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可能……”

馬城隍仍舊是一臉不相信。

從來沒聽說過,誰能一口吃成個大胖子的,若是今日站在馬城隍面前的,是老子李耳,興許馬城隍會相信。畢竟,達到那等級別的真仙,驚才豔豔。一夜之間悟道融道,震古爍今。

但古往今來,這等人物,屈指可數,也就老子、佛陀聲音顯赫。

可……可李長生……他只是個凡人!

李長生“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親眼所見,難不成,還有假?”

說話之間,他一步一步,朝着馬城隍走去。

只看見一朵朵金蓮,從他的腳下生出,熠熠生輝。

周身上下,流光閃耀,馬城隍那柺杖化出的神光,劈裂虛空,剎那之間朝着李長生迎空而下。

“咣噹”一聲。

神光劈斬在那流光之上,一下子被震盪而開,柺杖的神輝,似是被李長生周身上下的流光吞噬掉一般。

wωω .TTKΛN .co

“砰”

柺杖重重地落在了大地之上,徹底失去了靈力,就如同一根平凡的木棍,絲毫沒有任何起眼之處。

“殺!”

李長生大喝一聲,一手探出。

“轟隆隆”

面前一片繁華,似是有百花齊放盛開,一時之間,整片山林,如同春回大地,萬物生輝而起,浩浩蕩蕩的光華,悽絕天地,震勢而下。

“不……啊……”

馬城隍面容扭曲,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親眼看着一道道神光,似是不可阻擋,洞穿了自己的身軀…… 衆人臉上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驚駭萬分,如見鬼魅一般。

沒有人想象得到,馬城隍竟然會被李長生洞穿身軀。

一道道光華,綻放出璀璨絢爛的色澤,映照整片山林,馬城隍臉上的面容,似是也因爲這炙熱的光芒,而變得扭曲猙獰。

“噗”

滾滾的威能,洞穿了馬城隍的身軀,一個巨大的窟窿,驟然出現。

迸發出來的鮮血和肉沫,飛濺四射。

馬城隍整個人發出了驚悚的慘叫聲,聽得人頭皮發麻,靈魂顫慄。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響傳出,雷城隍以無上神通,震退五隻神鳳,臉上也露出了驚駭的神色,大吼一聲,直朝李長生衝來。

非你不愛 馬城隍一旦被斬,憑藉着雷城隍的力量,斷然不可能與李長生相鬥。

如今的李長生,短短几日,實力突飛猛進,恐怖到了極致,讓人難以想象。

那兩名觀望的小童,此時此刻,也呆愣住了。

“李……李……李仙師……”

黃肚兜的小娃娃喃喃地說着,一時之間,像是話語哽在了嗓子眼,說不出來。

紅肚兜的小娃娃倒吸了一口涼氣,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說道:“太好了……看樣子,李仙師這幾日的修煉,有成果了……”

不用他說,恐怕此時此刻,所有的人,都看出來了。

短短几日,實力竟然恐怖到這種程度。

半步真仙的力量,足撼動天地,即便對上真仙,只怕全力之下,也未必會大敗。

光華耀眼而出,像是煙火一般,在天空之中爆裂而開,無限光彩,鋪天蓋地。

糊塗媽咪賊總裁 “荒土神木!”

雷城隍怒吼連連,攜帶風雲之勢,轉瞬之間殺到。

浩浩蕩蕩的神威,橫掃千里而來,驚起萬千塵囂,滾滾而動,一片濃霧瀰漫而出。

此時此刻的雷城隍,如同一頭暴怒的獅子,怒髮衝冠。

一棵棵蒼天巨樹,拔地而起,幽綠色的光芒,從樹身之上發散而出,不斷縈繞,震盪出一條條波紋,似是怒放的火焰一般,顯得詭異至極,狂涌而出的力量,捲起一陣陣滔天的威勢,怒嘯連連,重重壓近。

李長生收住勢頭,沒有繼續去管馬城隍,面色冷峻,目光之中透着冰冷的寒意,直朝着雷城隍看去。

馬城隍現如今身受重傷,真元力已去七、八成,短時間內,根本無力再戰!雷城隍自然成爲了李長生現如今的大敵。

滔天的威勢,震天而起,整片蒼穹,似是都要壓落而下。

面前的虛空,開始不斷凹陷,蒼天神木一根根枝條,竟然伸展而出,從四面八方,朝着李長生包裹而來。

“天雷隱隱,龍虎交橫。太華太極,雷電飛奔。飛砂走石,倒海傾雲。能晴能雨,收魄收魂。蓬萊之部,風雨上卿。霹靂大斧,皓翁靈尊。祛邪伐惡,木郎震雲。電母噉吼,雷公前奔。風輪雷震,萬丈高真。將軍霞靂,破魔伏神。急急如律令。”

咒語炸響,似是驚雷一般,在衆人耳邊轟鳴。

羣妖面色駭然,靈魂都像是在瑟瑟發抖,內心萌生了退怯之意,想要逃走,卻是感覺雙腳不斷打顫,渾身上下都使不出一點力氣一般,頓時僵立在那裏。

惡魔的寵兒:囚愛新娘 浩瀚無邊的威勢,在半空之中,化作一柄喲黑透亮的神斧,蒼老的氣息,從斧身之上瀰漫而出,似是穿越了幽幽的歲月,帶着滄桑的古舊。

“嘶啦”

神斧迎天劈斬而落,大片的虛空,像是被神斧劈斬而開,不斷碎裂成一片片,散落而出。

神木的枝條剛一靠近李長生,“啪”的一下,陰冷的寒光驟然大亮,所有的威勢,一瞬之間被斬落。

李長生周身上下,泛着晶瑩剔透的流光,不斷旋繞,整個人氣勢騰騰,恍如天人一般。

“你……”

雷城隍整個人驚住,一時之間似是呆愣了一下。

神斧之威,像是天然剋制神木的力量,所到之處,神木根本抵擋不住。

雷城隍引以爲豪的神技,在李長生的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就在這一剎那,雷城隍反應過來,整個人震身而起,飛速向後退去。

“轟隆隆”

高空之上,神斧綻放出無匹的力量,劈斬而下。

巨大的威能,一下子砸落在大地之上,整片大地不斷搖顫,似是都因爲這一斧的神力,將要塌陷一般。

一條巨大的溝壑,瞬間在面前顯露而出。

衆人驚恐不已,面色鐵青。

李長生手掐劍決,再次御起神斧。

“呼”

龐大的聲威,綻放而出,巨大的神斧,在高空之中晃動,誅邪斬精,一時之間,鬼神驚懼色變,似是萬物不安,磅礴的威勢,化作一道寒光,穿林過境,直衝雷城隍而去。

雷城隍大喝一聲,整個人瞠目欲裂,雙手向前一動。

一股澎湃的氣浪,從他寬大的衣袖當中震出,如同海浪一般,不斷翻涌,強勢的力量,似是封山斷石,令江海枯竭。

神斧欺近,一瞬之間,被雷城隍抵住,發出了“嗡嗡嗡”的聲響,刺耳異常,衆人聽到這個聲音,只覺得耳膜似是都要漲裂,頭暈目眩。

馬城隍身受重傷,此時此刻,似是也被這怪異的聲音波及,“啊”的一聲慘叫,再次一口鮮血噴出。

“老馬……”

雷城隍大吼一聲,目光稍稍一滯。

他心急如焚,想要去救馬城隍,但李長生的威勢兇猛,已經逼住了他,根本抽不開身。

李長生冷冷一笑,負手而動,整個人衣衫被風吹舞,說道:“你想救他?只怕……今日你們兩人……都要喪命於此!”

“李……長……生!”

雷城隍聽完,身軀猛然一震,大吼一聲,雙目之中,似是滲着血絲,如同要凝出鮮血來一般。

李長生步步靠近,一團團氣浪,似是從他的身軀之中盪漾而開,似是震動出一個巨大的屏障,不斷朝着雷城隍逼近,將雷城隍籠罩在了其中。

感受到那無匹的壓力,如同山嶽一般,沉沉地壓在自己的雙肩之上,雷城隍要死的心都有了,咬牙切齒,說道:“李長生……你當真要趕盡殺絕不成?我們可是地仙……你即便身份再特殊,但你斬殺地仙……難道不怕受到天譴嗎?”

“你們?”李長生聽罷,冷“哼”一聲,說道:“從你們踏入這縹緲山的第一步起,你們在我眼中……已不再是仙……”

說到這裏,他禁不住嘆了口氣,眼神之中,似是蒙上了一層薄紗,讓人看不透他的心思,只見他擡起頭,幽幽地看着天空,緩緩地說道:“若真變天了,那我……甘願做那補天之人……” “斬仙……他要斬仙……”

“不……從未有人,敢斬真仙……”

衆人驚呼出聲,這一刻,似是都已經完全嚇傻了。

凡有天職在身者,無論天仙還是地仙,皆受蒼天護佑,即便再囂張的妖魔,也未必敢斬真仙。

因爲,一旦真仙被斬,必將走上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

強如真魔一樣的人物,就算逆天而動,也未必想要真正直面真仙。

仙,並非一種力量的象徵,而是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神權。

正是這種神權,千萬年來,屹立於三界之間,已經深入人心,令人驚駭。

除去真仙之間的爭鬥,從未聽說過,有凡人,敢逆仙而行。

即便李長生是李耳之弟,他也不可以……

在場所有的人,幾欲窒息。

只感覺四周的地勢,似是都隨着李長生的情緒而動一般,變得壓抑無比。

沉重的氣息,滔天不絕,彷彿在這一刻,不僅僅將雷城隍籠罩住,也籠罩住了這縹緲山,這裏頭的萬物,似是都感受得到那無比威嚴的氣息。

衆生面露震駭之色,驚懼不安,紛紛俯身膜拜,朝着這片山林的方向。

無盡的威勢,震盪而起,似是直衝九霄而上,浩浩蕩蕩。

一片片光霞,悽絕千里,化作璀璨的光束,耀眼紛呈。

萬里煙波,重重堆疊,連綿不絕。

斬仙!

仙無道,則爲魔!

李長生自修煉起,縱橫人世之間數千年,斬過邪神、斬過異鬼、斬過妖魔、斬過殭屍,唯獨,沒有斬過仙!

原本他以爲,自己永遠不可能有機會,面對真正的仙。

但今日,擁有地仙之職的城隍,就在自己的面前。

他知道,從今往後,自己,便要開啓一條漫長的斬仙之路。

蒼穹變,天地亂,山嶽崩,四海平。

三千大道入洪荒,羣魔凌駕仙佛上。

乾坤起禍亂,人世皆刀兵……

今日斬仙,徹底宣告人世之間,進入動亂時代,自此九州硝煙起,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但卻只有他一人,在孤獨而行……

這一刻,李長生似是有些恍神,眼神之中,有些悽迷。

“李長生……你若殺了我們……自此人世之間,無你立足之地……”

雷城隍猙獰萬分,咆哮連連,手腳不斷掙扎着。

無限的光霞,似是將他整個人禁錮住,任憑他無論怎樣也掙脫不了。

李長生負手佇立在那裏,眼神之中,一片朦朧。

他靜立許久,這一刻,世間萬物,彷彿全部寂靜下來,雅雀無聲。

四周氣息,幽幽蕩蕩,充盈在空氣之中,令所有的人,完全驚怔住。

此時此刻,羣妖之中,竟然無一人敢出聲,就連呼吸聲,似是也被屏住了一般,所有的人,目光一動不動,落在了這名男子的身上。

這名男子,渾身氣息,如同與天地融爲一體。

“融道境……”

“道門之中的融道境界……”

所有人的心裏,似是有一個聲音,在不斷震響。

兩名城隍,這一刻,也有些看呆住了。

天地之中,悟道者,多如牛毛,凡修煉者,要想跨出最後一步,飛昇成仙,無不經歷“悟道”這一關。

但“融道”這一關,從古自今,所能做到者,屈指可數,即便是真仙……也無幾人,能夠徹底融道。

然而,今日,在這一刻,李長生的身上,竟然隱隱出現了一絲“融道”的氣息,短短片刻,這股氣息,卻消失了,但即便如此,這短暫的數十秒時間,也足以讓所有的人,爲之驚駭。

良久之後,李長生彷彿纔回過神來,眼神之中的目光,重新變得清澈透亮。

只見他看向兩名城隍,面色淡然,似是下定決心一般,震聲大喝:“殺!”

話音落下,他一掌探出。

“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