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她到島上去,就要綁架我兒子?好啊,秦歌,人人都說你是江城第一才女,是個狠人,我倒要看看你這江城第一才女,能不能從我川州飛出去!查,給我查秦歌現在的蹤跡。」

周家的人紛紛出手。

周家的人也清楚,秦歌是個弱女子,她不會任何的武功。

更是沒有什麼師門。

所以秦歌有的,只有錢!!

有錢能使鬼推磨,也能使人殺人!

周海洋立即給秦歌打過去電話。

秦歌當時正在忙,便沒有接。

周海洋又直接給秦家打過去。

好傢夥,秦家碰巧也沒接!

周海洋一臉的孤冷,他陰沉無比的笑着說:「好,不接!很好,不調解,直接火拚?你秦家雖然強,但這川州還是得我周家說了算。」

周海洋發完狠話,又對周家的人說道:「查,立馬給老子查!秦歌一個弱女子,自然是不可能綁架周航,她一定是請人了!」

周家要趕在這之前找到周航。

他要讓秦歌知道。

哪怕是周航欺負了她。

她,也只有忍着。

周家一夜之間,豪擲百億,全去找周航的下落。

重賞之下,比有莽夫。

很快,就從藍精靈的監控上找到武九。

武九從永夜之地回來,一是不了解現實社會,二是他今天只想着報仇,沒想那麼多。

「是他!」

「的確是一個身手不錯的人!」

「整個藍精靈,好像都沒能攔住他!」

周海洋看到武九拖着周航,像是拖着屍體一樣。

心底別提多痛。

一旁的趙莉,更是大聲的哭喊道:「老爺,救救兒子,救救兒子啊。都是我管教不周,可你看他身上的傷痕,老爺……」

趙莉都不知道,周航現在還活着沒。

周海洋穩住神色,不停的點頭說:「老婆,你放心!我們的兒子,一定會平安回來,我對你保證。」

趙莉看到藍精靈的監控后,受不了刺激。

又暈過去。

周海洋咬着牙,讓周家的人不停打周航電話。

終於,電話打通了一個。

周海洋拿過來電話,直接對電話里武九說道:「朋友,我知道你是受人指使綁架我兒子的!你開個價吧,多少可以?」

「一億?十億?」

「不,秦歌開的價格,應該不止這些。要不,你來我們周家,我們好好談談。只要你願意放過我兒子,周家可以用超過秦歌十倍的價錢,聘請你當周航的貼身保鏢。」

周海洋也在監控上看到,武九的身手不僅很強。

而且,極狠。

武九卻對錢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只是冰冷的問道:「公子,是誰?」

「公子?我也不知道是誰啊,我只知道是中州的。」

周海洋更加確定,這個男人是秦歌找來的。

武九冷一聲,說道:「死人,不需要找保鏢!他的屍體,正在送到你們周家。」

什麼!

周海洋沒想到自己開出來這樣的價錢,對方依舊不顧一切。

直接撕票? (下世界)玄涇八年元月十四

國都青月城中心的霽月淵邊,一群人紛紛探首望向黑漆漆的天坑,嘆息擔憂聲此起彼伏。

「這可怎麼是好?明日即是元月十五的祭月大典,這淵水怎麼一點看不見了呢?」老者的話瞬間引起了大家的共鳴。

「誰說不是呢,幾百年來天再旱也沒聽說過這淵內無水啊,」

「這不會是得罪了月神娘娘了吧。」

「這一定是先祖在給我們啟示,恐怕我大月國要有災禍啦…」

眾人只顧嘀咕,完全沒注意身後一支騎兵疾馳而來。

「吁….」,馬兒嘶叫着停下,揚起一路塵煙。「大膽!都給本官散去,若敢再胡言亂語以訛傳訛,小心人頭落地!」帶頭的城官大聲呵斥道。

眾人不敢再發一言紛紛退去,五人翻身下馬。

「師父,請…」城官弓著身對手持浮塵的白衣道人恭敬的說道。

道人隨手一擺,示意城官不必拘禮后獨自踱步到淵邊。他凝望着深不見底的天坑,一股氣流從下襲來,吹起滿頭白髮漏出仙骨般的輪廓,只見他緩慢閉上雙眼,微微抬起右臂,大拇指在右手間快速移動,剩餘的四人站在不遠處面面相覷不敢出聲!

良久…千一道人唇角驀得漏出一絲微笑,右手拿過左臂下得浮塵利落一揮,陽光下縷縷銀絲彷彿化作點點星光散落天坑之內,他睜開深邃得雙眼又再次微微閉合,彷彿已洞悉一切!

「咳咳…」千一道人示意城官上前說話。

「木雲在。」城官雙手一恭快速上前:「師父可是有了答案?」

「呵呵…木雲啊!紫玉走了三年了吧!可否有再娶的打算啊?」千一道人捋了捋白鬍子,還帶着些許八卦的表情問道,跟方才簡直判若兩人!

「師父您是了解木雲的,餘生只有小兒玄闕。」青木雲淡淡回道,他怎會背叛愛人,無論生死。「師父,明日即是元月十五祭月大典,王主命木雲請您來查明情況,您可有…對策?」師父此時如此平靜,想必已有把握,但此事甚大,青木雲不敢怠慢「這霽月淵關係到大月國的國運、民心,師父….」

千一道人擺手打斷青木雲,沿着天坑走向祭祀台,青木雲跟隨,示意其餘人留下原地待命。

「木雲,國運和人的命運一般自有定數,氣數已盡天命難為,反之人力可逆,但也只能盡人事看天意,被選中的人付諸一切結果卻無法預料!」千一撫摸著祭台上巨大的滿月圖案。

「師父您是否早已算準大月國此次凶多吉少?」青木雲急切的問。

「徒兒,師父對你不住,借你紫玉。但天、人、時缺一不可,祈願塵埃落定,再有重逢之時。」

「您這話是說…師父,紫玉她…?」青木雲撲通跪倒在千一面前,滿眼噙淚扯住長袍衣角「我的紫玉沒死?師父,玄闕的娘親沒死?」錚錚男兒的柔情在此刻徹底決堤。

「哎,這情啊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帝王鍾情一人而罔顧天下,大月國曆經此劫亦因情深所致。老夫為抵此劫已鋪墊三年,尤關鍵之事為師今交與你做,為天下子民、也為紫玉!來日,若上天眷顧我大月國,為師定拼盡畢生所學,還你紫玉。只是時日長短不能許你,你可願意?」千一道人低頭看向伏在腳邊的痴徒兒。

「紫玉是心惜蒼生的奇善女子,三年前產下闕兒后不辭而別,她亦知曉此去歸路渺茫,便在崖邊偽成落崖假象,好讓我心死再娶!」青木雲哽咽著起身,後退一步雙手抱拳向千一躬身行禮後繼續說道:「青木雲必定竭盡全力守護大月,無論我夫妻能否相逢,知此真相木雲已然足矣!」

「嗯….」千一欣慰的點頭,他果然沒選錯:「徒兒附耳過來。」

「你現在快馬回宮,然後…….」千一單手擋唇與徒弟耳語良久,青木雲不敢聽錯半字,連連頷首。

千一指向祭台上向淵中延伸的祭道:「明日為師將親自主持祈願,你前去復命去吧!」

青木雲拜別師父,與幾人跨馬而去。

玄涇八年元月十五祭月

火把照亮整個祭台、祭道兩旁掛滿紅色燈籠,延伸至霽月淵正中。

乾涸的天坑更顯黝黑,好似張開大口的猛獸,時刻準備吞噬一切!今年的祭月大典異常安靜,沒了載歌載舞、華麗熱鬧,在場的人表情凝重、個個期盼地翹首望向祭道上的千一道人。

只見他立於邊緣,身着法衣,頭戴混元巾、手持拂子,風吹髮動、衣袖飄飄,在滿月的映照下宛如神仙下凡!

他取出羅盤度量滿月位置,時間不多了,「青木,需快啊~~」正嘀咕著,忽聞遠處馬蹄聲起,似乎伴隨着像是嬰兒的啼哭。千一皺起的長眉慢慢舒展,他揮起浮塵仰天長笑。

伴隨着獸角擂鼓聲,千一道人的秒音傳遍四方:

「吉時已到~~~~月盈入月淵,光耀萬物顯。授之者天、告之者神、成之者運也!二十餘載轉瞬至,娥眉清障定乾坤….」

話音剛落,山動、地動、人群驚叫,洪亮的嬰兒哭聲從天坑上面傳出再慢緩下降。哭聲聲音越來越小,幾道閃電從漆黑的淵內閃出,伴隨幾聲悶響后,一切恢復平靜…..

緊挨着皇宮的皇家別苑內

寂靜的午夜傳出陣陣凄厲的哭喊:「我的孩子啊~~~,天吶!這究竟是為什麼…..啊?」

……..

上世界省西北部太行山附近大禹市

城西國家自然風景區內警/燈閃爍。

一對晨練的老夫妻站在雲霧繚繞的河邊向做筆錄的女警彙報情況。

「警察同志,哪家父母這麼狠心啊,大冬天的,孩子你們不要也不能扔河裏吧?臍帶還連着呢!這狼還知道護崽子來。」老太太憤憤地說:「幸虧咱這條河是全國獨一份,冬天越冷底下溫水越往上冒你看這熱氣騰騰,要是擱夏天就完了,這河水結冰孩子還有命嘛。哎,閨女,你說咱這河底下到底是個啥?來那麼多波專家都搞不明白。」

站在旁邊的老大爺拉拉老伴兒的衣袖小聲提醒:「我說老婆子你扯那麼遠幹啥?人小妮是警察又不是科學家!」女警官停下筆對着老夫妻微微一笑。

「哦,對!妮啊,我倆起的早,每天蒙蒙亮就沿着這條路往這晃悠。怪了就今早霧最大,那河面上啥也看不見,還轟隆隆地。然後我就隱約聽着像小娃娃哭聲,這老頭剛開始還不信!非說我西遊記看多了.」老太太指了指老頭,瞥了他一眼。

「呵呵…我耳朵沒你好使嘛!」老大爺笑嘻嘻地看着老伴兒。「這誰能想到啊,我倆兒就站着聽啊看啊,就這麼地從霧裏飄出個這麼大的小竹筐,這次我聽仔細了,確實是個小娃娃!」老大爺雙手比劃着。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哎呦.多虧你這眼神比耳朵好使。」說完又轉過頭拍著女警官的胳膊繼續說道:「這附近也找不到個人幫忙,只能報警了。妮,你們一定要給孩子安排個好去處啊,太可憐啦!哦對了,再給孩子好好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麼疾病才被遺棄的,可別耽誤嘍~我們這點錢多少給政府添點。」說着就從口袋掏出個鼓鼓的小布包往女警手裏塞。「拿着拿着,給孩子買點吃的。」老頭附和著。

警官楞了下后趕緊後退婉拒老夫妻的好意。接着調皮般地笑着說道:「大爺大媽,非常感謝您二老救了這孩子一命,也替孩子謝謝您們的好意。前面的同事已經送孩子去最近的醫院了,後面咱根據孩子的情況再做妥善安排。二老放心,保證妥妥噹噹!咱們祖國媽媽深愛着每一朵花骨朵,您說是不是啊!」老夫妻倆望着風趣的女警官笑呵呵地直點頭!

「那就先這樣大爺大媽,我先回所里去了,有什麼事我再聯繫您們!您二老多多保重。」女警官收拾好公文包跟老夫妻道別。

太陽已漸漸露頭,暈白了整個東部雲層,鳥兒伴着晨曦醒來爭相鳴叫。晨風吹散河面的霧氣,縈繞着兩道相攜遠去的背影。為隆冬時節增添了一絲暖意!

是夜,市立醫院兒童病房幽暗的走廊上,一陣慌亂的腳步伴隨着女人的呼喊:「醫生…有沒有醫生阿,快來啊,孩子渾身抽搐口吐白沫…快阿…」原本安靜的病房頓時嘈雜起來,值班醫生和護士慌忙跟着女人狂奔而去!

一抹黑影已悄無聲息進入了特護病房,隨後便懷抱嬰兒一閃而過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張天,你要幹嘛?」

夏舒雅看到張天的樣子,下意識的擋在了蘇穆的前面。

這個張天可是舞蹈團有名的大牛。

仗着人高馬大,那力氣大的就像牛一樣。

「小白臉就是小白臉,躲在女人後面算什麼本事?」

看到夏舒雅這麼地護著蘇穆,張天很不是滋味地嘲諷著。

蘇穆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