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宴會結束之後,納蘭鈺容還在姬流音跟前說個不停。

夜冰依時不時接受到姬流音那冰冷的眼神,好像是說她再不出來幫他解決,那麼他就會發飆什麼的。

夜冰依嘴角抽了抽。

確實,遇到像納蘭鈺容這樣的極品,以姬流音的性子,還沒有直接把人給打飛,忍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畢竟他也是在人家家裡面做客,所以不得不隱忍著。

冷颼颼的眼神不斷的朝著夜冰依掃描過來,夜冰依只好上前去幫他解圍。

夜冰依拍了拍正在一旁的兒子吃東西的兒子說道:「寶貝兒子,快別吃了,去找你的小姨奶奶玩去。」

夜雲澈晃了晃腦袋,「可我現在不想跟姨奶奶玩兒啊。」 「讓你去你就去,乖啦!」夜冰依捏了捏兒子的臉。

「好吧。」夜雲澈不情不願的站了起來,走到納蘭鈺容的跟前:「姨奶奶,我好無聊啊,你陪我去玩兒吧。」

「矮油,是小澈兒啊,好啊,走走走,你想玩什麼呢?」

由夜雲澈出馬,瞬間就把他這個姨奶奶給領走了。

實際上,只要是小帥鍋喊她,納蘭鈺容絕對不會推辭的。

夜冰依看著終於把人弄走了,這才鬆了口氣,轉過頭,對上姬流音一張大冰塊臉,她笑了笑道:「你也是,人家不就要跟你交朋友?你幹嘛臭著一張臉嘛,你也確實應該多交交朋友啊。」

說著說著,只見姬流音的臉色越來越臭,夜冰依摸了摸鼻子,「怎麼了?難道我說的有錯?呃……」

看著姬流音越來越陰沉的臉色,夜冰依趕緊閉上嘴巴,翻了個白眼,哎,真是一個又冷又無趣的人啊。

看著在姬流音懷裡睡得香甜的女兒,夜冰依伸手把小凰兒抱了回來,道:「這孩子睡了,我把她抱回去睡覺吧,你也快回去休息,明天我們就要前往七星谷了。」

夜冰依交待了一聲,轉身便要離去,姬流音在背後叫道:「依依……」

「嗯?有事嗎?」夜冰依回過頭來,望向他。

姬流音皺了皺眉:「我娘……」

夜冰依立即打斷他:「行了,不必多說,拐走小凰兒的事情那是你娘乾的,跟你沒關係,這我還是分得清的。

但是,我也知道,她畢竟是你娘親,你無法不理,只是這次就算了,你不要再覺得有什麼了,流音,作為朋友,我也是希望你能夠每天開開心心,不要再活在過去。」

夜冰依又笑了笑,「就像剛才多好啊,納蘭鈺容也很不錯,你要是多交交朋友,你就會打開新的世界。」

說著說著,夜冰依手肘被人不耐煩的給撞了一下。

夜冰依立即翻了個白眼,「好好好,那我就不勸你了,不過你在這麼下去,小心孤獨終老!」

「我走了。」姬流音轉身離去,帶著一身的孤傲之氣。

夜冰依望著這個彆扭又冷傲的男子,也不由嘆了口氣。

切,早知道就不讓兒子幫他解圍了,那樣的話,他還像一個正常人,還會生氣。

背後多出一雙大手,緊緊的圈住她的腰肢,「走吧,他這麼大了,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們不管他。

否則,我以後可不希望他和小姨在一起,身份爬到我的頭上。」如果把他和他的小姨搓成一對,姬流音豈不是要成為他的長輩了嗎?

「依依,我們去見見我娘吧。」

「好啊。」夜冰依點點頭,跟帝玄胤一起離開這裡。

石室當中,寒冰之氣,一進去便讓人打了個哆嗦,不過還好,他們都有靈氣護體,還是可以抵禦這些寒氣的。

在冰室里,帝陌華一直都守在女子的跟前,原本俊美飄逸,好像謫仙般的男子,刺客臉上長滿了胡茬,眼眸通紅,面頰消瘦了很多。

看到夜冰依和帝玄胤兩個人進來,他才有了一絲生氣,眼眸一亮說道: 可如果失去了這三成法力,對面只要下來一個會法術的,就足以對付陳志凡了。

這時候,陳志凡步入了一個艱難的衚衕。

這時候,倪子寒又是痛苦的叫了一聲,面色猙獰,瞳孔縮小,額頭上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不用想,都知道是上面的人再搞鬼了。而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爲了逼陳志凡儘快就範。

陳志凡仰起頭,對着上面喊道:“夠了,老子這便救人,不要再使用卑鄙的手段了!”

上面雖然沒有任何迴應,但從倪子寒稍稍轉好的神色來看,上面的人應該已經停止了加害。

陳志凡看着倪子寒,面色凝重,卻故作輕鬆的道:“子寒,沒事的,相信我,我是神棍,自然有神棍的辦法!”

不等倪子寒回答,陳志凡依然盤膝坐到了地上。他右手化掌,左手搭在了右手的手肘處,嘴裏開始唸唸有詞。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這樣,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她的身體雖然疼痛萬分,可心中卻有一個疑惑。

當田她被陳志凡捉來的時候,發現陳志凡的眼神躲躲閃閃;可今天的陳志凡,一臉正氣,目光如炬,根本沒有那天的樣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志凡已經入定,源源不斷的釋放着自己剩餘的法力。這些法力就像是一個個小人,雙手拔着倪子寒身上的繡花針。

沒過多久,倪子寒脖子上的繡花針首先被逼了出來,在空中轉了一圈,叮的一聲,落在了陳志凡和倪子寒兩人的中間。

奇怪的是,這次倪子寒一點痛苦都沒有感覺到。

緊接着,胳膊上的,大腿上的,倪子寒身體上各個部位的繡花針,一根根的全部落在了陳志凡和倪子寒兩人的中間,整齊的排成了一排。

隨着這些繡花針被拔出,倪子寒漸漸的感覺到身體已經不似剛纔那般的痛了。

陳志凡大喝一聲,身體中儲藏的最後一股法力已經脫離了本體,拔出了倪子寒身上的最後一根繡花針。

做完了這些,陳志凡看着倪子寒,欣慰的笑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本來控制着倪子寒的雙手的鐵環並不是封閉的,倪子寒身體上的“釘魂術”被破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陳志凡緩緩開口道:“子寒,你過來!”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忍者傷口的疼痛,緩緩的爬到陳志凡身邊。

陳志凡輕輕的托起倪子寒的臉,微笑着說道:“子寒,我的時間只怕是不多了,我這有一點藥,是治傷的良藥,你先吃了,至於後面會怎麼樣,就只能看天意了!”

剛纔倪子寒對陳志凡還是滿心的仇恨,可現在看着陳志凡這個樣子,心中非常複雜。

щшш ●тt kдn ●¢O

“拿啊!”陳志凡催促道。

倪子寒忍者胳膊的疼痛,顫巍巍的將手伸進了陳志凡的懷裏,拿出了陳志凡一直帶在身上的那塊龍鱗。

陳志凡微微笑着道:“你取一點,吃了,你的傷沒多久就好了!”

這個東西倪子寒早就在第一次跟蹤到出租屋的時候就見過了,她知道這個龍鱗珍貴無比,只要小小的一塊,便能立馬治好她的腳傷。

倪子寒從龍鱗上取下一塊,吃進了口中。

總裁的小情人 看着倪子寒吃下了龍鱗,陳志凡會心的笑了。他累了,想躺下來休息。可他知道,他不能這麼做,前來誅殺自己的人,應該正在路上。

陳志凡強打精神,繼續道:“子寒,上面還有兩個人,就在大廳裏面,以後…以後我就不能保護你了,你們能不能逃出去,就看造化了!”其實陳志凡知道,自己如果死了,焦文龍和倪子寒他們幾乎沒有脫逃的機會。

可是,現在自己剩餘的三成法力已盡,其餘的法力被天羅地網陣封印,再也沒有辦法了。

倪子寒吃了龍鱗之後,沒多久被繡花針扎過的傷口已經完全痊癒。

這時候,倪子寒已經完全搞不懂了。“志…陳…”糾結了半天,倪子寒這會都不知道稱呼陳志凡了。

陳志凡苦笑一下,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倪子寒接着道:“你能不能告訴我,爲什麼前面抓我,現在又來救我?”

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苦笑着道:“子寒,你仔細想想,從我認識你開始,可曾有過害你的意思?”

倪子寒垂下頭,又擡起頭道:“可是,那天…”

陳志凡知道,這可能就是倪子寒失蹤的關鍵了。陳志凡急忙問道:“子寒,你快說,那天怎麼了?”

倪子寒不再掩飾,將那天的事完全講了出來。

陳志凡一邊聽,一邊搖頭罵道:“這幫畜生,竟然使用這樣的詭計!”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疑惑的道:“那天找我的難道不是你嗎?”

陳志凡苦笑着道:“當時我發現了酒店裏面不對勁,所以多看了兩眼。可當我出來的時候,你已經不知去向了!”

倪子寒突然起身,臉色大變,顫抖着道:“你是說,有人假裝成你的樣子,刻意來騙我?”

陳志凡落寞的點點頭,現在明白這一切,已經晚了。

倪子寒又蹲下來,看着陳志凡,好像再辨別陳志凡此話的真假。

披上婚紗嫁給你 陳志凡淡淡的迴應道:“子寒,你不用看了,用不了多久,殺我的人就會來這裏,你和上面的人在一起,或許還有逃脫的機會!”

倪子寒雙手抱頭,欲哭無淚,喃喃的道:“你這次來,就是爲了專門救我?”

陳志凡緩緩點點頭。

倪子寒絕望的道:“志凡,都是我害了你!啊!”倪子寒大吼一聲,淚水應聲而下。她的哭聲,充滿了絕望。

陳志凡輕輕的拉了一下倪子寒的手,道:“子寒,你聽我的,這件事,牽扯一個天大的事件,如果能出去,你別再管了。如果上天有眼,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倪子寒滿臉淚水,可是她在難過,也挽回不了現在的局面了。

陳志凡拉着倪子寒的手,苦笑着道:“這都是天意,子寒你別難過了!”

“我不管什麼天意,志凡,答應我,千萬別放棄好嗎?我們一起想辦法,總有辦法的,會有辦法的!” 「我聽說你們已經得到了夜紫幽花,接下來是不是可以更快的煉製涅槃神丹了?」

「還需要找到神級的異火,涅槃神丹才可以完成。而我們明天一早便就出發前往七星谷,然後那裡的古遺迹打開,我們便一起進去冒險,找到那神級的異火。」帝玄胤淡淡的回答道。

視線卻沒有放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在自己沉睡中的母親身上。

夜冰依望了望這彆扭的父子兩人,說道:「放心吧,我們有信心一定會得到異火,涅槃神丹,我也一定會煉製成功的,你在這裡這麼多天了,臉色很是疲憊,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別等到婆婆醒過來,你卻病倒了。」

帝陌華對她笑了笑,「不必管我。」望著睡著的冰美人說道:「我吃這點苦頭算什麼?只要能看著柔兒醒過來,我就滿足了。」

「你先回去吧,不要在這裡打擾我們跟我娘親團聚。」帝玄胤冷硬的口吻說道。

帝陌華聞言微微一怔,隨即眸中閃過一絲喜色,點頭道:「那麼你們就在這邊好好陪陪你娘,我晚一點再過來。」

帝陌華轉身離開。

夜冰依嘆了口氣道:「小胤胤,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他也很不容易的,當年的事情誰又想發展到現在這樣子呢?你就不要再生他的氣了。」

帝玄胤抱住她:「依依,如今我並不是生他的氣,可是想讓我跟他和好如初,我一時還無法適應。」

夜冰依眼眸一亮,主動吻了吻他的唇,笑道:「哈哈,我就知道,我家小胤胤最善良了!」

望著眼前突然熱情的小女人,帝玄胤臉上不由一熱,抓住她的小手說道:「依依,這些事情,待會回房再做吧……我娘還在這裡呢。」

夜冰依微微一怔,然後盯著他臉上的紅暈,好像發現了什麼稀奇的事情,放聲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居然會臉紅?

矮油!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

夜冰依轉身雀躍的趴在床邊,看著床上的冰美人說道:「美人娘親,你看小胤胤,他居然會臉紅了,還有,他是個混蛋,欺負我呢,娘親你這麼美,醒過來也一定要站在我這邊,我們一起欺負他!」

帝玄胤雙手環胸,眸色寵溺的看著床邊兩個絕美的女人,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上前,他把夜冰依給抱在懷裡:「你這個壞丫頭,少在我娘親面前詆毀我,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

夜冰依哼了一聲:「我說有就有!不然兒子哪裡來的?」

帝玄胤哭笑不得,只將她用力的抱在懷裡,目光溫柔繾綣。

冰床上的女子眼睫毛輕輕顫抖了一下,宛若展翅欲飛的蝴蝶,但是又久久歸於平靜,彷彿剛才只是別人的錯覺一般。

這一次納蘭家主只收到了四個去七谷的名額,吳家也收到了一個,於是夜冰依這一行人,只有五個名額。

但是她們想讓自己的人一起前往古遺迹,自然有他們的方法。 這一行人,除了一直跟著她們夫妻的人,還多了一個姬流音,和樂雲,以及納蘭鈺容。

樂家雖然是商家,但由於太過出色,也是得到了七星谷的青睞。

半道上,他們還遇到了幾個熟人,秦大少爺,還有宮大少爺,還有宮無冥。

秦明月和宮大少等人身邊都跟著自己家族的護衛來保護著,一個個無比的拉風,駕著華麗的馬車,龐大的護衛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出場。

不過確實,這兩家也是大人物了。

而這兩家的人,也都是世家的人,平時的關係也是極為不錯的,一同出發遇到后,也就一同作伴上路了。

這些人遠遠的看到了夜冰依這些人,秦明月立即讓人停了下來,親自迎接:「夜姑娘,你們也來了呀,是要一起去參加七星谷冒險大會嗎?如果真的話那不如大家都一起吧。」

先前看到夜冰依一家人突然搬離了秦家大院,秦明月心中很是愧疚,想著或許是因為大院里的人太多了,他們秦家下人沒有照顧周全,她們才會搬走的。

所以他一直也想找機會,給她們賠不是,可是這些天他的父親一直有事情把他給纏著,讓他回家族參加比武,就是為了競選出,要去七星谷的名額。

如今再見到夜冰依這些人,他心中很是愉快。

宮無冥也是回來競選家族參加七星谷的名額,今日才露面,遠遠的,他看到夜冰依和帝玄胤這些人,他眯了眯眼,又皺了皺眉,但到底還是沒有親自迎上去。

「不必了,我們想早一步到達,坐你們的馬車,太慢。」帝玄胤直接拒絕了他的建議。

但他說的是實話,他們乘坐自己都獸寵,的確比騎馬要快多了。

宮大少爺看到夜冰依這些人,心中瞬間那個惱火,因為在這次煉丹大會上,就是夜冰依搶走了他心愛的女子的第一名。

而且之前他跟夜冰依身邊的人,也有衝突。

他這幾天都沒有再見過他的心上人夜闌珊,所以,他心情很是不快。

於是看到了幾人,他立即就吐槽道:「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們居然這麼窮,連個馬車都沒有,可是你們居然還嫌棄我們騎馬慢,簡直是笑死我了,那你們倒是走啊?

我看看是你們兩條腿跑的快,還是我們騎馬比較快呢?」

宮大少不屑的大笑,聽到他的聲音,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紛紛跳了出來,屢屢袖子,便準備干架。

「喲!姓宮的,怎麼又是你這個大胖子?看來你吃的太胖,連腦子裡面也長得都是油,連腦子都被糊了,真蠢!」

「沒錯,老子就沒見過這麼蠢的人,嘖嘖嘖,頭髮長見識短,只知道沒馬就只能靠步行了,老子待會就飛給你看!」

「喲呵,我說是誰呢?原來,又是兩個手下敗將啊。」看到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人,宮大少眼中閃過一抹笑意,更加得意了。

兩個手下敗將而已,還好意思在這裡和他瞎嗶嗶:「怎麼的?莫非你們還想再跟本公子比,還想挨打嗎?」 陳志凡無奈的苦笑一下,搖搖頭道:“不會的,除非…”想到如果現在有人如果能打破這天羅地網陣的話,自己那些被封印的法力恢復,說不上還有一線生機。

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不會有人能幫到自己了。

“除非什麼?”倪子寒彷彿看到了希望,急忙開口問道。

陳志凡接着道:“算了,聽天由命吧!”

陳志凡話剛說完,就聽到了哈哈哈的一連串長笑。陳志凡知道,要殺自己的人,終於來了。

末世亂入二次元 這時候,陳志凡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力氣,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威風凜凜的站在原地。

倪子寒看到陳志凡突然起身,疑惑的問道:“志凡,你怎麼…”接着走到陳志凡身邊,想扶陳志凡。

可陳志凡現在是元神狀態,根本就沒有肉身。自己的這一切事情,還都沒告訴倪子寒,發現自己和空氣一樣的話,肯定會讓她更加擔心。

想到這裏,陳志凡擺擺手,示意倪子寒不要說話。

那個聲音繼續傳到了陳志凡的耳朵裏面:“天君,沒想到吧!今天的這一切,都是我們的計劃,你身邊的這個人,就是我們的棋子!哈哈哈哈!”

雖然看不到人,但陳志凡已經從聲音判斷出了這個人臉上帶着的得意的笑。這個聲音,還在遠處。陳志凡雖然失去了法力,但神仙的體質決定了他的聽力還是比普通的人類要好的多。

陳志凡對倪子寒道:“子寒,你先走,先上去再說!”

倪子寒又準備來扶陳志凡,陳志凡急忙道:“別墨跡,你先上去,我馬上就上來!”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皺着眉頭,知道現在已經是最危險的時刻了,只有聽陳志凡的話這一條路。

倪子寒點點頭,聽話的走出了這間暗室。

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這句話放在陳志凡的身上也頗爲恰當。自從全身的法力消失之後,陳志凡感覺比普通人還要虛弱。

剛纔全憑一口氣支撐着,當倪子寒走出暗室之後,陳志凡差點坐在了地上。

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倒下了,上面的焦文龍和曲靖風,還有剛剛出去的倪子寒,包括酒店的老闆娘曾小琴,沒有一個能活的了。

念及此,陳志凡又強打精神,顫顫巍巍的起身,緩緩的向暗室的門口走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