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磅礴漆黑的陰力幽光從他身體裏爆發出來,形成一個漆黑龍捲,沖天而起,掀起漫天煙塵,攪動四方風雲。

他怒了,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是源自一個華夏人血脈深處的憤怒!

“佔我華夏土,殺我華夏人,滅我華夏魂,你,該死!”

砰!

他腳下陰力爆發,炸裂地面,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衝向“七龍封禁大陣”內。

而這時,隨着武士刀滅魂,附近破土而出的萬人英靈同時淒厲的咆哮起來,沒有躲閃,沒有退避,一往無前的,全都撲向了橫亙長空的武士刀。

彷如,當年那場守護之戰,用他們的生命,去彌補武器上的缺陷,去肩挑起華夏脊樑,去……殺倭衛華夏!

哪怕如今已經是英靈鬼魂,但……執念未變!

轟!

十米長的武士刀再次揮動,攪動“七龍封禁大陣”內的磅礴陰氣,摧枯拉朽,再次將一片英靈鬼魂滅殺得魂飛魄散!

“枝那豬,身前被本將殺,身後被本將鎮壓,如今,想逃,那本將,殺光你們這些豬!”

地底,沙啞的聲音傳出,說的是中文,有些拗口,卻帶着睥睨一切的張狂之意。

轟!

武士刀再次揮動,宛若砍瓜切菜一般,再次滅殺一片英靈。

可萬人英靈並沒有後退,一個個英靈鬼魂身上潑灑出濃郁的英氣,魂火跳動,蜂擁向橫亙長空不可一世的武士長刀。

總裁的腹黑小萌妻 “衛國,殺倭,衛國,殺倭……”

萬人英靈的咆哮聲響起,不斷重複,震天動地。

“可笑!一羣豬,也敢和大和帝國叫囂?”

地底,那道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轟!

十米長的武士刀裹挾出漫天陰氣,帶着披靡一切的威壓朝着最近的大片英靈斬殺過去。

“一羣豬,本將,殺乾淨,殺乾淨!”

然而,

沒等十米長的武士刀落在英靈之上,驟然間“轟”的一聲,宛若驚雷,刺目璀璨的金光沖天而起,一隻十米金光大手,破空而來。

咚的一聲巨響,金光大手抓在了武士長刀之上。

璀璨的金光轟然爆發,宛若烈日朝陽,愣是讓武士長刀定在了半空之上。

“倭國雜種,殺我華夏英靈,你,好大的狗膽!”白小鳳神情冰冷,凌厲恐怖的殺意,他意念一動,般若擒鬼手猛地爆發出巨力:“給我,爆!”

砰嚨!

剛纔肆虐長空,所向披靡的陰氣武士刀毫無抵抗之力,當空炸碎成大片陰氣。

緊跟着,被黑光籠罩的白小鳳目光掃過全場英靈鬼魂,大聲道:“諸位前輩,小子華夏白小鳳,特來,殺倭!”

“衛國,殺倭,衛國,殺倭……”

萬人英靈,飄動長空,濃郁磅礴的陰氣不斷從一個個英靈身上洶涌出來。

他們,意識都恍惚起來,但執念,卻一直沒變。

聲音中,透着一股迫切的渴望,宛若燎原之火,熊熊燃燒着。

聽着英靈們震天動地的吶喊聲,白小鳳的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彷彿,穿過了時間長河,看到了當年那屍山血海的一幕幕。

他胸腔內的怒火,燃燒的更旺了,磅礴陰力混合着殺意肆虐而出,讓附近的氣溫都驟然下降,逼得附近的英靈節節後退。

“前輩辛苦了,請休息,餘下,小子來。”面對萬人英靈,白小鳳再無之前的狂傲姿態,有的,只是小輩的尊敬。

下一秒,他目光一凝,右手握拳,猛地向下砸落,憤怒的咆哮起來:“倭國雜種,出來和本大爺一戰!”

幾乎同時,懸空並未消散的金光巨拳帶着漫天金光,如泰山壓頂,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轟隆!

巨響轟鳴,地面巨震,金光,登時朝着四面八方掀起巨浪席捲而去。

同時,原本擴散出來的條條豁口宛若巨獸之口,猛然張得更大了。

轟!

也就在這時,撕裂無數豁口地面陡然炸碎,揚起漫天塵土。

一股恐怖濃郁的陰氣如同瀑布倒卷一般,沖天而起,同時,恐怖的威壓瞬間席捲向四面八方。

隨着威壓掃過,在場的英靈們盡皆驚恐地咆哮起來,魂火跳動。

白小鳳神情冰冷,緊盯着沖天的陰氣匹練,耳邊迴響着英靈們驚恐的咆哮,神情沒有絲毫變化。

這不是英靈們在恐懼倭人將魂,若是恐懼,當年,他們也不會拼掉性命。

他們驚恐的原因,是鬼魂本身的力量等級壓制。

剛纔,不過是倭人將魂以陰氣凝聚出的武士長刀,他們還能抵擋恐懼,可現在,卻是倭人將魂全力爆發!

就跟小孩面對大人時,那種潛意識裏就會忌憚恐懼的狀態。

突然,被黑光籠罩的白小鳳,臉上突然浮現一抹驚訝之色,瞳孔一縮。

他看到,我一團得有籃球大小的幽藍色魂火突然從地底騰空而起,在磅礴陰氣籠罩下,很難發現,但他還是清晰地看到了!

“藍色魂火嗎?果然是六階厲鬼!”

白小鳳冷笑了一聲,意念再次一動,陰力全數爆發,操控着般若擒鬼手悍然朝着沖天而起的陰氣匹練拍了過去:“鬼鬼祟祟,這就是你們倭國雜種的本性嗎?給本大爺,現身!”

轟隆!

金光大手拍散了磅礴的陰氣匹練。

可隨着陰氣匹練消散,白小鳳瞳孔登時緊縮起來,臉上浮現一抹駭然之色。

漫天陰氣被他一掌拍散,一個將近十米高的巨型鬼影卻出現在陰氣匹練剛纔衝起的地方。

這鬼影高有十米,巨大的如同一座小山,他身穿着電影裏那種倭國古代鎧甲,手中,還有一柄陰氣繚繞的巨型武士刀。

他的長相完全被猙獰獠牙的面具遮蓋,但一雙眼睛中卻迸射藍光,眉心上,籃球大小的魂火劇烈跳動着,極爲恐怖。

隨着這巨型倭人將魂出現,磅礴的陰氣縈繞在他的身上,登時讓天穹都變得昏暗無比。

恐怖的威壓如同無形大手一般橫掃出去,讓全場的英靈全都瑟瑟發抖起來。

源自等級上的壓制,毫無反抗之力!

這倭人將魂一出現,迸射藍光的雙眼便鎖定了白小鳳,發出沙啞不屑地聲音:“枝那小雜種,你很厲害,但,就如他們一樣,你一樣會成爲本將刀下亡魂!”

身爲六階藍色魂火的厲鬼,他有極強的自信,能輕易的斬殺面前這小子。

雖然,這小子啓動了陣法。

雖然,這小子一掌拍散了他的陰氣武士長刀。

但,剛纔他不過是隨意而已,並未施展全力,一旦全力爆發,這小子,甚至可能連他一刀都擋不住!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滿身殺意的說道:“區區六階藍色魂火的倭國雜種鬼,還敢放肆,本大爺殺第一個六階厲鬼的時候,你還在土裏生蛆,有種來戰!” 「算了。」蘇雯瀾轉身離開。

秦黎辰跟了過去。

「到底誰挾持了你?」秦黎辰說道:「你說一下具體的情況。」

蘇雯瀾停在門口,將手放在門把上,疲憊地說道:「我幾乎一夜無眠,你確定現在要問我這些?」

「那你先休息。」秦黎辰說道:「正好我也乏了,我們一起歇會兒?」

蘇雯瀾推門走進去,將秦黎辰擋在外面:「皇上日理萬機,哪有空休息?你還是好好處理奏摺吧!」

「你在生氣?是因為我沒有保護好你嗎?」秦黎辰抓住她的手。

蘇雯瀾抽回手,將門合上。

秦如雲走過來,對秦黎辰說道:「皇上,已經解決了。」

「嗯。」秦黎辰看了一眼門口,壓低聲音說道:「過去瞧瞧。」

「是。」秦如雲抬眸掃了一眼房間方向。「皇上是不是對她太縱容了?她現在越來越不把你放在眼裡。」

「如雲啊……」秦黎辰拍拍他的肩膀。「等你有了媳婦,想必就能理解這種心情了。」

「如果都是這樣的,恕我無福。」秦如雲滿臉嫌棄。

「走吧!」秦黎辰笑了笑,帶著秦如雲離開。

蘇雯瀾靠在門上將兩人的談話聽了個清清楚楚。

解決了?

解決了什麼?

等他們走後,蘇雯瀾將門打開走了出來。

紫娟不知去向。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僕人。她想打聽消息都沒有辦法。

「你過來。」出了院子,蘇雯瀾指了一個從這裡經過的僕人。

僕人顫顫地走過來:「見過蘇小姐。」

「紫娟呢?」蘇雯瀾問道。

「紫娟姑娘沒有照顧好小姐,皇上下令將她關起來了。」僕人說完,恐懼地說道:「小姐,奴婢什麼也不知道。你有什麼問題就去問皇上吧!奴婢告退。」

僕人不等蘇雯瀾說話就小跑著離開了。

蘇雯瀾回頭,見到從裡面走出來的男人。

那男人還是戴著帷帽。

也不知道他在那裡站了多久了,一直站在那裡看著她。

見她察覺到了自己,他走了過來:「蘇小姐還真是命大。從那麼高的山上摔下來居然沒事。」

「誰說我摔下來了?要是從那麼高的懸崖摔下來,我還能活嗎?我是被別人挾持的。」蘇雯瀾說道:「至於是誰挾持的,不用我說,尊使也應該知道吧?」

「蘇小姐玩的這一出好戲,不會是想說是我們長樂公主派人把你挾持出去的吧?如果真是這樣,蘇小姐也太小瞧我們長樂公主的手段了。要是你落到她的手裡,豈能像現在這樣安好?」

「是啊!你們長樂公主的手段自然了得。因為這樣她就能洗清嫌疑。可見她是個聰明人。」蘇雯瀾說道:「不過我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仇人。你們長樂公主的手段再了得,照樣暴露了自己。」

「蘇小姐在這裡的仇人可不少。這後宮里的女人哪個願意蘇小姐留著的?」蘇大人道。

「這話不假,但是那也要看什麼時候。如果是以前,他們自然恨不得吃了我。可是現在嘛……與其讓長樂公主這位權勢滔天的人做了這裡的女主人,還不如讓我這個無權無勢的人做女主人。她們還是分得清的。」

「說得沒錯。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蘇小姐的腦子很清醒。這很好。只有保持清醒的頭腦,你才能多活些時日。昨天晚上蘇小姐不在,錯過了一場好戲。」蘇大人通過帷帽看著蘇雯瀾。「昨天晚上有一個蠢人帶著手下想要暗襲,可是被肅王的血衛擊破了。幾十個人……一個都沒有活下來。」

蘇雯瀾捏緊手掌。

「蘇小姐的臉色不太好。看來膽子還是小了些。如果是我們長樂公主的話,怕是會興奮不已。」

「我可沒有這麼血腥。幾十個人都沒有活下來,正常人聽見都會受不了吧?」蘇雯瀾淡道:「除非是見慣血腥的非正常人。」

「蘇家手裡的血腥也不少。蘇小姐作為蘇家的後人,不該如此沒用才是。」蘇大人說完,拱了拱手:「在下還有別的事情,先告辭了。」

蘇雯瀾看著那人的背影。

突然,她朝他躍了過去。

那人本能的射出暗器。

可是在暗器發出的時候,又用另一個暗器打偏。

原本的暗器就這樣從蘇雯瀾的面前擦過去。

「蘇小姐,刀劍不長眼,不要突然偷襲一名武士。」

「你到底是誰?」蘇雯瀾說道:「剛才為什麼不殺了我?殺了我,你們的長樂公主就沒有對手了。」

「我們長樂公主不需要我幫她清理障礙。因為她足夠應付你。而一名武士更不應該摻合女人之間的戰鬥。」蘇大人說道:「所以,我不會對付你。」

蘇雯瀾看著蘇大人離開。

「姓蘇……又如此熟悉。他到底是誰?」

她的武功不如他,沒有辦法摘下他頭上的帷帽。

一個大男人幹嘛戴著帷帽?要麼是這個人長得極丑,要麼是害怕被別人認出來。

「昨天晚上偷襲的人是他嗎?如果不是他,為什麼一夜未歸?如果是他,真的會死嗎?不!他哪有這麼容易死?」蘇雯瀾自言自語。「我一定要查清楚。」

蘇雯瀾前往秦黎辰批閱奏摺的地方。

秦黎辰不在,一直跟著他的秦如雲也不在。

蘇雯瀾想要進去,被人攔住了。

「連我也不能進?」蘇雯瀾皺眉。

「皇上不在裡面,蘇小姐就別進去了。」看守的士兵說道:「秦大人說過,任何人不得進去裡面。」

「你們還真是秦大人養的好狗。行,我不進去就是了。」蘇雯瀾說道:「不過皇上什麼時候回來?」

「皇上和秦大人有事出去了,屬下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士兵說道:「小姐還是回去等吧!」

「你們王公公呢?秦大人跟皇上去辦事了,你們王公公不可能也跟過去了吧?皇上的身邊應該用不著兩條狗。」蘇雯瀾的話剛說完,一道身影快速出現。

「哎喲,蘇小姐說得極是。皇上有了秦大人,自然用不上老奴這條老狗了。」王公公諂媚地說道。 “八嘎呀路!”

話音剛落,倭人將魂一聲怒吼,渾身磅礴的陰氣如同巨浪掀起十幾米高,朝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他悍然舉起手裏的武士刀,潑灑着漫天陰氣,朝着白小鳳砍了下來。

冷酷總裁前妻休逃 “一刀,讓你死!”

隨着武士刀斬落,他眼中的藍光迸射,無比詭異。

這可是他全力一刀,遠不是剛纔操控陰氣武士刀隨意揮砍能夠比擬的!

恐怖的威壓擴散出來,“七龍封禁大陣”中的英靈們全都瑟瑟發抖着,發出驚恐的咆哮聲。

那些橙色魂火的英靈,更是被壓制的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地上,匍匐在地。

等級上的碾壓,哪怕他們的執念,也無法抵擋!

眼見着武士巨刀斬落下來,白小鳳清晰地感應到,武士刀落下掀起的陰風,宛若利刀一樣,割在身上。

但,全都被他的陰力抵擋。

下一秒,他冰冷的臉上忽然泛起了一抹冷笑,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就在武士刀當頭斬落的瞬間,他身上的黑色幽光猛然暴漲,捲起一股龍捲風沖天而起。

砰的一聲!

他腳下的地面炸裂,直接橫移了出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