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爆炸之後,幽月狼王的模樣可謂悽慘無比,原本柔亮滑順的皮毛變得坑坑窪窪,到處都是火燒火燎的痕跡,巨大的身軀傷痕累累,尤其兩顆狼頭直面爆炸的威力,一顆被炸掉了半邊臉,另一顆被炸掉了耳朵鼻子。

幽月狼王數百年積累,也有療傷妙藥,它嘴巴一張,竟然從肚子裏嘔出一丸藥。這丸藥靈性十足,從幽月狼王嘴裏一出來,就變化出一雙翅膀,撲棱棱想要飛走!幽月狼王早有準備,哪會讓這靈藥給跑掉?它大嘴一張,就把靈藥給含在了嘴裏,隨後以口水將其化開,一半用來外敷,一半用來內服。

能化形,幾乎生出靈智的神丹!只是散發出來的那股藥香味就令人精神一振,將其用到身上,那真個叫做生死人肉白骨。幽月狼王身上恐怖無比的傷勢,有了這神丹加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癒合!

過了片刻,除去兩顆靈力之球消耗的本源,幽月狼王身體幾乎復原如初。幽月狼王也不是願意吃虧的主兒,它消耗了本源,又消耗了一顆救命的神丹,對劉雨生的恨意可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此刻身體復原,它當即向劉雨生落地的方向走去,準備給劉雨生來點狠的。

在幽月狼王想來,劉雨生受此重創,就算不死也沒什麼活頭了。終究不是通靈大師,不能煉體,單憑那樣一副小身板,拿什麼來抵擋靈力之球的爆炸?然而想法很美好,現實很殘酷,幽月狼王以神丹爲自己療傷,耽誤了這麼點時間,等它來到劉雨生摔落的地方,恰好看到劉雨生緩緩從坑裏站了起來,一臉的殺氣騰騰。

都是出來混的,誰還沒個底牌了?幽月狼王有神丹襄助,劉雨生體內有三百六十五個氣旋,儲存的法力足夠他飛着繞地球一週,幽月狼王全憑神丹的靈力修復身體,劉雨生有太上心經加持,能施展世間萬法,區區療傷法術不是手到擒來?

萬萬沒想到劉雨生竟然能頂住兩顆靈力之球的爆炸!雖然劉雨生看上去依舊傷痕累累,但幽月狼王已經感受到了他沖天而起的殺機。

這就尷尬了,幽月狼王二話沒說轉身就跑,跑得比兔子都快。正面交手,幽月狼王絕對幹不過劉雨生,這一點剛纔已經得到了證實,現在就連消耗也耗不過人家,幽月狼王不跑還等什麼?它可沒有第二顆神丹了,再被劉雨生抓到,必死無疑。

劉雨生冷冷地看着幽月狼王逃走,但他卻沒有上前追殺,只是站在原地目送幽月狼王離去。不是劉雨生轉了性,比起追殺幽月狼王,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щшш▲тTk Λn▲c o

這件事迫在眉睫,容不得劉雨生有絲毫的延誤! 一股法力波動在劉雨生體內醞釀,這股法力波動中正平和,但猶如江河入海,有一種浩浩蕩蕩難以阻擋的感覺。

劉雨生歷經無數波折,靈魂自虛無黑暗中覺醒,吞噬赤焰尊者一半神魂以起家,生生死死之間遊走無數次,到如今他積累愈發雄厚。自從得了天道傳承之後,劉雨生就一直在進步,境界提升的速度可以說曠古絕今,通靈界再也沒有人能像他這樣,短短數年就從一個普通人一躍成爲巔峯的通靈師!

在葬龍池遇到金蟬子之後,劉雨生更是迎來了他最大的轉折點,被人算計不僅沒死,反而浴火重生!並且莫名其妙得到了一道信息流,內蘊一百六十七種頂尖法術!吸收消化了那道信息流,以太上心經爲根基掌握了一百六十七種法術,劉雨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但是,劉雨生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現在究竟有多麼強大。直至遇到幽月狼王,劉雨生被兩顆靈力之球炸成重傷,爲了驅逐體內肆虐的兩道靈力,他只能激活體內氣旋,到這個時候,劉雨生才赫然發現,體內三百六十五處氣旋,不知何時已然全部點亮!

太上心經第一層,三百六十五個氣旋,越到後來點亮氣旋所需要的法力就越是恐怖無比。尤其最後一個氣旋,更是相當於前面一百顆氣旋之和!劉雨生之所以進入葬龍池,就是爲了尋找蛟龍之心,用來解鎖玄天大保健,如果沒有玄天大保健加速,他何年何月才能攢夠點亮氣旋的法力?萬萬沒想到,蛟龍之心還沒找到,不知怎麼的三百六十五個氣旋就全部點亮了!

太上心經第一層,只需三百六十五個氣旋點滿,立刻就能做出突破!劉雨生本身已經是通靈師巔峯境界,這一突破,直接就能超凡脫俗,成爲通靈大師,步入頂級高手的行列!從此煉體修身,長生有望!

不知爲何,劉雨生原本沒發現氣旋全部點亮的時候,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可是就在激活氣旋驅逐靈力的時候,劉雨生髮現了這一點,於是異狀叢生,法力波動開始像波紋一樣,一圈又一圈地盪漾了起來。

劉雨生很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馬上就要突破境界了!當法力波動盪漾到最高點的時候,就是他真正打破仙人之隔,成就通靈大師的時刻!

相比起境界上的昇華和飛躍,幽月狼王就顯得沒那麼重要,它跑就讓它跑吧,反正雪狼湖就這麼大,幽月狼王受限於葬龍池的法則,它是無論如何也逃不出去的。突破通靈大師境,這是天大的事情,不能出任何差池!

本來劉雨生還在考慮,要不要暫緩突破的節奏,先把幽月狼王這個後患解決掉,免得突破當口這蠢貨前來搗亂,萬一因此功虧一簣,那劉雨生可就虧大了。沒想到幽月狼王已經被打怕了,見到劉雨生沒事人一樣,自己撒腿就跑,這樣倒好,省了劉雨生不少麻煩。

法力波動一波又一波,劉雨生的神魂漸漸變得凝練無比,他體內三百六十五個氣旋正在緩緩涌動,忽然間,一個氣旋炸開,一分爲二!

劉雨生神魂徹底進入空靈狀態,對外界不聞不問,全力感受那種法力波動,那是突破的契機,那是天地的法則,那是通靈的大道!

氣旋一個接一個的炸開,一分爲二之後,有的氣旋徹底破滅,有的氣旋則堅持了下來,如此往復循環,劉雨生體內的氣旋數量在逐漸增多。這就是太上心經做出的突破,只要三百六十五個氣旋成功變爲七百二十個,那麼劉雨生就大功告成!不僅太上心經進入第二層,他本身的境界也將從通靈師巔峯境突破成爲初階通靈大師!

幽月狼王跑得很快,最重要的是它修行天地靈機,有法力在身,可以施展法術。當然,十分高明的遁光之流,幽月狼王無處可學,它趕路用的是最爲笨拙的御風之術。幽月狼王像個受了驚的兔子,一溜煙跑回了幽月部落,這樣還不安心,它拋下整個部落,拋下三個傻兒子,架風繼續前行。

雪狼湖裏的雪狼,就像韭菜,一茬又一茬的瘋長,幽月狼王纔不在乎部落裏那些可憐的雪狼戰士,就算它們死光了,只要幽月狼王活着,遲早有一天它依然能重建部落。唯獨讓幽月狼王捨不得的,就是它的三個傻兒子,那三頭雪狼統領奇蠢無比,一點都沒有遺傳到幽月狼王的狡詐,但它們對幽月狼王十分孝順,感情還是有一些的。

可是幽月狼王不得不自己先走,它甚至沒敢停下來警告一下部落,劉雨生無邊的煞氣與殺機,實在把幽月狼王給嚇得不輕,它再也不想跟這個瘋子交手了。

黑風陣陣,幽月狼王很快就跑到了一處極爲偏僻的地方,一路上它都提心吊膽,生恐劉雨生一道遁光追了上來。這偏僻之極的地方,另有玄機,乃是幽月狼王爲自己準備的行宮。狡兔尚且有三窟,何況狡詐之極的雙頭狼王?

一頭鑽進爲自己準備的冰窟,幽月狼王不禁鬆了口氣,這裏不僅位置偏僻無比,而且外面還有陣法掩藏氣息,劉雨生想找到這裏,無異於大海撈針。話說這個劉雨生也真是蠢,既然起了殺心,爲什麼站在哪裏擺酷?眼看着敵人逃走,還以爲他有什麼手段,結果這一路跑來都平安無事……

幽月狼王胡思亂想了一通,忽然人立而起,眼裏閃爍着奇異的光。

劉雨生是傻子嗎?很明顯他不是!那麼這人是一個喜歡擺酷的傢伙嗎?毫無疑問是的,但他會爲了擺酷而放縱敵人逃走嗎?肯定不會!事出反常必有妖,劉雨生當時殺氣沖天,明明有一種必欲殺死狼王而後快的感覺,爲什麼他高高拿起,卻輕輕放下?就這麼讓幽月狼王逃走了?

究竟是爲什麼?

無論什麼理由都不夠合理,只有一種可能最爲順理成章,那就是劉雨生只是銀槍蠟杆頭,中看不中用!除非劉雨生傷勢依然嚴重,不然怎麼解釋他沒有追上來的事實?

幽月狼王嗷嗚一聲,恨不得打自己兩個嘴巴子,這不就是空城計嗎?自己怎麼就那麼傻,當時爲何不試探一下? 劉雨生也是個通靈師,並未突破桎梏,成爲超凡入聖的通靈大師,那麼他不能祭煉肉身,被兩顆靈力之球轟過之後,怎麼可能完好無損?

種種跡象都表明,幽月狼王追過去的時候,劉雨生一定是在虛張聲勢!實際上他必定已經是強弩之末,甚至一口氣都能把他吹倒!

心裏一旦有了這個想法,立刻就像野草一般瘋長,抓撓的幽月狼王心癢難耐,它在冰窟裏來回打轉,轉了一圈又一圈,始終難以做出決定。如果劉雨生真的已經受到重創,剛纔是在唱空城計,那麼幽月狼王就失去了殺死他最好的機會,但是,凡事都有萬一,萬一劉雨生不是在唱空城計,而是真的完好無損,那怎麼辦?

儘管劉雨生的行爲有很多解釋不通的地方,但這個世道不合理的地方多了去了,誰敢保證劉雨生身上就一定不會發生?萬一人家當時便祕了呢?或者人家拉褲了?

幽月狼王捨不得放棄這個能夠殺死劉雨生的機會,又懼怕萬分,不敢返回去面對劉雨生,猶豫良久,幽月狼王終於狼嚎一聲,衝出了冰窟,架風而起,向幽月部落飛去。事到如今,幽月狼王總算想通了,雪狼湖就這麼大點地方,因爲葬龍池的法則限制,它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離開這裏的,如果劉雨生存心想找,就算冰窟再隱祕十倍,早晚也會被他找到。

既然遲早都要再次面對劉雨生,何不拼一把?萬一劉雨生已經受了重傷,幽月狼王卻因爲膽小怯戰而錯過了這個機會,等劉雨生養好傷捲土重來,幽月狼王豈不是要把腸子都悔青了?

心理建設耗去了大量寶貴的時間,幽月狼王瞻前顧後,最後終於努力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礙,當它回到幽月部落的時候,迎接它的是一片死寂。原本鬧哄哄的幽月部落,變得如同鬼蜮,寂靜無聲。幽月狼王暗自心驚,它強忍驚懼,先是給自己施了個變化的幻術,將自己變成一頭普通的雪狼,假裝迷路覓食巧合來到這裏。

要說幽月狼王的幻術也算強力無比,起碼劉雨生都中招差點被它弄死,只是劉雨生體內另有玄機,這是幽月狼王沒辦法預料到的。

幽月狼王將自己龐大的身軀一番變化,成爲普通的雪狼,不僅如此,還有一條腿一瘸一拐,身上的皮毛坑坑窪窪,怎麼看怎麼慘。任誰也想象不到,這頭悽慘之極的普通雪狼,竟然就是雪狼湖之主,雙頭霸王幽月!

成功化身之後,幽月狼王小心翼翼走進幽月部落,很奇怪,原本部落裏成羣結隊的雪狼,此刻全都消失不見了,就如同它們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幽月狼王越走越是心驚,因爲幽月部落裏一切佈置都完好無損,一點都不像經歷過慘烈的戰鬥,既然沒有戰鬥,那麼幽月部落的子民都去哪兒了?

“嗷嗚……”

幽月狼王化身雪狼,自然像模像樣,它仰天長嘯,孤獨的身影在部落中更顯悲涼。在別人耳中聽到的,是一頭落單的雪狼在哀嚎,但如果有心人聽到,那就不一樣了。譬如鋼毛、黑煞、巨爪這三頭蠢貨,它們是幽月狼王的親生子,一聽這個聲音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讓幽月狼王失望了,它嚎叫了一通,除了自己的回聲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動靜,期待中的三個傻兒子也沒有出現。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幽月部落成千上萬的雪狼戰士,還有三個蠢笨的雪狼統領,到哪兒去了?難道它們都遭了劉雨生的毒手?這個想法剛剛升起,就被幽月狼王拋之腦後。如果劉雨生真有這個本事,不動聲色就把整個幽月部落的雪狼戰士全都殺光,那麼幽月狼王根本不會有機會逃走。憑劉雨生之前顯露出來的境界和法力,幽月狼王不認爲他有這樣的能力。

除非,劉雨生做出了突破!

但是怎麼可能?葬龍池的法則限制擺在這裏,壓制所有人的境界,別說突破,就連維持原本的境界都需要付出很大的法力消耗。劉雨生能在這種地方做出突破?莫非他是天命之子?不懼法則壓制?還是說他有至尊襄助,幫他隱去了法則的感應?

幽月狼王心思紛亂如麻,它已經做好了應對劉雨生的兩種可能,一種是劉雨生重傷未愈,之前在唱空城計,那麼幽月狼王會把他撕成碎片!另外一種就是劉雨生的確完好無損,只是因爲不知名的原因才呆在那裏沒有追上來,如果是這樣的話,幽月狼王以幻術化身爲普通雪狼就能收到奇效,它依然有機會全身而退。

讓幽月狼王沒有料到的是,事情的發展超出了它全部的預測,還沒來得及去觀察劉雨生,就出現了幽月部落所有子民集體失蹤的詭異事件。面對這種情況,是進是退?幽月狼王哀嚎了幾聲,沒有引來三個蠢兒子,也沒有引來任何敵人,它鋼牙一咬,繼續低頭向幽月部落深處走去。

一路上,幽月狼王左邊嗅一嗅,右邊聞一聞,時而警惕地擡頭觀望,時而靜止不動,把個孤單覓食的雪狼演得是淋漓盡致。它穿過大半個幽月部落,正待進入自己之前營造的幻境當中,忽然身子一僵,呆在原地不動了。

一股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而來,如同泰山壓頂,瞬間幾乎把幽月狼王給壓垮!堅持了一下,幽月狼王忽然醒悟,自己現在演得是一頭普通的落單雪狼,怎麼可能抵擋這種程度的威嚴?想明白這一點,幽月狼王二話不說,慘叫一聲趴倒在地,任由龐大的威嚴將自己碾壓。

“孽畜!還在裝死?念你修行不易,給我當個坐騎就留你一命,不然的話讓你神魂俱滅!”

聲音很是熟悉,幽月狼王眼皮都不用擡,只聽這個聲音就覺得心中哇涼。就是這個聲音給了幽月狼王難以磨滅的傷害,甚至把幽月狼王像趕兔子一樣趕出了幽月部落!

要問這個聲音究竟是誰?還能是誰?當然是劉雨生這個混蛋! 劉雨生的聲音,幽月狼王這輩子都忘不了!在聽到劉雨生說話的瞬間,幽月狼王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本以爲劉雨生傷勢嚴重,沒想到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劉雨生的聲音中氣十足,不僅如此,人還未至,氣場和威嚴就已經強大若斯,令幽月狼王喘不過氣來。

怎麼辦?

幽月狼王還在心裏唸叨,看樣子劉雨生是發現了自己,繼續裝死還是奮起一搏?繼續裝死肯定是不可取的,人家已經看破你裝死的事實了,你還要厚着臉皮倒在地上,也太小看別人的智商。那麼奮起一搏?這就更不靠譜了!數百年修行不易,就這樣一朝喪盡,豈不可惜?奮起一搏,那也得有一搏的資本才行,幽月狼王膽氣已破,被劉雨生壓得擡不起頭,這種情況下奮起一搏就意味着送死。

如此看來,似乎第三個選項可以提上日程,不如就給劉雨生當個坐騎?先不說劉雨生實力雄厚,並不辱沒幽月狼王的身份,單說跟着劉雨生,簽訂契約之後,或許有希望從葬龍池裏闖出去!外面有大千世界,繁華莫名,幽月狼王早就心嚮往之。

只是,就這樣低頭服軟是不是有點過於隨意?而且,劉雨生既然還在,那麼幽月部落成千上萬的子民消失,不用說就是他做的了,那些普通的雪狼死就死了,無所謂的,關鍵是三個蠢兒子,如果它們也死在劉雨生手裏,那到底是報仇還是不報仇?

幽月狼王這邊還在胡亂尋思,劉雨生已經不耐煩了,他長笑一聲道:“大夢一千年,我意逍遙望長天。如今我終於超脫,幽月,這是最後一個機會,再不臣服,唯死而已!”

幽月狼王渾身一震,趴在地上的身體漸漸生出變化,迴歸原本的樣子,一頭巨大無比的雙頭紫狼!

“嗷嗚!”

幽月狼王低嚎一聲,前腿跪下,兩顆腦袋湊到劉雨生跟前,任由其伸手摩挲。

劉雨生哈哈大笑,擡手甩出一道生死契約,瞬間沒入幽月狼王的頭頂,隨着一道光華升起,一人一狼的神魂死契已經達成。劉雨生對於這種契約頗有心得,當初小白就是和他簽訂的神魂死契,對於受術者也就是幽月狼王而言,神魂死契十分的不公平。

簽訂神魂死契之後,劉雨生和幽月狼王之間就有了冥冥之中的聯繫,劉雨生生則幽月狼王生,劉雨生死,則幽月狼王必死無疑,但要是幽月狼王死了,劉雨生只不過損失一些本源之力而已。就是這麼的不公平,但幽月狼王別無選擇。

正如劉雨生所說,不臣服,唯有死。

幽月狼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包了?就從它聽到劉雨生長笑那一聲的時候開始。爲什麼幽月狼王會產生這種變化?因爲它從劉雨生身上感受到了一個信息。這信息同樣也是一種威嚴,足以令幽月狼王生不起任何反抗念頭的巨大威嚴。

劉雨生,突破了仙人之隔,他,進階成功了!

儘管幽月狼王不肯相信,但事實擺在那裏,眼前的劉雨生氣勢幽深如海,往那裏一站淵渟嶽峙,一派宗師氣度。這還不算完,幽月狼王施展的幻術,在劉雨生眼裏徹底成了笑話,它從心底感受到了戰慄,感受到了一種面對天敵的恐懼。

婚裂症候羣 幽月狼王的境界,大約相當於通靈師巔峯,但因爲靈力運用的粗糙,實際上頂多跟高階通靈師相差無幾。面對超出了一個大境界的劉雨生,幽月狼王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意念,何況劉雨生還是一個在葬龍池這種地方做出突破的通靈大師!

葬龍池的法則限制擺在那裏,劉雨生竟然無視了法則做出突破,無論是他自己積累雄厚天資卓絕,亦或者他有至尊相助,不管是哪一種可能,都值得幽月狼王投靠了。

要說幽月狼王心裏不後悔那是不可能的,真不該回頭啊!劉雨生已經進階成爲通靈大師,倘若幽月狼王自己不主動跑回來,說不定人家清風雯月,一笑而過了。

“孽畜,不把你揪回來當個坐騎,我決不罷休!”劉雨生忽然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幽月狼王心中一驚,隨即想到它已經和劉雨生簽訂了神魂死契,劉雨生想什麼它一無所知,但它心中的想法,事無鉅細都瞞不過劉雨生。有了這個認知,幽月狼王頓時蔫了,它再也不敢胡思亂想,生怕惹得劉雨生不快。

此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劉雨生輕輕打了個響指,一面鏡子浮現在幽月狼王面前,鏡子裏是鋼毛、黑煞、巨爪三兄弟,此時三頭蠢狼正在一處破廟裏呼呼大睡,看上去精氣神倒還蠻足。幽月狼王低眉順眼,看到三個蠢兒子,一點都不激動,反倒嗚嗚地說:“大師,這三個蠢物任由發落,可要我去把它們拿來給你?”

最強兵王闖三國 劉雨生笑了笑說:“罷了,少跟我演戲,別忘了你心裏想什麼我全都知道。這三頭雪狼蠢是蠢了些,但對你孝心十足,我借了你部落上萬雪狼,再把你三個兒子都幹掉,那實在說不過去。放心吧,它們此時正在金禪寺當中靜修,我在那裏設下結界,不修行個幾十年,它們絕對出不來。”

幽月狼王眼裏閃過一抹喜色,低聲道:“多謝大師慈悲。”

“不用謝我,本來我是要把它們三個都弄死,順便把你也弄死,”劉雨生嘿嘿一笑說,“不然的話我要怎樣才能離開這雪狼湖?”

聽到劉雨生這麼說,儘管明知道那只是玩笑話,幽月狼王仍舊忍不住出了一頭冷汗。

“大師!離開雪狼湖的關鍵的確在我身上,但我並不是開啓傳送陣唯一的鑰匙!”幽月狼王急忙辯解道。

“我當然知道,否則還有你的活路?幽月狼王,我必須在三日之內闖過所有副本,離開葬龍池,所以需要藉助你的力量。你的三個蠢兒子得以活命,這就是對你的報答,待我離開葬龍池之日,就是你恢復自由身之時,你可願意助我一臂之力?” 幽月狼王自然低頭臣服,它怎敢說一個不字?

劉雨生的時間稱得上爭分奪秒,當下也不客氣,直接騎到了幽月狼王的頭頂,說來也巧,這裏正是劉雨生之前把幽月狼王腦袋打開花的地方。幽月狼王忍不住身子一顫,隨後就穩了下來。劉雨生伸手一指說道:“帶我去傳送陣!”

幽月狼王當即四足生風,帶着劉雨生飛快向雪狼湖的邊界跑去。作爲雪狼湖的守關BOSS,打敗幽月狼王就能開啓進入下一個副本的傳送陣,規則的確是這樣的,但是這其中有一個重點,那就是打敗幽月狼王,而不是殺死它。

當然,殺死幽月狼王,傳送陣自然會出現,但像劉雨生這樣收服了幽月狼王,讓幽月狼王去開啓傳送陣,有一個特殊的機制,名爲跳關。

雪狼湖之後是寶藏洞,然後是火焰山、星宿海、洪荒傳,最後還有三大頂級副本金鼎、定海以及巨龍之墓。如果殺死幽月狼王,就會進入正常流程,進入傳送陣,傳送到寶藏洞,但收服幽月狼王,讓幽月狼王主動開啓的傳送陣,會直接傳送到星宿海。

連跳兩關!對於時間緊急的劉雨生來說,這簡直是超級福利。坐在幽月狼王頭頂,感受着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劉雨生的心思也飄了起來,他再度回想起自己突破的場景。

幽月狼王仗着自己有神丹護體,拼了老命放出兩顆靈力之球,兩顆靈力球爆炸的倉促,威力差點把劉雨生當場炸死。幸而劉雨生有太上心經加持,體內三百六十五個氣旋,儲存了巨量的法力,他激活氣旋中的法力時,赫然發現自己體內所有的氣旋竟然全部點亮了!沒等劉雨生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突破的契機已經悄然來臨,法力波動一波又一波,衝擊着通靈大師的瓶頸。

爲了呼應突破的契機,劉雨生不得已放過了幽月狼王,任由其逃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劉雨生一度如在夢中,他只是隨便鼓了鼓勁兒,那一直橫亙的通靈大師瓶頸,竟然就那麼崩潰了!劉雨生一鼓作氣,直接衝進了通靈大師的境界!

法力圓融無漏,感悟天地法則,以靈機祭煉自身,長生逍遙,皆在今朝!

劉雨生爲了這一天,付出了太多太多,努力了太久太久,儘管他一直堅信自己能夠突破這個境界,但當這一刻真正來臨,他卻有些不敢相信。通靈大師啊!超凡脫俗,從此仙人兩隔,這麼大的事情,不應該鬧出點大動靜來嗎?怎麼這樣雲淡風輕的就突破了?

不相信歸不相信,事實擺在眼前,劉雨生稍一運轉法力,立刻就能感受到與之前完全不同的力量,不僅強大無比,而且超出了原本的力量層次。天地元氣如何化爲法力,法力又是如何驅動法術,種種細節在劉雨生眼中再無祕密。

信手拈來即是至高神力,排山倒海翻雲覆雨只是等閒,坐看雲收雨住日落霞飛,靜待滄海桑田變化,我自巋然不動。這就是壽數悠長的通靈大師,通靈界金字塔頂端的那一撮人,掌握着最頂級力量的一羣人。從今以後,劉雨生也成爲了其中一員。

儘管劉雨生突破通靈大師之後,因爲積蓄不足後勁乏力,只停留在了初階通靈大師的階段,但他所修行的道法與別人不同。太上心經乃是天道級法術,若論法力雄厚,即便是中階通靈大師也未必能比得過劉雨生。

突破了通靈大師之後,對於自己身體的掌握再無任何遺漏,劉雨生以神魂觀照自身,頓時發現了一些以前從未注意到的祕密。自從被金蟬子算計,神魂陷入黑暗當中,而後又莫名其妙的回魂,劉雨生一直有種感覺,自己的一切都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就像一個提線木偶,被人牽着鼻子走。之前神魂觀照識海,只找到了信息流,並且劉雨生依仗信息流使得自己戰力暴增,這次突破了境界,劉雨生再度搜索識海,果然給他找到了一處神祕之地。

識海乃是劉雨生自身神魂溫養之地,也是他的人性源地,是他之所以爲人的根本。普通人是無法觀照自身的,因爲神魂並未得到開發,所以普通人的識海當中一片混沌。隨着神魂穩固,境界提升,從通靈師開始,識海就得以不斷開發,到了通靈大師這個地步,識海當中本應一覽無餘,對於本體而言再無任何祕密。

沒想到,劉雨生觀照識海的時候,竟然發現了一小團迷霧,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這麼一點小小的異常。劉雨生不由得一陣激動,難道這就是一切問題的答案?他神魂遁入識海,小心靠近那團迷霧,當他接觸到迷霧時,變故突生!

迷霧瞬間急劇收縮,縮成一個點的時候,開始大放光明!這光照耀了劉雨生整個識海,最後緩緩變化成了一個飄忽不定的光人。光人站在劉雨生面前,打了個哈欠說:“這麼久才突破?你這個靈魂種子,比我想得要差了不少。”

驟然遇此變故,劉雨生凝神戒備,驚疑不定地問道:“你是何人?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別緊張,我若要害你,你早死透了,”光人無視劉雨生的戒備,懶洋洋地說,“嚴格的來說,你我本爲一體。我這麼說,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吧?”

本爲一體?聽到這句話,劉雨生一時間有些懵,不過腦中靈光一閃,他忽然指着光人大聲說:“你是大魔王劉雨生!”

有關於靈魂種子這種說法,劉雨生早就聽金蟬子說過了,如今再次聽到光人這麼說,他自然很快就想到了這一點。

光人點點頭,滿意地說:“孺子可教也,雖然你修煉起來沒什麼天賦,笨的可以,不過終究是半步大聖至尊的靈魂種子,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的。”

劉雨生此時的感覺,語言難以形容其萬一,他猶豫了一下問道:“這麼說來,你算是我的本體?我……我只是你的一個影子?” 該怎麼形容劉雨生現在的心情呢?

打個比方來說,他就像銀翼殺手裏的瑞秋,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忽然有一天發現原來自己是一個複製人,是一個克隆人。

悲傷嗎?難過嗎?更多的是無趣吧,了無生趣。

辛辛苦苦修煉,歷經生死,到頭來發現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個笑話!只是別人栽下的種子,隨手都有可能被人收穫掉果實,還有比這更讓人絕望的感覺嗎?

神魂遁入識海,這裏是劉雨生的主場,他的情緒非常直觀的體現在識海當中,一時間陰雲密佈電閃雷鳴,這是他心情極爲沮喪的表現。

光人察覺到了劉雨生的情緒低落,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想什麼呢?我可不是你的本體,你也不是我的靈魂種子。”

“嗯?”劉雨生將信將疑,“那你說我們本是一體,這話是什麼意思?”

“因爲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光人聳聳肩說。

劉雨生頓時出離憤怒了,搞了半天你是來耍我的?又說大家是一體,又說你不是本體,你不是本體,難道我是?

“咔嚓嚓!”

識海當中的雷霆越發密集閃耀,劉雨生一腔悲憤全都轉化爲怒火,他決定給這個光人一點顏色瞧瞧。

光人擺擺手說:“慢來,慢來,別白費力氣,你傷不到我的。”

劉雨生急怒攻心,哪裏聽得進去光人的話,他大吼一聲,天地變色,無窮電漿霹靂而下,瞬間把光人給淹沒了。在自己的識海主場,只要劉雨生的神魂夠強大,那麼他就是無敵的!不管你這個光人在鬧什麼玄虛,最後都討不到便宜。

沒想到電漿轟炸了半晌,散去之後,光人竟然真的毫髮無損。劉雨生一時間呆住了,愣愣地說:“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光人搖了搖頭,同情地說:“我都說了大家本是一體,你怎麼可能傷害得到我?”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劉雨生幾乎崩潰,大聲嘶吼道。

“好吧好吧,你彆着急,聽我慢慢說,”光人悠悠地說,“這件事說來話太長,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因爲再有一炷香的時間我就會消失。你確定要聽我講那麼久遠的故事?亦或者,你可以問一些比較重要的問題。”

“一炷香?”劉雨生越發狐疑,“爲什麼一刻鐘之後你就會消失?”

“因爲一炷香之後你的境界穩固,識海從此被神魂包圍,我如果再不離開,就會一輩子被困在這裏,難道你以爲我願意呆在這兒?”

聽到光人說他很快就會徹底消失,劉雨生心中先輕鬆了一半,他緊跟着問道:“什麼是比較重要的問題?”

劉雨生不知道該問些什麼,因爲事情全無頭緒,他根本無從問起,所以想從光人嘴裏試探出一些東西來。沒想到光人更加滑頭,他砸吧着嘴說:“這可就難說了,對於有些人來說,脫髮如何治癒?腎虛如何彌補?男根如何堅挺?這些是比較重要的問題。不過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如何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問題。”

說了半天,等於什麼都沒說。如何活下去?劉雨生想都不用想,這種白癡問題還用問?既然光人不老實,那麼劉雨生只能自己想辦法了,他首先問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是不是我問什麼,你都一定要回答?只要我問到了點上,你就不能瞞着我?”

這就顯出了劉雨生敏銳的洞察力,有賴於識海主場的加持,劉雨生察覺到了某些特殊的信息,因此纔有了這個問題。黃人沒想到劉雨生這麼快就找到了關鍵,猶豫了一下,悻悻然地說:“是的。”

慕愛而來 劉雨生精神一振,這就對了!他捋了一下思路,問道:“你是誰?或者說,你是什麼?是誰讓你來的?”

很顯然,光人不想回答劉雨生這些問題,不過他賴不過去,只能老老實實地說:“我和你一樣,都是半步大聖劉雨生的靈魂種子,是大魔王劉雨生派我來的。”

劉雨生再次找到了問題的重點,一個是半步大聖劉雨生,一個是大魔王劉雨生,這是什麼情況?想到了就問,劉雨生直接問道:“半步大聖劉雨生是什麼人,大魔王劉雨生又是什麼人?他們是什麼關係?天底下,到底有多少劉雨生?”

黃人這次猶豫的時間比較久,不過最後仍舊回答了劉雨生的問題,他說:“半步大聖劉雨生,是一切的開始,也是一切的終結。大魔王劉雨生和你我一樣,也是半步大聖劉雨生的靈魂種子。我們都是半步大聖劉雨生拋出來的棋子,是他成就至尊大道的犧牲品。至於天底下究竟有多少劉雨生,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當年半步大聖劉雨生號稱有三千大道,或許他分出了三千個靈魂種子也說不定。”

劉雨生眉頭緊緊皺起,雖然答案有些出乎意料,但他感覺到自己似乎就快要觸摸到真相。該怎麼問呢?劉雨生想了想,說道:“我之前中了金蟬子的算計,差點神魂消散,是誰救了我?是誰助我成就了通靈大師?”

“你雖然差點身死,不過也成功激活了體內的座標,大魔王劉雨生藉此脫離了時間長河,說起來你有恩於他,因此他將你神魂重聚,並賜你一百六十七道絕頂法術。至於助你成就大師的人,正是區區在下。”說到這裏,光人不由得洋洋得意。

劉雨生好奇地問道:“你是怎麼幫助我突破境界的?葬龍池不是有法則壓制嗎?”

“這個涉及到了最高深的法則,我就得好好跟你說道說道了,”光人一下子來了精神,“話說葬龍池誕生於虛無之地,乃是無數空間碎片碰撞湮滅之後保留下來,裏面的法則並不完整,而這種集合了若干虛無空間的小世界……”

光人一通巴拉巴拉,劉雨生聽得入神,忽然他察覺到不對,這貨故意的吧?只有一炷香時間,難道把這寶貴的時間浪費在科普知識上面?

“停!”劉雨生急忙大聲阻止,“這個問題到此爲止,我不問了!”

“啊?你不聽了?這可是最高深的法則,你遲早要接觸到這個領域,難道不想提前感悟一下嗎?”

“不!我有別的問題,更重要的問題要問!”劉雨生很堅決地說。 光人見劉雨生態度堅決,只好無奈地閉嘴,看得出來,他很不情願。

劉雨生默默回想光人出現以後的言行,忽然腦中靈光一閃,他已經知道自己要問什麼了。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要說什麼遠古的故事太悠長之類的屁話,我不怕耽誤時間,你只管說,能說多少說多少,能聽到多少,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劉雨生終於想明白了,既然光人說話的時候不盡不實,而且總想用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把時間耗費掉,那麼他一力迴避不想提及的,一定就是問題的重點。最開始的時候劉雨生心神被奪,完全陷入了光人的節奏當中,幸好他及時醒過神來,總算找回了一點場面。

光人明顯愣了一下,仍舊試圖阻撓劉雨生問這個問題,他說:“你確定?這個故事很漫長,很遙遠,光是前奏可能就要講上三天三夜。我能存在的時間,已經過了將近一半了。”

劉雨生點點頭,很堅決地說:“我非常確定,你快講吧!”

光人聳聳肩,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輕輕拍手讚歎道:“不愧是最特殊的一個,你果然有資格與我等並肩作戰。剛纔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小小的考驗,不要在意,正式介紹一下,我曾經與你一體,也是半步大聖劉雨生的三千靈魂種子之一,不過現在我是大魔王劉雨生的元神化身,我與他纔是真正一體,你可以叫我元靈之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