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意外的話,未來的幾分鐘內,許川和程夢欣兩人將會有一段刻苦銘心的經歷。 ?第一百三十二章:

被蘇逸帶回到陣法之中,蕭楠趕緊吞服了一把補元丹補充靈力,盤腿坐下,閉目調息了起來。

蘇逸姐弟倒是見過蕭楠吞服丹藥的架勢,並沒有表現出來驚訝,但是付明涵兄妹之間就不同了,付明涵還算是鎮定,只是驚訝了一下,就恢復了神態。

付明艷驚呼道:「她這樣不怕丹藥中的靈力把經脈給撐破了?」

蘇逸一臉自豪地道:「妹妹的經脈比之常人要寬厚許多,自是無事。」

「怪不得能越級殺死金丹期的真人呢?」付明艷本來只是讚歎的一句話,再說出口后,才反應過來,自己口中的失敗者還是這兩姐弟的親舅舅,再看蘇逸姐弟二人的臉色,現在已經鐵青,於是尷尬的傻笑兩聲,找了個地方盤腿恢復靈力去了,像是身後有看不見的危險在身後追趕,其速度堪合和風靈根的修士比肩。

蘇逸想起舅舅的魂牌已經碎裂,魂牌碎裂,就代表著主人隕落,否則就算是重傷,也只是能讓魂牌布滿細細麻麻如絲線一般的紋隙。

在看著蕭楠的時候,不是沒想過要親口確定一下,後來想想,就是確定了又能怎麽樣呢?左右事情已經出了,蕭楠和盧家的關係在不可挽回,想著妹妹也不容易,更何況當時的情景,是舅舅偷偷跟過去想殺人的,就是蕭楠真的殺了舅舅,也只是出於自保,索性兩邊都不再管了,只是如見被人當面說出來,不由得臉色微沉。

付明涵心中也在責怪妹妹,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不是給自個拉仇恨值嗎?即使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你也沒必要當著人家的親人就這樣毫無防備的出來吧?以妹妹這樣單純的性子,要是自己不多看護著點,以後還不得怎樣的罪人呢?再見蘇逸姐弟之是臉色不好看,逐挑個話頭轉移話題。

眾所周知,這經脈的韌性和寬度關乎自身的靈力多寡,只有在突破時才會自行拓寬,以遍儲存更多的靈力,除了天賦異稟之人的經脈異於常人外,大多數修士的經脈粗細都差不多。

修士中以劍修的實力為最,其中不乏劍修身體內的靈力霸道,長年累積之下,一點點的把經脈拓寬,身體內的靈力多了,再加上劍修又是勇往直前、打起來不要命的主,自然實力是最強的。

蕭楠到不是因為如此,而是在身體內修鍊出來混沌之氣時,身體就被混沌之氣滋養,不管是經脈還是骨骼、皮肉,都在一定程度上堪比煉體的體修,經脈所蘊含的靈力更是普通修士的五倍之多,而這是其他修士一輩子都無法比擬的。

蕭楠輕吐一口白氣,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身體內的靈力已經補滿,甚至還有些增長,現在已經到了築基中期頂峰,只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看這自己單獨在一個區域里,四人則是在其他地方和妖獸激戰,想到剛剛悟出來的瞬移神通,不由得躍躍欲試。

由於蕭楠的加入,妖獸很快就被清理乾淨,付明艷見蕭楠趕緊湊上去,有些小崇拜得道:「蕭楠妹妹還厲害啊!你那是瞬移嗎?」看這還沒自己大的蕭楠,在失去了家族庇佑后,還能達到那些天之驕子都不間的達到的高度,真的好厲害。

蕭楠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除了在剛見到父親蘇清明時,曾在他面前撒嬌過,還不曾和其他人親近過,猛然面對付明艷的親近,而且還是比現在的身體還要大的女人撒嬌,嘴角微抽,有些不習慣。

「應該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蕭楠雖然讀了不少修真界的典籍,但是像現在領悟的神通,還真不知道該怎麽說,要說是瞬移吧,但是在瞬移是使用的劍招,竟然帶有劍意,這和典籍上記載的瞬移神通根本就不像,要說是自己悟出來的劍意吧,可是還真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劍意,唉!還是在以後問問師傅吧!希望他能知道,要是能找到相應的修鍊功法的話,那就更好方便自己修行了。

付明涵寵溺的摸了摸妹妹的頭髮,歉意的道:「恭喜蕭師妹再進一步,還請莫怪,小妹一向心直口快,有不妥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付師兄客氣了。」

一陣寒暄過後,看著外邊的修士還在浴血奮戰,幾人又開始了另一輪的廝殺。

蕭楠在陣法中不能完全發揮,可能是這陣法自成一界的緣故,在外邊可以清楚的看到這空氣中有著悟出的屏障,但是在陣法中,這些屏障雖然還是能看到,只是卻有些扭曲,在掌握方向這一處上,實在是差強人意,到不了指定地點也就算了,有幾次甚至差點直接瞬移到妖獸口中,幾次三番后,蕭楠乾脆再一次出了困龍陣,等外邊瞬移時的方向全部都熟悉后,再來研究在陣法中怎樣瞬移在能避過危險,理想的瞬移到指定的位置。

付明涵和妖獸打得正酣,翻身後退躲過了妖獸的攻擊,眼角餘光看到有一頭妖獸正在悄悄地靠近控制整個陣法的蘇嫣,眼看著妖獸揚起利爪,可是蘇嫣並沒有意識到自身又危險,來不及多想,就撲了上去大叫:「小心。」 霸道總裁寵萌妻 話音落,把蘇嫣整個撲倒在地,翻身一滾,這才躲過致命一擊。

蘇嫣看著身邊的爆炸,整個人都有些懵了,仔細想想又有些后怕,渾身顫力不易,要不是付明涵撲上來,依照剛才法術爆炸的威力,就算是不死也得重傷,逐看向還在地上躺著的付明涵,剛想開口道謝,迎上付明涵看過來的眼睛,又想到現在二人男上女下的姿勢,那裡還說得出來,不由得羞紅了臉。

「哥,你怎麽樣。」

蘇逸在聽到付明涵大喊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妖獸向蘇嫣發起攻擊,下一秒,蘇嫣就被付明涵抱著滾向一邊,這才逃過一劫,只是現下,手中還有兩隻妖獸,不能分身前去,故而大聲喊道:「姐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兩個人很有默契的異口同聲,沒想到對方和自己說的一樣,尷尬的看了對方一眼,又不好意思的把頭扭向了一邊。

蘇嫣見付明涵沒有起身,臉上紅暈升起,又羞又怒,這人是怎莫回事?語氣有些不好的道:「還不起來?」

蘇嫣本就貌美,現在這個樣子,更是明媚動人,一時倒是讓付明涵看呆了,尤其是蘇嫣氣惱質問的樣子,在付明涵眼中就變成了嬌嗔,有些不舍的慢慢起身。

蘇嫣哪裡等得及,在脫離付明涵抱著的雙臂時,伸手推了一把,趕緊起身落荒而逃。

付明涵看到這樣子的蘇嫣,一顆心蹦蹦直跳,心中一處地方被填滿了,看見佳人已經開始戰鬥,也不甘落後的從地上躍起,和先前不同的是,兩人總事在不經意間關注對方,愛像一個人,有時只需一眼。

也不知道到底殺了多少妖獸,只殺的連握劍的手都有些抖動,靈力耗盡以後,就吞服靈丹打坐恢復后在拼殺一波又一波的妖獸,直到月墜西沉,天色朦朧微亮,妖獸的數量才有所減少,而這時還在拼殺的修士,無一不是累的腿腳酸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在支撐著,只要撐到天亮,墮落島的修士從城中出來,到那時,這些妖獸就會被清理乾淨。

天色越來越亮,這是戰場也看得越清楚,到處都是妖獸和修士的殘肢斷臂,和兩者混合在一起的血液,有些地方甚至都融合成了小溪流,可見昨晚上的戰況激烈。

修士陸陸續續的從城中走出來,向著目的地御劍飛行,看到城外的慘狀,有的貪些小便宜降落下來打掃戰場,有的直接就加入了戰局,還有的根本就沒有停留直接飛了過去。

幾人依託著困龍陣,總算是撐到了天亮,幾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蘇逸等人還好些,都是些皮肉傷,只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復原,蕭楠因為剛剛領悟的新功法,在和妖獸對戰時,總是沖在最前頭,所以除了皮肉傷意以外,比控制陣法的蘇嫣,神識都要傷的重。

陣外幾人殺的妖獸屍體已經全部清理乾淨,都不是身價多豐厚的世家子弟,儘管這些妖獸的等級有些低,身上的材料不是很值錢,但是擱不住量多了,看著滿滿地四個儲物袋妖獸屍體,拿去賣的話又是一筆小財富。

付明涵拿著儲物袋,自己留下一個,其餘的三個儲物袋都遞給的蘇逸。

在這一仗中,付明涵和蘇逸兩人合作默契,尤其是因為自己的疏忽,付明涵還替蘇嫣擋了一下,這讓蘇逸心中更是認定了付明涵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

蘇逸對待朋友一向是大方的,知道付明涵兄妹也是正正直用錢之際,收下了兩個儲物袋,道:「用不了這麽多,我們一人一半就行。」不說這兄妹二人都出力不少,就是付明涵救了姐姐一命,這些妖獸身上的材料就是都給了對方,蘇逸也不會心疼半分。

付明涵爽朗一笑,道:「蘇師弟,這些妖獸本就是蕭師妹擊殺的最多,你就不要推辭了,再說,要不是你們好心收留,說不定我們兄妹二人也不能堅持到現在。」

聞言,蘇逸也沉默了下來,一場混戰下來,倖存下來的修士只有百十來人,這還要算上後來加入的,沒想到只是一天的時間,就親身經歷了折磨慘烈的一戰,怪不的修士都會選擇在這裡歷練,蘇逸現在好像明白了點。

站在一個隨時提高警惕都會殞命的地方,實在是容易讓人拋棄雜念,一心只想著提升自身實力,好在這魚龍混雜的地方生存下來。

第一百三十二章:

被蘇逸帶回到陣法之中,蕭楠趕緊吞服了一把補元丹補充靈力,盤腿坐下,閉目調息了起來。

蘇逸姐弟倒是見過蕭楠吞服丹藥的架勢,並沒有表現出來驚訝,但是付明涵兄妹之間就不同了,付明涵還算是鎮定,只是驚訝了一下,就恢復了神態。

付明艷驚呼道:「她這樣不怕丹藥中的靈力把經脈給撐破了?」

蘇逸一臉自豪地道:「妹妹的經脈比之常人要寬厚許多,自是無事。」

「怪不得能越級殺死金丹期的真人呢?」付明艷本來只是讚歎的一句話,再說出口后,才反應過來,自己口中的失敗者還是這兩姐弟的親舅舅,再看蘇逸姐弟二人的臉色,現在已經鐵青,於是尷尬的傻笑兩聲,找了個地方盤腿恢復靈力去了,像是身後有看不見的危險在身後追趕,其速度堪合和風靈根的修士比肩。

蘇逸想起舅舅的魂牌已經碎裂,魂牌碎裂,就代表著主人隕落,否則就算是重傷,也只是能讓魂牌布滿細細麻麻如絲線一般的紋隙。

在看著蕭楠的時候,不是沒想過要親口確定一下,後來想想,就是確定了又能怎麽樣呢?左右事情已經出了,蕭楠和盧家的關係在不可挽回,想著妹妹也不容易,更何況當時的情景,是舅舅偷偷跟過去想殺人的,就是蕭楠真的殺了舅舅,也只是出於自保,索性兩邊都不再管了,只是如見被人當面說出來,不由得臉色微沉。

付明涵心中也在責怪妹妹,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不是給自個拉仇恨值嗎?即使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你也沒必要當著人家的親人就這樣毫無防備的出來吧?以妹妹這樣單純的性子,要是自己不多看護著點,以後還不得怎樣的罪人呢?再見蘇逸姐弟之是臉色不好看,逐挑個話頭轉移話題。

眾所周知,這經脈的韌性和寬度關乎自身的靈力多寡,只有在突破時才會自行拓寬,以遍儲存更多的靈力,除了天賦異稟之人的經脈異於常人外,大多數修士的經脈粗細都差不多。

修士中以劍修的實力為最,其中不乏劍修身體內的靈力霸道,長年累積之下,一點點的把經脈拓寬,身體內的靈力多了,再加上劍修又是勇往直前、打起來不要命的主,自然實力是最強的。

蕭楠到不是因為如此,而是在身體內修鍊出來混沌之氣時,身體就被混沌之氣滋養,不管是經脈還是骨骼、皮肉,都在一定程度上堪比煉體的體修,經脈所蘊含的靈力更是普通修士的五倍之多,而這是其他修士一輩子都無法比擬的。

蕭楠輕吐一口白氣,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身體內的靈力已經補滿,甚至還有些增長,現在已經到了築基中期頂峰,只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看這自己單獨在一個區域里,四人則是在其他地方和妖獸激戰,想到剛剛悟出來的瞬移神通,不由得躍躍欲試。

由於蕭楠的加入,妖獸很快就被清理乾淨,付明艷見蕭楠趕緊湊上去,有些小崇拜得道:「蕭楠妹妹還厲害啊!你那是瞬移嗎?」 弟弟兇猛:男神走位有點狂 看這還沒自己大的蕭楠,在失去了家族庇佑后,還能達到那些天之驕子都不間的達到的高度,真的好厲害。

蕭楠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除了在剛見到父親蘇清明時,曾在他面前撒嬌過,還不曾和其他人親近過,猛然面對付明艷的親近,而且還是比現在的身體還要大的女人撒嬌,嘴角微抽,有些不習慣。

「應該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蕭楠雖然讀了不少修真界的典籍,但是像現在領悟的神通,還真不知道該怎麽說,要說是瞬移吧,但是在瞬移是使用的劍招,竟然帶有劍意,這和典籍上記載的瞬移神通根本就不像,要說是自己悟出來的劍意吧,可是還真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劍意,唉!還是在以後問問師傅吧!希望他能知道,要是能找到相應的修鍊功法的話,那就更好方便自己修行了。

付明涵寵溺的摸了摸妹妹的頭髮,歉意的道:「恭喜蕭師妹再進一步,還請莫怪,小妹一向心直口快,有不妥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付師兄客氣了。」

一陣寒暄過後,看著外邊的修士還在浴血奮戰,幾人又開始了另一輪的廝殺。

蕭楠在陣法中不能完全發揮,可能是這陣法自成一界的緣故,在外邊可以清楚的看到這空氣中有著悟出的屏障,但是在陣法中,這些屏障雖然還是能看到,只是卻有些扭曲,在掌握方向這一處上,實在是差強人意,到不了指定地點也就算了,有幾次甚至差點直接瞬移到妖獸口中,幾次三番后,蕭楠乾脆再一次出了困龍陣,等外邊瞬移時的方向全部都熟悉后,再來研究在陣法中怎樣瞬移在能避過危險,理想的瞬移到指定的位置。

付明涵和妖獸打得正酣,翻身後退躲過了妖獸的攻擊,眼角餘光看到有一頭妖獸正在悄悄地靠近控制整個陣法的蘇嫣,眼看著妖獸揚起利爪,可是蘇嫣並沒有意識到自身又危險,來不及多想,就撲了上去大叫:「小心。」話音落,把蘇嫣整個撲倒在地,翻身一滾,這才躲過致命一擊。

蘇嫣看著身邊的爆炸,整個人都有些懵了,仔細想想又有些后怕,渾身顫力不易,要不是付明涵撲上來,依照剛才法術爆炸的威力,就算是不死也得重傷,逐看向還在地上躺著的付明涵,剛想開口道謝,迎上付明涵看過來的眼睛,又想到現在二人男上女下的姿勢,那裡還說得出來,不由得羞紅了臉。

「哥,你怎麽樣。」

蘇逸在聽到付明涵大喊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妖獸向蘇嫣發起攻擊,下一秒,蘇嫣就被付明涵抱著滾向一邊,這才逃過一劫,只是現下,手中還有兩隻妖獸,不能分身前去,故而大聲喊道:「姐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兩個人很有默契的異口同聲,沒想到對方和自己說的一樣,尷尬的看了對方一眼,又不好意思的把頭扭向了一邊。

蘇嫣見付明涵沒有起身,臉上紅暈升起,又羞又怒,這人是怎莫回事?語氣有些不好的道:「還不起來?」

蘇嫣本就貌美,現在這個樣子,更是明媚動人,一時倒是讓付明涵看呆了,尤其是蘇嫣氣惱質問的樣子,在付明涵眼中就變成了嬌嗔,有些不舍的慢慢起身。

蘇嫣哪裡等得及,在脫離付明涵抱著的雙臂時,伸手推了一把,趕緊起身落荒而逃。

付明涵看到這樣子的蘇嫣,一顆心蹦蹦直跳,心中一處地方被填滿了,看見佳人已經開始戰鬥,也不甘落後的從地上躍起,和先前不同的是,兩人總事在不經意間關注對方,愛像一個人,有時只需一眼。

也不知道到底殺了多少妖獸,只殺的連握劍的手都有些抖動,靈力耗盡以後,就吞服靈丹打坐恢復后在拼殺一波又一波的妖獸,直到月墜西沉,天色朦朧微亮,妖獸的數量才有所減少,而這時還在拼殺的修士,無一不是累的腿腳酸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在支撐著,只要撐到天亮,墮落島的修士從城中出來,到那時,這些妖獸就會被清理乾淨。

天色越來越亮,這是戰場也看得越清楚,到處都是妖獸和修士的殘肢斷臂,和兩者混合在一起的血液,有些地方甚至都融合成了小溪流,可見昨晚上的戰況激烈。

修士陸陸續續的從城中走出來,向著目的地御劍飛行,看到城外的慘狀,有的貪些小便宜降落下來打掃戰場,有的直接就加入了戰局,還有的根本就沒有停留直接飛了過去。

幾人依託著困龍陣,總算是撐到了天亮,幾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蘇逸等人還好些,都是些皮肉傷,只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復原,蕭楠因為剛剛領悟的新功法,在和妖獸對戰時,總是沖在最前頭,所以除了皮肉傷意以外,比控制陣法的蘇嫣,神識都要傷的重。

陣外幾人殺的妖獸屍體已經全部清理乾淨,都不是身價多豐厚的世家子弟,儘管這些妖獸的等級有些低,身上的材料不是很值錢,但是擱不住量多了,看著滿滿地四個儲物袋妖獸屍體,拿去賣的話又是一筆小財富。

付明涵拿著儲物袋,自己留下一個,其餘的三個儲物袋都遞給的蘇逸。

在這一仗中,付明涵和蘇逸兩人合作默契,尤其是因為自己的疏忽,付明涵還替蘇嫣擋了一下,這讓蘇逸心中更是認定了付明涵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

蘇逸對待朋友一向是大方的,知道付明涵兄妹也是正正直用錢之際,收下了兩個儲物袋,道:「用不了這麽多,我們一人一半就行。」不說這兄妹二人都出力不少,就是付明涵救了姐姐一命,這些妖獸身上的材料就是都給了對方,蘇逸也不會心疼半分。

付明涵爽朗一笑,道:「蘇師弟,這些妖獸本就是蕭師妹擊殺的最多,你就不要推辭了,再說,要不是你們好心收留,說不定我們兄妹二人也不能堅持到現在。」

聞言,蘇逸也沉默了下來,一場混戰下來,倖存下來的修士只有百十來人,這還要算上後來加入的,沒想到只是一天的時間,就親身經歷了折磨慘烈的一戰,怪不的修士都會選擇在這裡歷練,蘇逸現在好像明白了點。

站在一個隨時提高警惕都會殞命的地方,實在是容易讓人拋棄雜念,一心只想著提升自身實力,好在這魚龍混雜的地方生存下來。 “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身體不舒服嗎?”女孩看着騎士一臉便祕的模樣,十分關切地問道。

許川一陣無語,擺擺手推開了程夢欣伸過來的小手,一臉嚴肅地對她說道:“不要浪費時間,其他人很快就會趕過來的,我們找棟大樓守好。”

程夢欣擁有的效果已經不能使用,許川又因爲一直在尋找其他住戶,沒有刻意尋找幻球,身上的效果雞肋得很,如果被其他住戶圍剿,基本沒有還手的能力。

尋找一棟大樓,不僅是其複雜的地形有助於兩人躲避遠程武器,更重要的是在大樓中可以一邊躲避一邊尋找道具和幻球,幸運好的話或許還能反殺一兩個。

兩人剛剛啓程不久,追趕而來的金杭和魏羨寧便在這碰到了一起。

“先解決許川和程夢欣,反高層陣營太強了。”魏羨寧直接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很快就得到了金杭的認可。

“如果你有機會得手,我自然會幫你打掩護,畢竟我想要的可不只是活到最後。”金杭想起了之前在反高層陣營手上吃到的虧,咬牙切齒地回答了魏羨寧一句。

金杭和魏羨寧兩人剛剛抵達一棟大樓,便看見了許川和程夢欣兩人將大樓的大門關起。

“快往上走,別拿東西堵門了。”許川對着正在使勁推桌子過來的程夢欣焦急地喊了一句。

沒等女孩反應過來,許川就拉起她的手往樓上逃去。

如果只有一人的話,許川估計會出去和那人鬥鬥,但衝過來的是魏羨寧和金杭兩人,身上沒有強效果的許川根本不敢和其對抗。

“決鬥場,激活!”魏羨寧沒有上前破門,而是先動用了自己的效果,封鎖了一片領域,防止許川兩人繼續往上跑。

“我把他倆限制在了1~3樓,身上能用的效果已經用完了,希望你們不要再留後手。”魏羨寧沉聲說道。

就在剛剛,錢運來也趕到了大樓這裏,也不害怕金杭對自己下手,而是和其開始了破門,剛剛魏羨寧的話,便是對他和金杭說的。

“自然。”金杭點點頭回應道,關係到自由聯盟在之後大逃殺的格局,金杭不會也不敢隱藏實力,哪怕他身上並沒有直接能用的效果,他也會第一個衝上前去與人戰鬥。

錢運來眼神閃過一絲猶豫,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該死,他們動用了效果!”許川被三樓到四樓之間的無形的牆撞了個滿天星。

程夢欣慌忙地扶起許川,美目之中閃過一絲絕望:“他們就在下面,時間還剩三分鐘,我們是不是完蛋了?”

“或許吧。”許川晃晃腦袋,撐着牆壁開始往樓下走去,“你找個房間躲好,我能拖儘量拖。”

看着許川手裏那柄小巧的匕首,程夢欣感覺鼻子有點酸,“嗚”的一聲哭了出來。

在程夢欣的眼裏,許川一直是無所不能的存在,當程夢欣得到魔鬼的贈禮的時候,心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許川會不會來保護我?”而不是“大家會不會來保護我?”

在程夢欣心中,許川佔的分量遠比莫如來等人要重。

當她得知規則被改變的時候,第一時間不是自己將陷入被衆人圍攻的無奈,而是在心底莫名產生了欣喜之情。

因爲騎士,她又可以再次見到許川了。

女孩本以爲會和以前一樣,許川還是那麼無所不能,直接站出來將她保護得死死的。

但是……

當眼裏無所不能的男人被追擊得狼狽不堪,因爲一道無形的屏障而產生絕望之時,女孩感覺自己的心像被什麼東西劃過一般,雖然不痛,但那種感覺卻是說不出般的難受。

當許川拿出自己小小的匕首想要爲女孩爭取最後一點時間的時候,程夢欣終於忍受不住心中的難受,“嗚”的一聲哭了出來。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害你的,嗚嗚嗚……”女孩哽咽的話語讓許川停下了下樓的腳步。

程夢欣感覺自己的腦袋被一隻緊張得不斷顫抖的手撫摸,擡起腦袋,看到的是男孩一臉無奈的神情。

“你沒有錯,是我辜負了你的信任,好好活下去,不是因爲我,爲自己吧!等一會我會拼死弄死一個,你聽到我的聲音後看看這個無形牆壁會不會破掉,如果破掉的話,請好好活着!”許川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因爲空間被封死的緣故,三人搜索得很仔細,生怕兩人在自己上樓之後溜走。

當他們來到二樓的時候,看到了握着匕首,一臉笑意的許川。

“又見面了,第三次了吧?”時間自然能拖再拖,不喜歡和敵人廢話的許川也開始了聊天。

“別浪費時間!”魏羨寧忽然說了一句,讓金杭放棄了說話的念頭。

葉少您媳婦要跑路了 許川見這招無用後,收起笑意,開始冷眼看向眼前三人。

“我的確是在浪費時間,所以……”許川說着說着,將匕首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我只問一個問題,別逼我自殺,不然你們什麼也得不到!”

雖然渴望學分,但魏羨寧還是覺得將兩人淘汰最好,如果許川繼續拖延時間,他會直接下手。

許川看着漸漸靠近的三人,自然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因此開口問道:“雖然是死亡,但我不希望自己死得那麼不明不白,所以……到底是哪個混蛋弄出的無形牆壁?”

軍婚也浪漫 看着被匕首劃開一大道傷口的許川,金杭知道自己不能再逼近了。

“無形牆壁是錢運來弄出來的,他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金杭留了個心眼,畢竟這個時候許川突然這樣問,肯定是有所企圖的,自己與錢運來有仇,何不趁機坑他一把?

許川哪裏料到金杭會留這麼一手,只見他將自己手裏的匕首放下,接着大聲喊了一句:“錢運來,死!”

從神賜之中得到的效果立即觸發,直接將還在爲金杭的回答疑惑不解的錢運來咒死了。

下一秒,魏羨寧手中的武器打在了許川身上。

許川的大逃殺旅程,就此結束!

“幸好你說的是錢運來的名字,不然我一死,結界就會被破掉了。”魏羨寧眼中閃過一絲後怕。

“現在結界不是沒破嗎?你放心好了,抓緊時間,我們上去殺程夢欣。”金杭感覺有些不安,不敢浪費時間。

然而在三樓認真搜索過一輪的他們並沒有找到程夢欣,看着被推開的窗口,金杭忽然大叫一聲“不好”,將頭伸出窗外,果然看到了在地面上努力爬行的程夢欣!

原來聽到許川提示的程夢欣發現無形牆壁還存在的時候,便立即改變了策略,許川的“好好活着”給予了她巨大的勇氣,閉着眼睛往窗外一躍,程夢欣摔到了一樓。

畢竟是女孩,纖細的雙腿根本承受不住從三樓躍下的壓力,程夢欣的腿……骨折了。

不過這樣已經夠了,因爲……時間到了。

“你很不錯,怎麼笑的那麼開心? 妻逢對手,溫先生請賜教 也是,畢竟得到了那麼多學分。”金杭陰沉着臉說道,時間一到,他反而不着急擊殺程夢欣了。

女孩擡起腦袋,沒有回答金杭的話,而是看着滿身是血的魏羨寧獰笑道:“你殺了他?你怎麼能把他給殺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聒噪!”金杭手起刀落,一刀封喉,帶走了女孩的性命。

結束了嗎?

沒有,如果金杭能理解女孩剛剛的笑意的話,就不會已經結束了。

女孩的笑容不是因爲得到了大量學分,而是……她身上的效果……解封了。

還記得程夢欣之前撿到一個幻球吐槽的話語嗎?

“這是要我做鬼也不放過你嗎?”女孩之所以會這樣吐槽,那是因爲她得到了一個很奇怪的效果。

“惡鬼索命:被人殺死之後能化身十秒惡鬼,時間結束或者擊殺一位同學後效果消失!”

“小心!”金杭忽然大喊一句。

魏羨寧疑惑地轉過腦袋,看到了向自己撲來的惡鬼……

看着地面上被惡鬼挖去心臟的魏羨寧屍體,金杭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

“或許自由聯盟不是輸在了實力,而是輸在了隊員之間的信任上。但是……現在好像有些遲了啊。”話音剛落,一支弩箭飛向了金杭。

萬盛留給他的物質輕甲幫他抵抗了這一箭,不過,漸漸向他靠近的三個人影,好像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呢! ?第一百三十三章:

「站住,把儲物袋交上來。」一聲陰狠的男聲打斷了這些正在打掃戰場的修士。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