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奇異的法杖!」蕭怒只感覺道心都激烈顫動了一下。

(本章完) 在湖邊考慮了一陣,李學浩決定,還是將器靈放出來。不過在此之前,他在方圓三十米之內布置了一個鎖靈大陣,這是以防萬一。

做好之後,他將壓制器靈的力量撤去,頓時,只見強烈的紅光從瓷娃娃身上冒出,緊接著紅光猛地一閃,脫離了瓷娃娃本身,衝天而起,瞬息遁走。

還真的是一點也不猶豫,可能這也是因為意識到完全不是對手,所以才走得這麼痛快。

不過衝天而起三十米左右,紅光就再也不能前進半分,天空中,一道無形的力量將它攔住了。

它拚命地想要逃出去,然而無論怎麼用力,始終被一道看不見的門給阻止了。

不過它毫不氣餒,一個方向不行,它換了另一個方向,繼續逃遁。

李學浩就在原地,看著紅光在三十米方圓內亂串亂撞,始終無法衝出去,因為速度快得驚人,幾乎讓人以為三十米方圓的範圍內有無數道紅光。

但其實只有一道,隨著一次次碰壁,一次次遭遇相同的阻礙,紅光終於不再嘗試了,它知道,都是下面那個可惡的人類在作怪。

無奈之下,它停在半空之中,現出了原形。

李學浩在底下看得分明,那是一個大約半米高的小人,渾身白白胖胖,一頭亮眼的金黃色捲曲短髮,湛藍色的眼睛,身上套著一襲寬鬆的白袍,更加神奇的是,背後長了一對白色的翅膀,看上去儼然如天使一般,形象更是和愛神丘比特一模一樣,只是少了金色的弓箭。

「卑微的人類,竟然敢褻瀆神靈!」故作威嚴的聲音,但其實聽上去非常稚嫩,和之前發出「嚶嚶嚶」的怪聲有異曲同工之妙。

「神靈?」李學浩有些好笑,看這器靈的形象,已經可以猜到,它成形是一定是在西方世界,至於會說日語,畢竟在這裡待了一百多年,什麼學不會?

「你不相信我是神靈嗎?」「丘比特」扇動著翅膀,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表情很有些惱火,但是又不敢直接衝下去。

「那麼,『神靈』大人,為什麼你會被困在這個地方無法出去呢?」李學浩饒有興緻地問道。

「丘比特」神情微微一變,但很快眼珠一轉說道:「哼,那是因為我沉睡的時間太過久遠了,神力還沒有完全恢復,等我恢復神力,人類,你就是我第一個打救之人。」

「原來如此。」李學浩微微一笑,當然不可能相信它這樣的謊言,不過卻也因此讓他想出了一個辦法,值得嘗試一下,「其實,我有一個不錯的方法可以幫助你恢復『神力』。」

「丘比特」狐疑地盯著他:「你以為我會相信嗎?我可是偉大的神,沒有人可以欺騙我。」

李學浩淡淡一笑,沒有說話,伸手在空中一抓,一柄約三寸長短的銀白色小劍出現在手指之間。

惡魔校草,別太狂! 銀白色的小劍看上去平平無奇,但只有懂它的人才知道,它所蘊含的力量有多麼龐大。

「丘比特」雖然不懂,但卻可以感受到那把銀白色的小劍所透露出來的神力,那正是它目前所急需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要不是有所顧忌的話,可能都要直接俯衝而下了:「很好,把這件神器貢獻給我,我可以原諒你之前的瀆神之舉。」

「貢獻?」李學浩不由扯了扯嘴角,聽它那自大的語氣,顯然真的把自己當成神了,或許它曾經被人捧得很高很高,所以早忘了它自己原本是什麼東西。

「沒錯,人類,偉大的神願意給你一次自我贖罪的機會,千萬不要錯過了。」「丘比特」搓了搓胖胖的手,眼裡滿是貪婪之色,不過卻不會給人厭惡之感,反而是一種蠢萌蠢萌的表情。

「如果我一定要錯過呢?」李學浩抓著銀白色的小劍輕輕一晃,瞬間,三寸長短的迷你劍變成了長約四尺寬約兩隻的長劍,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絲絲朦朧的銀白光芒。

「丘比特」被嚇了一跳,以為他要用這把神器來殺死自己,頓時嚇得轉身就逃,不過很快又被彈了回來,因為三十米已經是極限了。

「對不起,請原諒我的無知,您的實力如此強大,一定也是神靈吧,看在同是神靈的份上,請不要殺我。」眼見無法逃走,「丘比特」直接求饒了,不過卻是跪在半空中的,不敢下來。

「……」李學浩有些無語,之前還高高在上一副唯我獨尊的架勢,一轉眼就變成這副窩囊的樣子,這轉變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不過這倒省了他不少麻煩,「你放心,我不會殺你,還會幫你恢復神力。」

「丘比特」卻半點沒信,因為它不相信會有這麼好的事發生,曾經高高在上的它,可是知道人類到底有多麼狡猾的。

「你準備如何幫我恢復神力?」

「從此以後寄居在這件神器里怎麼樣?」李學浩隨手晃動了一下手中的四尺長劍,月光下,如同一條白色的匹練,光彩耀人。

「這個……」「丘比特」心動了,它貪心那把神器本來就是想這麼做,但是太過容易得到的東西,那麼就一定有什麼陷阱在裡面,這可是它一百多年來的總結,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可以吃。

「我需要付出什麼?」雖然還是警惕無比,但能夠生活在神器里享受神力對於己身的淬鍊這種夢想已經把它的智力大大壓低了,忍不住問出口道。

「不,你不用付出任何東西,只要在適當的時候配合我就可以了。」李學浩搖了搖頭說道。

「配合你?」「丘比特」先是一愣,繼而想到什麼,猛地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也想像那個傢伙一樣,讓我做什麼聖子和聖嬰來誘惑人類信教嗎?」

「咦。」李學浩聽得一怔,似乎器靈話里透露出了非常了不得的東西,它曾經還真的是被當成神靈來膜拜的,難怪養成了一種唯我獨尊的性格,但那個傢伙又是誰? 矮人骨架無聲崩碎,消散無痕,那根奇異的法杖,則泛著一抹混沌光暈,如一條飛魚,輕盈地漂浮到蕭怒的面前,他輕輕伸手,在伍德等人無比複雜的眼神注視下,

蕭怒咧嘴一笑,笑得很開心。

他一直在犯愁。

幸運地用神契之術掌控了這一件下品法寶,卻讓他預料到,自己很快就會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他們這一行人的修為絕對都能得到提升。

有了仙氣,蕭怒就能正式著手修鍊混沌輪迴訣,這是他渴望了很久的事情。至於如何解決蠻荒天的事情,如何才能找到浩然門,那只有等他到了那方世界后,再作打算了。

這就是法寶與蠻荒天後天之寶的最大區別所在。

人生第一件法寶,竟是以這種方式獲得,蕭怒頗有些感概。

這條虛空之路,似乎漫長得沒有盡頭,七天過後,七人都極其疲倦,蕭怒就讓大家原地休息,伍德從儲物腰帶中取出一些食物,大家胡亂湊合著吃了點。

江三策這邊說話的聲音雖低沉,但虛空之路極為靜謐,伍德等人其實表面上在吃東西,實際上也在留心地側耳傾聽,江三策的問題,也是他們心中的擔憂,從他們期待的眼神就不難看出,他們希望得到蕭怒的某種保證。

蕭怒覺得自己有必要鼓舞一下士氣了。

葉茵茵都被完全吊起了興趣,想聽聽蕭怒到底要說一個什麼故事。就聽蕭怒面色沉靜,輕聲說道。

「他記得,他的家族遭到血洗,他想好好活下去,為他們報仇,為他們討回一個公道,可是,他連星燈都未能點亮,哪有力量做到?可他從未放棄過努力!」

做礦奴,進學院,學渣,一點點的進步,一天天的努力,終於擁有了橫跨三界的本事,收服千萬魔族,立志讓他們過上沒有殺戮的日子……

在結束時,他語氣有些不悅:「你們中間,只有血月、江三策是從時光囚籠倖存下來的,自然明白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世界無處不存在殘酷,尤其修士的世界更是如此。唯有永遠保持一顆不言棄的平和之心,努力過活,才能在逆天修行這條路上,走得更遠。你們擔心自己會在一個全新的世界受到難堪折磨甚至侮辱,可這些跟活下去相比,都不重要。你們記住,論出身論資質甚至論年紀,我都不比你們強幾分,你們選擇追隨我,我該給的自然不會吝惜給你們,但很多東西,還是要靠你們自己努力去獲得才行。」

三個月後,筋疲力竭的一行人終於走到了這條路的盡頭。

站在光壁前,蕭怒嚴肅地對眾人道:「這些日子來,大家辛苦了。雖然,咱們一路行來,絲毫沒有遭受到什麼危險,也算是順利地走完了這條虛空之路,可相信你們也清楚,接下來才是考驗的開始。」

數月的跋涉,他們共碰到數十個矮人骨骸,拾取到的法寶無一例外,全是下品,造型各異,但從收取了那一根召喚法杖后,他也對大家拾取到的下品法寶毫無辦法,一件也未能再煉化成功,其他人更沒辦法。

有刀、有劍、有長槍、有短戟,無所不有,但召喚法杖卻只有蕭怒成功煉化的那一件。

有的法寶看著很輕,實際上卻重達千斤!

蕭怒則站在光壁前,思索起來。

除非仙人,擁有撕裂虛空之能,否則,就只有通過蠻幹的方式,才能打開一道口子。

伍德吐氣開聲,玄力滾沸如潮,灌注於右拳,閃電般對著光壁擊出!

巨響聲中,伍德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起來,眼疾手快的血月和江三策同時伸手,分別拉住他一條手臂,三人竟一起倒退了十幾米遠,方才踉踉蹌蹌勉強站穩!

頓時,一行人的心完全沉到了谷底。

伍德一臉羞慚,血月和江三策忙上前安慰一番。

自己剛警醒了眾人,凡事得自己努力,自己絕不能輕言放棄,自食其言。

或許,打開這道位面壁壘的關鍵,就落在他新得的那件召喚法杖上。

他曾聽燕青雲嘮叨過,在風月天,人類與妖獸、蠻獸共處,並無什麼歧視存在。人類可以成為仙修,而妖獸、蠻獸照樣可以,甚至不比人類弱多少。

蕭怒唯一不確定的是,三級妖獸,到底擁有怎樣的力量,十五息的時間裡,它能否破的開這道位面壁壘。

一念及此,那件沉入丹田中瘋狂汲取著蕭怒精血的召喚法杖,重新泛著混沌光暈出現在蕭怒的手掌。

忽然間,憑空響起一聲霹靂,上空虛無卻讓他們神魂無功而返的虛空驟然裂開一道縫隙,從中探出一顆巨大的蛇頭來!

百分之一息過去,這條來自風月天的妖獸怪蛇就盤成如山般巨大的一團,虛浮在位面壁壘和蕭怒等人之間,雙眼不帶絲毫敢情,陰森森地死瞪著蕭怒看著。

怪蛇倏地轉過頭去,盤踞的蛇身忽然間舒展開來,如一條巨龍一般粗長,粗如水桶般的巨尾狠狠抽向那道位面壁壘。

位面之路急劇震蕩起來,似乎禁受不住怪蛇龐大的力量波動,冰裂出一條條縫隙,眼看已是崩潰在即! 陡然間,眾人聽到蕭怒大喝一聲:「大家準備,儘力護住自己,咱們要穿過這道位面壁壘了!」

大家頓時緊張到極點,無不像最初邁入虛空通道時那樣,竭力維持心神的空明澄凈,把意識完全集中到蕭怒賜予他們的神火上,以便衍生出守護力量。

而蕭怒則十分意外且震撼。

他在眾人裡邊,神魂力量最為強大,再加之那條妖獸怪蛇乃是他主動召喚過來的,他可以清楚地感應到自己手上似乎掌握著某種堪比天道一般強大又神秘的規則力量,這種力量,足以讓他輕鬆地控制那條妖獸怪蛇,對它下達任何指令,它都得服從,否則,他就完全可以憑藉掌控的規則力量,直接將其送迴風月天。

冥冥中,他似乎多出一絲明悟,倘若是這條受他召喚的妖獸怪蛇,不肯遵從他的指令,或是企圖違背他的意願行事,他用掌控力量將其遣返風月天後,它將受到風月天規則力量的嚴懲。

至於懲罰是什麼,他並不是很清楚,但應該會很嚴重,對怪蛇的影響十分巨大。

所以,他根本不怕這條妖獸怪蛇暴走傷害到伍德等人或是自己。

他分明感受到,這條怪蛇爆發出的無以倫比的強大力量,只要有一絲沾上他們任何一人,他們不立即送命也定會受重傷不可。

他暗嘆不已,「怪不得十三叔修鍊到凡仙十重境界,已在風月天橫行無忌呼風喚雨了,風月天的妖獸也好、蠻獸也罷,的確令人大開眼界。也不知這條妖獸怪蛇到底是幾級妖獸,但願它這一尾巴,能打開一條通道口子。」

一念未消,他就聽到一聲巨響,耳膜都生疼不已,就見那道位面壁壘飛起無數的能量碎片,生出無數道裂痕!

「果然能行!」大喜之下,蕭怒立即提醒伍德等人做好準備。

怪蛇一擊得手,巨大的身體一扭,尾巴再度抽出。

「轟!」

一條巨大的裂縫自那道位面壁壘上出現。

「開了!妖獸果然厲害,只抽了兩下,就打開了入口!」蕭怒大喜中,忙調集星河圖力量,護住自己及伍德等人,他可不知道就這樣穿越位面壁壘會有什麼樣的危險,總之有備無患為好。

但就在蕭怒準備帶著伍德等人趕緊沖入那道入口之際,他神魂中忽然傳來一個稚童的聲音:「任務完成,獎勵拿來吧!」

蕭怒心神劇震,是那條妖獸怪蛇在跟他說話!

而且還是直接以神魂進行交流,妖獸果然厲害啊!

「獎勵?」這可難住了蕭怒。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使用法寶召喚妖獸,還需要付出代價。冥冥中他還感知到,要是自己不付出獎賞,那道潛在的規則同樣會降下懲罰對他,會劇烈到他無法承受的程度。

可是,什麼樣的獎勵才符合不受規則懲罰的要求呢?

倏忽間,蕭怒分明感知到,怪蛇十分貪婪的盯著自己撐起的神之守護力量壁壘。

鬼使神差地,他幾乎是依循著一種本能,道心輕顫,溢出十點珍貴的道力(神性),裹著一點神火,打向那條妖獸怪蛇。

在那個瞬間,蕭怒看到,怪蛇冰冷無情的眼神里,竟然充滿了無窮的驚喜,似乎對這個獎勵滿意到了極點!

在道力包裹著的神火從怪蛇稚嫩的角上沒入的瞬間,怪蛇巨大的身體一搖一扭,嘩啦,上空一道虛空裂縫憑空出現,它閃電般鑽了進去。

同時,蕭怒的神魂中傳來怪蛇欣然的吼聲:「大方的悟道者,我是潛龍淵的少族主佘方,記得我的名字,下次還找我啊,一定啊!」

虛空裂縫與妖獸怪蛇佘方一同消失,蕭怒收攝心神,帶著伍德等人,一頭撲入位面壁壘那道口子!

一股令他們神魂舒爽,通體安然的全新的天地元氣瞬間將他們包裹住,所有人這一刻都清楚地感知到,這股天地元氣有別於他們的認知,如果他們身上沒有神之守護力量存在,他們實際上是會被這股天地元氣所排斥的。

此刻,天地元氣不但沒有排斥他們,還正被各自的神之守護力量不停地吸收著,令他們的身體與神魂悄然發生了變化。

時間好似過去了許久,實際上頂多三兩息,包裹著他們的天地元氣就陡然消失不見,而天旋地轉中的七人,則隕石一般受到龐大重力的牽引,往下飛墜!

百忙中,唯獨還依稀存在一些五感六識的蕭怒發現,此刻大家正處在虛空中,向著一片青翠大地墜落下去。

算算距離,怕不得有千米之高,如果,蕭怒不重新調集道力,凝出一道保護,大家非活活摔死不可。

在他明白,自己的信仰之果是道心,星燈是道基,星河圖則是待他成仙后才能煉化的本命法寶后,他就清楚地感應到,向自己提供道力的追隨者們,讓自己的道力增長得異常緩慢。

實際上道心中蘊涵的道力,只有一小部分是追隨者們長期的供給積攢下來的,但大部分還是來源於星河圖,尤其是兩顆仙星的時刻反哺。

道力何等珍貴?

唯有蕭怒這樣的悟道者(擁有四大仙體、神體之人),才天生道力。其他的仙修,就算天資絕世,也只能修鍊出法力。

道力和法力的差別,大如天淵,只不過蕭怒現在還不清楚而已。

可他近乎本能地相當珍惜自己的道力,絕不願輕易地浪費一點一滴,眼下為了保住大家的性命,他不得不再次使用道力。

電光火石中,一道與混沌輪迴守護力量截然不同的保護光罩形成了,數息之後,七人重重地砸落在大地上!

身下大地潮濕鬆軟,他們盡皆深陷數丈地底。

保護光罩與神之守護力量全部消失,蕭怒最先爬了上去,攀爬的過程中,他就驚駭地發現,自己隨身的儲物腰帶不知何時已經灰飛煙滅地消失了,倒是他從伍德那接過來的那捆法寶安然無損。

他相信,同樣的事情,在其他人身上同樣發生了。

跨越位面壁壘,低級的儲物腰帶根本禁受不住空間力量的侵蝕,也不被天道規則所包容,所以才會毀滅。

蕭怒暗道『可惜』,畢竟,他的儲物腰帶里,有他精心煉製的蠻獸丹,更有他從元蒙世界開始一路收集的有著紀念意義的物品,譬如在桂花村初次煉製的粗陋『雲雨符』,看到它,蕭怒就會憶起自己與李默相處的點點滴滴。

惋惜也已經於事無補,蕭怒只得收攝心神,想辦法將其他人一一拉了上來,好在大家都沒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除了在虛空之路中拾取到的法寶,他們的儲物腰帶盡皆毀滅掉了。

「這是什麼地方?」伍德茫然四顧,首先驚問出聲。

他們墜落在一片田地里,這塊漫無邊際的田地里,生長著顯然為人工栽種的米高的植物。

被他們毀壞了好多株。

蕭怒運足目力,集中在最近的一株青翠植物上。

「青玉參,一級仙植,生長周期為四個月,虛垣界特有,成熟的青玉參可煉多種一級、二級仙丹,可釀青玉酒。」

蕭怒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以勉強鎮定的口吻說道:「大家記住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這個全新的位面世界叫做虛垣界,這種植物,是一級仙植!」

江三策欣然雀躍,一臉崇拜:「師傅,這您也知道?仙植仙植,這豈不是說,這個所謂虛垣界充斥著仙氣了?天啊,那這方世界里豈不是到處都可以見到仙人了?」

蕭怒點點頭道:「大概差不多吧,但我估計,這個世界比風月天怕是要差許多,就算有仙氣,也絕不會太豐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