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複落點!趙師弟!好樣的!」這時魯雪彥在一旁贊道,眼見這蟲獸被他們打得毫無招架之力,饒是一向冷靜的魯雪彥也開始過度樂觀起來。

終於,肖野雙臂之中又重新蓄滿了類元力,而隨著更多的類元力的湧入,這股能量終於突破雙臂的束縛向他全身涌去。

肖野只覺全身的jīng氣在這股類元力的刺激下,竟然紛紛收縮敗退,類元力逐漸遍佈於他全身的經脈之中,瘋狂的淬鍊起來。

一般情況下,這樣是極其危險的,因為同修者一樣,異獸也有著自己的屬xìng,就拿這頭雙刀犀金龜蟲來說,其能量中便附著金屬xìng,如若肖野是木靈念,霎那間經脈便會破裂,一身修為盡毀。

但是肖野擁有隱靈念,此時他識海中那副兩極圖中的白sè部分已然被點亮,像是火焰般灼燒起來。這股類元力似乎源源不絕,肖野見這雙刀犀金龜蟲暫時陷入暈眩,所幸盤腿而坐,開始引導它們在體內遊走運行。

肖野只覺全身滋滋作響,自己卻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疼得死去活來,與此同時,他的經脈闊度正在被瘋狂的擴張著。 隨著魯雪彥和趙小胖的輪番出手,母蟲受創越來越重,而好死不死的是,就在肖野修為提升的緊要關頭,那母蟲竟然又蘇醒過來。

此時的它已然發現了自己體內能量的極速減少,看著前方躍躍yù試即將進行下一輪攻擊的魯雪彥和趙小胖,母蟲頓時憤怒的尖叫一聲,開始聚集全身的能量。

不久它的口器上開始散發出一道湛藍sè的光芒,由於此時肖野已被驚醒,雙臂又是貼在母蟲的身上,他自然感覺到了母蟲體內的能量變化。

「小心,快躲開!」肖野大喝道。

但是,由於之前的攻擊過於順利,魯雪彥和趙小胖早已不把這隻母蟲放在眼中,兩人對視一眼,非但沒躲閃,隱隱間第二輪攻擊也要發出,這一次他們兩商議要發出一記合擊,所以早已你前我後站在了一起。

終於,母蟲口器上的藍sè光芒突然大盛,霎那間,一個巨大的光圈脫離出來,瞬間便向兩人套了過來。

與此同時兩人也完成了一記合擊,迎向了那光圈,啪的一聲,刺目的光芒晃得人睜不開眼睛,爾後就見兩人被那光環緊緊的束在了一起,而且越收越緊,而經過母蟲無數次的撞擊,洞口的通道終於完全垮塌下來。

它背上伸展出兩隻翅膀,憤怒的飛了出來,一雙駭人的複眼環顧四周,此時實力完全釋放出來,僅是威壓便讓面前的三人膽顫心驚。

而魯雪彥和趙小胖已然被困,在那藍sè光圈收縮之下如若刀割,痛苦萬分。

「師弟師妹,師兄先走一步!」這時躲在一旁的秦無憾突然融入了一具水藍sè傀儡,竟然不顧兩人的安危,迅速逃上那白sè的飛舟,獨自逃命而去。

「這個畜生!」趙小胖憤怒的爆了一句粗口,魯雪彥一張俏臉卻是yīn晴不定。

終於,那蟲獸朝著兩人極速的飛來,似乎想要趕在兩人被那光圈攔腰斬斷之時來到他們身邊,蟲獸身上的那股寒氣越來越盛,兩人只覺如降冰窟,全身都麻木起來。

就當兩人閉目待死之時…….

突然,一個灰衫少年化作一道黑影跳在了那蟲獸的身上,揮拳廝打起來。此人不就是肖野么?

「肖師弟!」兩人驚喜的叫出聲來,心中又湧出那麼一絲希望,但是僅僅是一絲,因為肖野的實力他們都知道,比這雙刀犀金龜蟲低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等若螳臂擋車。

「咯吱!」母獸似乎這才想起那個一直在在身後打它屁股的混蛋,憤怒的叫了一聲,一個翻轉把肖野甩了出去。

「肖師弟!你不是它的對手,快逃命去吧!」兩人被那光圈壓榨著,已然受了內傷,皆已是口中含血。

「我可不想違背門規!」半空之中,肖野大笑一聲,笑聲未落已然被金剛包裹起來,爾後穩穩落地。

此時,那蟲獸的目光已經被肖野牢牢吸引,甲殼狀的翅膀一拍,便朝肖野攻去。

「嘭嘭嘭!」

肖野像是幽靈般,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終極格鬥》的拳法被他源源不覺的使了出來,一開始便用上了連擊。

此時他識海中的陽極熠熠生輝,體內的類元力中已然被附著了霸道無匹的陽勁,屬xìng相剋下,登時擊得那母蟲連連後退。

由於母蟲的攻勢轉向了肖野,被困的兩人只覺那藍sè光圈也停止了收縮,兩人重重的吸了口氣,帶看向戰場時,不由都愣住了。

「他的速度好快!」魯雪彥目瞪口呆的說。

「你看他的融合度,我的天,頂級融合,竟然是頂級融合!」趙小胖驚道,「還有,他那是什麼拳法?是戰技嗎?怎麼如此霸道?」

「不可能是戰技,他不是只有固體境四重的修為嗎?而且還沒有先天元力,不可能使出戰技的。」魯雪彥喃喃說道。

正在這時,那母蟲的口器前方再度亮起了藍sè幽光。

「小心!」兩人驚呼。

似乎是為了讓兩人更疑惑,肖野臨危不亂,只見他迅速踮起腳跟,雙手成拳放置腰間,猛然踏在地面上。

「破鎖!」


一聲暴喝傳來,與此同時,就見一股衝擊波向四周擴散開來,裡面的氣流似乎紊亂至極,母蟲那藍sè光環的攻擊剎時被打斷。

爾後肖野的連擊又像狂風驟雨般降臨在母蟲的身上,此時的他體內能量密布,因為汲取更多的能量,此消彼長之下也導致了母蟲的能量枯竭。

再者,這雙刀犀金龜蟲在魯雪彥兩人之前的重擊下早已奄奄一息,在維持藍sè光圈的同時根本沒有過多的餘力放在肖野身上。

「痛苦的革命者!」肖野雙拳擊在母蟲的頭部兩側,那母蟲哀叫一聲,竟然差點在空中失去平衡。

「他他他…….」趙小胖竟然發現自己口吃起來,武修往往是一擊必勝,這種連續xìng的攻擊手法簡直是聞所未聞,重要的是以他的眼力如何不能瞧出,肖野的實力絕對沒有突破到氣雲境,是一名實實在在的固體境修者。

「嘭!」在使出第十次痛苦的革命者后,那母蟲整個蟲腦都迸出裂縫,突然停止攻擊,哀嚎著在天空中四竄開來,頭部的**也從那縫隙中如同噴泉般噴濺開來。

終於,蟲屍則重重的摔落在地,它的身體開始蜷縮,最後收尾抱在一團沒了聲息

與此同時,魯雪彥和趙小胖身上的光環也化為無數光點消失不見。

肖野則是席地而坐,開始調息起來,此時他體內的能量已經被揮霍一空,從開始汲取母蟲的能量到戰鬥結束這短短的一段時間,他的經脈寬闊度也已經被極大的撐開,差不多能夠容納十四絲元力,也就是說,他一旦提升到氣雲境,他的元基低量僅僅只比魯雪彥低上一絲。

禍福相依的是,如若他要突破到氣雲境,就得一次xìng凝結出符合他經脈容量的元力,由於他空有經脈闊度,卻沒有先天元力,他突破氣雲境的難度也要大的多。尋常武修只需額外生出十絲元力便可突破到氣雲境,但是此時的肖野卻需要一次xìng生出二十四絲。

「它已經死了?!」魯雪彥猶自不敢自信的喃喃說道。

……

畢竟人在荒郊野外,肖野稍微調息下便睜開了眼,眼前一張滿臉堆笑的胖臉卻是嚇得肖野向後一仰頭差點沒倒下去。

見肖野調息完畢,趙小胖連忙拱手道:「肖師弟大恩,我趙小胖一定謹記在心,他rì必當報答。」

魯雪彥也走上前來,卻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話,她似乎從未感謝過誰,此時那白潔的額頭上都急出了細密的汗珠。終於,她鼓足勇氣道:「改rì,到主峰來玩!」

「好的!」肖野微微一笑,點頭道。

「哦,對了,肖師弟,我和魯師姐商議了一下,這具蟲屍就全歸你吧,我們還在蟲殼裡面發現了一枚獸丹,這類喜食礦物的蟲獸獸丹可是極佳的傀儡強化材料,你那具傀儡未免也太過寒磣,也歸你吧!」趙小胖又道。

「我的傀儡不需要加強,你們留著用吧。」肖野笑著說道,金剛給他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他並不想人為的去煅煉它。

何況,金剛原本的品級是初工級下品,身高約為兩米,外堂比試之後竟然變為了中品,身高達到二米二。而剛才戰鬥之時,他似乎感覺這金剛的品質又有些許提升,雖然想不清其中緣由,但是肖野決定不去打破它的天xìng,看它能成長到何等程度。

兩人則微微有些驚訝,這具二階中期蟲獸的價值不言而喻,即使他們是嫡傳弟子也眼饞不已,可是肖野一個外堂弟子,卻是想也不想便拒絕了,這不由讓他們有些摸不著頭腦。

見兩人一臉詫異,肖野趕緊又道:「我還在洞窟中發現了一些好東西,待會咱們一起分一分吧。」

「有蟲蛋嗎?」趙小胖充滿希冀的道。

「有五顆蟲蛋呢?還有晶石。」肖野如實說道,其實他也就對那秦無憾沒好感,倒是不想對這兩人隱瞞什麼,說著把蟲蛋掏了出來。」

趙小胖與魯雪彥對視一眼,想拿又不好意思拿,畢竟要不是肖野,他倆可能早就小命不保了。

最後兩人終於還是忍不住誘惑,滿臉羞愧的一人拿了一顆,晶石卻是決計不好意思要了。


這時,肖野背後一塊包袱中發出一陣細細的獸叫聲,肖野這才想起那隻小熊,急忙把它抱到了胸前。

「哦哦哦,阿寶別哭。」肖野抱著那小熊晃悠著,看著兩人疑惑的眼神不由解釋道:「我在洞內發現了它,母熊已經死了。」

「咦,洞內到底有什麼,我去看看。」這不由勾起了趙小胖的好奇心,屁顛屁顛的跑向那垮塌大半的洞窟。

「不僅實力強大,還這麼有愛心……」魯雪彥卻是一動未動,看向肖野的眼神又明亮了一些。

「呃,魯師姐。」肖野看了看遠去的趙小胖,突然抓著頭說道。

「有什麼事,師弟儘管說,但凡我能幫到的,一定不會拒絕。」

「這個,阿寶它餓急了,你,你有nǎi嗎?」 魯雪彥一臉暈紅的送走了肖野,趙小胖則是在一旁愣愣的看著她,心道:師姐這是怎麼了,今天也太反常了,竟然還會紅臉,唔,不對,一定是之前受了內傷氣血逆流的緣故,得早點帶她回去。

「師姐,你說那肖野真是屬於外堂嗎?外堂不可能有這麼變態的少年強者吧。」

「哼,的確有點變態。」

「呃……」

……

———-

「能者,等等我!」約莫走了大半天,突然,不遠處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肖野聞聲而去,只見爾後從一具表面坑坑窪窪的藏青sè人形機甲從山丘中『跑』了過來,那速度僅比凡人步行快上一絲。

這種傀儡叫採集傀儡,又名人形機甲,通常用在礦脈採集及其他重型勞動上,裡面有晶石槽,cāo作方便,力大無比,一般強壯一點的成年男子皆可掌控。

一顆完整的下品晶石可是值上百兩白銀,不過,因為晶石和這人形機甲都是由傀儡堂提供,定期還要維護檢查,所以,礦工們倒是不敢偷了晶石去換錢。

爾後,從那機甲中跳出一個滿臉皺紋,一臉蠟黃的老者,赫然便是那名名叫斐老的領頭礦工。

「能者,我終於找到你了!」斐老那乾裂的嘴唇則笑成了菱形,露出一口黃燦燦的牙齒,「能者啊,您別去殺那母蟲了,我打聽了一下,那母蟲好像叫什麼千年老龜蟲,是二階異獸哩,你最好還是去門派召集人手一起去,不然太危險了。」

「是雙刀犀金龜蟲!」肖野哈哈一笑,糾正道。

「反正您別獨自去。」老頭關切的說道。

肖野見他一臉誠懇,駕著這破傀儡也不知跑了多久才追到自己,不由心生感動,拍著斐老的肩膀說道:「斐老,那母蟲已經被我殺了。」

「能者此話,此話當真?!」斐老身影都帶上了顫腔。

「騙你幹啥子,喏,這些晶石你們拿去換錢吧,被那些怪蟲咬死的礦工也給些撫恤。」肖野隨手從那紫金盒中捧出十幾顆下品晶石,遞給斐老道。

他心知這群礦工生活艱辛,因為有了那蟲洞中的巨額收穫,他倒是不缺這點晶石。


「這……」斐老有些為難的看著肖野,想接又不好意思接。

「拿著吧!」肖野直接把它們倒入斐老的腰兜里。

傀儡堂出來的弟子一般都高高在上,盛氣凌人,極少把凡人看在眼裡,像肖野這樣的當屬鳳毛麟角,斐老一時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從腰間摸索半天,最終遞給肖野一顆拇指指甲蓋大小扁平的黑sè棱形寶石,上面還用烏絲拉成了一枚略顯粗獷的戒指。堅持道:「這是我早些年挖礦的時候發現的,也不知對您有沒有用。」

肖野拗他不過,只得收下。

就這樣,三天後,肖野終於走出了這片紅土丘林。

此後肖野獨自北上,又走了將近一個月,肖野終於來到了北邊的大興城。

而此時距離血煉也經過了約莫半年,肖野的實力逐漸得到了恢復,在外看來,儼然已經是一名固體境六重的少年。

入城之後,肖野第一次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繁華,來往行人穿梭不覺,一幢幢簡潔的木質結構的房屋也是鱗次櫛比,讓人眼前一亮。

大興城於龍行國而言,只能算是一座中型城市,此城完全依附於傀儡堂,由於四周圍繞著大片森林,城內的建築大多以木質為主。

而因為依附於傀儡堂的緣故,大興城偶爾可見一些簡易的人形機甲,甚至有些馬車的拉馬也是由晶石驅動,當然,那些馬車都是大家族閑情之餘,炫耀的產物,要知道,一顆下品晶石在市場上少說也能兌換到一百兩銀子,而這類木馬只不過是出自凡人之手,能效比低到了慘不忍睹的地步,如此揮霍簡直是在燒錢。

這一路,肖野風塵僕僕,此時活像個乞丐。

可他懷裡的阿寶倒是挺享受這段旅途,不知喝塌了多少哺rǔ動物的**之後,它總算斷nǎi了,眼睛也早已睜開,甚至能獨步行走了,不過肖野對它溺愛無比,唯恐它在城中被人無意踩死,所以再次把他打包懸挂胸前。

異獸的的幼仔大多脫殼而生,像阿寶這樣完全胎生而出的不屬於異獸的範疇,成年後甚至連一級異獸的水準也算不上,可是身為孤兒的肖野卻對阿寶境遇有著一絲同情,修鍊無年歲,把這阿寶養大也不過一兩年,對於肖野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所以一直把它帶在身邊。

阿寶斷nǎi之後的主食不是肉食,而是肖野從那洞內帶出來的蟲卵,整整一洞,約莫上千蟲卵,全部被他收入到了紫金盒中,由於沒有合適的孵化條件,蟲卵倒是保存完好,肖野每天給阿寶餵食一個,倒是樂得清閑。

正走著,突然一陣肉香飄來,那氣息像是美女的纖纖玉手手,拽著肖野的鼻子向前走去,他已經很久沒有大吃一頓了。


約莫前行了五分鐘,一座凡人的酒樓出現在他面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