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們人呢,有沒有危險?」洛珞緊張問道。

蘇飛搖了搖頭。

秦逸擺擺手,示意洛珞不要太過焦慮,對蘇飛道:「具體怎麼樣,就不要多說了,現在學院基本上,就等於說被乾坤宮和那些長老控制住了是吧.柏明長老他們有危險沒?」

「柏明長老和功德長老,暫時還沒有危險,只是基本上都被架空了,沒有實質的權力。刑罰長老很久之前就閉關了,現在學院中的事情,他應該還不知道。」

「學院中大概有多少乾坤宮的弟子和長老,參與了這件事?」秦逸追問道。

「乾坤宮裡的弟子,基本上都對步逸塵馬首是瞻。乾坤宮裡的弟子,原本在學院里,就囂張跋扈,現在更是橫行霸道,看誰不瞬間,就可以直接把對方抓到刑罰堂,隨便按上個罪名,要麼趕出學院,要麼就押送到遙遠的星球上去挖礦。參與的長老,估計也有七十多個,其中一部分,實力都還不弱。」


蘇飛詳細給秦逸等人解釋著。

「整個學院,現在可以說是烏煙瘴氣,人人都不敢多說一句話。步逸塵和那些長老,甚至、甚至還對你們下了通緝令!」

蘇飛口中的「你們」,指的自然就是秦逸和洛珞。

秦逸和洛珞,這時候終於明白,為什麼之前回來的時候,那些弟子碰到他們,都那麼驚恐了。

那些弟子,如果和他們沾上關係,恐怕也會立刻被乾坤宮的弟子盯上,按個罪名,送去遙遠的星域挖礦。

秦逸冷笑一聲:「他膽子倒不小,看來真的是活膩了。 和天使同居的日子 ,吳鵬他們怎麼樣了?」

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和秦逸時有著過命交情的結拜兄弟。

要是步逸塵敢動他們一下,哪怕是一根汗毛,秦逸都要把步逸塵連同乾坤宮上下,屠個乾乾淨淨!

「吳鵬他們,一直都在宿舍里,沒有隨意外出,所以乾坤宮也拿不到他們的把柄,於是他們暫時都還沒事,不過前幾天我倒是聽說,有乾坤宮的師兄,打算動用家族的力量,向吳鵬他們的家族施加壓力,進行打擊。」

「真是無恥!」洛珞忍不住罵道。

聽說吳鵬等人暫時沒事,秦逸的心,也放了下來。


不過去打壓別人的家族,乾坤宮內的這些弟子,倒是如洛珞所說,卑鄙無恥,一肚子壞水。

蘇飛張張嘴,還要再說什麼,盛雪突然哼了一聲,嚇得他往後退了一步。

「你們學院的院長呢,怎麼一直都沒有出現,就由他們這樣胡來?」盛雪問道。

「院長已經閉關幾百年了。」洛珞解釋道:「傳說院長參悟天道,領悟出來了突破炎皇境界,衝擊炎仙境界的真諦,然後就去往宇宙深處閉關,很久都沒有消息了。」

天聖學院的院長,是在數千年前,就在御風大陸闖出赫赫名聲的大人物。

對於他這樣的人物,幾百年的歲月,在他悠長的生命力,也不過就只是一片浪花而已。

「對了,大師兄閉關也沒有結束嗎?」秦逸突然皺了皺眉頭問道。

秦逸在冰霜平原,見到了還在和皇無極大戰的那個項知秋,和皇無極一樣,都只是一團真氣凝聚而出的分身。

「沒有。」

不出秦逸所料,項知秋並沒有出關,可能是為了對抗皇無極,釋放出來了部分真氣,這才延緩了出關時間。

「難怪讓這群牛鬼蛇神這麼囂張,原來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秦逸冷笑連連。

「我、我在收到您召喚我的消息的時候,已經聽到有人彙報,說你們回來了,可能要不了多久,乾坤宮的弟子和一些長老,就要過來了。」蘇飛結結巴巴地道。

他從頭至尾,都不敢抬頭多看一眼秦逸。

就算是低著頭,他都有一種,被巨大力量壓迫的感覺,叫他喘不過氣來。

蘇飛話音剛剛落下,秦逸的嘴角,揚起一抹殘忍的笑意:「不是快過來了,是已經過來了。」

秦逸的感知力,現在達到了足足三十萬步,遠遠超出了其他修道者。

其他修道者,就算是做夢,都達不到秦逸這個程度。

等秦逸說出這句話時,蘇飛、洛珞、盛雪的臉上,還微微有些迷茫,但是很快,四面八方,朝著巨鹿峰越聚越多的人,證明了秦逸的話是對的。

短短片刻,巨鹿峰上空,就聚集了不下百人。

這些人中,幾乎都是乾坤宮的弟子,還有不少面帶冷笑的長老,他們一個個都像是看著一大塊肥肉一樣,遠遠望著秦逸。

「秦逸,長老前來,你怎麼還不出來迎接?」一個公鴨嗓子一樣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是你?」秦逸一眼就認出來,這個公鴨嗓子,正是自己剛到天聖學院,參加入門測試的時候,給自己使絆子的那個無塵長老。

洛珞也一眼認出了對方,疑惑道:「你不是被刑罰長老判定違反門規,送去遙遠星域挖礦去了嗎?」

無塵長老重重哼了一聲,眼中滿是小人得志的神光,望著秦逸和洛珞,咬牙切齒地道:「沒想到吧,秦逸,洛珞,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這次不僅被判定無罪,回到了天聖學院,而且還提升了體位,獲得了巨大的好處!」

「狗就是狗,難道你以為你抱到了大腿,就能一飛衝天了嗎?」秦逸冷笑連連。

「秦逸!你說什麼!」無塵長老的臉色,頓時氣得通紅。

「我說你是狗,怎麼?我說你是,你就是。我想殺你,易如反掌!」秦逸聲音洪亮,毫不避諱,彷彿是一記記重重耳光,當眾狠狠抽在無塵長老臉上,讓他的臉色,時青時紅。

「秦逸,你話說這麼滿,就不怕閃了舌頭?學院里可很少見你這麼囂張跋扈的弟子。」

無塵長老扯著嗓子,還想再說什麼,但是他背後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頓時讓他縮回了脖子,滿臉都是討好的笑容,搖頭擺尾的模樣,活活就像一隻狗。

秦逸目光一凝,遙遙望去,看到一個身材矮矮胖胖的中年人,從無塵長老背後走了出來。

他的左臉頰上,一塊青色的胎記,格外醒目。 「啊! 卿本佳人 !」洛珞站在秦逸身後,微微吃了一驚,「難道他也被……」

「秦逸,身為天聖學院的學生,難道你一點都不知道尊師重道嘛!」一個嚴厲的喝聲,從郝強身邊傳來。

一個鬚髮怒張,皆成暗紅色的魁梧男人,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站到了郝強長老身邊。

「這是冰嘯長老!傳說他在二十年前斬殺了深海怪獸,得到妖核,閉關衝擊炎師境界,難道已經成功出關了?」洛珞又是驚訝出聲。

「哼,我尊敬的師長,是是非分明,賞罰分明,德高望重的長老和前輩,而不是一群吃裡扒外的狗!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教訓我!」秦逸望著郝強和冰嘯二人,狠狠一眼瞪了過去,眼神比二人還要兇惡萬分。

郝強和冰嘯,包括他們身後一整片人,瞬間鴉雀無聲,被他兇惡的眼神給鎮住。

郝強和冰嘯,更是氣得手掌發抖。

其他一群弟子,一個個都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看著秦逸,在天聖學院中,還從來沒有人,敢像秦逸這樣,凶神惡煞,挑釁長老,簡直膽大包天到了極點!

這時候,人群中匯聚越多,有人認出了站在秦逸身後,色瑟瑟發抖的蘇飛。

「蘇飛!你在那裡做什麼!」

「蘇飛!原來你是內奸!是叛徒!」

「你竟然和秦逸勾結!」

「你一定是被秦逸威逼的對不對!」

聲聲吶喊,讓蘇飛臉色越發蒼白,要不是站在秦逸身後,恐怕早就癱軟如泥了。

「蘇飛的確是我手下,難道就允許他加入你們乾坤宮,就不能為我效力?」秦逸冷笑連連。

聽到秦逸的話,蘇飛心裡一個咯噔,眼中滿是絕望的神色。

他雖然懼怕秦逸,但是絕對不是笨蛋。


秦逸現在既然把他是棋子的身份,給暴露出來了,要麼是秦逸有絕對自信,能將今天危機解除,要麼就是已經有了玉石俱焚的念頭!

在蘇飛看來,后一種可能更大一些,秦逸是不想活了,還要拉自己墊背!

蘇飛一咬牙,猛地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臉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朝半空中人連連磕頭,哭訴道:「各位長老,救命啊!我也是被逼的。秦逸他將一道真氣打入我的丹田氣海,如果我不按照他說的話去做,他就引爆真氣,將我炸死,求求你……」

他話還沒有說完,秦逸一掌拍下,空氣在半空急劇濃縮,形成足足門板大小,混沌一片的氣旋,朝著蘇飛猛然壓下。

氣旋之中,傳來金戈鐵馬,戰鼓擂動的聲響。

砰!

蘇飛剎那之間,就被壓成了血肉泥漿,身體四分五裂,被轟進了地里。

半空中所有人,無論學院弟子,還是長老,頓時一個個都看得呆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逸竟然當眾殺人!

他們這段時間,利用手中特權,打壓反對他們的弟子和長老,都不敢如此囂張,更不可能在學院里殺死弟子。

而秦逸二話不說,直接出手,乾淨利落,心狠手辣,頓時讓眾人頭皮陣陣發緊。

「秦逸!你好大的膽子!」郝強長老的瞳孔,陣陣收縮,怒視秦逸,「在學院中擊殺同門,按照學院法規,我現在就要把你送去外域星球,終生挖礦!」

「對!把他送去挖礦!」

「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把他的丹田氣海,全部毀掉,讓他這輩子都沒法繼續修鍊。」

周圍人群里,一個個心腸歹毒的傢伙,幸災樂禍地望著秦逸,給郝強長老出謀劃策。

秦逸面沉如水,目光掃過,將這些人的面孔,一個個記在腦海里。

對於這種傢伙,秦逸只有一個字:殺!

「等一等。」冰嘯擺了擺手,突然站了出來,阻止了郝強長老。

他遙遙望著秦逸,問道:「秦逸,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麼罪行?」

「殺一兩個垃圾,管你們什麼事,地動榜排位賽上,我連長老都敢殺,要是你們繼續在我這裡糾纏不清,我讓你們一個個,都有來無回!」秦逸冷冷道。


「什麼!」

秦逸的話,讓半空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太囂張了!長老,不要放過他!」

「這傢伙已經入魔了,今天不殺了他,他日後一定變成魔頭!」

「我們天聖學院,容不得這樣的魔頭!」

眾人義憤填膺,他們早就對秦逸心懷不滿,這次下了決心,一定要置秦逸於死地!

郝強和冰嘯的臉色,也是極為難看,兩人對視一眼,暗暗點了點頭。

冰嘯遠遠望著秦逸,道:「秦逸,聽說你前段時間,在萬寶貿易會,揮金如土,看來你獲得了不小的奇遇,得到了大筆的太乙元丹。這是我們學院的福氣啊!

只是聽說你後來前往四獸大陸,和四獸大陸一些宗門的弟子,起了衝突,還斬殺了他們一些人,這件事,就有些麻煩了。」

「我們天聖學院,在御風大陸上,雖然是一等一的宗門,但是和四獸大陸的宗門,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做法,會給學院,帶來多麼大的麻煩!」

冰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就像是在為秦逸,扼腕嘆息一般。

秦逸冷冷看著他的拙略表演,心中已經瞭然:「郝強是負責唱黑臉,冰嘯負責唱白臉,他們和其他的人,目的直指自己的奇遇和法寶。」

「你在萬寶貿易會上,花費了千萬計的太乙元丹,要知道,太乙元丹在我們御風大陸,可是極為珍貴的丹藥,不過聽說你得到了一件仙器,那些太乙元丹,也算是花的值得了。」

冰嘯提到太乙元丹和仙器的時候,他周圍所有人,眼中都閃過濃濃貪婪的神色,郝強甚至緊盯著秦逸,喉頭動了動,咽下一口口水。

「你本來這次外出,惹惱四獸大陸的宗門,給學院抹黑,帶來麻煩,按照學院法律,應該給你判定很重的刑罰,但是經過我們長老之間商定,覺得你是學院的人才,並且還是這一屆地動榜排位賽的冠軍,前途光明,大有可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