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那種小島或者深山,巫師說話是很有分量的。

花心祭祀是海洋部落的首領。

花心祭祀說:沖繩島在幾千年前,島上一共有兩個護島大神,一個叫火神,一個叫水神!

“你們說水神失落了,卻不說火神失落了,我問你,火神是誰?現在還在不在?”我問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笑哈哈的說:在……但是,我不會告訴你是誰,火神,隱藏在十幾萬島民的裏面,在沖繩島遇到極大危機的時候,火神就會再現。

她又說:每一代,火神都是男人,水神都是女人,火神和水神結婚,水神懷孕生子後,會生出一對龍鳳胎,男女孩各一個。

男孩又是下一代的火神,女孩又是下一代的水神,從此往復,執行了上千年。

“這火神和水神,不就是近親結婚麼?”我問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說:保持最正統的神靈血脈!

我其實不相信花心祭祀說的水神和火神是真正的神靈……我感覺,那水神和火神,應該就是類似我們陰人的這種人。

只不過是陰人裏面,頂級厲害的高手。

花心祭祀說:水神和火神不一樣……水神,擁有最好的天賦,天賦異稟,永遠擁有最高額的戰鬥力,破壞力極大,不過脾氣不是很好。

而火神不到沖繩島陷於危難的時候,不會變成真正的火神,他平常,和正常人一模一樣,可是火神,卻擁有最爲強烈的好勝心!

“火神,在平常生活中?不怎麼厲害嗎?”我問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點點頭,說:不厲害,真的很普通,這也促成了兩千年前,水神毀了婚約……遠走中國。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我問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說,曾經,火神和水神定情的晚上,都會跳一段“巫族”舞蹈,火神展現他的雄性魅力,充滿鬥志的魅力,水神,展現出她極其婀娜的女人身段和奇大的力量,火神水神,相互吸引,水火交融,最後,成爲眷侶,繁衍後人,保護海島安全。

不過,在兩千多年前,水火定情的那天晚上,水神不再喜歡火神,她覺得火神,太過於平凡,平庸,她要出海,她要去尋找屬於她自己的愛情。

爲了愛情,水神遠渡到了中國,拋棄了族人,拋棄了她的使命。

我說水神都走了,火神和誰生孩子?又怎麼孕育下一輩的火神?

花心祭祀說:其實沒問題的,火神後來和別的女人成家,生了一個男孩,那男孩,就是下一代的火神。

火神的力量,很純正,即使和別的女人生男孩,也能將力量和鬥志,完全傳承到了下一代去,只是,他和平凡女人生下的孩子,總是會有一種記憶,這種記憶,來自於兩千年前……在特殊的時候,會激發的。

我想火神是這種傳承方式的話,那水神估計傳承方式也是這種模式的。

兩千多年前的水神,到了中國,和中國的男人結婚,然後生子,繁衍族羣。

也許,在那個族羣裏面,總有一個人,會獲得來自“兩千年水神”的力量……所以,這個人……就是“鮫人”部落的領袖,鮫人王牌中的王牌——北海鮫人。

喬拉就是獲得了水神傳承力量的人……沖繩島護島神靈力量的人,當然,喬拉也繼承了水神的記憶。

所以,這次喬拉回到了沖繩島上,整個人經常性的神智不清晰,估計是水神的記憶甦醒了。

說道這兒,花心祭祀從口袋裏面,摸出了一個玩偶,玩偶是一個女人,有着水晶右臂,右手掌,是白銀爪子,和喬拉幾乎一模一樣。

兩千多年之後,想不到水神的傳承,再次回到了沖繩島。

花心祭祀望着海洋說道:水神降臨,沖繩島有救了……真的有救了。

我看向了花心祭祀:可你也不應該讓喬拉殺人啊……喬拉是個好女孩,殺仇人殺惡人,卻不殺無辜的人。

“水神的記憶,要靠鮮血來喚醒。”

花心祭祀站了起來,對我們說:最近,沖繩島在傳言,說讓海水倒流的罪魁禍首,是中國人,尤其是一個叫李善水的人,觸怒了神靈,今天我見了你,我卻知道,你不會害沖繩島的。

“你認出我來了?”我拿掉了太陽鏡,也拔掉了假鬍鬚,看着花心祭祀。

花心祭祀笑了笑,說道:那當然了……從第一眼我就看出來了,可是絕對不是你觸怒了神靈……不然,你也不會成爲水神的朋友,今天的話,說到這兒了,李善水君,從今天開始,你在沖繩島,需要我幫忙,請隨時說,你是水神的朋友,就是我的神靈,我願意爲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說完,花心祭祀,轉過頭,大步的離開了。

我等花心祭祀走後,對着海水呼喊:喬拉……聽見我的話了嗎?你是沖繩島的水神,沖繩島,只有破解崑崙仙宮,才能拯救……如果你願意,請上岸,爲沖繩島海水恢復正常,貢獻一份力量!

我喊了很久,海面卻平靜無奇。

最後,我嘆了口氣,龍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小李爺,放心吧,我相信喬拉知道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的,她……遲早會和我們會合的。

我點點頭,上了海灘。

走在了海灘,準備回家的時候,我突然看向了龍三:賤三爺,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龍三問我。

我說:你還記得喬拉在火山家發飆嗎?爲什麼會在火山家發飆?

“哦!” 攻心總裁局中妻 帝子歸醒悟過來了:水神火神,會不會火山家……就是沖繩島火神的家!火山雄一脈,就是火神一脈? 我聽花心祭祀說了,水神火神,一個擁有最出色的天賦,天生神力,一個擁有最強大的鬥志,最旺盛的好勝心。

喬拉擁有獨一無二的天賦,自然不用多說。

在“鮫人”部落裏面,她脫穎而出,成爲變身“北海鮫人”的女人,自然不一般了。

而火山家的“刃鋒一郎”的鬥志,那真是強大得近乎無敵。

甘願用生命,去冒險一擊,只求在實力比他強上幾個檔次的喬拉身上,獲得勝利。

這種鬥志,真心沒誰了。

所以,很有可能,火山家的人,就是“沖繩島”的護島大神之一,火神。

我帶着帝子歸他們,快速的跑到了火山家去了。

到了火山家,火山雄正坐在桌子上,吃着海鮮麪,喝着燒酒。

“火山雄前輩。”我喊了火山雄一句。

火山雄卻擡起手,說:等我好好吃完這碗麪……我們沖繩島,和日本本島是一樣的,地震、海嘯、火山,一直都在爆發,每天,我都能夠感受到震感,這也培養出了我們日本人獨特的危機意識。

這麼多年,我一直都醉心於鑄劍,卻沒有好好品嚐過一次食物,現在,我的生命,馬上就要結束了,請讓我好好品嚐一下食物的美味。

“請慢用。”我憋了很久,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火山雄端起了麪條,仔仔細細的吃着。

吃完了麪條,火山雄又端起了麪湯,一口一口品嚐着,邊喝邊說:沒想到啊,沖繩島的海鮮,這麼美味,我以前浪費了好多次品嚐美食的機會了。

喝完了麪湯,火山雄用餐巾擦了擦嘴後,才慢悠悠的說:你們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我下意識回了一句。

“我們火山家是沖繩島守護者的事情!”火山雄正襟危坐。

我點點頭,說知道了。

火山雄點點頭,說:其實刃鋒一郎第一次把你們帶過來的時候,我就認出來了……那個女娃娃,就是兩千多年前的水神,我們火山家,就是火神的傳承。

“火神的始祖,火山家的第一代火神——火山黃彥,水神家的第一代始祖——水門若淚。我們兩家,一直在維護着沖繩島的安寧,兩家其實就是一家,一家出兩子,一子爲男,一子爲女,兩子再次結親,循環往復,本來,一直都是這樣,直到兩千二百年前……一箇中國人,來到了島上。”

火山雄說道:那個中國人,獲取了那一代水神……水門喬海子的芳心。

“那個中國人,是誰?”我問火山雄。

火山雄說:徐福……秦朝大將徐福,他揹負着爲秦始皇尋找長生不老藥的使命,登上了沖繩島,徐福在島上沒有找到長生不老藥,卻開始教沖繩島的漁民們種地開田,也帶來了很多中華的先進技術,他也帶着部隊和童男童女,在島上繁衍生息。

“徐福是個異人,一身手段通天,又極負鬼謀。”火山雄說:當年徐福登島,東洋人和後來的高麗人屢次登島侵略,都是徐福指揮沖繩島人,頑強作戰,打得那些入侵者,節節敗退。

我點點頭,說徐福是鬼谷子的門人,鬼谷子的那些門生裏,不少都是軍師鬼才,徐福帶兵打仗,絕對不差!

“是的!”火山雄說:當年徐福大戰,一掃周圍所有島嶼,甚至攻上了日本島,號稱日本王……軍師鬼才,毋庸置疑,也正是因爲他那絕世的風采,吸引了那一代水神——水門喬海子。

水門喬海子,違反了沖繩島的規矩,跟徐福表白,一訴芳心。

我說這些事情,爲什麼花心祭祀沒有跟我講?

火山雄冷笑道:花心祭祀算什麼?這些都是水神火神傳承中的祕辛,她不知道,實在不奇怪。

他說,當時徐福其實對水門喬海子,實在傾心,可是,他把沖繩島當成了他的第二個故鄉,絕對不會毀壞沖繩島的規矩,還是勸水門喬海子,去和當時的火神火山棋定情。

在水神火神定情的那天晚上,水門喬海子,當着所有族人的面,拒絕了火山棋,一個人偷偷的跑到了徐福的家裏,表示這輩子,非徐福不嫁。

徐福很感動,當時跟水門喬海子定下了誓約——你渡海去大秦,等我二十年……二十年後,我若回大秦,必然和你完婚,與子共同袍!

水門喬海子立馬同意了,並在那天晚上,運用她“水遁”的神通,渡海去了中國。

二十年後,徐福斂到了足夠的寶藏,埋藏了寶藏,再次回大秦,回國後,他見到了水門喬海子,與其在大秦成婚,至於成婚之後,還有沒有回沖繩島,那就是未解之謎了。

火山雄說完後,對我們說道:喬拉之所以姓喬,估計是當時的水門喬海子,自知對不起沖繩島,所以,沒有再使用“水門”這個姓氏,這個在沖繩島象徵巨大榮耀的姓氏,而改姓喬了。

而徐福和水門喬海子成婚,可能也覺得對不起沖繩島,對不起水門喬海子,所以後人,都跟母親姓喬。

喬家就這麼傳承了下去,一直傳到了現在,成爲了“北海鮫人”。

我想不到,喬拉的事情,原本是這樣子的,聽上去,很有些傷感呢。

火山雄說:我兒子刃鋒一郎,敗給了喬拉三次,水神火神,時隔兩千二百年後的對決,實在是宿命,水火總歸不融,水,總是能夠剋制住旺火的。

“現在喬拉水遁在大海里面,不肯出來了。”我對火山雄說。

火山雄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怪笑,說道:哈哈哈……我也可以告訴你們,我兒子……失蹤了。

“失蹤了?刃鋒一郎,失蹤了?”我問火山雄。

福運寵妻 火山雄抓過了桌上的一封信,遞給了我:你看一下。

我抓過信,是日文寫的,看不懂,我把信遞給了龍三。

龍三給我翻譯了一遍。

“父親,我的鬥志沒有停,我是火山一郎,我是火神家的兒子,在火神家,只要鬥志不停,那火神就沒有死……我要成爲世界第一的劍客的意志,除非我死,否則,不會轉移,我帶着“山火劍”的碎片離開了,這一次離去,也許是永別,也許是我更加強大的迴歸……火神意志,永遠不能被征服!”

刃鋒一郎的字跡,鏗鏘有力,點燃了我心中的熱血。

我點點頭,說刃鋒一郎確實是好樣的,可是他會去哪兒呢?

“我知道,但我不會說的,我期待我兒子的涅槃重生。”火山雄收好了信,又坐了下來,對我說:我知道你們要找什麼,你們要找徐福留下來的那筆寶藏……可是我告訴你,這筆寶藏,真的存在,但並不好找。

“火山雄前輩,你有線索?”我問火山雄。

火山雄說:我沒有線索,徐福這人,通鬼謀,曉人心,他藏的寶藏,不是一般人找得到的。

“火山雄前輩,你可有辦法,找到喬拉嗎?”我又問火山雄。

火山雄搖搖頭,說道:沒有辦法,但是我感覺得到……喬拉,還會回來的,我兒子,也還會回來的……水神和火神再次並肩作戰的時候,快要到了……這是沖繩島兩千二百年內,沒有過的盛世,我,拭目以待。

說完,火山雄走進了房間裏面,沒有再出來。

帝子歸問我怎麼辦?

我說還能怎麼辦?找崑崙仙宮,找到了,我想,刃鋒一郎和喬拉,都會出現的。

對了,現在不是喬拉了,是水門喬拉。

我正說着要找崑崙仙宮呢,風影、胡糖、大金牙“尋仙宮”三人組,大喇喇的回了火山家。

“小李爺,你也在呢?”大金牙一進門,就嚷嚷了起來:奶奶的,找個屁啊,根本找不到。

我問他們咋了?

風影說道:我今天在火山邊上尋龍……你知道我尋到了什麼?

“尋到了什麼?”

“八龍葬屍。”風影說道。

我問風影,什麼叫“八龍葬屍”。

風影說:一塊葬屍地……有八條龍圍着。

葬屍地是風水寶地,不過需要風水師點化,點完了,龍氣沖天,要找“龍眼”來點。

只是,這龍眼,真的不好找啊!

尤其是八條龍圍着,只有一口氣找到真龍眼,才能進穴,找不到,進不去不說,還會引發機關。

風影搖搖頭:亢龍有悔,雙龍出水,龍戰於野,見龍在田,飛龍在天,地龍蟄伏,海龍圍繞,八條龍!點哪個都不是……奶奶的,這徐福,在沖繩島,估計下了不少的“僞穴”,不好找,真是不好找啊。

“八條龍,哪條都不是。”我對風影說。

“你確定?”

“我確定。”我點點頭,把“水火雙神”的事情,告訴了風影——說當年火山家火神被徐福搶走了戀人,如果徐福再把寶藏,藏在火山家的旁邊,那太不是人了,也不是徐福翩翩君子的作風,所以,我肯定,這八條龍,哪條都不是。

風影聽了,一拍大腿:還他孃的有這事呢?那八條龍,不是白找了?

“不白找。”我看向風影,說道:這八條龍,有用!

“有啥用?”

“害人!”我對風影壞笑了一記。 我跟風影壞笑了一聲,說“害人”。

風影問我害誰。

我諱莫如深的對風影說道:誰跟着我們,就害誰。

誰會跟着我們?章楠的勢力,那兩個殺狐真兇,如果說他們沒有關注我們,那不太可能吧。

風影擡起了一條眉毛:今天,我們找到了八龍葬屍地的時候,也沒看到有人尾隨我們啊,也沒人出來找我的麻煩。

我伸手,拍了拍風影的肩膀:老風,你把章楠和那“多智先生”想得太簡單了,老話說得好——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

你沒找到崑崙仙宮,當然沒有人注意你,可是當你找到崑崙仙宮的時候,那人,就呼啦啦的出來了。

風影頓時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些人,都在隔岸觀火,隱藏在暗中,一旦發現我們有進展,立馬開搶。

“對,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我點頭對風影說。

大金牙咂摸出不對勁的事來了,問我:你咋知道那些人一定在暗中窺伺我們?萬一他們沒在呢?

我覺得大金牙這個問題問得好,問到了重點上了。

“其實很簡單……因爲章楠和多智先生,他們壓根就找不到破門崑崙仙宮鑰匙的辦法。”我信誓旦旦的說。

“這麼有信心?咱們這可是現代世界了,什麼門破不了,只要tnt炸彈足夠,管是什麼門,直接爆破。”大金牙是個倒斗的老人了,沒少當掌鍋,雖然下鬥沒幹過體力活,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路嗎?他見過不少開墓門的手段——其中最暴力的,就是炸門。

我搖搖頭,跟大金牙說,你以前倒過的鬥,都是石門、銅門、鐵門,這些門,有經驗的老手只要敲一敲門,根據敲門發出的聲音是否沉悶、是否清脆、是否有空鼓,就能夠八九不離十的測試出墓門的厚度。

這些門,只要確定了厚度,就能給出精準數量的炸藥,然後直接炸門,可以做到對古墓分毫無損,剛剛足夠把門炸開。

可是,青銅仙宮的門,機關太多,甚至還暗含陰術,這樣的門,你壓根無法推算他的厚度,火藥也不能給出精準的量。

火藥不足,炸不開,火藥太足了,得炸燬不少崑崙仙宮裏面的寶貝。

“所以……即使多智先生和他的另外一個同夥,就算真正的找到了崑崙仙宮的入口,那也是望洋興嘆,他們,還指望我們的動作呢。”我說。

大金牙給我伸出了一根手指:小李爺,你是個有想法的人,既然章楠、多智先生和另外一位殺狐真兇,要當我們的尾巴,那咱們就給他做個局!全部網進來。

“明天,剪了後面的尾巴。”我感覺,明天算是我們對付章楠、多智先生他們一次良機。

現在喬拉水遁到了大海里面,我們的王牌不在了,要對拼硬實力,只怕拼不過章楠、多智先生他們。

章楠的手上,有王牌盤山鷹和汪陽。

多智先生現在神鬼莫測,我們和他們正面放對,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只能智取,不能硬攻。

“行吧!明天,咱們一起去一趟八龍葬屍地。”我對兄弟們說道。

“行!明天剪了尾巴後,咱們再去找崑崙仙宮。”兄弟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