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上電視臺發佈廣告,吸引他的注意力,暗地裏卻聯繫了這麼多網紅過來做直播。

“董事長,我們現在怎麼辦?”助理問子涵。

“立即請水軍反擊他們,並且讓黑客攻擊他們。”

“好的,我馬上去辦。”

十幾分鍾後,網絡上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他們罵陳奕霖是譁衆取寵。

有人說陳奕霖是在博取人的眼球。

有人說輝騰影視現在已經都快要倒閉了,怎麼還有那個實力來招收這麼多劇本,而且給這麼多獎項。

有人說輝騰影視已經沒有實力再拍影視劇了,讓大家不要被騙了。

劉經理僱傭的水軍立即向對方發起了攻擊,撲天蓋地的評論出現在屏幕上。

就這樣,十句評論,就有九句都是在誇輝騰影視,只有一句在罵輝騰影視,在質疑輝騰影視。

這主要是因爲劉經理先下手爲強,將百分之九十五的水軍都收買了,只給子涵留下了百分之五的水軍。

看到自己在罵戰上不佔優勢,子涵立即命令黑客攻擊。

子涵原本想先用水軍淹沒陳奕霖,然後再讓黑客攻擊,現在卻只能動用黑客了。

在黑客的攻擊下,那些網紅的直播是都癱瘓了。

網紅們一臉蒙圈,還都以爲是信號兒不好。

看直播的網友們也破口大罵,有的以爲是他們的信號兒不好,有的以爲是網紅直播掉線了。

這時輝騰影視技術部王經理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對陳奕霖說:“陳總不好了,有黑客攻擊我們。”

陳奕霖對劉經理點了點頭。

劉經理拿起手機準備給他僱傭的黑客打電話,讓他們進行反擊。

陳奕霖吩咐他僱傭水軍的時候,也吩咐他僱傭了一些黑客,就怕子涵會用黑客攻擊他們,誰能想到,還真的派上用場了。

突然陳奕霖出聲:“劉經理,等一等。”

劉經理一臉蒙圈,不明白陳奕霖葫蘆裏面賣的是什麼藥。

這個時候可是宣傳的最關鍵時刻,每一分每一秒都特別珍貴。

“爲什麼?”

不負年華愛上你 “因爲我想借機打擊子涵他們公司。”

都劉經理還是有些迷糊,不知道陳奕霖想幹什麼。

花精在旁邊說:“劉經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十分鐘後,陳奕霖拿起麥克風對着現場的網紅們說:“各位,我們的技術人員剛剛發現,大家無法直播不是網絡問題,而是有人請黑客黑了我們的網站,黑了你們的直播室。”

一語激起千層浪,網紅們原本就因爲無法直播,無法增加粉絲而煩躁不堪。

此刻聽到有人在搞他們,當即就爆炸了。

“什麼,他們也太無恥了吧,我一定要曝光他們!”

“對,讓大家認清他的真面目。”

“到底是誰,誰在黑我們!”

看着大家羣情激憤的樣子,陳奕霖對網紅們說:“根據我們工作人員調查,這是一個叫花涵影視搞的鬼。”

網紅們又紛紛喊起來。

本地的網紅知道花涵影視是子涵的公司,子涵的公司正在極力打壓輝騰影視。

他們就嚷嚷起來,給大家解釋了一下花涵影視和輝騰影視之間的競爭。

這些人們聽到後翻翻大罵花涵影視無恥,居然用這麼卑鄙的手段阻止輝騰影視發佈招聘會。

這時網紅直播間的人們也炸了。

特別是那些編劇和小有才情的導演們,更是氣得破口大罵起來,說花涵影視太卑鄙無恥了。

現在輝騰影視有這麼一個好的舞臺,讓他們展現他們的才華,而花涵影視居然還要搞這種小動作,簡直是太不要臉了。

陳奕霖對劉經理說:“可以讓我們的人動手了。”

劉經理此刻對陳奕霖是佩服的五體投地,豎起大拇指說:“好的陳總。”

直到此刻劉經理才知道陳奕霖的計劃。

劉經理對陳奕霖說:“陳總,你真是太高了!”

“行了,別誇我了,去辦事吧,記得讓水軍們把文章做足。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拿出一些真材實料。”

陳奕霖叮囑劉經理。

子涵的花涵影視搶走輝騰影視的資源資源。

很多公司都取消了和輝騰影視之間的代言和廣告,這些都是有真憑實據的。

“好的,我這就去辦。”

劉經理點了點頭轉過身走了。

同一時間,子涵又得意的坐在他的辦公室裏,聽着助手的彙報。

他覺得陳奕霖還是有點嫩,居然沒有想到網絡這一塊兒。

他雖然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但是他來到人間也有一段時間了,他都想到了這一塊兒,沒有想到陳奕霖作爲輝騰影視的老總,又是關於娛樂方面的,他應該對於網絡這一塊兒應該相當熟悉,但是沒有想到,陳奕霖居然這麼大意。

助手彙報完,子涵得意地笑起來。

“現在陳奕霖肯定快被氣死了。”

助手趕快拍馬屁。

“那是肯定的。對了,你去和輝騰影視僱傭的那些水軍們聊一聊,輝騰影視給他們多錢,我們出雙份。”

“我明白了!”

助手轉過身準備走。

他的手機響了。

助手接起了電話,當他聽完後,臉色大變。 子涵問:“出什麼事了?”

“董事長不好啦,輝騰影視那邊也請來了黑客,而且技術超級厲害,把我們的黑客都打敗了。”

“什麼?”

“是真的,而且他們把矛頭指向了我們。現在好多人都在痛罵我們,說我們採用不正當競爭關係奪取輝騰影視的客源,奪取他們的廣告和代言,現在網絡上對我們花涵影視是一片斥責聲。”

“厲害厲害!我原本以爲你們自己沒有想到網絡這一塊兒,沒有想到這居然是一個誘餌,哈哈哈!”

子涵先是感慨陳奕霖的厲害,最後又哈哈大笑起來。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好好的玩一玩。”

說到最後子涵眼中寒芒閃爍。每道寒芒就像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利刃。

助理驚訝地看着子涵,搞不清楚子涵是喜是怒。

如果說是喜,可是他眼中寒芒閃爍,看一眼都令人汗毛直立。

如果說是怒,可是子涵現在的態度,感覺是特別欣賞陳奕霖。

“董事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助手問子涵。

子涵說:“今天就先這樣吧,不用再管輝騰影視啦,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搞出什麼名堂來,你去吩咐咱們影視公司的負責人,把咱們手底下的這些電視劇和電影,都加緊拍攝出來,讓他們把質量把好關,既然輝騰影視要從民間收作品,那咱們就用咱們的作品和他們的好好比一比,看看到底是我們科班出身的好,還是他們民間的作品好。你也時刻注意那邊的動靜,看看他們都收上來哪些作品,如果是一些小打小鬧的,沒有什麼質量的作品,那麼就不用咱們出手,他們就會自掘墳墓,如果他們收到了好的作品,咱們在想辦法。”

“是,董事長,我知道了,我這就吩咐人去辦!”

邪性老公太霸道 助手離開了子涵的辦公室。

輝騰影視的大廳內招聘會,舉行的非常成功。

那些網紅們還在賣力的說着,一個個都使出了渾身解術,因爲這大大增加了他們的粉絲數,他們也都得到了很多實惠。

在這些網紅的大力宣傳下,不到一天的時間,基本上全國民衆都知道了輝騰影視的大動作。

人們紛紛討論起輝騰影視這次的事情。

兩天後牛總回來了,他找上劉經理說:“劉經理,不好意思啊,我有些急事就出國了,沒能來得及聯繫你,現在我回來了,我趕緊讓電視臺插播你的廣告。”

劉經理現在雖然有點看不起牛總,但是他也不能跟牛總翻臉。

畢竟電視臺和他們娛樂關係非常密切,再說了,牛總也是受到了威脅。

但是想讓劉經理像以前那樣對待牛總,那是不可能的,因爲他和牛總之前已經出現了裂痕,就不可能恢復到以前那樣了。

雖然劉經理對待牛總還是非常客氣的,但是牛總感覺到了劉經理對他的疏離,沒有以前那麼親切了。

他也知道原因,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他肯定會選擇自保。

現在他知道了,輝騰影視雖然沒有在電視臺插不成廣告,但是他們採用了網紅直播。

這個辦法引起的轟動效應比在電視臺插播廣告的影響要大得多。

雖然還不知道輝騰影視能不能夠成功,但是目前來看,輝騰影視這個大動作已經引起了全國人民的關注。

現在好多網絡都在轉載報道他們這件事情,流量增加的特別多,只有他們電視臺現在還沒有,關於輝騰影視的消息。

所以他一回來我就趕緊找到劉經理,想插播他們公司的廣告。

這樣也能提高一下他們電視臺的收視率。

他想的挺好,但是現實是很殘酷的。

當時劉經理想讓電視臺插播他們廣告,可以說是有一點求着電視臺的意思。

現在經過網紅直播,這件事情基本上已經傳遍了全國。

他們也就沒必要在電視臺插播廣告了,現在牛總髮過來找他們,又有點求着輝騰影視的意思,但是劉經理雖然沒有發亮,但是也不會再去電視臺插播廣告了。

他委婉的拒絕了牛總。

牛總看到劉經理態度堅決,他知道事情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他有點垂頭喪氣地走了。

牛總現在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後悔,如果當初他沒有出國,那麼就不會有網紅直播這件事了,那麼他們電視臺肯定會收視率肯定會提高一大截兒。

但是他也有着慶幸,那就是如果他要是沒有出國的話,也許現在早上他們已經開始對付他和他的家人了。

所以他現在是既慶幸又後悔,但是事情已經這樣了,也沒有轉換的餘地了,他也知道輝騰影視已經是不可能再在他們電視臺插播廣告了。

他現在在相信了一句話,30年河東,30年河西。

他現在也不敢再小瞧輝騰影視了。

雖然還不知道輝騰影視將來能不能夠發生,能不能夠再創輝煌,但是從目前的形勢看,回頭吟詩,現在已經受到全國的關注了,將來輝騰影視說不準還真的能夠這次輝煌起來。

看來他以後也不能再以有色眼鏡看落魄的人了。

有一些人暫時落魄了,他的親戚朋友都開始遠離他,只有極少數人還在與他有聯繫。

突然有一天,這個人又東山再起了,而且變得比原來更富有。

那些遠離他的親戚朋友們就開始過來跪舔他。

原來沒有疏遠他的那些朋友,沒有過來要求他償還當年的幫助,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而這個人對他的親戚朋友也看清了他們的真面目,所以這個人不會再幫助那些人。

而那些原來沒有沒離開他的那些人,雖然沒有過來找他,但是他時刻記在心中。

只要這些人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他總會在第一時間挺身而出去幫助他們。

就相當於現在的中國首富馬芸,馬芸原來有一個老師,據傳給了他12塊錢,但是馬芸成功後,卻還給了老師一棟樓。

當然,那個老師也許只是一時心善。

但是馬芸時刻記在心裏。 這也許就是馬雲能夠成功的原因。

有一些人成功後,就開始疏遠那些窮親戚,看不起那些窮的親戚和朋友,只想和一些富有的人打交道。

但是他不想想,它也是從窮人走過來的,他已經忘記了他的初心,像這種人永遠不可能走的太遠的。

就算成功了,也遲早有摔下來的那一天,這種人如果再想東山再起,基本上就不可能了。

牛總還是想緩和輝騰影視的關係,他也給打電話,想約陳琳出去見見面,聊聊天,吃吃飯,但是都被陳奕霖拒絕了,現在陳奕霖,也看清了,有種他們,覺得有種他們不是能夠深交的朋友,所以,也就漸漸疏遠了牛總他們。

再說了,陳奕霖最近也是特別忙,自從網紅直播後,輝騰影視裏面的各個部門的工作人員簡直是都忙瘋了。

從全國各地給他們寄過來的劇本都太多了。

有電視劇的,有電影的,也有短篇的,也有關於動漫的,總之各種類型的都有。

而且數目特別多。

你想想,原來都是那些導演們直接點名編劇來寫劇本兒。

或者是某個特別有錢的人,想投資一部影視劇,而且這個有錢人肯定是要塞進一些演員或者是廣告的。

就這樣導致了那些普通的編劇手裏的東西,都很難有出頭之日。

他們就算是請導演來拍成作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