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說,將他們打敗了,就放了他們。

斬草要除根。

既然對方一開始的目的是想要他死,那王野也不想要對方活着。

……

何磊別墅。

滋、滋……

何磊面前通訊器發出信號斷裂的聲音,何磊拿起通訊器查看一番,又將通訊器放下,臉色帶了些許不耐煩:「通訊器壞了,可能是那邊的通訊器被人破壞掉了。」

吳堝峰也拿起自己面前通訊器查看一番,最終臉色難看道:「我這邊的通訊器也被人破壞掉了。」

幾個人對視一眼。

一個在他們看來,十分荒誕的想法在他們心頭冒出。

「難不成,計劃失敗了?」

在何磊、吳堝峰、陸先生仨人,都沒將話說出時,周天豪試探性將話說出。

四周空氣好像都凝固了。

沒人否定周天豪說的這句話。

沒人否定,就代表,在場的這些人,都認可了。

計劃……可能失敗了。

只是,還沒通知,無論是何磊,還是吳堝峰,沒人會願意相信這個事情。

……

鄭和城。

王野沿着導航,一直找到六師姐所在的位置。

鄭和機場。

六師姐何倩,是開飛機的飛行員,因為當時飛機被挾持時,何倩一邊機智與歹徒凱旋,沒讓歹徒傷到飛機上任何一個人,還平安將飛機降落,並親手逮捕歹徒,所以被評選為「最美女飛行員」、「最美女機長」。

因為何倩身上自帶傳奇色彩,所以何倩在向上面申請后,擁有了自己的閑余時間。

一般來說,飛機機長,都是很少有休息時間的。

但何倩卻成了意外。

這也就是,為什麼何倩有時間,去參加王野婚禮的原因。

要不然,就算王野要舉辦婚禮,何倩也無法前去參加。

距離何倩飛機降落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王野拿起手機,開始玩了起來。

玩的是一款比較火的手機遊戲,王者榮耀。

王野在山上時,網線沒辦法拉到山上,所以玩不了電腦遊戲。

索性信號還不錯。

所以王野在無聊時,就玩起了手游《王者榮耀》。

王野剛打開手機,因為沒關聲音的緣故,所以「TM」聲音清脆響起。

機場工作人員朝王野這邊走來,禮貌朝王野建議道:「你好先生,麻煩您將手機外放聲音關了,可以嗎?」

「好的,好的。」

王野點點頭,將聲音關閉。

這時。

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子,靠着王野坐了過來,晃了晃手裏拿着的手機:「帥哥,要打王者嗎,一起吧。我們這邊剛好差了一人。」

說着,這女子朝另外一個方向抬了抬下巴。

那邊,坐着三個年輕女子,以及一名年輕男子。

「行。」

王野頷首,反正一個人是玩,幾個人也是玩。

接着。

王野跟年輕女子加了好友,讓年輕女子邀請著加入了五人隊伍。

在年輕女子將王野拉近五人隊伍之前,那邊坐着的幾個人還在開口嘀咕著:

「隨便拉一個人,技術行不行啊,萬一技術不行,豈不是把我們坑了?」

「要不然我跟小芸打個電話吧,她雖然不怎麼會玩,但瑤還是挺不錯的。」

「行了,都已經跟人家說了,先在把人家踢開也不合適,坑也就坑了,遊戲而已。」

從幾個人的嘀咕聲中。

明顯有些不情願,跟擔憂。

雖然這幾個人,嘀咕時的聲音很小,王野距離他們又有一段距離,在他們看來,王野是聽不到的。

但王野聽覺,要靈敏許多。

所以,他們幾個人說話的聲音,就被王野聽的一清二楚。

不過,王野並沒說什麼。

一進遊戲,什麼都清楚了。

很快。

王野被邀請進去。

當王野被邀請進去的時候,剛剛還在開口嘀咕的人,口中紛紛發出驚呼的聲音。

「哇哦!」

「王者段位啊!」

「賽季初的王者段位!」

王野的段位,赫然是王者。

要知道,王者榮耀23賽季才剛剛開啟。

在經歷了一波賽季繼承后,所有王者玩家的段位,都被下調。

這個時候,王者就很彌足珍貴。

很有含金量。

所以,王野的王者段位,引起了幾個人的一陣驚呼聲。

同時,也令他們放下心來。

有這麼個大佬帶着,他們還擔憂什麼?

只用躺着就行了!

遊戲中,王野又拿出了自己的本命英雄,奕星。

奕星這個英雄,是王者中的冷門英雄。

不少玩家,都認為奕星只是工具人而已。

但王野卻不這麼認為。

在王野看來,奕星有控制,又有保命能力。

至於其他玩家所說的傷害不夠,更是扯淡。

技能強化平a機制,簡直令奕星平a傷害爆炸。

再加上一二技能減速留人。

大招團控。

王野感覺,奕星簡直就是王者榮耀中最全能的英雄。

在進入遊戲的界面中,另外四個人,又看到了王野的國服奕星標誌。

又被王野驚艷到了一波。

徹底放下心來。

而在遊戲中,王野輕輕鬆鬆帶飛了。 南宮擎看到那人Yin森森充滿殺意的眼神立即低聲吩咐龍一,「看好他們,小心他下殺手。」

「是,屬下知道了。」龍一低聲回答,就匆匆的向著龍魂衛發出幾聲鳥叫聲,「瞅瞅瞅瞅。」

雲拂曉聽了很仔細的數着,四聲,那是準備救人的意思,難道是救他們?他們要內訌?

雲拂曉眼眸微眯看向那名Yin狠的男子,她倒要看看他想做什麼。

那名臉SeYin沉的男子望着那些往南宮擎他們走去的宮人,緩緩地把手背負到身後,在身後快速的做了幾個手勢。

龍一一直盯着那名男子,看到他背負雙手在身後,不用南宮擎吩咐立即又叫了幾聲。

那名Yin森男子的動作做完,他身後的宮人立即行動,幾乎同一時間把手中的暗器射向那些向南宮擎他們走去的宮人。

龍一的鳥叫聲還在空氣中回蕩的時候,那些龍魂衛在那些宮人射出飛鏢的時候,也幾乎同時把飛鏢射出去,甚至那些挨得比較近的還衝上去,用兵器幫那些宮人打飛暗器。

有些使了巧勁,讓那些暗器原路返回,那邊的宮人有些不注意的,被自己的暗器射到,發出痛苦的呻、Yin聲。

「動手。」南宮擎大聲吩咐道。

龍魂衛暗衛立即向那邊站着的宮人發動攻擊,那些走到南宮擎那邊的宮人則誰也不幫,安靜的站在遠處。

雲拂曉被龍十三他們護在中間,她一邊看着龍魂衛和那些宮人交戰,一邊偷偷盯着那些站在一旁的宮人,就怕他們突然發難。

她這麼密切的盯着還真的給她發現一名宮女神情有些異樣。

只見她偷偷地不著痕迹的往南宮擎所在的方向走過去,臉上還故意露出一抹慌張和躲避的意思。

如果不細看的話,還以為她只是想遠離交戰的場地,再加上眾人都在關注雙方對打的人群,哪裏有人管一名宮女呢。

雲拂曉眯了眯眼,低聲對着龍十三說了一句,「本宮到皇上那邊看看,你們留在這裏保護太後娘娘和幾位殿下。」

「娘娘屬下跟你過去,十三留下來就可以了。」龍九想也不想的跟着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