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爆炸的聲響傳來,李雙海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只不過,這一次的他,顯得有些狼狽。

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損壞的差不多,光著的上身更是有不少刀痕,絲絲鮮血從中滲出。

李雙海的臉上更是被刀光劃出了一道口子,鮮血流出,李雙海用手指輕輕拂拭掉血漬,用舌頭嘗了嘗自己的鮮血,眼中浮現一抹癲狂。

「歸海,我倒是小看大意了!」

李雙海看著歸海,說道。

「呵呵!這才只是剛開始!李雙海,幾年前的失敗,今天我要找回來!」

歸海看著李雙海淡淡地說道。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李雙海也是不服氣,歸海這個曾經的手下敗將竟然變得這麼厲害了,他不信!

我能夠打敗你一次,就能夠打敗你兩次,三次!

你歸海,註定會是我的手下敗將!

李雙海全身的氣勢再一次爆發出來,滾滾氣場在他的周圍浮現出來。

這就是宗師之力。

終於,開始輪到宗師們之間的對決了!

「受死吧!」

李雙海朝著歸海沖了過去,速度之快,就算是眼睛一眨不眨,都沒有看清楚李雙海是怎麼過去的。

僅僅是看到李雙海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他卻是已經殺到了歸海的身邊。

你小子不是刀法厲害嗎?那我就靠近你的身邊,跟你近身格鬥,我倒要看看,當我靠近你了,還怎麼使用你的刀法!

不得不說,李雙海的臨場應變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不過是片刻的呼吸,就已經想到了壓制歸海的辦法。

用自己的長處去鎮壓歸海的弱勢,這樣,他才有勝利的機會! 白色,入目處一片慘白!

這是趙小川和相柳撞擊後腦海中殘留的最後一個影響。

然而當他睜開眼睛時,迎來的則是一片黑暗。

“哪裏?這裏是哪裏?你們又是什麼人?牧童,葉楓,若曦呢?他們都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看不到周圍一切,卻聽到了周圍的如蜂鳴般的討論聲,立刻大喊一聲,從地上爬了起來。

不過就在他剛剛動作的一剎那,全身各處傳來一陣強烈的刺痛,讓他渾身一顫,又跌倒在地上。

“那就是趙小川?傳說中的詛咒之子?輪迴者?看起來有些不像啊?似乎只是一個瞎子啊?”

“應該不會錯,畢竟能從黑色通道中走出的人想必實力也十分的驚人,況且不是還有認識趙小川的御鬼士麼?”

趙小川耳朵中嗡嗡作響,不過還是聽清了周圍零碎的話語,頓時身體不由一顫。

“瞎子?我成了瞎子?還有什麼黑色通道?這裏又是什麼地方?他們又是什麼人?若曦他們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心中一片慌亂,強忍着疼痛爬起來,想要調動身體的力量,但是那種鑽心的疼痛再次傳遍他的全身。

“該死的,肯定是剛纔的爆炸!”趙小川心底暗罵一句,隱隱猜到自己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正當他驚慌失措時,一隻手猛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趙小川想要反抗,但還沒動手,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小川,你這是怎麼了?誰把你傷成這樣的?告訴人家,人家替你報仇!”

似男似女,三分像是撒嬌,三分好像男子,剩下的四分充滿了憤怒和熟悉的感覺。

“舟舟,是你麼?”趙小川問道。

“恩恩,是我!”蔣舟舟看着趙小川渾身衣衫襤褸,滿臉黑灰狼狽的表情,連聲應道。

“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被黃皮子附身.。。”

趙小川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連聲說道,然而話沒說完便被一聲冷哼聲打斷了。

“哼!趙小川,黃大師可是舟舟的師傅,希望你說話注意點!”

聲音很冷,也很熟悉,是康惠!

趙小川第一時間判斷出對方是什麼人,隨即一愣,不明白康惠和蔣舟舟是什麼關係。

“好了,好了!小川,我知道這解釋起來有些麻煩,一會兒我會親自告訴你的!現在你先告訴我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有李若曦怎麼昏迷過去了?”

蔣舟舟開口說道,周圍人紛亂的聲音停止,隨即齊齊看向趙小川。

“什麼?你說若曦?若曦她怎麼了?快點,快點帶我去見她!”趙小川焦急道,開始掙扎起來,不過再次引動了身上的傷痛,不由身體一僵倒在了蔣舟舟的懷中。

但是即使是這樣,他口中依然在不斷央求着蔣舟舟。

“師姐,你看.。是不是先讓他見見李若曦?”蔣舟舟轉頭猶豫地望着康惠問道。

康惠沉吟片刻,微微點頭。

蔣舟舟臉上露出喜色,輕鬆地將趙小川抱了起來,道:“小川,彆着急!李若曦現在被崔美美和王醫師照顧着,我們這就去見她們。”

趙小川聽到後心中充滿了激動,也忘記了詢問崔美美、蔣舟舟,還有康惠怎麼會在一起。

然而當蔣舟舟剛走出兩步時,一行人擋在他們的面前。

“怎麼?你們這就想要離開麼?呵呵,至少給我們介紹一下新夥伴吧!”

一個囂張的聲音響起,語言中充滿了不懷好意。

“怎麼?你們難道想要和貴族學校的學生會作對不成?”康惠冷聲道,衣袖中已經抽出一張黃符。

蔣舟舟沒有說話,但是臉上卻有一層黃色的絨毛漸漸地顯現出來。

趙小川失去了視覺,但是聽覺還在,等候半天后,對方並沒有給出迴應,不由鬆了口氣。

然而猛然間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漫上他的心頭..

“舟舟,小心右邊!快點閃開!”

趙小川的聲音在蔣舟舟的耳邊爆開,蔣舟舟的耳朵“嗡嗡”作響,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按照趙小川的話向着旁邊倒去。

“嗖~”

一道白光從蔣舟舟的臉龐擦過,像是利刃般的寒氣劃破蔣舟舟的臉龐。

蔣舟舟感覺臉龐一僵,接着餘光掃到自己剛纔站立的原地插着一根好像長矛的冰柱。

“滴答~”

一滴粘稠的血液從蔣舟舟臉上的傷口落下,剛好滴在趙小川的臉上。

成爲信仰境後的趙小川,五感很靈敏,嗅到一絲血腥,急忙問道:“舟舟,你受傷了?”

“受傷?沒有,人家纔不會受傷呢?”蔣舟舟口中辯解道,將懷中的趙小川放在原地,繼續道:“小川,你有些重!等我鬆鬆筋骨後,在帶你去李若曦那裏!”

趙小川確定出事了,但是卻看不見周圍的情況,不由心中暗暗焦急。

“該死的,如果我能看到外面的情況就好了!”

趙小川心中剛冒出這個念頭,頓時感到心中一顫,之前那股冰涼的感覺再次出現,然後原本他眼前的黑暗微微一顫,出現了一根根綠色的光線。

“這是..怎麼回事?”趙小川震驚與眼前的突然出現的世界。

與此同時,蔣舟舟的身上的毛髮越發的濃密,仰天嘶吼一聲後,變成一個巨大的黃皮子,隨即赤紅着眼睛向着四周掃視一番,終於在人羣中辨別出剛纔射來的那道冰矛的來源處。

“哼!就是這裏麼?你藏的再怎麼深也是沒有用的!”

蔣舟舟心底冷笑一聲,緊接着猛然轉頭,屁股一撅,一股黃色惡臭的螺旋氣體向着人羣中衝去。

“嘔~好惡心的臭味!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暈過去了!”

“草!這傢伙居然用屁來攻擊?媽的,薰死我了!”

蔣舟舟本身有一些潔癖,對於黃大師本人的絕技打心底裏還是有些牴觸的,不過看到所有人在屁的攻擊下慢慢的倒下,臉上有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哈哈,這師父的絕技雖然有些噁心人,但還是很實用的麼?”蔣舟舟心中感慨萬千。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爆喝聲響起。

“該死的蔣舟舟,你居然敢對着我放屁,我一定要把你的屁眼塞上不可!”

蔣舟舟聽到這個聲音,臉色頓時綠了,然後看到康惠從人羣中衝出來向着他狂奔而來。

“完蛋了!人家怎麼忘記了師姐還在裏面打鬥呢?”蔣舟舟心中哀嚎道,隨即從肩頭的褡褳中掏出一朵美麗的花朵。

“師姐,用着彼岸花吧!你身上的臭味很快就會消失了!”蔣舟舟諂笑的說道。

原本憤怒的康惠看到蔣舟舟的舉動,臉色大變,一把將彼岸花塞入了蔣舟舟的褡褳中,低聲喝道:“蠢材,你知道這彼岸花在這裏面有多重要麼?你怎麼可以把它光明正大的拿出來?” 李雙海的速度全面爆發了起來,已然來到了歸海的面前。

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目光越發的陰冷,在他看來,歸海給他機會靠近他,那就是他最大的錯誤!

作為鐵拳的李雙海,最大的優勢就在於他的肉身素質。

橫練外家功夫,修為達到了宗師之境。

歸海不過是刀法精湛而已,相比於近戰,他根本就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李雙海來到了歸海的面前,一拳咆哮而出,就是沖著歸海的心臟打了過去。

這一拳,幾乎蘊藏了李雙海全部的力量,他這是要了結歸海的性命啊!

周圍的觀眾瞪大了眼睛,更是不少人手已經握成了拳頭,在給歸海擔憂。

畢竟雖然是實力至上的擂台,但是歸海和李雙海兩個人的顏值都擺在那裡呢,大家更情願看到顏值高的歸海勝出。、「死吧!」

李雙海臉上帶著嘚瑟的神情,一拳朝著歸海打了下去。

但是,就在他的拳頭快要送到歸海面前的時候,一直都沒有動的歸海卻是突然動了。

他手臂一震,手中的長刀驟然光芒萬丈。

一步向著旁邊踏出,手持長刀,赫然劈落。

這一道刀芒,好似將九天之上的銀河斬落,無盡星辰光輝向著李雙海聚攏。

「阿鼻道三刀!」

刀芒劈出,在剎那分裂成了三道刀芒,組成一種神秘的方陣,將李雙海聚攏在其中。

一時間,李雙海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周圍好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籠罩起來。

他想要動,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指揮了。

「什麼情況?」

李雙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哼!李雙海,你真的以為我對你沒有防備嗎?要不是對你做足了準備,我會挑戰你嗎?這一招,阿鼻道三刀就是特意為你準備的,好好享受吧!」

歸海眼中閃過一抹輕蔑。

「不!」

李雙海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想要奮力地去掙扎,卻是發現自己全身的力量根本無法調動。

即便他是宗師,但是在滾滾刀芒的籠罩下,也沒有辦法調動全身的力量。

「不要啊!」

李雙海知道自己大勢已去,想要求饒,認輸,只是歸海辛辛苦苦等待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給他機會呢?

今天,挑戰李雙海就是為了讓他死!

而且歸海的心裡很是清楚,若是今天這個場景換的人是李雙海,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殺了自己!

踏上擂台,本就是生死決戰,根本沒有必要給對方留情,更何況,還是關乎到趙家和李家的利益!

作為趙家的代表,他的任務就是將李家消滅!

現在,就是時候。

「殺!」

歸海一聲令下,急速出去的刀芒將停滯在半空中的李雙海直接碾壓。

三道刀芒齊齊沖入了李雙海的身體。

李雙海身軀一震,隨後一口逆血噴出,驟然向著後方飛了出去。

直接掉落在了擂台之外,沒有了任何生命跡象!

李雙海死亡!

地下擂台的人員立刻趕了過來,確認他已經死了,便是迅速將李雙海的屍體脫離了現場。

嘩!

全場嘩然!

曾經的李雙海的手下敗將,在幾年之後一雪前恥,證明了自己,同樣的,他也向著眾人證明了趙家的厲害!

趙家,在這場戰鬥之中獲得了李家的權利和利益分配!

獲得了挑戰四大家族之一許家的機會。

歸海的出現,讓趙家全家上下震動,激動地幾乎吶喊出來。

不過,被擊敗的李家則是臉色難堪到了極致。

不光丟失了一些利益,還特.么損失了一名李家的宗師!

那可是宗師啊!

一個家族培養一個出來得多麼的不容易,就這樣死了!

李家家主感覺這一刻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還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虧大發了!

「我宣布,這一場,趙家獲勝!」

錢程看著場上的歸海,宣布到。

歸海緩緩將手中的長刀收入刀鞘之中,隨後走下了擂台。

趙家成功獲得了資格,令人眼紅,但是剩下的家族,想要獲得挑戰許家的資格,不光要戰勝對手,同樣的,還需要戰勝趙家的歸海,將資格搶奪回來這才可以。

擂台之上,秦穆然和劉嘯坐在包廂里,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然哥,這個歸海是不是又什麼問題?」

劉嘯看到歸海如此強大,以為也是有什麼問題,看著秦穆然問道。

「沒有!」

誰知道這個時候秦穆然卻是搖了搖頭。

「那他怎麼會這麼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