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的功夫它就消失不見,來無影去無蹤的,夕瑤總覺得她養的是個祖宗大佬。

祁墨辰尷尬地說道:「你這狐狸甚是可愛。」

「它啊一點都不可愛,當初在凡間弔兒郎當修鍊不夠沒捱過命定的天劫,來冥界報道時心有不甘大鬧接引司,青玄瞧它可愛就把它煉作靈獸送給了我,結果光有可愛的外表,就是個麻煩鬼。」

夕瑤全然當昨日的事未發生過,淡定自若地拿起床榻邊她還未看完的話本,裝的一本正經在看書,實則一個字未進混亂的腦中。

「原來如此。」

兩個人陷入尷尬不知說什麼的狀態,房中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夕瑤霸王硬上弓偷親的事也就成了兩個人彼此不願提及的事,壓在心裏就當是一樁小事過去就過去了。

也不知是不是夕瑤昨夜的那一番話觸動了祁墨辰,他今日明顯的表現不再頹廢,夕瑤一開始頭疼得緊也沒在意,隔了好一會才瞧見他剃去邋遢的鬍渣,將自己收整了一番。

整個人猶如重獲新生般明朗,彷彿又回到了當初神采奕奕的他,但是卻多了幾分的堅毅不侵。

自從莫景淵破了夜國的軌跡,夜國和尼婆羅已經勢成水火,莫景淵又乘機挑撥了周圍小國與夜國的關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雖然用的手段有些端不上大雅之堂,但不過就是沿用夜國的過往套路罷了。

夜國眼下四處滅火修補邦交,根本無暇再來惹事生非,近來元安一片安寧,只不過不知那小公主不知怎麼遊說的國君,竟同意她這個姑娘家的暫留在元安將軍府中,莫景淵被那異族公主煩擾的天天跟玩躲貓貓一般的四處躲她。

邊關無事,他們就決定在京中多留兩日,一是眼下正值新春哪裏都比不得國都的繁華熱鬧,二是夕瑤也想看看潘家究竟會吃到怎麼樣的苦果,這光看到了開始不看到結尾又怎麼能盡興呢。

外頭慶賀新春接下來的幾日都是不重樣的歌舞雜耍表演,街市中人頭攢動好生熱鬧。

夕瑤站在窗戶邊遠遠的瞥見遠處街市中的繁華之景,她出門那是易如反掌,可是祁墨辰這張臉太過點眼,一出門那就是找死的份,這難得的新春佳節也是她初次的新春記憶,自然要開心的度過。

只能耗費精力的幫他塑造個臨時的假臉頂一陣,可她有些臉盲不知道該修改成誰的模樣,只能靠她臨時發揮隨心而易,卻發現越整越有雲珩的模樣。

那個一直以為堅強到強迫自己遺忘的人,原來一直如影隨形,她看着祁墨辰這張修改後近似雲珩的臉,原本和煦的笑容失去了溫度般冷凍結冰。

「怎麼了?」祁墨辰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又突然拿起銅鏡確認她動了手腳的面容。

「還可以啊,挺好看的,總算是沒動壞腦筋把我整得和鬼一般難看。」

未保萬無一失他妖嬈地舉著銅鏡將一張臉三百六十度的確認了過去,這才放寬了心。

她撇過頭去不願再多看他一眼,生怕再次陷入了難以自拔的漩渦之中,難以脫身。

白日的街市與夜晚的街市給人的感覺不同,雖然攤位還是那個攤位,人還是那個人,但是卻少了夜色的朦朧感。 「我們出任務時偶爾會有死傷的情況,所以殉職的員工家屬,我們也會給予一些的賠償。」陸沁冉轉頭解釋道。

鄭同點了點頭,看樣子,出任務似乎是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具體如何,但八成是跟其他的覺醒者戰鬥吧。

他可不想摻和這事,更不想冒著生命風險去做任務,即便對方給相應的報酬也沒用。

所以其中的具體情況,他也沒興趣了解。

「我先回去了,還有幾天就期末了,我得好好複習下。」

「要不等我一會兒?我這邊的事再過十分鐘就能搞定。」

「不用擔心我,以我現在的能力足以自保,你安心的把工作做好就行。」

鄭同離開了餐廳,朝著陸沁冉家的方向走去。

可是走到樓下才發現,自己忘記管她要鑰匙了!真是考慮不周!

這下尷尬了自己現在根本進不去門。

不過現在趕緊讓陸沁冉過來也說不過去,還是老實的等她回來再說。

這樓道里也不方便學習,索性他去了小區廣場。

雖然那邊人不少,但是也有僻靜的地方,至少花壇附近很少有人過去。

而且那裡的角度也剛好能夠看到樓道的方向,陸沁冉回來,也能夠發現。

他來到了花壇邊坐下,拿出今天上課的教材,仔細的看了看。

立了個小目標,準備在陸沁冉回來前,將前陣子拉下的課程全部補上。

不過他在遠處竟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被虐待的女孩?」

鄭同眺望了一下確認了下對方的身份,那個盪鞦韆的女孩還真是她。

還真是緣分,沒想到收養她的人也在這個小區住。

鄭同索性走了過去,跟對方打聲招呼。

「你好啊,還記得我嗎?」

「嗯!」女孩點了點頭,有蹦出來兩個字:「弱雞。」

他愣了下,心中很是疑惑,這應該不是在說我吧?

還是說她還不沒有完全理解語言?倒也說不定。

雖然他心情有些複雜,不過還不至於因為這點小事計較。

「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不好,媽媽總逼著我吃青菜。」

這次的對話倒是流暢,鄭同笑了笑,隨口說道:「多吃青菜就能長高。」

說完他想了想,這姑娘能聽得懂自己在說什麼嗎?

「長高?可是……青菜很難吃,特別是青椒。」

鄭同笑了笑,這丫頭還真是挑食。

「那你喜歡吃什麼?」

一談起了這個話題,女孩的兩眼立刻放出了光芒:「肉!大蝦!」

看樣子,她的新家,平日里的飲食還是蠻好的。

「好孩子要什麼都吃才行!」

正巧一隻小狗路過,在旁邊的樹上拉了一坨,又對著它嗅了嗅。

女孩眉頭不由得緊皺,滿臉的嫌棄:「不!有些東西打死也不吃!」

「挑食是不好的行為!像我從小就不挑食!」

「那你吃那個給我看看!」小丫頭指了指那隻小狗的方向說道。

鄭同朝著那個方向看了看,自然明白這丫頭說的是什麼東西,臉色自然有些不好。

「咳咳,我說的不挑食,是吃常見食物,不包含特殊癖好!」

「那我會試試的。」

小丫頭繼續當著鞦韆,很快又被路過的螞蟻吸引了注意力。

蹲下了身子看了看,很是好奇的看了一會兒。

突然一伸手,拍在了螞蟻身上。

這令鄭同有點無語,這小姑娘真是對什麼都充滿了好奇啊。

不過他也懶得管他們多,具體的教育還是由她的養父母慢慢來吧。

他朝著小區大門的方向看了看,沒想到剛好看到了陸沁冉回來了。

於是趕緊告了個別:「那你先玩著,記得早點回家,我就現在走了啊!」

「拜拜,弱雞。」

這次應該是說自己吧?可是這算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覺得自己的體格太差了?

或許,這個假期我可以抽時間鍛煉一下?

要不然自己這弱雞身板,的確沒法給女孩子安全感啊!

為了以後更好的找到真正的對象,這種付出還是有必要的!

鄭同此時是下定了決心,不過到了假期能不能記得起來,就不得而知了。

他一邊想著,一邊朝著陸沁冉的方向走了過去。

「你可算了回來了。」

「沒鑰匙進不去吧?還不如在休息室等我呢!不過我也有責任,忘記給你配鑰匙了。」

「不,是我考慮不周。」

他沒什麼好辯解的,畢竟是自己一意孤行,自作自受。

不過,事實上也沒有等的多著急。

陸沁冉打開了房門,鄭同是趕緊鑽進了房間,找出了三本教材。

他今晚要抓緊一切時間學習,將所有知識印在腦海中。

陸沁冉則是回屋找了套換洗的衣服,洗了個澡。

這次,鄭同就沒有之前在周家的那般躁動了。

主要是現在的他完全沉浸到了知識的海洋。

什麼水流聲、陸沁冉的歌聲,全都聽不見了。

他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了三天,周末過去,考試來臨。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這幾日的努力,考試的內容對他沒什麼難度。

十分順利的答了下來。

過考肯定是不難的,就是績點能得多少的問題了。

不過以他的學習能力,也不算特別的擔心,離開考場的他,徹底放鬆了下來。

跟宿舍的幾個兄弟逐個告別之後,他也回到了陸沁冉家收拾行李。

車票是提前定好的,上午考完最後一科,下午,他便在陸沁冉的陪同下來到了車站。

經過六個小時的火車,兩人終於來到了港城。

「那個……學姐,待會兒到家后你可得表現好些,千萬別讓我爸媽察覺出端倪啊!」

看著他忐忑不安的樣子,陸沁冉笑了笑:「我看容易露餡的是你吧?怎麼,領我這麼漂亮的女生回家,是不是有些過於激動了?」

「學姐……你就別打趣我了……」

「叫我什麼?現在我可是你的正牌女友,你要是還叫學姐那不得暴露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