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前一夜】

玉影:「姐,我不想嫁了,我捨不得你,母后,還有王兄。」

玉鳳:「傻丫頭,小羽哥的府邸離皇宮也不算太遠,你想我們了可以回來啊,這裡還是你的家。」

綺蘿:「玉鳳說的對,這裡還是你的家,不像我,娘親在我小的時候就不在了,父王又在奸相竊國的時候離開,我連家都沒了。」

玉影:「綺蘿姐你有家啊,皇宮也是你的家,我們是一家人,綺蘿姐你不是一個人。」

綺蘿:「小丫頭。」

玉鳳:「好了,天色不早了,趕緊睡吧,明日你就要嫁人了。」

玉影(和姐姐們躺在一起閉上眼睡去)

玉鳳(看著她想到八歲那年,在母后的告知下,自己帶著妹妹逃跑,一路上兩人相依為命,想到這些年的事情,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給她蓋好被子,自己也睡去)

【侯府】

趙羽(仔細檢查細節,讓明日的大婚順利)

管家:「侯爺,有地方出錯了嗎?」

趙羽:「沒有,我檢查一番,明日不僅是滿朝文武,還有國主和辰國國主,不能有差錯。」

管家:「侯爺去歇著吧,這些老奴來就是。」

趙羽:「那就麻煩管家了」(離開院子,並沒有回房,去另一個偏遠的院子,推開門走進去,關上門看著桌上的兩個牌位,一撩衣擺跪下)「爹,娘,孩兒明日就要成親了,也不知你們能不能看到。」(過了一會站起身離開房裡,關上門回房)

【天還沒亮】

玉影(被人從床上拽起來)

冰蘭:「公主,醒醒了。」

玉影:「不要,困」(閉著眼)

玉鳳:「就這樣伺候她去沐浴吧,小心點就是。」

冰蘭:「是,公主。」

玉鳳:「影兒,你先梳妝打扮,我和你綺蘿姐回寢宮換件衣服,過會再來陪你。」

玉影:「知道了,姐你們倆快點啊,我一個人太悶。」

玉鳳:「好,姐知道了(轉身吩咐宮女)你們小心些伺候著,我和郡主去換衣服過會再過來。」

冰蘭:「公主放心,奴婢曉得了。」

綺蘿:「你們有個人去御膳房拿點點心什麼的,給玉影公主吃點,別讓她餓著。」

冰蘭:「是,郡主,奴婢這就讓冰露去御膳房拿點心。」

綺蘿:「去吧(和玉鳳一起離開柔影宮)過會給影兒添妝你要送什麼?」

玉鳳:「她能缺什麼?該有的母后王兄給的嫁妝里都有,我就送她一套首飾就好了。」

綺蘿:「那我就送早些日子繡的的刺繡吧,總不能和你送的一樣。」

玉鳳:「那你回養心閣的路上自己慢點。」

綺蘿:「有宮女跟著呢,你放心。」

玉鳳(帶著宮女回鳳寰宮)

【柔影宮】

玉影(坐在梳妝台前任由宮女給自己梳妝打扮,手裡把玩著梳妝台上的髮飾)

冰蘭(給公主綰好發,服侍公主穿上嫁衣給公主戴上鳳冠)

玉影:「這個怎麼這麼重啊」

冰蘭(給公主上妝)「您就今日戴一次。」

玉影:「哥哥真是的,應該讓人做輕一點的。」(一襲大紅色服飾,穿在身上霸氣十足,精美的鳳凰刺繡圖案,大紅色長開衫與紅色裙裝的組合,顏色艷麗十足,鳳冠霞帔,展翅欲飛,片片薄金,輕若鴻羽。富麗堂皇的煥彩鳳冠,兩側騰起的鳳凰,翡翠雕琢的羽狀葉片,翼下綴滿細長的水燦瀅鑽金流蘇,鳳冠的中央鑲嵌著一顆晶瑩剔透的血髓寶鑽。每一件首飾都是巧奪天工,耀人眼目,價值不菲。它們各自發出的光芒交織在一起,相互輝映,搖曳生輝。)

冰蘭:「公主真是傾國傾城。」

玉影:「大姐才是傾國傾城。」

冰蘭(端上點心)「公主先吃些點心墊墊肚子,今日可是一整日不能吃東西。」

玉影(捏了點心吃)「要帶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吧」

冰蘭:「公主,冰露在檢查呢。」

玉影:「有你們在,我就放心了,反正你們是哥哥送來的,你們辦事我放心。」 楚雲飛在外地,聽小妹楚雲嫙說出了車禍嚇了一跳,連忙問楚雲在什麼地方,要安排人過來接她。楚雲嫙想了想拒絕了,她現在的囧樣不想讓更多人看到,而且齊格正好要去楚豪大酒店,索性就坐他的車子過去好了,不然九點鐘之前肯定是趕不過去了。

那麼多人等着,失信於人的感覺很不好。

“齊大哥,可以送我去楚豪大酒店了嗎?”楚雲嫙安排好一切之後向齊格問了一聲。

“好吧。”

齊格見楚雲嫙認罪態度還比較誠懇,也就不想再計較她先前差點兒害死自己的事情了。向貨車司機確認過之後,齊格回到了車子裏,發動了寶馬x1。

“你們也去楚豪大酒店?”楚雲嫙向齊格問了一聲,驚魂了好半天,這會兒纔有機會看清楚她恩人的長相。

沒想到這麼帥、而且陽剛,讓楚雲嫙一看到就很有些動心。當然,女人在這種時候,生死一線、然後被救,救她的人又這麼帥,不動心是不可能的。

因爲,她這會兒心跳本來就很快,和動心是同樣的感覺。

“是的。”張玉見齊格不吱聲,於是替齊格回答了楚雲嫙。

“你們是本地人嗎?”楚雲嫙索性回頭和張玉聊了起來。

“不是,我們是雲豐市那邊的。”張玉回答了楚雲嫙。

“雲豐市是個好地方,我哥正在那邊談一個很大的投資項目。”楚雲嫙很快和張玉二人聊開了,不多時就變得很熟的樣子,楚雲嫙在知道張玉過來的目的之後,甚至主動提出忙完上午的事情之後,給張玉當嚮導去商業街轉轉。

“這妹子不錯,對你很有好感,你也多聊幾句啊!人脈關係啊!”機器人亮屏很無奈地向齊格提醒了幾句。

“正開車!別沒事兒出來嚇唬人!”齊格冷不防被機器人驚到了,連忙拐到應急車道上剎住了。

機器人發現闖了禍,連忙黑屏躲了起來。

楚雲嫙上車後一直沒系安全帶,正扭頭和張玉說着話,齊格這一剎車,她直接被從座位上彈了起來,下面沒穿衣物,只蓋了件張玉的小衣服,這下可好,光屁股全露出來了。

“怎麼不繫安全帶?”齊格眼疾手快,連忙伸手扯住了楚雲嫙衣衫,把她強行拉回到了座位上,她纔沒有一頭撞死在前車窗玻璃上。

光着屁股撞死,比被燒死更醜。

“對不起!對不起!”楚雲嫙臉羞得通紅,爲自己的身體不小心污染了齊格的視線深感自責和歉意。

“蓋上。”齊格把自己的外衣脫下遞給了楚雲嫙,讓她蓋在了腰上。齊格體格大,衣服也大,衣服可以整個繞在楚雲嫙的腰上,就不至於讓她再次露出光屁股了。

當然,安全帶也要繫好。

交通法規爲什麼對副駕座上的乘客系安全帶要求這麼嚴厲?就是擔心類似剛纔那種事情干擾了司機的注意力,看到中間紅紅的還以爲紅燈呢,導致高速路上車禍。

……

不多時,寶馬x1就到達了黃鶴市,用導航在有些堵車的市內轉悠了半個小時,齊格終於驅車來到了楚豪大酒店門前的大街上。

這條街堵得很有些厲害,齊格的車子沿着外線走着,隨時準備靠邊駛入楚豪大酒店門前,就在這時候,一輛蘭博基尼颶風從中間車道上駛過來,強行想要別住齊格的車頭,看樣子也要進楚豪大酒店。

“強行變道、加塞,這是違反交規的吧?”齊格對此很不爽,於是踩了腳油門衝前了幾米,硬生生阻止了蘭博基尼颶風的變道。

蘭博基尼颶風在變道前,哪怕打開車窗給齊格做個歉意的手勢之類的,齊格可能就讓他一步了,就這麼傲慢地強行加塞變道,憑什麼要讓?

“寶馬傻x,有病啊?”蘭博基尼颶風副駕座上一名白襯衣男向齊格大罵了一聲。

齊格實在沒興趣和這種沒素質的人爭吵,只是回了他一根中指,正好這時候車子到了楚豪大酒店門前,齊格調轉車頭靠邊向楚豪大酒店的大門駛了過去。

齊格放慢速度把車子停在了酒店門口,準備開車門的時候,楚雲嫙卻是伸手攔住了他,此時她的情況有些尷尬,感覺着就算腰上繫着齊格的衣服,也不方便就這麼走進酒店大廳裏去。

“你住哪個房間?我抱你上去吧。”齊格有些不耐煩起來。

“那個……好吧。”楚雲嫙猶豫了片刻便答應了下來,高速路上,他就已經從着火的車子裏把她抱出來過了,而且還用手幫她捂着那地方,在他面前,她確實沒有什麼好矜持的。

更重要的是,他那麼帥,生死時刻救了她的性命,在她生命中,他註定已經佔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齊格正準備打開車門把楚雲嫙抱下車的時候,一名穿黑西服的男子走了過來,把寶馬x1的車窗敲得山響,齊格瞅了瞅之後把車窗摁了下來。

“到下面停着去!我們家龍少的車要上來。”黑西服男子有些不耐煩地向齊格說了一聲,從後視鏡可以看到剛纔那輛蘭博基尼颶風正緊跟在齊格的寶馬x1後面,在蘭博基尼颶風的後面還有其他幾輛豪車。

“龍少?龍傲天啊?我又沒堵着門,而且馬上就要下車了,你催什麼催?”齊格微微皺眉回了黑西服幾句。

寶馬x1先進來停在了酒店門口,後面跟着的車子如果想在酒店門口下車,可以稍微等一等前面的車子下了人再過來,如果不想等就停在後面也可以下車,寶馬x1又沒堵着酒店門,他們下車之後走進酒店就是了。

雖然剛纔楚雲嫙就如何進酒店的事情耽誤了一會兒時間,但也沒耽誤太久,說起來不算是影響到了後面的車輛。這黑西服如果好好說話,齊格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但是他一上來就猛拍車窗,說話語氣很難聽,齊格就沒理由讓着了。

而且看情況,這黑西服多半是蘭博基尼颶風對剛纔齊格沒讓他們變道加塞很不爽,指使着主動過來挑事兒的。 冰蘭(扶著公主坐回榻上)

玉影(坐在榻上)「蓋頭等會吧,礙事」(繼續吃點心)

玉鳳(拿著送她的東西到了柔影宮)「小丫頭長大了,要嫁人了。」

玉影:「大姐」

玉鳳(把盒子給她)「姐姐知道你什麼也不缺,該給的,哥哥和母后都給你了,姐姐也沒什麼好送你的,之前去宮外在首飾店看到的,很適合你就買下了。」

玉影:「謝謝姐,我會保存好的」

玉鳳:「傻丫頭」

玉影:「哥他還在忙啊」

玉鳳:「恩,應該還在忙。」

玉影:「等見到珊珊姐,和她說說讓她管管,讓哥別因為朝政累壞自己了。」

玉鳳:「也就嫂子說他才聽。」

玉影:「反正他那脾氣,咱倆還不知道。」

玉鳳:「和父王真的是一模一樣。他在發火,最好別靠近,不然會遭殃的。」

玉影:「我沒見過父王發火。」

玉鳳:「好了,不說這些了。」

玉影:「姐,今天宮裡是不是有很多人啊。」

玉鳳:「有,而且還不少,不過母后讓王嬸幫著招待。」

玉影:「怎麼不見澤哥哥他們來啊。」

玉鳳:「可能和王兄在一處。」

玉影:「也是。」

綺蘿(和珊珊姐一起到了柔影宮外敲門)

玉影:「冰蘭,去開門,看看是誰。」

冰蘭:「是,公主」(前去開門)

綺蘿(和珊珊姐一起進去)「影兒今日很漂亮。」

玉影:「綺蘿姐,珊珊姐。」

雪珊(點頭)「快別亂動了。」

玉影(乖乖的坐在床上)「怎麼就你倆啊,澤哥哥他們不過來嗎?」

雪珊:「會過來,他倆在御書房和天佑哥說話,應該一會過來。」

玉影:「應該是在說朝政吧」

玉鳳:「那是肯定的,兩個國主加個王爺不說朝政說什麼」

【御書房】

玉龍:「還沒有喜歡的人?」

澤:「你以為是你啊。」

玉龍:「你覺得我王叔家的女兒怎麼樣?」

澤:「哪個?」

玉龍:「我妹妹,綺蘿郡主。」

澤:「就是上次和玉影一起的那個?」

玉龍:「你見過?」

澤:「影兒介紹過。」

玉龍:「你覺得如何?」

澤:「聽說她身子似乎不太好?」

玉龍:「從小就身子不好,原本說了一門親事,哪知對方知道她身子不好,就退了這門親事了。後來啊找回她就安頓在宮裡,由太醫給她調養身子,我找到母后回來她身子好了不少,現在由五味在幫著

調養,每日都去診脈修改藥方。」

澤:「會找到適合她的人。」

玉龍:「也是,這事急不來。」

澤:「對了,我母后說了,你想娶雪兒就得親自去辰國訂日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