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到特殊藥物幾個字南宮墨心中一緊,果然南宮熏已經將顧錦調查清楚了。

「為了能夠在短時間快速改變自己的身體機能,她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不錯,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想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同等的代價。」

說到這裡的時候南宮熏不屑的冷哼,「那葯的確可以迅速讓人變強,卻也有很多副作用。

停葯后的一年不能有孩子,時常還會出現耳鳴以及其它不同程度的副作用。

這次從馬上砸落下來就是那葯副作用造成失憶,她是坐上了總裁的位置,伴隨而來的還有代價。」

南宮墨這才清楚了事情的始末,當時顧錦在吃藥的時候他就曾經勸過。

那種葯不能亂吃,以她的潛力只要在等上兩三年一定會順利達到目的。

顧錦只說自己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耗在這上面,當時南宮墨覺得很奇怪。

她也不過22歲的年紀,為什麼說沒有時間?顧老爺子身體再差也不會馬上就離開。

後來才知道顧錦是為了那個男人,她不願意那個男人久等。

同時她還為了自己的責任感好好堅持了下去,什麼都為了別人著想,卻忽略了她自己。

「那記憶可以恢復嗎?」

「暫時還不能斷定,叫你過來只是為了一件事,你和她關係不錯,我不希望從你嘴裡吐出一些不該有的話。」

南宮熏說到這裡的時候語氣壓得特別低,言語之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到這裡的時候南宮墨心中就有些不安了,他這位哥哥的性格和他完全相反。

顧錦以前老是嘲笑他是南宮家的小少爺,根本就不用這麼辛苦賺錢。

顧錦哪裡知道自己努力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位做事風格獨斷專行的老大。

自己和他不是一個媽媽,他能讓自己留在南宮家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更別說讓自己分到南宮家的一分錢,一早自己就知道不是他的對手。

要是敢覬覦南宮家,這位大哥分分鐘教自己做人。

可以說南宮熏是他的童年陰影,也是他最害怕的男人。

「什麼話?」

「我查過她的資料,她喜歡的人是司厲霆吧?我可不希望我未來的妻子心中還裝著另外一個人。

失憶對於她和我都算是一件好事,省得再來一出棒打鴛鴦的苦情戲。」

南宮墨從南宮熏的口中聽到妻子兩個字,剎那間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你,你要娶小錦兒?」

「小錦兒?」南宮熏似乎有些不滿意他口中喊出的稱呼,「她即將成為你的大嫂。」

南宮墨壓根就不相信那個不僅有潔癖,而且對女人避之不及的男人竟然真的要娶顧錦。

「那個……大哥,你既然知道她喜歡司厲霆,她早就不是處子之身了。」

南宮墨潛意識還是向著顧錦的,他知道那個男人在顧錦心中的地位。

現在趁著顧錦服藥副作用失憶就要徹底抹去她和司厲霆的過去,南宮墨有些於心不忍。

以南宮熏的潔癖來看他一定不會接受一個不是處子的女人。

「我知道。」

「你……不介意?」

「認識她之前她已經和那個男人廝混,我沒辦法。」

「大哥,你才見了她一面就喜歡上她了?」南宮墨覺得這個男人天生就是無情的。

他連一個解決需求的女人都不肯要,又怎麼會要一個早就失去了身子和心的女人?

南宮熏冷笑一聲,「喜歡?我看中的是顧家的家世,你覺得還有誰能配上我?」

「這……」

雖然顧家的確和南宮家一樣的百年大家族,但符合條件的除了顧家之外還有幾家。

「總之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了,要是你敢在她面前泄露半個字關於那男人的事,南宮家再無你一寸之地。」

南宮熏發了狠,南宮墨一張臉嚴肅又沉悶,「好,我知道了。」

末了他又想了想,「她還有幾場戲沒有拍完,我可以讓她去拍完嗎?」

「可以,但我要陪同,並且將她的戲份控制在兩天內全部拍完。」南宮熏聲音冰冷。

他的言語就和他本人氣場一樣強勢,他的話更像是命令。

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只能服從。

南宮墨知道將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自己和媽媽都是罪魁禍首。

他雖然害怕南宮熏,心中對他還有一絲愧疚,這是自己欠他的。

哪怕南宮熏警告過他不要妄想南宮家的東西,除了畏懼之外更多的是虧欠。

「我現在可以去看看她么?」

「五分鐘的時間,記得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我知道。」

南宮墨退了出去,由著南宮熏的助理將他帶到了顧錦的房間。

進門就看到顧錦還穿著墜馬的那套衣服,顧錦疑惑的看著他,大大的眼睛充滿了好奇。

這樣的顧錦更像一年多年前的她,眼神乾淨澄澈,少了強勢和冰冷。

南宮墨心中有些擔心,這樣的顧錦就連自己都沒有抵抗力更不要說南宮熏了。

如果是顧錦之前的性子南宮墨一點都不擔心南宮熏會喜歡她,但這樣軟萌的小女人誰會不愛?

「你是誰?」顧錦帶著探究的目光看著南宮墨。

「小錦兒,我是南宮墨,你忘記我了嗎?」

「你認識我?」

顧錦疑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他和之前那人有三分相似,只是瞳孔不是紫色的。

「當然啦,你就是在我的劇組墜馬的,對了,你頭還疼不疼?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

這人的口氣和之前的南宮熏截然相反,看著就很好相處,而且也很熟悉自己的樣子。

「頭有些暈,想之前的事情想不起來了,大概是掉下來的時候磕到了腦袋,你知道的話可以告訴我嗎?我究竟是誰?」

南宮墨將顧錦拉到了床邊,「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顧錦著急的拽著他袖子,「你快告訴我。」「好,你不要著急,我慢慢說,你是在拍戲的時候馬兒受驚你摔下,不小心撞到頭才會失憶,你是……」 兩人抵死糾纏,都曾經經歷過人生苦難,這一刻兩人相擁取暖。

司厲霆睡了過去,蘇錦溪看到身邊男人疲憊的臉。

為了給自己報仇他竟然搶了唐茗的項目,之前兩天沒有見到他,是不是他就是在忙那件大禮的事情?

蘇錦溪毫無睡意,以前每次結束之後都是司厲霆抱她去清洗身體。

這次連還沒有起身就睡著,可見他是有多累。

蘇錦溪起身收拾好地上散落的兩人衣物,換作從前她肯定很害羞,如今只剩下了甜蜜。

將用過的安全套扔進垃圾桶,這男人對她的愛不容置疑。

自從那次自己提出過之後過他每次都會做措施,只因為她說了一句現在不想要孩子。

蘇錦溪洗乾淨了身子,裹著浴袍窩在陽光下思考人生。

想要變強,做唐茗的助理雖然可以得到一些經驗,但壓根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她掏出了兩張卡,一張司厲霆給的黑金卡,一張唐茗給的白金卡。

有這兩張卡她一直可以衣食無憂,然而這並不是她想要的。

蘇錦溪打算自己創業,想到門主大大提過一些炒股的事情,他對金融應該了如指掌吧。

兵器大師 不想要告訴司厲霆的原因是,司厲霆那麼寵著她,有任何事情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就被他給處理了。

蘇錦溪給滄海發了一條信息,「門主大大,有空嗎?」

顧南滄放下手中的牌,火速回復:「小鎚子找我,那必須得有空啊,小鎚子準備和我見面了嗎?」

雖然是認識了兩年多的人,要是以前蘇錦溪還可以出去見他,可現在有了三叔。

就算只是朋友,在這異國他鄉孤男寡女的,蘇錦溪也覺得有些不妥。

「門主大大,我今天有事,明天就回國了,見面的事情還是等下次我們集體見面會的時候再說吧。」

顧南滄心中有些失落,明明和她只差那麼一點就能見到了。

想著蘇錦溪的性格,她要真是那麼隨隨便便的女人早就和自己視頻了。

「那好吧,找我有事嗎?最近你都不找我玩遊戲了。」顧南滄的語氣頗有些怨婦的意味。

「最近都是師父帶我做任務。」

「上次你說他是你認識的人,現在知道是誰了嗎?」

滄海一直很介意這件事,如果那個男人不出現的話,說不定小鎚子已經是他的了。

雖然只是遊戲,那樣的話總覺得和小鎚子又近了一步。

「不知道,他一直不說,我猜應該是我們學校的學弟吧。」蘇錦溪絲毫不知道那位大神就躺在她不遠處的床上。

顧南滄本想要繼續追問,不過聽蘇錦溪的口氣似乎也沒什麼,他收起了困惑。

名門賢妻 「小鎚子今天找我做什麼?」

「門主大大,你不是一直在炒股嗎?我雖然是學金融的,但只學了書本上的知識,實際沒有操作過。」

要創業的話首先就需要本錢,蘇錦溪想到一個辦法,炒股來錢最快。

「所以小鎚子的意思是想我帶你炒股嗎?」

「對,就是這個意思,可以嗎?」蘇錦溪問道。

「當然可以,這樣吧,你先投入一筆錢我帶你試試水,反正我也快回國了,到時候可以見面教你。」

「謝謝你門主大大,我這裡還有兩千,要不我全投進去吧。」

顧南滄看到屏幕上那個一臉肉疼的小表情,一般來諮詢他炒股的人兩千萬都是小數目。

這丫頭兩千塊都小心翼翼,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微笑。

「好,你要是放心的話可以讓我幫你操作,等我們見面后我再詳細教你。」

「我當然信得過你了。」蘇錦溪對於炒股只是書面上的知識,如今真要實踐的時候她還是會很謹慎。

要是自己冒然亂買,兩千塊肯定就像是砸在水裡,連泡泡都不會冒一個。

蘇錦溪將錢轉了過去,「門主大大,我全部家當都押在這裡面了。」

「放心吧。」顧南滄看著屏幕上那閃著淚光的小表情,現實生活中的她應該也是這麼可愛吧。

顧南滄將電話放到一旁,繼續玩德州撲克。

「喲,顧少爺在談什麼大生意呢,剛剛那局那麼好的牌都不玩了」

「嗯,的確是筆大生意。」顧南滄隨手丟出自己面前的籌碼,一個也是幾十萬。

「多大的生意也給我們說說,讓我沾沾光。」

顧南滄比了比手指頭,「這個數。」

「二十億?」

「二十億美金?」

顧南滄輕笑一聲:「錯,兩千人民幣。」

「顧少,你在開玩笑吧,你會做兩千塊的生意?」

「這筆生意啊……很大。」顧南滄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蘇錦溪睡不著坐在一旁翻看股票信息,查看股市的走向,為以後做準備。

時不時看向陽光中那睡得香甜的金髮男人,看著他就覺得心情大好。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下午,蘇錦溪看了看時間,唐茗說下午來接她,怕是也快了吧。

她思考要不要叫醒三叔起床呢?

走到他的身邊輕輕颳了刮他的鼻子,「三叔,該起來了。」

司厲霆孩子氣的嘟囔了一句:「再睡兩分鐘。」說著便用被子遮住了臉又昏睡了過去。

想著這幾天他老是熬夜,疲憊也是正常的吧,蘇錦溪捨不得吵醒他。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蘇錦溪警惕的用英語問道:「誰?」

對方回了一句:「女士,酒店贈送水果,請你開門領取。」

蘇錦溪並沒有懷疑開了門,開門就對上一張熟悉的臉。

「白小姐,怎麼是你?」 boss今天又在撒狗糧 蘇錦溪有些意外。

白小雨一路風塵僕僕從中國飛過來,好不容易從詹助理那裡查到酒店入住信息。

她先敲的唐茗的門,發現並沒有人應答這才敲了蘇錦溪房間的門。

白小雨心中很害怕推開門看到的就是那種景象,蘇錦溪身上穿著浴袍出現。

胸前有幾個很明顯才印上去不久的吻痕,一看到這些白小雨都抓狂了!

「蘇錦溪,你這個賤人。」白小雨衝上前就要給蘇錦溪一巴掌。

蘇錦溪眸光微冷,上一次潑她咖啡已經夠了,這次還想要打自己,想的美。

她一把捉住了白小雨的手,「白小姐,麻煩你放尊重一點。」

「蘇錦溪,你這個不要臉的爛貨,我早就警告過你不要動茗,看來你是沒將我的話放在心上。」

白小雨已經入魔,沒有打到蘇錦溪,她朝著屋中走去。

蘇錦溪將她拖住,「你不能進去,裡面的人不是唐總。」

「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他!茗,你好狠的心,你怎麼能夠這麼對我?」

白小雨所有的理智都在此刻崩潰,還有什麼比捉姦在床還讓人更虐心的?

「蘇錦溪,你他媽放開我,我今天跟你同歸於盡!」白小雨已經瘋了。

她一把推開蘇錦溪朝著裡面沖了進去,蘇錦溪心臟都要跳出來。

白小雨本來就不是省油的燈,要是被她知道了那人是三叔,還不知道有什麼要出什麼幺蛾子!

好在司厲霆剛剛用被子遮住了臉,白小雨並沒有看到他是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