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會,唐宋被帶到一個戒備森嚴的院子內。一進門,唐宋就拱手笑道:「小子唐宋,見過張家老爺子。」

這話一出,張家主等人大驚,這小子居然知道老爺子在這?!

「哈哈,果然不凡。」爽朗的笑聲傳來,隨後便見到一個老人從屋子裡走出來。白髮蒼蒼,一身灰色長袍,看起來已經八十多了。

走到跟前,張老爺子滿面笑容的打量著唐宋,點著頭:「你是何時發現我的?」

唐宋笑道:「進入東蘭城開始。張家雖然苟延殘喘,可終歸還有些傲氣,又怎可能沒了後山?」

張家實力是弱,可也不至於最強就只有四十八級,那樣根本不可能在秦家的壓迫下生存到現在。早在進城之前,唐宋就感應到有人探查自己,所以才想著張家還有個老爺子。這老爺子實力其實也不算很強,六十四級而已……

「額,哈哈,倒是聰明。」張老爺子不由笑起來,「你實力雖不強,卻是怪異得很。」

張三爺急不可耐的插過話:「老祖宗,他說他是丹師。可就這麼一個丹師,能有什麼用?」

張老爺子微微擺手:「可別小看這小子,我敢說你打不贏他。甚至,我都不一定能打贏。還有那小姑娘,也是個怪人。」

張家主幾人不由倒吸了口涼氣,如果是別人說這話,他們肯定不信。可是從老祖宗嘴裡說出來,他們是相信的。

唐宋聳肩一笑:「張老爺子謙虛了,我可能也就年輕抗揍而已。哈,老爺子,依我看,我還是先給你們煉丹,要不然你們不安心。」

說話間,唐宋往回退了幾步,左右看了看,直接盤腿坐在草地上。

張老爺子一怔:「你,就在這煉丹?」

「這裡挺好,有你們幾人給我護法不是?」唐宋挑著眉頭,右手順勢抬起,藥材漂浮在掌心上,開始煉化。

這次在西蘭山脈得到那麼多藥材,不用白不用。正好他現在也想知道自己能煉製什麼級別的丹藥,把最好的都給用上,努力拚一把!

眼看著唐宋居然空手煉化藥材,幾人均是吃驚不已。他們雖然不是丹師,卻也知道憑空煉化藥材的難度,需要的是持久的元氣輸出。

只是,看到唐宋煉化的二級藥材,幾人都有些失望。二級丹師雖然很不錯,可遠遠達不到張家的需求……

很快唐宋煉化了第一味藥材,將液態藥材控制在煉丹爐內。沉了口氣,又拿出第二味藥材。

「四級風楠木!」

張程不自主驚叫起來,看著唐宋手中的淺藍色藥材,兩眼瞪大。

張三爺一怔:「你是不是搞錯了,剛才明明是二級……」

「老三,到大門守著。」張老爺子打斷他的話,面色變得凝重起來,「記住,倘若秦家來人,先別讓他們進來。老二,你守住後門。程子,去前院守著,不要讓人輕易進來……」 回到省城三天之後,我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劉宇和小黑貓就交給陳柏他們照顧,我沉浸在自責當中無法發走出來,我想我還需要點時間讓自己恢復。

期間陳柏和李慕顏都來看過我,要麼是勸我,要麼是來給我送飯的。但我一句話也沒說過,他倆也完全沒了勸我的心思,就只是偶爾來看幾眼就走了。

後來是劉宇終於醒過來了,李慕顏來告訴我,我才走出房間去看醒過來的劉宇。和李慕顏來到劉宇的房間,看到他半躺在牀上,陳柏端着一碗藥,喂藥給他喝。

見我走進來了,陳柏淡淡看了我一眼,語氣中帶着有些生氣的意味,說道:“你終於出來了,我還以爲你要把自己一輩子關在房間不出來呢。”這今天我自暴自棄的樣子的肯定讓他很生氣,當時他來勸我,我什麼都不說,一點反應也沒有的時候,他也很生氣,把我罵了一段之後,就出去了。

其實我並沒有自暴自棄,我只是想用些時間來平復自己的情緒,這段時間發生了態度,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對我的打擊有些大,想讓我表現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那是不太可能的。

當初,在我們逃出‘百鬼洞窟’後,我對陳柏說的話,我還一直記在心裏沒忘記。林申,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當初你說你要親自報仇的事情,沒忘記吧?”陳柏把藥遞給走過去的李慕顏,讓她繼續喂劉宇,然後盯着我,認真的問道。

我點了點頭,說自己沒忘記,接下來的修煉我絕對會加倍努力的。

“那就行,如果你只是個會說空話的廢物,就不配做我陳柏的弟子。”陳柏一副欣慰的樣子,點頭說道。

正在喝藥的劉宇也忘了我一眼,眼中露出一抹失落。“師弟,事情我都聽師父和師妹說了,這結果我們誰都不想看到,不過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沒辦法,師兄相信你一定會重新振作起來的,而且也會說到做到。”

“師兄,我會的。”

在劉宇的屋待了一會,就留下李慕顏一人照顧他,我和陳柏都出去了,劉宇纔剛剛醒過來,還需要多休息調養身子。我們術士,就是怕傷勢沒恢復好,留下暗傷,這時最麻煩,也是最難治癒的。

所以從一開始,不管是大傷小傷,陳柏都一直叮囑我們不能大意,一定要確定沒事了才行。

“師父,小黑貓呢,她還沒醒麼?”陳柏都沒提起她,於是我擔心的開口問道。

陳柏搖頭說,這次小黑貓消耗的精力還是挺多的,再加上受了女厲鬼這麼嚴重的攻擊,估計要等到傷口痊癒了,她才能慢慢醒過來。小黑貓和我們不一樣,恢復的方式也不一樣,讓我不要着急,他已經確認過了,小黑貓沒什麼大礙,就是要沉睡修養一段時間,但也不會太長,最多半個月左右。

“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擔心,我們會處理好的,你安心修煉就行,我相信你現在也知道自己還差得遠,不努力是不行的。”陳柏面色嚴峻,認真的和我說道。

“我知道,我現在就回房間去看那些剩下的術法書籍。”我說着,正準備上樓,他卻喊住了我。

“等等,術法先不着急。現在對你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提高身體素質和機能,也就是加強自身的體術。我上次也說過,體術在術法使用中也極其重要,有很多術法在你沒有強大的體術下是無法完成的。”

我問他那要怎麼做,難道還要去上次他帶我去修煉體術的那個樹林裏,繼續上次的修行?他摸着下巴想了想,說不用,上次那裏只是爲了讓我快速掌握基礎體術纔去的,彷彿去那裏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提高了。

他說最主要的是現在他要着手處理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好好教我,以前天羽閣沒出來鬧事的時候,他就經常帶着李慕顏和劉宇出去,磨鍊他倆的體術以及術法實戰經驗,不然李慕顏和劉宇也不可能有現在這樣的本事。

“只能說我收你做弟子的時機太過敏感了,對你來說最重要的就是體術,還有掌握金蠶蠱的使用,術法沒那麼重要,因爲之後只要奪回那東西,你就能……”他說着,突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立刻閉上嘴巴,不再說下去。

我聽得清清楚楚,當然不會放過,於是疑惑追問道:“奪回什麼東西?”我們這一派明明就是以術法爲重,爲什麼陳柏卻要我說術法對我沒那麼重要的呢,到底是爲什麼?

陳柏嘆了口氣,說現在告訴我也沒用,等到東西真的奪回來了,我自然會知道。如果到我們和天羽閣開戰之前,那東西還是沒奪回來,就只能靠我自己來惡補術法了,他也會做好讓我加速學習術法的準備。

他的說法實在是讓我摸不着頭腦,把我都搞暈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見我一頭霧水,他讓我不要多想,按他說的做就行,他絕對不會騙我的。

“你先回房間去吧,我聯繫一下那邊,看看他願不願意教你。”陳柏說道,然後就自己回房間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樓梯那站着。

沒辦法,我只好回房間去,不知道陳柏說要聯繫的那個人是誰,明明他纔是我的師父,爲什麼總是找其他人來教我,我有些不滿的抱怨道。

但我心裏明白,陳柏他也很無奈,因爲他在術士界可以說地位很高,基本人人都要尊稱他爲陳老,雖然他看上去很年輕,不過從我目前瞭解到的情況來看,他並不像外表那樣年輕,只是他爲什麼會長得這麼年輕,我還不知道。

回到房間之後,我拿出養蠱盅,給養蠱盅裏的火蟲蠱餵食,火蟲蠱上次在戰鬥中死了一隻,現在只剩下六隻了。而楊立安最後送給我的那羣蟲蠱全都在林申的手上死光了,當時看着它們全都死去的時候,我的心都在滴血。

喂好了六隻火蟲蠱,陳柏推開了房間的門,面帶笑意,走了進來。“老三,趕緊收拾東西,你今晚就坐飛機出發。”

“啊,去哪?”我一頭霧水,疑惑問道。

“嵩山!”陳柏緩緩說道。

我更是呆住了,他讓我跑那麼遠地方做什麼,難道他聯繫上了那個可以教我體術的人?

就這樣,收拾完東西,匆匆與劉宇和李慕顏他們告別之後,我就被陳柏帶到了機場。“師父,難道就我一個人去,我……”他只是告訴我要去嵩山,但到了嵩山要怎麼樣,找誰他也不告訴我,讓我緊張。

“當然,放心,我已經和那邊說好了,你到了自然會有人來接你的。”陳柏讓我不用擔心,然後催促我趕緊去登機,時間來不及了。

等上了飛機,我都還渾渾噩噩的,要不是陳柏是我師父,我都感覺自己是不是被忽悠了。不過既然已經坐上了飛機,我也不再多想,閉上眼睛休息,等着飛機到達目的地。

下了飛機我纔想起陳柏連來接我的是誰都沒告訴我,讓我怎麼找人,正準備拿電話出來打的時候,看到一個和尚一臉熱情的看着我笑,不停的對我招手。

“李施主,這裏。”

他好像是在叫我,難道他就是陳柏說的來接我的人?於是我指了指自己,他點了點頭,讓我過去,於是我走了過去。

這和尚濃眉大眼,一臉熱情,對我說道:“李施主,你終於到了,我等你多時了。”

我嚥了咽口水,有些慌了,陳柏那傢伙該不會是要讓我去當和尚吧,靠!

十一點多還會有一更,大家等不了的就先休息,明天再看。 呼呼……

張家後院內,看著唐宋周圍環繞的濃厚元氣,張老爺子暗暗苦笑。

這小子真是怪,煉丹都能引起這麼大的元氣牽引,比突破還要誇張,他都快看不到被包圍著的唐宋了。

不過也正是如此,張老爺子反倒充滿了期待。雖然好多藥材他都不認識,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會低於三級。

這人到底什麼來路,手裡有那麼多名貴藥材,他的儲物空間究竟有多大?

真正讓張老爺子驚奇的是,唐宋當著他們的面就煉丹,也不怕他們打擾。要知道,煉丹過程中一旦被攻擊,想躲避非常難,這一點他難道不知道?

唐宋當然知道,但他選擇相信張老爺子他們。當然了,也不是一點戒備之心都沒有,他也是相信如果真有危險,他能及時進入到世界之內……

空氣牽引越來越大,院子內形成一個能量漩渦。張老爺子被迫後退到房屋門口,眉頭緊鎖的看著。這動靜也太大了,難不成是四級丹藥?

此時唐宋正咬著牙壓縮著煉丹爐,體內元氣不停的洶湧出來。雖然早就料到煉製不會這麼容易,卻也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動靜。

這還只是煉丹,要是變成在飛靈大陸的配藥,只怕動靜會更大……

啵!

煉丹爐內傳來一聲悶響,隨後周圍涌動的元氣忽然停滯。唐宋一怔,失敗了?

還沒等查看,周遭元氣呼呼的再次啟動,漩渦旋轉更加兇猛。與此同時,從煉丹爐內釋放出來的一股力量,瘋狂的往他的體內洶湧。

我靠,剩餘這麼多力量?

唐宋暗暗吃驚,趕緊運轉世界吸收外來力量,心裡則是想著,煉製出來的丹藥只怕等級不會很高……

這次用的藥材可不少,他用二級的路香草做藥引子,然後又配上五種四級藥材,再添加一些天地果和從黑風谷內得到的樹木。可以說,能用的家底基本都用上,不僅是為了讓張家安心,也是為了讓自己安心。

可現在看起來似乎,效果不怎麼理想。剩餘的力量非常多,回收到他的世界內,轉眼世界又變得充盈,甚至還有所提升。

很快周圍元氣被吸收乾淨,唐宋立即睜開眼,雙手依舊按著煉丹爐。

張老爺子跟張家主站在對面,滿是苦笑的看著他:「你這煉丹動靜也太大了,秦家的人來了。」

唐宋起身挑著眉頭:「好辦得很,嘿嘿,如果張家主這時候突破到五十級,他們不會想到是我在煉丹。」

這話讓爺倆頓時愣了,張老爺子瞳孔驟然緊縮:「你,煉製出了四級丹藥?」

唐宋沒有回答,稍稍挪開煉丹爐,一枚亮晶晶的丹藥飄飛出來。香氣快速蔓延,空氣中的元氣也跟著被牽引,亮晶晶的,跟螢火蟲似的。

看到丹藥,兩人頓時驚呆了。雖然沒有鑒定過,可這丹藥散發出來的力量,絕對是四級!

唐宋也沒想到居然能成功煉製出四級丹藥,還以為失敗了呢。更讓他沒想到的是,一次性煉製出了五顆!

「張家主,快吃丹藥,然後突破。」唐宋提醒著。

張老爺子反應過來,吞咽著口水:「小子,你真讓他吃……」

還沒等說完,唐宋已經將丹藥飛到張家主跟前:「老爺子,別啰嗦那麼多,今晚還不是跟秦家對碰的時候。不過,等下的護法,千萬不要大意,他們不可能輕易讓你們家的人突破。」

看著飄飛在跟前的丹藥,張家主不停的蠕動喉嚨,腦子嗡嗡的。這可是四級丹藥,整個張家到現在都沒弄到一枚,竟然就飄在眼前。

張老爺子感激的沖著唐宋拱手,然後側頭沉聲道:「老大,快吃,然後盤腿坐下,馬上突破。快!」

回過神,張家主抬頭看了一眼唐宋,什麼也沒說的將丹藥吸進嘴裡,然後跳到草地上坐下。強大的藥效涌動,讓他差點沒激動得哭出來。

四級丹藥,正好是他這個階段最需要的丹藥……

張老爺子沒有絲毫放鬆,飛身飄在上空,低沉喊著:「張家所有人聽著,今晚全城戒備!秦家,今夜我孫兒突破,你若胡來,我張家縱是魚死網破也要守住!」

渾厚的聲音飄蕩,整個東蘭城都聽得清楚。

前門正擋住秦家之人的張三爺一聽,立馬變得強勢起來。老祖宗發話,甭管現在什麼情況,死扛到底!

唐宋沒打擾他們,帶著煉丹爐回到自己的別院,繼續煉化回收的力量。回收力量有點多,多到他都有點不敢相信居然還能煉製成四級丹藥。

感覺,光回收的力量都能讓他提升到四十五級,如果再吃一枚四級丹藥,指不定能直接衝到五十級!

不過唐宋也知道,現在不是吃丹藥的時候。丹藥應該留著保命,關鍵的時候吃,而不是用來提升。這種提升對別人可能很好,對他可沒太大幫助……

秦家到底是沒出手,畢竟整個東蘭城出動,真要打起來那就是戰爭。

一直到天亮,張家主的突破才停止,張家的動靜也總算平息了。很快,消息傳開,張家家主提升到五十二級!

一時間,張家沸騰了,東蘭城也沸騰了。四十八級跟五十二級差距可是非常大,意味著五十級這個空檔,張家終於也有人了。

等到旭日東升,唐宋從房間出來,張老爺子帶著張家主幾人站在院子里,整齊的朝著他拱手作揖。「多謝唐先生!」

唐宋嚇了一跳:「老爺子,別嚇我,一枚丹藥而已。哈哈,看樣子我的丹藥效果還是不錯,嘿嘿……」

張老爺子鄭重道:「唐先生,這枚丹藥對張家來說意義重大,即便他們秦家真要滅我們,也值!」

「對,哈,想不到唐先生如此厲害,昨日是我狗眼看人低。」張三爺咧嘴訕笑,「昨晚秦家那幫人臉色可真是,好看,哈哈!」

唐宋卻眯著眼:「高興得太早了,人家可不會忘記你們家多了個丹師。」

張老爺子猛地回頭,頗為無奈的沉聲道:「老大,你們幾個去迎,態度強橫一些……」

秦家這幫人可真是,大清早都不安分! 唐宋沒有跟去前院,坐在涼亭里跟老爺子一塊吃早飯。估摸著秦家來人不會太少,而且態度也會很強硬。張家主的突破,對秦家來說是個刺激,他們一定想盡辦法刁難。

半個時辰后,張三爺回來了,沉聲道:「他們一口咬定昨日唐先生打了他們的人,要求我們把唐先生交出去。」

張老爺子冷然一笑:「不過是借題發揮,想要趁機打壓罷了。」

唐宋站起來:「老爺子,我去會會他們。嘿嘿,相信他們也都很期待我的出場。」

張老爺子皺著眉頭:「他們來的可都是高手,若是打起來……」

「放心老爺子,我可沒你想的那麼脆弱。」唐宋不以為然擺手,然後大步走出去,「珠兒,該輪到咱們登場啦!」

珠兒無聲無息出現在唐宋身旁,牽著他的手朝著外邊走去。張老爺子豁然站起,心臟差點沒蹦出來。他居然完全感應不到珠兒是怎麼出現的!

張三爺也驚呆了,不可置信的吞咽著口水,低聲道:「爺爺,我怎麼感覺那小女娃有點……」

一點氣息都沒察覺,也沒有帶動任何能量涌動,完全是無聲無息,這也太恐怖了!

好一會張老爺子才冷靜下來,苦笑呢喃:「這小子,怕是打算滅了秦家……」

唐宋大搖大擺的走向前院,大廳內一幫人坐著,好不熱鬧。昨天那個秦隊長倒是眼尖,見到唐宋過來,立即驚叫:「就是他!」

刷,刷!

一道道凜冽的目光掃過去,空氣瞬間被封鎖。可唐宋跟珠兒毫不在意,手牽手繼續往前走。

張家主頗為奇怪,怎麼爺爺讓唐先生過來?

走到大廳內,唐宋忽然咧嘴大喊:「哎喲,這麼多高手,都在等我?抱歉抱歉,我早該過來的,讓你們久等啦。」

笑嘻嘻的,完全無視一幫高手的威壓。

張家主偷偷抹了一把冷汗,沉聲道:「唐先生,這位是秦城秦家家主秦楠,大供奉……」

沒等張家主說完,唐宋一個跳步蹦到秦家主跟前,大聲嚷嚷著:「秦家主,久仰久仰!」

秦家主綳著神色,有些拿捏不定的打量著。就這麼一個年輕人,值得讓秦家大費周章嗎?怎麼感覺有點,小題大做?

秦隊長咬著牙怒喝:「昨日,你打傷我們秦家兩個弟子。今天,你必須給個說法,否則……」

唐宋頓時不滿的側頭:「你這樣讓人非常不爽,沒見到我正在跟大佬們打招呼嗎?這麼不懂事,你是吃屎張大?」

「你……」秦隊長頓時氣得火冒三丈。

絲毫不給他多說的機會,唐宋繼續噴:「我知道我優秀,你不就是嫉妒我是丹師,實力還比你強,比你年輕嗎?昨天我有沒有打你的弟子,你心裡沒點數?「

不顧秦隊長的火氣,唐宋又沖著秦家主咧嘴,「秦家主不好意思,他太不懂事了。別聽他胡說八道,我對秦家那可是萬分敬仰,只是對他這種不懂事的人非常不爽而已。」

秦家主神色緊繃,怎麼感覺好像,輪不到他來教訓?當下,秦家主深沉道:「唐先生倒是伶牙俐齒,不過今日我們秦家只是想討要個說法。昨日你說讓張家與我們秦家斷了聯繫……」

「我可沒說這話。」唐宋立即辯解,「我什麼時候讓張家跟秦家斷聯繫了?沒有,絕對沒有。」

秦隊長怒喝:「你就說了。張程也在場,他也默認。」

不等說完,唐宋咧著嘴:「我只是說,從今往後張家不用再給秦家送藥材,也不需要從秦家買丹藥。聯繫肯定是有的,可以做生意啊。當然,敵對其實也算是一種聯繫。」

這話說得眾人頓時一陣黑線,秦家主周身元氣迸發的盯著張家主:「他說的,可是代表你張家?」

咄咄逼人的語氣,讓張家主立即不滿的皺眉,也跟著迸發出元氣:「如今是在張家,你真當我張家無人?」

前所未有的強橫,讓秦家主有些意外。轉念又明白了,對方已經突破,自然有些傲氣。當下,秦家主加大威壓,氣勢更是強橫凜冽。

眼瞅著就要打起來,唐宋慌忙喊著:「別急別急,話都沒說清楚,打起來多沒意思。」

「還有什麼好說。」秦家主冷笑,「既是如此,今後張家與秦家再無往來。而你,隨我回秦家接受處罰。」

張家主剛要發火,唐宋擺著手:「哎呀,秦家主你聽我說幾句。你想抓我回去也行,問題不大。首先呢,你說秦家跟張家再無往來,這話可真?」

「自然……」

秦家主剛開口,唐宋雙眸頓時雪亮的拍手:「那就這麼定了。以後你們秦家若是踏入東蘭城半步,我見一個打一個!」

「你……」秦家主頓時殺意凜然,強橫的壓迫著唐宋。可唐宋根本不在乎,繼續道:「其次,你要抓我,沒問題,前提是打得過我。先說好了,你們一起上,要不然說我欺負你們。」

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