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劍!!!」

逍遙皓天冷冷一笑,心道:「看來我預測的時間還是長了,一天不到就忍不住了。」

月神也是一怔,望著逍遙皓天手中的鬼牙噬魂,立刻想到一年前的『九天玄雷』,心中猛然一沉,「怪不得他能破殺不死肉身,原來是擁有萬年不出的神兵!」

「呵呵,既然你知道了。」

「那麼……」

逍遙皓天沒有再說下去,心中暴然一喝「七倍強化……」

月神身後兩人身體斷成兩截,鮮血四濺。

「逍遙皓天,你說了放過我的!」月神怒喝一聲,全身突然炸開,幻化成一頭白蛇,金色巨瞳閃出無比猙獰的憤怒之色。

「放過你?」

「我什麼時候答應放過你?」

逍遙皓天淡淡一笑,眼角卻是注意懸浮在半空中的韓劍,見他饒有興緻的看著這場戲,心中冷笑一聲。

「你,,,好卑鄙。」

月神憤怒至極,巨尾一甩,強大的勁風撲面而至。

逍遙皓天絲毫不懼,右手緊握刀柄,面對迎面橫掃過來的巨尾,眼神一沉,冷峻無比,後腳猛然一瞪,消失在原地。

月神痛苦萬分,仰天吐出長長的蛇信,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獠牙,獠牙上的毒液濃黑無比,沾上一滴恐怕立刻斃命。

「逍遙皓天,你別以為我是好欺負的。」

狂喝一聲,突然一噴,滿天的毒液如傾盆大雨一般。

「哧,哧……」

毒液落下,九階妖獸瞬間死亡。

逍遙皓天全身一個圓形氣盾,把毒液全都擋在外門,可是氣盾上不斷冒出白煙,氣盾開始扭曲。

「哼。」


輕輕一喝,丹田內的武氣蜂擁而出。

剎那之間,逍遙皓天手中鬼牙噬魂一斬,十丈長的武氣從『毒雨』中劈出一道縫隙。

鬼牙噬魂華麗無比的一刀斬下,帶著天道之力瞬間破開月神的頭顱,鮮血四濺開來。

「逍遙皓天,你不能殺我,,不能……」月神痛苦萬分,驚恐的大叫起來。

「管你是誰。」

逍遙皓天重重一喝,全力灌注而上,犀利的一刀重重劈了下去。

月神被劈成兩半!吞噬發出,月神連渣都沒有留下。

神念一動月神的空間戒指到手「好久沒這麼爽了。」

在月神死的時候識海里出現幾個字,吞噬四神獸之力,獸王元神覺醒。逍遙皓天興奮的大笑起來。

月神的東西讓逍遙皓天為之一驚,以至於忽略懸浮在半空的韓劍,直到察覺到韓劍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殺機,心頭才猛地一震,側眼看去,淡淡道:「韓劍!」

「想不到呀。武鬼一階,殺了幾個人就突破二階了。」

韓劍傲立虛空,嘴角帶著冷冷的笑意,看著逍遙皓天,心頭的怒火逐漸攀升而起,是逍遙皓天讓他顏面盡失,是逍遙皓天讓他當中全宗弟子的面出醜,是逍遙皓天讓他連大長老的位子都丟了。

韓劍把這一切的一切都怪罪在逍遙皓天頭上,如果沒有逍遙皓天,他還是高高在上的神殿長老,威風八面。

現在連普通弟子看到他都是一臉的鄙視,冷眼嘲笑。

想到這些他心中就怒不可歇。

看著逍遙皓天把月神斬殺,看著他手中的鬼牙噬魂,韓劍兩眼一怔,心頭隱隱激動起來,萬世不出的絕世神兵。

擁有此神兵不要說皇天,恐怕連三大長老都要敬他三分。

「韓長老,你可真是來的快啊。」逍遙皓天淡淡一笑

神器『翻天印』,再加上韓劍心中有種感覺,大地孕育而出的神兵必定在逍遙皓天手上。

兩件超級法寶,韓劍怎麼能忍的下去?


見逍遙皓天有恃無恐的神態,韓劍兩眼眯起,彷如要看穿逍遙皓天的靈魂一般,暗暗道:「這小子莫非早已算準我要來找他?」

我武仙二階豈會怕他武鬼二階不成?

當即,韓劍緩緩落下,身上天罡霸氣釋放而出,一步踏出,腳下轟隆一聲,宛如驚雷。

不過,逍遙皓天心中卻是不懼。

在韓劍落下的同時,逍遙皓天同樣一步踏出,很平靜,悄無聲息。

「轟隆隆!」

天空中突然劃出一道閃電,緊接著烏雲翻滾,瞬間遮蔽圓月,緊接著一陣狂風吹過,空氣中充滿壓抑,不出幾分鐘,就會有一場暴雨降臨。

逍遙皓天凝望著韓劍,一動不動。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03章擎天機關獸!!!

韓劍同樣盯著逍遙皓天,身上的暴殺之意逐漸強烈。

一眼瞥過逍遙皓天手中的鬼牙噬魂,韓劍臉頰上的肌肉微微跳動起來,隨即體內武氣洶湧而出,猛地怒喝一聲,「元氣彈!」

逍遙皓天感受地動山搖,冷冷道:「讓你再見識一下我的獨特之處……」


「擎天機關獸!」

「轟!機關獸檔下了攻擊。」

韓劍神色大驚,忍不住的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逍遙皓天桀桀一笑,丹田內的武氣灌注在鬼牙噬魂之上,一刀揮出。

空氣中出現無數空間裂痕。

韓劍臉色一沉,手掌大開大合,全身彷如一顆核彈,面對撲面而來的刀氣怒喝一聲,「殺!」

硬碰硬,毫無花俏。

「轟隆隆!」

逍遙皓天暴退數百丈,全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心道:「武仙之力果然兇悍,還好有擎天機關獸。」

相比逍遙皓天,韓劍也好不到哪裡去。

看著逍遙皓天收起鬼牙噬魂,全身被武氣包裹住時,韓劍心頭突然一震。

逍遙皓天意思一動又是一把武器出現在手裡,這裡左手拿出一個妖晶,道:「做我的影子這二樣東西就是你的了,還有在你一念成聖的時候我可以幫你擋下天雷。」

韓劍看著劍,一條龍型之氣在上面遊盪。在看看妖晶,上面發出無比精純的混沌靈氣。說不動心是假的。

逍遙皓天也不說話,臉上掛著笑容。

韓劍想了一會道:「好吧」。

逍遙皓天一到神念發出,精神力直達韓劍的識海,種下一道靈魂契約。手一動二樣東西飛向韓劍。

韓劍接過二樣東西,一躍而起化為光點,向遠處飛去。

逍遙皓天恢復如常,心中平靜下來就想到月神說的話,頓時心頭猛地一震,暗暗道:「真的會是沈莉嗎?」

「是不是問了就知道。」

對於沈莉,逍遙皓天一直以來就覺得她不簡單。

看似與世無爭,和藹可親,實則隱藏極大野心。

沈莉想煉製一把絕世神兵。

可是這一切又跟逍遙皓天有何關係?為何要抓陳紅她們呢?

材料都準備齊了,只差閉關煉製,根本不需要抓住陳紅她們要挾逍遙皓天,究竟是為何?

逍遙皓天思來想去都沒想明白,心頭不免暗生惱意。

「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

逍遙皓天的背後突然傳出一道冷冷的聲音。

「誰?」

逍遙皓天立即轉過身,心中暗暗震驚,什麼時候有人跟蹤?

還是剛剛的一切都被人看見了?

想到此,逍遙皓天丹田內暴然運起,散發淡淡的殺機。

「不用擔心,我對你沒興趣,不過……」

「我對你的刀挺有興趣的。」

話剛落音,空間一陣扭曲,一雙蒼白的手突然伸出來,手上筋骨微微用力,黑暗中勁風四起,雙手像是在掀開空間一般,接著整個人從空間內鑽出來,看著逍遙皓天冷笑,道:「你的刀歸我,饒你不死。」

「你是誰?」

「你想知道?」

來人臉上的冷笑不減,不等逍遙皓天答話,又道:「知道我名字的人都死了。」

「你還想知道嗎?」

「想知道的話也可以,先把刀給我。」

「這人絕對不簡單。」逍遙皓天心中暗道,「沒有人的氣息,連脈搏跳動都沒有,血管里的血液就像是凍結住一樣,冰冷至極。」

「最重要的是,他的來意是什麼?」

「為了鬼牙噬魂?」

逍遙皓天心中一沉,武氣洶湧而出,渾厚的武氣散發出來。

來人嘴角輕輕勾起,淡淡一下,停了下來,看著逍遙皓天,眉頭輕輕皺了下,突然問道:「你究竟是不是骨魔轉世?」

「呃?!」

逍遙皓天愕然,怎麼突然這樣一問?

猛然間,逍遙皓天一驚,疑問道:「你是魔族之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