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龍軍的秘密就是草你馬隔壁!」趙輝對著盛志亮罵道,對著他吐出一口血痰。

那血痰落在盛志亮的臉上,盛志亮手摸著臉,他急忙擦去臉上的血水,氣急敗壞地吼道:「你,你這瘋子!給我狠狠地打!」

看到盛志亮狼狽樣子,趙輝立即哈哈大笑起來,「死樣,你打吧,只要老子不死,你遲早落到老子手上,老子讓你死得難看!」趙輝惡狠狠罵道。

盛凌雲和盛婉君暗自欽佩趙輝是一條漢子,她們知道趙輝是不會說出青龍軍情報的,故意讓盛志亮吃虧的,這傢伙太討嫌了。

「哦,你們為何打他啊?」一旁的水蓮姑娘不解地望著盛凌雲和盛婉君,她是一點也不懂世間的事情。

「因為他不聽話,所以我們就打他,讓他聽話。」盛凌雲微笑解釋道。

「哦,那你就什麼都說吧,免得挨打啊!」水蓮姑娘望著趙輝皺眉道,她有點同情趙輝了。

趙輝惡狠狠瞪著水蓮姑娘,「你少假惺惺,你遲早落到我老大手上的,他可是要扒光你衣服的!」趙輝奚落道。

水蓮姑娘臉羞紅,氣得直跺腳道:「你,你這人不知好歹,我可是為你好呢!就讓他們打你吧!」

幾名士兵對著趙輝毆打,片刻之間,趙輝鼻青臉腫,嘴角鮮血直流。盛凌雲害怕趙輝被打死了,她急忙擺手道:「好了,今天就到這裡為止,把他押到大牢去,要嚴加看守!」

望著趙輝的背影,盛婉君皺起眉頭,「姐,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盛婉君望著盛凌雲問道。

盛凌雲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趙輝被我們抓住了,江帆肯定知道了,明天江帆肯定會來找我們挑戰的,就讓水蓮妹妹出戰。」盛凌雲狡黠地笑道。

盛婉君明白盛凌雲的意思,明天江帆來挑戰,不管失敗如何,都無所謂。現在有趙輝做人質,江帆不敢輕舉妄動的,另外水蓮如果被江帆抓住了,那歐陽至善就該出馬了。

就在盛凌雲等人審問趙輝的時候,塔州城的江帆知道了趙輝被抓的消息,「我靠,趙輝被抓了!看來真是小看那個水蓮姑娘了!」江帆皺眉道。


「老大,盛凌雲他們不會殺趙輝吧?」王旭問道,他皺起眉頭,擔心趙輝危險呢。

江帆搖頭道:「盛凌雲暫時不會殺死趙輝的,她肯定留著趙輝做人質,使得我不敢輕舉妄動,看來我明天要去蘭亞城會會這個水蓮姑娘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老大,這個水蓮姑娘到底什麼來頭?這麼厲害?」王旭不解地望著江帆。

江帆搖頭道:「目前還不清楚,只知道水蓮姑娘來自風牙山,是隱士歐陽至善的弟子,看來盛凌雲留著一步很大棋啊!」

「老大,盛凌雲留著什麼棋啊?」王旭不解地望著江帆。

「這很明顯啊,如果我們打敗了水蓮姑娘,那水蓮姑娘師傅歐陽至善就會出面了!如果我們打不過水蓮姑娘,那我們就無法拿下蘭亞城。」江帆解釋道。

王旭明白了,「哦,原來如此啊!盛凌雲真夠狡猾的!」王旭恍然大悟地道。

「老大,如果那個水蓮姑娘的師傅歐陽至善出面了,您打得過他嗎?」王旭望著江帆道。

江帆露出一絲微笑,「呵呵,應該沒問題吧,除非他是符神,要不然我就可以打敗他!」江帆露出一絲自信的微笑。

第二天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江帆和納甲土屍出現在蘭亞城外的青龍軍大營外,守衛的士兵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急忙行行軍禮。

江帆微笑擺手,也行了一個軍禮,「李清和閆帥在軍營中嗎?」江帆微笑問道。

士兵急忙點頭道:「李司令和閆司令都在軍營之中,他們昨晚一夜沒睡呢。」

江帆進入軍營之中,只見李清和閆帥兩人一籌莫展地站在那裡,他們看到江帆來了,露出喜悅之色。

「老大,您可來了!」李清喜悅道。

「老大,趙輝被抓了,生死未卜!」閆帥皺眉道。

江帆微笑點了點頭,「趙輝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應該不會有事的,今天我就是為趙輝的事情來的,我要會會那個水蓮姑娘。」江帆微笑道。

「老大,那個水蓮姑娘太怪異了!」李清皺眉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水蓮姑娘有什麼怪異呢,你說說看。」江帆望著李清道。

「老大,趙輝用符飛刀攻擊水蓮姑娘的時候,她周身出現淡黃色的符盾護體,符飛刀碰到了淡黃色符盾就融化掉了!還有水蓮姑娘帶著一頭很厲害只符獸,就是它的符獸攔住了趙輝,把趙輝打飛了!」李清說著,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一直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呢。

江帆也露出驚訝之色,「呃,你們有沒有看錯了,水蓮姑娘身上怎麼會有淡黃色符盾?她是符皇境界,應該是紫色符盾才對,如果她是符神,也就是金色的符盾,怎麼會是淡黃色符盾呢?」江帆詫異地道。

「老大,絕對沒有看錯,水蓮姑娘身上是淡黃色的符盾,閆帥也看到了!」李清肯定地道。

江帆摸著下巴,眨巴眼睛,「呃,淡黃色的符盾,這也太怪異了!難道她修鍊的符咒與眾不同?」江帆皺眉道,他實在想不通有人竟然是淡黃色的符盾。

「另外她的白色符獸也很厲害,不亞於您的飛翼銀龍呢!」閆帥是親眼看到趙輝被白色符獸打飛的。

江帆露出好奇之色,「哦,那白色符獸是什麼樣子的?」江帆問道。

「老大,白色符獸十分怪異,我沒有看到過呢,不知道是什麼符獸!」閆帥就把符獸寶的模樣描述了一番。



江帆腦海里思索著,也不知道白色符獸是什麼怪獸,他對著李清閆帥擺手道:「你們馬上集合部隊,我們去蘭亞城下叫陣去!」

李清和閆帥急忙出去集合隊伍去了,片刻之後,他們集合了好隊伍,來的軍營之中,「老大,我們已經集合好了隊伍,等著您下命令呢!」李清望著江帆道。

江帆對著李清和閆帥擺手道:「走,我們去蘭亞城下去叫陣!我要會會水蓮姑娘!」

李清和閆帥帶著五萬青龍軍來到蘭亞城下,「城裡的人聽著,趕緊出來迎戰,我們老大來了!」閆帥對著城頭上喊道。

片刻之後,士兵馬上總兵府稟告盛志亮,「稟告大人,青龍軍前面叫陣了!」士兵稟告道。

盛志亮露出驚訝之色,「呃,青龍軍這麼快就來了?他們不是被我們打敗了嗎?」盛志亮驚訝道。

「肯定是江帆來了,我們出去迎戰吧!」盛凌雲露出喜悅之色。

「哦,江帆這麼快就到了,太好了,水蓮姑娘今天就看你的了!」盛志亮望著水蓮姑娘微笑道。

「水蓮妹妹,大色狼江帆來了,他肯定會點名叫你出去迎戰的,如果你沒把握打敗他就不要去了。」盛凌雲望著水蓮姑娘微笑道,她這是故意激將水蓮姑娘的。

「我當然要去對付江帆啊,我不就是為了抓江帆來的么,我要去看看江帆,他到底有多厲害!你們都這麼怕他!」水蓮姑娘腳下升起疾風,她瞬間出了總兵府。

盛凌雲望著水蓮姑娘背影笑了,「嘿嘿,只要你出城迎戰江帆,那蘭亞城就無憂了!」盛凌雲笑道。

「走,我們去給水蓮姑娘助陣去!」盛志亮對著眾人揮手道。

江帆、李清、閆帥、納甲土屍四人站在蘭亞城下,望著蘭亞城,「呃,怎麼城門還沒打開?」閆帥著急道。

「不要急,她們很快會來的。」江帆微笑道。

江帆話音剛落,只見蘭亞城門打開了,隨著湧出打量軍隊,緊接著水蓮姑娘走了出來,她望著對面,看到了江帆、閆帥、李清、納甲土屍等人。

「你們誰是色狼江帆,給我滾出來!」水蓮姑娘手指著江帆、閆帥、李清、納甲土屍四人喊道。

「我靠,肯定是盛凌雲說了不少壞話了,還沒見面就喊我色狼!」江帆搖頭笑道,他走了出來,朝著水蓮姑娘走了過去。

水蓮姑娘打量著江帆,「你就是色狼江帆?」水蓮姑娘驚訝道,她本以為江帆長得很猥瑣,或者很難看,沒想到江帆長得這麼帥氣。

江帆點頭微笑道:「是的,我就是江帆,不過我可要申明,我可不是色狼,我沒有非禮你吧?」他看到水蓮姑娘穿著一件旗袍,那旗袍應該是盛凌雲仿製的。

水蓮姑娘愣了一下,「你,你就是色狼,你殘害了很多少女,你就是大壞蛋!」水蓮姑娘把盛凌雲教的話說了出來。

「呵呵,這些話肯定盛凌雲教你的吧!你被她騙了,我可不是色狼!再說了,我就算是色狼,對你不會感興趣的!」江帆望著水蓮姑娘的小饅頭笑嘻嘻道。

水蓮姑娘露出驚訝之色,「你為何對我不感興趣?拿到我長得不漂亮?」水蓮姑娘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水蓮姑娘,你長得還算不錯,只是你的身材太差了!你看你那兩隻小饅頭,還不夠我一口的呢!」江帆望著水蓮姑娘的小饅頭壞笑道。

水蓮姑娘臉羞紅,她也是這兩天才知道自己饅頭很小,她看到盛凌雲和盛婉君的饅頭都很大,自己的這麼小,都有點自卑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推薦朋友新書《我的曖昧女神》,一本不錯的書,大家去看看吧。 特別是晚上洗澡的時候,水蓮姑娘看到盛凌雲和盛婉君那超好的身材,她頓時目瞪口呆,「你們的為何這麼大,我的這麼小啊?」水蓮姑娘驚呼道。

盛凌雲笑了,「呵呵,你發育不好吧,你也別著急,以後有男朋友了,自然就變大了。」盛凌雲笑呵呵道。

當時水蓮姑娘一臉疑惑之色,嘴裡嘀咕道:「為何有了男朋友就會變大啊?」

盛凌雲和盛婉君兩人立即咯咯笑了起來,「咯咯,這個不能說,等你以後有了男朋友就明白了!」盛凌雲咯咯笑道。

笑想到這裡水蓮姑娘臉上露出羞怒之色,「哼,你這個色狼,我抓住你后,撕爛你的嘴!」水蓮姑娘氣呼呼道。

看到水蓮姑娘通紅的臉,就知道她還是雛妹子,「哈哈,水蓮妹妹,要不要我幫你變大啊,只要我吸上幾口,揉上幾下,你那裡肯定變大的!」江帆壞笑道。

水蓮姑娘瞪大眼睛,氣呼呼地跺足道:「大色狼,我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封住你的臭嘴!」

只見水蓮姑娘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她就要施展符咒攻擊江帆。水蓮姑娘距離江帆大約十幾米遠,這距離對於江帆來說太近了,眨眼就到。

江帆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他瞬間到了水蓮姑娘面前,伸手就去點水蓮姑娘的肋下,江帆想制住水蓮姑娘,抓住她后,用她來交換趙輝。

江帆的手指要碰到水蓮姑娘肋下的時候,突然她身上泛起淡黃色的符盾,江帆的手指碰在符盾上,他食指感覺如同觸電一般,嘶的一聲,江帆手指本能縮回去了。

江帆大吃一驚,「呃,這水蓮姑娘的符盾竟然是自動護體的!果真的是淡黃色符盾,這是怎麼回事?」江帆暗自吃驚道。

水蓮姑娘也大吃一驚,沒想到江帆眨眼間就到了自己面前,自己的符咒還沒念完呢,要不是本能的符盾護體,肯定被江帆佔便宜了,她以為江帆伸手是佔便宜。


「大色狼,你想占我便宜,我讓符獸寶打死你這個壞傢伙!」水蓮姑娘手掌上出現了白色的符獸寶,一道白光一閃,一頭白色符獸出現在江帆眼前。

江帆看到了白色符獸,知道眼前的怪獸是符獸寶,閆帥和李清已經描述過符獸寶了,他露出驚訝之色,因為他已經感覺到符獸寶不是符元界的符獸。

這符獸寶渾身充滿了靈氣,這可不是符元界有的符獸,難道是符神界的神獸?江帆暗自吃驚,看來傳說歐陽至善是符神,不一定是謬誤了。

符獸寶看到了江帆,嗚嗚的叫兩聲,朝著江帆撲了過去,那速度極快,瞬間就到了江帆面前。舉起肥厚的手爪對著江帆的頭頂拍下,空氣發出急劇呼嘯之聲。

江帆使出空間隔離,符獸寶的爪子落空了,從江帆身邊擦過,砰的一聲,落在地面上,地面被震得搖晃起來,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小坑。

江帆暗自咋舌,這符獸寶的威力還這不小呢,和自己符咒世界的神獸差不多呢!江帆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一頭紫金色的神獸出現在眼前。

「小蠻子,你就陪這符獸寶玩玩,不要玩死了它,最多把它打趴下就可以了!」江帆對著金甲蠻蟲微笑道。

「好的,主人,小的絕對不會玩死它的!」金甲蠻蟲握緊拳頭,朝著符獸寶撲了過去,「讓你嘗嘗我的破甲芒拳!」金甲蠻蟲大叫一聲。

紫金色的斗大的拳頭對著符獸寶砸下,空氣發出急劇呼嘯之色,地面上的灰塵飛揚,那氣勢十分驚人。

符獸寶一點不畏懼,它嗚嗚叫著,舉起肥厚手掌迎了上去,砰的一聲巨響,地面上盪起灰塵,金甲蠻蟲和符獸寶同時推出了十幾米遠。

金甲蠻蟲和符獸寶硬碰硬竟然平分秋色,這令江帆和水蓮姑娘都十分吃驚,江帆吃驚的是,這符獸寶竟然可以和自己變異神獸抗衡。

水蓮姑娘吃驚的是,江帆也有符獸寶,他的符獸寶竟然可以和自己符獸寶不分上下,這江帆到底是什麼人?她記得師傅說過,這符獸寶可是超級神獸,在符元界獸類之中,可是無敵的。

金甲蠻蟲自從成為變異神獸之後,還真沒遇到過什麼強硬對手,它頓時來勁了,「我靠,這大狗熊還太厲害的,太過癮了,我們再來一次!試試我的金甲蠻擊的威力!」金甲蠻蟲喜悅地道。

符獸寶也十分震驚,它也很多年沒有遇到敵手了,沒想到在這裡地方還遇到這麼厲害的符獸寶,它也嗷的一聲,朝著金甲蠻蟲撲了過去,渾身泛起白色光。

金甲蠻蟲渾身泛起金光,嗖的一聲,就像炮彈出膛似的,朝著符獸寶攻擊過去,「金甲蠻擊!」金甲蠻蟲怪叫一聲,發出金屬般的聲音,空間顫抖起來,發出咔吧的聲音,如同要碎裂般。

符獸寶露眼中露出吃驚之色,它知道這金甲蠻擊帶有空間碎裂的功能,它也怪叫一聲:「蠻橫衝撞!」

符獸寶低著頭,頭上的三根角發出白色的光,它就像一頭髮怒的牛一樣,朝著金甲蠻蟲撞擊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地面上劇烈搖晃,地面陷下了一米多,強大的氣浪衝擊下,地面上灰塵飛揚,如同颳了龍捲風似的。

金甲蠻蟲和符獸寶都退出了二十多米遠,依然是不分上下,金甲蠻蟲頓時興奮了,「呵呵,有意思,我們再來!」金甲蠻蟲再次撲了上去。

符獸寶也好不好示弱地迎了上去,兩頭神獸戰在一起,地面上塵土飛揚,不時發出砰的聲音,就像開山爆破石頭一樣。

雙方的軍隊都看傻了,這場面可是百年難遇,就連盛凌雲和盛婉君也目瞪口呆,她們暗自吃驚,這兩頭神獸的威力實在驚人。

江帆看到金甲蠻蟲和符獸寶一時難以分勝敗,對著水蓮姑娘笑道:「水蓮妹妹,我們乾脆來摔跤助興吧,讓場面更加熱鬧點。」

水蓮姑娘不懂得什麼是摔跤,驚訝道:「什麼摔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