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圈圈。一層層飛沖的敵人在飛閃不絕的紅色光束攻擊中墜向大地。他們後面的人仍然在飛沖,因為他們需要距離,需要衝到恆毅周圍八十丈,六十丈,四十丈,甚至是二十丈的距離才能夠發動他們的法術絕技。

可是。他們根本沖不到。

防護能力極強的傭兵們跌落在地上,壓在他們屍體上的是機動性高的戰士,然後落下的是繼續增加鋪滿大地的屍體堆的是殺傷力強的攻擊性戰士。

恆毅的周圍,一個個戰精靈們舉弓。金色的弩炮,翠綠色的能量弓箭,四面八方的飛射過來——

眾多精確的弩箭攻擊過來的時候,瞬斬帶著恆毅的身形短距離的閃移,輕而易舉的迴避了攻擊。

連續不斷的弩箭一直在追擊,恆毅的身形不斷的閃移,死亡之劍的劍氣不停的爆射,靈魂之力源源不絕的在黑暗爆發的力量作用下化成不停施展法術絕技的資本。

一圈圈,層層的戰精靈在密集無從迴避的死亡劍氣中倒下,後面的人仍然在衝鋒……

基地周圍,堆積的屍體開始成小山,伴隨屍體的增多,屍山塌陷,滾落下落,覆蓋了更廣的大地……

屍山越堆越高,山腳覆蓋的大地範圍越來越廣!

東太星氣層內仍然在飛沖的花園精靈族和傭兵們不知道前方什麼狀況,只是發現,紅光在不停飛射,不停的穿透自己和身邊同伴的身體。

他們的真氣在這種連續不斷的迅快攻擊中,不斷的被消耗……

東太星系氣層外,聚集的花園精靈族大軍發現本來稀疏的紅色劍氣變的密集、變成連綿不絕的持續攻擊;一群群剛從時空之門裡飛出來的花園精靈族,迎接招待他們的是一束束穿透他們身體過去的紅色光束。

「敵人?」可是他們四面環顧,只有自己人。

持續不斷的紅色光束,一束剛穿過西德亞的身旁,又一束穿過他身邊不遠的團員身體,又一束從他臉旁擦耳飛過……

「團長!這是神書九絕黑暗爆發的力量!」

西德亞神情緊繃,緊緊咬牙的盯著東太星氣層方向持續不斷飛射出來的紅光。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那裡面的人能夠擁有如此巨量的真氣,難道這個人類為文明第三神才已經如許多人預測的那樣成就了眾星之尊二層的境界?


難道,他施展的死亡之劍法術絕技時都僅僅灌注了極少量的真氣?

東太星系,本該是一場衝到基地就立即結束的戰鬥,可是,眼前的情形,明顯不是如此。

「困獸猶鬥!」西德亞不相信區區一個人能夠堅持多久,不管神書九絕以強打弱存在多大的優勢,都不可能改變寡不敵眾的結果!

東太星能量基地內,本以為當敵人衝到的時候,就是垂死掙扎迅速步入滅亡的時刻。

這裡,即使有修為的優勢,在全面包圍的形勢面前,天舞尊自知根本沒有避實擊虛,遊走發揮修為優勢的條件,一套法術絕技施展的必然空隙,就是被敵人圍攻攻擊的時刻,一次又一次的這麼下來,很快就會真氣耗盡、力竭而亡。

可是,光幕里飛閃的紅光,基地外堆起十幾丈高的屍體堆已經讓她看不見更遠的情況。

只有法陣的光幕里才能夠看見恆毅此刻交戰的情形。

那,是讓人震驚的情景!

恆毅的無限之劍就能夠輕易奪走敵人的性命?連續不斷的多次、殺傷力分成萬分的死亡之劍光束就能夠迅速擊殺飛衝過來的敵人?

那得是多可怕的殺傷力?


那是不可能的!

天舞尊恍然明白,敵人在飛移接近的三個時辰中恆毅一直以死亡之劍攻擊,卻沒有殺死過敵人,原來就是為了促成此刻眼前的戰局。

削弱,在敵人接近的過程中儘可能削弱更多敵人的真氣,如此一來,在此刻圍攻的戰鬥中所有的敵人才能夠在他的殺傷力面前輕鬆一兩招擊斃,那些敵人根本沒有多少真氣了。

神書九絕最強的戰爭力量就是黑暗爆發!

但在這種圍攻中,想持續不斷的確保自身不遭受很多攻擊干擾的情況下迅速殺人,尤其是在那麼多防禦能力過人的傭兵面前,很難實現,一旦受阻,一旦被敵人的攻擊手段擊中一時停滯,就必然遭受數不清的法術絕技圍攻打擊。那麼一來,即使擁有眾星之尊的修為優勢,面對大量的星尊和天尊三重修為的敵人也難以承受。

恆毅想到這些,部署出如此局面,最先飛衝到基地的人都是在持續三個時辰死亡之劍打擊下變的承受不起一兩招攻擊的敵人,每一個都變成給恆毅贈送靈魂之力,創造高頻率死亡之劍和其它法術絕技連續不停施展條件的助力。

而更後面的敵人因為最前面的那些的副作用,在飛沖的過程中遭遇密集、連續不覺的死亡之劍攻擊,體內的真氣迅速的消耗,當前面的人都倒下,他們飛衝到恆毅面前的時候,他們中即使沒有死的,也已經脆弱的不堪一擊。

於是,在這種持續不斷衝鋒中靈魂之力的狀態就會維持下去。

「一人即軍從來只在傳說,想不到今天竟然能夠親眼目睹……」天舞尊看著光幕中的畫面,內心的震撼之情,無以言表。

宇宙中許多的強者傳說中,都有一人即軍的神能,一個人的力量,卻能夠掃蕩群敵。

宇宙共知的夢幻真神們自然是一人即軍的象徵,除此之外,宇宙中許多實力強大的奇人同樣如此,如人類領導者依郁,辛德文明的神王,辛德文明象徵種族滅絕的屠神幽幽……以及宇宙中人所共知的千年之戀的主角武神七月等等。

可是,在人類文明裡,天舞尊卻是第一次目睹,見識這種不可思議的神奇。

基地的通訊中,統戰部和邊境防禦總部發來情況詢問。

「東太星基地摧毀基地所有法陣資料和傳送陣,絕對不能讓敵人控制基地為己用!」

「為人類文明英勇戰死是你們的榮譽,絕不可投敵!」

聽著統戰部和邊境防禦總部的這些聲音,天舞尊禁不住面掛一絲輕鬆的笑意。「我想,基地還能支撐一段時間,或許還能等到你們的支援……」

天舞尊輕鬆的觀看光幕里的戰況,沒有興趣猜想以為此刻基地已經要被攻破,她也快死的統戰部和邊境防禦總部的人聽到這番不可思議的話會作何想法,她只想看清恆毅創造的奇迹戰況每一個瞬間的細節……

一人即軍,人生得以有幸親眼目睹,何其有幸!(未完待續。。) 一人,即軍!

白色的正義袍,亮放深紫色朦朧光芒的飄渺雲霧圖案。

火紅色的血鳳之翼不停的凝聚紅光,然後爆放!

能量基地上空,恆毅一個人懸浮虛空。

他周圍百丈範圍內,已經沒有敵人敢沖入。

可是,無限之劍還在飛甩,百丈外的敵人仍然在無限之劍的攻擊中迅速的、連續不停的斃命。

戰精靈們四面八方射擊的溫蒂尼金色弩炮,一排排疾飛的翠綠色能量弓箭全都不再以恆毅為目標,四面八方連續不絕的射向基地!

摧毀基地,這就是他們的意圖。

恆毅的身形急速旋動起來,層層疊疊,密密麻麻的紅色劍氣充斥他周圍百丈區域,飛入其中的金色弩炮和翠綠色的能量劍在紛紛飛閃的劍氣中盡數被絞碎!

旋動中,恆毅背後火鳳之翼飛射出一束極其粗大的死亡之劍光束!

光束一閃,吞沒了路徑上的所有敵人!

星尊二重以下的敵人在殺傷力集中的光束攻擊下頃刻間斃命氣絕!

持續兩息的死亡劍舞粉碎連續不絕射進來的弩炮和弓箭。

周圍的敵人中,戰精靈不斷飛前,在百丈外紛紛舉弓不停以基地為目標射擊。

死亡劍舞的劍氣戛然而止。

恆毅的身形消失不見,在前傾的身體一閃出現在百丈外的一個戰精靈面前時,無限之劍恰好擊中那戰精靈,緊接著飛向另一個時,瞬斬的劍光毫不留情的捅穿那戰精靈的胸口,觸動的極限刀華白光瞬間將那戰精靈吞沒的同時,吸收的靈魂之力化成爆射的死亡之劍萬束劍氣!

然後。恆毅的身形急速旋動,死亡劍舞的劍氣瞬間吞沒了周圍百丈區域。

別處的傭兵們不管不顧,戰精靈們舉弓不停的射擊基地,傭兵們全力衝鋒,目標全都是能量基地方向!

死亡劍舞的劍氣瞬間絞碎恆毅周圍百丈區域的敵人,連續不斷的死亡之劍劍氣不絕的在兩息之間爆發十數次!

恆毅的身形消失,出現在基地上方,甩飛把極限刀華砍在個飛衝過來的戰士身上,化作疾光的身形從那戰士身旁一掠而過,看也不看的隨手一刀砍在那戰士後頸!

爆發的白色光柱瞬間將那戰士吞沒的同時。瞬斬帶著恆毅出現在基地以西百丈的戰精靈中間。

死亡劍舞的紅色劍氣在旋動,不斷爆射死亡之劍劍氣的血鳳之翼攻擊中,絞碎了基地西面那些沖向基地的所有傭兵,絞碎了恆毅周圍百丈區域內的所有戰精靈!

西面,百丈的敵群變成朦朧的血霧;南面的敵人沖近基地。恆毅突然出現在基地上方,旋動的火鳳之翼和爆發的死亡劍舞。吞沒了周圍一切!

傭兵們在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劍氣中紛紛化成蓬蓬血舞。金色的弩炮,翠綠色的弓箭在劍氣中被紛紛絞碎。

傭兵們悍不畏死的衝鋒眼看到達基地,卻在幾息之中被完全粉碎。

基地周圍,百多丈範圍內,稀稀疏疏的已經沒有多少戰精靈了,傭兵們手握兵器。四面八方包圍的水泄不通。

可是,一時都不敢再上前。

基地上方,恆毅雙手中指旋動的無限之劍隨雙手微動朝兩面飛旋射出的同時,血鳳之翼再一次爆發萬道光束。四面八方的穿透包圍的敵群!

沒有人沖。

恆毅環顧四周,抬起的左手朝著周圍的敵群勾動示意。「來,別讓我停。」

一人,即軍!

他和基地明明是勢單力薄被包圍的處境,可是周圍的敵人,卻彷彿是陷身包圍之中般,一時無人敢動,即使面對如此目中無人的挑釁。


恆毅虛空轉動一圈,左手不斷對周圍的敵人擺動示意。

可是,一圈轉完,仍然沒有人沖。

紅光,聚集在血鳳之翼。

化作萬道光束,四面八方的爆射了開去。


周圍的敵群身體紛紛被光束穿透,真氣再一次被耗損削弱。

他們圍而不攻,寧可這麼十息一次的被動挨打……

所剩不多的戰精靈們手裡的弓久久沒有舉起射擊的勇氣,許許多多同伴的死亡情景她們還沒有忘記。

這,就是神秘花園三年前被定義為眾星之尊二重身價的人類文明第三神才?

獨殺十位眾星之尊的神才?

一支支傭兵的百、千、萬、十萬人級的隊長們,都在懊悔,當初為什麼把這買賣當作能夠打響名聲的便宜差事?當初是誰興奮的叫喊說的這是撿錢般容易的大買賣?是誰?到底是誰?


噢,他們想起來了,說這話的就是最早性急衝上去的人,現在都在大地上厚厚的屍體堆底下呢。

又一次死亡之劍萬道光束爆射開去!

周圍的人群被動的承受,密密麻麻的擁擠環境讓他們無從迴避。

幾個人在被射中后真氣耗盡的失去意識,在人群中撞上下面人的肩膀,頭,身體,一路跌到厚厚的屍體堆上。

他們的死亡,讓恆毅立即又一次爆發萬道死亡之劍的光束。

可是,人群仍然沒有衝鋒的勇氣。

兩個時辰了,他們已經沖了兩個時辰,入侵東太星系的兩支傭兵團的人已經死傷超過一半。

基地還在,恆毅毫髮無傷。

擁擠的敵群中,一頭頭亞龍獸低吼著撞開虛空中擋路的傭兵們,一個個騎坐在亞龍獸背上的花園精靈族騎士們憤怒的叫喊罵咧。「你們幹什麼!我們花錢請你們來發獃的嗎?這就是你們作為神秘花園十萬強傭兵團的職業道德和勇氣?」

一個個聽見的傭兵們都十分不快,但事實情況就是如此。

儘管他們知道,這些亞龍騎士本來應該最先衝到,結果在途中發現人類文明第三神才的死亡之劍攻擊持續不絕,好像沒有真氣衰竭的問題后,花園精靈族的亞龍騎士們就放慢了飛沖的速度。故意讓傭兵們沖在前面。

可是,傭兵本來就經常擔當這種角色,吃這行飯的他們早就習慣了這種危險,這本來也是別人花錢請他們的重要理由。

許許多多即使必勝的戰鬥,也都有請傭兵團的習慣,為的就是減輕自身的傷亡,讓傭兵承擔犧牲最大的戰鬥位置。

一頭頭威武兇惡的亞龍獸擠過人群,出現在周圍包圍圈的前列,亞龍獸背上的花園精靈族騎士們看見地上厚厚的屍體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