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了,請跟我來!」和這種通天閣專門訓練出來的人葉焱也沒什麼可說的。

這種人,和死士有些類似,對組織和主人絕對的忠誠,聊也聊不到什麼。

只要能夠完成任務,便足夠。

很快,葉焱帶著此人來到城主府深處的一間密室內,剛好位於城主府最中央。

「麻煩了,有任何需要還請直言即可,關鍵時刻,還請前輩發出氣息震懾即可,若無意外,不需要前輩出手!」安置好之後,葉焱再度強調了一句。

他要的,是震懾!

越是神秘不可見,越好。

讓那些人捕捉不到葉氏的底有多深,那些人就不敢動手,如此也就能給予葉氏爭取到更多的成長時間。

不說多,一年的時間足以!

一年後,一支支戰隊也該成長起來了。

葉氏之人,金丹期能過百萬,元嬰期也能破十位之數。

一旦這些力量聯合,再配合五百名護衛隊,組成戰陣,足以轟殺出竅期高手。

時間再久點,讓葉焱突破到元嬰期,那就更安穩了。

元嬰期的葉焱,定然會更加可怕!

不多時,老村長趕了過來,看到黑衣人,眼中帶著凝重之色,若非他住的地方就在這附近,再加上葉焱親自帶領,他也未必能夠發現黑衣人的存在。

「小焱,他是什麼人?」老村長暗中傳訊問道。

黑衣人的氣息他感覺不出來,但感覺很危險。

「咱們葉氏的底氣所在。」葉焱輕笑到,帶著一股神秘之意。

老村長先是一憎,而後明白了過來,眼中也跟著亮了起來。

「可靠嗎?」老村長問道。

葉焱點頭。

「信得過!」

如此,老村長才重重鬆了一口氣,既然葉焱如此說,那就肯定沒問題了。

「你小子,越來越神秘了,也越來越厲害了,把葉氏交給你,我也算是徹底放心了,以後爺爺就跟在你身邊,隨時為你和咱們葉氏而戰即可,出謀劃策的,都交給你這個怪胎。」老村長笑罵了一聲。

「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帶領咱們葉氏走到哪一步。」

葉焱輕笑。

「放心吧爺爺,你會看到的!」

這一刻,葉焱信心十足。

這禹城,就是他們的起始點,一旦解決掉眼下的兩大危機,葉氏贏來的便是蓬勃發展。

禹城內的力量,葉氏的力量,一群年輕男女,都在突飛猛進之刻。

一群無敵之師,可想而知。

與此同時,就在葉焱這邊剛剛準備好,一些人也已然臨近了。

甚至,在城主府周圍,不少道目光匯聚而來。

襄城的探子,瀾嵩郡王的人手,甚至萬妖宗的人也在暗暗盯著。

對於這個葉氏,各方都充滿了疑惑。

諸多的調查中,都尋不到這個葉氏的蹤跡。

有人道出了說是禹城的村落部族,但哪怕是元嬰期高手悄然打探,始終沒有尋到,反而在一些危險之地遇到了強大妖獸的襲殺,讓元嬰期高手都差點隕落。

葉氏村子所在之地,也有元嬰期高手趕過去探查,但最終有三階巔峰妖獸帶著一群二階一階妖獸攔路,最終讓元嬰期高手狼狽而逃。

自然而然,那個方向也就徹底沒有在探查了。

有著這種妖獸看守,哪怕是強大部族也不會選擇在其中居住,太過危險了。

然而實際上,葉氏赫然就在其中。

只不過,他們萬萬想不到,這些妖獸實際上和這個葉氏,有著特殊的聯繫而已。

葉焱等人身在禹城,但之前跟隨葉焱的那隻上古異種神秘的黃金鳥卻不在。

這些妖獸,實際上就是這隻黃金鳥組織的,目的就是看護住葉氏的根! 禹城外,一位元嬰期高手帶著十位金丹期高手出現。

明目張胆,直接從城門口飛過,直奔城主府而去。

人還未至,強大的氣息已然展露,更是直接開口*爆喝一聲。

「瀾嵩郡王有令,葉氏聽令!」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元嬰中期高手,一身實力並不弱,此刻直接落在城主府上空,俯視而下,態度囂張跋扈,直接開口命令。

下方,無數人早已注視到這群人,一聽到瀾嵩郡王二字,頓時完全明白了過來。

找事的來了!

瀾嵩郡王,在整個天瀾國都是名聲赫赫的強者!

禹城扈巴城主,以前一直傳言就是他的人,每年扈巴都要上供,以求庇護。

「來了!」姜家,秦家,以及其他禹城內的一些勢力,這一刻紛紛抬頭望天,認真打量著。

葉氏,暫時他們還算是滿意,在這禹城內比以前的城主府做的更好,至少為人看起來更和善不少。

葉氏子弟,沒有任何一個欺壓城內居民之說。

心底最深處,姜家秦家他們也希望這麼一位城主統御禹城。

但他們也怕,怕實力不夠,反而害了他們。

斬殺扈巴,佔據這座小城,得罪了瀾嵩郡王。

昨天斬殺萬妖宗長老,得罪了萬妖宗。

真沒有強大的力量坐鎮,他們也擔心這個葉氏會瞬間被毀滅,不敢親近,更不敢為葉氏而戰。

他們都在觀望!

城主府內,葉焱早就得到了消息,絲毫不亂。

一群葉氏之人見狀,頓時一個個臉上帶著怒容。

他們才不管什麼瀾嵩郡王。

根本不會害怕。

「什麼人!」一道輕喝聲響起。

剎那間,兩位元嬰期高手飛了上去,十幾位金丹期高手也迎了上去,殺氣騰騰。

「怎麼?你們難道還想對本座動手?得罪瀾嵩郡王的後果,你們清楚?」這位元嬰期高手開口不屑冷笑道。

從探查的情報中可以看出,這個葉氏當前暴露出的最強戰力也就是元嬰初期實力,他自問原元嬰後期的實力,自然不在意這點。

更何況,他是瀾嵩郡王的人!

「不管你是誰,立刻下來,否則殺無赦!」葉榮手持靈劍,殺氣騰騰,身後十名金丹期高手跟隨,早已布置好戰陣,隨時準備攻殺。

一瞬間,強大的煞氣讓這位元嬰後期的高手臉色一變,帶著怒意。

他叫倌頌,元嬰後期的實力,哪怕是在天瀾國也算是小高手了,在瀾嵩郡王手下更是得力幹將,否則也不會派遣而來。

原本以為這一次應該很容易。

但此刻,他感到了森然寒意,不單單葉榮,另一位元嬰期高手也殺氣騰騰。

周圍,更有一道道元嬰期的氣息升起,將他圍在中間。

「哼!」倌頌冷哼一聲,心中大罵了一聲蠻夷之人,暫時不和他們計較好了。

畢竟連扈巴都能殺,真若是這群蠻夷之人無法無天,他也扛不住。

「本座奉郡王之令來此,葉氏難道連郡王之令都不聽聽?」倌頌沉聲開口說道。

這個時候,唯有搬出這位主子來壓壓場子了。

然而一瞬間,周圍的冷意更甚了。

「下來!」

剎那間,一道道冷喝響起,強勢無比,非要倌頌下來。

葉氏從山村出來,根本不懼怕什麼瀾嵩郡王,大不了返回山裡,哪怕是郡王也沒用。

更何況,這是他們的地盤,在他們的地盤上囂張,哪能忍!

城主府大堂內,葉焱輕笑,老村長跟在葉焱身邊,也是為了保護他的安全,真若是元嬰期高手對葉焱突然間出手,也是一種大威脅。

在此刻,他的身份恍若一位老管家一般。

看到葉焱的輕笑,老村長也笑了。

他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葉氏表現的越強勢,越安全!

當然,要適可而止。

「住手,來者是客,貴客臨門,請進來吧。」葉焱輕聲開口,帶著一股很隨意之感。

對於之前倌頌口中的高喝聲聽令之類的,全然不顧。

想擺高姿態,葉焱根本不接。

半空中,倌頌正在騎虎難下之際,突然間葉焱的聲音傳出,對他而言宛如天籟。

他也怕這群蠻夷之人別什麼都不管不顧了對他出手,那就麻煩了。

「哼,本座倒要看看,你們如何給瀾嵩郡王一個交代!」倌頌冷哼一聲,而後直接俯衝而下,穩穩落入城主府內。

剎那間,一位位葉氏高手也跟著落了下去。

不少人自然也準備跟隨打量著。

然而就在一瞬間,城主府上空,陡然間虛空微微一震,一座無形大陣突然間籠罩而下,將整個城主府嚴實的包裹住。

「大陣?」姜家家主姜維眉頭微挑。

「以前的城主府也有陣法,但和這個不同!」姜維自語了一聲。

「他們什麼時候請到了陣法師布置城主府?」

這一刻,不解之人很多,這座大陣的突兀出現,讓人微楞。

「葉氏還有陣法師不成?」

城主府內,倌頌更是心中不由微微一悸,有些後悔了。

大意了,現在是真的陷入危險之中了。

他身後帶著的十位金丹期高手,這一刻臉色也很難看。

剛一進城主府,便湧出了二十多位金丹期,外加幾位元嬰期高手,將他們圍困了。

再加上大陣,他們被圍困此地了。

幾乎等若是任由宰割了!

「哼,葉氏就是這麼對待來使的?」倌頌強行提了一口氣,壓制了心底的心悸感,冷哼一聲說道。

這個時候,他的盛氣凌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將使者身份拿了出來。

兩軍交戰還不斬來使的,更何況他。

葉焱坐在主位上,看在門口的倌頌,輕笑一聲。

寵婚來襲 「呵呵,這位道友說笑了,在我葉氏,善意而來的都是客人,我葉氏都歡迎,真若是有惡客前來,那就不好說了!」葉焱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倌頌,看了一眼他身後的十位金丹期高手說道。

威脅之意十足。

頓時,一群人心寒心悸,生怕被葉焱一聲令下,葬送於此,那就虧大了。

「閣下就是葉氏少主,禹城城主葉焱了?」倌頌平復了一下心情,儘可能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開口問道。

葉焱點頭。

「這位道友如何稱呼,如此興師問罪的模樣,你說我葉氏該如何對待?」 拒愛成寵 葉焱一語出,倌頌心中更是一驚。

眼前的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城主,葉氏少族長,來之前他也悄然調查過,很強。

斬殺萬妖宗的高手,斬殺三階妖獸,輕鬆之極。

而且,殺伐果斷!

「小友莫要誤會,本座也是奉命而來,畢竟以前的扈巴城主,是瀾嵩郡王大人的手下!」倌頌見狀,連忙開口說道。

之前的傲慢,囂張氣焰,完全消失了。

在這裡,自然是保命要緊,好漢不吃眼前虧!

「是嗎?」葉焱輕笑一聲。

「自然是如此,之前就聽聞葉氏少族長為少年天驕,今日一起,果不其然!」倌頌再度開口,變得開始恭維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