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說起門派的事情,啊力和阿雷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們作爲內部人員,自然清楚龍十兒去做什麼。

如今花龍門的局勢,讓他們不得不嚴陣以待,結果黃符,然後點頭。 龍十兒與阿雷和啊力兩人喝了一下午的酒。

時間又到了晚上,不過龍十兒此時正在呼呼大睡,醒來時已經是深夜,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間裏。

龍十兒的酒量不是很好,想來是啊力把讓人把自己送回來的。

龍十兒甩了甩頭,現在腦部還有些發脹和眩暈的感覺。

用神識查探了一下,發現紫鳳容容都沒在莊園裏,擴大搜索範圍後才找到兩人此時都在花龍門駐地裏。

閉關前的最後時間,龍十兒想要與自己的女人呆在一起,所以,龍十兒動身前往駐地。

來到花龍客棧,發現客棧纔剛剛打烊,正要關門的黃米兒發現了龍十兒。

“這麼晚了,還是來找容容和鳳兒的吧!”

“嗯,下午喝了點酒,所以來得有些晚。”

龍十兒點頭,然後走進了客棧。

黃米兒指責道。

“明知道這是你閉關前的最後一天你還喝酒,唉,你還真是悠閒啊!”

“呵呵……”只有人去怪他去喝酒,卻沒有關心他爲什麼喝酒,對此,龍十兒早已看透,乾笑了兩聲,對黃米兒歉意的說道。

“米兒姐,現在太晚了,我先進去了,你把門關上吧,待會兒我帶她們出去!”

“嗯,行,快去吧,這會兒她們訓練應該也快結束了。”

龍十兒走進了客棧,來到花龍門駐地門口,卻遇上了正朝外走的孫迪,看到龍十兒,孫迪驚喜的說道。


“門主,你怎麼會在這兒啊?我正想去找你呢!”

“嗯?找我?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十兒嗎?”

龍十兒一愣,疑惑的看着孫迪。

孫迪示意龍十兒別擔心,然後說道。

“其實也沒啥大事兒,不就你要閉關了嘛,我找你是想跟你談談你閉關以後關於花龍門弟子日常的任務。”

“嗯,那你說吧!”

龍十兒點頭,其實龍十兒倒是沒想到這些,因爲在他想來,讓他們負責門派事務,那就是全權由他們負責。

孫迪說道。

“咳咳,經過採集弟子們的看法,還有門派高層的看法,我們一致建議,花龍門弟子日常修煉以獎勵的方式爲主,用一些法寶、法決、或者大家所需要的東西來鼓勵大家的修煉。”

孫迪非常嚴肅的說道,龍十兒心裏已經有了想法,於是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孫迪。

直到孫迪的表情有些閃躲,龍十兒這才笑道。

“你們就會打我的算盤,找你們這想法,就算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修煉者也總有一天會被你們榨乾,行,你說大家都需要的東西是吧,這個好辦,我多給你一些晶石,奪取買一些生活用品用來鼓勵大家。”

“門主,這……”

孫迪有些爲難的看着龍十兒,他們的確是有想敲詐龍十兒的想法,法決,煉器煉丹材料,法寶,丹藥這些東西對於修煉者來說,都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其實自從那次龍十兒說花龍門藏書閣一事的時候,他們就被龍十兒的富有所吸引了。

龍十兒感覺時間都快差不多了,於是不耐煩的說道。

“行了行了,這樣吧,我們每三十天評選一次修煉進步最快的學員,這名學員呢,能夠得到一些法寶啊或者法決啊什麼的獎勵,然後評選一些優秀的學員,發一些尋常一點的東西作爲鼓勵。”

龍十兒看遠處徐容容和鳳兒已經走來,正好奇的看着這邊,便不由分說的將孫迪給推了開。


“就這樣吧,啊?我還有事兒,你先走吧!”

孫迪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離開了。

龍十兒對此事沒有多想,面帶笑容的朝走來的二女張開臂膀。

“二位老婆大人!”

徐容容和紫鳳從龍十兒兩邊走過,完全把龍十兒當作了空氣,看也沒看一眼,於是兩人有說有笑的離開了。

龍十兒有些尷尬的看了看周圍,還好沒人,於是趕緊跟上二女的腳步,滔滔不絕的說着。

“老婆們,我明天要開始閉關了,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呢?”

迎來的,是二女的無視,兩人就像沒聽到似的繼續說着今天訓練弟子的事務,不時的還發出甜美的笑聲。

龍十兒耐着性子繼續說道。

“好,你們沒啥說的,那我有說的,我閉關以後你們可千萬別這麼忙了哦!”

龍十兒試探着用關心的話語吸引二女的注意,可是二女依舊無視。

龍十兒也不放棄,又換一種方式道。

“行,既然你們不理我,那我現在就先進乾坤圈準備準備了哦!”

龍十兒小心的看着二女的表情,只聽得二女交談道。

“是啊,今天那名弟子,真的太搞笑了,用的招數竟然那麼搞笑,哈哈!”

“嗯,前今天我還遇到更搞笑的呢,鳳姐姐,我就說訓練別人有樂趣吧!”

“嗯,完全和我訓練你們的時候不同,其實現在回想起來,你們那時候也蠻搞笑的。”

……

終於,幾人來到大街上,一路上二女都無視了龍十兒,龍十兒試着做最後的努力,停下步子,裝出嚴肅的表情說道。

“我可就走了哦!”

二女還是無視,龍十兒就給怒了,站在原地大聲說道。

“我決定,現在我要去逛街!”

這時候,二女忽然來了興趣,轉過身,無比熱情的跑到龍十兒身邊,兩人一人一邊挽着龍十兒的胳膊,徐容容撒嬌般的說道。

“我們就知道老公你最好啦!”

“嗯嗯!”紫鳳趕緊附和着不住的點頭。

龍十兒看了眼周圍,四下無人,現在這個點兒,估計大街上除了那些個醉酒的漢子和乞丐以外,街上是難得有人了。

“當然,前提是你們原因跟我去……逛夜店!”

龍十兒捂着嘴得意的笑了起來。

二女鄙視的甩開龍十兒的手臂,於是又像剛纔一樣繼續無視龍十兒。

由於剛纔已經找回了些面子,龍十兒也沒那麼憤怒了,快步跟在二女身後,趁着二女說得入神的時候,忽然用手指指了指徐容容的後背。

“容容,你晶石掉了!”

處於潛意識狀態下,徐容容轉身往地下一看,什麼都沒有,然後擡頭髮現龍十兒正捂着嘴偷笑,於是狠狠的看了龍十兒一眼,又與紫鳳說起他們白天遇上的趣事兒。

往莊園的方向走了好一陣子,來到籠琳鎮最大的大街上,他們需要穿過這條馬路。

龍十兒看準時機,然後悄悄伸出腳跟擋在紫鳳身前。

紫鳳正和徐容容說笑,完全沒注意到腳下的情況,忽然感覺自己絆倒了什麼似的,尖叫一聲。“啊”的便驚恐的往前撲去。

龍十兒早已看準時機,趕緊擋在紫鳳身前,可是,就在龍十兒轉身的瞬間,看到黑黑街道的另一頭,他的表情瞬間大變,趁着自己倒下的功法一把拉住徐容容。

隨後,三人同時倒下去,龍十兒趕緊調動體內真氣,瞬間將自己的真氣包裹住了徐容容身體。

只見徐容容就要與大地來個親密的接吻的時候,時間忽然禁止一半,她的紅脣離地面僅有一指相隔的時候,他的身體斜斜的止住了。

至於龍十兒,他則是和紫鳳真正的來了個親密的接吻,不過也只是瞬間的功夫。

剛落在地,龍十兒就摟着紫鳳在地上幾個翻滾,來到一件房屋邊上。

龍十兒左三捂住紫鳳的嘴巴,右手一彈,一道黃鶯似的光芒彈射而出,直直的進了徐容容的嘴裏。

徐容容皺着眉,捏着脖子,只感覺一陣難受,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龍十兒趕緊轉過身,對着懷裏的紫鳳做了個“噓”的手勢,輕聲對二女說道。

“那邊有人!”

紫鳳悄悄探頭一看,這纔對着龍十兒點點頭,龍十兒也放開了手。

然後悄悄的走到徐容容身邊,使用上真氣將她抱了起來,躲在房屋的邊上。

Wωω• t t k a n• C O

這是一個巷子,裏邊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到,龍十兒對着徐容容的後背輕輕一拍。

徐容容便將剛纔龍十兒彈射而出的能量吐了出來。

“你,你剛纔給我吃了什麼啊?好,好難受……”

出於安全考慮,徐容容藉助了傳音的方式將自己的話語傳到龍十兒耳中。

龍十兒放出神識,感覺街道另一邊的人離得還有些距離,便解釋道。


“那是我的能量,我把他控制在了你的喉嚨裏,容容,對不起了啊,回家了我給你煮粥喝!先別說話了,他們要過來了。”

龍十兒有些抱歉的輕輕拍着徐容容的背脊,以緩解她現在的心情。

倒是紫鳳看着地上,不言不語,好像在想剛纔自己看到的景象。

街道另一邊,一共是四個人,小胖子也在其中,還有一人龍十兒從未見過,不過小胖子對他很尊敬。

小胖子身後跟着兩名縣衙的人,小胖子說道。

“齊大人,小女可就交給你了。”


“你就放心吧,你既然答應把他嫁給我,到時候我就一定會救她出來的,不過,這些天你可千萬不能打草驚蛇,以免影響了我的計劃。”

這名男子的聲音有些蒼老,結合剛纔龍十兒瞬間看到的面目,龍十兒推斷這位被小胖子稱爲齊大人的人年齡大概有五十左右。 “嗯,你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打擾你的。”

幾人停下了腳步,王明朝說了一句。“拜託了!”

隨後,一羣人從龍十兒徐容容紫鳳三人身前走過。

直到幾人走遠了,龍十兒這才帶着紫鳳和徐容容出現在大街上,往莊園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幾人都沒有在說話,她們都知道龍十兒正在思考,不想用話題來打擾了他的思路。

沒錯,龍十兒的確在沉思,他在沉思王明所說的齊大人是何方人物,他在沉思那位齊大人會在多久後動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