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擺平一頭金嘴獵隼就不用說了,單說覆滅雷霆會,將破千刀直接送到圓滿之境這兩件,便足以讓人毛骨悚然了。一個能夠成就圓滿之境的人,那本身的修為難道會低於圓滿之境?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明知道人家這麼牛逼,還不懂得收斂低調,卻還針鋒相對,牛逼哄哄,這不是嫌自己命長又是什麼?

再讓這小妮子這麼胡鬧下去,整個棲鳳寨非覆滅在她的手中不可。

不容易,葉輕雪也有怕的人,葉輕雨一聲輕喝,葉輕雪立時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只是一雙大大的眼睛還不消停,時不時的瞪上萬東一眼,分明是在示威! 「萬公子,小妹年幼不懂事,您別跟他一般見識。」葉輕語對萬東說出這些話,都不禁有些臉紅。

葉輕雪的年紀是不大,可是萬東的年紀就大了嗎?看樣子,頂多是和葉輕雪相當。都說這女孩子開竅兒早,可她這個妹妹和人家一比,簡直就是個孩子。葉輕雪若是能有萬東一半兒的沉穩,她這個做姐姐的不知道能少CAO多少心。

萬東輕輕點了點頭,對葉輕雨他還是比較欣賞的。別的不說,就沖她心中那股不滅的正義之火,便足以令人生敬。

萬東本想往白龍雪山深處去,可是在遇到爆炎虎后,便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爆炎虎已經如此厲害,再往白龍雪山深處去,必定會遇到更多更強大的仙獸,以他目前的修為,若是單槍匹馬的去,十有八九會有去無回。還是等羅霄他們趕到,並將他們的修為提升起來之後再說,到時候多個幫手,便多一分把握。

「雷霆會已滅,我準備回神雷城去了,諸位,萬某先行告辭了。」

「萬公子,我們……」

葉輕雨的話才剛說了一半兒,萬東的身形便已急掠而去,速度快的嚇人,轉眼的工夫,便沒了人影。

葉輕雨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喃喃的道「看來,人家根本就不想與咱們深交啊。可惜,真是可惜!」

聽葉輕雨這麼一說,葉輕雪立時嘟起了小嘴兒,一臉不忿的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他不就是修為高點兒嗎,可是再高,能高的過老爺子?整天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動不動就訓人,就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他的一般,哼!」

葉輕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剛才人家在的時候,你怎麼不說?人家都沒影兒了,才敢說這些廢話,有用嗎?」

「我……」葉輕雪被葉輕雨說的一滯,一張俏臉立時便心虛的紅了。

葉輕雨搖了搖頭,道「你剛才說他的修為高不過老爺子,我看卻未必。就算退一萬步,他的修為的確不如老爺子,可他這麼年輕,將來的成就必定在老爺子之上。這樣一位天縱奇才,又難能可貴的懷著一腔正義,能與之結交,乃是我們的幸運!結果卻讓你給氣跑了,真是氣死我了!回去之後,罰你面壁十年,以後休想再離開棲鳳寨一步!」

「十……十年?那……那我還嫁不嫁人了?」葉輕雪一聽,臉都白了。

葉輕雨,周倉和謝丹鳳紛紛忍俊不禁笑了出來,就連葉輕雨也難能再維持嚴肅,用手指在她的瓊鼻上點了一點,笑罵道「你這臭丫頭,成天就惦記著嫁人。」

「啊?我……我哪兒有?」葉輕雪更是羞囧,螓首都要埋進高聳的聖女峰里了。

「哎!今日一別,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到這位萬公子。」葉輕雨無心再去責怪葉輕雪,可心中卻仍有一絲淡淡的落寞。

「姐,您想見他,那還不容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知道他住在哪裡。」

「真的?」葉輕雪的話讓葉輕雨的臉上陡然浮現出一抹喜色。

葉輕雪拍著胸脯的道「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姐姐?」

葉輕雨白了她一眼,道「你騙我的次數還少么?」

葉輕雪被抓住了痛腳,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葉輕雨道「也好,那我們就直接回神雷城去找他。老爺子壽辰在即,我想給他也送一張請帖,替老爺子結下這份善緣。」

「善緣?」葉輕雨有些驚訝,沒想到葉輕雨竟打算將萬東引見給隱刀尊者。

葉輕雨笑著道「不錯!他們兩人的修為相差無幾,肯定有許多共同話題,說不定最後他們能結成忘年交!老爺子這些年,總是感嘆高處不勝寒,分外孤獨。那麼咱們就給他找個高手,讓他也好有個伴兒!」

葉輕雪一聽,眼睛也立時亮了起來,重重的點頭道「對! 衡惟慕清 到時候讓老爺子也好好兒的收拾收拾他,看他還會不會這麼狂!」

想起這一路上,萬東對她吆五喝六,動輒訓斥,二小姐心中便有火。

「對了,老爺子大壽,於青林那傢伙也會來吧?」葉輕雪突然想了起來,張口問道。

葉輕雨娥眉一簇,有些不悅的道「好端端的,你提他做什麼?」

「姐,怎麼了?於青林可是你的師兄哦,而且於大哥對你情根深種,他一定很想你。」

「呸!誰用他想了?再說,他怎麼可能會想我?人家現在已經是鐵戰王朝的龍虎大將軍,麾下統兵幾十萬,光想他的春秋霸業都想不過來,哪兒有時間想我?輕雪,我可警告你,以後在我的面前少提他,否則別怪我翻臉!」

見葉輕雨好像是動了真怒,葉輕雪心中一虛,急忙上來又是撒嬌,又是求饒,費了不少的勁兒,才將葉輕雨哄的臉上又有了笑容。

「臭丫頭,不是跟你說了回神雷城嗎,你上哪兒去?」見葉輕雪並沒跟著自己一起來,卻反方向向東走去,葉輕雨俏臉一板,問道。

「姐!你不想去東邊兒看看聞前輩他們有什麼收穫嗎?我不相信那個傢伙真的能掐會算。」葉輕雪嘟著小嘴兒的說道。

巨星老公VS麻辣甜心:暖男來襲 她這一說,葉輕雨還真動了心思。這人嘛,最難對付的就是自己的好奇心。想想,去看看也費不了多少時間,猶豫了片刻,便點頭答應了下來。一行四人,改變方向,往東而去。

「聞前輩,快來,這裡還有一株!」葉輕雪四人往東去了也就兩三里,便聽到了李文鶯滿是激動與興奮的喊聲。

葉輕雪與姐姐對視了一眼,直驚呼了起來「不會吧,他們好像真的有收穫!」

「文鶯,你別亂動,讓我來!九芝靈參非常珍貴,可同時也非常嬌嫩,一不小心,功效立即便會大打折扣!」

葉輕雨還未來得及回應葉輕雪的驚呼,聞一笑的嗓音又響了起來。

聞一笑如今已是一大把年紀,算一算,他吃的鹽,當真比葉輕雨他們吃的米還要多,什麼樣的寶貝沒有見識過?可是此時此刻,葉輕雨從他的嗓音中,分明聽出了,絲毫也不比李文鶯少的激動與驚喜。

而『九芝靈參』這四個字,更是讓葉輕雨的一顆芳心,都差點兒要從嗓子眼兒里跳了出來。

這『九芝靈參』絕對是天生地養的珍寶。具有極強的續命和療傷的功效!但凡是有一口氣,哪怕是傷的再重,可只要將這『九芝靈參』的根須切上薄薄一片兒,含在嘴中,別不會有性命之憂,而且傷勢也會在極端的時間內痊癒。有了『九芝靈參』,那就等於是多了幾條命,珍貴程度,甚至還在仙獸內核之上。

這『九芝靈參』,幾十年都很難找到一棵,可此時聞一笑他們不但找到了,似乎還不止一棵,葉輕雨豈能不震驚?

「什麼人?!」葉輕雨他們正要湊上去看個究竟,突然一聲怒喝,自半空中炸響,緊接著,兩道身影,飛縱而來,正是聞一笑的兩個師弟。

發現了如此重寶,豈能不做警戒?葉輕雪對兩人的舉動,並不感到意外。

而聞一笑的兩個師弟發現來人是葉輕雨他們,臉上的表情也立即和緩了下來。探頭在葉輕雨的周圍搜尋了片刻,沒有發現萬東的影子,聞一笑的二師弟不禁有些失望的問道「萬公子呢?沒有和你們在一起嗎?」

葉輕雨搖了搖頭,道:「萬公子已經先走一步。我們是耐不住好奇,所以專門來看看的。兩位前輩,你們真的如萬公子所說,大有收穫嗎?」

葉輕雨這一問,聞一笑的兩個師弟立時便咧開大嘴笑了起來,那臉上真的就好像是開了花兒似的。

「不錯!三株『九芝靈參』,萬公子真是神機妙算,令人欽佩之至!」

「三……三株?!」葉輕雨驚的一雙杏目直瞪到了極致,更是有一種好像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這可是『九芝靈參』啊,絕不是什麼大白菜。幾十年,上百年才能發現一株,可聞一笑他們竟然一口氣發現了三株,這……這該是多大的造化?

還有,難道萬東真的是能掐會算的活神仙?他怎麼就知道這裡長著三株九芝靈參呢?

葉輕雨迫不及待的扭頭向葉輕雪看了過去,不用葉輕雨張口動問,葉輕雪便主動的說道「我可以保證,萬東絕對是第一次到七霞山來,還是我給他帶的路!」

葉輕雨本來還有些不服氣,此時卻是心服口服。眼下她最想做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立即找到萬東,然後將他吊起來,嚴刑拷打,看看他這個神棍到底是怎麼練成的,當然,前提是她得有這個膽子。

不過這一次,葉輕雪真的是被萬東給嚇到了,怔愣在當場,好半天都醒不過神兒來。

「怎麼,是萬兄弟嗎?」聞一笑快步而來,臉上滿是灰土,看上去很是滑稽。

可是葉輕雨他們卻是一點兒也笑不出來,目光早已經被聞一笑緊緊抱在懷中的那三株『九芝靈參』吸引了住。

碧綠猶如翡翠的葉子,黃澄澄好似黃玉的根須,完美的搭配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三件精緻絕倫的藝術品。細細感受,遊離在天地間的精氣,好像被什麼吸附住了似的,圍繞著『九芝靈參』流轉不息,甚是神奇! 聞一笑這一行,一連得了三株『九芝靈參』,那比得了三枚仙獸內核,價值還要更大!

三枚內核,頂多塑造三位強者,可這三株『九芝靈參』卻不知道能救回多少好手。突然而來的巨大收穫,讓聞一笑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鎮定,此時抱著三株『九芝靈參』,抱的那叫一個緊,生怕一鬆手,這三株『九芝靈參』就會飛走了似的。

李文鶯,衛萱,小七三人就更是不用說了,尤其是李文鶯,臉上還帶著懊悔,大概是因為她當初對萬東的質疑。

「怎麼是你們?」沒見到萬東,聞一笑的臉上也立時流露出了遺憾。

葉輕雨急忙道「我們只是好奇,想來看看,還請前輩不要見怪。至於萬公子,他已經先一步回神雷城去了。」

「回神雷城了?好,看來我定要尋個時間,去神雷城拜會一番萬公子,向他當面致謝。如果不是他的指點,我們哪兒能一下子得到三株『九芝靈參?哈哈哈……」說著說著,聞一笑又忍不住放聲笑了起來。

聞一笑與葉輕雨他們並無深交,此時身懷『九芝靈參』,他更是不肯多留,生怕夜長夢多,到手的珍寶的又失而復得。於是對葉輕雨道「葉姑娘,我們先行告辭,日後若有機會,請到拜月城一敘!」

「是!會的,前輩請!」葉輕雨拱手道。

聞一笑點了點頭,一擺手,帶著兩個師弟,以及李文鶯,衛萱和小七,飛速往拜月城的方向而去。身形很急,似乎恨不得一步就跨進拜月城,將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李興彪!

「雨姐,這個萬東,真的有這麼邪門兒?」周倉皺著眉頭的對葉輕雨問道。

葉輕雨搖了搖頭,對萬東,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判。萬東的手段和本事,一而再,再而三的讓她震驚!

「對了,輕雪,我還沒問過你,你是怎麼和萬公子認識的?」葉輕雨突然轉頭對葉輕雪問道,神情很是嚴肅。

葉輕雪哦了一聲,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對葉輕雨講述了一遍。鑒於葉輕雨的神情之嚴肅,可說是生平第一次,葉輕雪沒敢胡言亂語,也不敢隨意誇張,所說的一切,倒是實事求是。

「輕雪啊輕雪,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拿萬公子做你的擋箭牌,你的膽子怎麼就這麼肥?」聽了葉輕雪的講述,葉輕雨直有些哭笑不得,更覺得有些后怕。

這得虧是萬東的脾氣好,要是換做旁人,她只怕很快就要為葉輕雪CAO辦後事了。

葉輕雪有些委屈的嘟起了小嘴兒,道「我哪兒知道他這麼厲害?他的臉上又沒有刻字。」

「你……」葉輕雨直被葉輕雪的話氣得連連搖頭,差點闖下了彌天大禍,這丫頭還一副沒心沒肺無所謂的樣子,真是豈有此理!

生怕葉輕雨一怒之下,對葉輕雪過分嚴厲,謝丹鳳急忙張口道「這個萬公子還真是個好人。不但沒有怪輕雪,還這樣幫她的忙,更是連雪精猿的內核都還給了輕雪,真是不容易。」

聽了謝丹鳳的話,葉輕雪臉上的委屈立時便消散了,代之以的是一絲絲的尷尬。囁嚅著道「不止是雪精猿的內核,還有一枚金嘴獵隼的內核,萬公子也一併送給了我!」

「什麼?!金嘴獵隼的內核?」葉輕雨吃了一驚。這金嘴獵隼的內核比雪精猿內核還更要珍貴。

葉輕雪點點頭道「是在來的路上,被他隨手打死的。」

「隨手打死的?」葉輕雪的話,讓葉輕雨,周倉和謝丹鳳三人,咋舌不已的同時連連搖頭。

這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真是一點兒也不假。什麼時候,他們要是也能隨手就打死一頭金嘴獵隼,那該多好!不過見識了萬東的本事,三人對葉輕雪的話,並不感到一絲一毫的懷疑。

「對了!說起內核,我想起來了,姐姐,你快看!」葉輕雪猛然想起了什麼,趕忙從懷中將那個錦盒給拿了出來。迫不及待的將其打開,一枚溫潤你猶如寶石的仙獸內核,和一顆『羊屎豆兒』的藥丸一起出現在了葉輕雨三人的視線之內。

金嘴獵隼的內核和那『羊屎豆兒』比起來,實在是太扎眼了,葉輕雨三人不約而同的便將目光聚焦在了金嘴獵隼的內核上,眼中紛紛流露出驚嘆之色。

可出乎三人意料的是,葉輕雪壓根兒看都沒看那金嘴獵隼的內核一眼,卻是伸手將那顆『羊屎豆兒』撿了起來,並且遞到了葉輕雨的面前。

葉輕雨被嚇了一跳,如果不是那『羊屎豆兒』散發出來的味道還算芬芳,葉輕雨幾乎要掩鼻倒退了。

「輕雪,你搞什麼鬼?」葉輕雨有些不悅的沖葉輕雪嬌聲斥道。

「姐,你來看看,這是什麼東西?」葉輕雪對葉輕雨的反應,全然不理會,急切的張口問道。

葉輕雨杏目一瞪,道「臭丫頭,你要玩兒什麼惡作劇?快把這骯髒玩意兒拿遠點兒!」

「骯髒玩意兒?姐!這可是舉世難求的寶貝啊!」

「什麼?你說這是寶貝,還舉世難求?」葉輕雨直被葉輕雪氣的笑了起來,心中思忖,要是給你弄一頭羊來,這舉世難求的寶貝,隨便你要多少!

「能讓破千刀一日之間,成就圓滿,難道不是舉世難求的寶貝?」葉輕雪沒有理會葉輕雨的神情,一本正經的說道。

「輕雪,你到底搞什麼鬼?這玩意兒怎麼能與萬公子給破千刀服用下的那顆仙丹相提並論?」謝丹鳳也和葉輕雨的想法一樣,搖搖頭,哭笑不得的望著葉輕雪說道。

「等等!」謝丹鳳的話音剛落,葉輕雨突然喊了一聲,回頭再看,她臉上的神色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雙杏目直勾勾的盯著葉輕雨手中的那顆『羊屎豆兒』,竟是有些獃滯。

片刻后,葉輕雨更是好像突然反應了過來似的,猛的將葉輕雨手中的『羊屎豆兒』給搶了過去「給我看看!」

『羊屎豆兒』一入葉輕雨的手,她的神情更是瞬息百變,就連嬌軀,也跟著不停的微微顫抖起來。

這顆『羊屎豆兒』單講外表,的確無法與萬東給破千刀的那顆相提並論,但兩者的實質卻是相差無幾。葉輕雨看不出兩者的好壞,卻能感覺到兩者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分明透著相似。

「雨姐,這東西有問題嗎?」見葉輕雨的神色異常,謝丹鳳吶吶的問道。

葉輕雨顧不上回答謝丹鳳,卻是急急的抬頭看向葉輕雪,嗓音發顫的問道「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葉輕雪道「起初我也不知道,可是萬公子跟我說,這就是我藏在他行禮中的那枚『雪精猿內核』。」

「這是雪精猿內核?!」葉輕雨,周倉和謝丹鳳幾乎異口同聲的喊了起來。

喊聲未落,三人便一同看向了錦盒中的那枚金嘴獵隼的內核,兩者擺在一起,實在是沒有任何可比xing。是,雪精猿的確沒有金嘴獵隼高端,可兩者內核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葉輕雪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那萬公子送給破千刀的那一顆……」

「一定也是由仙獸的內核而來!」

「會不會就是那頭爆炎虎的靈核?」周倉神情一振,介面道「就算第二隻爆炎虎逃了,那第一隻已經死了,應該逃不了吧?」

「是,已經死了的爆炎虎的確是逃不了,可是它的屍體呢?就算萬東取了它的內核,可他的屍體應該還在吧?所以,我倒是覺得,或許那第二頭爆炎虎在離開的時候,將第一頭爆炎虎的屍體也帶走了。」

的確有這個可能xing,周倉沉默了下來。

葉輕雪道「不可能!照我看,只怕那第二頭爆炎虎,十有八九也被萬公子給收拾了。」

「怎麼會呢?那樣的話,就會留下兩具爆炎虎的屍體,我們是不會看不到的。」葉輕雨搖頭道。

「咯咯……那是因為姐姐還不了解那傢伙的本事。我曾親眼看見他,將金嘴獵隼的屍體給變沒了。」

「變沒了?輕雪,你……你說什麼呢?」葉輕雪的話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葉輕雨一時愣住了。

葉輕雪也不知道該怎麼對他們解釋,張口道「姐,要不然,咱們將這東西送到老爺子那裡,讓他瞧瞧。老爺子見多識廣,說不定能給我們答案!」

葉輕雨點了點頭,道「眼下也只有這樣了。」

萬東這一趟七霞山之行,也是頗有收穫。雷霆會覆滅只是其中之一,得知幽靈禁軍的幕後統領竟然是神雷城總兵薛東風,對萬東來說,更是一大意外收穫。

幽靈禁軍動輒屠村滅庄,作孽之甚,比雷霆會更要可惡!尤其是薛東風,拿著朝廷的俸祿,卻為禍一方,委實是可惡!此人不除,那還有天理嗎?

只是這薛東風身為總兵,一方大員,要將他除掉,總得有些憑據。否則傳回雲中城,話只怕不會好聽。你萬東剛一上任,便不分青紅皂白的將總兵給殺了,是想要幹什麼?剷除異己,獨霸一方嗎?

以徐家如今的權勢,或許並不畏懼這些閑話,可萬東不能不顧及徐文川的名聲。徐文川闖了一輩子,才有今日的名望,萬東可不想因為一個小小的薛東風給他抹黑。 只是這薛東風,行事十分謹慎,可謂是滴水不漏,他創建並CAO控幽靈禁軍在白龍雪山附近屢屢犯下屠村的驚天血案,可是葉輕雨,聞一笑,破千刀等人,竟完全沒有懷疑到他的身上,僅此一點,便可見一斑。想要找出薛東風的罪證,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劃 雖然知道不容易,萬東卻也沒有在這上面多費腦筋。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薛東風行事再謹慎,也總有露出馬腳的時候!

「萬兄弟,萬兄弟!」萬東剛一跨進神雷城的城門,便聽到一陣急促的喊聲響了起來。

萬東抬頭一看,除了朱財還能有誰?朱財那胖滾滾的身軀,原本十分沉重,此時竟變的出奇靈活,百八十米的距離,竟然十幾步便到了萬東的跟前。

看到朱財一臉急切的樣子,萬東微微有些擔心,忙問道「大哥,是不是出事了?」

「出事?出什麼事?」萬東這一問,竟是將朱財給問愣住了。

萬東苦笑道「若不是出了什麼事,您怎麼會如此焦急?」

朱財這才恍然大悟,笑著道「我這是擔心你!你這一走,兩三天都沒有消息,我這個做大哥能不著急嗎!」

萬東聽后,心中一暖,又覺得有些愧疚。朱財本來過的是平凡人的生活,雖然不精彩,卻是踏實,可自從認識了他之後,不光因他而受苦,而還日日為他擔心,以往踏實而平靜的生活,可以說被徹底打破。

「大哥,你用不著為我擔心,自保的能力,我還是有的。」萬東握著朱財的手說道。

朱財表面上笑著點頭,可實際上,只要他還活著一日,就不可能不為萬東擔心。

「行了!啥也別說了。兄弟,這幾天在外面,沒吃好吧,走,跟我回去,我好好的犒勞犒勞你!」

「哈哈哈……那就多謝大哥啦!」

「謝個屁!你這大哥,難道是白叫的不成?走!」

回到客棧中,幾個夥計,立即便擺上了一桌豐盛的菜肴,朱財直將萬東面前的碗,雞鴨魚肉的都夾滿了,還不肯罷休,不停的勸萬東多吃,就好像萬東真是他多年不歸的親兄弟一般。

「大哥,我不在的這幾天,雷霆會的人沒有找你的麻煩吧?」萬東好不容易將碗中的一大堆菜吃完,眼見朱財又要給他夾,忙轉移話題的問道。

朱財皺了皺眉頭,道「暫時沒有!不過等他們老大厲洪雷回來,就難說了……」

看到朱財滿臉的愁容,萬東張嘴笑道「大哥,這你用不著擔心,厲洪雷以及他的手下熊天等,全都死在了七霞山,是回不來了。」

啪嗒!

萬東話音剛落,朱財手中的筷子,應聲掉在了地上。嘴巴一張,剛吃進去的食物,連飯帶菜直噴了出來,要不是萬東躲的快,非被噴一臉不可。

朱財連咳嗽了幾聲,這才吶吶的問道「兄弟,你……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這個消息相信很快就會傳遍整個神雷城,我沒必要騙您!」

「奶奶的!真是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吶!」萬東給出了肯定的答覆,朱財喜的直接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圍著椅子足足轉了三圈兒都停不下來。

「來啊,拿酒,拿好酒來!」在朱財的連番招呼下,一個夥計一路小跑的抱來了一罈子上佳的美酒。

「嘿嘿……老闆,什麼事兒讓您這麼高興啊?」

甜妻嫁到:大叔抱抱 「高興!能不高興嗎?告訴你們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厲洪雷死了,雷霆會完蛋了!哈哈哈……」

隨著這才洪亮的嗓音傳遍整個客棧,整個客棧的所有夥計都沸騰了起來。萬東雖然說過,要去七霞山除掉雷霆會,可是他們誰也沒當真,只顧著為萬東擔心去了,壓根兒就沒想到,萬東真的能夠做到。這幾日,可以說是過的相當壓抑,隨時隨地都要擔心雷霆會會找上門來報仇。朱財大聲宣布的這個好消息,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一種解脫,豈能不興奮?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