盡急於求成,最後拋售物業。拿下股權才是目的,這一步,他也是後面才知道的,「合作,我們講究坦誠相對,之前,一些不便告知的事情,還請梁先生原諒,我們也是不想讓梁先生失望,沒有人能保證世界上所有的計劃都是完美無瑕一定會成功。」

傅存好話說盡,是在跟他示好?

「沈氏那邊,你們最新計劃是什麼?」

「……」他本想隱瞞一些事情,可想到爺爺在電話中交待的事情,傅存不敢馬虎,「現在就等董事會過後看結果,過幾天我就要啟程離開這裡。」

「去哪兒?」傅存充當著中間聯絡人的角色,他很有必要知道傅存的動靜。

「沈氏的董事會在哪兒召開,我就回哪兒。」

一直以來,他都對傅存的身份感到好奇,「回?」盯著對面這個那麼久以來都沒有露出半點破綻的傅存,「你跟沈氏到底是什麼關係,你的真正身份是什麼?」

時候不早了,梁帥要去上班,他也不便多加打擾,傅存從座椅起身,「我就是傅存,一個跟你同舟共濟,共同進退的合作夥伴,不管是沈氏,還是簡氏,南氏,這些都是我們之間合作的誠意,我知道你擔心我們出爾反爾,過河抽橋,日後,你自然會感受到我們的真誠,時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了,改日有空再拜訪。」

沈氏集團,根本沒有一個姓傅,更沒有傅存這個人。

傅存就是傅存?

一個身份背景都查無此人的人,真的只有那麼簡單?

梁帥冷笑了兩聲,見傅存的書還放在桌上沒拿走,正要叫人送過去時,門外進來的項立升問了句,「梁先生,他來找你有什麼事?」

不過是例行工作,能有什麼事?

「這幾本書,你送回給傅總。」

「是。「

……

在書房忙事的駱知秋,聽到響鈴聲,放下手上的東西,去接電話。

「喂?」

「秋姨。」

「澌鈞啊,你們回來了?」這個電話只通紀澌鈞書房。「我讓萊恩去給你們送東西,看到人了?」

「還沒。」

「應該是路上塞車,耽誤了些時間,算著出門的時間點,也快到了。」紀澌鈞鮮少打電話過來,這通電話,打的駱知秋心裡直慌,還以為出什麼事了。

「秋姨,家裡的事情,實在是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是有主意的人,凡事都是三思後行有道理在裡面,我倒沒什麼,就是你奶奶生了好大的氣,但我看著,她也只是生氣,沒有記在心裡,你別擔心,這邊我會照顧好的。」以紀澌鈞的個性,能親自打這通電話過來給她道歉,說實話,駱知秋心裡是真的感覺到紀澌鈞對自己的重視,從以前紀澌鈞就對她很是尊重。

「我知道,另外一件事,是和老四有關。」

老四?「老四怎麼了,他出什麼事了,要緊嗎?」

「他很好,過段時間,等他回來了,我就讓他回紀公館住。」

「他不跟沈董他們回去?」蘇嵐願意把兒子留在這裡?

「沈氏有沈呈,老四是紀家的人,他不會離開景城也不會離開紀家,只是他現在有些事情要做,暫時不能回來,等他有空了,我就派人送他回紀公館。」

「好,好,澌鈞啊,真的很謝謝你,謝謝你,我都……」紀氏集團都被拿走了,紀家還有什麼可圖的,蘇嵐怎麼會把紀優陽留在紀家,紀澌鈞說過,會替董雅寧賠罪,彌補她,一定是紀澌鈞幫的忙,她的「兒子」又回來了,激動的駱知秋,泣不成聲,「……」

隔著電話,他聽到了駱知秋因為紀優陽回來而高興哭泣的聲音,他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那個也會哭,但是每一次哭都是有陰謀要算計自己的母親。

「秋姨,我這邊還有事,不打擾了。」

駱知秋正想跟紀澌鈞說請柬的事情,那邊電話就掛斷了。

她想撥回去,可仔細一想,紀澌鈞如此防著老夫人,那份東西就算落在木兮手上,紀澌鈞也未必願意木兮回紀公館,她要是打電話過去,被老夫人知道了,恐怕老夫人會不高興……

紀澌鈞放下聽筒,臉埋在掌心,心情沉重的紀澌鈞,臉從掌心抬起時,眼眶通紅,正想彎腰去拿酒,就聽到敲門聲,「叩叩叩,紀總。」

聽到費亦行的聲音,紀澌鈞不想讓費亦行看到自己這張臉,起身背對著費亦行,假裝在書架尋找東西。

進來的費亦行一臉高興,完全沒注意到房間的氣氛不對勁,「紀總,支票拿到手了,南清和找的人裝了錄音,還在飯菜里下拉肚子的葯,幸好我早有察覺,以牙還牙給他們自己吃了。」

「那張支票,你處理了?」若非大哥那番話,他還想不到一個好主意。

「還沒,正準備捐出去。」 錦園內,林楠臉色變得精彩起來,陰沉不定,而後一片慘白,整個人也突然間如同泄了氣。

「回不去了!」

周圍,吳俊凱等人見狀,也一個個臉色難看不已。

連林楠都沒有辦法回去了?

「林楠哥,我們都回不去了嗎?」陳佳穎挺著一個大肚子,帶著哭腔問道,其他人也都差不多。

所有人都看向林楠。

林楠點頭,他現在沒有辦法。

閣樓主位上,宮裝美女一直靜坐,沒有插話,靜靜的看著他們這一幕。

這種,在仙界很少能看到的,屬於親情,屬於罕見的友情,依賴感。

「你們來到傳說中的仙界,難道不好嗎?」宮裝美女身後,女婢開口反問了一句,不是很理解。

「不好!」然而剎那間,有人開口,想都不用想。

「我們不要來什麼仙界,我們要回家!」

「額……」

女婢有些不是很理解這些人的想法,修鍊為的是什麼,不就是長生不死,進入仙界,追求最強嗎?

宮裝美女依舊若有所思的看著。

良久,林楠逐漸平靜下來。

不管如何,他是一定要回去的,這裡再好,都不是家,那裡有自己太多牽挂的東西,無法割捨。

「都別急,我一定帶大家回家,他們都在等待著我們呢!」林楠沉聲看向所有人。

林楠的話,彷彿有著一種魔力,吳俊凱等人聞言,紛紛點頭,充滿了信任,林楠的話他們百分之百相信。

安撫好其他人,林楠這才再度看向宮裝美女。

「仙子能否收留他們,只要庇護他們安全,仙子有什麼要求,在下自當全力去做到。」林楠沉聲說道,雙手抱拳。

他不傻,很快就想通了。

他們太弱小了,哪怕是他也一樣,在這仙界根本沒有存活的可能,唯獨依附在某地,比如這裡這位。

宮裝美女,至少在眼下看來,林楠相信她不是壞人。

不過林楠這話一出,一旁的女婢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算不得嘲諷,但滿是笑意。

「你不過區區化靈境而已,我們小姐還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

「額……」

這話沒毛病,讓林楠無力反駁。

對啊,他才化靈境,在這個世界,孩童都可能有這個實力,他完全屬於渣渣的那種,憑什麼說這話。

這讓林楠臉色頓時又苦了下來。

不過就在這時,宮裝美女開口了。

「他們都留下吧,以我僕從的身份。」宮裝美女開口說道,最終目光留在林楠身上,帶著一副若有所思之意,顯然有些猶豫,還沒有想通。

「至於你,我給你一年的時間,能達到天人境,我會考慮真正幫你們,但前提是你要幫我一個忙,可能會死的忙。」

原本宮裝美女以為林楠還要考慮一番,不過剎那間林楠答應了下來。

「可以!」

如此爽快,宮裝美女還算是滿意。

「好了,你們都去找個地方休息吧,這錦園之中閣樓之中禁止入內,還有這仙湖,也禁止進入,其他你們隨意,以你們的實力也不能外出,同時也必須儘快去掉你們身上的俗氣!」

林楠掃了一眼整個錦園範圍,佔地數百畝大小,閣樓和仙湖都在最中央位置,周圍大片空地,同樣是美輪美奐。

唯獨缺少一些住處。

當然,這都不是問題,心中微動,虛空神殿招了出來。

「仙子,這座宮殿可以使用嗎?」林楠開口問道,他此刻倒不怕露財,這位宮裝美女估計也看不上,畢竟仙凡不同,這東西對他有大用,但對真正的仙,無用。

果然,宮裝美女只是淡淡掃了一眼,有些意外,隨即點點頭。

「別暫居太大的面積即可。」

林楠當即再度道謝,隨即在錦園角落內尋了一處,虛空神殿放大,佔地半畝地大小,如此便算是有了安身之處,所有人都可以暫時居住在此。

閣樓內,看著一群人安排妥當,宮裝美女沒有再去關注。

「小姐,咱們管他們幹嘛?」女婢不解。

在仙界,也有很多凡人,雖然自家小姐心存善念,但也沒有如此必要去專門庇護這些人吧?

「反正對我們而言也不算什麼,權當是僕從而已,就讓他們住下好了,這錦園內的布置,交給他們好了。」宮裝美女開口說道。

「那個林楠呢?」女婢又問,她實在不知道小姐讓他能幹什麼。

就以小姐的實力,還需要這人幫忙?

「這個我自有打算,你就別問了,給他們尋點特殊之物,幫他們脫去身上的俗氣,另外給林楠一些寶物,靈丹妙藥,一年內讓他儘可能的提升上去,太差了肯定不行的。」宮裝美女說道。

女婢雖然依舊不解,但也沒有多問。

虛空神殿內,林楠靜靜盤坐著,讓自己此刻完全冷靜了下來。

這次仙界之行,眼下確實出了大問題,雖然之前想到了,但真正面對,還是無所適從。

他之前最大的依仗沒了,實力也變成了渣渣。

「你們等著我,千萬不要出事,我一定會回去的。」林楠心中自語。

不遠處,吳俊凱等人都聚集在周圍,一個個的看向林楠。

之前在宮裝美女身前,他們哪怕是有話,但也問不出。

「林楠,我們?」徐江龍沉聲。

林楠揮揮手,懂的他們的意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