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能幫我拜託萊姆嗎,要它殺了L。」說到L陳天明臉色驟然一冷好像在說是因為有L的存在所以我們不幸福似的接道:「萊姆是那麼希望看到你幸福。」

「其中一方被抓的話兩人的幸福就受到威脅。。。」

「確實死神不能告訴人類別人的名字萊姆要殺誰卻沒規矩。」流克哈哈大笑出聲。

陳天明眼眸閃出肅穆,看著海砂認真道:「如果能殺了L的話我就更愛海砂,而且也會感謝萊姆更重要的是兩人能得到幸福。」

「萊姆我想被月愛。」海砂想了想偏頭瞥了萊姆一眼,屆時不住雙手抓在一起對著萊姆做出一副祈禱的動作哀求道:「月和我都會高興的那就是我的幸福。」

「………」

萊姆、海砂就這麼怔怔地看著對方三息說不出話,氣氛驀然沉寂在一片壓抑之中。

「算了。」陳天明看著萊姆的眼神搖搖頭放開海砂的嬌軀,屆時走向門邊要去樓下拿點水果驀然身後傳來一道沉聲。

「好吧。」

什麼他同意了?陳天明一怔眼眸夾雜著不可思議地回過頭,看著萊姆說不出話甚是這一剎眼眸睜大實在難以理解一個死神為何會為了一個人類做出像這樣的選擇。

「好吧夜神月。」萊姆冷冷瞥了陳天明一眼:「我討厭你,就算延長了你的壽命我也不會死。」萊姆的臉漸漸變黑:「我會幫你殺了L,L對我來說無所謂。」

「太好了萊姆謝謝你。」海砂高興地跳了起來抱著萊姆滿是骷髏的身軀陳天明卻怔在原地半天說不出話,L會死。。。

這麼簡單就。。。

陳天明瞥了窗外夜空中一束皎潔月光映入的地板,眼眸微微閃爍。

「那麼,什麼時候殺?」陳天明在一盞茶時限中醒悟不住抬眼看著萊姆問道。

「如果你帶我去他那裡的話,立刻就能殺了他。」萊姆回道。

「越快越好。」陳天明頓了頓,道:「明天就。。。」但是現在就立刻決定太草率了,「等等。。。」陳天明看著萊姆改口道:「今晚我連殺法一起想好了告訴你。」

「我知道了。」萊姆點點頭。

「聽好了,無論什麼情況下沒有我的命令不要殺。」陳天明叮囑重複出聲屆時不住強調:「是無論什麼情況下。」

「我答應你。」

「關於L的話。。。海砂,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

「現在才問太遲啦,月的也告訴我吧。」海砂白了陳天明一眼自一個黑色的跨肩包中拿捏出一個手機,走上前不住問道:「月你的手機。。。」

「不行,我的號碼不能告訴你。」陳天明一口回絕。

「為什麼啊戀人之間才沒那樣!」海砂氣憤地叫出聲。

「我說過我被警察盯住了吧。」陳天明沒好氣白了海砂一眼:「現在警察能監聽特定電話號碼的通話。」

「那。。。這個。。。」海砂的心緒微微平復,看著陳天明想了想道:「海砂的手機給你一個吧。」

「你有這麼多的手機?」陳天明接過其中一個玫瑰紅的手機一怔。

「是這樣的因為會有一些騷擾電話所以我平時分開來用著就有了三個了。」海砂瞥了陳天明閃出疑惑的雙眼一眼解釋道。

「好主意。」陳天明點點頭:「用海砂的大概就沒事了吧。」

「太好了,每天要來LOVE——————CALL哦!郵件也要多發點哦!」 「不,我平時關了電源。」陳天明瞥了海砂一眼:「打電話是由我打過去告訴你需要最小限度的東西。」

「那樣。。。什麼時候給我電話?」海砂一怔抬眼看著陳天明眼眸閃出疑惑。

陳天明想了想道:「大概明天吧。」

「無論處決不處決L會打次電話給你的。」

「明天嗎?」海砂不住舉著兩個小粉拳高興地瞥了陳天明一眼:「雖然內容好像不像戀愛之後再聊愛情就可以啦。」

「那麼海砂今天就回去吧。」陳天明低下頭眼眸閃出肅穆。

「什麼啊不是才7點嗎?」海砂以不可思議的神態注視著陳天明近乎喊出聲:「戀人的時間現在才開始吧!」屆時,海砂沉醉其中伸手放在嘴邊眼眸微眯喃喃自語著:「兩人一起吃飯,然後看夜景之後就是真正的活動。。。」

「啪嗒——」

「海砂。」陳天明走上前伸手抓住海砂的雙肩顧不上感受來自她身上傳來的獨特少女清香與二者接觸的閃電般的觸覺,嘴唇驀然發力「唰」地吻上海砂的下唇,屆時,摸索著完全上沿。。。

「唔~」

海砂睜大眼眸身軀猶如被萬條蟲子在體內鑽動似的說不出的感覺,這一剎看著陳天明說不出話。

臉頰甚是掀不起紅潤,就見陳天明看著自己以正色出聲:

「好嗎,今天就先回去吧。」

「好的。」海砂臉頰泛過一絲羞射看著陳天明甚是陶醉眼神中顯得撲朔迷離。

「還有在外面和萊姆說話的時候要注意周圍有沒人用小聲說,我和流克就是這樣做的。」陳天明瞥了海砂一眼不住叮囑出聲。

「好的。」

「我打擾了。」海砂一步步走出陳天明的房間屆時下樓梯在媽媽疑惑目光的注視下穿上小鞋走出屋外。

「海砂小姐,明天也要來玩哦!」目視海砂的背影霧枝高興地伸手朝著海砂空中揮動。

……….

「但是忽然來個KISS我還真嚇了一跳。」流克拉開窗帘看著窗外皎潔月光修飾下的夜街朝著推門的陳天明淡淡道。

「有必要讓海砂迷上我。」陳天明拉開黑色椅子不住一屁股坐上,屆時自抽屜里翻開一本黑色小冊眼眸閃出肅穆:「比起這個。。。明天到底殺不殺L。」

「沒有作為L而公開的流克現在死的話我必須有我是基拉的嫌疑肯定會更壞的覺悟。」

「原來如此。」流克一怔,屆時猛然醒悟看著陳天明三息說不出話,終是在第四息時以嘴角發出的一道沉聲打破沉默。

看著陳天明流克道:「我以為你是因為他說了朋友才在猶豫不決不想殺他呢。」

「朋友?」陳天明低下頭眼眸徹底黑下,「只是我和他說話比較投機最初我就說了,如果他要向我尋找友情的話我就接受,但流克是夜神月表面上的朋友,L是基拉的敵人。」陳天明雙手抱胸屆時微合上一雙的眼眸剎是睜開彷彿能見到自己正身處在一座高聳的高樓之上,給徐徐微風吹得發梢飄動屆時浮現眼帘的,是一個正抬眼朝自己看來的長發白衫男子,以獨特的站姿、奇葩得不能再奇葩的無神目光,掃視自己是的,L是敵人,

陳天明雙手「唰」地插入褲袋,面對L的目光絲毫不退縮流克說自己是L的話就該殺,而現在讓L事故死的話認為我是基拉的人該近乎沒有,就算有了也沒證據,L死後的情況只能靠想象。

這裡就是個賭博。

陳天明下巴微微揚起看著懸挂自己想象高空的烈日明天就是L。。。不。。。至少是龍崎流河的命日。

「嗖!」

遠方,L同樣抬眼,無神的目光朝著陳天明驀然看來。

……..

「噫?」

「嗯?」

L手心拿捏著一張張的白紙上面寫著一些繁複的計劃表嘴中卻是不住喃喃道:「零食吃完了,還有。。。」

「夜神先生。」 濛濛的愛 L擺弄著這一張張白紙如同撲克牌似的在桌面上排整屆時驀然出聲:「如果近日我死了您兒子就是基拉。」

「嗖~」

「嗖·~」L繼續翻開著這些白紙喃喃道:「還有。。。」

局長面色猛變看著L說不出話,屆時緊繃的眉頭終是不住令得局長站起身,快要朝前方沙發上像蹲著卻又是坐著的L飆去,以憤怒的語調怒問:「你剛說了什麼龍崎?」

「就是啊你說什麼啊?」局長身旁的松田也不住瞥了L的背影一眼,沒好氣。

他把寂寞當深愛 「我會讓瓦塔利聽你們的命令的。」L沒有回頭,仍然玩弄著手心的白色卡片淡淡出聲:「之後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

「龍崎。」局長走上前在L的面前停下,眼眸驟然一冷:「你一邊說著嫌疑基本上消除了,現在又出這麼一通,內心到底有多懷疑我兒子?!」

「我也不知道我的內心呢。」L不回頭地朝局長喃喃自語,一雙黑色的眼圈不自覺地在一抹戲謔的笑容中劃過后浮現,微微看著在手心再次揚起浮現快要貼在自己眼前的計劃白紙,L補充道:「這樣的事情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如果基拉和第二基拉聯絡上了的話,我的生命就非常危險了所以。。。。也就無法冷靜的分析自己了吧。」

端起一杯黑咖啡放在嘴邊淺淺地飲了一口,L看著杯中的倒影頓了頓,道:「可能因為沒有別的嫌疑人,所以才以此為借口吧。」

「所以現在如果我被殺了,就請斷定您兒子是基拉吧。」

雖然又是偷襲但是沒辦法L瞥了窗外東京繁華街市一眼沉著張臉,這就是個賭博。

………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沒那回事,我只是比較大度而已。」

「啪嗒——」陳天明看著身旁的女人談笑風生驀然笑容止住,令得女人眼眸閃出疑惑也跟著停下腳步就這麼愣愣地看著陳天明說不出話。

「怎麼了?」

「啊嗨~」L坐在前方的木椅上悠閑地瞥了陳天明一眼屆時不住向著陳天明招手揮舞著:「夜神同學,中午好。」

陳天明沉著張臉,偏頭瞥了女人一眼:「高田,我有點話想和他單獨說。。。等會見吧。」

「好。」高田點點頭臨走前眼眸閃出疑惑微微瞥了陳天明眼神看向的方向,座椅上的L一眼這傢伙,總覺得在哪見過?

是錯覺?

「可以嗎,就這樣對她。」看著陳天明走來,L驀然抬眼瞥了陳天明一眼問道。

「說起來,你明明說自己害怕在人前露臉的沒事吧?」陳天明攤開一隻手反問。

「我發覺如果夜神同學不是基拉就沒事。」L看著陳天明淡淡道:「因為在外面知道我是L的只有夜神同學嘛。」

「所以如果我近日被殺了的話。。。」L眼眸驀然閃出肅穆,瞥了陳天明一眼屆時道:「夜神月就是基拉,我對總部的大家這樣說了。」

這傢伙。。。陳天明不住低下頭,L則一直看著陳天明觀察他的動向。 「夜神也說我休學了很寂寞嘛所以就當換下心情決定來了。」L瞥了陳天明一眼:「只要不死的話大學也是個開心的地方。」

「是啊,流河不在的話沒有人夠水平能和我說話呢好無聊啊。」陳天明不住感嘆出聲。

「所以才找了才女高田嗎?」L問道。

「大概那樣吧。」陳天明瞥了L一眼真的今天殺了這傢伙沒事吧,不對,正當我想殺了他的時候偏偏大搖大擺的出來動搖著我的決心。

恐怕是為了預防萬一,這樣的話不是正中了他的下懷嗎?

「去食堂吃個蛋糕嗎?」L穿著鞋子坐起身屆時自座椅上站起,看著陳天明與自己擦肩而過的背影屆時問道。

「我下一課也是休假。」陳天明回道。

「那太好了。」

L跟上陳天明的步伐在他身後一兩步的位置停下屆時道:「不知道有沒有三角蛋糕呢。」

「不知道啊有沒有呢。」陳天明淡淡出聲。

「月在那裡啊?!」一個金髮女子高興地招手屆時三步跨兩步地趕來,在陳天明的面前停下高興地開口:「我在這附近拍照片就順便過來了。」

「啪嗒——」

陳天明的腦後划落一道冷汗海砂,傻瓜!

「月的朋友嗎?真是有個性很不錯啊。」海砂走上前看著陳天明身後的L,他長長的非主流髮型很快引起了海砂的注意,不住目光看向L多打探了兩眼。

不對贏了。陳天明看著海砂與L接近驀然沒有忍住笑出聲,海砂能看見流河的真名。

「我是月的女朋友彌海砂,多多關照。」

「我叫流河旱樹。」L睜大著一雙眼眸瞥了海砂一眼。

「流河旱樹?」海砂一怔目光不住看向L頭頂浮現的幾個跳動的數字以及那數字上的名字這傢伙和那偶像同姓同名嗎?

「海砂這傢伙和那偶像同姓同名。」陳天明忙擋住海砂的視線如果因為疏忽海砂發出了訝異的聲音那什麼都完了,L必然會懷疑起海砂就是第二基拉只因海砂有死神之眼,能看穿一個人的假名看見真名。

「噫?」

「有趣吧。」陳天明瞥了海砂一眼目光停留在L身上。

但是。。。看到的名字卻不一樣。。。海砂看著L眼眸閃出疑惑。

流河,這次你出現在我面前反而害了你陳天明偏頭看著L正要以宣判勝利的眼神抹過一絲真實的內心情緒屆時他以詭異的笑容在看著自己甚是伸出一隻像女人般白晢的拇指放在嘴邊什麼啊那笑容,陳天明面色微變,難道這傢伙發覺了嗎?

但是考慮到有可能是第二基拉的話,

沒道理能笑得出來。

「夜神同學。」

「啪嗒——」

陳天明的臉黑了看著L的神態臉頰不住流下一道冷汗自己有哪裡疏忽了露出馬腳了嗎?

「好羨慕你啊。」

「噫?」

「啊?」

陳天明海砂同是一怔,看著L說不出話。

「我是EIGHTEEN(雜誌名)的八月份號開始就是海砂的FAN呢。」L瞥了海砂一眼淡淡道。

「真的嗎好高興哦。」海砂揮舞著小手心「啪啪」拍打著。

「啊那個女孩子,不是海砂海砂嗎?」

「真的啊,是海砂海砂呢。」

驀然,學院商業街拐角踏出的二個女生眼眸無意間瞥見海砂,不住閃出狂熱的情緒身體跑向海砂的位置在她面前停下腳步。

「啊啊是海砂海砂。」

「海砂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怎麼也沒想到啊。」

「果然身旁年輕人一多就會暴露呢。」海砂微笑著喃喃自語看著圍聚一團將自己圍得水勢不通的眾人,朝著陳天明說了句「不好意思。」

「每個月我都有看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