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高官是什麼人?」小清石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她從來沒說過!我只是香港麗人集團的財務總監,跟她只是上下級的關係,這些事我還是聽她司機說的!」那個人馬上回答道。

小清石向著老廣使了一個眼色,老廣馬上點了點頭手指猛地一用力,從那個人的喉嚨里傳來一聲「咔吧」一聲輕響,那個人軟軟的倒在了床上,小清石和老廣他們馬上將房間清理乾淨,將屍體和他所有的東西扔到空間里,造成一種他已經離開紫羅蘭酒店的假象,拖延一下救強子和小志的時間。

老廣他們又回到空間里,小清石直接打開酒店的窗戶,從15樓的藉助房間的陽台飛到了樓下,跑回到自已的車上直接開車向著香港的方向開去。

兩個小時后小清石開車進入了香港特別行政區,他馬上買了一張香港地圖按著地圖直接沖向了維多利亞港,在到達港口后小清石又立即在碼頭上尋找著那個人所說的鬱金香號郵輪,大大小小的遊艇布滿整個了港口,小清石尋找了好久也沒看到鬱金香號郵輪的影子,難道是那個人在欺騙自已嗎?不可能啊!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白色的遊艇從遠處開了過來,慢慢的開進了的港口,當遊艇放下鐵錨從遊艇上跳下一個年青人,他手裡拉著纜繩將遊艇固定好后,從船上走來三女兩男五個年輕人,這個時候剛剛上早上6點鐘,這六人年輕人下了遊艇后,三個女人和三個男人同時拿出了墨鏡戴在臉上,小清石感覺好奇怪,現在的太陽也不強啊!戴什麼墨鏡啊!

不過難得碰到人他馬上向著六個年輕人跑了過去,當小清石剛剛跑到他們跑前,三個女人馬上躲到三個男人的身後,而剛剛拉纜繩的年輕人馬上走到了前面向著小清石道:「該死的狗仔隊!你是那家報社的?」

「報社?什麼報社?我只是想你們打聽點事情!」小清石用粵語回答道。

「少廢話!我們什麼也不會說!如果你再敢跟著我們,我就對你不客氣!快點滾!」那個年青人狠狠的道。

「請你說話文明點!別跟吃了大糞一樣臭!」小清石聽到那個人說讓自已滾,也火了起來!怎麼香港人素質這麼差呢?

「你這個撲街!該罵我?」那個年輕人邊說邊向著小清石一拳打了過來,小清石看著打過來拳頭只是笑了笑,就在他的拳頭來到眼前的時候突然伸出手掌將那個人拳頭抓在手心中,五指同時用力一扣,那個年輕馬上疼的大叫了一聲:「啊!」而在他後邊的兩個男人聽到朋友的慘叫聲,馬上向著小清石沖了過來,就在他們衝到身前的時候,小清石抓著那個人的右手用力一甩,這個年輕人的身體馬上飛了起來,向著那兩個人就掃了過去,就聽到「撲通!撲通!」兩聲,衝過來的兩個一前一後被掃倒在地上,而他們戴的墨鏡也飛了出去。

三個女人馬上大聲的尖叫起來,而被小清石抓住手的年輕人疼的已經是滿頭大汗,他咬著牙向著小清石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我們過不去?」

「我只是想問你們知不知道鬱金香號郵輪在那裡,你張口就罵人還動手!我怎麼就跟你們過不去啦?」小清石冷冷的道。

「真的?你真的不認識我們?」那個年輕人不相信的道。

「我是第一次來香港!你們是誰我那知道?我在香港也沒有熟人!」小清石回答道。

「我靠!你們兩個就這麼不出名嗎?這個人不知道你們是誰啊!」這個年輕人向著躺在地上的兩個年輕人道。

「我們怎麼知道!也許他喜歡男藝人吧!」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個男人道。

「三個美女快摘下墨鏡看他認不認識你們!」那個年輕人又向著那三個年輕的女人喊道。

三個女人同時摘下墨鏡一齊看著小清石,小清石看著這三個女人,她們的確很漂亮,可是自已還是不認識啊!小清石看了半天還是搖了搖頭道:「挺漂亮的!可是我不認識她們!」

「一個都不認識?」那個年輕人已經忘記了自已的拳頭還被小清石抓在手掌中,向著小清石問道。

「我都說了不認識了!我就是問這點事,如果你們不知道那就算了,我再去問別人!」小清石說完鬆開的手掌,當他看到自已拳頭上的五道已發紫的手指印的時候,馬上抖動著自已的手掌,向著小清石道:「你是練什麼功夫的?鷹爪嗎?太厲害了!」

「沒什麼功夫!就是手上的力氣大些!」小清石笑了笑道。

「你是香港那裡人?有這樣的身手沒理由沒有什麼名氣啊?」年輕人好奇的問道。

「我是從京城剛剛來的!不是香港人!」

「啊?京城來的?你的粵語說得也太好了吧?」

「自學成才!粵語也不複雜!」

「牛人啊!我叫李啟明!你叫什麼名字啊?來旅遊的嗎?」

「我叫金清石!想上鬱金香號郵輪去玩玩,聽朋友說那裡挺好玩的!」小清石回答道。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兩個自已為是的男人!也是我的好朋友!這個白一點是金志武!另一個叫李明!他們都是藝人」李啟明向著小清石道。

接著李啟明指著三個女人道:「這個是李嘉嘉、那個是溫麗霞、最後一個是陳彩琳!都很漂亮吧!」

「很漂亮!」

「你真的不認識她們?」

「我真的不認識!」

「你是做什麼的?」

「我是當兵的!」

「我靠!怪不得!就當我沒問過!」李啟明鬱悶的道。

總裁下堂妻 書外話:各位兄弟們!有時間別忘了送點免費的推薦票啊!免費的咖啡!我看著這些也會感到你們給我的支持!謝謝! 「我知道那個鬱金香號郵輪在那裡!」這個時候那個李嘉嘉突然向著小清石道。

「你知道?那快告訴我它在那裡!」小清石焦急的道。

「我收到了請柬,後天下午2點在前面不遠的深水港鬱金香號郵輪將為它的首航剪綵!」李嘉嘉笑了笑向著小清石道。

「你說這事啊!好像我也有收過這樣的請柬不過我沒準備去不知道扔到那裡去了!」李啟明這個時候拍了一下自已的腦袋道。

假戲成愛 「現在郵輪出海都不安全,海盜在公海上非常的猖獗,我沒也打算去!不過你到可以去那裡!你功夫好厲害啊!」李嘉嘉笑著道。

「那我會上去看看的!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剛才的事真的對不起!」小清石向著六個人抱了抱拳轉身就想離開。

「別急著走啊!我們半夜出海剛釣魚回來還沒吃東西呢!一起去喝茶吧!」李啟明攔著小清石道。

「今天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改天我請大家吃飯!」 牽起你的小爪子 小清石向著李啟明笑了笑道。

「這是我的名片,等你忙完了一定要打電話給我!我還是請你吃飯吧!」李啟明從身上拿了一張金色的名片遞給了小清石,小清石接過名片「我靠!是用金子做的!真他媽的奢侈!」,名片上寫著長海實業集團啟明投資公司總經理李啟明。

李啟明看著小清石接過名片臉上馬上露出自信的表情,可是他看到小清石接過名片后只看了一下然後就把名片放進口袋裡,他忍不住問道:「你連長海實業集團都不知道?」

「很有名嗎?」小清石疑惑的問道。

「香港最有錢的就是他們家了!這回你知道了吧?」金志武在一旁笑著向小清石道。

小清石搖了搖頭道:「等我回去查查資料!我只知道世界首富是搞電腦軟體的,別的我什麼都不了解!」

三個女人聽到小清石這麼說又看到李啟明尷尬的表情全都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李啟明看著小清石嘆了口氣道:「兄弟I服了YOU!你絕對是級品中的戰鬥機!」

「別難過!等我回去把你們都查一下,好好了解一下!」小清石不好意思的道。

「別查了!我們又不是罪犯!你快去忙你的吧!太傷自尊了!」李啟明看時間也不早了金清石也還有事情要去辦,笑著向小清石道。

「那後會有期!我先走了!」小清石說完直接向著深水港趕去。

陳彩琳看著小清石離開后笑著向李啟明道:「真是一個好有趣的人,長得也帥氣!功夫又好!這要是進入娛樂圈一定會很快紅起來!成為功夫天王也是早晚的事情!」

「咦?我們天後級的大美女開始思春了啊!」溫麗霞笑著向陳彩琳道。

「你們在看到他的時候不也是在緊緊盯著人家看嗎?還說我呢!」陳彩琳紅著臉嬌聲的道。

「我說你們三個人有沒有顧及一下身邊三個帥哥的心裡感受啊?太傷人了!」李明苦笑道。

「人家一隻手將你們三個都打爬下了!再帥的人爬在地上也不帥了!」李嘉嘉笑著道。

「別說了!快離開這裡吧!再晚就不方便了!」李啟明看到碼頭上的人開始多了起來馬上向著她們道。

六個人很快走到一輛豪華的賓士房車前,站在車前的司機馬上將車門打開,在六個人全部上去后,汽車飛快的向著市區開去。

小清石一路向遠處走去,當走到山的另一面的時候看到有8艘巨大的郵輪停靠在碼頭上,每艘郵輪都有自已獨立的停靠區域,鬱金香號郵輪就停在碼頭的中間位置,一條長長的專用通道從碼頭一直通向了鬱金香號郵輪,通道上有四名身穿黑衣身材強壯的人正把守在通道上,在蹬上郵輪的地方還有兩個人站在那裡,在船上看到還有人在甲板上走來走去,白天想進到鬱金香號郵輪是不可能了,就是晚上也只能從海中爬到船上去,可是船身的最底一層離海面還有10米左右的距離,海上可不是在陸地上,沒有借力的地方讓自已跳上去啊!只能從水中爬上去。

等回去再準備一下工具才行,小清石回到車上開著車離開了維多利亞港口,就在港口附近找了一間賓館住了下來,他將老廣、老謝、奎奎從空間放了出來,將他發現的情況向著大家講了一遍,重點講了一下要上鬱金香號郵輪所面對的困難。

「我們先晚上試一下能不能從水下進到郵輪上,如果不行只能等有郵輪了出海后我們再尋找機會下手!」老廣想了想道。

「現在就是不知道強子和小志被關在那裡,身體怎麼樣!」老謝擔心的道。

「我今晚先去看看情況,如果不行我就在起航的那天混進去,在尋找機會動手!」小清石道。

「好!」老廣他們三個人同時點了點頭道。

四個人吃完飯休息了一下后,開車進了市區找到一個戶外用品商店,買了攀登繩、掛扣等一些設備,在將上船需要的東西全部配齊后,小清石再一次開車回到了鬱金香號郵輪附近仔細的觀察著。

一輛輛運貨車停在郵輪前,一箱箱的物資運到了郵輪上,整整忙碌了一天,在晚上六點左右鬱金香號郵輪才清凈了下來,這個時候他發現從遠處開來了一部賓士小車、五輛麵包車和一輛貨車停在了鬱金香號郵輪前,從賓士車上走下來一個三十歲左右非常漂亮的女人和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這個男人向著後面的麵包車擺了擺手,五輛麵包車馬上跳下了五十多人,他們跑向了那輛貨車,打開車門從里搬下一個個箱子,然後快速的向著郵輪的方向跑去。

小清石拿著高倍望遠鏡躲在車裡看著一個個箱子被搬到郵輪上,他數了下整整三十箱,這五十多人和那兩個男女進了鬱金香號郵輪后就再也沒有出來,而那些車也離開了碼頭。 小清石在車上一直等到凌晨一點鐘,他從車裡走了下來直接向著海邊走去。

在鬱金香號郵輪第8層的一個豪華的房間里,那個漂亮的女人正在對著那個中年男人道:「向總!我們的鬱金香號郵輪明天就要起航了,剪綵的嘉賓你都安排好了嗎?」

「李總!你就放心吧!在香港的地頭上,只要我想讓那個明星來,那就一定會來,因為他們不敢不來!」向總笑著道。

「好!我知道向總有這個實力,油輪的安全還請你費心了!」李總點點了頭然後笑著道、「我在油輪上已經安排了一百五十名手下,他們個個都是好手,這油輪上可是有20個億的現金在這裡呢!錢雖然不多,可是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們丟不起這個人啊!」向總認真的道。

「好!向總能這麼想那就最好了!那兩個人現在怎麼樣了?」

「那兩個人雖然中了槍可還死不了,要我說直接殺了他們就行了!非得要到公海上呢?」向總疑惑的問道。

「那兩個的身份不簡單,中央已經在調查兩個人的去向,協查通報也傳到了省里,如果他們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情,那個人也保不住你和我!」李總嚴肅的道。

「那我們只能等到出了公海將他們扔到海里了!」向總點了點頭道。

「明天會有很多重量級的人物出現,看來註定會有一場精彩的賭局!呵!呵!」李總開心的笑起來。

「我還要麻煩李總一件事情,14K的一些人正準備去內地組織一個活動,全部是14K高層,我想請李總出面協調一下警方,這些人可都是危險的人物!」向總著李總笑了笑道。

「我明天就打電話說說,今天太晚了!向總也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去處理!」

「好的!好運告辭了李總!」向總說完離開了房間。

小清石這個時候已經從海里悄悄的潛到了鬱金香號郵輪的船底,鬱金香號郵輪船長210米高8層,就是一個移動的小型五星級酒店,有中西餐廳、酒吧、夜總會、健身房、游泳池、桑拿和客房,小清石看著船舷上的燈光正照射在海面上,想要爬上去不被發現真的有點困難,他圍著油輪遊了一圈后最後停在了油輪巨大的鐵錨那裡,雙手抓著鐵錨的鐵環慢慢爬了上去。

當爬到鐵錨盡頭的時候,離一層的甲板已經是不到兩米的距離,他剛想躍起抓住船舷,查看一下情況,這個時候他聽到甲板傳來「噔!噔!」的腳步聲,小清石馬上將身體隱藏在了油輪收錨的地方,當腳步聲走遠的時候小清石的身休輕輕向上一躍雙手抓住船舷,慢慢將探出頭來,就看到一個背影正站在離他10米遠的地方,小清石雙手一用力身體輕輕飛過一層的欄杆無聲的跳到了船上,然後立即向著那個人沖了過去,正在背對著小清石的那個人做夢都沒有想到會有人爬上來,更沒想到在香港會有人敢動向爺的船,新義安的龍頭向爺向柄權在香港可是一手通天的人物,在娛樂圈裡更是呼風喚雨的大哥!

小清石直從後面兩手抓住他的腦袋用力一擰,他的臉馬上轉到了小清石的面前,瞪著雙眼、張著大嘴身休沒有了呼吸,小清石將他拖到暗處馬上將他身上穿的黑色西服扒下來穿在自已身上,將對講機的耳麥塞在自已的耳朵中,把他身上掛著的工作牌也掛在了自已身上,然後將他收到了空間里。

這個時候遠處又傳來了腳步聲,小清石發現身體左邊有一道大鐵門上面寫著:「機房重地!」小清石馬上拉大鐵門鑽了進去,機房裡的發動機正出著轟鳴聲,小清石慢慢的向著裡面走了過去,四台體型龐大的柴油發動機安裝在寬大的機房裡,其中一台機器正在運轉著,他看到有一個人正在檢查著另外的一部發動機,小清石向著那個快步走了過去,正在檢查機器的那個人,這個時候突然抬起頭,看到一個身穿制服的自已來到了機房,他馬上向著小清石大聲的喊道:「你進機房幹什麼?這裡是不能隨便進來的!」

機房發動機的噪音不大聲說話完全的聽不清楚,小清石向他笑了笑大聲喊道:「我想問你點事情!」

「什麼事情啊?」那個人邊喊著邊走了過來,當他走到小清石身前的時候,小清石的大手快速的抓住了他的喉嚨,一把黑色的短刀放在了他的眼球上,小清石向著他冷冷的道:「你知不知道有兩個人被關在什麼地方?」

「我什麼都不知道啊!」那個人馬上大叫道。

他剛剛喊完黑龍短刀直接插進了他的左眼球里,一顆左眼被挖了出來,那個人剛想發出慘叫的聲音,小清石的大手一用力把他的聲音給捏了回去,那個全身顫抖著,他抓住小清石的手剛想用扒開,那把黑色的短刀又出現在了他的右眼球上,小清石再一次冷冷道:「最後一次機會,再不說我就直接將刀插進你的腦袋裡!」

「我說!我說!我在檢查設備的時候,在船底下的一個房間里曾聽到裡面傳來叫罵的聲音,門口還有兩個人在把守著,我想那裡就是你要找的地方吧!」那個人剛剛說完小清石的短刀直接從他的右眼插進他的腦袋裡,小清石把他的屍體收到空間里,從機房裡輕輕的走出來,看到外面沒人的時候他沿著一層的走廊開始尋找著進到船底的通道。

在小清石經過一個房間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人,他看到小清石馬上向著他問道:「你是新來的嗎?怎麼沒見過你?」

「大哥好!我是剛剛搬東西上來的,正在找洗手間呢!」小清石馬上笑著回答道。

「洗手間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沒事別亂走!」那個人說完直接向著船頭走去。

小清石按著他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大約走了30多米,亮著燈洗手間出現了小清石面前,他拉開門走了進去,就看到兩個人正站在那裡小著便,其中一個道:「油輪明天就要離港了,向爺可是說了,只要油輪平平安安的回來,每個人都會有五萬元的獎勵!」

「就怕海上不太平!你沒看到向爺帶著那麼多的武器上了油輪? 豪門寵妻:專制老公 公海上的海盜可是非常的猖獗的!」另一個人道。 「怕什麼啊!我們有一百五名好手,再加上全部配備了衝鋒槍和重武器,海盜來了更好!我們就用火箭炮來轟他們!」那個人這個時候邊拉褲鏈邊說著。

「行啦!我們快去船底換班吧!去晚了他們又不高興了!」兩個人邊說邊向外走去,躲在洗手裡面的小清石馬上沖了出來,跟在這兩個人的身後。

兩個人一直走到了船尾,在一個電梯口停了下來,小清石馬上閃到陰暗處,這兩個人在電梯門打開后直接進了電梯,小清石馬上跑到了電梯前,就看到電梯在負二層停了下來,他馬上從旁邊的一個向下走了樓梯跑了下去,在到了負二層的時候,就看到離電梯不遠的地方剛剛在洗手間碰到的那兩個人正在和守在一個房門前的兩個人說著話,其中一個人道:「裡面的那兩個人還沒死嗎?」

「沒死也差不多了!中了槍傷還能堅持這麼久也真是條硬漢子!」站在門的一個人回答道。

「他們交代了是誰派他們來的嗎?」

「沒有!誰問罵誰!把胡帥氣得都快發瘋了,打斷了他們的所有手指也沒有*著他們說出來什麼!」

「真是條漢子!等送他們上路的時候兄弟給他們點上三支香,讓他們不要變成厲鬼來找我們!」一個小聲的道。

「那你在這燒香吧!我們要回去睡覺了!」站在門口的兩個人說完直接向著電梯走了過來,小清石聽到強子和小志不但中了槍十根手指全部被那個胡帥給打斷了,心裡的怒火「嘭」一聲燃燒起來!

兩把飛刀出現在雙手上,當那兩個人進了電梯向上升起的時候,小清石從樓梯后閃出來,身體縱身飛起向著從洗手間出來的兩個撲了過去,雙手同時揚起,手心裡的兩把飛刀寒光一閃向著那兩個就飛了過去,「噗!噗!」兩聲兩把飛刀同時沒入了脖子里,兩個人捂著脖子同時倒在了地上,小清石撲到他們身前的時候雙腿抱膝一個空翻落在了地上,手裡黑光一閃兩顆人頭滾落到了地上,小清石馬上劈開門鎖衝到了房間里。

他剛衝進房間裡面就看到強子和小志*著上身臉色煞白,閉著雙眼躺在地上,兩個人的雙手十指已經是血肉模糊,手臂和大腿的槍傷傷口已經開始向外流出濃液,小清石立即老廣他們放了出來,當全副武裝的三個人看到強子和小志凄慘的樣子,眼睛立即濕潤了,眼淚在眼圈裡打轉,他們三個人抱起已經昏迷不醒的強子和小志回到了空間里,在簡單為他們處理好傷口后,再一次紅著眼出現在房間里,剛剛是傷心難過的眼紅,而這一次卻是心中的怒火燒紅了眼睛!

小清石一直在門口把守著,等三分鐘后將老廣他們放出空間,他立即向著老廣他們道:「殺光船上所有的人!炸毀這艘油輪!」

「殺!殺!殺!!」三個人向時喊道!

小清石率先沖了出去,老廣他們緊緊跟在後面,這個時候已經不在隱藏!衝鋒的號角已經吹響!利刃的鋒芒開始閃亮!殺!殺!殺!

四個人直接從樓梯衝到一層上面,這個時候油輪的監控室里的人也發現了他們,警報聲馬上響遍了整個油輪,從一樓的一個個房間衝出來手拿衝鋒槍的人,這個時候船上的廣播響了起來:「有人拿著武器在油輪的一層的船尾,快去抓住他!」

小清石和老廣走在一層的左邊的通道上,老謝和奎奎走在右邊的通道上,四個人同時向著船頭殺去!

密集的槍聲和手雷的爆炸聲頓時響成了一片,小清石紅著眼,左右雙同時拿著兩把衝鋒槍,向著衝過來的人群開始掃射著!「嗒….嗒…..嗒……嗒……..!當一個彈夾的子彈打光后,他馬上又拿出手雷來,向著開槍的地方扔了過去!「轟……轟……轟…..!火光和爆炸聲劃破了夜空直衝雲霄!

而在頂層的李總和向總這個時候衣衫不整跑在頂層上看著下面傳來密集的槍聲和爆炸聲,馬上向著身邊的人大吼道:「快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四個手拿武器的人潛入到船上正在四處殺人!目前還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身邊的一個保鏢向著向總道。

「快!馬上打電話叫人過來!我要讓他們死無全屍!」向總大吼著。

「向總我們要馬上離開這裡,這裡太危險了!」李總焦急道。

「一層正發生槍戰!我們下去更危險!」

「那就沒有別的辦法離這裡嗎?」

「我馬上派直升飛機過來,我們在頂層坐直升飛機走!」

向總剛剛說完就聽到二樓開始響起了槍聲,從二樓開始有火光和濃煙冒出來,小清石他們一路殺到了二樓,樓道上已經被鮮血給染紅了,一具具屍體倒在地上,殺紅眼的小清石和老廣他們見人就殺,一路殺到了二樓,這個時候小清石聽到了遠處傳來的汽車的轟鳴聲、和警報聲,小清石馬上向著老廣道:「我先上去控制駕駛室將輪船開出去,然後再慢慢的殺!」

「好!」老廣點了點頭,這個時候老廣身上已經沾滿了鮮血有自已的也有敵人的,他紅著眼一路向前殺去。

小清石站在第二層的護欄上,身體猛地躍起,在躍到五樓的時候雙手抓住第五層護欄身體一擺再一次向上飛去,幾個飛躍已經來到頂層上,剛到頂層就看到十多個人圍著一男一女正站在離他五十米遠的地方,小清石立即舉槍向著那些人就開始掃射,這個時候站在一男一女身邊的兩個身材高大的保鏢馬上用身體當在了他們的身前,子彈射進了他們的身體里,這一男一女在保鏢的掩護下馬上向著樓下跑去,小清石顧不上去追殺他們,馬上向著油輪的駕駛室沖了過去。

在駕駛室里值班的大副和一個船員看到小清石舉槍沖了進來,剛想轉身逃跑子彈已經擊穿了他們的身體,小清石馬上按下油輪的一排按鈕,鐵錨開始緩緩升起,另外三台發動機也開始發出了轟鳴聲,小清石將油門一下推到底,然後控制舵輪開始向著衝去,四台發動機發出強大的動力,綁在岸上的兩條繩索開始緊緊的繃緊起來,就在一輛輛麵包車和警車衝進碼頭的時候,兩條繩索「嘭」一聲斷開了,油輪開始離開了碼頭向著大海駛去! 這個時候從十多輛警車上跳下一群警察和身穿黑色衣服頭戴面具的飛虎隊,而麵包車跳下了幾十個新義安的馬仔,他們一起沖向了郵輪,可是當他們剛剛衝到郵輪跟前,斷裂的兩根纜繩猛地向著他們掃了過來,頓時掃到了二十多人,而輪船也離開了碼頭三米遠,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槍聲與爆炸聲不斷的鬱金香號郵輪離開碼頭。

警察馬上拿著對講機大叫著:「請派水警和直升飛機支援!鬱金香號郵輪已經離開了碼頭!上面正發生著槍戰!」

小清石站在站在郵輪的駕駛室里,快速將航線圖輸入到電腦里,啟動了自動駕駛,他馬上拿著槍從頂層向下衝去,而跑到第七層的那個美女李總和向總發現輪船離開了碼頭立即被嚇得魂不附體,李總向著向總大聲的喊道:「我們現在怎麼辦?你的150個高手在那裡?」

「李總現在唯一的辦法只能趁著郵輪剛離開碼頭我們從船上跳下去!」向總咬著牙道。

「這可是七樓啊!跳下去還有命嗎?」李總驚恐的道。

「現在不跳我們就會馬上沒命!你不跳我可跳下去了!」向總說完馬上爬到了七層的欄杆上,直接跳了下去,他身邊的六個保鏢馬上跟著跳了下去。

就在李總還在猶豫的時候八層的甲板上傳來的槍聲,小清石殺了下來,守在第八層的三個人很快就倒在血泊中,李總身邊的五個保鏢這個時候其中的一個人大喊道:「我和老三去攔住那個人,老四你們馬上保護李姐從這裡跳下去!」說直接向著樓梯口沖了過去,而另外三個人馬上抱起李總翻過護欄在李總的尖叫聲中跳了下去。

老廣看到輪船離開了碼頭馬上與老謝和奎奎他他匯合到一處,這個時候老謝的手臂上和奎奎的大腿上都有鮮血留了了來,三個血人拿著衝鋒槍向著三樓沖了上去,在他們的心中戰術已經被怒火所替代,殺紅了眼的他們完全是用自已的生命在殺戮著!

三個人的防彈衣上已經布滿了彈孔,身上的傷並沒有阻擋住住他們殺戮的腳步!從三支槍口裡噴出的一道道火光掠奪著一條條生命,三個人一直殺到了第五層和小清石匯合到了一處,這個時候從遠處開過來兩艘快艇,快艇上警燈閃爍,香港海警衝過來了!

小清石馬上向著老廣他們道:「老廣和老謝你們馬上去頂層,狙擊快艇,我和奎奎去船底放炸彈!」小清石說從空間里拿出那支M82A1式12.7毫米反器材步槍扔給老廣,自已帶著奎奎向著船底跑去。

老廣和老謝快速衝到頂層后,老廣馬上架起反器材步槍將槍口對著那快艇上閃爍的警燈就是一槍,警燈中槍后立即被打飛到海里,快艇立即慢了下來,同時槍聲也從快艇上響了起來,老謝馬上跑到探照燈那裡,將一道強光照射在了快艇上,老廣馬上心領神會,馬上將槍口瞄準了快艇的油箱,手指輕輕扣動扳機,12.7毫米粗的子彈立即穿透了快艇的油箱,油箱里開始噴出了火焰,船上的警察慌忙的跳到海里,快艇上傳來「轟」一聲巨響,老廣看著沉沒的快艇,用力握了一自已的拳頭,第二艘快艇看到被炸沉的快挺馬上靠了過來開始營救跳到海里的同伴。

小清石帶著奎奎跑進了機房裡,在四個發動機的油管下面全部安裝了定時炸彈,然後兩個人馬上跑回到頂層,小清石將蜂鳥EC120直升飛機從空間里拿了出來,馬上起動了飛機,這個時候老廣和老謝也跑了過來,小清石突然想到了那三十多個箱子,他馬上向著老廣道:「你來開!我下去拿點利息!」說完跳下飛機直接向著8樓沖了過去。

小清石手裡握著黑龍短刀,劈開一道道房門尋找著那30多個箱子,在他劈開第八道房門的時候發現這些箱子整整齊齊的摞在寬敞的大廳里,小清石馬上將箱子收到空間里,然後飛身跑回到了頂層,小清石剛剛跳到飛機上,老廣駕駛著蜂鳥EC120馬上升起,向著大海深處飛了過去。

五分鐘后,鬱金香號郵輪發生劇烈的爆炸,最後在熊熊烈火中沉入了海底,第二天香港的所有報紙和電視同時報道了鬱金香號郵輪遭恐怖襲擊事件,死亡人數達到了207人!

鬱金香號事件馬上傳到了國內和世界各地,洪主席和唐副主席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同時出現了一個人名字「金清石!」,因為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小清石他們已經發現了龍牙失蹤的那兩個人的蹤跡,並且已經到了香港,這個事件和他們有關係嗎?

小清石他們開著飛機落在一處無人的地方后,馬上又開著車轉了一大圈回到了香港,然後馬上又返回到了澳門,小清石馬上請李秘聯繫好了醫院將強子和小志送到了醫院裡,經過醫院的一翻急救和小清石的治療,兩個人終於脫離了危險,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當看到身邊站著的四個兄弟,兩個同時抽泣起來,強子虛弱的道:「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沒…沒想到我還能活下來!」

「別說廢話!你不但會好好的活下去,而且還會活得更好!」老廣瞪一眼強子道。

「你們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被抓住了呢?」小清石想不明白以兩個的經驗和身上不會這麼容易被抓住啊!

「我們跟著目標去了紫羅蘭賭場那裡,看到了趙剛和一個年輕人在那裡,趙剛發現了我們,還上前諷刺了我們幾句,我們沒吱聲就躲開了,不過我聽到趙剛叫那個年輕人為武少,我想多半是他們泄露了我們的身份!」強子吃力的說道。

「趙剛?武少?」小清石心中馬上想到了那個高志武。

「我們跟蹤那個女人走到頂層客房的時候,四周突然衝出一群手裡拿著槍的人,我們馬上明白中了埋伏,想衝出去可是對方人太多了,最後被抓住了!」小志吃力的補充著道。 老廣看著小清石冷冷的道:「這個趙剛嫌疑最大!強子和小志正好要在這裡養傷,我想去調查一下這個趙剛,如果真的是他出買強子和小志,那麼這仇一定要報!」

「你們先在醫院裡輪流守著強子和小志,別讓他們再出現什麼意外,我自已先去看看!」小清石冷靜的道。

「好!那你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們!」老廣想了想道。

「我馬上再去香港,去找那個高志武,他送給我的禮物也到了還禮的時候了!」小清石說完直接轉身離開了醫院,趕到碼頭坐了去香港的客輪。

香港的高氏集團總資產近1300億,這些年來隨著內地經濟的飛速發展高氏集團開始將發展的重心轉移到了內地,有了高老和吳總理的關係,高氏集團迅速的壯大起來,高老的身價也從原來的800億漲到了現在的1300億,排在了香港富人榜的第三名。

港島深水灣道8號就是高老住的地方,在建築面積68000平方尺的豪宅里,高宏達和高志武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和坐在對面的一個年輕人聊著天,這個時高宏達微笑著向著那個年輕人道:「趙副主席的身體還好吧?」

「我爺爺身體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健康,我來香港的時候,我爺爺還特意交代我,讓我替他向高老問好!」趙剛微笑著回答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