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好睡。第二天一早起來,叫來鄧飛王寶,三人一起前往衙門。司馬光遞上昨日的論功行賞名單,伍召大手一揮:「把賞賜給我統統翻一倍!還有,立刻給我安排慶功宴!大伙兒好好喝一場!」

縣令大人一聲令下,慶功宴當然不是問題。伍召為表示與民同樂的心思,下令由城中最大的三家酒樓聯手軍中火頭營在城中空曠之處支起大帳大擺三天流水席,所有軍士和百姓都可以過來享用。伍召自己和眾將也在鄧飛與王寶的護衛下單獨擺了一席,準備和大家一起喝個昏天暗地。

司馬光有些憂心忡忡:「大人,坐吃山也空。這慶功宴太過鋪張浪費,似有不妥~」

伍召毫不在乎:「哎,司馬兄,你這話就不對了。花出去的,才是錢。我這雖然花費多了些,但買到了兄弟們的快活,買到了百姓們的擁護!值得!」

司馬光微微搖頭還沒說話,百姓席上一個十八九歲的衣衫不整,歪帶朵花的青年舉杯站了起來:「大人此話妙哉!所謂『枝上花開能幾日,世上人生能幾何?』有美酒就當盡情歡飲,有餘錢就該痛快花掉,明日之事,自然應該留到明天去想。好花難種不長開,少年易老不重來。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不向花前醉,呆!」

小白蛇的聲音在伍召腦海中響起:「第2名二星英才,明朝蘇州才子、『明四家』之首,唐寅,字伯虎。智力75,武力86,政治50,統帥45,魅力82。善使長槍,擅長寫詩作畫。步兵屬性B級,騎兵屬性B級,弓箭兵屬性C級,水軍屬性c級。複合絕技:風流才子。第一個技能,詩才。擅長創作烈曲戰歌,也擅長寫作檄文,每創作一篇詩作可令士氣上升10點;第二個技能,不羈。性格洒脫,喜愛放浪形骸,縱情酒色山水,因此在遇到奇人異士之時魅力上升20點。」

伍召一邊聽一邊對著唐寅微笑。這傢伙更是得意,舉筷大嚼:「不僅美酒不可明日再飲,今天的美食放到明天再吃更是萬萬不可。那吃完肯定會拉個稀里嘩啦臭氣熏天,黃的啊白的啊湯湯水水都拉出來啦!」

這話一出別人哪裡還吃得下去?大家都停住不吃,皺眉看著唐寅。這哥們兒絲毫不知收斂,吃一塊肉,喝一口酒後還要繼續高談闊論,一名前來上菜的火頭軍軍士將他肩膀一拍:「這位兄弟,美食美酒當前不盡情享受已經是罪過,如你這般大放厥詞讓別人都無法下咽,那簡直是該打!還請你坐下安靜些,不要糟蹋了兄弟們的手藝!」

唐寅似乎有幾分醉意,一把拍掉這名火頭軍的手:「粗魯之輩,不知風雅!伯虎正要吟詩抒懷,被你打斷了!你賠我好詩!」

那名火頭軍身高八尺左右,相貌沉毅,身穿紅衣。見唐寅倒打一耙,皺著眉也不說話。唐寅借著酒意,反而揪住這名火頭軍漢子的衣服不讓走,嚷嚷著要別人賠他的詩。司馬光等人要去管,被伍召悄悄攔了下來:「有好戲看幹嘛不看?」

另一名相貌機靈的紅衣火頭軍漢子也放下手中盤子走了過來:「這位兄弟,自古只聞有賠錢之說,哪來賠詩的道理?你要我周大哥賠詩,你倒說說,這詩怎麼個賠法?」

唐寅醉眼斜睨:「你要幫他出頭么?至於怎麼賠嘛,好說!你倆陪我潛入城中董府之內,助我賞花賞月賞秋香!等我娶了秋香,必定文思泉湧詩意不絕,那時候你們就算賠了我的詩!」

高個火頭軍漢子微有怒氣:「你讓我們陪你去做荒淫之事?斷斷不可!」

伍召腦中小白蛇的身音響起來:「第三、第四名英才聯袂出現。都是火頭軍,你想起誰了嗎?」 趁沒人注意自己,伍召在腦海中問小白蛇:「火頭軍?莫非是薛仁貴?薛仁貴怎麼可能是2星人物呢?」

小白蛇低聲笑道:「猜得不錯,當然不是薛仁貴,薛仁貴是六星神將!實話告訴你,第一名高個火頭軍,乃是薛仁貴手下八大火頭軍之首、八大御總兵之首,周青。智力72,武力90,政治66,統帥90,魅力70。善使一對鋼鞭,是八大火頭軍中武藝最高之人。步兵屬性A級,騎兵屬性A級,弓箭兵屬性A級,水軍屬性C級。複合絕技:驍烈。第一個技能,大力。周青雙臂各有三四百斤力氣,單挑時遇到使用輕武器的對手武力上升5到10點,率領重裝騎兵或者步兵時增加統帥5到10點;第二個技能,義烈。重情重義,在兄弟朋友失意的情況下寧願拋棄前程地位也會陪伴自己的兄弟朋友,但在戰友兄弟死傷太多的情況下會心灰意冷遁入空門。」

伍召苦笑:「嗯,除了喜歡自殺的,現在又有了喜歡做和尚的。」

小白蛇不理他,繼續道:「第二名相貌機靈的火頭軍也是八大火頭軍之一,薛仁貴的堂弟薛先圖。智力80,武力83,政治76,統帥88,魅力67。善使一柄紫金槍,是八大火頭軍中最有智謀的一位。步兵屬性A級,騎兵屬性A級,弓箭兵屬性B級,水軍屬性C級。複合絕技:智將。第一個技能,小計。有一些小聰明,在敵方將領智力都低於自己時,智力上升5到10點,有可能成功施展出一些小計策;第二個技能,釋囚。在同伴被關押之時,會開啟釋囚模式,智力上升10到20點,武力上升5到10點,魅力上升10到20點,並提升和自己一起行動之人武力、智力各5到10點。每成功劫獄一次,智力永久上升2點,魅力永久上升2點,武力上升1點,限5次。如果劫獄失敗,也有90%的幾率會在監牢外撞牆而死。」

伍召摸摸嘴巴:「千萬不能讓他和張保搭伴兒去劫獄,不然撞牆的幾率會提升到180%!」

小白蛇嘀咕一聲:「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嘛?好了,唐寅是側重武力的,周青、薛先圖是側重統帥的。還有一名統帥和一名謀士未出現。「

伍召問它:「薛仁貴是六級神將,他手下兄弟才是二級人物,差距太大了吧?他們出現了,我是不是可以找他們打聽薛仁貴的下落啊?」

小白蛇冷笑:「他們八個人加起來打不過的安殿寶,被薛仁貴帶病給挑了,你說差距大不大?薛仁貴還沒出世,現在問他們也沒印象,別瞎忙活。人家來找你說話了,我走先!」

伍召回過神來,薛先圖正拱手看向自己:「大人,我等爭執不下,此事究竟如何處理,還望大人公斷。」

伍召心裡清楚,這小子不願跟醉漢爭執,把皮球踢到自己腳下來了。算準了自己身為縣令,肯定是不會允許唐寅公然潛入別人府中去偷香竊玉的,還真有幾分小聰明。無奈下令道:「醉酒之後的爭執,二位不必認真。你二人先下去忙,等慶功宴過後到衙門來見我。」

周青、薛先圖慌不迭地甩開唐寅就走,唐寅大聲叫嚷,伍召不去直接攔他,大聲背誦自己聽小白蛇說起過的詩詞:「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唐寅一愣:「大人,這是我數日前剛作的詩句,尚放在房中不曾外露,你是如何知道的?」

伍召微笑道:「本官曾有一夢,夢見一名道長告訴我,此詩乃上天贈給我的詩作。但是因為某個狂生狂飲爛醉,將此詩竊取了,所以我只記得這最後兩句了。你說此詩是你所作,莫非是你就是那個狂生?」

眾人見伍召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都覺得巧妙有趣,一起鬨笑起來。唐寅見伍召擺明了耍賴,但一來自己胡鬧在先,二來伍召身為縣令,他也奈何不得。乾脆光棍地笑道:「剛剛伯虎也是與那兩名火頭軍兄弟逗樂來著。大人好手段,又替他們找回了場子,寅佩服!」

伍召舉杯示意,與他遙遙碰了一杯:「唐兄詩才,本官也十分佩服。本官府中尚缺你這般文采出眾的才子,不知唐兄可有為官之意?屆時美食美酒美人都少不了你的。」

「哈哈哈哈哈!伍大人,你對部下還真是大方得很吶!」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數名百姓打扮的大漢從門口進來,掏出令牌:「我等奉張師君之命而來,沔陽縣令伍召聽令!」

伍召霍地站起身來:「張衛將軍?怎麼不通知下官前去迎接呢?」

張衛哈哈大笑:「若是提前通知,就看不到伍大人招賢納士的雄姿了。伍召聽令:張師君將起複仇之軍伐蜀,一日之後抵達沔陽城外。命你立即整頓軍馬,明日辰時一刻在城外列隊等候。另,因你抵擋龐羲有功,擢升你為別部司馬,秩八百石。沔陽縣令由楊柏擔任,即日起交割。「

伍召面無表情:「多謝師君重視!伍召接令!」

張衛收起令牌:「既然這樣,現在就帶我們去縣衙看看吧!噢對了,戰事將起,這沔陽位居前線,未免不太安全。還請伍司馬將家眷遷居南鄭,以免被劉璋所趁。」

伍召心中怒起:「這也是張師君的命令嗎?」

張衛嘿嘿一笑:「不,這是本將的友情建議。莫非你決定讓家眷隨軍?」

司馬光走過來偷偷拉了拉伍召的袖子,開口說道:「張將軍,縣衙內堂尚有伍大人的家眷居住,可否先等一眾老弱搬出來?張將軍一行風塵僕僕,容下官在城中為將軍接風洗塵。」

張衛一揮手:「不必了!區區一個破縣城,有什麼好接風的!家眷嘛,據說伍大人帶來了不少天姿國色的美人,我倒是頗有瞻仰之心。嘿嘿!」

鄧飛、王寶等武夫一聽這話,一個個拍案而起怒目而視。張衛冷笑:「怎麼,想造反?」

伍召怒極反笑:「要見伍某家眷,這也是張師君的意思?」

張衛嬉皮笑臉:「自然不是。本將……」

伍召怒聲大喝:「那你就給我滾出去!今日爾等敢踏入縣衙一步,本官先斬之,再到張師君面前請罪!」

張衛面色一滯:「你敢!」

伍召眼含殺氣:「壞張師君大事,縱是親子也是殺頭之罪,更何況是一弟而已!還不快滾!」

張衛面色由青變白,最後咬牙切齒撂下一句:「伍召,吾必殺汝!」氣沖沖地出門而去。司馬光急忙派了西門慶跟上。

伍召坐下來喘粗氣,司馬光陪在他身邊坐下,道:「大人,這酒咱們別喝了。回縣衙議事吧!」

伍召黑著臉站起身來,眾將也齊刷刷站起來就走。伍召走出兩步,又回頭吩咐道:「鄧飛,你留在後面,一個時辰之後,悄悄把剛剛那兩名火頭軍弟兄和唐寅帶來見我。」

到了縣衙,眾人進了議事廳依次坐下,伍召劈頭就是一句:「諸位,今日之事大家也看到了。你們是何想法?」

毛文龍十分氣憤:「張魯雖說是升了大人的官,但從掌管一方的縣令到軍中一個別部司馬,顯然是明升暗降。再看張衛這態度,顯然是要吞併咱們。大人,咱們反了吧!」

王五等武人群起響應,一片叫反之聲。

文人們則明顯態度相反。裴宣道:「不可,咱們地小城破,不是張魯的對手。更何況蜀中隨時會起兵攻來,一旦咱們起兵要反,張魯定會全力以赴先滅了咱們。我認為不妥。」

張世傑也道:「咱們雖然有數萬大軍,其實大多數是從流民中招募而來,已經是咱們的極限。沔陽一縣之地只能供養幾千兵馬,若非咱們從郿鄔帶來的糧草,一萬兵馬也難維持。現在開戰沒有勝算。即使要反,也應當等張魯與劉璋真正開始大戰之後方可。」

伍召內心傾向於要反,問司馬光:「司馬兄,你認為呢?」

司馬光緊鎖眉頭:「光認為,張衛的態度不代表張魯的態度。漢中原本屬於劉焉的領地,張魯也是劉焉的部屬。如今劉璋殺了張魯母、弟,張魯才是真正的被逼造反。咱們坐擁兩萬兵馬,張魯調大人入軍助戰,也是為了集合兵力對付劉璋,並不一定就是為了吞併大人的部曲。形勢並未嚴峻到必須起兵反張魯的地步。」

毛文龍不忿:「咱們都入軍中,不反的話難道咱們的家眷真的都送入南鄭嗎?縣丞大人,你至今未成婚,你自然不急。我等可不願將家眷送到那張衛眼皮子底下!」

伍召怒道:「文龍!對自家兄弟不得無端猜疑!」又轉頭對司馬光道:「司馬兄,文龍雖然激動,但是我覺得他話中也並非全無道理。我們屈居張魯之下已久,這張魯若是濟世之才,就不會允許張衛這樣的人身居高位!所以,我們遲早要離開張魯!如今劉璋與張魯開戰,正是我們趁機崛起的大好機會!此時不起兵,更待何時?」

司馬光不卑不亢:「此時起兵,要麼就要與劉璋、張魯同時開戰,我們沒有勝算;要麼就得投靠劉璋,聯手對抗張魯。這劉璋能殺張魯的母弟,自然也能殺我等的家眷,那樣還不如從屬於張魯。只要主公暫忍一時之怒,光有一計,可送主公千里之地,令主公從此不再屈居人下!」 「主公」這兩字一入耳,伍召心頭頓時如同一道清泉流過。起兵一年多了還是一個七品芝麻官,被個不入流的張衛騎在頭上拉屎拉尿,誰甘心啊!自立為主,轟轟烈烈,這才是男子漢該做的事!主公,主公,這是在心頭沉澱了多久的兩個字!

司馬光眼中孕育著神光:「只要依從光的計策,三月之內,我等將有一塊固若金湯之地,成為我們封妻蔭子的保障,成為我們建功立業的基本!主公,各位將軍,你們願意暫忍一時之怒,聽光一言嗎?」

毛文龍等都不說話了,眼望伍召。伍召看著眾人熱切的目光,心中瞭然:「好!都受了一年多的窩囊氣了,再受幾個月又何妨!司馬兄,請你將計策說來聽聽,大家也好心中有數。」

司馬光點頭開始論述。伍召等人靜靜聽著,毛文龍、裴宣等人又不時提出自己的見解,對整條計策進行查漏補缺。議論了大概半個多時辰,終於將方針大概定了下來。然後眾人繼續探討細節,制定計劃。

這時衛兵進來通報,鄧飛求見。伍召點頭:「來得正是時候。讓他們稍等片刻。」

過不多時軍議完畢,伍召簡短總結:「好,大家分頭行動,速去準備!司馬光留下,另外派人召回董白、貂蟬和樂正司來見我!」

眾人散去,伍召這才示意讓鄧飛帶三人進來。唐寅的酒醒了很多,周青、薛先圖則換了一身百姓衣服。三人頗有些忐忑不安,一齊行禮完畢之後,薛先圖壯著膽子先開口了:「大人喚我們來,是要責罰我們三人在酒宴上的不敬之舉嗎?」

伍召起身笑道:「在三位心目中,我伍召就是這樣小肚雞腸之人?三位上前來,本官有話要問你們。」

等三人走近了,伍召這才饒有興趣地問:「唐寅兄弟文采出眾,為何隱於市集?周青先圖二位兄弟凜凜一軀,怎麼去做了火頭軍?」

唐寅滿不在乎地坐下,道:「世家子弟才有機會舉孝廉,我唐寅家境貧寒,又有老母弱弟需要撫養,哪有精力財帛去求官?大人,你有興趣買畫么?我唐伯虎的美人圖可是本縣一絕呢!」

伍召笑笑:「我看你呀,是心中只有秋香,沒有功業。我對美人圖沒有興趣,我對畫美人的才子倒有興趣。伯虎,你的秋香姑娘是在廷掾大人董白的府中么?你若是跟隨我,我幫你搞定秋香如何?」

聽了秋香的名字,唐伯虎喜笑顏開,毫不猶豫答應了招募。伍召這才把目光轉向周青薛先圖二人。二人中顯然以周青為首,見伍召目光掃過來,周青上前一步拱手道:「大人。兵法雲,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要想將士們奮勇殺敵,首先必須要讓他們吃飽吃好。周青自小喪母,練得一手好廚藝,因此就加入火頭軍,為軍效力。」

伍召聽了覺得有些搞笑,還有這麼想的?見伍召似乎不太相信,薛先圖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大人,周大哥是因為我才一起做了火頭軍的。真實原因說了您可不要怪罪。」

伍召見狀更覺奇怪,用探尋的目光望著薛先圖。萬一跟薛仁貴有關呢?但是接下來薛先圖的話令他大跌眼鏡:「我們薛家人都有個特點,能吃。小的一餐能吃三個人的飯菜,做別的事情根本吃不飽。因此才來做了火頭軍,想著趁大家不注意可以多吃點。周大哥講義氣就陪我一起做了火頭軍,不過他可從來不偷吃。大人您要罰,就罰我薛先圖一個人好了。」

伍召和司馬光對視一眼,哈哈大笑。這薛先圖還真是可愛,為了吃去做了火頭軍,也是個有個性的漢子。

薛先圖頗為羞愧。伍召止住了笑,說道:「好!我就罰你替我做一件大事,這件事做成了,你每餐可以吃五人份的飯菜!至於周青嘛,你既然這麼講義氣,我不罰你,我要獎賞你。我賞你全身披掛,還賞你趁手兵器。不過,你同樣也要替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後,你二人皆有將軍之份。」

薛先圖愕然,接著笑道:「我明白了!大人,你這不是罰,是要重用我兄弟二人!薛先圖多謝大人對我兄弟的知遇之恩!」拉了一下周青,二人一起跪拜了下去。

伍召急忙一手一個,扶起兩人:「二位兄弟不必多禮。我早有耳聞,軍中火頭營有兩位武藝高強的好漢。今日得見二位,才知道確實是名不虛傳!」

二人表情十分激動。伍召伸手拉過司馬光:「這位英傑乃是我的謀主,複姓司馬,單名一個光字。你們三位需要什麼兵器,喜愛什麼披掛,等下跟他說,他會跟你們備齊。漢中最近將有大事發生,司馬兄將告訴你們接下來的任務。你們跟他多親近親近。「

幾人互相施禮。熟悉了之後,司馬光將留給三人的任務詳細地進行了說明。三人都有些覺得負擔不起,伍召和司馬光又數次三番加以鼓勵,三人這才滿懷感激之意地接下軍令。

不久董白帶著貂蟬、樂正司返回。貂蟬依舊是男裝打扮,戴著人皮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董白和樂正司長了一歲,董白也被貂蟬化妝成了男孩子,二人文士打扮一前一後而來,讓伍召眼前一亮:輕衣雙儒冠,翩翩兩少年。十分的賞心悅目。

伍召不由得和董白開起玩笑:「渭陽君,你這男裝打扮,可是俊美的很吶!這是樂正司么?今年也是十三歲了吧?長這麼俊秀,到哥哥身邊來做官好么?」

董白翻個白眼:「噁心!不好好陪你的兄弟們,叫我回來幹嘛?」

伍召正色道:「形勢有變。你們不要再去管理那些鄉下瑣事了。你們三個到軍中來幫我,你府里的那些姑娘,你讓她們速速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聽從司馬光的安排。特別是有個叫秋香的,你最好送到我這裡來,以免失散了。」

董白臉色一變:「哼!又打什麼壞主意?是你想偷腥了,還是想把她們又送給你手下那些臭男人?」

伍召無奈:「拜託!你爺爺的那些侍妾,不是我把她們帶出郿鄔,她們已經被呂布殺掉了。你的那些丫鬟啊侍女啊,還有貂蟬以前的姐妹們我可以不動,你何必把你爺爺以前的侍妾們也都關在府里呢?我手下將士們個個都是好人,賜給他們也沒什麼不好。」

董白搖頭:「不行,我爺爺的侍妾,現在就是我的人。即使要嫁出去,也需要我把關之後明媒正娶才可以,不能給你用來隨便送收買人心。那個西門慶一看就不像好人,你說你給他送了多少個好姑娘?」

伍召不想跟她爭:「好好好,是你的人,我不要。不過最近要打仗了,我也不再是本縣的縣令了。我要率軍跟隨張魯攻蜀,你們三人也要跟在我身邊幫我。你如果不想那些姑娘死,就得聽司馬光的安排。以後咱們安頓下來了,我再給你買處府邸,你慢慢嫁她們。可以么?」

董白眼睛轉了轉:「是這樣啊。好,要我們聽你的也可以。不過有個條件:等你以後實力強大了,你得給我打回去,把郿鄔搶回來還給我。」

伍召奇道:「郿鄔都燒成廢墟了,你要來有什麼用?」

董白一吐小舌頭:「我就要那片廢墟,你別管。貂嬋姐姐,小司,我們走,去收拾東西!」

伍召和司馬光相視一眼,都有些疑惑之色。不過此時也無暇細想。伍召自己還有幾十馬車的財物需要處理呢!

大家都走了,伍召這才跟司馬光商量:「司馬兄,我們從郿鄔帶來的財物,你大約支出了多少?」

司馬光道:「沔陽畢竟是一個小縣,地少民貧沒有什麼收入。所以這一年來的軍費幾乎都是從這裡面支出,大約已經花費了110左右。其餘的還封存在我們所建的秘密府庫之中。」

伍召皺眉:「嗯。我覺得我們好像遺漏了什麼東西,不過一時想不明白。」

司馬光點頭:「光也有同感。不過我們現下的當務之急是,怎麼把這批財物運出去,再就是運到哪裡去。不管這次計劃會不會成功,我們都會離開沔陽,這批財物是兄弟們拼著性命帶出來的,可不能便宜了楊柏。」

伍召問道:「作為輜重隨軍攜帶可否?」

司馬光搖頭:「太危險。劉璋雖然年幼,但是蜀中名將頗多,險關堅城也不少,我軍並非穩如泰山。萬一戰局不利,這麼多財物丟失了太可惜。依我之見,大人可以隨身帶一小部分,其餘的埋藏起來吧!總有一天我們會打回來的!」

伍召嘆道:「也只有如此了。也罷,是崛起還是滅亡,就在此一舉了!」

司馬光伸手過來:「主公,不管此戰成敗,司馬光永遠追隨你!」

伍召緊緊握住他手:「好兄弟!此戰若勝,你當居首功!」 一夜繁忙。這一夜,很多人的命運將就此改變。

第二天一早,張魯率十萬大軍抵達,在城外紮營。

張衛眼圈發黑,打著呵欠過來:「伍司馬,可以將縣令印綬交給我了吧?對了,你的家眷是否需要我幫忙送到南鄭?本將留守後方,非常樂意為各位將軍的夫人效勞。」

伍召懶得正眼看他,掏出縣令官印信手丟過去。張衛腳下一個踉蹌躲開了,也不生氣:「伍司馬不必惱怒,你入了軍中咱們就是兄弟,兄弟之間調笑幾句有什麼關係?沒準兒以後你還會成為我的部下呢!」

伍召轉頭盯著他:「此戰之後,我將名揚天下。你不過借父兄之力身居高位而已,伍某很快就會將你摔下來!」

張衛命人撿起官印,得意地嘻笑。伍召舉起馬鞭:「兄弟們,隨我出城迎接張師君!」

伍召左邊是司馬光,右邊是西門慶。鄧飛王寶隨後護衛,王五等眾將領兵在後,董白貂蟬也穿了男裝,在樂正司的保護下藏身軍中。聽聞即將出城,大家不由得都有些傷感。小城雖破,畢竟是居住了一年的熱土。自此一去,不知又有多少人從此再也沒有機會回還?

城門緩緩開啟,伍召一騎當先,率兩萬大軍魚貫而出,向張魯的大營馳去。清晨的陽光下,張魯簡陋但龐大的大營如同一隻洪荒巨獸般靜靜趴伏,伍召的兩萬大軍則如同挑戰巨獸的神龍。

「奉張師君令,別部司馬伍召前來相投!」

有軍士引伍召等三人進了大營。一路行來司馬光偷眼觀瞧,覺得張魯部下軍卒個個精神抖擻,軍勢也頗為嚴整。看來這張魯與其弟張衛還是有著極大差別的。大營正中的簡樸大帳就是張魯的帥帳,伍召三人步入帳內,帳中兩旁已經坐滿了將官。

主座上端坐一員大將。此人濃眉長髯,卻面如嬰孩。雙眼中神光湛然,一看就是養生有道之人。伍召上前一步,單膝跪地:「小將伍召,見過師君。」

張魯大袖一拂,起身相扶:「不必多禮!伍司馬,你這一年鎮守沔陽,招納流民,擴充軍隊,又將龐羲一軍殺得全軍覆沒,當受張魯一拜才對!」

伍召大惑不解:「師君何出此言?擊殺龐羲一戰,首功乃是張衛將軍。伍召不過從旁輔助而已。」

張魯攜了他雙手,嘆道:「吾母生前最愛張衛,故對他驕縱了些。擊殺龐羲一戰本官事後多方調查,已知是你一力為之。為獎賞你的大功,本官保舉你為屯騎校尉,賞黃金三百兩!」

伍召一時大為意外,心中還頗有些感動。張魯轉身自席上拿起一枚將印,鄭重說道:「伍召接印!自今日起,你就是我帳下校尉,著你領本部軍馬兩萬,擔任本戰先鋒,你可願意?」

伍召再次單膝跪地,雙手接過大印,面色激動:「伍召受師君大恩,願為師君披甲禦敵,萬死不辭!」

張魯雙手扶起,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嘉勉。又拍拍手,帳外一名軍士舉步走進,雙手捧著木托盤,盤中鋪著綢緞,盤上6錠大金元寶燦燦生光。伍召恭恭敬敬接過,在左側第3位空出的座位坐了。司馬光西門慶在他身後站立相隨。

張魯這才起身回座,開口言道:「諸位,至此我們12萬大軍已經匯齊。伍校尉擔任先鋒一職,本官坐鎮中軍。特命楊昂居於後軍督辦糧草,楊任率本部軍馬隨我坐鎮中軍。大軍即刻起行,3日之內,我們要直抵劍閣!」

眾將一齊起身,齊聲應諾。張魯滿意地點點頭:「好!大家回營各自準備!先鋒官伍召聽令,著你領軍在前,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等拿下劍閣,算你頭功!去吧!」

伍召拱手為禮,帶著司馬光西門慶出帳,前去整頓自家兵馬。

伍召頗覺慶幸:「張魯畢竟是一方諸侯,氣量就是不一樣。從縣令到屯騎校尉,我這是連升3級吧?又封我為先鋒官,看來張魯是要倚重我們了。」

西門慶冷冷一哂:「兄長,你對於人心險惡了解得太少了。此乃張魯笑裡藏刀之計爾。他與張衛兄弟二人不過是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紅臉,做戲給你看而已。張衛先來壓制你,張魯再來表彰你的功績並提拔你,是為了讓你更死心踏地為他們賣命;蜀道難行,劍門關險峻,封你為先鋒官是先要消耗我們的兵力,讓我們與劉璋兩敗俱傷,他好從中取利。」

司馬光點頭:「西門兄言之有理。我們畢竟不是張魯嫡系。之前他只是劉焉部下的郡守,我等厚相賄賂,他為官求財自然對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今他與劉璋徹底鬧翻,實際上已經是漢中之主,對我們可就不會毫無戒備了。說得不好聽,劉璋是他外部大敵,我等就是他心腹之患。主公,你可不要被蠅頭小利迷惑,坐失自立良機呀!」

伍召後背一涼,后怕道:「幸虧二位賢弟點醒。召也覺得頗為奇怪,只是一時不及細想,差點著了他的道。不過此時我等尚在張魯麾下,先別叫我主公,還是叫我兄長吧!」

司馬光呵呵一笑:「好。兄長宅心仁厚,乃是吾等之福。他人的陰謀詭計,自有我等替兄長破解,兄長勿憂。」

西門慶也含笑點頭,不過眼中似乎有精光閃爍。

伍召腦海中小白蛇的聲音響起:「宿主請注意,經過一年的相處,你麾下眾人忠誠度都有一定幅度的上升。現在司馬光因為發現你宅心仁厚,忠誠度提升5點,上升至95;西門慶發現你單純好欺,忠誠度下降10點,回落至70!」

伍召心中咯噔了一下,急忙轉過臉去不朝西門慶看。心中哀嚎:「原來西門慶就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啊!怎麼才能提升他的忠誠度啊?再往下降,我為了家裡的媳婦,就只能把他一刀咔嚓嘍!」

小白蛇沉默了半晌,道:「西門慶如今妻妾成群,也並不缺銀錢,所以賞賜金銀美女已經難以令他感激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努力提升你自己,讓他看到你的強大,讓他覺得你是不可挑戰的,這樣他的忠誠度會慢慢提升。但是,千萬不要讓他看到你的弱點,否則你將永無寧日!」

伍召心中暗自下決心:此戰若成功,一定得把這西門慶調得遠遠的,讓他不能繼續了解自己。只是太遠了又不好控制,真是頭疼。

三人很快到了自軍營地,伍召將自己擔任先鋒官的消息通傳軍中,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大軍士氣。不比張魯等遠道而來,伍召軍一早就已經做好行軍準備,當下一聲令下,斥候在前探路,兩萬大軍旌旗招展,開拔前往劍門關!

正行之間,前方斥候來報:「報!定軍山上煙塵四起,似有敵蹤。」

伍召在馬上拿出地圖,招呼司馬光、西門慶一起觀瞧。西川地形險峻,第一道門戶就是劍門關。這劍門關附近另有兩座大山,第一座就是定軍山,其後是天盪山。天盪山曾是漢中囤糧之所,劉璋想必早已派人控制;定軍山與劍門關相距不過十多里。若是佔據了定軍山依山下寨,無異於為拱衛劍門關再添了一份保障。進攻劍門關的大軍若在關前下寨,關內守軍出關自前方襲擊,山上守軍從定軍山居高臨下襲來,勢必會被兩面包抄,陷入有死無生之境地。

伍召問司馬光西門慶二人道:「敵方佔據地利,看來此戰不好打。二位賢弟,可有破敵良策?」

二人擰眉思索,西門慶道:「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軍未到定軍山前,不知敵人虛實。不若先在山下挑戰,看看山頂守軍戰力如何,統帥有無謀略,再做決策。」

司馬光未出聲,伍召嘆道:「也只好如此了。西門慶,傳我命令,令馮子材率步兵三千,前去離定軍山三里處下寨;另委派三支小隊進山下戰書,向山中守軍挑戰!」

當日直至夜晚,進山下書的小支小隊也沒有出來。夜色中定軍山如同一頭蹲伏在黑暗中的惡魔,充滿著危險與神秘之感。時間倉促,馮子材紮下的營盤頗為簡陋,伍召皺著眉走入自己的帥帳,召集眾將后問司馬光:「下書人還沒有消息,看來山中守軍是無心與我們正面對戰了。明日凌晨突襲攻山如何?」

司馬光搖頭:「不可。定軍山屬大巴山脈,大巴山脈有十二連山自西向東逶迤十多公里,再東為當口寺孤峰,宛如游龍戲珠,素有』十二連山一顆珠『之譽。定軍山乃十二連山中的最高峰,山中守軍進可居高臨下攻我軍,退有十二連山可為退路,另有雁盪山中無盡的糧草,我軍只可智取,不可力敵。光有一計,今我軍初到,山中守軍極有可能前來劫營。我們今夜先設伏兵之計,一挫他們的銳氣!」

伍召點頭:「此計可行。另外,我們軍中可有熟悉此山地形之人?可否選派一批兄弟進山探聽敵人兵力如何,以及主要將領姓甚名誰。知己知彼,方可百戰百勝。」

王寶聞言主動請纓:「王寶願帶五十弟兄進山,請校尉大人恩准!」 伍召笑道:「倒忘了王寶兄弟正是漢中人氏了。鐵狼兵王驍勇無比,又最得軍士們信服,此事原就非你不可!你即刻就去挑選五十名弟兄,等天黑下來再進山。裴先生,此戰勞煩你負責記功,須詳細一點,不要讓兄弟們白白辛苦一場。」

交待已畢,伍召與司馬光立即著手伏兵事宜。伍召命軍士們在營中多設火把,又命多扎草人放置於營房各處,並埋設許多引火之物。伍召自領一軍埋伏於營房後方的盆地之中,司馬光與馮子材領一軍埋伏於營房右方,只等山上來劫營寨。

雖然是設置伏兵,但是還是輪番休息。上半夜伍召堅持與兄弟們同甘共苦,下半夜王五自告奮勇擔當警戒之責,伍召拗不過他就去休息了。伍召身為先鋒官,自然有士兵為其挖了戰壕設置了個小軍帳,在鄧飛所率侍衛隊的護衛下小睡了一會兒。只是大敵當前到底睡不著,五更時分就醒了。想把小白蛇招出來問問攻打劍門關算不算任務,誰曾想在腦海中呼喚了半天沒反應。伍召忽然想起一事:山中定有板楯蠻人。板楯蠻人最善林中作戰,定然不會出山來劫營。這一夜的苦算是白吃了。

這一計算是失敗了。想到這裡,伍召睡意全無,派人去知會司馬光進營休整。自己先帶人進了營寨,命人將昨日放置的引火之物統統撤了。在帥帳之中稍候了片刻,司馬光等人進賬,眾人都是一臉睡眠不足的模樣。

伍召苦笑:「看來敵方是鐵了心要和劍門關守軍夾擊我們了。設伏兵看來很難引敵人上當,反而會把自己軍中的兒郎們累個半死。各位兄弟,還有別的好辦法沒有?」

鄧飛來了一句:「乾脆放火燒山吧!一把火把他們從山裡逼出來!」

司馬光搖頭:「行不通。定軍山山勢險峻,地勢又廣博,火很難燒得上去。就算是放置引火之物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的。另外,山勢連綿,放火燒山大幹天和,除非有必勝的把握,否則不可行。「」

西門慶笑道:「那就在山下罵陣吧!校尉大人,給我500大嗓門的士兵,我親自帶領,將那群縮頭烏龜給罵出來!」

眾人一聽都覺得有趣。伍召也點頭:「可以一試。就算罵不出來,也能打擊他們的士氣!西門兄,就看你嘴上功夫如何了。」

西門慶領命而去,伍召將眾人打發到了各地的崗位去,然後饒有興趣地出營去聽西門慶開罵。

西門慶:「山上的兒子們聽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