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怪異男子也是被噬骨蟲殺死後控制,所以才會有後來一幕,幸運的是它侵入我右手的一瞬便被我殺死,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石蠻避重就輕的解釋著

「噬骨蟲已經消失萬年,傳聞有多麼厲害,如今看來除了能控制死人外,其它傳聞到也一般。」龍紫將信將疑的說道。

她對於噬骨蟲的認知是從古籍中看到的,這裡發生的一切到也符合,至於是否像石兄說的那麼輕鬆應付,她並不打算多問。

每個人都有秘密,正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這個道理她懂。

石蠻見龍紫沒有多問,心理不由一松,轉移話題道「如今只遇到被蝕骨蟲控制的男子,其他人一個也沒遇到,也不知趙兄他們在哪?」

「趙家兩兄弟加上王胖子,就算普通源海境也能逃走,如果雲翼跟他們在一起,那就沒問題,我們還是擔心自己吧。」龍紫看著石蠻撿起小盾,說道。

「擔心什麼?」石蠻撿起小盾,不在心的回道,說完又去怪異男子身隕的地方。

「怎麼會沒有呢?」石蠻左右巡視,地上除了碎肉並無他物。

「別找了,沾上我九龍鞭火,不會留下東西的。」龍紫看著石蠻那惋惜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說道。

「對了,你剛剛說擔心什麼?」石蠻把玩著小盾走向龍紫,問道。

「你了解噬骨蟲嗎?」龍紫收起笑容,反問道。

「是一種半生靈半異火的奇特生靈,喜歡吞噬強大的骨骼,尤其喜歡骨魔一族,不過兩者之間卻又相互制約。」石蠻雖不解龍紫為何這樣問,但還是說道。

「知道的不少嗎?」龍紫讚賞的看了石蠻一眼,繼續說道「你只知其一,我修鍊火系功法,查過所有的異火資料,其中噬骨蟲並不算什麼強大異火,但其成長性卻十分可觀「

。」

「有人曾經嘗試融合過此火,但最後都是莫名的死亡,也有人曾拿此火研究過,最後也就發現此火與另一種火有關聯,然而研究此火的一個宗派也莫名的死亡。」

「什麼火?」石蠻神色一動,問道。

「排名前十的骨焱,你剛剛說的沒錯,曾經的骨魔族其實很輝煌,靠的就是此火,傳言它們與噬骨蟲有關,但其差點滅族也是噬骨蟲。」

石蠻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繼續聽龍紫講解著,兩人一邊聊一邊快速前進,很快便遇到一個巨大的沙丘。

「按照你的意思,噬骨蟲不是獨立純在,彼此相互吞噬成為一個強大存在,這跟其它異火併無特殊。」石蠻聽了下來,不解的問道。

龍紫認為噬骨蟲背後可能有其它隱藏危險,這些信息酒主那到未告知他。

當然也有可能是酒主知道的並不多,這也有可能的,沒有任何人可以知道所有事。

「我也是從族書中看到的,是一位前輩留下的手轉,記錄中多次提到骨魔族,留了一句遠離勿碰,當時好奇就多詢問了幾句族中老祖,這個前輩後來也神秘失蹤了。」龍紫搖頭道。

「又是失蹤嗎?」石蠻不自覺的抬了下右手,但眼神又堅定起來。

不知名的緣由就退縮,他還修個什麼仙。

「不過你及時處理掉,應該沒有多大問題…,這是…」龍紫一腳躍到沙丘頂端,詫異的望著前方。

石蠻緊跟其後,站在龍紫身旁,神色凝重的看向前方。

過了沙丘是一處窪地,窪地看不到盡頭,沙地上到處是林立的巨骨,有點像盤古盤上的骨林。

「此處應該就是此行的目的了,希望真的有血脈吧!」龍紫遙望了骨林,盡看不到盡頭。

「難到血脈的出現並不一定有嗎?」石蠻眉頭微皺的問道。

他問過酒主,可是酒主也不知道。

「沒錯,盤古碑的血脈秘境並不是每個都有血脈,這種情況在前一次出現過。」龍紫說道,

「走吧!既然來了就進去看看吧!」石蠻也不再多想,飛奔向骨林。

骨骼十分巨大,有的如山尖一樣,石蠻兩人也不敢過快的前進。

烈日炎炎,兩人行走其中卻感覺到一股股陰涼之氣。

這片骨林彷彿與外面是兩個世界,兩人走的不快,一路下來除了怪異男子並無其它危險,但也不代表沒有危險。

「你有沒有種被監視的感覺。」石蠻靠近龍紫,底語問道。

一路下來,石蠻總感覺被什麼東西盯上了,而且越往裡走越強烈。

「沒有啊!」龍紫環顧著四周的骨骼,轉向石蠻搖頭道。

龍紫說完手上紅光一閃,一個小巧的香爐出現在手上。

香爐是古銅色,爐蓋上有三個形狀不一的孔洞,爐身紋著一個奇怪小獸,一黑一白。

「這是萬香爐,根據氣味去尋找周圍可以之物。」龍紫說著手上手訣一掐,一團小火通過蓋上的孔飛了進去。

緊接著一陣青煙冒出,最後凝聚成一個小獸,正是爐身上的小獸。

小獸是一個形式鴨頭的四肢生物,扁長的頭顱上沒有眼睛,卻有兩排三眼鼻孔,頭顱四處轉著不停的嗅著。

「這是…六鼻鴨?」石蠻不是肯定的問道。

「是的,我先現在的修為只能維持數息的時間,而且只能用兩孔。」龍紫說著指訣一變,閉上上美目。

六鼻鴨「嘎」的一聲,下面兩個鼻孔竄出兩縷青煙,一個竄入地下,一個飛向四周。

沒過一會,龍紫臉上一陣潮紅,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臉上露出及其痛苦之色。

緊接著兩道青煙也飛了回來,地下那道已經快要消失了,另一道完好無損的飛了回來,隨著六鼻鴨縮回了萬箱爐。

「固守本心,敞開識海。」石蠻一把扶住龍紫抱進懷中,對著微微掙扎的龍紫呵道。

說著同時手指掐訣,眉心對著龍紫眉心印了上去。

一個白色小塔一閃莫入龍紫眉心。

龍紫識海風捲雲涌,不像一個正常人的識海,透露著陰冷氣息。

一進入其中的石蠻不敢耽擱,也不知龍紫遇到了什麼,短時間識海變成如此模樣。

石蠻不敢耽擱,頂著兩層小塔快速的飛行。

「龍紫…」石蠻不斷的呼喊著。

時間緊迫,這不是他的識海,他不能離開本體太長時間。

很快石蠻便看見一團黑影,好像在圍著什麼。

中間有著一團火,如殘風中的蠟燭,隨時都可能熄滅。

更讓石蠻心驚到是那一團黑影,裡面好像有著洪荒猛獸一般,透露著邪惡冰冷的負面氣息,讓得石蠻有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還沒等到石蠻接近,黑影如閃電般退卻,露出了龍紫的身影。

只見龍紫被一道金色繁奧的符文罩著,但龍紫卻捲縮著,整個身子不斷的顫抖著,好像受到了驚嚇。

石蠻緩慢的靠近,也不知龍紫遇到了什麼,竟被嚇成這樣。

「龍紫,能聽到我說話嗎?」石蠻輕聲呼喚道,一手掐著指訣,一手伸向龍紫。 哦,四萬億計劃還沒開始。

但基建這塊的大方向早已確定,趙愛清這些人就是最大的受益者。

用某雷老闆的話講,就是站在風口上的豬。

敢想敢幹就能賺錢機會一直有,從改開起一直到楊磊穿越,這樣的機會一直存在,雖然行業在變,但只要找准風口,真就是隨隨便便就能賺錢,不管是大錢還是小錢。

早之前就不說了。

就現在,做房地產的真就是遍地撿錢。

與此同時互聯網也是一個風口,不管是做電商還是做網站開發這些,同樣跟撿錢差不多,只是門檻要稍微高一點點,得懂互聯網思維。

再往後,就是移動互聯網這塊,不管是做APP開發,還是做移動互聯網內容生產,同樣是撿錢。

還有比特幣這種理財神器。

哪怕是做B2B投資理財,只要能在監管到來之前成功抽身跑路,同樣可以發家致富。

再往後的機會依然不少,不管是新能源還是線上線下的互聯場景,都有普通人入局的機會,雖然門檻是越來越高,但機會始終是機會,實際操作難度並不大,就三個要素,瞅准機會,敢想,敢幹。

趙愛清這些人就是政策的受益者,是一群站在風口上的豬。

楊磊這麼說趙愛清,趙愛清偏偏還真沒辦法反駁,因為事實就是這樣。

光想吃肉不想挨打?

哪有那樣的好事兒。

趙愛清無話可說,半響后才問:「那老弟你覺得做家裝能賺錢?」

「當然,投資不就為了賺錢嗎?」

「賺得比房地產還多?」

「你是搞房地產的,和做裝修的沒少接觸吧,你自己說說看。」

趙愛清認真想了想,「以前還真沒有注意過這事兒,畢竟我們一般只賣毛坯房,你這麼一說,利潤還真不低,但問題在於家裝這個行業太特殊也太複雜,賺錢是賺錢,但想要擴大規模卻有點難,很難像正規建築隊一樣召集一大批成熟的裝修工人,適合比較靈活的游擊隊模式。」

換句話說,這玩意兒是賺錢,但並不適合大規模地發育,因為裝修這塊的個性化太強,要根據房屋格局、樓層、僱主要求等因素靈活施工,而且不同工種的進出場時間也很講究,得配合好才行,具體施工細節也相當繁瑣。

規模小點的時候還好說,很容易掌控。

一旦規模擴大到幾千幾萬人,上百甚至上千支裝修隊同時動工,那管理難度真不是一般地高。

所以哪怕在十幾年後也沒有出現那種壟斷性的家裝巨頭。

說白了,這行業不適合模塊化疊加式發展,發育速度和操作難度都很高,一旦體量成長到一定規模,就不太適合擴張了,繼續盲目擴張概率會失控。

最最最重要的是產品質量這塊。

家裝行業的產品質量沒有具體標準,全看買家需求和心態,每一家都是不一樣的,這就很麻煩。

產品質量標準都沒有統一,談什麼大規模地擴張甚至壟斷?

這和趙愛清他們做的房地產可不一樣,這玩意兒只要符合國家標準,其他地方隨便搞,反正業主裝修的時候還會按照自己的需求調整。

所以,趙愛清這話可以說是一針見血。

家裝行業就是和小規模的家裝公司打游擊戰,一個據點一個據點地攻堅。

就算有所謂的家裝巨頭,那體量和其他行業的巨頭也要差好幾個檔次,基本上能在一座城市佔據百分之三十的家裝市場,在行業內就算是巨頭級別的存在了。

換句話說,家裝行業的地域性更強,在自己所在的區域能發展得不錯,但向外拓展就很難了。

反正楊磊印象中的所謂家裝行業龍頭企業,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地盤上找食兒吃,而且以一線城市為主,二三四五六七八線小城市以及存在感更低的縣城裏,基本上全是光桿司令們搞的游擊隊。

什麼意思?

老闆出資租個門頭把牌子掛起來,聯繫好建材等供應商,再做廣告攬活兒,有活兒之後再聯繫能做家裝的農民工。

也就是說,絕大部分家裝行業都不怎麼正規,那些看起來有模有樣的家裝公司老闆,其實就是個代理商,賣地磚、賣門窗、賣塗料水泥這些才是主業,剩下的活兒就是幫忙聯繫各工種的工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