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網】wap.17k.com

17K手機網也可以通過充值卡、遊戲點卡、網上銀行和支付寶充值。當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使用話費直接充值,只要發送短信,就可完成。

手機網【包月】,經濟而實惠,每月只需要10塊錢,就能夠開通一個月的VIP,可以閱讀全站所有VIP書籍,對於閱讀量大的讀者,用手機閱讀,更加方便實用。

手機充值詳情請鏈接:cms.17k.com/news/70.html

血羽在此呼籲,請廣大書友正版閱讀,支持作者,支持17K。

對了,每次的爆更周我都會參加的,想看我爆發的讀者朋友們就到17k主站來投貴賓,我承諾,只要你敢投,我就敢爆。

最後,請容血羽再說一句,這是我第一本上架的書,因爲是新人的關係,所以才上架得早,如果有可能,等我這一本書完結,我下一本書出來後,我會盡量延遲上架的時間,讓大家少花點錢看書。

感謝所有支持我的人,祝你們生活愉快,閤家歡樂!!

再最後說一句,今天的更新延遲,我今天通宵碼字,希望能萬字更新奉上,感謝理解,因爲今天沒有更新又要給讀者們先說好,所以這個上架感言提前發出來了。 “什麼,沒有氣息,你能動手打人,你還會說話?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有你說我身上有你王的故人的氣息是什麼意思?”趙風自坑中爬出,坐在地上說道。

趙風躺在坑裏,並不是因爲被打暈了,他只是想以其人之道換其人之身,所以才躺在坑裏。

“多餘的你不需要知道,我只能告訴你,這個城池是我族的地盤,僅此即可。”黑袍人說道。

“你們是什麼族?我剛纔可是非常清楚的感知到了,你沒有任何生機的。”

趙風出言詢問,雖然他猜測對方是殭屍,但是從剛纔黑袍人動手的樣子看來,完全不像殭屍還有的靈活。

“有些事不是現在的你可以知曉的,回去好好修煉,有些事情只有強者才配知道。”黑袍人冷淡的聲音傳出。

雖然我確實不是很強,但是一般人都打不過我的好嗎?趙風無言的坐在地上,心裏排腹。

黑袍人轉身,黑袍被風吹響,他的身影緩緩變得虛幻,最終消失不見,仿若從未出現過一般。

“既然你不告訴我,那我就當你是殭屍了,這裏是你們的地盤,你們也放話了,那我的安全肯定可以得到保障。”趙風低聲喃喃自語。

趙風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快步向城主府後方傳送陣法所在地奔去。

既然這座城池的‘詭異’不會再幹擾趙風了,那他就什麼也不怕了,想到之前的那兩個黑袍人,他心裏就有些無言,這也強得過分了點。

剛纔的黑袍人,趙風在其面前,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如果其要殺他,那他現在定然命喪黃泉。

還有再前那個,趙風配合易溪和風凰三人戰其一個,都沒有討到好處,由此足見其族人的強大。

晉此,趙風終是信了之前從那幾個小兵卒聽來的話,這封城有如此強者,並且數量還很多,沒有像自己這種光環的人進來,豈有出得去的?

其實該族強者最讓趙風忌憚的還是那不死之身,完全無視任何攻擊,你還怎麼跟他打?

想到之前自己吃的虧,趙風很不服氣,但是考慮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他也不得不無奈的接受現實。

Wшw•Tтkā n•¢ Ο

“啊啊啊……”

慘叫聲連綿不絕,響徹了整個封城,東南西北四個城門皆是被破,四個人數衆多的軍隊攻進來,他們進來得大搖大擺,所以第一時間,他們就被‘殭屍族’給攻擊了。

面對‘殭屍族’的攻擊,軍隊完全無力抵擋,這是一個一面倒的戰役,只是片刻的時間,整個封城就被鮮血給沐浴了。

戰鬥進行了也有一段時間了,軍隊的士兵不知喪命了多少,而‘殭屍族’的人,卻是無一個倒下。

不懼兵刃,不怕拳腳,‘殭屍族’完全是無敵的存在,哪怕是九階強者,也被磨得死傷殆盡。

並且‘殭屍族’成員每個實力最低都達到了九階初期,這是一個恐怖的種族,也是一個難覓敵手的種族。

趙風一路飛奔,一眼所看,皆是軍隊士兵跟‘殭屍族’成員的廝殺,軍隊士兵們打打不過,當然跑也跑不掉。

趙風的身影飛躍着,周邊的‘殭屍族’成員只是掃了他一眼,並沒有一個去找他的麻煩,這讓他多少鬆了好多口氣。

眼見這種屠殺,雖然趙風難以看下去,但是他只有選擇無視,首先他實力不夠,再者,軍隊是來圍剿他的,即便他再好心,也不會挽救來殺自己敵人的。

軍隊人很多,說完全跑不掉那是開玩笑的,不過當他們跑到各城門口的時候,卻出不去。

淡金色的光紋閃爍,擋在城門口,並且空中也有,它是一個整體,全樣呈半圓狀。

它如同一個碗一樣,倒扣下來,把封城內部的所有出口都給封鎖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出得去,即便是受到攻擊,也不能對其有一點損傷。

士兵們擊打光紋無果,他們無力的坐在地上,他們絕望了,他們也終於知道了,從老一輩人那裏聽來的關於封城的只許進不許出一說。

進了封城,就別想再出去,這是一個鐵的規律,至‘殭屍族’出現開始,幾百年皆此,無一例外!

時間追回一點,地點封城城主府後方的傳送陣法處,易溪和風凰還有羅血和楚惃四人匯合於此。

跑近傳送陣法,易溪拿出幾塊菱形水晶,頓時此地陣紋閃耀,易溪在幾個陣紋上點了幾下,沒過多久一個門扉出現。

“趙風怎麼還沒來?蒙牙帝國的軍隊都進城了,我們這裏等不了多久的。”楚惃着急的來回跺腳。

“他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實在不行我去找他。”羅血臉上也掛着焦急之色,但更多的是擔憂。

易溪聞言,立即斥喝道:“不行,外面太亂了,你出去難保能活回來。”

“那怎麼辦?我們可不能丟下他不管啊!”楚惃看了看外面,那樣子恨不得跑出去。

一旁靜音的風凰上前,拉住楚惃,輕聲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們應該相信他,他的實力我們都清楚,你出去就算找到他了又如何?還不是會成爲他的拖累?”

楚惃聽了風凰的話,頓時安靜下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你說得對,我們應該相信他。”

四人再此等候,時間一分一秒的消逝,接近十分鐘的時間過去了,趙風依舊沒有出現。

楚惃等四人臉色都不好看,心也早已沉到了谷底,這麼久了還沒來,趙風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不行,我還是出去找找。”羅血再也等不下去了,擡步就要走出去。

楚惃單手撐地,一個漂亮的翻滾就站立起身,走到羅血身邊,強擠笑顏說道:“我跟你一起吧!”

易溪和風凰沒有再阻止,她們步伐緊隨,不用言語,只需要步伐同樣,他們就知道同伴的決定。

“我們一起吧!這樣怎麼也有和照應,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易溪說道。

楚惃和羅血回首,臉上帶着笑容:“對,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這些天多虧了趙風的拼死拼活,不然我們可能早就死了,我們誰都可以少,唯獨少他不行。” 不再言語,四人飛躍出牆,踏上了一條比較幽靜的衚衕裏,突然兩道黑色的身影擋在了他們的前方。


兵刃出現手中,四人呈警戒狀態,忽然他們身後又響起了幾個比較輕微的風聲。

風凰當先回首,鳳凰弓橫檔身前,擋住了四隻右手臂的突襲,元力沸騰,而後爆棚,將那四隻右手臂打得縮了回去。

四人背抵背,他們被包圍了,對手都是‘殭屍族’的成員,他們的情況岌岌可危。

易溪將自己的弓收好,一把地榜名劍出現手中,雙目凌寒,她當先揮劍出擊。

她一動,楚惃和羅血緊隨其後,他們是衝着被風凰擊退的四個‘殭屍族’成員去的。

他們三人去戰那四個‘殭屍族’成員,還剩下了兩個,風凰儼然不懼,當仁不讓的硬衝了過去。

鳳凰弓上元力瀰漫,打在‘殭屍族’成員身上也是有一定傷害的,畢竟是有元力在加持。

兩道強烈的光芒閃耀,伴隨着還有強大的威勢,兩個‘殭屍族’成員被打退了數步。

羅血和楚惃見罷,瞬間心都給涼了半截,剛纔他們可是都使出了玄階戰技,並且‘殭屍族’成員毫不抵擋的承受了下來。

正面擊中對手,並且對方沒有抵禦,哪怕是九階強者也得受傷,要知道那可是玄階戰技啊!

可是‘殭屍族’成員就是沒有受傷,他們可都是在沒有任何防禦下,被玄階戰技正面擊中。

如此變態的肉*體強度,讓楚惃和羅血感受不到半點能贏的可能性,他們已經感到有些無力了。

易溪的寶劍劃過,劈砍在‘殭屍族’成員身上,並不能造成傷害,增添元力覆蓋寶劍後,情況才稍轉好。

雖然依舊不能弄出多大的傷害,但是至少攻擊有傷害了,只不過這點微小的傷害對‘殭屍族’成員來說,無傷大雅。

元力覆蓋寶劍,一劍砍出,雖然不能把殭屍的身體砍傷,但是如果用刺的話,卻能刺進去一些。

握劍的手都痛了,圍攻他們四人的六個‘殭屍族’成員依舊全部好好,沒有一個收到大的傷害。

傷害雖不大,但還是被易溪找準時機,輕易的就割下了圍攻她的那兩個‘殭屍族’成員的手指。

手指被廢,對於殭屍來說,跟手整個被廢差不多,如此一來,他們能用來攻擊的,就只有嘴裏的那可怕的獠牙了。


廢了攻擊自己這兩個‘殭屍族’成員的手指,易溪擎着劍衝向了另外兩個正在圍攻楚惃和羅血的那兩個殭屍。

“這兩個交給我,你們去解決那兩個。”易溪一聲輕喝,揮舞着寶劍就推開了一個殭屍。

寶劍微擡,一抹寒光閃過,易溪一劍刺出,目標直指那個殭屍曲長無比的手指。

那個殭屍見此,空洞的眼眸轉了轉,雙手微收回,手指躲過了刺來的寶劍,而後用它那長長的指甲擊打在易溪的寶劍上。

鐺鏘!



聲音清脆,如同兩把鐵器的碰撞,火星四濺。

“好聰明,我這才用第二次就不行了。”易溪瞳孔猛縮,放棄繼續攻擊眼前這個,轉身攻擊另外一個去了。

另外一個也一樣,根本不給易溪割掉他們手指的機會,利用跟寶劍一般的指甲跟易溪拼鬥,一時間,易溪陷入了苦戰。

鳳尾箭搭弓,嘶鳴着就洞穿了風凰眼前的兩個殭屍的心臟,不過這對殭屍來說,根本不管用。

他們腳步輕點腳下的石磚,速度極快,一瞬間就衝到了風凰的身前,雙雙一腳踢出。

風凰急忙應對,鳳凰弓橫於身前抵擋,殭屍的力氣很大,踢來的兩腳令握着鳳凰弓的風凰虎口巨痛,身形踩着石磚連連倒退,根本穩不住下來。

另一邊,楚惃和羅血一對一,打沒了手指的殭屍,依舊不是對手,被打得節節敗退。

沒辦法,人家實力擺在那裏,哪怕是沒了手指,但是實力還是九階,再加上無懼楚惃和羅血的攻擊,所以兩人根本難以匹敵。

“噗噗!”

胸口被一掌打中,楚惃和羅血皆是覺得喉嚨發乾,緊接着兩口鮮血就忍不住噴了出來。

血染長空,楚惃和羅血直挺挺倒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半立起身,兩人只覺得腦袋昏厥無比,雖然一再強忍着,但還是受不了,終是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除了兩人,另外的易溪和風凰也好不到哪裏去,之前易溪出其不意,取得了之前斬手指的傲人成果,但是之後就沒再能做到了。

一個人獨戰兩個殭屍,易溪壓力山大,攻擊又取不了成效,沒打多久她就落入了下風。

而風凰,她最拿手的無疑是射箭,可是無論她怎麼射箭,都沒有用,並且同樣還有她的戰技攻擊也沒用。


這樣一來,什麼拿手攻擊的都是無用功,風凰哪裏還打的贏?打開一隻殭屍爪,她就被一隻殭屍腿給踢中了。

呼!

倒飛出去,風凰撞到了楚惃和羅血的身上才停了下來,剛停下來,她就忍不住的溢出了一口鮮血。

顧不得把血擦去,風凰緊握着鳳凰弓,衝殺過去,鳳凰弓的雙刃砍在殭屍的身上,也並沒有加多大的傷害。

握着鳳凰弓,風凰苦苦堅持,最終她終是選擇了退卻,只見她輕喝:“閉上眼睛。”

幾個殭屍瞬間被刺眼的閃光給晃得短暫失明瞭,易溪後退,二女來到了楚惃和羅血身邊。

“我們得走了,這樣下去我們一個都別想活命。”風凰喘着粗氣說道。

易溪看着風凰,鄭重的說道:“我們走了,趙風怎麼辦?”

“我們把城主府裏的傳送陣法留給趙風,我們用我身上的族內傳送陣法,這樣我們都能得救。”風凰急切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