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一聲鏘響之後邪靈倒退,此時卻是傷痕纍纍,然他不斷汲取周身邪氣補充邪力,一身邪威節節攀升,自戰鬥開始就從未衰退過,一聲低吼它再度殺來,與聖刀擦身而過,體表又是一道聖痕輝煌。

「可惜卻是殘缺。」葉天喃喃,發現了問題。邪靈終究是泯滅存在,他在此時已是發現這邪靈的軍戰法的不足之處,昔日猖獗混沌的戰法雖然重現,最核心部分卻是缺失了。

但即便殘缺,卻還有太多奧妙可供探尋……葉天目露精芒,再度殺上,一刀刀直攻邪靈本心,逼得他不得不調集更多軍戰法奧妙,暴露自身以擋!隨著一次次猛烈碰撞葉天眸中的光芒卻是越來越亮,他感覺到這混沌時代的毀滅性絕學正被自己不斷洞悉……

便在此時邪靈瞳中閃起了更加邪異恐怖的光芒,接著一道冰冷聲音響起,直擊葉天的聖魂。

這是……?葉天瞳孔收縮,感到一股本心戰慄感。

「神滅!」邪靈開口,身形消散,一張完美面龐上儘是冷漠無情!

if((‘readtype!=2&&(‘vipchapter

(‘;

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神滅!

神滅!

當這二字以混沌文的形式浮現,一切大道都像是被莫名聖威震懾靜止一般短暫地停止了運轉,葉天與邪靈所在區域的混沌撥雲見霧般消散懼退,無盡邪氣卻積聚得更加濃稠並瘋狂朝那身形已開始黯然虛幻的邪靈涌去,邪靈周身布滿難以理解的古老邪紋,身軀不斷消散下僅剩頭顱對著葉天冷笑,像是預見了通天戰聖敗亡的結局。????U??8小說??.?U?8?X?S?`C?O?M

它的邪靈氣機正在衰退,僅存的頭部位置也正在湮滅,顯然逃不得滅亡的結局,這意味著這尊承載昔日邪族意志與智慧的存在即將徹底消亡,甚至連同它擁有的軍戰法等邪族底蘊也將徹底消散在世,這既產生了一等魔滅的浩然,也是文明失落的悲哀。

而葉天瞳孔收縮,以最大認真注視著這泯亡的邪靈。他儘可能控制著不將這邪靈逼入絕境以窺探得更多邪亂軍法奧妙,然而邪族本身便最嗜殺好滅,甚至連毀滅自身也毫不猶豫,先前激戰時不斷施展出的殺招便揮霍著本就不多的本源力量,甚至在汲取邪氣恢復之時也由於強行融合吸收而導致傷勢更重,等若拼殺自身死戰,而今它意識到葉天實力非自己所能對抗,卻是悍然不惜自身發動最強一擊,寧得朽亡,只求神滅!

這等拼盡邪族本源的招數究竟有多麼強大?葉天正在竭力感知,自身則手持戰刀嚴陣以待,甚至連戰皇羽周圍也騰起漆黑如墨,似風似火的神聖罡障,展現部分力量準備迎戰。正常情況下只是混沌巔峰層次,而且並非現存真實生靈的邪靈無論如何也無法對葉天造成真正威脅,可此時不同,邪靈傾注最後力量發出的「神滅」一喝令葉天彷彿窺望到古世的終極奧妙,那是正與邪的巔峰大戰,便在其中諸神喋血,萬千神軍,無盡混沌的敗亡鑄就神滅!

直指本源,令人之道、獸之道、生命之道盡皆顫慄的恐怖氣機猶如來自無上之境,不斷反覆宣稱著神滅的必然而令人無限驚懼,這一刻葉天的聖魂內部竟是無數次「神滅」之音迴響,有來自先前邪靈的怒吼,也有來自混沌神族充滿悲哀的嘆息,亦有那極度邪惡存在充滿殘忍快意的冷笑,更有葉天自身,法子本源內心的震嘆之言。???U?8????.?U?8? 豪門歡:司長的償債新娘 XS?`COM這是神滅,神滅一出神必滅,這種不可違抗的概念竟是植入葉天本源中!

這是怎樣的恐怖?葉天想到了覺心妖王,想到了絕望,這是馭心的掌控,亦是真正以血鑄就的混沌傳說!比之太神殺一類絕技更加可怕,即便在邪族這也應是無上絕術,傾瀉一尊邪族終極的毀滅決心,傾覆神族浩瀚無盡的輝煌文明!

「謬言!」葉天眼中忽然閃起熾盛光芒,此時的他戰勢洶湧,如同鑄就一座不倒兵山屹立,他立於此,可頂住混沌風暴,可抵禦邪滅狂潮,也可將必然的命運一刀斬斷,所謂神滅不過是一招之名,而非命運的終結!

「斷!」怒吼中葉天將戰道之力盡皆爆發投入到對抗這神滅一擊之中,他無法怠慢,這招神滅儘管只是來自混沌巔峰存在,可這本就是來自邪族玉石俱焚的一擊,拼得正常玄虛低階聖者垂死都不在話下,而在天煞混沌域主場,神滅奧妙下這最後一擊的力量將會增幅到什麼地步,即便是葉天也無法估量!

猶如怒龍咆哮,萬火焚天,葉天自身的大道之力化作強絕的逆天戰技形成無可匹敵的戰威一斬,釋放著那通天威嚴擊中那猶若無形勝有形的神滅力量,輝煌極耀的刀光與那猶如虛無般毀滅萬物而近的神滅力量激抗絞殺,卻猶如一明一暗的陰陽雙眼形成了力量波動強悍離譜的混沌漩渦,戰與滅兩重最具威能的力量龍爭虎鬥,在怒吼、輝光、混沌、虛無之中針鋒對決,而葉天自身也憑不屈戰意對抗著那混沌時代令無數神族葬滅的神滅傳說,踏臨玄虛之氣進入那玄妙心境與那形象不可描述的邪影廝殺,聖刀與邪爪無數次交錯拼殺,神與邪之血灑遍,大道轟然,混沌崩滅!

這是一場真正的血戰,神滅之力在與戰聖通天斬激抗之後卻毅然決然碾過通天聖力,再度對葉天發起侵襲,而在心境之中葉天則面對代表「神滅」概念,威若殺將的至邪意志殺得傷痕纍纍,一顆顆璀璨遠勝宇宙極致的星辰沐星主之血爆耀,接著卻又在一場慘烈抗衡后黯然消逝,唯有那至邪意志冷然踏步走來,那無情瞳中寫滿對後世神聖的嘲諷與殺意。??U8?小???說??.?U?8?XS?`C?OM

「不過如此矣!」而在此時葉天卻朗笑起來,面對神滅之力自然溢血破裂,甚至處處聖脈與聖魂空間自然湮滅的身上釋放出遠勝極陽的無上光芒,暗金光輝中諸多大道呈聖刀懸立,為聖炎火海,或星空浩蕩,亦戰場凶威,乃至生靈衍化,種族不屈……葉天的所有大道在此時張揚傾顯,直指玄虛中階的道力化作無雙聖神斬、神令必殺之、熾龍御鎮時空亂、星雲逆鬥眼等招招逆天戰技的形式成風暴碾壓!

葉天的朗笑聲中這風暴猶如光明臨世,充滿輝煌聖性。邪力怎堪,雖如孤狼般兇狠蠻勇,卻在摧毀火海星雲之時被一柄至銳的刀從中斬斷,哪怕猶如虛無的概念也敵不過通天戰聖的傾力一斬,作為邪靈搏命一擊的神滅難以實現滅神之願,終究力量不及,承受著葉天的猛擊接近朽亡。

「殺!」有身披赤甲的軍士組成聖陣悍然出擊,億萬軍士齊齊刺出手中槍矛,卻是形成一股浩蕩的戰意洪潮湧沒滅神所在,戰道爆發最強一擊,直擊神滅命門,終究在無上光輝閃耀中將這股禁忌的力量摧毀!

「神之意志,終將破滅。」冷漠無情的聲音卻直接響在葉天的本源內,即便神滅消亡,這尊承載古老邪意的至高意志卻是尚在,此時身軀被聖火焚燒得愈發虛幻,卻依舊冷漠地大步殺來,手指如劍,貫穿心域內葉天的戰魂存在。

「唯有魔邪者當滅!」葉天冷冷地看著這至邪意志出言反駁,手中聖刀又一次揮出,極盡完美與霸道,熾盛中將這尊邪惡意志的身軀腰斬。

暗金火焰自古邪意志身軀邊緣燃燒而起,令他猶如一棵盛燃的古樹般蒼然,可那一雙眸內比血更濃稠的殺意不曾因自身的損傷削減絲毫,邪意自他身上爆發,若鋒刃斬開葉天血肉,若毒牙破穿聖脈,至為恐怖的毀滅之力闖入本源內,開始了桀叫的馳騁衝殺……這令葉天看上去愈發狼狽破敗,甲衣聖體俱裂,簡直就是敗亡在邪惡之中的可悲者。

重生女主播 但這一切終究結束,葉天浩如星宙的眼眸中爆發出籠罩混沌的光輝,這片星芒徹底壓制住神滅邪意,這釋放出恐怖氣息的存在在星光內不斷消亡卻只是冷笑,猶如那邪靈般對死亡毫不在意,一聲猶如讚頌殺戮的長嘯響起,終究黯然泯滅。

神滅意志終究被葉天消除,自心域之中回歸的葉天望著眼前混沌的泯滅空缺一陣默然,這神滅之力的強大令他亦感到震撼,僅僅是一尊混沌巔峰邪靈爆發的力量竟是令他陷入苦戰,嗅到了死亡氣息,這便是邪族秘法的威力?葉天明白這神滅比他昔日所見的太神殺等邪術更為恐怖,即便在邪族之內也當是最為可怕的秘法!

這禁忌的招數為滅神而生,對邪族自身消耗卻也是極大,不可輕易動用,可威能同樣驚人!先前葉天施展戰聖通天斬亦被壓制,還是傾盡手段,憑更高境界的大道之力全面壓制方才將這滅神之力消滅,事實上倒無大礙。只是初次面對這等滅神力量,他在心域一戰中卻受極大震撼,心域所傷多為恐怖氣機壓迫所致,而這已是令憑戰意橫掃諸敵的他心生悸動。

這神滅絕術既有恐怖殺傷之能,又有心力威壓之效,更可怕的是這等意志壓迫並非精神魂魄方面,而直指本源最深層次,憑不朽傳說壓制,震撼心傷之下縱諸神難敵之!而這還只是一道邪靈施展的神滅,倘若自真正邪族手中爆發呢?葉天可以想象若是一尊玄虛初階邪族對自己發動神滅,強如他也得傾盡手段抵擋,且依舊有可能重創!而若是玄虛中階,玄虛高階邪族……那威能更是莫測,難以想象!

「當真恐怖!」眼中光影呈現,憑歷史之道重推先前一戰的葉天暗暗心驚,按照他的估算,若是真正邪族降臨發動這神滅一擊,在不耗盡生命本源的情況下威勢足可比擬攻伐類頂級逆天戰技!那是連他都暫時無法達到的境界,在昔日邪族卻並非獨有!當然,那神滅一擊后邪族自身便是不死也會產生本源震蕩的重創,怕是傾儘力量都難以發動第二擊,比起真正掌握頂級逆天戰技的戰聖還是差了許多。

可即便如此也足夠恐怖!可以想象那第一次聖戰時邪族藉助這招神滅猛攻下葬下多少混沌神族,那些生來執掌大道,生命層次完美至高的存在面對這專為屠戮他們而生的神滅邪威凄然隕落,釀成血雨悲歌!

葉天惆悵,發出一聲嘆息,卻是深感混沌聖戰之烈之強,他繼續向前,卻未曾注意到十餘道徑之外,一道玄影閃逝。

……

if((‘readtype!=2&&(‘vipchapter

(‘;

第二千七百八十二章:魔邪源地

「第九個。』..」前渾身氣勁爆猶如飆血的邪影,葉天輕聲道。

這是一尊形體如鯊,卻長著蟒尾,形象顯得無比修長的邪靈,它渾身猶如長滿毛孔裂縫,正將蘊含毀滅邪意的磅礴精氣遍體轟出,每一道精氣都像是血龍狂舞,只爪確有天穹覆滅雄威,巧合的是,這些血龍的對手卻是一條條貨真價實的暗金炎龍,形象猙獰模糊似巨蟲的邪龍與凜然神聖的炎龍悍然碰撞,生成那橫掃混沌的恐怖漣漪齊齊湮滅,而葉天則手持聖刀,氣勢凜然地步步逼近這一蟒鯊邪靈。

邪靈怒嘯,鋪天蓋地的精氣便像是無數毀滅槍劍般逼近葉天,儘管有太多皆與炎龍共滅,也有太多撞上葉天周身的刀芒罡罩便灰飛煙滅,連同邪意本身都被神聖光輝凈化,可這等邪煞攻伐卻毫無滯頓,精氣血龍的撲殺透著毅然,便像是壯士一去不復返般決絕!葉天能感受到這一意志,每一條精氣血龍都是為毀滅而生,那麼它們必將毀滅的意義極致揚,面對神聖必滅之,縱然自滅!

比起先前那施展軍戰法甚至滅神的邪靈,這蟒鯊邪靈顯然便弱了許多,除卻這精氣血龍外雖也有邪族技巧展現,但都屬於比較低端尋常的邪力操控弱點攻伐混沌穿梭等手段,在獲得古神傳承的葉天至有些粗糙,畢竟邪族技巧雖也豐富,卻遠不及混沌神族真正繁盛,至於這精氣血龍……倒是令這蟒鯊邪靈攻勢猛烈許多,在葉天是一燃燒自我的狂攻手段,也堪比高階逆天戰技層次戰技,且生在生生不息,可代價卻是損耗自身本源,在面對葉天時反倒傷不得對手,乃是得不償失。

「雖是雞肋,不可棄之。」葉天暗語,這邪靈手段似乎簡單,可哪怕再簡單的亘古技巧能多掌握一分也是造化,血龍爆術也只是葉天覺得較弱,可依舊能令他得到收穫,倘若放在神界,只是漏出其中一絲氣機都足夠無數屹立神階巔峰的存在趨之若鶩,竭力參悟其中奧妙以推衍出一招爆潛能的絕強秘術!

更何況這種凶獸模樣卻是葉天未見,倘若他沒有猜錯,這應該原是一尊混沌時代獨自遊盪的神獸族,實力倒也可比擬較弱族群族長,卻由於種種原因未曾招得其他神獸依附,自己也不願依附於更強者,這類神獸在當時事實上還有很多,它們在沒有同伴支持幫助的情況下會有種種缺陷,卻保留著自己原初的姿態,且世間無二,奧妙比當世的獨立生靈等都要玄奇得多。

這等存在自然引得後世生靈眼熱關注,神獸血珍貴,這種獨立神獸的血則是更加珍貴!儘管血脈玄奧上講獨立神獸比族群神獸略弱,可它們每一個皆獨一無二!像是混山魚,儘管對許多聖獸來講都算見所未見,但震宙天鵬這等至尊獸族卻有相關秘辛,甚至可能也擁有對應的歷史甚至神獸奧妙等,它們搏取混山魚血主要便是為了補全。可獨立神獸不同,它們大多數都在歷史上默默無名,隨著聖戰斷代更導致一絲記載都無,倘若尋到了就並非補全,而是開拓,屬於全新現!

是以葉天在不斷斬滅血龍的同時也在記憶著這尊獸類邪靈的所有奧妙,對這凶獸天賦更是無比重視,凶獸體內能量流動形式,精氣轉化血龍的過程,血龍撲殺對自身的衝擊,乃至血龍湮滅的波動……這一切都被他認真記下,在此時耀起洪荒光,代表著獸之道的瞳中更是一筆一筆地刻下了連葉天自己都大感晦澀奇異的符文,這道符文如血,似一血鯊破出海面,狼嘯驚天,卻將這種凶獸的天賦與戰鬥方式形象展現。

只是沒等他將這符文徹底勾勒完畢,激戰中傷勢愈嚴重,透支精氣而令自身愈萎靡的邪靈便隨著一聲怒嘯身形徹底炸裂,化作百倍於前的狂暴血龍朝葉天撲殺而來,這些血龍乃是它傾盡生命所化,雖不及神滅那等絕世殺意,也令混沌震顫,面對血腥壓天的葉天亦瞳孔微縮。

「吼!」無數血龍怒嘯著撞上了一顆顆至為璀璨的星辰,有的將星辰直接撞得粉碎湮滅,有的卻被星辰以強大能量引力攝入吞噬,有的則展開針鋒相對的驚天對峙,直到擊碎天星或力竭而死,無邊的血色將星空染成隱隱透出一分紅的混沌,曾經璀璨繁華卻化荒蕪死寂,只留一聲聲欲要毀滅萬世的龍吟聲隱隱傳來,霸道孤傲得令人欽佩,卻又因其邪惡本質令人厭惡痛恨。

「又是如此,真不愧是邪族,凶性生靈無可及!」星華收斂,葉天搖了搖頭,他雖展現威勢,事實上並未全力搏殺這尊邪靈,而是通過不斷戰鬥摸索這邪靈的特異,只是邪靈的戰鬥手段卻是直接傾盡一切,以不斷消耗自身本源的氣勢誓要滅殺葉天,葉天甚至企圖順勢將逸散的生命能量打入邪靈體內,反倒被它自己直接崩解轉化為新的毀滅力朝葉天來襲……這種邪靈太過瘋狂,就算葉天只專註防守它都會歇斯底里地將自己活活耗死,令那本就殘缺的天賦奧妙徹底遺失混沌。

心中有憾,葉天卻不做停留,邪靈本性如此,即便是他也難以做到將更多混沌線索搏取,此時他能做的是繼續前進,遭遇更多邪靈,在戰鬥中記下它們所掌握的邪族技巧與其他失傳奧妙,更重要的是掌握這天煞混沌域的大致狀況,並通向最深處……他隱隱感覺得到這一場對不知多少當世英傑伸出橄欖枝的風雲源頭必有驚天奧秘!

前進不過八個道徑,邪氣已是濃郁到另一個層級,令如今實力的葉天都隱隱感到壓抑。而地面似也隨著不知何等魔頭的惡趣味改變本態,保持著骸骨般形態的情況下卻化作另一具骸骨形態,這骨絕不簡單,透過一根根深邃突刺顯出極寒的死亡氣息,令對此探索感念的葉天一陣心驚,他懷疑這真是骸骨,卻不知有幾百個道徑般龐大,卻像是一尊混沌時代的至強存在,死後軀體被邪力強行拉扯得如此龐大,以橫陳在此,卻將屍骨內隱有的不屈意念與那濃重死亡氣息共同湧現!

「難不成,這是一尊神將?」葉天恍惚見到一剛毅面容,進而是面對邪氣狂潮面不改色而悍然迎上拼殺的英勇身姿,他不禁心悸,不由更多地關注這幅顯得極為堅硬鋒銳的骸骨地面,心中有著痛惜,無論這骸骨來源如何,可他隱隱覺是邪族手筆,那就必然不是什麼溫和得來的存在。

懷著這種心情繼續向前的葉天卻很快受到了更大的震撼,一等堪比邪靈施展神滅時無比強烈的毀滅威壓籠罩而下,猶如殺將屹立他前冷然執刀意欲將這弱小的神族造物直接斬殺,猶如千萬邪族各自為戰,卻在萬重獰笑聲交疊中將毀滅力量伐來,形成無處可逃的天羅地網,又猶如無數氣息至尊完美的神族與神獸帶著昂揚神情沖向這邪氣磅礴的天煞混沌域欲要結束世間最後的邪惡,卻觸上了禁忌邪力,直接神體瓦解,隕滅在世。

無論如何,這些異象始終以邪滅呈現,而且程度劇烈無比,便是以葉天如今心境也不禁心驚肉跳,而當他望向這等邪惡異象的源頭再度一驚后便是明白這諸多異象的出現實在並不足奇,因為此等邪意確實可以象徵這種種恐怖。

眼前高高屹立的分明是一座猶如石柱,又如同高塔與山嶽,卻像是將天煞混沌域域界都給破穿的龐然大物,以葉天的聖念無法望得其巔,只覺這巨柱在他眼中深邃可怕,又散出扭曲周圍混沌的恐怖波動,乃是一至邪存在。濃郁的邪惡與死亡氣息源於亘古而不絕,彷彿毀滅浪潮般鋪天蓋地地朝葉天襲來。

這邪氣浪潮與葉天先前所見全都不同,他彷彿見到一道道身影在邪潮中掙扎,其中有身姿完美,神脈環繞著光輝無限,他神情執著,手持未知的混沌聖物直接將邪惡消釋洞穿,接著卻被後方來襲的一個浪頭直接拍倒,連悶哼一聲都無法做到便淹沒在這邪惡浪潮內,他身上與而今王之神脈絕類的神脈布滿裂紋終究瓦解潰散,神體也染上邪惡漸漸轉變,卻像是化作一座深黑石雕,釋放出令人忌憚的恐怖。

葉天神情震動,那神屍卻被邪潮之中的漩渦卷回,一隻渾身抽搐的神獸卻出現在他的眼前,九角九爪九翼,氣息與周圍混沌格外契合,不是玄龍又是何族?混沌神獸之玄龍比當世更具強悍氣息,那傲視萬物的龍威令葉天感得有頗為驚悸,然而此時的玄龍強悍身軀卻似乎無力動彈,它只得憤怒咆哮,出混沌龍息湮滅邪意,可更多邪力卻瘋狂湧來,趁著它龍息的機會灌入神獸體內,縱然這玄龍隱隱身形變幻將這眾多邪力斥出,可面對不絕的恐怖,桀驁如龍也只有在絕望中倒下。

接著,又是一道身影,氣息如槍,亦是一尊神族……

神族……神獸族……不知幾千幾萬道身影在這恐怖邪潮中竭力掙扎,最終卻都無法逃脫滅亡的命運被邪力侵蝕至死,並捲入漩渦之內,被剝奪生前所有力量化作一具冰冷而充滿毀滅氣息的屍骸,隨著時間積累,諸多屍骸壘砌,卻令這漩渦隱藏其下,屍骸堆積則越來越高。

此時再屹立通天的龐然大物在葉天眼中便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這哪裡是石柱?這分明便是一座屍山!

這一座山如今邪,卻無法何一道屍骸輪廓,可葉天切切實實地明白它乃真正由昔日諸多屍骸所化!念至此,一種難言的恐怖便湧上心頭。

他震驚於昔日邪族的恐怖屠戮,令那些完美無上的生靈絕滅在此,更震驚於這座屍山的作用,倘若他沒有猜錯……

「嗡……」像是被神聖到來觸動,這座屍山之上邪氣洶湧震蕩,磅礴的波動便像是舉山晃動,接著便有一道烏黑深邃的影子從兩個道徑高處悄無聲息地鑽出。

那深邃邪意,那毀滅意念,都告知著葉天這深邃影子的身份——

邪靈!

而真正可怕的是,繼那深邃影子之後,伴隨著屍山的繼續震動,又是一道充滿毀滅玄念的身姿緩緩湧現。

接著,便是第三道……

手持聖刀,葉天眼中的悸動無以復加。

他明白此時自己撞上的,正是這天煞混沌域中玄機最重亦最恐怖邪惡的一處領域,邪族源地!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第二千七百八十三章:邪源術

昔日神族神獸長治於世,抗爭混沌,繁衍文明,聖至千萬,無上繁華。???U8??小?說?8XS`COM忽有異生,一場對決之中神族隕落,殺神者墮落,化作世間最初的邪惡襲殺眾神並遭受鎮壓,其後邪惡蔓延,越來越多的殺神、凶獸走出,最終隨著至邪者邪心整合,終成邪盟……

邪盟臨世,欲抗神族神獸,更欲滅世,邪心便趁諸神不備數戰顯威,滅殺諸神,更令邪盟開始壯大,直到力量上足以抗衡神族,甚至超越。

最初本無邪惡的世界遭受異生的殺意邪惡沾染便會發生劇變,自第一尊殺神後走出一尊尊邪惡存在也是必然趨勢,可昔日也只是偶有殺神凶獸作亂,數宙歲月不過有一神墮落,墮落者便是尊神級存在也不敵神族偉力,會被迅速鎮壓,即便有苟延殘喘者也不過數百,而其他神族皆對邪惡無比痛恨否決,絕不可能投身其中,這種情況下如何能令邪盟迅速擴張,數量達到數萬數十萬?想來實在匪夷所思,答案卻同樣出於邪心。

這尊走到虛無聖者境界,力量之強傳可與創世者虛無神君相抗的恐怖存在絕不只有殺力恐怖,與虛無神君、蓋世妖皇一樣,他在戰鬥之外對世界造成的影響亦是巨大的,傳說中這位魔祖便創出一式無上邪功,後世謂「殺天法」,玄奧絕不下於虛無生訣與妖皇噬宙訣,更傳聞便為血閻魔帝所得!且不論那殺天法是真是假,但邪心確實創造諸多恐怖手段,包括基礎的邪力運用法,邪族戰陣法,乃至弒殺神義盟強者的種種邪術,可以說這種種手段輝煌無盡,是鑄就邪軍橫掃混沌戰績的重要原因。

但邪心最聞名於世,且以那腥風血雨令任何聞者震顫的恐怖絕術卻並非戰法。

那真正最為聞名,且導致邪族一度橫掃世界的邪術,確真正有著逆天之威,其名為邪源術!

邪源術的效果很簡單,那便是利用殺戮神族與神獸所產生的死亡邪氣直接轉化為新的邪族。??U8???.?U8?XS?`C?O?M?

只是如此簡單的效果,卻空前絕後,驚天動地!

在凡階、靈階、神階,不乏有傀儡師、蠱師、亡靈術士、魂煉魔等存在可利用死者屍骸或靈魂化作甚至比死者生前力量還要強大的戰仆存在,或將其復活卻操控精神改造身軀為自身傀儡,或祭煉出恐怖蠱蟲之類強大生靈,可那終究只是凡靈神階的奧妙,絕不可與聖道手段混為一談。

真正能利用殺戮大量製造全新聖級生命的,舉世唯有邪源術!

儘管一般情況下唯有殺死五尊混沌神族方能造就一尊同等級邪族,但這已經足夠,至少打破了邪族原本數量過少的劣勢,令邪族在最初突襲之後迅速擴張壯大,擁有成千上萬的部眾,同時繼續依靠殺戮毀滅不斷壯大自身。論戰力,天生便為毀滅而存在的邪族確實遠勝本願永世安逸的神與神獸,這令它們在以戰養戰的情況下不斷得勝,後來更發展為令人心顫的傾世邪軍,號稱百萬,幾近毀滅世界!

此時屍山之上便產生如此異變,在第一尊黑影邪靈現身之後越來越多的邪靈像是沉睡已久的魔蟲般從自己的棲身洞窟爬出,露出貪婪而邪惡的目光望向獵物,期待享用無比美味的血煞大宴!

無疑,這屍山與邪源術絕對有關,它便是一處以屍骸壘就,而衍生邪惡本源令屍骸中力量轉化為至邪的所在,為邪惡巢穴,邪族母地!如今那些屍骸中的本源死氣已是乾涸,邪源死寂,自然無法繼續造就邪族,然而它在歷史上的表現卻令太多邪意徘徊在此,自有不同他處的恐怖邪氣,此時走出的眾多邪靈或許正代表當初邪族初生狀態,尚未展現獠牙,展開殺戮並壯大自身,可它們作為自死亡毀滅中誕生的存在天生即邪,即便是經歷混沌漫漫,這股邪意的繼承依舊足可形成傾覆性力量!

見得眼前一尊尊邪靈現身,葉天聖心惕然,??8??.?U?8?XS`C?OM

只是一處早已乾涸,名存實亡的邪源巢穴而已,走出的邪靈已有數十之多,且還在不斷增加,那股古老邪意更猶如殺將降臨,令葉天深感震撼,可以想象真正的邪源巢穴轉化邪族之時將會何等邪骸浩蕩,孽力驚天!而以此孕育而出的邪族也必成純粹為毀滅而生的大軍走出,咆哮著沖向神與神獸,憑極致的邪意毀滅一切!

這場面還在不斷擴大,化作更多邪族,化作更可怕的邪軍,它們嚙噬神骸而生,最終川流匯海,聚集在那最可怕的魔祖身後,無盡邪氣源自天煞,勢不可擋!

倘若沒有邪源術,僅憑邪心與那最初的數百殺神凶獸確實有可能殺掠一些混沌域,造成十倍百倍於己的毀滅,但最終還是逃不得毀滅一途!邪心固然強大,可他終究被天玄神皇決死戰意逼入絕境,可見即便魔祖也非無敵,面對千萬神族更不可能有勝利希望,或許他能殺戮數萬,數十萬,但在那之後,終是滅亡道。

因此可以說正是邪源術促使了邪族一度無敵於世,這一等手段絕對遠勝包括神滅在內的種種邪術殺招,令後世者聽聞不由震顫,生怕這邪源術再現威勢,將世界徹底毀滅!

但好在這邪源術複雜無比僅有少數邪族掌握,且施展也需種種條件,並非隨意可為。在邪心隕落,邪族敗亡后掌握邪源術者所剩無幾,很可能僅有劫幽魔帝、玄冥魔帝等數名邪魔,可在後來的洪荒時代魔邪宇宙卻鮮將此術施展,令人不得不懷疑此術在第一次聖戰中受到極大制約!

或許,邪源術的原料僅僅是混沌神族混沌神獸的死亡之氣,殺戮宇宙生靈卻無法生效!

或許,邪源術只得在混沌施展,一旦在宇宙中爆發,會與宇宙本源玄力彼此抵觸,進而失敗!

或許,邪源術需某種聖物作為媒介,而在邪族兵敗之後混沌神族便將這種聖物徹底清除!

這種種可能都只是猜測,真相卻已斷絕,或許造化神皇、太原獸皇他們知道真相,可由於未知原因卻不曾傳下,而隨著蓋世妖皇劍掃六宙,昔日最邪惡猖狂的魔族也遭受滅頂之災,有些當初曾在混沌行滅世之狂的邪族降臨宇宙后依舊是霸主存在,可面對成為新時代主角的妖族大軍卻黯然失色,發出滅世的狂吼便葬在妖軍戈矛下,連同他們所知的隱秘一同消逝。

豪門尋歡:做我女人100天 如今魔邪宇宙所謂的先天邪族可視為邪族後裔,也是以邪源術原理自魔邪宇宙帝王祭煉出的本源邪氣中孕育而出,其強可敵神族,然而真正的邪源術無上秘典卻是早已失傳!

因此,在這天煞混沌域終究見到這一座作為邪源術施展地的石山,怎教葉天不為之震驚恐怖?

史上最可怕的秘力正展現獠牙,將死亡觸鬚鋪天蓋地襲來!

「神?」那最初現身,猶如深邃黑影般的邪靈睥睨著屍山之下的葉天,似在疑問,作為探索世界的第一環節。生靈終究是好奇的,於是他便迅速開始了第二環節,無邊邪意凝成古鐘般沉重之相在葉天頭頂催生,崩潰混沌,悍然碾下!

邪族降生,探求知識的方法是唯一的,那便是滅!

「哼!」被這邪鍾殺相自對邪源術的種種想法中拉回,葉天對著那已是憑殺意將自己鎖定的黑影一聲冷哼,並不粗壯的臂膀猶如擎天方柱般悍然抬起,掌中刀光舞耀便悍然迎上了那口深邃邪鍾,卻聽得一聲鏘響,直接表現大正大邪的漣漪傳遍混沌,令葉天心頭不禁浮現對邪族的厭惡,而那黑影也將狹長雙眼微眯,便似是隱藏在黑暗中等待機會發起襲擊的毒蛇。

「嘶嘶……」卻像是有真正的毒蛇現身,身形若蛇,但腹部長滿尖刺,渾身發散著戾氣的凶獸邪靈屹立在屍山另一側若王者般嘶吼,又是一陣毀滅漣漪盪起。

在這座屍山上凶獸相對較少,多數是更類似神族與人族形態的邪靈,畢竟昔日邪族面對的最強對手還是神族,這一族兼具力量與智慧,更有難以想象的創造變化能力,類似形態的邪族施展種種邪術也更為便利,追求毀滅與力量的邪族自然願意將更多部眾轉化為類似神族的形態,但它們殺戮的存在中又有太多神獸,自然會影響到邪氣轉化,孕養出少量的獸形邪族。

而這一刺腹邪蛇在葉天看來絕不簡單,它的形態見所未見,亦是自邪惡中孕育的獨立生靈,此時展現出的氣勢已接近玄虛,倒不是這屍山邪靈中最強者,卻令葉天覺得身籠迷霧,不易看透。

「此邪怕是擁有極強凶獸天賦,潛力巨大!」葉天暗語,初生狀態的邪族應當不會神滅之類恐怖秘法,然而這邪蛇給他的危機感卻毫不亞於先前所見邪靈。

而在這座山上,越來越多的邪族卻展現身姿,多為人形,目光幽幽充滿殺意,一個個全身上下都騰涌極度邪意,似乎已經按捺不住,欲要將這闖入它們領地的異族徹底滅殺了。

仔細窺探,這屍山之上邪靈數量竟是超過四十之數,遠超葉天進入天煞混沌域所遇!四十餘邪靈,沒有一個弱於混沌聖級,因為那種層次的邪族太難遺影至今了,卻有三尊氣勢極為強悍的存在,竟是踏足玄虛,渾身毀滅氣勢說不出的恐怖!

毫無疑問,憑這等規模的邪靈便是玄虛中階聖者也無法攖鋒,更有被滅殺在此的危險,然而葉天仰望群邪,眸中唯有烈焰熊熊,卻全無懼意,這對眾多邪靈來講無疑是最大的挑釁。

「殺!」一尊身披幽暗骨甲的玄虛邪靈聲音幽冷,卻如一把鑰匙旋開門鎖,若浪聲滔滔,卻是毀滅狂潮傾覆而出!

if((‘readtype!=2&&(‘vipchapter

(‘;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群邪與戰神

殺!

伴著玄虛邪靈的一字型大小令,亦是所有邪族心意所向,一尊尊邪靈猶如蒼鷹般自屍山俯衝而下,所有眼眸中皆閃爍著破滅的恐怖**,深邃恐怖的邪鍾,渾身罡煞的凶獸,猶如毀滅魔刃的浮邪意齊齊劈下,代表著死亡的光芒閃爍似是形成一張天羅地網,將這片邪意下的葉..

但面對這壓天魔勢,葉天卻是極為平靜地持刀站立,直至最近的邪意逼至眼前,眸中方有寒芒一閃即逝。

「嘶!」一道裂痕撕開了如墨的甲胄,眸中寒光如刀的邪族瞪著斬開自己身軀那無限耀眼的聖刀,感受著格外磅礴的聖力湧入體內將自己徹底撕裂湮滅,他張口,只來得及說出一字。

「神……」

難以表達更多,可濃郁的殺戮**在這最後的話語中透出,接著這尊邪族便是消亡了,雖有混沌高階境界卻被一刀斬滅,邪氣盡散,擋不住葉天一擊之力!

這一刀可謂驚艷,便是眾邪族見得這刀眼中也掠過驚悸,然而面對此威卻沒有任何邪靈後退,反倒是個個露出更為凶戾之色,展現毀滅一族的狂欲來襲!

「好膽!」葉天一聲厲喝,眸中暗金火焰燃燒,面對眼前那周身漂浮黑煞玄器的邪族迅猛揮刀,無數道流光縱橫交錯,出不知多少聲鏘響,接著卻見這些形態莫名,但皆代表毀滅破壞的玄器布滿裂紋進而徹底粉碎,這一邪族比先前被殺者更強,此時卻略顯獃滯地感受著暗金光痕爬滿自己的身軀,接著他便如與自己天生的殺戮玄器一起灰飛煙滅。

在這湮滅之時,卻似有光輝粉末在這混沌中逸出,其中終極訊息流動,闡釋著亘古的玄妙,在葉天眼中卻若一條飄渺的銀河,美如夢幻,又迅消逝。

「那是什麼?好快!」身穿黑甲的邪族瞳孔收縮,他不認得刀,卻意識到葉天施展刀法將自己的殺力極揮,瞬間斬破那邪靈所有玄器與本源,這種手段至威至銳,縱然邪族也需忌憚!

「轟!」還沒等第二尊邪靈消亡的訊息為群邪消化,第三重衝擊爆,這次的邪靈猶如一座山嶽般犀象朝葉天撞來,氣勢驚天,堪為混沌巔峰,葉天揮刀迎戰前方六尊邪靈齊攻,身上卻有星辰瀚海化作光輝玄繁的一臂正對犀象悍然推出,驚動混沌的波紋漣漪迅擴散,犀象頭頂生出一個可怕的窟窿,猶如黑洞一般深邃塌縮,其中又若有星光閃爍,這些星光卻都如刀,正行使神聖權職絞殺著邪氣本質,令這犀象感受鑽心之痛,怒吼著再度衝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