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酒基本上都被翠屏喝下去了,片刻之後,她立即渾身發熱,眼睛發紅,「噢,江番,我好癢啊,我要你!」翠屏急切道。

「呵呵,癢啊,你就找黃瓜解決吧!」江帆壞笑道,他伸手點了翠屏肋下,解開了她的穴道。

「哦,黃瓜不解癢,我要你!」翠屏撲向江帆,一把摟住江帆,身體就像母豬發癢在牆上磨蹭一樣,在江帆伸手磨蹭著。

「嘿嘿,你的酒真厲害了,發作這麼快!」江帆手的立即不老實起來,他這是故意火上澆油,讓翠屏的火燃燒更加強烈。

片刻之後,翠屏身體竟然哆嗦起來,「哦,我受不了!我太癢了,我求求你,要了我吧!」翠屏哀求道。

「哼,我看你還上找白鶴仙人去抓癢吧!」江帆打開門,把翠屏推出了門。

此時翠屏已經接近瘋狂,「哦,不要拒絕我,我要死了!我要!」翠屏就像瘋了一樣拍打著門。

「我靠,晚上這樣鬧肯定是驚動很多人,這叫聲也太大了!」江帆立即打開門。

翠屏看到江帆打開門,立即撲向江帆,江帆旁邊一閃,伸手點了翠屏腦後啞門穴,翠屏立即沒有聲音了,她張開嘴巴發不出聲音來。

「翠屏,你還是找那個白鶴仙人去瘋狂吧!」江帆伸手點了翠屏的背後一下,翠屏就像發瘋似的,朝著後院奔跑過去。

「我靠,不是真的找白鶴仙人去了吧!」江帆驚訝道,他剛想跟著去看,突然傳來大小姐聲音:「江番,剛才是誰喊叫?」

大小姐穿了一件睡衣,她身後跟著兩名府中的婢女,「哦,我也不知道,剛才就是聽到叫聲出來了,估計是什麼野貓叫春吧!」江帆笑道。

大小姐臉微紅,瞪了江帆一眼,「你胡說什麼呀!仙界哪來的野貓!」大小姐嬌嗔道。

「大小姐,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呢?」江帆微笑道。

「我本來已經睡著了,被叫聲吵醒了!所以就過來看看。」大小姐微笑道。

「哦,現在沒事了,你可以回去安心睡覺了!」江帆現在想去乾坤洞看看能否打開第五個乾坤洞,所以他急著把大小姐打發走。

誰知道大小姐搖頭道:「我睡不著了,到你屋裡去坐坐吧!」

「呃,大小姐,已經夜深了,你到我屋裡去做恐怕不方便吧!」江帆故意為難道。

「哼,有什麼不方便的,難道你還吃了我不成!」大小姐對著身後的兩名奴婢道:「這裡沒有你們的事了,你們回去吧!」說完立即推開房門進入江帆的屋裡,那兩名奴婢立即轉身走了。

江帆沒辦法,只能跟著進入屋裡,大小姐進入后聞到一股酒味,看到地上酒瓶,「江番,你喝酒了?」大小姐驚訝道。

「沒有呀!我可不喜歡喝酒!」江帆微笑道。

「哼,屋裡充滿了酒味,地上還有酒瓶,還說你沒有喝酒呢!」大小姐滿臉不悅道,她可不喜歡酒味。

「哦,這個酒瓶是我在外面撿到的空瓶子,我準備用來裝水用的。」江帆立即胡謅道。

「哦,是嘛!」大小姐掃視屋裡,她看看屋裡是否還有別的女人。

未來世界之我心安處 ,裡面若隱若現,江帆忍不住咽下口水,從背後一把抱住大小姐,「你穿這麼薄衣服,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江帆壞笑道,他的手立即不老實起來。

大小姐當時沒有注意,此時才發現自己的睡衣的確很薄,臉色羞紅,「哎呀,你做什麼呀,我可沒有那個意思!我回去了!」大小姐掙扎就要離開。

「你把我火惹起來了,就想走!」江帆一把抱起大小姐,朝著床頭走去。

大小姐頓時知道江帆的意圖了,她驚慌道:「哎呀,江番,你可不要胡來呀!我沒那個意思啊!」

「嘿嘿,你沒那個意思,穿這麼薄的衣服,深更半夜到我屋裡來做什麼?這分明就是勾引我呀!」江帆壞笑道。

「江番,不要呀!」大小姐驚呼道,可是她的嘴巴被堵住了,在江帆瘋狂的進攻下,她終於丟盔卸甲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小姐,滿臉羞澀地站了起來,看到江帆一臉的得意,「你壞死了,人家被你折騰得渾身無力了!」大小姐走了兩步,立即皺起眉頭。

江帆知道大小姐疼了,故意道:「怎麼了?」

「哼,都是你,人家疼死了!」大小姐瞪來了江帆一眼道。

「哦,哪裡疼,要我幫你揉揉嗎?」江帆立即坐了起來,伸出手,裝著要按摩的樣子。

大小姐臉立即羞紅,「你,你壞死了!不理你了!」大小姐轉過身,背對著江帆。

江帆一把摟住大小姐,悄聲道:「我知道你疼,馬上幫你治好!」

江帆悄悄揮手,一道金色沒入大小姐的服中,「好了,不疼了!」江帆笑道。

大小姐試著走了幾步,果然不疼了,「嗯,真的不疼了!」大小姐微笑道。

「既然不疼了,我們是不是再來一次?」江帆壞笑道。

大小姐露出驚慌之色,連忙搖頭道:「呃,不來了!我趕緊回屋去吧!」她掙扎著朝門口跑去。

江帆鬆開了手,大小姐立即打開門,跑了出去,望著她驚慌的背影,江帆忍不住笑了,他是故意嚇唬大小姐的。

大小姐走後,此時天快亮了,江帆絕定進乾坤洞看看是否能夠進入第五個乾坤洞中。握著黑色項鏈,江帆打開乾坤洞,進入乾坤洞中。

江帆直接進入第四個乾坤洞里,他在牆壁上找到了第五個洞的機關,那是一個剛好容下一根指頭小洞。江帆手中伸出洞中,只聽到吱的一聲,第四個乾坤洞消失不見了,眼前出現一座洞門。

求月票,打賞!推薦《撿個貼身俏女僕》超級爽文,美女僕人多多。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洞門上有字:「第五乾坤洞」,下面還有兩行字:「欲進入第五乾坤洞,必須達到神符境界。」

「呃,原來要神符境界才能進入第五個乾坤洞中啊!可惜我還差一點點呢!」江帆失望道。

隨即江帆出了乾坤洞,他回到了天帝府中屋裡,此時天已經蒙蒙亮了。江帆坐在床上思考昨天晚上發生事情,特別是翠屏被自己灌酒後不知道怎麼樣了,如果找不到白鶴仙人解決的話,估計黃瓜要用掉好幾根呢!

最滿意的事情就是大小姐自動送上門,被自己推倒了,現在三位小姐,只有二小姐還沒有拿下了,要拿下二小姐基本上沒有問題了,江帆計劃晚上就把二小姐給拿下了。

江帆正在想著美事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了,江帆立即睜開眼睛,「誰?」

「是我!翠屏!」門外傳來虛弱的聲音。


江帆大驚,翠屏喝了那麼多藥酒,竟然還有精神來這裡?昨天晚上她是和誰渡過的呢?是白鶴仙人?還是黃瓜?

打開門,翠屏一臉憔悴,眼睛都浮腫了,「呃,你來做什麼?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很爽啊?」江帆戲謔道。


翠屏表面上十分鎮定,「昨天晚上怎麼了?我記不得了!」翠屏臉上一臉疑惑。

「我靠,難道真的忘記了?還是假裝的?」江帆疑惑地望著翠屏,這女人如果是裝的話嗎,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小主母請你過去有事!她在東廂房等你呢!你趕緊隨我去吧!」翠屏一臉嚴肅道。

江帆暗自吃驚:「我靠,這大清早的叫我去做什麼?難道大清早要勾引我,不可能吧!難道又有什麼陰謀詭計?」

江帆想好的計劃還沒有機會執行呢,因為天帝不在府中,這個計劃無法執行!於是江帆點頭道:「哦,那我們去看看吧!」

江帆隨著翠屏朝著東廂房走去,一路上翠屏一聲不肯,她走在江帆前面,江帆無法看到她的表情。片刻之後,江帆和翠屏到了東廂房,翠屏停下了,「小主母就在屋裡等你,你推門進去就行了!」翠屏微笑道。

「哦,我知道了!」江帆立即推開門進入東廂房中。

只聽到輕微關門聲,翠屏把門關上了,江帆心裡頓時咯噔一下,翠屏為什麼關門呢?他還沒有想的時候,突然聽到屋裡傳來咯咯笑聲:「江帆,你來了!」

綠珠穿了一件薄紗衣服走看出來,那件衣服真是太透明了,裡面的部件若隱若現。綠珠衣服很短,露出光潔的大腿,赤著腳,面帶微笑走到江帆面前。

「呃,你穿這點衣服不冷么?」江帆搖頭笑道。

「不冷呀,我現在渾身發熱呢!」綠珠手一扯,身上的薄紗立即掉落下來,一下變成光溜溜的了。

「呃,這是做什麼!大清早就勾引我啊!」江帆吃驚道,他頓時感覺不妙,這分明是陰謀啊!

綠珠突然尖叫起來,「來人呀!有人非禮我啦!」雙手在身上胡亂地抓著,然後用力地掐。


我靠!中計了!江帆趕緊就逃!突然門開了,翠屏沖了進來,她一把抱住了江帆,「來人呀,江番非禮小主母了!」翠屏扯著嗓子喊道。

就在翠屏抱住江帆的瞬間,綠珠撲了上去,上手緊緊地抱住了江帆,「大膽奴才,你竟敢非禮我!」綠珠狂呼道。

是乎早有了準備,兩旁立即衝上來十幾名護衛,瞬間把江帆包圍在當中,為首的護衛隊長大喝道:「大膽江番,你竟然非禮小主母!來人,給我拿下!」

江帆頓覺不妙,此時真是百嘴莫辯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爆裂火龍斬!」江帆暴喝一聲,數十條火龍呼嘯而出,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

東廂房立即倒塌了,江帆迅速點了綠珠肋下,她立即癱軟在江帆懷裡,江帆抓住綠珠的脖子,就想提小雞似的,對著那些護衛喝道:「趕緊讓開,否則我殺死這女人!」

江帆稍微用力,綠珠眼珠都被掐得吐出來了,「啊!救命啊!」綠珠沙啞喊道,此時她渾身是光溜溜的,她就像一隻拔了毛的母雞,手腳不能動彈。

那些護衛頓時投鼠忌器了,這喜些人本來都是綠珠的心腹,都是綠珠安排好的,只要她一身大喊,眾人立即衝進來抓住江帆,沒想到變成這種局面。

「江番,你放開小主母!否則你死定了!」護衛隊長番禹喝道。

江帆冷笑一聲:「哼,你當老子是傻子啊!這些都是你們計劃好的,老子要是放了這騷女人,老子還能立刻這裡!你們立即給我閃開,等我出府了,自然放了她!」

護衛隊長番禹頓時沒了主意,捉拿江帆固然重要,但是把江帆逼急了,殺死了小主母,那罪就打了,此時天帝又不在府中,誰敢做主啊!

「你,你不要亂來!只要你放了小主母,我們立即讓你離開這裡!」護衛隊長番禹道。

「哼,你當我老子是傻子啊!看來不給這騷女人一點顏色,你們是不會照做的!」江帆手指稍微用力,綠珠便殺豬似的慘叫起來。

護衛隊長番禹頓時慌了,綠珠也膽顫心驚道:「你們就照做吧!」她怕惹急了江帆,被他殺死了就完了。

護衛隊長番禹一揮手,那些護衛立即閃開一條道來,江帆手抓住綠珠的脖子,小心謹慎地朝著天帝府門口走去。

那些護衛立即緊緊跟著,江帆立即喝道:「誰再跟來,老子就把這女人的臉划花了!」

江帆手中出現一把金色小刀,這小刀是用符咒世界中的金色符球變化,金色小刀放在綠珠的臉上。

綠珠頓時嚇得驚呼道:「哦,江番,你不要亂來,你們不要跟著他了!否則我的臉被划花了,我要你們負責!」

那些護衛立即停下了,他們不敢跟著江帆了,於是江帆抓著綠洲的脖子,朝著天帝府門外走去。當他快要到大門口的時候,突然傳開喊叫聲:「江番,你這是做什麼?」

「江番,你,怎麼了?為何抓住小媽啊!」

江帆扭頭看到是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來了,「我被臭女人陷害了!」江帆憤怒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小雅!江番竟敢非禮我!你看我身上衣服都被他扯掉了!」綠珠立即哭喊起來,她知道大小姐和江帆關係不錯,想大小姐說服江帆放開自己。

「媽的臭女人,你還敢胡說,老子劃破你的臉!就你這貨色,老子根本不屑一顧!」江帆手稍稍用力,綠珠立即驚恐地尖叫起來。

「江番,你不要傷害小媽,要不然我父親回來,不會放過你的!」大小姐急忙喊道。

「你以為我想傷害她啊,是她想害死我!她和翠屏,還有金翅大鵬府中的白鶴仙人聯合起來害我!既然她想整死我,那我就不客氣了,管你他媽的是什麼天帝的小老婆!老子照樣以牙還牙!」江帆就像拖死狗一樣,把綠珠拖出了大門。

「江番,你準備去什麼地方?既然是她陷害里,就把她交給我,我會調查清楚這件事的!」大小姐焦急道。

江帆出了天帝府,他掄起拳頭對著綠珠的臉上狠狠地砸了幾拳,綠珠發出殺豬般慘叫,「媽的,你告訴那個白鶴仙人,還有侯番、金翅大鵬!老子遲早有一天要他們知道惹了老子是他們一生中最大錯誤!」江帆厲聲道。

江帆這幾拳立即把綠珠臉打成豬頭,如果綠珠不是女人,江帆當場就殺死了她!天帝府是絕對呆不了,這個臭女人肯定會在天帝面前說很多壞話,天帝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還是速速離開這個地方吧!

「江番,你不要走啊!你留下來吧,我們會查清事情真相的!」三小姐衝過來,一把摟住江帆。

接著大小姐、二小姐也跟著上來拉著江帆,「江番,你不要走呀!你走了,我們怎麼辦?」二小姐哭泣道。

「江番,相信我,我一定會查清這件事的!」大小姐堅定道。

江帆搖頭道:「事情發展到這地步,無論真相如何,天帝肯定是相信綠珠的話!我必須離開這裡了!」

「江番,你準備去哪裡?」大小姐眼含著熱淚道,她緊緊地摟住江帆,把頭靠在江帆肩膀上。

江帆心中很不是滋味,傷感地搖頭道:「仙界之大,我也不知道去何方!隨波逐流吧!」他心裡清楚,肯定要遠離天帝的管轄區域,要不然被天帝找到了,就很麻煩。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